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0節

  趙春蘭憂愁的說道:“我還不知道我媽的心思?多要點彩禮,給我下麵兩個弟弟留著錢,我出嫁,恐怕嫁妝都懶得給我出。”

  白靈也沒法安慰,趙春蘭現在把糧食轉到食堂了,秦海芬鬧著不同意,大哭大鬧說趙春蘭喪良心,趙春蘭也沒理會,她年紀也不小,她也沒指望她媽,每個月把一半的工資交給家裏。

  趙春蘭還得做工,兩人沒敢聊太久,白靈又去了大雜院那找李嬸,在巷子口,趙春蘭見到了李嬸的小兒子小虎子,白靈招招手,小虎子屁顛屁顛的過來,他可還惦記著白靈姐姐麵條的美味呢。

  白靈蹲下來跟小虎子說:“姐姐是悄悄來的,你別跟別人說,你媽在家嗎?你把她叫出來,姐姐找她有事兒。”

  小虎子拍拍胸脯:“保證完成任務。”說完一溜煙的往家裏方向跑。

  巷子口再往前是一片垃圾場,垃圾場的角落沒人,白靈走去那裏,捏捏鼻子,瞧見有輛平板車在一旁放著,她從空間裏拿出八十斤糧食,主要都是紅薯、玉米麵這種粗糧,畢竟李嬸家裏人多,吃飽才是緊要的,所以七十斤粗糧,剩下十斤才是細糧,白靈隻拿了這些,這麽多糧食已經很紮眼,如果再多,就沒辦法解釋了。

  白靈把糧食運上平板車,拿一塊破布遮上,李嬸在巷口張望,白靈招呼李嬸過來,小聲道:“李嬸,我這次出差來,給你帶了點糧食,你們家人口多,口糧不夠吃,我們農村今年收成不錯,分的糧不少,我們家人口簡單,吃不了多少。”

  李嬸把布掀開一看,好家夥,一大車的糧食,她哪裏好意思要,連忙推辭,白靈說車上有男同事,一起幫忙背過來的,到西澤市又拜托一個大哥幫忙背到巷子口,李嬸不疑有他,白靈讓李嬸想辦法運回家,說她來省城沒告訴秦海芬,讓李嬸保密。

  李嬸本來想請白靈去家裏坐坐,再吃頓飯,但既然不想讓她姑知道,李嬸也沒謙讓,白靈囑咐平板車是垃圾場拐角那的,記得還回去,李嬸正好把她這兩個月的糧票帶給她,白靈順便帶上,也省的郵寄。

  白靈做完這些,才趕去了西澤市的商場。

  白靈推玻璃門進去,一樓都是日用百貨,櫃台前麵擠了很多人,白靈兜裏揣著自己全部的家當,大概三百元左右。

  她先看了日用小商品,買了一個搪瓷麵盆,麵盆她看著眼熟,她是90後,在她小的時候,家裏洗臉用的都是這種盆,盆裏紅色或者粉色的大花,搭配著綠葉,盆邊是一圈紅漆,如果不小心磕破了,粘粘還能繼續用。

  孫家沒有雨衣,趕上下雨就這麽淋濕著繼續幹活,涼涼的雨水打在身上很容易生病,她買了兩身軍綠色夾膠雨衣,留著給姥姥姥爺穿,她自己買了一把最便宜的塑料雨傘。

  櫃台有賣內衣褲的,料子是尼龍的,顏色有米色、黑色、白色,白靈買了一套米色的。左邊的櫃台有賣毛線的。

  她打算買毛線給自己織一件毛衣,就用單股線就行,反正洗的時候小心點,又不會洗壞。

  上次鄒城給了她不少布料,之前他幫過她好幾次,她打算給鄒城織一件毛衣。白靈算了算,女式的毛衣大概需要毛線五到六兩,男士的需要七八兩。

  白靈手裏有換來的毛線票,一算還剩下三兩,她見大冬天鄒城脖子空空蕩蕩的,打算給他織條圍巾。

  

  第23章 雞蛋餅幹

  

