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32節

  王耀祖被馮麗華三言兩語挑起心中的怨氣,本就少的可憐的慈父之情頓時丁點不剩,“就按你說的辦吧!今天夜裏就把宣兒扔到保幼坊吧!”

  “夫君,我想著這事若被秦妹妹知曉,她定然是要鬧的,不如我們就先瞞著她,等明天我們再告訴她我們把宣兒送去大戶人家養了,你再勸說一二想來她就不會鬧了。”

  王耀祖因被馮麗華挑起心中的那根刺正在氣頭上,聞言更是怒火衝天,“她敢鬧嗎?把我逼急了就把她給賣了!”

  馮麗華本就打算利用此事挑起秦蓮和王耀祖的矛盾,然後拾掇王耀祖把秦蓮發賣了,秦蓮不過就是一個沒有娘家宗族依靠的妾室,若是被夫君放棄,她一個小小的妾室還不是隻能任人擺布?自己可是有娘家依靠的正房夫人,就憑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妾怎麽可能鬥的過自己?馮麗華不禁又想到了以往的事情,雙眼充斥著陰毒之意。

  當初若不是因為那個賤人大著肚子上門刺激她,她又怎麽會被夫君掌摑還差點被休棄!要不是娘親在一旁勸誡,說不定還真能如了那賤人的意給她騰出正房的位置,如今那賤人竟敢拿瑾兒不能科考之事來戳自己的心窩子,還想讓那小賤種長大後讀書科舉!若真要被她得逞,自己這個大房夫人的位置還能坐的穩嗎?

  如今幹脆一不做二不休趁著那小賤種還沒長大勸說夫君直接把他扔了,斷了那賤人的後路殊途同皈!看她以後還敢再說科舉之類的話!現在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接下來要考慮的無非是等把那小賤種扔了後該怎麽挑起秦蓮最大的怒氣,也好趁機實施接下來的計劃。

  “夫君,我隻是說說而已,您又何必當真呢?秦妹妹性子溫和懂禮明事,她肯定會理解您的!再說到時候我也會勸勸她的,我隻願家裏麵和和氣氣的,不想讓您為難!”

  王耀祖滿心感歎,想想以前他怎麽會嫌棄麗華而鐵了心的納秦蓮進門呢?哎!定是秦蓮使了手段迷惑他,他才會一時糊塗的!想到這裏,王耀祖目露憐愛之意將馮麗華擁入懷中,“麗華,娶妻娶賢,你真不愧是我的賢內助啊!”

  秦蓮在外麵聽了這些話頓時火冒三丈眼前陣陣發黑,她扶著牆深吸了幾口氣閉了閉眼睛,當初王寶珠的事她確實存有私心,但她也是想讓自家老爺有個靠山能在科舉上更進一步,這才勸說老爺為王寶珠和金家少爺牽線的,至於馮麗華三番兩次的提及宣兒身子弱不易養活一事,這更讓秦蓮恨得咬牙切齒,若不是馮麗華當初借機暗地裏狠踹了她的肚子,宣兒又怎麽會早產體弱?

  如今他們竟打算把宣兒送去保幼坊,保幼坊是什麽地方?說是收養孤兒的仁義之地,實際上那些長大的孩子大多都被發賣了出去,平安長大的尚不能有自由身,更何況那些還未長大成人的孩子了!那些孩子又不是親生的,裏麵的人哪會去盡心照料?每年保幼坊裏都會有幾個孩子夭折,就憑宣兒的身子進了保幼坊還不知有沒有命在!

  秦蓮知道若是她此時衝進去質問他們,最後倒黴的肯定是她,不僅不能討回公道或許惹怒了王耀祖後現在就能把她給賣了,到時候宣兒的下場說不定更慘!想到這裏,秦蓮使勁的平息了心中的怒火,麵上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進了門。

  “老爺,姐姐,飯菜好了快去用飯吧!今天中午耽擱了一些時間估計你們都餓了吧!晚上的時候我定要好好的置辦一桌菜給你們賠罪!”

