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4節

  “周伯,您不是在一樓坐莊嗎?怎麽有空上我這來了?你身邊的這個小子是?”

  周伯對著趙振天微微彎腰,三言兩語就把事情原委解釋了一遍,最後還加了句,“這麽多年我很少失手,沒想到今天遇到了這麽一個高手,真是後生可畏啊!”

  趙振天聽完周伯的話心中也感到驚疑,要知道周伯可是跟在他身邊的老人了,他有什麽樣的手法技藝自己可是一清二楚,就單說擲骰、聽骰的本事,在整個清河鎮裏就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他的。

  眼前這個少年最多隻有十來歲,一個十幾歲的小子能讓玩幾十年骰子的周伯吃了個暗虧,這本就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

  “你就是周伯口中說的高手?能在周伯的眼皮子底下贏錢又能讓他帶你來見我,可見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你有什麽事情就說吧!”

  王家和微微一笑,對著趙振天作揖行禮,“趙老板謬讚了,高手之稱愧不敢當,隻是我天生耳朵靈敏些,仗著年紀小周伯不與我計較,這才僥幸贏了點錢,我對貴坊十分感激,眼看讓貴坊損失了錢財心中也是愧疚不安,所以就想了幾個點子希望能夠幫助趙老板的賭坊更進一步,不知現在可方便說話?”

  趙振天玩味一笑,“你小子有點兒意思,這裏就我們三個人,周伯是我身邊的老人了,你有什麽話但說無妨,他是不會說出去的。”

  “我也是為賭坊著想,希望趙老板和周伯莫怪我多心,有什麽不到之處還請看在小子年少無知的份上原諒一二,我平日裏對賭也有點興趣,沒事就瞎琢磨了幾個玩法,現在就把其中一個花樣說給您聽聽,還請趙老板和周伯指點一二。”

  看對方沒有反對於是王家和接著說道,“這種玩法我把它叫做默和牌,就是把紙製成長二寸許、寬不到一寸的牌子,共製六十張,分為文錢、索子、萬貫三種花色,其三色都是一至九各兩張,另製幺頭三色各兩張。鬥牌時,四人各先拿十張,以後再依次拿牌、打牌,三張連在一起的牌叫做一副,有三副另加一對牌者為勝,贏牌稱為和牌,一家打出牌,兩家甚至三家同時告知,以得牌在先者為勝,如果覺得一副牌玩起來不夠盡興,也可以把兩副牌合成一副來玩,至於這一百二十張的默和牌的玩法,我就不一一敘說了。”

  趙振天正聽得興起,陡然王家和不再往下說了,心中頓時感覺不上不下十分難受,但即使隻聽了一半他也明白這是一種從未問世的新玩法。

  一旦鴻升賭坊掌握了這種新玩法再推行出去,肯定能夠吸引不少的賭徒,生意也能蒸蒸日上,即使最後其他賭坊有所仿冒,但是在這段占據先機的時間裏就會為賭坊賺取不小的利益。

  要是運作得當的話,甚至還可以用這種新玩法和縣城裏的賭坊做一筆交易,為自己在縣城的生意帶來更大的利益,更何況聽這眼前少年說話的意思,他的腦袋裏裝著的可不止這一種玩法。

  盡管十分看好新玩法的前景,趙振天依然不動聲色,他明白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天下人追逐的大多都是自己的利益,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把好處交出來,這少年不是為錢而來就是必有所求,從剛才對方的言行舉止來看很有可能是後者。

  “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既然有備而來,那麽就必然有所打算,我要付出什麽代價你才能把你的點子說完呢?”

  王家和聽到趙振天這麽說,心中明白事情已然成功了一半。

  “一看趙老板就是個爽快人,我也就不在您的麵前賣關子了,小子確實有兩件小事想請趙老板幫忙,如果趙老板能夠拉小子一把,我必然對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哦?你就不怕我過河拆橋事後不認賬或者用其他的手段逼迫於你?”說著趙振天渾身的氣勢陡然大變,更加威嚴懾人。

  

  第10章 兩件小事

  

  王家和淡定自若,絲毫未被趙振天的氣勢所影響。

  “趙老板您可別唬我,我既然能直接來到貴寶地而不是去其他的賭坊獻醜,自然是打聽過並信得過趙老板的為人的,能把賭坊經營的這麽有聲有色,想必趙老板自然不是那種目光短淺的糊塗人,殺雞取卵的事情您也不會去做不是嗎?”