  白靈捏著毛線票去櫃台看,結果發現春節前後毛線已經供應的都差不多,緊俏的軍綠色、寶藍色、大紅色、孔雀藍等都沒有,貨架上就孤零零的擺著深灰色。

  混紡的毛線便宜,十塊錢一斤,早就被搶光,隻存在售貨員的描述裏,羊毛絨的二十五一斤,買的人稍微少點,所以還剩了這些。

  白靈想了想,現在人們的穿著大多以深色為主,深灰色是偏低調的顏色,做成毛衣穿也不過分,至於圍巾是裹在外麵的,灰色也比較安全。

  最後白靈買了一斤半深灰色毛線,毛線價格是真貴,花了三十七塊五,這可趕上她三個月工資,白靈咬咬牙,把錢拿出來,她給自己洗腦:寧缺毋濫,這個時代的羊絨貨真價實,穿十幾二十年都不過時。

  角落裏有賣針頭線腦的,縫衣針、縫衣線,她買了一點,還買了幾個毛衣針,留著織毛衣用,上次桑紅芹織還是管周嬸借的呢。

  鍾表在二樓,這裏明顯沒什麽人,櫃台前隻有售貨員,手表的品牌不算少四類一等的梅花牌手表,機芯是瑞士原廠花擺,售價一百八十五,白靈咂舌,太貴了。

  歐米伽、英格納、羅馬、浪琴等等牌子,價格都太昂貴,白靈也就是過過眼癮,櫃台裏國產手表有上海牌、北京牌、天津牌還有鍾山牌,上海牌太貴,得一百左右,白靈就是看時間,她想買便宜的,售貨員跟白靈推薦,說鍾山牌的質量不錯,防震的四十五錢,不防震的三十塊錢。

  白靈拿在手裏掂了掂,最後決定買鍾山牌的,四十五塊錢,再加十五張工業券。

  三樓有賣成衣的,樣式還算時髦,當然隻是相對的,在這個時代的裝束不會太跳脫,可惜了,白靈手裏沒有布票,不然買一兩件也好。

  給周大壯買點什麽,讓白靈犯了難,大壯哥對她不錯,沒少照顧她,可是白靈就把他當哥哥當朋友看,沒有絲毫的男女之情,她也不想讓大壯哥誤會,可又沒辦法明說,隻能慢慢來,希望他自己能明白。

  白靈最後決定給胖胖跟嘟嘟買,就算是表達了對周大壯的感激之情,周大壯最寵愛這兩個弟弟妹妹,錢花在他們身上,比給他自己買更開心。

  白靈又回到一樓,買了一些點心,糕點券她攢了一點,雞蛋餅幹四毛錢一斤,白靈買了半斤,花了兩毛錢。

  紅糖發糕五毛錢一斤,每人最多買半斤,白靈就稱了半斤,一共兩毛五,又要了一個大些的袋子裝在一起。

  水果糖一分錢兩個,白靈買了二十個,準備回去讓周大壯帶給嘟嘟跟胖胖。蜜三刀甜甜的,小孩子喜歡吃,三毛五一斤,白靈買了半斤。大白兔奶糖價格貴,一塊八一斤,半斤就得一塊錢,白靈咬咬牙,從售貨員那買了半斤。

  周家大哥要結婚了,白靈拍拍腦門,又買了兩條新毛巾、一對大紅鴛鴦枕套,她沒結婚,還是姑娘家不需要隨禮,就送些日用品吧,反正婚後也用得上。除了這些,白靈其他的隻能看看,沒票可用了。

  買完這些,白靈心滿意足的出門,她摸了摸褲兜,錢跟工業券都癟了好多,伸出胳膊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心裏生出一絲幸福,值了!

