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8節

白靈問了一下學校後勤部的老大姐,能不能暫時借住在宿舍,找到房子就搬。她嘴甜會說話,剛來就給了辦公室每人一顆糖,糖是過年吃剩下的,有的同事沒吃揣兜裏,想留給孩子,白靈也沒說破。老大姐也比較喜歡白靈,拍拍胸脯說沒問題,反正女教師宿舍好幾間空著呢,不差白靈一個。

除了白靈,其他實習的老師都住宿舍,衛建國下課問白靈,為什麽不住宿舍,是不是糧食上有問題,有問題可以找他。

低年級的學生們都往這邊看,白靈懶得敷衍,不耐煩道:“你是太平洋警察嗎?”

第17章 紅長生果

衛建國摸不著頭腦:“啊?”

白靈扔下一句頭都不回:“那就別管這麽寬。”

白靈下午上完兩節課後都是閑著的,她跟同事打招呼,溜出去找房子,縣城她比較熟悉,在離學校不遠的地方找年級大的婦女打聽,打聽了兩天,還真有點眉目,有一戶人家兒子去了外地上班,空出來一個小院子,打算往外租。院子不算大,隻有一兩個屋子,但是好在獨門獨院,關起門來安靜。

白靈問了地址,尋過去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在曬穀子,白靈表明來意,對方警惕的問道:“是做啥的?”

白靈回道:“一小的老師。”

對方一聽到白靈是老師,馬上換上一幅笑臉:“原來是教師啊,那可感情好,老師是好職業,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

白靈也沒撒謊:“不過是臨時的。”

對方沒在意:“這不怕,早晚都能考成正式的,你打算租多久?”

白靈考慮一下,比價出一個數字:“先租一年,如果工作沒什麽變動,還會繼續租。”

白靈管她叫白姐,兩個人都姓白,幾百年前沒準是一家,白姐就更熱絡了,白姐跟丈夫都是紡織廠的工人,兒子不在身邊,房子空著也是空著,房子沒人住就沒人氣,屋子容易變潮發黴,索性租出去,他們夫妻倆就住在另外一條街的房子裏。

房租約好是每年15塊錢,一次性付清,概不退錢。白靈交了錢領了鑰匙,先找鎖匠換了一把鎖,這樣心裏才踏實。院子格局很簡單,院子有兩個屋子,其中一個是有臥室跟廳,廳裏能做飯,另外一間可以放雜物。

院子裏有一個小型地窖可以儲存糧食跟蔬菜,房子保養得比較好,不算舊。白靈不好意思總住在宿舍裏,更何況她跟呂慧住在一起,呂慧不知怎麽的不喜歡她,總是賊兮兮的盯著她,看的白靈心裏發毛。

白靈的簡單把東西運過來,收拾收拾就開始住,其他的慢慢再說。

白靈周末回家,孫玉柱告訴她有她的電報,上麵寫的是日期跟國營飯店幾個字。看到這些她就知道是鄒城。

鄒城說的日子正是周一,到了約定的日子,白靈遠遠的就瞧見鄒城立在一旁,站成了一道風景,長得好看的男人就是行走的俊男圖啊。

鄒城這次來,是想讓白靈履行上次的承諾:烤肉。

白靈咬咬唇,她已經把這茬給忘了,不過家裏還有肉,等她下次回去拿回來一點,請鄒城吃烤肉完全不成問題,烤肉架子用鐵絲就能折,她在白姐院子裏瞧見過,回去管白姐借。

白靈告訴鄒城自己現在在一小教書,鄒城腳步停下來,回頭說:“那以後我們可能會經常見麵,我的工作調動過來了,我在你不遠處的銀行上班,工作是剛調動過來的。”

白靈跟鄒城講好,下周請他吃烤肉,她本來想叫上周大壯,結果被鄒城一口回絕:“我不喜歡見陌生人。”

真是怪胎,白靈嘀咕一句,說的好像她跟他多熟似的。

白靈來新單位兩個星期,就碰到有同事生孩子,是六年級的語文老師,今年二十二歲,去年年初結的婚,是家裏人介紹認識的,都是縣城人,認識半年就領了證,男方單位分了房子,就是一個小單間,連做飯都得在外麵做,這年代不時興自己買房,都是等著單位分配公房。

白靈來得晚,沒趕上結婚的場麵,她聽老大姐嘮嗑,說這個老師當時結婚算是講究一些的,買了大紅的被罩、枕套,新娘穿了一身大紅色的衣服,女方還陪嫁一台縫紉機、做了一個柳條箱……

