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30節

王於明也讚同道,“對!今天的事和以前的事都是大哥一家子人做的,當初把小五推到水裏的也是大哥家的孩子,後來同樣是大哥說要把小五扔掉的,我們隻是礙於對長兄的敬重這才不得不同意的。”

王耀祖見他們兩人把過錯都推到自己的身上立刻反駁道,“難道當初推人的就沒有二弟家的孩子?這次若不是王蘭把王秀秀騙走也不會發生後來的事情了聚效!”

王於光見王耀祖要把自家扯進這件事,心中滿是恨意避重就輕的道,“哼!大哥!你真是我的好大哥啊!從小你就去書院讀書,我們全家人舍不得吃喝供你一個人,每逢你同爹娘要錢哪次不是七八兩銀子?一年光你一個人就至少要花一百多兩銀子,你在鎮上拿著錢吃香的喝辣的還養個小女人,我們和爹娘成天在家累死累活半個月都沾不了丁點葷腥,如今又因為你們大房害的我們全家都要被除族,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王於明也在一旁搭腔,“是啊!以往你們大房從未下田幹過重活,還要我們其他幾房整天供著你們,去年你從爹娘這裏拿了二百兩銀子說是為了寶珠,結果呢!你夥同花媒婆硬生生的把親妹子給賣了!大哥啊!那可是你的親妹子啊!如今更是累的我們全家被除族!要我說啊!這家早該分了!”

王於光和王於明一個對著王耀祖怒目而視,另一個說得聲淚俱下,兩人一唱一和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到了王耀祖身上,就連王家其他人聽的都是一愣一愣的,王耀祖氣的都快厥過去了。

李桂花一向心疼這個大兒子立馬嗬斥道,“老二、老四,你們想幹啥?是要逼死你們的親哥哥嗎?”

王於明立馬哭喊道,“娘!是大哥要逼死我們啊!明明都是他們大房做的事,為什麽要我們全家陪著一起受苦?你就發發慈悲,看在去年你剛出生的小孫子的麵上幫我勸勸大哥和爹吧!”

劉彩雲也在一旁搭腔哭喊,“娘!您的小孫子可是剛出生不久啊!您忍心他這麽小就跟著我們受苦嗎?我可憐的孩子啊!還沒享什麽福就受他大伯的拖累啊!不如我們娘倆一起投河去吧!”

王於明連忙摟著劉彩雲哽咽的說道,“若是你們娘倆有個什麽不測,獨留我一個人在世上還有啥意思?幹脆我們一家三口都投河去吧!”

王於光對著自家親爹說道,“爹!如果您同意分家,以後您就和我們二房過,我們也會為您和娘養老送終,如果您不同意分家,我們全家今天就要被除族並且離開王家村,以後隻能漂泊在外無家可歸了,您可要想好了!”

王於明夫婦的哀兵計策以及王於光表麵勸說暗地威脅的話讓王鐵柱頓時就陷入了沉思,一方麵他覺得這兩個兒子說得話有些道理,而且他也不想臨到老了還被除族沒個安身的地方,另一方麵王耀祖畢竟是他疼愛了多年的兒子,再加上他一直都把振興王家的希望放在大房身上,若是此刻分了家,大兒子一家可就無家可歸了,這相當於在割他的心頭肉,所以他在此事上感到左右為難。

馮麗華見王鐵柱沉默不語以為他已經放棄了大房便不管不顧的叫嚷道,“嗬嗬!你們在這裏鬧分家,以為分了家就沒事了嗎?當初決定把王家和扔掉的事情你們都有份!今天拐賣王秀秀也全靠王蘭的配合,你們以為分了家就不用被除族了嗎?”

王於光聞言立刻用祈求的目光看向族老和裏正,見他們麵上沒有絲毫動容心軟之意,就猜到此事的關鍵還在於王家和。

“家和,你就幫我們說說情吧!我們真的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以前的那些事也都是大哥一家做的,與我們無關啊!”