  白靈回招待所的時候,老師們正在給學生們解答問題,她回屋放下東西,又洗了一把臉,過去告訴趙姐她回來了,並且拿出雞蛋餅幹給大家吃,孫玉柱老兩口牙口不好,雞蛋餅幹嘎嘣脆,他們也不敢吃,白靈之所以買,本身就是給同事還有孩子們吃的。

  孩子們一瞧有餅幹,眼睛都冒著光,但是誰也不敢動,一邊做題一邊溜溜的偷看白靈,白靈有些心酸,缺吃少穿的年代,半斤餅幹能饞死人。

  她敞開餅幹袋子放在桌子上,先跟趙姐他們三個說:“吃餅幹!”趙姐也沒跟她客氣,笑道:“那我可有福了。”趙家家裏三個孩子,平時就算有點好吃的也進不了她的嘴,趙姐抓了兩個餅幹放嘴裏,心道比饃饃好吃多了。白靈又招呼孩子們:“一會兒再做作業,先來吃餅幹。”

  衛建國嘿嘿笑道:“白靈你人真好。”身後的孩子跟著附和:“白老師人美心更美。”

  他們是晚上的火車,離發車時間還早就趕到了火車站,坐在長椅上等車,學生們來一次省城十分開心,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趙姐跟白靈分享自己去商店的收獲。白靈來的時候帶了一個蛇皮口袋,正好裝她這些東西,大家都是一路走,想瞞也瞞不住,她把好藏的放在隨身的包裏,其他的麵盆之類的,放在袋子裏,趙姐點頭說:“這些日用品可正是都需要的,過日子的人就得買這些,衣服褲子不當飯吃,得會過日子。”

  趙姐指的是呂慧,呂慧這次來,把自己攢的錢跟布票都拿了出來,還磨著讓她媽貼補了一些,買了一條紫紅色的過膝裙,裙邊有褶皺,特別好看,然後還有一條修身褲。趙姐老腦筋看不慣,穿裙子不是資本主義享樂思想嗎?

  呂慧沒接茬,她現在火急火燎,不知道回去怎麽跟同事們交待,她來之前,半個辦公室的人都托她帶東西,她可是一口答應,全都幫買,也不知道需要多少票,大家就是大致給給,呂慧以為差不多少,就全收下,寫在紙上。等她到了商店傻了眼,根本不夠啊,票不夠,錢更不夠,她手裏沒多少錢,根本墊不上。

  呂慧沒辦法,給別人帶的隻能買不成,敗興而歸,同事們失望的眼神……她想想就沮喪。

  白靈歡天喜地的下了火車,上午第二節還有課,她趕忙把東西送回家,衛建國要送她回去,白靈擺擺手:“東西不沉,我拎得動。”

  衛建國望望前麵,眼神跟定住了一下,白靈回頭一看,是鄒城,他就站在離自己不到兩米的地方,白靈跟衛建國道謝:“我朋友來接我,你先回家吧,一會兒還得上課。”衛建國艱難的點頭。

  白靈沒跟鄒城客氣,把蛇皮袋遞給他:“你怎麽知道我今天回來?”

  “我有正常的推測能力。”

  “啊?”

  鄒城把蛇皮袋抗在肩上,高冷的形象一下子坍塌,他說道:“你跟我說你們一共去三天,今天上午還要給學生們上課,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那一定是今早趕回來,所以沒時間休息。我在窗口打聽了,西澤市到淶水縣的火車,今早七八點前到站的,隻有這一趟,跟咱們上次坐的是一趟,所以我進站等你。”

  

  第24章 綠葉茶

  

  白靈折騰這三天腰和腿都要散架,鄒城來接她也好,鄒城騎著自行車來,白靈抱著蛇皮袋子坐在後座,鄒城腳下一發力,自行車竄出去一米遠,後麵呂慧得意洋洋說道:“我就說她跟這個叫鄒城的關係不一般吧,可不像普通的朋友。”

  衛建國反駁道:“你不能這麽說白老師,你沒有事實依據,她不是那樣的人!”

  呂慧嘲笑的瞥了衛建國一眼:“癩□□想吃天鵝肉,瞧瞧人家再瞧瞧自己,你也配得上。”呂慧的話十分打擊人,衛建國沒吱聲,眼睛卻紅了一圈,盯著白靈離去的方向發呆。

  白領坐在自行車上才想起來問:“你怎麽來接我了?”