  用完飯秦蓮伺候著王耀祖休息然後就去做事了,馮麗華和她的一雙兒女沒有絲毫幫忙的想法,三個人照常說了幾句風涼話,見秦蓮隻顧著做事沒有回嘴頓時就覺得沒什麽意思,於是也回房休息了,就在他們轉身離開後秦蓮抬起了頭露出了一雙譏笑的眼睛。

  秦蓮做完事情後便回屋哄了哄自己的兒子,看著孩子熟睡的麵龐內心不禁軟了下來,她和以前的那個丈夫從未有過孩子,這個孩子還是和王耀祖在一起生活了三年才好不容易懷上的,可以說這個孩子就是她的命!無論如何,誰若是想讓他們母子分離從她身邊奪走這個孩子,她一定會讓對方付出代價,即使那人是孩子的親爹也不例外。

  晚飯秦蓮做的十分豐盛,王耀祖幾人吃的也非常盡興,不過剛吃完不久他們便感到陣陣暈眩,扶著桌子想要離開,沒走幾步便一個個的倒在了地上。

  秦蓮先前借口要哄孩子而未吃這些加了料的飯菜,如今看見他們都倒了下來頓時心下一陣驚慌,趕忙上前探了探他們的鼻息,發現還有氣息便立馬安了心,看來那人並沒有騙她,那些藥粉隻能讓人昏迷而不會使人致命。

  秦蓮看著王耀祖昏睡的麵龐,眼前閃過以往兩人恩愛的場景,又想到這一年多以來馮麗華對她的磋磨以及王耀祖的冷眼旁觀,心中百感交集感慨萬千,長歎了口氣微微閉了閉雙眼,再睜開眼時眼底已是平靜無波。

  “王耀祖,你也別怪我!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也不想這樣對你,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打我兒子的主意,如今這隻是你應得的報應!”

  

  第81章 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

  

  秦蓮在家裏焦急地等待著,隻覺得每時每刻都是一種煎熬,剛到子時秦蓮就迫不及待的把大門打開了,這時隱約聽見有車輪碾軋路麵的聲音,不一會兒就有一輛馬車到了門外。

  秦蓮看著從車上下來的人說道,“你家主子要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好了,先前說好的那五十兩銀子也應該給我了吧!”

  薛長富二話不說直接拿了五十兩銀子給秦蓮,秦蓮趕忙把銀子拿了過來,薛長富走進屋裏,見王耀祖幾人都昏睡在地上便把他們都拖上了馬車,又找到了幾個人的戶籍文書揣在了身上。

  秦蓮見那人三兩下的就把王耀祖幾人拖到了車上,那雷厲風行的辦事風格看的她心下發慌,眼見那人就要離開,她趕忙出聲問道,“你……你等等!你要把他們帶到哪去?”

  “既然已經銀貨兩訖這些事情秦夫人就不必再管了,你隻要閉緊嘴巴守住話就行!今日之事你也有份,若是此事泄漏出去你也得吃不了兜著走,秦夫人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該怎麽做吧!”

  “我可不會做那樣自掘墳墓的事情,我隻希望你們做事穩妥點,別不小心敗露後又連累到我!”

  薛長富聽到秦蓮的保證心下微微滿意,也不想再與她多言,“既然做了這事,我們自然會保證萬無一失,這點無需秦夫人操心!告辭!”

  秦蓮看著那怪人駕著馬車漸行漸遠,立馬把自家的院門關上,回房看見了熟睡的兒子心下頓時安定了下來,又去了王耀祖的屋裏找到了自己的戶籍文書,連夜收拾好衣物首飾後換了身粗布衣服,打算天一亮就出去把房子賤賣給牙行,然後帶著孩子遠走高飛,想來剛到手的五十兩銀子加上賣房子的錢應該夠她在新的地方安家了。

  薛長富駕著馬車直奔鎮外而去,到了事先約定的地方就見先前的花婆子和另外一個陌生男子正坐在騾車外麵等著,那花婆子見到薛長富後趕忙下車,上前掀開了馬車前簾打著燈籠查看,隻見車內有兩男兩女正在昏睡,鼻尖隱約聞到一股血腥味。

  想到他們先前所談的交易,這花婆子不放心的問道,“他們真的是鄉下人?你可別誆騙我,給我找麻煩啊!”

  薛長富對此早有準備,為了讓花婆子安心,他出示了王耀祖幾人的戶籍文書,這戶籍文書是落戶在王家村的舊文書,分家除族後的新文書因時間太短還未置辦出來,但僅僅出示舊文書也足夠了,那花婆子見王耀祖幾人確實隻是個鄉下人並不是什麽惹不得的大人物便放下了心。

  薛長富收起文書對花婆子說道,“這幾人都已經中了迷藥,至少要昏睡兩三天才可能醒來,那年輕的一對男女右手的經脈已被挑斷,剩下年紀大些的兩個人雙腳的經脈也已經斷了,現在他們所中的迷藥有止痛致幻的作用,等他們醒來必定是要鬧的,你可別被其他人發現了。”

  那花婆子聞言頓時心生不滿,誇張的叫嚷道,“哎呦!我說怎麽聞到一股血腥味!你怎麽把他們的經脈都挑斷了啊?這讓我如何把他們出手啊?生意還做不做了啊!”

