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67節

這個孩子來的挺及時,本來鄭麗梅那還活動心眼呢,覺得孫海全雖然成親了,對方是年輕知青,但是她還生了兩個兒子呢,找機會就攛掇狗娃,她這是想回來。

等田寧懷上孩子,那邊瞬間就熄了火,你能生兒子人家也能生,孫海全跟鄭麗梅斷了夫妻緣分,肯定是續接不上的,不管有沒有田寧其實都一樣。

鄭麗梅被□□一段時間之後現在日子也好過了,畢竟大家都是鄉裏鄉親的,隨便扒拉一下還能攀上親,都是一個村子的,也不會鬥的太過分……狗娃就是惦記著他媽的安危,鄭麗梅舒心點,狗娃心裏也好過,至於他自己以後對她媽,別人可就不操心,就算以後他結婚想把鄭麗梅接過去一起住都無所謂。

田寧這胎一直是小心翼翼的,七個月的時候早產了,俗話說七活八不活,七個月動了胎氣大家還稍稍鬆口氣,小楊莊的女人生孩子都是找赤腳醫生或者有經驗的產婆接生,很少有人操持車輛去縣城的醫院。

桑紅芹在白靈的影響下,也改變了自己的思想,覺得還是在醫院生設備齊全,大人跟孩子更安全,萬一遇見突發情況,也能及時應對。所以當田寧剛見紅的時候,孫海全就借了大隊的牛車,讓田寧裹著一席被子來縣城醫院。

田寧常年幹農活,身子骨結實,在懷孕後期也沒少走動,生產的時候沒費多少力氣,隻用了兩個多小時就生下了一個女兒,白靈覺得不可思議,別說生第一胎,就算是生老三那會,都差點要了他半條命,折騰好久才生下來,真是同人不同命啊,人家田寧生孩子可簡單多了。

桑紅芹一直在外麵轉圈,嘴裏念叨著說保佑保佑,當護士說是一個女娃是家裏人都很高興,老孫家二房已經有兩個男孩了,再來個小姑娘也挺好。

田寧心裏忐忑不安,生怕生閨女婆家人不歡喜,老孫家不是那種沒開化的人家,孫海全抱著閨女親個不停,田寧這才放心下來。

全家人最開心的莫過於貓娃了,在醫院的時候沒讓孩子過來,田寧是第三天上出的院,之前貓娃一直是跟爺爺在一起,隱約知道田寧是去醫院生娃娃了,等大家回來的時候,他留意到了奶奶抱著的繈褓。

因為白靈已經生過三個孩子,貓娃早就明白了懷孕跟嬰兒的關係,他先是望望田寧的肚子,圓滾滾的西瓜沒有了,隨後他跑到桑紅芹身邊,墊著腳巴望:“奶奶,我要看。”

桑紅芹麵含笑意的俯下身子,和貓娃解釋道:“貓娃,這是你小妹妹,以後可不能欺負她!你是哥哥了,要對妹妹好!”

貓娃啊了一聲,繞著屋子跑圈,兩隻手在空中飛舞:“我當哥哥咯,我當哥哥咯。”隔壁的鋼蛋前年有了一個妹妹,貓娃喜歡的不行,每次都纏著孫海全讓他給自己生個妹妹,孫海全被他纏的不耐煩,照著屁股就打,貓娃從那以後不敢提,但內心一直有這個渴望。

田寧雖然生產順利,但是也耗費了不少精神,白靈特地從供銷社給她帶來了一些紅糖,紅糖現在難買著呢,不知道為了什麽,紅糖的供應又鎖緊了一些,供應的票每個人減少了一兩,白靈肉痛不已,一兩也是一小撮呢!