“你當我是三歲娃娃嗎?難不成你說什麽我就要信什麽?我們的關係好像還沒親近到這種地步吧!”

“家和,你畢竟在我們家生活過十二年啊!你忍心看你的親爹娘和祖父祖母過著漂泊無依的生活嗎?真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趕出村子無家可歸嗎?”

“當初你們把我扔到山上讓我送死,你們不是也忍的下心腸嗎?如今我為何又忍不得?”

“可是……可是不管如何,你身體裏流的都是我們家的血!”

“這一套說辭你們能別提了嗎?耳朵都快起繭子了!說來說去都是這個理由,你不嫌煩嗎?如今我是五房的後嗣,和你家可沒什麽關係,再說你家做了那麽多的事,若不是我命大早就去見閻王了,如今你跟我談親情血緣?你不覺得這顯得很可笑嗎?”

“家和,就算我們有什麽對不起你的地方,你親爹娘可沒做錯什麽,當初你的爹爹還為你求過情呢!你爹背你上山的路上你娘一直在哭,他們當初也舍不得你啊!”

“是嘛!舍不得又如何?最後還不是把我給扔了?說來我還要感謝你們,若不是你們的遺棄和斷親,如今我怎麽可能遇到祖父和秀秀這麽好的家人?”

眼角瞥見王於興夫婦倆期待的眼神,王家和目露諷刺,看來還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那就別怪他不留情麵了!

“若我沒有記錯的話,當初我所謂的親娘是要去找裏正求救的吧!而我的親爹生怕裏正不給請大夫的銀錢,最終會得罪掌管一家銀錢的祖母從而影響到我的親哥哥,也就是一向活潑健康的王家安,我的親娘為了她的大兒子最終也決定放棄病歪歪的小兒子任其在深山裏凍死,我說的可對?”

王於興夫婦倆聞言頓時麵色一片煞白,王於光也沒料到還有這回事,本想用親情打動王家和沒成想反而弄巧成拙,心道以老三夫婦平日裏老實巴交唯唯諾諾的性子還真看不出來會有這樣的心思,頓時就有些尷尬。

“家和,你……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麽?”

“誤會?當初我被遺棄的時候雖說睜不開眼一直迷迷糊糊的,但我也在途中聽到了一些話,也不知道那些話是真是假,要不我現在就把那些話都重複一遍?我們討論一下到底是我病的糊塗聽錯了呢?還是確有此事呢?”

王於光哪敢真讓王家和把那些話說出來?連忙擺手道,“不……不用了!”

王於明見王於光一副訥訥不言的樣子趕忙示弱道,“家和啊!我們真的不知道大哥一家所做的事情,他們有什麽事一向都是瞞著我們的,這冤有頭債有主的,你就高抬貴手饒過我們這一回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給你家添麻煩了!”

王家和聽到這裏心下一動,想到剛才心中的顧慮不由得軟下口氣說道,“你家做事向來都是出爾反爾不守信用,不知你能拿出什麽誠意來表示你們的決心?”

“這……這次分家就讓大哥一家淨身出戶!其實說起來我們之間的矛盾都是因為大哥一家在裏麵挑事兒,沒了大房我們剩下的三房和你也沒啥深仇大恨啊!以後爹娘那裏我們也會勸著,絕不會讓他們去找你和你家人的麻煩!”

“分了家又如何?你們難道就不是親人了?說不定你的爹娘私下裏還能貼補他們呢!”

“那就斷親!把大房一家單獨斷出去!”