  鄒城回道:“大概是我閑得慌。”

  白靈:“……”

  這真的是六十年代的國人?說好的淳樸實在接地氣兒呢,鄒城怎麽一樣不沾?單看他皮相跟脾氣,還以為是二十一世紀的富二代呢,可現實是,這位大爺就是地地道道這個時代的人,隻是跟其他人畫風不太一樣……

  白靈上完第二節課回辦公室,發現辦公室亂亂糟糟的,她推門進去,見三年級的代數老師紅著臉說:“呂慧,你說幫帶東西,還說包在你身上沒問題,我讓你帶的鬧鍾,你也沒帶成,昨天我弟妹去北京了,早知道就讓她給帶了,這不是耽誤事兒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呂慧被夾在中間憋紅臉,一個勁的道歉,白靈搖搖頭,呂慧就不應該答應這些人,明擺著是不帶白不帶的心思,帶了皆大歡喜,沒帶成就各種埋怨,這就是人性。

  白靈在一旁聽著,大家給的錢跟券都不太夠,呂慧自己手上沒多少劵,在這個票據時代,沒票啥也買不成,更何況還有的東西不供應……

  老大姐沒跟著摻和,她舉著茶缸喝水,說道:“費力不討好,呂慧這次也算長了教訓。”她說完這句,低頭看看周圍環境,小聲跟白靈說:“我家親戚那可以買到國外的小說,你們年輕人都愛看書,你買不買?”

  白靈心頭一動,連忙點頭:“買買買!價格怎麽算?”老大姐說道:“五分錢一斤,不分類型。”

  白靈知道,現在這些名著小說都是糟粕思想,不讓看,縣城圖書館至今還封著呢,就比如他們小學,圖書館裏的書全都是紅色書籍,激勵人向上,其他的都被束之高閣。

  就算白靈清楚這些書都是燙手山芋,她還是忍不住想買,現在不是後世,能看電視玩電腦,她連個收音機都還買不起,娛樂活動就是發呆而已。

  白靈問道:“我打算買幾斤,去哪交易呢?”

  老大姐直直身子,說道:“下午下班後你跟我走,我帶你去,中午回來記得拿一個大袋子裝書。”

  “好嘞!”白靈回道。

  白靈下午五點多跟著老大姐從學校後門走,拐了幾個彎到了一家人門口,老大姐敲敲門:“老李頭,是我!”

  這家人的房子是獨門獨院,門口還立著兩個石獅子,十分氣派,白靈歎口氣,這個年代,住著這樣的房子可不是什麽好事。

  白靈跟著老大姐進了門,老大姐介紹說,這個是老李頭,白靈客氣的稱了一句:“李爺爺。”

  老李頭笑道:“這孩子還真是客氣,來來,她嬸介紹來的,一定是買書,我這都是國外的,你過來看看?”

  白靈點頭,跟著李爺爺去了裏麵的書房,書房裏有一麵大書架,書架上空空如也,再旁邊是一個書櫥,書櫥裏擺放著各種的書,李爺爺歎氣道:“兒子女兒都說這些書是退步的思想,是文化毒瘤,不讓我留,非讓我燒了不可,我攢了一輩子的書啊,哪裏能舍得,就尋思著找愛書的人賣了,給別人看,總比燒了強,一看你也是跟我那敗家兒女不一樣的人,我不要求你一定要妥善保存,把書拿回去仔細看,都印在腦子裏,我也算是把知識進行了傳播。”

  白靈使勁點頭:“李爺爺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看。”

  這些書對於李爺爺的意義非比尋常,開始白靈就是抱著打發時間的心態,現在不免有些慚愧,白靈問價格,李爺爺眼睛望望外麵:“昨天我送出去了三斤,那些人一看就是不珍惜書的人,說出去的話我也收不回來,這些書你都拿走吧,爺爺一分錢也不要。”

  “那怎麽行?”

