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12節

  接著王家和便拜托王錦繡幫秀秀換衣服,畢竟秀秀已經八歲了,雖說是自己的妹妹但也要避嫌,等打理過後見秀秀還是驚疑不定,王家和囑咐她好好歇息後就和王錦繡一起出去了。

  看到王江海一臉著急的樣子趕忙安慰道,“爺爺,秀秀已經睡下了,我看著精神還好,但是畢竟受到了驚嚇您就在家照看著些,我先出去一趟。”

  “家和,你出去是要幹什麽?”

  “爺爺,秀秀是被王鐵柱家的王佳玉和王蘭推下河的,我這個做哥哥的自然要去為她討回公道!”

  “我和你一起去,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

  “爺爺,秀秀還需要人照看,雖說現在已經開春但畢竟沾了水又受到了驚嚇,我擔心她待會兒會發熱,若是身邊沒人照看的話我實在是不放心,再說這隻是小輩之間的事情,若真到了我應對不了的時候您再出麵也不遲!”

  得到王江海的允許,王家和帶著王錦繡一路向王鐵柱家走去,邊走邊問道,“錦繡,今天多謝你了!你能和我說說當時的情況嗎?”

  “今天我們一起在河邊玩,不知怎的王佳玉突然就說秀秀是個喪門星,說她生來克母後來又把親爹給克死了,還說遲早要把剩下的親人克死!我們覺得她說話太難聽就幫著秀秀分辨,結果王佳玉就趁著我們不注意把秀秀推到了河裏,後來我們要拉秀秀上來,王佳玉和王蘭還一直攔著我們不讓我們上前。”

  王家和聽罷心裏一陣怒氣,王佳玉和王蘭兩個人一個已經十七歲另一個也有十二歲,欺負秀秀一個八歲的孩子算什麽?

  以前她們也不是沒在一起玩過,也沒見她倆像今天這樣把秀秀推到河裏而且還敗壞女孩家的名聲,心腸真是不可謂不毒!說到底估計還是因為自己當了秀秀的哥哥,她們把對自己的憤恨轉移到了秀秀的身上,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謝過王錦繡後,王家和在路邊找了一根棍子就向王鐵柱家走去,路上的村民看到王家和如此怒氣衝衝的樣子一個個的滿是好奇,有的幹脆就跟在他的身後一起來到了王鐵柱家。

  隻見王家和拎起棍子就砸向王鐵柱家的大門,連打帶踹的把大門砸了個半塌,王鐵柱一家正在吃飯聽到響聲後趕忙走了出去,剛到門口就看到自家的院門塌了一半,再看到砸門的人後更是怒發衝冠。

  “王家和,你一個小輩無緣無故的跑到我家砸門是想翻天了不成?”

  “王老爺子,我可沒那麽大的能耐翻你家的天,你家的小輩隨便欺負人的本事估計都能上天了!”

  “你這個不知禮數的野小子!砸了我家的門還詛咒我家小輩上天,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個交待就別想離開這個地!”

  “交待?我看是你給我個交待吧!王佳玉和王蘭兩個人無緣無故的就把我妹妹推到了河裏,像這樣心腸如此狠毒的人,我說她們上天都是抬舉她們了!”

  “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家的孩子怎麽會無緣無故把你妹妹推到河裏?”

  “我可沒有胡說,當時村裏有好些孩子都在場他們可都看見了!哼!我看你是純粹想包庇她們,這是我們小輩之間的事情你一個長輩好意思插手嗎?”

  王鐵柱看王家和如此篤定立馬把詢問的目光轉向了王佳玉和王蘭,兩人一看到自家祖父的目光頓時一陣心虛連忙向祖母看去,希望能讓祖母幫自己說話。

  

  第33章 小小教訓

  

  李桂花收到自家孫女的求救眼神立馬上前道,“事情到底是咋樣又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就算有人來作證誰能保證那些人是不是和你串通好的,反正我家的孩子絕對不會做這事!”

  “看來你們是打算死不承認了?也是!當初要不是你家大房和二房的小輩大冬天的把我推到河裏也不會有後來的生病了,更不會勞煩你家人大半夜的把我丟到山上了,我記得當初你們也是死不承認丟棄我的這件事,如今看來又要故技重施,真不愧是你們家的作風!”

  一旁的村民聽了此話也都對王鐵柱一家指指點點,顯然也想到了當初的事情,王鐵柱看到周圍人的樣子隻感覺又回到了當初斷親時的難堪。

  “就算我家孩子不小心把你妹妹推到了河裏,你也不至於上來就砸我家的門吧!”

