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29節

王蘭右腿疼痛難忍哭得鼻涕眼淚糊了滿臉,聽了王家和這番威脅的話後身體和心理上都頗受折磨,情緒更是到了崩潰的邊緣,立馬就道出了實話。

“是大伯母指使我這麽做的,她讓我把王秀秀騙到後山的土坡那裏,把她打昏後就讓一個婆子帶走了,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眾人一聽這話立馬都愣住了,就連王鐵柱一家都是一臉不可置信,當初扔掉王家和是因為當時他是自家孩子,長輩當然可以做主,如今王秀秀是王江海家的孩子,王蘭和馮麗華這麽做可就是犯法了,是要進官府蹲大牢的。

馮麗華眼見眾人都看向自己,咬牙辯駁道,“你們看我做什麽?我可沒指使王蘭做什麽事!一個十三歲孩子的話你們也信?她剛才不是還說王秀秀失蹤與她無關嗎?如今又說是我指使她的,這分明就是誣陷!或許是她自己把王秀秀給害了,為了逃避懲罰就胡亂的攀咬別人。”

李豔見馮麗華把事情推到自家閨女頭上立馬反駁道,“你一個做長輩的也好意思把事情全推到一個孩子的頭上!我家蘭兒什麽性子我這個做娘的難道還不清楚?她怎麽可能有膽子把王秀秀給害了?”

王於光也幫著自家媳婦說道,“你們大房向來都自詡為是聰明人,從來都是不聲不響的占便宜,壞事都說是我們做的,你們自己卻是清清白白的!要是以往的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們認就認了,但如今可是出了害人的事情,這麽大的罪名我們可不能替你背著!”

馮麗華說道,“不管你們怎麽狡辯,王蘭已經承認王秀秀的失蹤與她有關,你以為你們作為王蘭的爹娘死不承認就能逃脫罪責?”

“那也是你這個主謀在背後指使的,我家蘭兒年紀小不懂事,她隻是受了你的蒙騙才會做出這種糊塗的事情來!”

“她說我是主謀別人就能相信了?你們有什麽證據說是我指使的她?明明是她自己做下的事偏偏要扯上我!難道是你們二房嫉妒我們大房,所以才指使王蘭誣陷我?我還奇怪王蘭一個孩子為什麽會有膽量害人還偏偏把事情扯到我的頭上,原來是你們在背後搗的鬼?想來王秀秀失蹤的事也是你們做的了?”

李豔見馮麗華把事情直接栽贓到了自家頭上,頓時滿眼怒火,“你……你竟敢把這屎盆子扣在我們二房身上,我跟你拚了(末世)當爐鼎穿成炮灰女配!”

眾人見兩個人打了起來連忙上前拉架,王家和看著眼前的鬧劇心裏不耐煩到了極點,秀秀如今還身處危險之中,她們竟還有空在這裏互相攀咬,真是讓人忍無可忍!

王家和直接上前抓住李豔把她扯到一旁,不顧手背上的抓痕對著狼狽不堪的馮麗華問到,“你到底把秀秀弄到哪裏去了?”

“王家和,你怎麽就聽不懂人話?我剛才就說了,王秀秀失蹤的事情與我無關,純粹是二房搞的鬼,剛才王蘭不是也承認了此事與她有關嗎?你應該去問二房,而不是在這裏死咬著我不放!”

王家和可不會相信她的這套說辭,別看這馮麗華平日裏不聲不響的,但要論起心機來整個王鐵柱家估計都玩不過她一個人,再說二房的王於光夫婦和自己根本就沒什麽深仇大恨,唯一的一次比較大的矛盾就是上一次為了替秀秀討回公道而把王蘭扔進了水裏,但他們也沒必要因為這件陳年往事去害秀秀。

反倒是這個馮麗華,她的一雙兒女一個沒了科考的機會斷了前程,一個被族老責罰當眾施以藤條之刑,這些都或多或少的與自己有關,馮麗華難免不會因為她的兒女之事忌恨自己,從而傷害自己身邊的人來達到報複的目的。

“你剛才也說了王蘭隻是一個十三歲的孩子,若是沒人與她合謀,她一個人能把秀秀弄到哪去?你最好從實招來,不然我就依著剛才處罰王蘭的手段將你整治一遍!我想你也不想承受斷骨毀容之痛吧!”