王家和聞言心裏這才微微滿意,若是把王耀祖一家單獨趕出村子應該更方便實行後麵的計劃,其實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若真讓王鐵柱一家都被除族那王於興夫婦肯定也得跟著離開,這樣一來已經嫁人的王招娣就沒了可以依靠的宗族,若是以後受了什麽委屈也沒個可以撐腰的人。

在這個年代對女子的苛求已經夠多的了,若是再失去宗族的支持,王招娣在婆婆以及妯娌麵前肯定抬不起頭來,雖說她的夫君看著是個老實忠厚的,但日子久了難保不會發生什麽變故第一馭獸師。

想到這裏,王家和心下已有決定,但拐賣秀秀一事還有個幫凶,雖說王蘭的年紀不大,若是放在現代她還是個上學的孩子,但王家和可不會就這樣輕易的放過她,畢竟這古代可沒有十四歲以下的孩子不用承擔刑事責任這一說法。

“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天拐賣秀秀的事情好像王蘭也有份吧!她可不是你大哥家的孩子!”

王於光聞言立馬表態,“我明天就把她給賣了!”

“哦?你們做爹娘的就能舍得?”

“她心腸歹毒,竟敢瞞著我們和大房合謀害人,我們二房可沒這樣的女兒!”

王家和見已經達到了目的便想把事情交給裏正和族老處理,畢竟這村裏的事情一向都是他們做主,自己可不能不識好歹的宣賓奪主。

“哎!既然你們心意已決我也就不阻攔你們了!但是除不除族也不是我說了算的,還要看裏正和族老的意思,你們可別找錯人了!”

王於光和王於明立馬看向族老,族老摸不清王家和的真實想法便試探著問道,“家和,害你妹妹的凶手隻是王耀祖一家,若是將他們一家單獨除族也算是嚴懲了凶手,你看如何?”

王家和向族老恭敬的作了一揖道,“族老處事一向公允,無論您做什麽決定晚輩都絕無異議!我隻是想討個公道並不想趕盡殺絕,族老看著處置也就是了!”

族老聽了這話就知王家和同意了這個處置方式,“王鐵柱,你可願把大房一家單獨斷出去?”

王於光和王於明見自家親爹臉上猶疑不決,頓時心下大恨,“爹!你真的要為了大哥一家逼我們去死嗎?”

族老看王鐵柱還在猶豫頓時就有些不耐煩,他家做了這般狠毒之事本該毫不留情的把他們一家全部趕出村子,但看在多年鄰裏鄉親的份上他也不忍心眼睜睜的看著王鐵柱這麽大年紀還要在外漂泊,再加上今天這事確實隻是大房所為就想著偏幫一二,家和那孩子也是個和善明理的,願意寬恕他們不再深究,可這王鐵柱卻如此不知好歹,難不成他還想著要保大房?

“王鐵柱,若是你再不做決定今天你們一大家子就都滾出王家村吧!”

王鐵柱額頭出了細密的一層汗咬牙道,“我現在就斷親,麻煩裏正和族老寫一份斷親文書!”

王家和在一旁輕聲慢語的說道,“希望斷了親後不會有人陽奉陰違,若是某些人偷偷在私下裏貼補他們,就是不把族老和族規放在眼裏,到了那時可就不會像今天這樣,如此簡單的就把事情揭過去了!”

王於光和王於明連忙表態,賭咒發誓絕不會做出私下裏接濟王耀祖的事情,王鐵柱看著自家兩個兒子阿諛奉承的嘴臉頓時就感覺一陣無力,別人家的幾個兒子都是齊心協力兄友弟恭,為何自己的這兩個兒子反而恨不得早些把老大一家趕出去?難道真的是自己以前太過偏心老大了嗎?

王家和看著王耀祖一家天塌下來的表情心中嗤笑不已,這樣就受不了了?這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真以為被除了族離開村子就沒事了?誰知道日後他們會不會狗急跳牆舊事重演?這種虧吃過一次也就夠了!