同事間約定俗成的規矩,隻要有同事結婚生孩子,不管認識不認識,份子錢肯定得出,按照關係遠近兩毛到一塊錢不等,像白靈她們這個辦公室,一人就是三毛。

孩子滿月辦的比結婚還隆重,畢竟是大喜事,白靈跟著同事一起去,嬰兒已經剃了滿月頭,頭頂前麵留了“聰明發”,後腦勺也有一綹“撐根發”,這是當地的習俗,寓意是聰明又長壽。

剛滿月的孩子瞧不出相貌,人家父母就是想聽吉祥話,大家圍成一圈,誇個不停,孩子媽頭上裹著一圈布條,精神頭還不錯,笑道:“借大家吉言,快吃紅長生果,吃糖球。”

紅長生果就是染紅的花生,攏共就一小竹籃,每個人也就是象征性的抓一兩個,蹭蹭喜氣,走之前每人揣了一個紅蛋,生孩子都要吃紅蛋,現在年頭不好,趕上富裕的時候,每人得帶走十來個呢,特殊時期家家日子不好過,就這家還算是講究的,有的人家滿月都不辦,安安靜靜就自己過了。

這周末白靈回了趟小楊莊,家裏還有凍上的肉,她都背了一些,桑紅芹一個人給她裝,說她一個人在縣城,得吃好喝好,千萬不能省著,今年地裏的收成還可以,每家分的都不少。

白姐的宅子比較簡單,連衣櫃抽屜都沒有,就是空蕩蕩的屋子裏有張床,還有基本的廚房用具,白靈問了問白姐,她說縣城的東邊有個老木匠,姓譚,縣裏娶親做木匠活都找他,譚木匠做活是被國家允許的,縣裏畢竟不能一個手藝人都沒有。

白姐說譚木匠的命很苦,之前挨餓的年頭,老婆孩子全餓死了,他從那之後跟變了一個人似的,深居簡出,除了做活買東西就是悶在家裏。

白姐帶白靈去找譚木匠,譚木匠正在院子裏抽旱煙,頭都沒抬的說:“這個月不接活。”

“那下個月呢。”

“下個月再說。”譚木匠拿布鞋使勁碾碾旱煙屁股頭,轉身關門回屋,白姐尷尬的說道:“他就是這個怪脾氣,縣裏的人都習慣了。”

第18章 烤肉

白靈跨大步往外頭:“不著急,我也沒木料呢。”

這年頭櫃子難買,如果想買成品的衣櫃,還是繞不過那句話:“同誌!你有工業券嗎?”

白靈缺的東西還真不少,農村現在好多還都沒用上鐵鍋呢,當時大煉鋼把每家每戶的鐵鍋都收走,吃大鍋飯。到白靈穿過來的前一年突然間這種政策消失,開始家家戶戶自己做飯。孫玉柱家的鋼種鍋,還是在城裏上班的大兒子用工業券買的。他們家算是好的,有的人家現在還用不上鐵鍋。

她手裏沒工業券,還得想辦法淘換淘換,弄一口鍋過來。到了約定的時間,白靈帶著鄒城回家,鄒城前後打量一番:“你自己住?”

“那當然,不然還有誰,我姥姥姥爺都在鄉下。”

鄒城不是空手來的,他竟然給她帶了一口鑄鋁大鍋!白靈驚喜的問道:“你怎麽帶這個了?”

鄒城把鍋放到地上,發出一聲悶響,就是這響聲白靈都覺得無比悅耳,鄒城說道:“我猜你現在缺這個用,反正我的工業券沒什麽用,平時都是分給同事,買這口鍋隻是順手。”