馮麗華心裏害怕但她明白若是真的承認此事,自己的下場肯定會更慘,再說王家和真要對自己動手的話村裏的人肯定要阻攔,他也不一定能傷到自己,如今最多受些皮肉之苦也好過去官府坐牢。

“要說合謀也應該是王蘭和她的爹娘合謀做的事,她一個二房的孩子怎麽可能聽我的指使?要聽也應該是聽她爹娘的話!這事確實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就算打死我,不是我做的事我也絕不會承認!”

“看來你是準備打死也不承認了,原本我有的是法子讓你開口,但我現在可沒工夫和你在這扯皮!你自己不怕我的手段,不知你的一雙兒女受不受得住斷骨的痛楚!”

“你……你敢!王家和,你眼裏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把裏正和族老放在眼裏!你難道就不怕名聲受損誤了你的前程?”

“前程?前程有我家人的命重要嗎?這是你逼我的!你害的我妹妹至今下落不明,還在這裏死不承認故意拖延時間,我不想再聽一句廢話!我隻問你,你到底說不說實話?”

見馮麗華還在猶疑,王家和二話不說直接進了王鐵柱家把躺在床上休養的王佳瑾和王佳玉扯了出來扔在了馮麗華的麵前,王佳瑾和王佳玉本就傷勢未好,摔在地上頓時一陣痛呼,看的馮麗華心疼不已。

“你還是不肯說實話嗎?從現在開始,我問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有半句廢話或者假話,我就打斷他們的一條腿,我看到底是你的嘴硬還是他們的骨頭硬!”

馮麗華聞言心中焦灼不已,這一雙兒女可是她的命根子,她是寧願自己受苦也不願看到兒女受罪的,要不然她也不會因為王佳瑾和王佳玉受罰而想法子去報複王家和了,再看看周圍村民沒有一個上前阻止的她頓時就歇了心思。

“你不用再逼迫我了!我說實話就是了!王秀秀確實是被我賣給了花婆子,這會兒早就不知道走到哪裏去了!”

“花婆子?你竟敢把秀秀賣給花婆子!”

花婆子不同於人牙子,人牙子是有官府合法文書的,而花婆子一般都是私下販賣人口,不被官府承認的人販子,落到她們手裏的女孩大多都會被賣到妓院或者被賣給那些有怪癖的人手裏,不僅活著倍受折磨就算死了可能都不會安身。

“他們是走路離開還是搭車走的?”

“是搭騾車走的,上午就走了,你不用去找了,找不到的!”

“看來你是早有預謀!不然你也不會專門讓花婆子在後山土坡處等著王蘭把我妹妹騙去。”

“你害的我的一雙兒女名聲盡毀前程盡斷,我也要讓你嚐嚐這份痛苦的滋味!你不是向來最為疼愛你的妹妹嗎?去年你還為了她竟敢把我女兒扔進水裏,如今我倒是要瞧瞧她被花婆子帶走能有什麽好下場!你不是一向能言善辯足智多謀嗎?如今你明知道你的妹妹會在外麵受苦而你卻束手無策!這份我親自送給你的大禮你還滿意嗎?”

“你的一雙兒女有如今的下場都是他們咎由自取!他們的那份歹毒心腸倒是與你一脈相承!”

王家和不想再聽馮麗華多言,如今他隻關心秀秀的下落,“我問你,那花婆子帶著我妹妹走的可是村外的那條路?”

“這我就不知道了,把王秀秀交給花婆子後我就回去了!”

這時有村民說話了,“家和,上午我看見有一輛騾車走的就是村外的那條路!”

旁邊又有人問,“你看見了怎麽也不問問啊!”

“我又不知道那是人販子的車!最多也隻是在心裏好奇而已,誰會閑著沒事跑去攔車打聽啊!”