第78章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王鐵柱和李桂花雙雙在斷親文書上按了手印,這一幕與當初把王家和斷出去的場景何其相似!不同的是當初是迫不及待,如今是被逼無奈。

王耀祖一家如喪考妣,而除了王鐵柱與李桂花對大房心有不忍外,其他的王家人都是一臉慶幸的表情,隨後族老和裏正當眾開了宗祠,親手將王耀祖一家的名字從族譜上劃去,並且要求他們一家今天必須離開王家村,不然就把他們直接扭送官府。

王鐵柱夫婦原還打算使用拖字訣,族老的這席話徹底斷了他們的想法,於是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偏愛多年的大兒子一家拖家帶口的離去,他們本想在私下裏多給大兒子一些銀錢傍身,無奈餘下的幾個兒子在一旁虎視眈眈,鐵了心的盯著老大一家隻允許他們帶走自己的東西,這還是王鐵柱夫婦施壓的結果,不然大房連一根針都帶不走的。

而王鐵柱夫婦考慮到以後能依靠的也隻有剩下的三個兒子,於是隻能打消心中的想法沒有多出一分銀錢,反正大兒子已經說了他們會去鎮上的宅子住,地址也留了下來,等這陣風頭過了,以後再找機會偷偷的去照看他們不就行了?

王家和看著王耀祖一家漸行漸遠,心道這隻是開始而已,村裏的人都不願借牛車給他們,王耀祖一家隻能走著離去,憑他們的腳程想來夜裏隻能露宿野外了,先讓他們嚐嚐無家可歸的滋味後再上大餐。

王家和回家後發現王秀秀已經醒了過來,祖父在一旁陪著她說話,她的臉上有些許淚痕但情緒看著還算穩定。

“秀秀,這次是哥哥連累了你,若不是因為我,馮麗華也不會想著要傷害你,讓你遭了這麽大的罪,哥哥在這裏向你道歉!”

“哥哥,我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說什麽連累不連累的?是王蘭家的人心腸太壞,這與哥哥有什麽關係?你又何必向我道歉?”

“若不是因為我過繼到了五房,他們家也不會三番兩次的來找你麻煩,今天的事以及去年王佳玉和王蘭把你推到水裏的事都是因我而起聚效!”

“哥哥說這話就見外了!去年的事情你還提它做什麽?再說當初哥哥也幫我報仇了呀!你既然是我的哥哥自然也就是我最親的家人,我很慶幸今天他們沒有打你的主意,若是哥哥出了什麽事,我們家可就沒了頂梁柱,你讓祖父和我以後如何生活?”

王江海看王家和臉上仍有愧色安慰道,“家和,秀秀說的對!此事與你無關,你不必自責!那王鐵柱家的人本就是心術不正之輩,以前他們在村裏就見不得別人比他家過得好,如今他們自己想要害人哪能說是你的過錯?今天的事情族老和裏正對王鐵柱家可有什麽處罰?”

“本來族老是要把他們全家除族後趕出村子的,但王鐵柱的二兒子和小兒子說此事和他們無關並且要和王耀祖一家斷絕關係,王鐵柱和李桂花也願意把大房一家單獨斷出去,族老就決定隻把王耀祖一家單獨除族趕出村子,我看今天的事情確實隻是馮麗華一個人的主意,再加上王於光說要把王蘭發賣了,這樣一來拐賣秀秀的凶手也得到了嚴懲,我也就沒反對族老的決定。”

王江海聽到這裏微微皺了眉頭,“既然此事與王鐵柱的其他幾個兒子無關,族老做這樣的決定也說得過去,但是王鐵柱竟能這麽幹脆的就把王耀祖一家單獨斷出去?這恐怕是在割他的心頭肉吧!”

“他不斷也不行啊!若是不把王耀祖一家斷出去,他們一大家子都要被除族,再加上剩下的幾個兒子迫不及待的想和大房撇清關係,他也隻能忍痛割愛了!如今他自己留在了村裏,沒了大兒子還有剩下的三個兒子在呢!他一家之主的地位也絲毫沒有動搖。”

王江海想到今天的事情還是心有餘悸,心中滿是憂慮,“你說王耀祖一家離開村子後他們能上哪去?以後不會再偷偷回來報複我們家了吧?若是那樣的話,家和你可要多加小心了!”