現在鋁鍋可比鐵鍋要貴,白靈猜測,這一口鍋最少得二十塊錢,她也知道鄒城的脾氣,也不會要她錢,人情以後再還吧。

鄒城還帶過來一個烤架,像是在野地用的,這樣白靈就不用折鐵絲了,白靈把鐵架架上,現在早就開始供應煤球,白靈院牆下麵堆放了一些煤球,現在冷,平時就靠它取暖。

鄒城取了一些煤球放在烤架裏,白靈早就把牛肉、羊肉、兔肉切成小丁,簽子是她自製的,折下幾根柳條,一頭削尖,把肉插到裏麵。

白靈特地拿了三四個雞翅,這些肉已經用鹽巴浸了一夜,調料已經深入到肉的裏層,白靈在雞翅表麵抹了一層蜂蜜,其他的肉串撒了一點茴香粉,可惜沒有孜然粉,美中不足。

兩個人把門堵的嚴嚴實實的,生怕香味竄出去,圍著烤架白靈搓搓手,煤爐架子上燉著蘿卜湯,一會兒每人喝上兩碗,可以解肉串的香膩。

鄒城在銀行上班,跟白靈一樣也是周末休息,如果臨時有事,可能要加班,鄒城的親人都不在淶水縣,他在這邊隻有一個二姨,就是上次白靈見過的學校的副校長。

白靈開始還對鄒城的身份有點懷疑,畢竟隻是見過幾麵的陌生人,雖然鄒城幫過白靈幾次,但人心隔肚皮,誰又真的清楚誰?白靈一知道鄒城跟副校長的關係,心一下安定下來了,畢竟有熟人在中間維係,也算知根知底,所以才放心帶鄒城到家裏吃烤肉。

鄒城不停的翻動著架子上的肉串,入耳的是滋滋的出油聲,鄒城往上麵撒上一層辣椒粉,表麵呈焦黃色,看起來外酥裏嫩,勾動心裏的饞蟲。

吃飽喝足又盛上一碗蘿卜湯,渾身都是暖和的,白靈裹裹身上的棉襖,心想男人火力壯,穿毛衣都不冷。

白靈去洗碗,鄒城坐在小板凳上,外麵傳來周大壯的聲音:“靈靈,你看我給你帶什麽了?”

吃完飯散味之後屋裏門是虛掩的,周大壯推門後見到鄒城,臉色飄忽不定,退出去張望一眼,疑惑的說道:“我也沒走錯啊。”

白靈端著洗好的碗過來:“大壯哥,你怎麽來了?”

周大壯撓撓頭:“我猜你這東西不齊全,正好同事那有不要的碗櫥櫃,就給你拿來了。”碗櫥櫃正好是白靈需要的,現在碗筷都裝在一個箱子裏呢,沒地方擱。

鄒城跟周大壯兩個人抬著把碗櫥櫃搭進來,看起來有九分新,鄒城說道:“你那同事還挺奇怪,這麽新的櫥櫃就不要了。”周大壯嘿嘿一笑:“年輕人過日子不仔細。”

周大壯還有事,送完碗櫥櫃就出了院子,鄒城問:“這個人是你同事?”

白靈回道:“他跟我同村,家裏父母認識我姥姥姥爺,我這個工作也是他介紹的。”

鄒城哦了一聲沒再說話。

吃過飯昏昏欲睡,鄒城提議去公園轉轉,反正白靈也是閑著,運動運動也好。公園裏人不少,三三兩兩走來走去,有小情侶,有帶著孩子散步的大人,還有老爺爺老奶奶練太極。

鄒城找了兩個幹淨的石凳,從兜裏掏出紙仔細的擦擦,隨後才讓白靈坐下,現在的人其實穿衣上並不太講究,可是鄒城不一樣,他的衣服乍看跟其他人沒什麽區別,但是卻更加修身得體,褲子上衣上永遠沒有一個褶皺。

縣城就是這麽小,白靈在公園遇到了呂慧,她跟一個同齡的女生在一起,手裏拎著袋子,像是買東西回來,在不遠處一直打量白靈,還跟旁邊的人小聲嘀咕什麽。

過一會兒她直接走了過來,裝作無意間碰到:“哎呀這麽巧,白靈你也在這?這是你對象?那個周老師不是跟你……哎呀你瞧我這張嘴。”呂慧裝作失言去捂嘴,隨後觀察鄒城的反應。

白靈厭惡的皺皺眉,她就是故意的,不然誰一開口就問這麽讓人尷尬的問題?如果鄒城真是她男朋友,呂慧分明是在挑撥是非!

白靈還沒來得及開口,鄒城說道:“你怎麽知道這麽清楚?”

呂慧的眼睛像是黏在鄒城身上一樣,笑嗬嗬的說道:“我這不是猜的嗎?”

鄒城說:“我是不是她對象和你無關,沒有事實為依據的無端揣測就是誣賴,身為同事,這樣的言論會給白靈帶來流言蜚語的煩惱,人心得正,行事得端,這是一個人基本的素質!”

白靈想給鄒城豎大拇指!懟她,使勁懟!

呂慧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的,這麽俊的一個男人,為什麽說出來的話跟刀子似的呢?旁邊還有她的鄰居,臉都丟盡了!

呂慧沒爭辯,氣呼呼而去,白靈剛想誇他,鄒城回頭看白靈,一副怒其不幸哀其不爭的表情:“有人欺負你你就忍著?”