王家和對陪在自家祖父身邊的王遠山說道,“三爺爺,麻煩您送我去鎮上一趟,既然他們走的是村外的路肯定會去鎮上,要想跑遠的話估計也會趕去碼頭那裏,我們趕緊出發希望現在還來得及!”

不等王遠山說話,馮麗華就大笑道,“王家和,你還真是天真!王秀秀上午就被帶走了,搭的也是騾車,如今這個時辰等你到鎮上後,他們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依我看王秀秀隻是一個丫頭片子何必再去尋找?將來你家的家產都是你的,也不用再為她出嫁妝錢,你應該感謝我才對!”

王家和聞言目露凶意,其實他確實沒什麽把握能找到秀秀,如今也隻是死馬當活馬醫而已,從秀秀被拐走已經過了這麽長的時間,若是那花婆子中途拐彎去了別處,這古代又沒有監控攝像之類的東西,人海茫茫如大海撈針,找到的機會更是小之又小,眼看自家祖父滿臉淚水深受打擊的樣子,自來到這個時空後王家和第一次感覺力不從心。

“馮麗華,你最好祈禱我能找到秀秀,不然你的一雙兒女就給秀秀賠命吧!”

王家和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十分平靜,語氣也沒有太大的起伏,但那話中透出的冷意讓王家眾人感覺心中一顫,即使是周圍與此事不相幹的人都感到有些懼怕。

王家和正要搭王遠山的車趕向鎮裏,這時一輛馬車駛進了村子直奔眾人而來,隻見那馬車徑直停在了眾人麵前,從車裏麵伸出了一隻手掀開了馬車的前簾。

第76章 睜著眼睛說瞎話

王家和看著這駕車的馬夫感覺有些眼熟,還沒等他回想起這人是誰就見馬車的前簾被人掀了起來,王家和打眼一瞧,裏麵的人竟然是趙振天,他這才想起眼前這個眼熟的車夫正是當初斷親的時候駕車送他回王家村的人。

“王老弟,別來無恙啊!你這副急匆匆的樣子可是在找你家的秀秀?”

王家和聽見趙振天的話心跳不禁加快了幾分,“趙大哥怎知我在找秀秀?難不成你有我家秀秀的消息?”

“我確實有你家秀秀的消息,你別著急!快看看這是誰?”

趙振天下了馬車掀開馬車前簾露出了裏麵的人,王家和與王江海連忙上前查看,隻見秀秀在裏麵睡得正香,看著並沒有什麽不妥之處,王江海立馬上去抱住了秀秀激動的老淚縱橫,王家和見如此大的動靜秀秀還是沒有絲毫清醒的跡象,不禁皺緊了眉頭品友互動。

趙振天看王家和這副擔心的樣子連忙解釋道,“王老弟不用擔心!你家秀秀隻是中了迷藥,大夫說隻要睡一段時間就會醒,應該沒有什麽大礙的!”

“趙大哥!這次多虧你把秀秀送了回來,要不然還不知道她要受多大的折磨呢!這份恩情我們一家沒齒難忘,以後您若是有什麽需要但憑吩咐,小弟絕不推辭!”

“憑你我之間的交情哪還用說這些外道話?難道隻允許你愛護秀秀我就不能把她當妹妹疼了?好歹之前的一個月我還在你家裏嚐過秀秀的手藝,你說這話可就見外了啊!”

“是小弟的不是!小弟嘴拙不會說話,還請趙大哥擔待一二!”

“我看你這裏好像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改天我們再聚!”

“行!改天我做東定要好好請您吃一頓,以此來聊表我的心意!”