王家和心下已經打定主意不會就這麽輕易的放過王耀祖一家了,怎麽可能還會讓他們有機會回來害人?但這些想法自是不會對祖父和秀秀說的,於是便輕聲安慰自家祖父。

“放心吧!他們這次吃了這麽大的苦頭怎麽敢再回到村裏?若是被人發現肯定是要被送去官府坐牢的,他們應該沒這個膽子的!再說我這麽大個人了,怎麽可能輕易的就讓他們給害了呢?今天的事情估計也是馮麗華對我不好下手所以才找機會傷害秀秀來達到報複我的目的。”

“不管如何,你出門在外一定要萬事小心!切記不可掉以輕心!”

“好的,我聽您的!一旦遇到不對勁的人我就立馬離得遠遠的!”

王家和又說了些安慰的話便回到了自己的臥房,俗話說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要想一勞永逸就必須把王耀祖一家送的遠遠的,讓他們永遠也回不來,若是此次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他們,難保將來他們不會突然發瘋偷偷回來迫害自己的家人,不把這個大麻煩徹底解決就好像在身邊放了一顆□□,不要說安心去考科舉了,就連睡覺都不得安生!想到這裏,王家和目露凶意,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次定要讓他們有去無回!

至於王耀祖一家會去哪裏安頓,這一點並不難猜,想來以他們的性子即使被趕出了村子也不會背井離鄉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所能去的地方隻會是鎮上秦蓮的院子,這樣一來他們既能有個安身之處又靠近王家村,說不定以後王鐵柱夫婦還能偷偷的去鎮上貼補一二。

第二天一早王家和在和家人打過招呼後便去了鎮上,他親自去秦蓮的房子附近打探果然見到了王耀祖的身影,看他的神情已然沒有了先前的無助與沮喪,反而透著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看來他應該是有所依仗,至於依靠何人,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他所依靠的無非就是王鐵柱夫婦了,想來昨天他們必定在私下裏做了什麽約定,不過看王耀祖如此輕鬆愜意的樣子,看來在他心中宗族所占的分量也不怎麽重嘛!

王家和回到了王宅吩咐管家在秦蓮的房子附近查看,讓他摸清楚秦蓮出門的時間,然後又叫來了文遠。

“文遠,前幾天我碰到一對夫婦,他們家有一小兒患有驚癇之症,如今已然神誌不清了!正好今天我來鎮上,就想著帶些藥給他們,你現在就去藥房問問坐堂的大夫讓他幫忙開一副藥回來!”

王家和想到古代抓藥的時候有的藥房會把藥材研製成末,所以特意囑咐道,“抓藥的時候無需讓藥童把藥研製成末,這副藥是要重複熬製使用的。”

“是!小的知道了,小的這就去辦!”

王家和以往翻看空間裏的醫書時看到過曼陀羅花的記錄,曼陀羅又名風茄兒、洋金茄花、山茄子,具有麻醉鎮痛的作用,所以常被製成麻醉劑用於醫療方麵,中國古代也有相關的應用,其中最有名的華佗所製出的麻沸散的成分裏就有曼陀羅花。

而曼陀羅花的麻醉藥用也被人用來製成蒙汗藥,早在中國古代就有相關的記錄,宋代司馬光在《涑水記聞》中記載曰:“五溪壯漢,杜杞誘出之,飲以曼陀羅酒,昏醉,盡殺之。”

至於為什麽要讓文遠去抓治小兒驚癇的藥,就是因為這副藥裏含有曼陀羅花,《本草述錄》載:”主驚癇,陽厥氣逆,多怒而狂。”這裏說的就是曼陀羅花主治驚癇之症,可想而知這種花的藥用是有多麽千變萬化了。