  “不小心?好一個不小心!上次的不小心讓我送了半條命,這次又故技重施害我妹妹的性命!我看王佳玉已經到了嫁人的年紀吧!要是以後她看自己的丈夫或者公婆不順眼會不會也會有什麽不小心呢?”

  聽了這話王鐵柱殺了王家和的心都有了,一旦這話傳了出去還有哪家人敢娶自家的孫女?更何況自己還有一個親閨女還沒出嫁呢!

  “你門也砸了氣也出了,到底還想怎樣?”

  “很簡單!她們把我妹妹推到了河裏,如今隻要自己主動跳到河裏就行了!”

  一旁的馮麗華聽到這話忙道,“家和,你這樣也太過分了吧!再怎麽說你都叫了她們十二年的姐姐,你就絲毫不顧往日的情分嗎?”

  “看來馮嬸子貴人多忘事,我現在是五房的子嗣秀秀正經的哥哥,自家親妹子被人害的差點沒命,我這做哥哥的不幫妹妹討回公道難道要去偏幫凶手?要說過分!當初你家女兒想害我妹妹性命的時候你怎麽不說過分?”

  王鐵柱眼看王家和不肯罷休又是自家小輩理虧在先,如今若是沒有個交待恐怕自家的女孩以後說親都難。

  “家和,你看你已經把我家的門給砸壞了我也就不說你什麽了,我家孩子推你妹妹下河確實不對,就讓她們去給你妹妹道個歉你看如何?”

  “看在老爺子誠心的份上我就不強求什麽了,隻要王佳玉和王蘭給我妹妹斟茶倒水賠禮道歉也就是了!不過若是以後我妹妹再出什麽事我肯定是要來找你家的,畢竟你家的小輩已經害我妹妹一次難保不會有第二次,村裏的人都是和善的,我想除了你家後輩有那害人的歹毒心思外其他人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害人不是?”

  王家和三言兩語的就把王鐵柱家損了個遍,常言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那麽歹毒的後輩長輩也不會好到哪裏去,王鐵柱顯然也聽出了王家和的話音,氣的雙眼都泛出了血絲,直接讓王佳玉和王蘭去道歉想早些把事情了結。

  誰知王佳玉和王蘭一個都不肯道歉,王佳玉的嘴裏更是叫嚷道,“憑什麽要我去道歉!我又沒有錯,那個喪門星死了也是活該,一家子短命鬼早死早超生!”

  王家和聽到王佳玉左一句喪門星右一句短命鬼的,雙眼一眯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二話不說直接把半塌的大門砸了個全塌,趁著王家人發愣的時候越過眾人直接扯了王佳玉和王蘭的頭發把人拖出了門外,不管耳邊的哀嚎與廝打下了狠勁的把兩人拖到了河邊推了下去。

  趕來的王家人看到王家和把人推到了水裏頓時拉人的拉人咒罵的咒罵,李桂花伸手就要教訓王家和,王家和借機一讓,李桂花自己摔了個狗吃屎立馬撒潑打滾好不熱鬧。

  王家和看好戲般的對著王鐵柱道,“這可是你自家孫女不聽你的勸告我才出手教訓的,這可怪不得我!而且我若是有錯也有自家長輩教訓,可輪不到你家李老婆子一個外人隨意打罵。”

  說完又對還賴在地上的李桂花道,“您盡管鬧!我明天就到鎮上的書院門口說說你家的好事,讓你家大兒子的友人和夫子都了解一下他有什麽樣的長輩和兒女,說不定別人覺得我說的精彩還會賞我些銀錢,您覺得我這個想法怎麽樣?”

  李桂花頓時像被卡了脖子的鴨子一樣,一口氣上不來也下不去,王家和見狀又道,“您可得保重身體,別到時候有個什麽又賴到我身上,不然的話我一個不開心就會去鎮上找您大兒子的朋友談談心訴訴委屈,說漏了什麽你可別怪我!”

  說完也不管王家人的反應,直接對周圍的村民說道,“各位叔叔嬸嬸,我王家和此次是為自家妹子討一個公道,如今我既然已經是五房的子嗣自然要承擔起五房的責任,以後若是再發生欺辱我家人的事情,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當然人不犯我我也不會去欺辱他人,希望在場的鄉親能做個見證,小子在此感激不盡!”

  說完話後王家和也不管王鐵柱家和周圍人的反應,對著周圍村民抱了抱拳後就回去了。

  等到裏正聽聞此事趕過來後事情已經落幕,聽完周圍村民的講述後不禁感歎,五房終於有個能頂門立戶的人了,至於王鐵柱家那純粹是活該,自己作死也怨不得別人。

  

  第34章 定計

  

  王家和回到家後看望了王秀秀,發現並沒有出現發熱之類的病症,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接著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及自己對此事的應對向自家爺爺講了個明白,當聽到王家和說把王鐵柱家的院門砸塌,後來又把王佳玉和王蘭扔到河裏時,王江海擔憂的說道,“恐怕此事過後村裏人又該說閑話了!”

