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寒門崛起

第10節

王家和也想過到書院去讀書,但是打聽過後還是決定在自己家裏學習,那書院雖說是鎮上唯一的書院也聘請了秀才,但實際上上課的人多是屢次不中的童生甚至還有連童生都不是的關係戶,所謂的上課就是帶著學生把書多讀幾遍,若是為了識字而去書院或許會有點成效,但對於已經識字的人來說純粹是浪費時間。

書院裏的風氣也不太好,一部分的讀書人表麵光鮮內裏實則眼高手低成天隻會怨天尤人,甚至有人染上賭癮借著讀書的理由不斷的掏空家底,即使有人初期目標明確,與這些人接觸久了也會受到影響。

另一部分人則是隻為識字不而為科舉,他們在認識了大多數的字後就不會再讀下去,而是在鎮上找個輕便的工作就此來貼補家用,這也就解釋了青雲灣為什麽十幾年都不出一個秀才了。

王家和算了算日子估摸著也是時候回一趟王家村了,於是用完早飯後對管家囑咐了一聲便出去了,到了上一次王遠山等人的地方果然看見了那輛熟悉的牛車,不同的是這次牛車附近有不少王家村的人,看樣子多是婦女,應該是來鎮上采買東西或者販賣針線繡品的。

看到王家和走過來王遠山說道,“家和,你上次托我給裏正帶的話我已經辦妥了,你這麽長時間沒回去,我還擔心你一聲不響的就去碼頭了呢!”

“怎麽會呢!三爺爺,我既然答應你要回村裏一趟就不會食言的,這不,我今天就準備回去,還要麻煩三爺爺帶我一程。”

“不麻煩不麻煩,反正也是順路嘛!我再等幾個人就走,你先上來坐吧!”

一旁的一個胖胖的婦女聽著他們的對話,捏著嗓子道,“王三叔,你帶家和回去就是順路,那也沒看你平時帶我們也順路啊!我們都是給了錢的,你這平白無故的多帶一個人,車就這麽大還要放采買的東西,恐怕不夠坐吧!”

王家和看了看這農婦,頓了一會才想起來這是村子東頭的錢二嬸,一向與王鐵柱家的李豔和劉彩雲交好,也是一個沒事也要攪出點事的人物。

“自然不能讓三爺爺白走一趟,該交的銀錢也是要給的。”

“呦!看來家和是發財了嘛!這五文錢說給就給真是大方啊!我看你身上穿的也不破舊,日子過得也不像是欠了債的人啊!”

“欠不欠債可不是嬸子您嘴上說說就完事的,當初白紙黑字大家可都是看到的,不過是鴻升賭坊的老板心善看我無家可歸收留我而已,又寬限了我還錢的時間,這才讓我有了活路。”

“聽你這話是怪罪你原來的家人不給你活路了?家和啊,不是我做嬸子的說你,就算你們已經斷親,但你也不該心裏有怨啊,畢竟他們當你那麽多年的長輩這可是不孝的!”

聽這錢二嬸如此胡攪蠻纏,左一句不該又一句不孝的,王家和心裏閃過一絲不耐,笑眯眯的看了看錢二嬸。

“先不說怨不怨的,錢二嬸剛才也說了那是原來的家人,更是提到了斷親這件事,既然已經斷親而且又是長輩主動斷的,白紙黑字寫了老死不相往來那又哪來的不孝呢?還是說嬸子對這份已經被裏正和官府承認的斷親文書心有不滿?正好這裏離辦文書的邱師爺府邸不遠,要不我就陪您一起去那說道說道?”

錢二嬸一聽要進官家,心裏立馬打了退堂鼓,訕笑道,“家和你這小子怎麽這麽較真呢!嬸子不過是玩笑話,說說而已!”

王遠山聽著他們的談話本來就對錢二嬸欺負王家和不滿,看錢二嬸還把錯怪在王家和頭上立馬說道,“你這隨便說說就給家和扣上一頂不孝的帽子,本事可真大啊!”

“王三叔,我可是為你著想,不也怕你白帶家和一趟嘛!”

“你的好意還是留給你自己吧!我本來就打算順路帶著家和的,你瞎摻和個啥?要是覺得車上擠我就把錢還給你,你自己搭別人的車或者走回去都行!”

