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27節

“你這孩子!買房豈是這麽輕易就能決定的?你不會是把先前給你去縣城趕考的錢也拿來買房了吧?你這段時間是怎麽過的?怪不得我覺得你瘦了許多!”

“哪有您說的這麽誇張,我還感覺這段時間我長胖了呢!當初您說給我銀錢我也沒有拒絕,可後來拆開衣服的夾層才知道竟是兩張五十兩的銀票,這麽一筆巨款您說給就給了,就不怕我在外麵學壞?”

“我這不是怕你去縣城受委屈嘛!身邊沒個照應的人若是再短了銀錢你怎麽能安心考試?縣城裏的東西比我們這裏貴多了,去縣城可不像在村裏,在家裏吃的是自己家種的,住的也是自己的房子,可到了外麵吃喝住房哪點不要用錢?”

“可是也用不了那麽一大筆銀錢吧!再這樣下去家底子都要被我掏空了!我可不想讓你們在家裏省吃儉用我卻在外麵逍遙快活,這讓我如何心安?”

“我們在家裏不愁吃不愁喝的,你又有什麽不能安心的?再說我聽聞那些考生都是要提前拜訪學官的,你總不能空手上門吧?我以前常聽李桂花說他家的王耀祖去鎮上參加聚會交流學問,我就估摸著你去縣城也要參加這一類的聚會,你畢竟不是縣城本地人,若是再缺了銀錢你在那些縣城裏的學子麵前難免會露怯,所以我就給你多準備了些讓你也有底氣說話!”

“爺爺,外麵傳的那些要提前拜訪學官的話純粹是無稽之談,你下次可不能信了!至於聚會一事,我到縣城以後一直抓緊時間看書哪有空閑去和縣城的學子交流學問?你下次可不能再給我這麽多銀錢了!不過這次也算是誤打誤撞,正好用這筆銀錢來買房!”

“你若真想買房等你回來再和我商量便是,哪能用你去縣城趕考的銀錢?”

“當時那對夫婦急於要賣,宅子又好中間又沒有牙紀的抽金所提出的價錢十分的實惠,錯過了那個機會以後可就沒有了,我身上的銀錢本就餘了不少,付了房錢後我還怕宅子沒人打理順便買了幾個下人呢!”

“家和,你讓我說你什麽好!這麽草率就買了下人,若是他們陽奉陰違欺你年少這可怎麽是好?”

“爺爺!他們的身契都在我的手裏,不會出什麽事的!”

“家和,你還太小沒經曆過太多的事情,不知人心難測啊!我年輕時候出外闖蕩就聽聞有一家夫婦被他們家的幾個奴仆合夥害死,屍體被藏在了枯井裏,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的,後來還是其中一個奴仆喝醉了酒說漏嘴才把事情傳了出去,所以說即使你手中握有他們的身契也不可掉以輕心!”

“還有這等事情?爺爺,你的話我記得了,以後我肯定小心,一旦發現下人有什麽不對立馬就把他們發賣掉,其實我買宅子的目的是想接爺爺和秀秀去鎮上享福的。”

“我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就不折騰了,再說在村裏有熟悉的鄉親說說話嘮嘮嗑,到鎮上的話我肯定不習慣,至於秀秀,若是她想去就讓她到你那住幾天也無妨!”

“若是讓秀秀單獨和我去鎮上就怕村裏的人起壞心說閑話,雖說我是秀秀的哥哥但畢竟男女七歲不同席,我們也要避嫌不是?”

“你說的那些規矩是大戶人家講究的,十二歲以下的孩子都是稚齡,在鄉下也沒必要那麽講究!再說你們又是兄妹,我看誰敢拿這事說閑話!”

“是我多慮了!但這座宅子我打算以後留給秀秀做嫁妝用,所以爺爺還是親自去看看比較好,而且我也做了些小生意,宅子裏的事也要爺爺幫忙管管,您就隔三差五的去鎮上幫我看看唄!”

“怎麽留給秀秀?這是你自己的私產你就自己留著,秀秀將來的嫁妝自有我準備,你不用擔心我會虧待她的。”

“爺爺給的是您的那一份,我這個做哥哥的自然也要給秀秀添妝,這是我的一份心意,您可不能拒絕!”