第19章 溫水

白靈低下頭,她想說平時她不這樣,在馮嬸子、秦海芬眼裏,她厲害著呢,就是剛才的呂慧,在學校總跟白靈過不去,每次白靈也沒讓過她,想方設法把她懟回去,她不是那種受氣的人。

可也不知道為什麽,剛剛鄒城在,白靈竟然感覺十分踏實,尤其是他出言幫他的時候,白靈搖搖頭,自己這都是什麽鬼想法,忘掉忘掉。

周一一上班,後勤部的大姐就把白靈拽到一邊:“白靈你咋回事啊,五年級的周老師不是你對象嗎?怎麽周末你還跟一個高個兒男人親密的走在一起?大姐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作風問題不能懈怠,腳踏兩隻船可萬萬使不得。”

白靈的火氣騰的一下冒了上來,這不是後世,別說婚前腳踏兩隻船,婚後出軌的比比皆是,雖然受人唾罵,但是沒有法律管束,人家出軌的明星還照樣少節目呢,上哪說理去?可這個年代不是,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作風問題得是嚴抓的,工作沒了都是小事!

白靈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呂慧搞的鬼,平時小姑娘之間有些齟齬其實白靈也沒放在心上,呂慧長的不好看,一米五五最多,然後皮膚比較黑,眼睛也不大,不算一個漂亮的姑娘,可總是想要打扮自己,用裝扮彌補先天的普通容貌,她對白靈有意見,白靈權當她是妒忌,女生誰不有點小情緒呢,這也沒啥,可是坑害人就是品德的問題了!白靈自問沒有什麽對不起她的!

有的事情可以忍,有的必須爭,白靈都不需要再問,呂慧在座位上梳頭,白靈拿起桌上的水杯,裏麵是溫水,她徑直走過去潑在呂慧的臉上:“這次是溫水,如果還有下次,那就別怪我不客氣,拿滾燙的開水往你臉上招呼。”

呂慧哎呀一聲,椅子咣嘰一下往後倒,她抹抹臉上的水嚷道:“白靈你怎麽回事啊?被狗咬了啊。”

白靈把杯子放一邊,甩甩手上的水,眼神犀利的掃視呂慧一圈,不知怎的,呂慧心虛的打個寒顫,不敢正視白靈。

白靈往後退一步,厭惡的說道:“是啊,被瘋狗咬了一口,什麽謊話都敢往外說,你也不用解釋,是不是你你我心裏清楚,再者說,如果你覺得你是冤枉的,那沒關係啊,反正學校就這麽大,一個一個的問,總能知道是誰先在背後捅我刀子的,如果你覺得我冤枉了你,我向你道歉,或者你潑我一杯水。”

呂慧沉默不說話,白靈說得對,學校教職工沒多少,一個人一個人的排查,早晚會知道是自己說的這些,現在還不如大事化小。

呂慧嗬嗬了一聲:“這倒不用,我心眼大,不跟你計較。”

她不計較,白靈卻不能不計較,這種事就是捕風捉影,如果不調查清楚,有一個疑影在每個人的心裏,白靈還是洗不清!

白靈咬住嘴唇,一字一頓的說道:“我白靈在這裏說一遍,隻說一遍,違反道德的事情我現在不會做,以後也不會做,我現在是單身,說我腳踩兩隻船根本子虛烏有,這件事我不會這麽算了,我要追究到底,這已經侵害了我的名譽。”

呂慧見白靈咬死不放,不肯善終,又說道:“咋,你敢說你跟周老師就是普通朋友?那他四處借工業劵給你買碗櫥櫃?”

白靈心裏一驚,那碗櫥櫃不是其他同事不要的嗎?不過她沒表現出來,呂慧這種人,你的氣勢稍稍弱一點,她就乘機擠兌你,白靈笑道:“和你有關嗎?用你的工業劵了還是管你借錢了?別人的事你怎麽這麽清楚?”

學校是一排排的平房,她們這個辦公室在最外麵,正好副校長巡視辦公室,看到這一幕,推進門問:“這是怎麽了?所有人都圍在一起?”

呂慧惡人先告狀,她知道躲不過去,一查就知道傳言的源頭就是她,索性撕破臉搶先機,讓別人知道白靈的真麵目。

呂慧搶先道:“是這樣,咱們學校的白老師可能有點問題,她還拿水潑我。白靈跟周老師關係好,周末還跟一個叫鄒城的男人走在一起呢。”

呂慧洋洋得意,幸虧她耳朵尖,走之後聽到了那個男人的名字。

副校長重複一句:“鄒城?”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舟舟沐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