  “你瞎嚷嚷啥呢?那年輕的一對男女隻是右手不能使而已,你有什麽賣不出去的?年紀大點的那兩個人,你把他們帶到遠處隨便扔了便是,這四個人我可不要你一分銀錢白送給你的!你有什麽可擔心的?”

  “你這話說的可是真的?一分銀錢都不要?先前你可不是這樣說的!”

  薛長富先前找花婆子談交易的時候擔心對方不願意接手有缺陷的人,這才假意談妥價錢隱瞞事實,如今人已經送到了這裏,再向對方坦白事情的真相並且明言不收一分銀錢,先斬後奏以利相誘,不怕這花婆子不接手。

  “那還有假?這幾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缺陷,我也不能讓你虧本啊!如今將他們白送給你,對於你來說這就是無本的買賣,穩賺不賠的生意,我這還有十兩銀子給你,是我家主子給你的辛苦錢,我們隻有一個要求,這四個人有多遠就送多遠,我家主子可不想在鎮上或是縣城看到他們的蹤影了。”

  花婆子聞言頓時臉上笑成了一朵花,她接過銀錢後拍著胸脯保證,“這點你放心,不用你說我也會把他們送的遠遠的,若是送到近的地方容易被認識他們的人看見,事情敗露後我也要跟著倒黴啊!”

  “希望你說到做到,人我就交給你了,若是出了什麽事可是與我們無關的!”

  薛長富和那個陌生男子一起把人拖到了騾車上,見事情已經辦完薛長富便駕著馬車離開了,花婆子看馬車漸行漸遠,捏了捏手裏的銀子,想到車上的幾個人頓時就喜形於色,笑得臉上的褶皺都擠在了一塊兒。

  這可真是天上掉餡餅啊!不僅不用出錢還能有銀子拿,這麽便宜的事情竟被自己給遇上了!看來最近運氣不錯啊!那年輕的一男一女可以賣給妓院和倌館,雖說右手殘了但剛才用燈籠查看的時候隱約瞧著這兩人的相貌還是不錯的,應該也能賣點價錢,年紀大些的那個男的到時候就隨便找個地兒扔了,至於剩下的那個女的倒是可以賣給那些深山裏沒有兒女的鰥夫,正好雙腿殘了不用擔心她會逃跑,想來應該也能賣些銀錢。

  薛長富回了王宅後便立馬燒毀了王耀祖幾人的戶籍文書,然後向王家和匯報了事情的始末。

  “主子,人已經交給了花婆子,那花婆子是連夜趕路也承諾會把他們送到遠處。”

  “你可有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可別出了人命讓他們在中途就這麽輕易的死了!”

  “按照您的吩咐,小的在途中挑斷了那兩個年輕人的右手筋脈,年紀大點的兩個人也被挑了雙腳的腳筋,怕他們傷口一直流血我也撒上了止血散還幫他們稍微包紮了一下,保證讓他們活得好好的!”

  王家和滿意的點頭說道,“你做的很好萬萬使不得!此事隻有你我二人知曉,不可對外泄露半分!”

  “小的明白!小的今晚一直在房裏休息,從未出去過。”

  王家和見薛長富眼下的陰影,知道他肯定累的不輕,但目前他身邊得用的人太少,除了薛長富以外其他幾個下人他並不怎麽信任,所以很多事情隻能讓薛長富一個人去辦,如今薛長富大半夜的還要為他辦事,這讓他心下一軟。

  “天色已經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也不用起早,若是覺得累了就多休息一會兒!”

  雖說王家和交代了薛長富可以多休息一會兒,但他記著還有些事情沒有了結,第二天一大早便去還了馬車,又特意去秦蓮的房子附近打探了一下,發現沒有人後又去了秦蓮當初所去的牙行打聽了一些消息,等確定了心中所想後便回到了王宅。

  “主子,秦蓮今天一早就去了牙行把房子給賣了,想來她這麽著急的賣房應該是怕麻煩上身急著逃走。”

  “走了就走了吧!她是個聰明人,會對這件事守口如瓶的,就算以後說了出去倒黴的也是她自己,人是她迷暈的自然也是她和外人合謀把人給賣了的,別人也不會想到我們的身上,以後就當從不認識秦蓮這個人吧!”

  “是,主子!小的記得了!”

  等薛長富退下後王家和便出了門,買了些點心和茶葉後就去趙振天的府上拜訪,他本想帶著王秀秀親自去感謝趙振天的,但考慮到秀秀還需要休養便打消了先前的念頭。

  趙振天聽聞王家和上門趕忙放下手邊的事情,親自出門迎接,“王老弟,你人來了就行,何必帶什麽禮物?這樣多見外啊!”