錢二嬸聽了這話立馬焉了,搭別人的車至少要花十文錢這可比原來的錢貴了整整一倍,她自然不願多花這冤枉錢的,要是不搭車的話這麽長的路還帶著這麽多東西誰願意走回去啊,於是也不敢再針對王家和說什麽了。

想要借著和旁邊的人說話來緩解這份尷尬,誰知旁邊的村婦本就對平時錢二嬸沒事也要攪事的性子不滿,見她剛才欺負一個半大的小子更是看不上眼了,於是理也不理這錢二嬸翻了個白眼就離她遠遠的,讓錢二嬸更是沒臉了。

不一會兒人都到齊了,倒是沒有看到以前的王家人,這給王家和省了不少心,坐在車上的人也沒誰像錢二嬸那樣不長眼去揭別人的傷疤,多是關心問候王家和最近的生活,不管是八卦也好真心也罷,王家和都是一臉微笑有禮的回話。

車上的人看著王家和的做派越發覺得老王家人的腦袋被驢蹄子給踢了,這麽好的孩子怎麽能忍心逼他上死路,就算人心是偏的但也沒有哪家人因為偏心而生生的迫害自己的晚輩啊,要知道虎毒還不食子呢!

一旁的錢二嬸看著王家和臉上的笑容,再想到自己如此丟臉都是因為他,心裏越發的感到不平與怨憤,想著回去後就與王鐵柱家的李豔和劉彩雲說道說道,這王家和如此不孝,而且看樣子在鎮裏也不是落魄的居無定所,再說那鴻升賭坊的老板是什麽人物啊?憑什麽又是收留又是寬限時間的,世上哪有那麽好的事!肯定是這小子有所隱瞞!

第27章 提議

到了王家村後,王家和硬塞給了王遠山五文錢便直接往裏正家走去,王雲果把王家和帶到了堂屋。

“家和,前段時間你三爺爺帶信回來,說是你打算去碼頭那裏幹活?”

“是的,裏正爺爺,我確實有此打算,聽說碼頭那邊工錢比較高而且還包中午的一頓飯,條件很是優厚。”

“你這小子別聽其他人胡說,這碼頭的活哪是容易做的!工錢雖高但也要吃苦,以前也就是不忙的時候村裏的漢子才會去那找短工做,最多做兩個多月也就回來了,你一個半大的小子又是孤身一人,想要長年在那裏幹活,恐怕不妥!不說你身體受不受的住,就你孤身一人若是在那裏受人欺負的話你也反抗不了,到時候可別錢沒拿到身體也虧損了,那不是得不償失嗎?”

“裏正爺爺,我也知道你的話是對的,但是恩人已經寬限我還錢的時間而且還不加利息,要是我每年還不了那十兩銀子,那我有何顏麵再去見恩人?當初若不是恩人救了我又花了大價錢為我調理身體,恐怕我早已死在深山裏估計連全屍都難以保全。”

“你那原來的家人我也不予多說,若是擔心那筆債務你倒是不必著急,前段時間你三爺爺送來了十兩銀子,還有你以前隔壁的有根叔和村東頭的明江叔兩家都送來了五兩銀子,加起來一共二十兩,我這邊再出十兩給你,足夠你緩一段時間了,這些錢我們也不指著你還,知道你一個人困難總算是盡些綿薄之力。”

王家和這下是真的感動了,自來到這裏以後一直忙於擺脫那極品的王家人,和趙振天的交好大多是為利益所趨,邱師爺那裏更是談不上交情,如今在自己如此困窘的境況下,這幾家人主動送來銀子幫自己還債,實在是難能可貴。

這些人可不是像趙振天一樣屬於前期投資,他們完全是出於幫忙的想法,銀錢都不指望自己還的,一般來說村裏的人大多都是自給自足,除非必要的采買外是沒什麽要花錢的地方的,在沒有生病的前提下十兩銀子足夠一個五口之家生活一年了,所以此時這幾家的幫忙越發顯得珍貴。

王雲果看著王家和思索的樣子,想到前幾天來找自己的人,頓了頓說道,“家和,其實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但我想著這件事若是成了對你也有好處,我覺得你最好考慮考慮。”

“裏正爺爺但說無妨,晚輩聽著便是。”