  “爺爺不必擔心,此次我是為自家妹妹出頭,誰也怪不到我的身上,說白了這隻是小輩之間的爭執,隻不過王鐵柱家的長輩硬要插手而已,在外人看來分明是他們一家子欺負我一個半大的小子,更何況這次是他王鐵柱家理虧在先,我不過是讓兩個罪魁禍首喝了幾口河水罷了,又沒有害她們的性命!”

  想了想又道,“再說,若此次我什麽都不做的話隻會讓那些欺辱我們的人更加囂張,以後說不定會變本加厲的害我們,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村裏明理的人都不會說是我的錯,至於那些沒事找事的人就算說了什麽也不必去在意。”

  “你自己心裏有數就好,明天你去趟鎮裏把你欠的債務還了吧!這是七十兩銀子,除去四十兩的債務,你去還債的時候到饕餮坊買二十兩的茶葉和糕點帶過去,畢竟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不管多少總歸要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剩下的十兩你看看有什麽好吃的好玩的就去買,就當作爺爺給你的零花錢!”

  “爺爺,我上次賣的野物也得了些銀錢,不用拿這麽多!”

  “你得的銀錢就留給你自己花,我們家的人口不多就我們祖孫三人,也不必學別人家那樣不分家就不給留私房錢,再說既然當初說好了幫你還債如今可不能食言,你和我還分的這麽清楚啊!”

  “我聽爺爺的,不過我拿三十兩就行,剩下的我想給族裏買些祭田。”

  “祭田?你買祭田幹嘛?”

  “爺爺,我這也是想要多求些安穩,這祭田以我們五房的名義送給宗族,以後若是發生什麽爭執,看在這祭田的份上族老的心裏也會偏向我們一二,村裏做主的無非是裏正和族老,我們又不主動惹事隻是為了防備小人作怪,有他們的看顧我們也不擔心被人欺負不是?”

  “你說的也有些道理,不過買祭田也用不了這麽多錢,而且既然以五房的名義買祭田哪裏要花你這個小輩的銀子!”

  “爺爺,剛才你還說我和您之間沒必要分的那麽清楚,現在這樣做豈不是和我生分?再說我作為五房的子嗣出一份銀錢也是理所應當,若是買了祭田後還餘些銀錢就給我們自家多買些田,這樣以後也不愁吃喝啊!”

  “家和啊!我們自家的田你倒是不必擔心,雖說你那未見過麵的爹是以打獵為主,但是我們家的田並不少大多都已經租佃出去了,要不然你以為隻憑吃老本就能維持這份家業嗎?”

  “原來如此,倒是我想岔了!”

  “也不怪你,是我沒把家裏的情況和你細說,如今你已是我的孫子,以後這份家業自然要交到你的手上,我隻希望在我百年之後你能看顧著秀秀一二,不讓她在夫家受委屈!”

  “爺爺,您多慮了!秀秀是我的親妹妹我自然會在以後為她撐腰,爺爺也不要再說什麽百年之後的話了,日子都是慢慢過的何必擔憂那還沒影的事情,我隻希望您能長命百歲,秀秀以後能找一個疼她護她的人,我也就滿足了!”

  王江海聽完此言連連感歎,拍拍王家和的肩膀嘴裏不住念叨著好孩子,不知又想到了什麽眼裏泛起了淚光,趕忙背過身去讓王家和先行回房。

  王家和回到臥房後回想著自來到這裏後發生的一係列事情,主要精力都用來應對王鐵柱家了,這一家人三天兩頭的找事,安穩日子不過非要折騰些花樣出來。

  雖說每次對上自己以後吃虧的大都是對方,但是這家人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充分詮釋了什麽叫做生命不止找事不停的精神,讓人感到十分厭煩,再說以後自己的精力肯定是要用在科舉上的,可沒那個閑情逸致來與王鐵柱家周旋!

  王家和細細的思索著怎樣才能一勞永逸,買祭田隻是第一步,為的隻是在大義上站在道德至高點,想到王鐵柱家至今還未出嫁的王寶珠和鎮上的秦寡婦,王家和微微一笑,王鐵柱家那麽頻繁的找茬無非是太閑了而已,當他們自顧不暇的時候還有精力來找自己的麻煩嗎?

  看來自己當初斷親的時候他家的名聲損的還是不夠厲害,若是自那以後他家能夠安穩一點或許自己也不會想著要對付他們,畢竟自己的眼光總不能一直盯著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今天發生這麽多事,新仇舊恨總要送給他家幾份大禮才不辜負他家對自己的恩情!