其實王家和完全可以私下裏弄一包蒙汗藥,但他思索過後還是決定用這種雖然麻煩但更保險一點的方法,畢竟直接買蒙汗藥的話目標太過明顯,難免會出紕漏,而現在誰也不會想到他抓治小兒驚癇的藥隻是為了得到曼陀羅花。

王家和也曾考慮過時空不同,藥材的藥性是否也會不一樣,但是自他來到這裏後發現,這個時空的許多東西與中國古代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比如說:兩個時空都有孔聖之道,多數人大多信奉儒家學說,讀書人都是使用繁體字,就連在村子裏看到的農作物都長得一樣,所以他大膽猜測兩個時空的藥材應該也差不多,當然若是他猜錯了也無妨,無非就是浪費了一些銀錢也沒什麽太大的損失,到時候再考慮用其他的辦法弄到蒙汗藥也不遲。

不一會兒文遠就回來了,王家和拿起大夫所開的藥方查看,隻見其上寫著:防風隻殼散,治小兒驚風癲癇之症,曼陀羅花七朵,天麻二錢半,全蠍十枚,天南星、丹砂、*各二錢半。

藥方的格式和中國古代藥方十分相似,其上藥材名大寫,用量則標在藥材的右下角,最後還標有大火燒開小火慢熬一刻的字樣,果然如他先前所猜想的那樣,這兩個時空的藥材都極為相似。

王家和讓文遠退下後把曼陀羅花挑了出來,又去灶房拿了紅梅以往用來磨五穀的藥杵,親自動手把曼陀羅花研成了碎末,篩掉稍大一點的碎末後又小心的用紙將其包好,將剩下的藥處理後便在書房沉思,不斷完善心中的計劃,不一會兒薛長富回來了。

“主子,剛才小的見秦蓮出來買菜,我一路跟隨後發現她偷偷的去了牙行,後來我就去牙行打聽,得知她是準備賣房子的。”

“賣房?看來她是準備一個人偷偷的逃跑了?這真是一個好消息騙婚攻略!你看她和以前相比可有什麽變化?”

“變化還挺大的呢!雖說小的隻和她見過一次麵,但以前我見她有下人伺候著,一副富家夫人的模樣,如今她不僅沒了下人伺候而且還要親自出來買菜,日子應該不好過!我瞧著她明顯比以前臃腫了許多,麵色也大不如從前,看起來蒼老了不少。”

“有馮麗華這個正房夫人在那裏壓著,整天把她當個丫鬟使喚,她怎麽可能還像從前那樣養尊處優的呢?自她入了王耀祖家的門後可是幹了不少粗活呢!損了容顏也是常理!先不管她,我這裏有件事想要問問你,你可知我們鎮上哪裏有花婆子?”

“花婆子?東街與主街的交匯口那一片應該有,那裏人流混雜,一般做見不得人的生意的人都會聚在那裏。”

“哦?既然都聚在那裏,官府怎麽就不管管?”

“其實稍微大點的鎮子都有這麽一塊地方,是專門讓那些人呆的,他們明麵上不受官家的承認,實際上他們會給官家一些銀子讓官府對他們睜隻眼閉隻眼,方便他們做一些暗地裏的生意,我們鎮靠著碼頭,人員來往更是複雜,隻要不出什麽大的亂子,官府是不會管的。”

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灰色地帶了,竟然就這麽放在明麵上了!不過若是藏得太深,想來馮麗華也不會輕易的就能找到花婆子,還與他們勾結害人。

“那些人就沒惹出個什麽大亂子?”

“一行有一行的規矩,他們也不會例外,比如主子剛才提到的花婆子,她們私下裏都有約定成俗的規矩,哪些人能下手哪些人不能下手,她們心中都有一套章程,若是有哪個人破壞了這個規矩,那麽那個人以後是禁止在這裏做生意的,所以一般來說花婆子做的都是鄉下的生意,很少有人把手伸到鎮上的。”

“像那些縣城或是州府,也會有這種情況嗎?”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