“前幾天王江海來找我,按輩分你應該叫他五爺爺,他也是個可憐人,本有一個獨子會些打獵的手藝加上他自己年輕的時候在碼頭跑船,日子過得自是寬裕,可是他親緣淡薄,老伴先他而去獨子又在打獵時被狼咬傷不治身亡,兒媳在生小孫女的時候難產而死,現如今就剩她和小孫女兩人相依為命,可以說是幾乎絕戶了。”

王雲果仔細看著王家和的神色,見他對王江海的遭遇似有同情,心裏對接下來所要說的事有了幾分把握。

“他這個人我還是知道一二的,絕不是那種狠心忘義之人,他來找我是想讓我幫忙說合,讓你給他家當後嗣承繼香火,以免百年之後連個上墳的人也沒有。”

“他家不是還有一個小孫女嗎?以他的家底足以招個上門孫婿,哪裏需要找我這個外人來承嗣?”

“你說的容易,但誰能擔保他百年之後不出什麽意外?若是那孫婿黑心侵吞家財又不願子孫承王家的香火那豈不是人財兩空?再者說你是我王家的同宗同族之人,不信你這個知根知底的族人難道去信那還沒人影的孫婿?雖說你原來的家人不怎麽樣,但你出自三房,那王於興可是村裏有名的愚孝,他的兒子在孝道上應該也不會有什麽大的差錯。”

王家和心想,看來那王江海提出讓自己承嗣還是或多或少看在那愚孝的王於興的份上,難道他覺得父親孝順做兒子的也會孝順?就不怕自己長歪了?

若是那王江海一開始就提出讓自己承嗣,在了解他的人品後自己肯定會很願意,但是如今已經斷親成功自己名聲又沒損害,何必多此一舉再去認這門親呢?

“裏正爺爺,我身上還欠一大筆債務,我不願再拖累他人。”

“怎麽會拖累?若你答應做你五爺爺的後嗣,自然要承繼香火興旺家族,那麽他幫你還這筆債務也是應當,而且上次來的時候你五爺爺也說了這筆銀錢由他來還,隻要你在他百年之後給他和他的兒子上香,並且看顧一二他那可憐的小孫女就行了。”

看著王家和還在猶豫王雲果不由勸道,“家和啊,你五爺爺的為人絕對沒有問題,不會出現像你原來家人所做的那些事,雖然你已經斷親但是難保以後你原來的家人還會來找你,畢竟他們是長輩,即使不再是你的至親但也是同宗同族之人,一旦與他們對上難保會被人說不敬老人目無尊長,甚至會拿以前的生養之恩來說事,到時你又如何應對?”

“可是斷親以後不是老死不相往來嗎?又哪來什麽生養之恩?”

“但你總不能每次都拿斷親這個理由來說吧?說多了對你自己也沒好處,若是你這次答應做你五爺爺的後嗣,不說債務有人幫你還了,就說以後若是對上你原來的家人,有個長輩在那頂著自有其他人會幫你說話,根本不需要你自己去應對這事,對你的名聲更不會有礙!以後若是受其他委屈了,有個長輩替你做主總好過你一個人忍著強吧!”

聽了裏正的話,王家和知道自己還是把事情想的太過簡單了,人都是有忘性的,短期之內別人或許會同情自己說王鐵柱家不道德,時間一長難保別人不會說自己連以前的生養之恩都會忘記,一旦對上原來的親人受損害的還是自己,畢竟王鐵柱家的名聲已經被自己設計的敗壞了再壞也壞不到哪兒去,最多也不過是加上幾份談資而已。

“裏正爺爺,我知道您是為我好,請容我考慮一兩天再給您答複,可以嗎?”

王雲果見狀點點頭,看來自己的話總算是聽進去了。

第28章 再次進山

出了裏正家王家和直接向山上走去,如今開春已有一段時間,想來即使大部分的草藥還沒長成,但是人參靈芝這類藥材應該會比較容易發現,正好趁著這次機會把空間裏剩下的獵物拿出來以便販賣。

在經過王鐵柱家的時候王家和正好看見錢二嬸從王鐵柱家的院子裏出來,隻見她先是心虛的撇過頭躲躲閃閃的不敢看人,後又惡狠狠地瞪了王家和一眼,看的王家和莫名其妙,心裏吐槽了一句神經病也沒怎麽在意就上山去了。

錢二嬸看王家和對自己熟視無睹,對著他的背影吐了一口吐沫,“真沒教養!看到長輩也不打個招呼果然是個野孩子!”