  “趙大哥,小弟冒昧登門還望您不要介意。”

  “王老弟這話就不對了!我家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哪有冒昧一說?”

  王家和跟著趙振天來到了會客室,“趙大哥,此次前來主要是為了秀秀的事情,真是多虧了你的出手相助,不然人海茫茫找個人如大海撈針,秀秀落入花婆子之手必定會被賣到那見不得人的地方,還不知道會受多大的罪呢!”

  趙振天聞言擺手道,“唉?王老弟,客氣話你也就別再說了!我當初就說過秀秀也是我的妹妹,既然碰巧遇上了怎能袖手旁觀呢?”

  “當初是個什麽情況?趙大哥能和我說說嗎?”

  “說來也是碰巧!我開的酒坊最近被一些宵小之輩盯上了,摸清了他們的門路後我打算去找些同樣路子的人來整治一下那些人,沒成想卻看到一個婆子把秀秀從一輛騾車上扶了下來,我看秀秀雙目微閉兩腿無力就猜到她必是中了迷藥!”

  王家和記得當初王蘭坦言真相的時候說馮麗華把秀秀弄暈,並沒有提及迷藥一事,想來應當是秀秀中途清醒過來,那花婆子怕節外生枝強行給她喂的迷藥。

  趙振天見王家和沉思,停頓片刻後繼續說道,“我看了後就和那花婆子說了個明白,這一行有一行的規矩,我趙振天的妹妹可不是那些花婆子能夠染指的,那花婆子也識時務,知道秀秀是我的妹妹後趕忙道歉,還說她對此事毫不知情,是被一個鄉下的村婦欺騙才對秀秀下的手。”

  “哎!說來秀秀也是受我的連累,我原來的大伯母因著自己的兒子沒通過縣試又被剝奪了科考的資格,就把這件事怪到我的頭上,再加上前段時間族老為了我又罰了她的一雙兒女這才讓她起了報複之心,她動不了我就從我身邊的親人下手,秀秀這才遭了此劫超神基因。”

  趙振天原本還在奇怪王秀秀不過就是一個九歲的孩子,誰會與她有如此的深仇大恨竟和花婆子勾結企圖讓她生不如死,原來是有這般因由。

  “真沒想到一個鄉下的村婦竟有膽量勾結花婆子販賣人口!如今真相大白後那村婦可受到了嚴懲?”

  “族老覺得他們一家會壞了整個村子的名聲,再加上販賣人口這件事讓村裏的孩子處於危險之中,所以就把他們除族並且當天將他們趕出了村子,如今倒是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既然已經被除了族也算是對秀秀有了個交代,以後讓你的家人注意著便是!你自己也要小心!”

  王家和已然徹底解決了王耀祖幾人,除了心頭之患後當然可以高枕無憂,不過這些事情是不能對趙振天明說的,於是他也隻能轉移話題。

  “放心吧!這種虧吃過一次也就夠了!我和家人都會小心的!趙大哥剛才所說的酒坊被人盯上了是怎麽一回事?”

  趙振天不在意的說道,“放心!不過是一個外來戶,大概是從碼頭那邊的船上過來的,愣頭青一個!什麽規矩都不懂,隻瞧著酒坊的生意好就想分一杯羹,若是識趣的話也就罷了,偏偏胃口大的不得了,也不怕吃撐了!”

  “如今事情可是解決了?”

  “在清河鎮這一畝三分地上他能蹦躂個什麽出來?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更何況那隻是個小蟲子呢!”

  王家和擔心趙振天太過輕敵以至於將來會陰溝裏翻船便有意提醒道,“可是隨著酒坊的生意越來越好,眼紅的人必定會更多,若是真有強龍過來搶食,趙大哥可有應對之策?”

  “這個你倒不用擔心,小的勢力我還是能應付的了的,若是那些大的酒坊自然有姚氏在那裏頂著,不過以後肯定還要對那些大的勢力讓些利的。”

  “趙大哥心中有章程就好,若有小弟幫的上忙的您隻管開口!”

  “我可不會對你客氣!不過你目前還是安心讀書吧!這些生意上的瑣事我還能應付的過去!”