  趙振天聞言曬然一笑,頓時渾身威嚴的氣勢一掃而光,又變成了剛開始所見到的和氣人。

  “在我麵前還能這樣鎮定,說話有理有據,你小子膽子可不小!我趙振天確實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小人,殺雞取卵的蠢事我也不會去做,不過既然我能在清河鎮這一畝三分地上占據一個席位自然也不是能被人隨便糊弄的,如果你說的兩件事情超過了我的容忍範圍,到時候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你的那個六十張默和牌的玩法可就得免費送給我了!”

  “我自然不是那種得寸進尺不知好歹之人,要不然也不會大費周章想方設法的見您了,我所求的兩件事情對趙老板您來說隻是舉手之勞小事一樁而已,絕對不會讓您為難!”

  “你既然這樣說了,那我就姑且聽聽你說的兩件事,看我能不能夠幫你。”

  “聽聞趙老板和清河鎮的邱師爺有舊交,所以我想請趙老板幫忙引薦一二。”

  “你要是想見邱師爺,何必如此大費周章,直接上門拜訪便可,我想邱師爺也不會不見你。”

  “趙老板有所不知,我並不隻是想見邱師爺一麵,還有一些事情想托邱師爺幫忙並且還要打聽點其他消息,邱師爺公務繁忙,我一個鄉下小子人微言輕哪敢冒然上門打擾,正好聽說您這裏有門路所以就來麻煩您了,希望您別和我計較。”

  “這麽說來你所托之事並不簡單,雖然我確實與邱師爺有點交情,但我可不敢保證你所求之事他會答應幫你。”

  “趙老板盡管放心,我隻是打聽戶籍落戶的相關事宜,這一向都是邱師爺在管,也並非什麽大事,您隻要安排我和邱師爺見上一麵即可,至於事情最終能不能成就隨緣吧!無論事情成功與否我都會把新玩法告知於您,這一點請您不用擔心。”

  “如果隻是安排你們見麵倒也不是什麽難事,這件事我答應了,你說說你的另外一件事吧!”

  “這另一件事對您來說更是簡單,我想向趙老板借幾個鴻升賭坊的夥計,最好是麵相凶狠頭腦靈活些的。”

  “就這麽簡單?”

  看到王家和微笑點頭,趙振天心裏更加疑惑了,如果就隻是這兩件事的話對自己來說確實是小事一樁,與新的玩法相比那真是和天上掉餡餅沒什麽兩樣了。

  但正是因為事情如此簡單,趙振天心裏也更是沒底,“你借這些人幹嘛?”

  王家和心知趙振天為人謹慎做事自有一套規則,若不解釋清楚的話恐怕不會輕易相信自己,隻能微微一歎。

  “實不相瞞,我近來煩事纏身,現如今我在官府文案裏恐怕已是個死人了,前段時間我被家人相逼如今落了個無家可歸的下場,那些是我的至親,我也不能不孝而鬧到官府但我也不能什麽都不做而任人宰割,就私下裏想著能夠單獨立戶,所以這才想要借著您的門路托邱師爺幫忙重新落戶。”

  王家和頓了頓接著道,“我又怕家裏人不依不饒,所以就想借著貴坊的威名震懾一二,向趙老板借的人也並非是要讓他們做欺壓良民的事,隻是配合我演一場戲而已,我也是個奉公守法的良民不會給您添麻煩的,這點還請趙老板放心!”

  “聽你這麽一說,我倒是對你的事情有些好奇,既然我們之間有所交易,你可方便與我細說?”

  王家和心想,話已經說到這裏了其他的也並非什麽緊要之事,告訴趙振天的話也沒什麽影響。

  更何況通過自己的觀察,趙振天雖然在某些方麵有些強勢,並且具有商人都有的以利為先的思想,但是並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小人,行事有章有法為人靈敏謹慎,總體來說是個值得一交的人物。

  “雖說家醜不可外揚,不過既然您問了我也就不再隱瞞,常言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從小我的身體就不太好不得祖父祖母的喜愛,再有大伯家聰明機靈的龍鳳胎哥哥和姐姐相比更是低到泥土裏去了,加上自家還有一個健康活潑的親哥哥,所以也不怎麽得爹娘的看重。”

  王家和裝作一副回憶往事的樣子,“前段時間和大伯二伯家的哥哥姐姐們玩鬧被推到了河裏,幸好我對裘水略懂一二便自己爬上了岸,盡管如此回家後也發起了高燒,祖父祖母說家裏沒有銀錢隻讓我自己挨著,後來的幾天裏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似睡似醒間聽見家人說要把我扔掉,我想為自己求情無奈力不從心,等再有意識的時候就在山上了!”