想到剛才在李豔麵前講的話,後來李豔好像又找她婆婆去了,心裏這才稍微好過一點,想著不久後應該就能有一場好戲看,錢二嬸不由得笑出了聲來。

王家和可不知道錢二嬸心裏的道道,一路上遇到村裏的人也都熱情的打招呼,碰到問他去哪的人也據實回答,隻說是為了生計不得不上山涉險想要找找看有沒有什麽藥材以便拿到藥店販賣。

有的村民也勸他不要涉險,畢竟隻要人在就有活路,若是人沒了那就真沒希望了,王家和也隻是笑笑說自己不會走得太深但腳步不停依然上山,看的那些村民越發覺得王鐵柱家不是個東西,竟把孩子逼到這個地步。

到了山內圍王家和加快了腳步,避開那些大型動物直接尋找草藥,山裏也有果樹,可惜王家和分不清普通樹木和果樹的區別,再加上空間裏也已經種了果樹,完全沒必要在這方麵浪費時間。

等把這座山大體轉了一圈後,空間裏已經多了六七株靈芝和人參,也看到類似於點地梅、地黃一類的藥草,王家和翻看了空間的醫書一一對照,看著實物和圖片差不多但是因為他本人全無醫藥基礎也不敢確定,所以就直接略過那些草藥去收集自己能一眼認出的靈芝和人參。

遇到峭壁山洞也沒有去打探,畢竟這是古代王家和也無法確定裏麵有沒有蟒蛇一類的生物,雖說有空間在手但難保自己不會受傷,再說自己也沒什麽探險精神所以也就適可而止了。

看了看天色已經不早了,王家和早已錯過了午飯的時間,空間裏隻有水果而沒有幹糧,王家和想著下次應該在空間裏放點幹糧,不然以後若是遇險受困總不能天天吃水果吧!

王家和一邊吃著水果一邊往回走,身上的衣服也已經被樹枝刮了好幾道口子,到了快出內圍的地方就直接扯了一些藤蔓,把空間裏剩下的野豬野鹿和野羊放在了上麵,分了三次拖了出去,看到外圍有些村民趕忙招呼他們幫忙來拖獵物。

那些村民走近一看,乖乖!不得了!兩頭至少兩三百斤的大野豬還有幾隻野鹿和野羊,往常見到的多是獵戶打到的小型動物,陡然看到這麽多的大型獵物讓這些村民都愣了神。

王明江剛才正好在大山外圍幫自家媳婦砍柴,聽到王家和說要人幫忙也跟著過來了,看到這麽多的獵物更是吃了一驚。

“家和,這些獵物都是你自己打的?”

王家和想起這是村東頭的明江叔,裏正說送銀子的就有他家,對於真心幫助自己的人王家和也不介意多費些口舌。

“明江叔,這怎麽可能是我打的!也是我運氣好,今天我去深山裏找藥材找了好久都沒采到什麽,本來以為這次會白走一趟,誰想到無意間看到一個陡坡旁的大坑裏有兩頭野豬,等拖了野豬上來後發現下麵還壓著野羊和野鹿,我就把這些都拖出來了。”

“那個坑是不是獵人做的陷阱?你把這些東西拖出來會不會招惹麻煩?”

“明江叔,你放心!要是獵人做的陷阱,這幾隻野鹿和野羊表麵也不會這麽齊整,兩頭野豬倒是有傷看著像是被陷阱傷過又逃出來的,不過最後還是死在那個大坑裏了。”

王明江看到野鹿野羊表麵確實沒有傷痕,隻在脖子處有個不知名的傷口看著不像是陷阱所傷,於是也就放下了心。

“家和,你也別怪我多心,畢竟要是別人的獵物,你自己也會有麻煩!”

“明江叔,我明白的,知道您是為我好,我怎麽會怪您?”