見王家和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王江海也不好再拒絕,畢竟他一心盼望的就是這兄妹兩人能好好相處守望相助,想到剛才王家和提到的做生意一事,王江海頓時又不放心了。

“家和,你剛才說你做了小生意?其實你大可不必這樣,爺爺還能為你多忙幾年,如今你隻要安心讀書就行,雖說商戶人家的子嗣也能參加科考,但他們在讀書人中的口碑向來低下,我們鎮子是有名的商賈之鎮若是再被人知道你做生意,那些讀書人肯定會說你閑話,若是壞了你的名聲可就不美了!”

王家和見自家祖父得知生意一事後隻關注是否有礙於他的名聲,反而對生意上的具體事宜全然不去過問,這讓他更加感動於祖父的這份全心全意為他著想的愛護之情。

“爺爺,我並不是自己做生意而是和其他人合作,在其中獲得分成,我並沒有為那些瑣事操心也沒有去見其他的商戶,而且我的戶籍可是農戶而不是商戶,這點您就不必擔心了。”

“我就是怕以後會有人拿這事給你使絆子。”

“就算沒有這事,那些見不得我好的人照樣會拿其他的事情給我使絆子的,畢竟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會有缺點和軟肋,不過若是一個人當真刀槍不入做事完美無缺,那樣的人上官敢用嗎?”

“你有自己的成算就行!我隻是怕你走錯了路將來給你自己帶來危險所以就多說了幾句,我那兒子當初就是突然出了事讓我和他陰陽兩隔,你可不能再出什麽事情了啊!”

“爺爺!我向您保證,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一定好好保重自己,全須全尾的出現在您麵前!”

“好,好,我們家的家和也是個大人了,不僅能掙錢還會讀書,我們五房後繼有人啊!”

王江海滿口感歎,這時候王秀秀的飯也做好了,於是一家人其樂融融的一起用飯了。

第73章 算盤落空

這天王家和去了鎮上,到了王宅後命人去請趙振天到太和樓一聚,趙振天聞言應邀前來。

“趙大哥,有一段日子沒見麵了,最近身體可好?”

“王老弟不必擔心,愚兄身體一向健朗!聽說你前段時間去縣城趕考了?看你這神采熠熠的樣子,想來縣試必是過了吧!”

“承蒙趙大哥看得起小弟,雖說經曆了些曲折但最終小弟還是僥幸過了。”

“王老弟自謙了!即是過了必定是靠你自身的本事哪還用得僥幸二字?哎!想到去年你我在太和樓相聚的光景,如今再瞧瞧王老弟的變化,真是不得不讓人心生感歎啊!”

“趙大哥此言可是有些不厚道!難道您就沒有變化?看您這紅光滿麵足下生風的樣子就知道您名下的酒坊和酒廠定是日進金鬥了!”

“最近酒坊和酒莊的生意確實不錯!不過我的生意紅火不是對你也有好處?你家管家每個月次次不落的來我這裏拿錢,我可是一個子兒也沒少你的!再說我這隻是賺賺小錢,說到底一輩子也隻是個商人而已,若是哪天不小心得罪了強權或是妨礙了世家的利益,到時候恐怕就是任人拿捏的命了!不像王老弟你,以後科舉有望前程似錦,可不是我們這些升鬥小民所能比得上的。”

“趙大哥這話我可不讚同,當初若是沒有您的幫助我還不知有沒有今日!以後若是真如你所言有幸在科舉這條路上闖出個名頭來,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舍下你這個朋友的!若真學那目光短淺之輩做些恩將仇報之事那小弟我也不配為人了!再說現在也隻是縣試而已,這隻是科舉之路的敲門磚,以後的路可還長著呢!”

“我觀王老弟於讀書上頗有天賦,要不然怎麽能在短短時間內就過了縣試?有許多人讀了七八年的書都過不了這第一道坎呢!王老弟第一次去縣城趕考就能通過縣試,想必接下來的府試應該也是勝券在握吧!到了那時你可就是童生了!”

“人有失手馬有亂蹄,誰能料到今後會發生什麽意外?若是真如趙大哥所言順利通過府試自然是好,若是遇到難題或者出了什麽變故而失手那我也隻能自認倒黴了,不過也沒必要太過看重這些得失,若真考不上大不了明年再考就是,反正此次過了縣試,三年之內都不用再考縣試,隻要專注於府試即可,最壞的結局無非是三年之內無法通過府試,不過真要是那種情況我可能就要考慮有沒有必要再走這條路了!”