趙振天登上馬車立馬就離開了,既然人情已經送到,憑王家和的性子大概也能猜到他要的是什麽,那麽其他的話也無需多說,有時候話說多了反而不美,倒不如幹脆利落的直接離開。

王家和目送趙振天離去心中滿是感激,不管趙振天是出於什麽樣的目的救下秀秀,這份恩情他都銘記於心,隻要秀秀平安無事,即使被人算計利用他也心甘情願。

在王家和的心中,盡管他與祖父和秀秀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但他們卻是他的家人,當初他考科舉的目的就是想獲得權利與地位不被別人欺壓,後來認親後他就想著要保護家人不受傷害,若是此次秀秀失蹤找不回來,即使他以後位極人臣也會一輩子愧疚不安留下遺憾。

王家和見自家祖父緊緊抓著秀秀一副生怕秀秀不見了的樣子頓時心疼不已,雖說秀秀已經被送了回來,但這並不意味著此次的事情就結束了,罪魁禍首還沒有嚴懲他怎麽可能就這樣輕易的揭過此事?

“爺爺,今天折騰了大半天估計您也累了,秀秀還在昏睡也需要人照看,不如您先把秀秀帶回去,這裏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

王江海確實也累了,想到王家和辦事一向穩妥便也沒有拒絕,在王遠山的幫助下帶著王秀秀一同回了家。

王家和對著裏正和聞言趕來的族老說道,“裏正、族老,此次的事情已然真相大白,馮麗華夥同王蘭將我妹妹賣於花婆子,其心思已是昭然若揭!希望裏正和族老能還我家一個公道。”

這時王鐵柱出來和稀泥,含糊道,“家和!你家秀秀不是沒出什麽事嘛!反倒是我家的蘭兒被你打傷了腿,你罰也罰了還想怎樣?再說剛才那個送王秀秀回來的人也沒有提到他是從花婆子那裏找到你家秀秀的,這其中的真相如何誰也說不準!說不定是王秀秀自己跑去鎮上玩的!你又何必說什麽討要公道之類的話?”

王家和聽了王鐵柱的這一套歪理頓時嗤笑道,“剛才馮麗華已經親口承認她把我家秀秀賣於花婆子,難道這不是真相嗎?當時在場這麽多的鄉親可都聽到了她的話,你還想抵賴嗎?至於王蘭被打傷腿一事,完全是她咎由自取!若我不那樣做她又如何肯說實話?小小年紀心腸就如此狠毒,視人命於無物,我還奇怪她怎麽會養成這種性子,聽了您這話我終於明白原來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你別血口噴人!要不是你用我家瑾兒和玉兒的安危來威脅我家老大媳婦,她也不會因為怕你傷了瑾兒和玉兒而謊稱她把你家秀秀賣給花婆子,她是出於一片慈母之心才會被逼的承認她沒做過的事!你這樣顛倒黑白真是不把裏正和族老放在眼裏!”

“王鐵柱!你的麵皮怎麽會如此之厚?到底是誰在顛倒黑白搬弄是非?你把別人都當成傻子看,難不成這天底下真的就你一人是個聰明人?說你是自以為是好呢?還是太過天真好呢?事實真相如何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你如今在這裏狡辯隻會讓人更加看不起你!”

“誰狡辯了?我家老大媳婦就是清白的!她沒做過賣人的事!你沒有證據就不能隨意誣陷她!再怎麽說她也是你的長輩,你這樣無法無天的行事豈不是敗壞了我們村的名聲?以後誰敢和你家來往?”

“我真佩服你竟能如此睜著眼睛說瞎話!你這個一家之主是怎麽當的?心眼歪成這樣,一家子這麽些年竟然還能相安無事?可見除了你家大兒子以外其餘的幾個兒子是有多心寬了!你家大兒子當初親手把親妹子推入火坑,你為了你的大兒子寵了那麽些年的女兒說放棄就放棄了!如今你家大兒媳婦做了如此傷天害理的事,你這個做公公的為了替她推脫責任還要舍下麵皮行這耍賴之事,你到底在圖什麽?難道你至今還沒看出來就是因為你大兒子一家才會使得你裏子麵子都沒了嗎?”