  

  第35章 金家少爺

  

  第二天一早王家和辭別祖父和妹妹,就跟著王遠山的車來到了鎮上,本想找趙振天打聽一些事情,結果被告知趙振天帶著周伯一起去了縣城至少還要十天左右才能回來。

  王家和隻能作罷,打算先回自己的宅子安頓下來,路上無意間看到文林和一個長相秀氣的小廝拉拉扯扯,隱約傳來忘恩、幫忙之類的話,王家和也沒讓文林看見自己就直接回了王宅。

  薛長富看見王家和回來趕忙上前迎接,“主子,您回來了,一路可還安好?”

  “嗯,我在王家村住了段時間,最近家裏一切可好?”

  “主子放心一切都好,紅繡已經把主子春季的衣服做好了,主子待會兒試一下,若是有不合身的地方我讓她再改改,東街的租金也都收上來放在賬上了,最近幾天的花費也記在了賬本上,您是現在看還是等會看?”

  “賬冊先不急著看,以後每個月底發完月錢後再把賬本送來查看,沒什麽特殊情況的話一個月看一次就行!其他人都在宅子裏嗎?”

  “剛才有人來找文林說是他以前的朋友,文林和我報備過後就跟著出去了,除他以外其他人都在家裏。”

  “以前的朋友?長什麽樣子?”

  “看著比較清秀穿的像是哪家的小廝,估計是以前和他一起在金家做事的人吧!”

  “文林若是回來,你讓他立馬來見我!”隨即王家和就去了書房。

  文林一回來就被管家告知主子有事要找,連忙趕了過去,“主子,管家說您有事找我?”

  “聽說今天有個朋友來找你,我記得當初你不是說沒有什麽親人在金家嗎?”

  文林聽聞此言,想到剛才墨硯懇求自己的事,心裏一緊硬著頭皮道,“確實沒有親人,今天來找我的隻是以前的一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會讓你不要忘恩?會找上門來請你幫忙?你來王宅也沒多久吧?怎麽你的普通朋友就知道你在這裏?”

  王家和的連連發問讓文林頭皮一陣發麻,聽到忘恩、幫忙的字眼就知道自己剛才和墨硯在街上的談話大概已經被主子知道了,立刻跪在地上道,“求主子饒過小人一次,小人再也不敢隱瞞了!”

  “哦?你隱瞞了什麽?要我饒過你?”

  “回主子的話,小人原隻是金家的一個尋常小廝,後來金家少爺身邊的一個書童意外身亡,小人因為略認識些字就被提為少爺的書童,可後來小人才聽聞先前的書童並不是意外身亡,隻因為那小廝不願做金家少爺的奴寵才被他生生打死的。”

  “哦?金家少爺好龍陽?”

  “是的,金家少爺身邊的小廝或多或少的都與他廝混過,小人不願做那金家少爺的奴寵又怕與先前的書童落得一樣的下場,便借機打碎了少爺最喜歡的一個花瓶,原以為最多被趕出金家,誰知金家少爺一怒之下要把小人打死,後來還是平時最得寵的墨硯為小人說情,小人才能逃過一劫。”

  “你說的墨硯就是今天來找你的人?”

  “是的,金家主母急著抱孫子,又看自己兒子成天與小廝混在一起便氣的要把金家少爺身邊的所有小廝都發賣出去,那墨硯不知使了什麽法子讓金家少爺說服他的母親允許他為自己贖身,或許金家主母氣自己兒子因為一個小廝與自己作對,便把贖身的銀子提升到了一百兩,墨硯也是實在沒了辦法病急亂投醫的找到小人的身上,當初被發賣的時候小人的銀錢都被管事收了去,如今就算小人想幫忙也是無能為力了。”

  “金家主母就沒想過給自家兒子取一房夫人?”

  “五年前倒是娶過一個夫人,但是那女子在新婚當晚就暴斃身亡,其實是金家少爺不滿自己的母親逼自己與女子同房就把氣撒在新婚妻子的身上,生生的把那女子折磨死了,後來那女子的娘家人鬧上門,金家花了不小的代價才堵住了那家人的嘴,這事清河鎮的大戶人家都知道。”

  “金家少爺不願與女子相處?”

  “是的,金家少爺一向隻走旱路而不走水路,說是與女子同房覺得惡心。”

  看來是天生的同性戀啊!龍陽之事自古以來就有,但大多數人都是雙性戀並不妨礙娶妻生子。

  “這次金家主母除了發賣小廝外就沒想過為他兒子再娶一房夫人?”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月落塢啼  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