“王老弟何必說這樣的喪氣話?我還沒見過有哪個讀書人像你這樣還沒開考就咒自己考不上的,還說什麽三年都無法通過府試這類的話!”

“我隻是假設而已!再說誰能擔保自己肯定能考上的?古往今來多少考生蹉跎一生折戟在這科舉之路上?誰又能說自己不會成為其中的一個?我隻是提前做好最壞的打算,到時候若是真出了什麽意外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啊!總不能像以往的某些考生那樣因為無法接受落榜的事實大受刺激後神智不清吧!”

“別人是別人!我可是對你飽含期待啊!不過清河鎮這個地方畢竟是商賈之鎮,書院裏的夫子學識也不夠,對於科考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什麽助益,若是王老弟一直呆在家裏或是去鎮裏的書院進學,想來對於接下來的府試沒有多大好處。”

“趙大哥所言甚是!沒有一個名師的指引,一個人埋頭苦讀確實費力不少!此次縣試的時候我已經感覺有些吃力了,為了接下來的府試和院試我也在考慮找尋夫子的事情!”

“恕我冒昧問一句,不知王老弟可有打算去縣城裏的書院讀書?”

“縣城裏的書院?”

“想必王老弟這次去縣城也看到了,縣城裏有不少的書院,除了縣學外雲起書院可以說是最有名的書院了,以往在這個書院進學的學子大多都考上了秀才,裏麵的夫子待人也十分的和善盡責,若是你去了那裏進學想必對你也有些好處。”

王家和聽了此話就知道趙振天並不知道他在縣試中得了案首之名,想來去縣城參加縣試的考生大多都還未回來再加上官府的邸報一向隻傳遞府試和院試的消息,趙振天不知道這事也是理所應當。

如今聽他這話裏的意思應該是想為他牽線讓他去雲起書院進學,這雲起書院在縣城裏確實非常有名,實力在宜山縣也是數一數二的,但先前已有莊夫子的邀請,即使以後出了什麽意外進不了府學,憑著縣案首的名頭也必會有一個秀才之名,這樣至少也能進入縣學讀書,如今實在沒有必要再欠趙振天的人情到雲起書院進學。

“看來趙大哥是認識雲起書院的夫子了?”

“實不相瞞,當年我也讀過幾年書,那時教我的鄭夫子如今就在雲起書院教書,他的才學和品性還是很高的,若是你成了他的學生必定會受益無窮。”

“趙大哥的心意小弟這廂心領了!不過我最近想先在家裏陪陪家人,等過段時間可能會去兗州府辦些事情,暫時就不考慮去縣裏進學的問題了,若是以後有需要的話再麻煩趙大哥,希望您莫怪小弟唐突!”

趙振天原以為此事十拿九穩,沒想到王家和竟然拒絕了,經過一年的相處王家和是什麽樣的性子他可是知道一二的,按理說有自己的引薦讓他進入雲起書院進學,對他來說可以說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但如今他這話裏的意思分明就是拒絕。

“也罷!若是你以後想通了再知會我一聲也不遲,今天這一頓就算是為你接風順便慶祝你通過縣試,你可不能拒絕!”

“趙大哥客氣了,原本是小弟邀您前來相聚,哪能讓您破費!”

“你我之間可沒這麽多的講究!你就別再多說了!”

兩人用完飯分開後,趙振天回到了家,從懷中拿出那份早已寫好的引薦信放到了桌上,周伯見了後十分奇怪。

“東家,您不是去見王小友了嗎?這書信怎麽沒送出去?”

“這也正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我今天問他是否想要去雲起書院進學,以他的聰慧應該能猜到我有路子為他引薦,而且我後來也挑明了我與雲起書院的鄭夫子曾有一段師生緣分,可他卻婉言拒絕了!”

“是不是他對東家的話有所質疑或是對自己十分自信覺得不進學也能考上秀才?”

“我與他相交已有一年,他應該知曉我不會誆他才是,而且進入雲起書院讀書對他接下來的府試和院試都十分有利,以他的性子該不會拒絕,除非……”

“東家莫不是想到了什麽?”