  王家和聞言點了點頭,這幾天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確實打亂了他的計劃,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就必須要去兗州府了,雖說已經解決了後顧之憂,但難保他不在家的時候不會出什麽意外。

  遠水解不了近火,既然趙振天靠近家裏不如就托他照顧一二,反正此次秀秀的事情已是欠了他一份很大的人情,虱多不癢債多不愁,隻要能保障家人的安全,王家和也顧不上其他了。

  “趙大哥,過幾天我就要去兗州府了,此次出門短時間內肯定無法回來,我不在家的這些日子還望趙大哥對我的家人能夠照看一二,小弟在此拜謝了!”

  趙振天見王家和對他作揖感謝,連忙製止道,“王老弟,你既然稱我一聲趙大哥就不要如此見外!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放心!我必會好好的照看祖父和秀秀!你不必有什麽後顧之憂!”

  王家和見趙振天答應了此事這才稍微放心,“那就拜托趙大哥了!小弟感激不盡!”

  

  第82章 結伴而行

  

  王家和回到了家裏把去趙振天那裏拜訪的事情對王江海簡單的說了一下,探望了秀秀後便安心看書了,又過了幾天的時間他正式向自家祖父和秀秀提出了辭行之言。

  他在家裏逗留了這麽長時間無非是為了多陪陪家人,此次去兗州府可不比去縣城,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回來了,但如今再怎麽不舍他也不得不出發了,畢竟古代交通不太便利,路上也會耽擱一點時間,再呆在家裏的話難免會無暇為府試和院試做準備。

  雖說若不出什麽意外的話,他的府試和院試必定是會通過的,但若真是得了孫山之名他難免會覺得麵上無光,別看王家和總對別人說得一孫山之位足矣,那都是他的謙虛之言,當不得真的!就憑他的性子,不在院試中闖入前百怎麽可能會甘心?

  王家和在村口與王江海和王秀秀話別,這一次王江海倒是沒有再說什麽要找人陪他一起去兗州府的話了。

  “家和!出門在外要多與人為善,遇事要三思而行不可衝動,不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無,有些人表麵三分笑意實際上心裏還不知道打什麽樣的主意,你可以多交些朋友但也要謹慎對待。”

  話說到此處王江海躊躇了片刻,想了想還是把原先打算說的話說完,“下麵我的話可能有些不好聽,但我也不得不說,我知道你們讀書之人都講究氣節,遇到看不過眼的事情都要去說幾句公道話,但有句話叫做禍從口出,你一個人孤身在外身邊又沒個幫襯的人,若是因為得罪了人而被別人私下裏報複,你豈不是會獨木難支?我不想你做什麽衛道者,隻要你安然無恙能全須全尾的回來就行!”

  王江海以前外出闖蕩的時候就聽說過有個書生因為遇到不平之事就冒然出言,結果得罪了當地的大戶,被別人私下裏好一通教訓,不僅臉麵丟盡右手還受了重傷,也不知道那書生後來到底怎麽樣了,他擔心王家和年少氣盛在外地得罪了惹不起的大人物,到時候落得和那個書生一樣的下場,這才有此勸告。

  其實王江海完全是想多了,就王家和這樣自私自利的性子他怎麽可能一遇不平事就熱血上頭去多管閑事?再說他隻是表麵看著年輕,內裏早已過了年少衝動的年紀了,加上他做戲技能滿級和一肚子的壞水,一般人還真的無法迫害到他。

  王家和微笑的聽著自家祖父的囑托,雖說這話中的道理他都懂,他自己也有一套為人處事的方式,但這並不妨礙他聆聽自家祖父的教導之言,每次聽著這些話語他的心底總會流淌著淡淡的暖意。

  在王家和原來的那個時空中,雖說他家境優渥不愁吃喝但在身邊陪伴他的始終都是管家與保姆,沒有一個人關心他過的開不開心,更加不會有人在他出遠門的時候細心的囑咐他,而在這個時空他從祖父和秀秀那裏感受到了以前從未體會過的關愛之情,這也讓他更加心甘情願的把自己融入大周朝中生活。

  看著自家祖父一臉嚴肅的盯著自己,一副你不答應就不罷休的表情,不由得心下好笑,或許在所有的長輩眼中,自家的小輩都是最和善最心軟也最容易在外受苦的吧!兒行千裏母擔憂,別去家鄉謂水流,寒露秋風再相囑,但將冷暖記心頭,王家和終於明白了這首七言絕句的真諦。

  “爺爺,你說的這些話我都記下了,這次我去兗州府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回來了,你在家裏要好好保重身體,若是再有誰來找你麻煩,你就去找裏正或者族老,他們應該不會不管的。”

  “家裏的事你不用擔心,自出了王耀祖一家被除族的事後,村子裏麵倒是少了不少雞毛蒜皮的小事,王鐵柱一家也一直安安分分的,不會再有人自找麻煩的!”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