  說到這裏聲音已是有些哽咽,“那時候大雪封山求救無門差點凍死在山裏,好在天無絕人之路無意間找到了一個山洞,裏麵有些衣物和吃食,看著像是以前山裏的獵戶留下來的,我厚顏不告而取這才活了下來,這一次我從鬼門關前踏過,睜眼後感覺大夢初醒,以前十二年的生活竟像是做夢一般。”

  趙振天聽完後心裏也是唏噓不已,沒想到還有這般緣由,這王家和有這等家人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對於他想單獨立戶的事情也十分理解。

  “也難為你小小年紀就經曆這麽多的苦難,我也不虧待你,你所說的兩件事我答應了,另外再給你五百兩銀錢以便你以後生活所用。”

  王家和沒想到趙振天還會另給銀錢,趕忙拒絕道,“這可不行,剛才說好了隻要趙老板幫我這兩件事就行,我可不能出爾反爾不守信用!”

  看見王家和麵對銀錢的誘惑不為所動,眼神清明沒有絲毫貪婪之意,本來隻是試探他的趙振天心中對他的評價更高了一層。

  “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就稱呼我一聲趙大哥吧!這五百兩就當我送給你的,不在交易之內,你要是認我這個朋友就不要再推脫了!”

  王家和見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也就不再說拒絕的話,托周伯在一旁記錄,直接把默和牌一百二十張的玩法以及葉子牌、麻將、摜蛋的玩法說了出來。

  趙振天越聽心裏越滿意,這些玩法一旦運作得當賺的可不是區區幾百兩了,更何況在某些方麵得到的利益可不是銀錢能買到的。

  如此看來這小子不僅處事圓滑腦子也聰明,若是以後加深雙方的交情說不定能得到更多的好處!

  

  第11章 相聚太和樓

  

  趙振天拿著手裏的幾張紙,看著上麵所寫的新玩法,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把賬本和這幾張紙放到內間的暗格後,看著眼前的小友心中越發的感到滿意,既然對方已經告知了新玩法,自己自然也要信守承諾把所托之事辦好。

  “既然王老弟這麽爽快,我也不耽誤你要辦的事,擇日不如撞日,正好差不多是吃午飯的時間了,就趁著這個機會把邱師爺約來,幫你把第一件事辦了如何?”

  王家和當然樂意把事情盡快解決,“我的事情宜早不宜遲,既然趙大哥如此照顧小弟,小弟就愧領您的好意了!”

  趙振天既然決定要加深雙方的情分,當然不會出爾反爾,直接吩咐夥計取了五百兩交給王家和以後,又讓那夥計去邱師爺的府上報信,約邱師爺到太和樓一聚。

  看到夥計腳步飛快的下樓後,趙振天招呼王家和與周伯,“我們先去太和樓定個位置順便看看最近有沒有什麽新出的菜色,在那裏邊聊邊等如何?”

  周伯聽聞此言,心知自己跟去並不合適於是婉言拒絕道,“東家,一樓的坐莊還要人看著,再說您和王小友是有要事去辦,我就不跟著摻和了。”

  得到趙振天的同意後這才和王家和招呼了一聲便下了樓,王家和看周伯如此行事不禁感歎,不愧是趙振天的心腹,待人接物自有一套章法。

  趙振天是太和樓的常客所以有慣用的包間,吩咐一個夥計在樓下等邱師爺後就直接帶著王家和跟著店小二上了二樓,點完菜後吩咐小二等會上菜就打發他出去了。

  “剛才進門的時候,我看那店小二奇怪的看了王老弟你一眼,這裏可有什麽說法?”

  “說來慚愧,自山裏醒來後一直掙紮著生存,身上又無銀錢傍身,於是就嚐試著做了幾個陷阱運氣還不錯打到了些獵物,聽說這太和樓是清河鎮最有名的酒樓就試著到這裏販賣野物,還要多虧那小二哥的熱心幫助為我引薦了酒樓的李管事,這才得了些銀錢。”

  “哦?還有這般緣由?看來王老弟深藏不露啊,既會聽骰辯音又能打獵,恕我冒昧的問一句,既然你會這麽多的東西,又怎麽會落得個無家可歸的結果呢?”

  “唉!我以前隻是去山上挖過野菜打過柴,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我也不會想著去做陷阱打獵了,當時就覺得死馬當活馬醫,處境再壞也壞不到哪去了,幸好天無絕人之路讓我得了點獵物這才有了生存的希望。”

  王家和張口就是一大串理由,“至於聽骰辯音這個能力以前我是不敢表露出來的,畢竟這也是與賭博有關,我家大伯是個讀書人,祖父祖母一向以大伯為榮,若是他們得知我去賭博,肯定會認為我不學無術對王家名聲有礙,要是耽誤了大伯的前程我更是萬死也難贖罪了!”