“除非他有別的路子進入更好的書院進學,若是這樣的話也就能說得通今天他為什麽拒絕我了。”

“可是縣城裏最有名的書院就是雲起書院,除了這個書院他有更好的選擇嗎?難不成他要去宜山縣學進學?”

趙振天聽到宜山縣學陡然一愣,周伯原也是隨口一說而已,看自家東家這個反應也遲疑了。

“東家,我隻是說說而已,在縣學裏讀書的可都是已有秀才功名的學子,王小友不是還沒有參加府試和院試嗎?”

“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若是他在此次的縣試中摘得頭名,那後來的府試和院試隻要不出什麽意外,他必定是能得秀才之名的。”

“頭名?那不就是縣試案首嗎?不會吧!他這麽年輕就能在那麽多的考生中奪得頭名?”

“這幾天你幫我注意著鎮上的書院,若是有考生回來你幫我打聽一下此次縣試案首的名字以及其他的情況,到時候他是不是頭名我們也就知曉了。”

“是!若是他真的得了縣案首,東家的打算和用心可就白費了。”

“若真是如此那也是我看人不準低估了他,以後和他之間的來往我可得換個想法了。”

趙振天回想今天他和王家和的對話,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想沒錯,本以為王家和最多能得個童生,自己為他牽線也能得一分人情,這樣一來若是以後有什麽事拜托他,他也不好拒絕,沒想到他卻直接拿下了秀才的功名,看來以後與他相交得用十二分的心了,這樣才能讓他在將來看顧自己的兩個侄子一二。

周伯眼看趙振天陷入了沉思,他也不敢打擾,隻能悄悄的退了出去,東家為了兩個侄子的名聲就把賭坊和放貸這一營生都交給了其他人,可以說是放棄了很大一部分的利益。

如今更是想著加深與王家和的交情,目的無非也是希望王家和以後能夠對他的侄子看顧一二,東家這麽大歲數還不成家,若是平常人家早已有兒女承歡膝下,但他至今還是孤家寡人一個,想來應該是把他的兩個侄子當作兒子來疼愛了吧!

第74章 歹毒心腸

王家和在家已經呆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些日子他每天都堅持看書練字,練的字體主要以楷書和行書為主,楷書用於科考而行書則純粹是他個人的愛好,以前在現代的時候他就比較喜歡行書,練字也是以行書為主,反倒是楷書以前練得較少,等到了古代才專注練習,有空的時候他也會帶著王秀秀三五不時的去鎮上住幾天。

王江海隻去過一次王宅,他純粹是去認認門的,等看完宅子裏的幾個下人覺得他們做事都比較老實後便再也沒去過了,至於王家和先前所提的生意一事他更是問都沒問過,在王江海看來,既然孩子已經長大了就該放手讓他自己去闖,做長輩的若是管的太緊對孩子的成長也不太好,所以王江海一向是以囑咐教導為主基本上是不願插手小輩的事情的。

在古代這種不分家子孫就不能有私房錢的大環境下,能遇到王江海這樣開明的長輩也是王家和的幸事,若是遇到一個凡事都要插一手尋根問底的長輩,王家和可不會如現在這般輕鬆悠閑。

趙振天有時也會上門拜訪或是請王家和去太和樓吃飯,期間再也沒有提及要為他與雲起書院牽線的事情,交往的態度也顯得越發的親近,王家和猜想估計趙振天已經從回來的考生那裏打聽到此次縣試的事情,這才有此變化。

當然,王家和對於趙振天的變化也是樂見其成的,他們兩人本就因利益相交,前兩次的合作雖是各取所需但都是王家和自己找上門的,這樣一來在兩人的交往中也是趙振天隱約占據主導地位,如今隻因為區區一個縣案首就能讓趙振天有如此的轉變,這也從某一方麵證實了當初王家和決心走科舉之路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這天王家和在家陪著王江海說話,王秀秀在一旁一邊聽著他們的談話一邊做著手裏的繡活,祖孫三人其樂融融,雖說這個家不像村裏其他人家那樣食指浩繁,但僅有的三人也能讓這小家有一份獨有的溫馨,氣氛正濃時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吵鬧聲,祖孫三人麵上一片茫然。

“王家和,你這個天殺的短命鬼!你害我孫兒落榜又斷了他的前程,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王家和一出門就瞧見李桂花對著自己謾罵,後麵跟著的王家眾人都一臉仇視的看著自己,就連王於興夫婦和王家安也是一臉譴責的樣子,頓時就猜到了他們所為何事,能讓王鐵柱一家如此興師動眾找上門來的原因無非就是王佳瑾落榜一事了,本以為他在縣城受到了教訓後不敢再來找自己的麻煩,沒想到他卻記吃不記打,最終還是來招惹自己。

王江海見李桂花滿口詛咒之言頓時就氣得不輕,“王鐵柱,你這個為老不尊的老不休!不好好管著自家媳婦反而讓她到我家門口罵我家的小輩,你也不看看她多大年紀了!還要不要臉麵了?”