王鐵柱聽了這話不為所動,隻一心想著要把今天的事情含糊過去,他寵了王耀祖這麽些年,可以說王耀祖一家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如今雖然王耀祖和王佳瑾都不能參加科考了,但大房裏不是還有一個小兒子王佳宣嘛!雖說身體不大好但隻要精細的養著肯定能平安長大,瑾兒這次都通過了前三場考試,說明他在讀書上頗有天賦,作為瑾兒的弟弟沒道理會差到哪兒去的!

至於當初一同被送去進學的王家寶和王家安,王鐵柱私下裏已經尋思著要找個理由不讓他們讀書了,當初他為了增加考中的機會便決定讓三個孩子一同去參加縣試,幸好瑾小子孝順不願家裏白費銀錢,當場考校了王家寶和王家安,他這才知曉小二和小四連字都認不全更別說去科考了,於是便打消了先前的念頭。

王鐵柱覺得與其把期望放在兩個不開竅的孩子身上還不如集中精力好好培養宣兒,有讀過書的父親和哥哥在,宣兒必定能高中,到時候早些送他去科考說不定還能得個神童之稱,至於小二和小四這兩個孩子,就讓他們到鎮上去找份長工,畢竟也是在書院進過學的,工錢應該也不會太低,正好宣兒還需要不少的銀錢調養身體,他們去鎮上做事拿了銀錢也能貼補一二。

王家和可不知道王鐵柱這番入魔的心思,他見王鐵柱如此固執也不想再對牛彈琴,直接對族老說道,“族老,我從未做過對不起他家的事情,當初他家把我丟到山上,後又為銀錢讓我淨身出戶,好不容易得了獵物賣了錢準備還債,他家又來要生養錢,一開口就是六十兩銀子,後來好不容易認親成了五房的後嗣,她家小輩又把我妹妹推到了河裏!”

王家和滿眼心酸,“縣試中我有幸考上縣案首,王佳瑾又去縣尊麵前誣告我作弊,等我回來後還是不得安生,竟被他們一家罵上門來,王佳玉還想借機毀我容貌斷我科舉之路,如今他家更是將我妹妹賣給人販子想讓她生不如死,您說,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哪是同族之人能做得出來的?”

王鐵柱見隨著王家和的話,周圍村民以及族老和裏正看自家的目光越漸冷漠,心道不好,“以前我家確實有不對的地方!不過你不是都一一報複回來了嗎?再怎麽說你以前也叫了我十二年的祖父,你身上流的可是我家的血。”

“什麽叫做一一報複?我什麽時候報複過你家?難道在你家欺辱我置我於死地的時候,我隻有乖乖受著等死才是應當?若您真記著我身上流的是你家的血,那您怎麽解釋你家加諸在我身上的種種苦難?”

王家和不想再與王鐵柱多做糾纏,隻想嚴懲凶手,“族老,我們家祖孫三代隻剩我和爺爺以及秀秀三個人,我們深怕村裏的孤寡老人老無所依,這才買了祭田送給了族裏,平日裏對於同村同族之人我們能幫的上的事情都是盡力去做沒有推辭神棍出沒!”

“這次得了縣案首之名,我有幸被兗州府的一位夫子看中,本打算在這段時間裏多陪陪家人然後就出發去兗州府讀書,想著若是得了秀才的功名也能為宗族爭光,村裏若是有聰慧的孩子將來我也能為他們尋一個好的夫子,讓族裏出更多的童生和秀才。”

隨著王家和的話音落下,族老的臉色也越漸嚴肅,王家和先是提及為宗族置辦祭田一事來提醒族老他家對宗族有恩,又說他被兗州府的夫子看中以此來提高他的地位,後又言及科舉有望後會為族裏的孩子尋找夫子表明他不忘宗族的立場,這三張牌打出去後逼得族老不得不慎重思考今天的事情。

“族老,我全心全意為著宗族著想,可如今這同族之人卻想要置我於死地,還害我家人讓我們祖孫三人沒個安身日子過,這樣的人您讓我如何相幫?就算我看在同族的麵上不與他們計較,以他們家以往的行事作風,誰能擔保他家興起後不會恩將仇報反咬我家一口?”