“那你打算怎麽處理這些東西?我的建議是現在就把東西拖到鎮上賣了,畢竟野物放久了就不值錢了。”

“我也是這個意思,但是從山裏拖了好久才把這些東西帶到這裏我也沒多少力氣了,所以還要麻煩明江叔和各位叔叔幫忙把這些東西拖到山腳,這樣也方便叫車來拉。”

王明江看著野物後麵一連串的拖拽痕跡,再看看王家和衣服破損嚴重,臉上還有被樹枝劃過的紅痕,於是二話不說招呼幾個交好的村民就幫忙把東西拖到了山腳。

正好王遠山的牛車還在村裏,王家和借著牛車一路大張旗鼓的從各家門前經過,力求讓每家每戶都知道自己得了這些獵物,直到到了村外才拿些東西把獵物遮住,然後便和王遠山一起趕往鎮上。

其實王家和本沒有必要如此大張旗鼓,但是想到裏正的話自己又有點不甘心,這次的獵物事件就當是自己一次小小的試探,王鐵柱家和村裏其他人的心態想法,一切等自己從鎮上回來以後就能見分曉,到時候到底認不認親應該也能下決定了。

第29章 試探

王家和把這些獵物直接賣給了太和樓,兩頭野豬論斤稱二十文一斤就有近十一兩銀子,野鹿全身是寶鹿茸還可以入藥再加上野羊共賣了十五兩銀子。

王遠山等在酒樓外麵看見王家和出來後笑道,“你小子運氣可真不錯!第一次進山就能得到這些好東西,估計賣了這些獵物後能把你一小半的債務給還清了,但山上畢竟有危險就連那有經驗的獵戶都可能損在山上,你切記此事不可心存僥幸以後就不要去了吧!”

王家和知道眼前的這個老人是為自己好,“三爺爺,我知道的!這次我也是純屬運氣好,既然能還一部分的債務我肯定不會再冒險上山的。”

“你聽勸就好!我就怕你嚐了這次的甜頭後就老惦記著上山,那山上的東西豈是輕易能得到的?哎!你五爺爺家的孩子不就是在山上丟了命嘛!”

王家和心裏有意打聽,“三爺爺和五爺爺往日裏熟嗎?”

“哪能不熟啊!以前年輕的那會兒我特別佩服他,村裏的人最多隻是打打短工或者在鎮上找活做就他一個人敢出去闖蕩,還真給他闖出一片家業出來,可惜臨老了還要經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事情,哎!也不知他得罪了哪路神仙要這樣對他。”

王家和一路和王遠山閑聊,有意無意的打聽著村裏各家人的情況,就這樣一路嘮嗑到了王家村。

剛下了牛車就看見村口擠了不少村民,大家都知道王家小子好運撿到了不少的獵物,正好天色也快黑了,村民都從田裏回來有事沒事的談論著這件事,有人早早等在村口看見王遠山駕著牛車帶王家和回來頓時一聲招呼,把村裏大部分的村民都吸引了過來。

看著牛車已空顯然東西已經賣掉了,有人問道,“家和啊,你那些東西賣了不少錢吧?”

還沒等王家和回答,就有人說道,“那還用說嗎?那兩頭野豬那麽大肯定值不少錢!再加上還有野鹿野羊至少得有十兩銀子!”

這時一個尖銳的聲音覆蓋住了眾人的談論聲,“那些獵物又不是家和打到的,是他在山上白撿來的應該見者有份才是,憑什麽他把銀子獨吞了?”

聽到這個聲音眾人一靜,王家和皺眉,又是這個愛攪事的錢二嬸!一旁一向不對盤的王明江家的媳婦趙月紅看到錢珊借機打銀錢的主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呦!照你這麽說你以前打的柴挖的野菜摘得野果那也不是你家的,當時怎麽不見你說見者有份啊?”

“那怎麽能一樣?那是我自己弄的,他這是平白無故得到的?”

“平白無故?有本事你平白無故一個給我看看?家和上山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的,現在已經開春難保不會碰到傷人的動物,再說從深山裏把那些獵物拖出來你以為不用花力氣啊?我看你就是想著家和的銀錢,仗著家和一個半大的小子現在又沒有長輩做主就可著勁的欺負他,你也不覺得害臊!”

寒門崛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寒門崛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寒門崛起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月落塢啼所寫的寒門崛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寒門崛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