“王江海,你家的小輩壞了我家孫兒的前程,我隻是帶著家人來這裏討個公道!”

王家和見自家祖父氣的不輕趕忙讓秀秀在一旁照看,他走上前道,“哦?我倒是不知道我什麽時候壞了你家小輩的前程,王老爺子最好仔細說說清楚,不然我可要到裏正那裏評評理!”

“你還在這裏裝傻!我家的瑾兒把事情都告訴我們了,你別想著抵賴!”

王家和看著躲在眾人身後的王佳瑾立馬嗤笑道,“王佳瑾,你家長輩口口聲聲說我壞了你的前程,你倒是出來說說我是如何壞了你的前程的?”

王佳瑾在縣城休養了近半個月的時間,身上的銀錢差不多也都用完了,死皮賴臉的跟著當初一同去縣城參加縣試的考生蹭了趟免費的馬車這才回到了鎮裏,又找到了趕車的王遠山坐了趟順路車這才回到了村裏。

一見到家人便立馬添油加醋的訴說自己的委屈,用他的話來說若不是王家和每次都鄙夷看不起他,他也不會影響心情而在最後一次考試中落榜,他因為對王家和的成績有些猶疑便為了心中的正義就去請求縣尊大人查明事實真相,王家和因此懷恨在心就故意挑唆縣尊大人讓他終生不能科考。

王鐵柱一家聽了這話頓時火冒三丈,本來王佳瑾若是考上的話以後家裏人也就能擺脫以前王寶珠之事的陰影,在村裏也能挺直了腰走路,繼王耀祖後王家也能後繼有人,如今就因為王家和的使壞斷了王佳瑾的前程,也相當於斷了整個王家的希望,這可是不共戴天之仇!這不,一家人立馬就找上門來要個交代。

王佳瑾擔心因為落榜和不能科考之事而在家人的麵前失寵,本意是想找個理由搪塞他們,無疑王家和就是背黑鍋的最好人選,所以他才不管不顧的把罪責全部推到王家和的身上,見家人要上門去找王家和討要說法頓時就想攔住他們,在縣城裏受到的教訓已然讓他明白,王家和並不是以前那個任人欺負而不敢言的小子了,如今他怎願去自討苦吃?

可惜王佳瑾先前為了推卸責任把話說的太過,王鐵柱家怎麽可能忍著不去找罪魁禍首的麻煩?王佳瑾阻攔不住怒氣衝衝的家人,隻能跟著他們一起來找王家和,此時見王家和要他說出事情的經過頓時就有些心虛,眼神躲閃不敢看人,但家人和聞言趕過來的村民都在一旁看著,他也隻能硬著頭皮辯駁。

“這一切本來就是你的錯!若不是你在考場外麵挑釁我讓我亂了思緒,我怎麽可能會在最後一場考試中落榜?若不是你蒙騙了縣尊大人,他怎麽會剝奪了我科考的機會?後來你更是挑撥我和範同科的關係讓他的父母把我打傷,這筆賬我今天肯定要和你好好算清楚!”

王家和看著王佳瑾越說越理直氣壯,頓時就氣笑了,當初明明是他三番兩次的來找自己的麻煩,考場之外也是他用陰沉憤恨的目光看著自己,要說挑釁影響答題狀態,那也應該是他挑釁自己吧?他憑什麽這樣義正嚴辭的指責自己?真的搞不清他是如何想的!難道是因為謊話說多了,說的連他自個兒都信了?

“你這份顛倒黑白的嘴皮子功夫還真是盡得你家長輩的真傳!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請裏正和族老來評評理,若是你覺得裏正和族老處事不夠公正,我們就去鎮上讓官家來評評理也行!”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