  老李頭笑道:“我之所以放出話說賣書,就是防止一些占便宜的人過來撈好處,我本意就是要送書,你不要,這些書得燒,帶走吧。”

  老大姐也在旁邊勸:“白靈,你把書都搬走,老李頭也就省心了。”

  白靈和老大姐兩個抬著書離開院子,聽老大姐說,李爺爺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人,思想比較洋派,以前跟老大姐住在一個大雜院,人還不錯。

  這些書分量可不輕,老大姐幫白靈抬回去,白靈讓她先坐坐,進屋泡了一壺茶,老大姐瞧瞧杯子少漂浮的綠茶葉:“你這小姑娘,還喝上茶了。”

  白靈隨口解釋:“一個部隊上的同學送我的。”

  白靈晚上找了一個大紙箱子,把書都放進去,找了一塊布蒙上,上麵又摞了東西。白靈借著燈光,找出一本《安娜卡列尼娜》靠在牆角上看。

  周日白靈起了一個大早,吃早點之後收拾東西回小楊莊,她步行了一個多小時,到了家裏氣喘籲籲。因為是步行,所以她根本不太帶太多東西,饒是這樣也壓得她肩疼。

  白靈把毛巾跟搪瓷麵盆給桑紅芹,囑咐她等周家大哥結婚時送給周嬸,另外把去省城買的東西塞到桑紅芹手裏。這幾天白靈一直在織毛衣,毛衣的針法不用太複雜,普通的平針就行。

  白靈織好了圍巾,毛衣剛剛起頭,估計還得幾天。周末回家她沒帶回來,不然桑紅芹指定問東問西的,她也不好回答。

  

  第25章 黑麵饃饃

  

  天氣越來越暖和,地裏的活越來越忙,小楊莊生產隊大概三百來人,一共有四百三十二畝土地,一般的社員上一天工能得十來個工分,十個工分換一塊錢,像孫玉柱這樣的勞動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算一天不休息,就是三百六十多塊錢,當然錢還得換成一些糧食。相比城裏的上班族,能掙這些不算少。不過像小楊莊這樣的生產隊很少,他們屬於先進集體。

  淶水縣全縣兩千三百多個生產隊,能跟小楊莊生產隊媲美的,不超過十個。

  白靈聽孫玉柱說,上班還有負日值的,土地貧瘠,每天還得欠生產隊錢,農民普遍日子過得不好,再者現在產量也低,化肥農藥這個時代都沒有,玉米種的是大白豪,一畝的產量是四百斤左右,不是種了就是全部社員的,還得先上繳,上繳之後才是社員分的,國家收公糧給錢,一斤給六分七,一年收總產量的五分之一左右。

  過了晌午,白靈大姨跟大姨夫來了,白靈大姨懷著身子,過年那會兒天氣不好沒敢走動,這會兒冰雪都開化,才敢回家看看。

  白靈是第一次見她大姨,瞧著跟她長的有些像,她大姨大著肚子,瞅著白靈就哭了,一把把她抱在懷裏:“兄弟姐妹幾個人就屬小妹過的最好,可就是命不好,早早就去了,留下個可憐孩子。”

  白靈姨夫在一旁勸:“快別哭了,你再把孩子嚇著。”

  白靈大姨今年四十歲出頭,她生育難,至今才一個兒子,年紀比白靈小得多,今年才十歲,高齡孕婦加上這個時代吃不好穿不好,一家人都著急,生怕有個三長兩短。白靈大姨嫁過去好多年沒生育,給桑紅芹急個夠嗆,好在夫妻倆恩愛,就算婆婆冷言冷語,也有丈夫知冷知熱。

  等她大姨生下兒子,婆婆高興著帶孫子,也熄了火,這個年代家家生的都多,他們家倒顯得特殊,這麽大歲數早就不想生了,反正有了大兒子明明,也有了依靠,誰知道又懷上了,全家人歡天喜地的,明明整天盼著媽媽生下個妹妹給他玩兒。

  白靈大姨拉著白靈坐在炕頭上不停的問,白靈能感受到這份血緣親情下的親近,姨媽姨媽,這姨就是媽,就是離得遠,不然她大姨絕對能對白靈掏心掏肺的好,白靈再想想那個所謂的姑媽,可真是天差地別,人心難測啊。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