  趙振天聽後心知王家和並沒有把話說全,但也沒必要追根問底,他結交的是王家和這個人,以前的那些事知不知道也無所謂,有此一問純粹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就這樣兩人一邊閑聊一邊等人,又過了大約三盞茶的時間才看到夥計領著邱師爺前來。

  趙振天帶著王家和趕忙上前迎接,“邱大哥百忙之中能夠抽空前來,小弟不勝感激!”

  邱師爺擺擺手笑道,“趙老弟你可別再打趣我了,我們之間哪裏要說這些客套話,再說有你相請我就是再忙也得要來啊!”

  趙振天把邱師爺迎進門後吩咐店小二上菜,等到菜上完後又讓先前領人過來的夥計守在門口,這才坐下來,“邱大哥,實不相瞞!小弟這次相邀是受人所托。”

  “我剛才在路上也是納悶呢!怎麽趙老弟今日就突然約我吃飯呢,原來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啊!看來想見我的就是你身邊的這個少年了?還不介紹一下?”

  “這是王家和,我剛剛交到的小友,你別看他年紀不大本事可不小,先前還讓周伯吃了暗虧呢!後來我倆越聊越投緣就交上了朋友,也可以算是不打不相識了!得知他有些困難要找邱大哥幫忙就做了這個中間人,這才冒昧上門相邀。”

  王家和對著邱師爺行了個禮,“晚輩王家和,今日得趙大哥的熱心幫助有幸見邱師爺一麵,心中倍感榮幸!”

  “既然你是趙老弟介紹來的,你有什麽事情就直說吧,能幫的我自然會盡量幫你。”

  “晚輩是清河灣王家村人,不幸遭難迫不得已才求見邱師爺,想要向您打聽點消息。”

  “王家村王家和?我說怎麽這個名字有點熟悉呢!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趙振天聞言在一旁道,“邱大哥你知道王老弟這個人?可是有什麽緣由?”

  “大約十天前王家村的裏正到我這裏辦了一張死亡文書,上麵寫的人名就是王家和,本來我也就是隨便看了看,要不是最近就隻辦了那一張死亡文書,我也不會對這個名字有印象。”

  “果然不出王老弟所言,他們真的辦了死亡文書啊!”

  看到邱師爺臉上的疑惑,趙振天把先前王家和所說的經曆告訴了邱師爺,末了還感慨道,“我本以為王老弟的家人至少要上山查看他是否真的亡故後才會讓裏正幫忙辦死亡文書,沒料到他們連看都不看就把事情給辦了。”

  “沒想到一張普通的死亡文書還有這些事情牽扯在裏麵,真是讓人驚訝!”

  邱師爺不禁感慨,又對王家和問道,“如今你來找我,心裏可有什麽打算?”

  王家和並沒有介意趙振天把自己的經曆貿然告訴邱師爺,反而覺得由趙振天來說達到的效果更好。

  也沒有什麽家醜不可外揚的想法,如果這些經曆能讓邱師爺心生一點點的同情,那麽也就更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再說等以後擺脫了那個極品的王家,那麽這些事情隻會讓別人對自己心生憐憫,反而會對王家有所影響。

  

  第12章 三選一

  

  “晚輩想要打聽一下有關落戶的事情,畢竟一個沒有戶籍的人想做什麽事都要被製肘。”

  “確實如此,在大周境內即使是逃犯也是有專門的戶籍名冊的,除非偏僻不出世的山林之人才可能不去落戶,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人沒死卻已經辦了死亡文書的烏龍事件,你若隻是簡單地重新落戶倒也不是什麽難事,回去後我就可以幫你辦好,但我尋思著你應該不隻是簡單的重新辦理落戶事宜吧?”

  “邱師爺英明!晚輩遭此大難,這次僥幸死裏逃生,若是回到原來的家裏深怕再次發生類似的事情,到時候不知道還能不能有這次的好運,所以晚輩想著最好能夠單獨立戶,不知邱師爺能不能給些建議。”

  “若是單獨立戶的話,你想立在哪個地方?”

  “晚輩還是想立在王家村裏,畢竟那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的宗族親人都在那裏,我也不願去過那種背井離鄉漂泊無依的生活。”

  王家和也很無奈,在這個年代宗族關係是最主要的社會關係,聯係著一個人的生、養、病、死,生前的婚姻嫁娶擇業謀生,身後的祭葬承嗣等人生基本問題與宗族緊密相連,而且宗族大多具有排外性,外來人想要在非本家宗族裏立足是十分不容易的。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原身的親娘張翠蘭當初嫁給王於興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要在王家村生活,後來在家裏沒有發言權或多或少都與她沒有娘家和宗族有關。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