“今天這事大家也都看到了,拐賣秀秀分明就是馮麗華早就謀算好的,恐怕她也不單單是想讓我嚐嚐失去親人的痛苦,試想一下,若是今天沒有趙大哥的幫忙秀秀肯定會被人販子帶走,祖父年老如何能受得住這份打擊?而我作為秀秀的哥哥心中肯定也會愧疚不安,再加上對祖父的擔憂必定是去不了兗州府的,說不定不得不放棄科考另謀出路。”

王家和不管馮麗華是否真有其他的心思,一股腦的把他的猜測全部說了出來,為了嚴懲凶手,他必須要把全村的人一起拉上船,讓他們知道若是不嚴懲王鐵柱一家說不定哪天就會危及他們自身或者家人的安全。

“族老,去年他家小輩為了一己私願就把我的妹妹推到河裏加害於她,如今馮麗華夥同王蘭更是明目張膽的害我妹妹,若是哪天他們看村裏的其他人不順眼呢?是不是也要把其他人家的女孩賣給人販子?是不是可以隨意的把人推到河裏溺死?此事若是被其他村子的人知道,誰家願把女兒嫁進我們村?誰又願意娶我們村的女孩?”

族老和裏正都覺得王家和說的在理,村裏的人也都議論紛紛,王鐵柱見狀滿眼著急,“裏正、族老,這次確實是我家的不是!我保證從此以後肯定會好好的約束家人,不讓他們出來給村裏人添麻煩!”

王家和聽了這話立馬驚詫不已道,“難道以前您從未約束過你的家人?那些事情都是你私下默許的?我一直以為是您治家能力不足才會被你的家人欺瞞,沒想到您竟和他們是一夥的!”

王鐵柱被王家和說的話一噎,頓時一口氣堵在胸口上不來也下不去,族老和裏正聽了這話也覺得十分有理,不然的話他家人找了這麽多次茬,王鐵柱身為一家之主怎麽從未管教反而縱容他們助長了氣焰,如今竟讓他們有膽量直接販賣人口了!想到這裏,族老心下已有決定。

“王鐵柱一家罪行累累,此次竟敢殘害同族之人,所做之事罪不容恕,村裏不可留有如此心腸狠毒之人,故今日將王鐵柱一家除族,逐出王家村!”

隨著族老的話音落下,王鐵柱當即兩眼一翻昏了過去,王家眾人哭爹喊娘一片混亂,見王鐵柱這個一家之主不省人事,趕忙使盡了各種辦法企圖將他喚醒。

第77章 兄弟鬩牆

王鐵柱在王家人的百般折騰中醒來,他立馬向族老請求道,“族老,若是我們一家被除了族又被趕出了村子,你讓我們以後可怎麽活啊!您就饒過我們這一回吧!”

“種什麽因得什麽果,你們家的人心腸太過狠毒,留你們在村裏說不定某天哪家的孩子就失蹤了,單你們一家就壞了我們整個王家村的名聲!怎麽可能還讓你們留在村裏?”

王鐵柱老淚橫流,不停的磕頭求饒,“族老,您就饒過我們這一次吧!要打要罰我們都願意接受,隻求您不要把我們除族啊!我們家世世代代都在王家村生活,離了這兒我們去哪兒安身啊!求求您網開一麵吧!我保證沒有下次了,回去後我一定好好管著他們!”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前幾天你們上門罵人企圖毀了家和的容貌,那個時候不是已經懲罰你們了嗎?這才過了幾天?你們就敢變本加厲的做出拐賣王秀秀的事情!若你真的管束了家人,如今她們也不會有膽子做出這等事!”

王鐵柱滿眼辛酸淚,“可是這次的事情我真的是毫不知情啊!就算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拐賣村裏的孩子啊!”

此時,後麵一起求饒的王於光和王於明兄弟倆偷偷的對視了一眼,此刻他們兩人拋開了以往的成見,心照不宣的達成了一個約定。

王於光首先發難道,“我要分家!現在就要分家!這事是大嫂做的,憑什麽讓我們一家都被除族?”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