田寧現在最需要補充影響,白靈之後拿來了十斤白麵,十斤大米,桑紅芹問出處,白靈問難的支支吾吾:“哎呀,姥姥,您就別多問了,有一點您放心,這個東西肯定是正經地方來的,不是偷不是搶。”

現在外孫女大啦,也有不少人脈,像這些吃的,沒準就是通過什麽特殊渠道獲得的不方便說呢,桑紅芹還是不放心的囑咐道:“那你注意點安全。”白靈應了一聲,心裏說就是從自己空間了拿出來而已,安全著呢。

等過了一段日子,她又給桑紅芹拿了一桶花生油,這是她自己找渠道榨出來的,家裏也有一桶。

按理說三年饑荒時期過去了,這幾年的日子也確實是越來越好,可是明顯從今年開始,各種漸漸敞開的供應又有了回縮的架勢,白靈不清楚其中的道理,還是鄒城隱晦的告訴她:“勞動力跟生產應該對應上,各個崗位上都不能缺人,不然就無法運轉,現在……可能有點混亂。”

如果是鄒城這個說法,那就對應上了,不過白靈瞬間安心,隻要不是天災和太大的*,那一切的困難都隻是暫時的。

空間的食物可以拿出來用,但是隻能一點點的拿,這樣的話才不會被家裏人懷疑,不然白靈沒有借口可以搪塞,別人就不提了,可鄒城跟一個人精似的,她可沒有把握可以瞞住他。

小黃豆一天一個樣,轉眼就一歲多了,全家人都送了一口氣,過了一歲,孩子算是能養住了,要知道在現在這個年代,養孩子除了費心費力,還是一件高風險的事情,如果遇到一些疾病,很容易治不好留不住孩子。

家裏的兩個女人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平時都不敢抱小黃豆出去玩,就怕凍著或是怎麽樣,孩子愛玩是天性,小黃豆每天都嚷嚷著曬太陽,他會走路有點晚,至少是比小麥和土豆都晚,小麥嫌棄的看看二弟,扭過頭說:“媽,黃豆又摔倒了,這都多半天了,他連完整的三步路都沒走上。”

白靈也是發愁,她跟鄒城智商都挺高啊,包括家裏這兩個大點的孩子,學什麽都是很快的,怎麽到了小黃豆這兒,一點都不順利呢?

後來鄒城和白靈說:“你跟媽別總是抱著他,多讓他自己走走,不然產生依賴心理,肯定學不好走路。”白靈恍然大悟!孩子不能太溺愛。

小麥想出一個主意,她比同齡人都要高一些,完全可以拽得住二弟,小麥讓黃豆踩在她的謝麵上,她緊緊牽著黃豆的手,隨著她步伐的邁開,小黃豆可能感受到自己在走路,小黃豆覺得十分新奇,嘻嘻的笑個不停,不讓姐姐停下來。

至於那個吃貨土豆,搬個小板凳,坐在牆根下啃著一根煮玉米,腮幫子鼓鼓的盯著姐姐弟弟看呢,偶爾嫌棄的說一句:“黃豆真笨!”

白靈走過去把啃掉一半的玉米搶走,皺著眉頭說道:“別吃了,剛才吃完的午飯,咋還吃呢!”

小土豆站起來要搶,奈何他身材小小,連白靈的手邊都夠不到,撇著嘴帶著哭腔說道:“我還想吃。”

白靈看看自家兒子圓滾滾的身材就想歎氣,這才多大啊,已經吃成了一個小湯圓,以後土豆這個名字可就名副其實了!非得長成一個小胖子不可。白靈在健康和心疼中間徘徊,最後狠下心腸說道:“不許吃!這根玉米我要沒收。”

小土豆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鑽進鄒城懷裏:“爸,我媽欺負我。”

鄒城尷尬的看了白靈一眼,無奈的對兒子說道:“兒子,你告狀找錯人了,連我都得聽你媽的話,要聽媽媽的話,懂嗎?”

小土豆冷哼一聲,趁著眾人不防備,把食指伸進嘴裏啃了起來……

第111章 棉花

鄒城趁著白靈高興,告訴她了一個消息:他要被派到外地的銀行去。

這件事太過於突然,白靈愣愣的沒說話,鄒城握握她的手:“時間應該不會特別長,最多一年,我這是算去支援,不是調崗,以後還會回來的,這也是單位的領導對我的信任,讓我去基層的銀行去曆練,就是有點遠,在東北那邊。”

東北啊,那裏還真是遠,坐火車的話要好幾天吧,聽說那邊特別冷,外麵曬的衣服等去收的時候都凍成冰棍了,鄒城雖然身體還不錯,可是能不能受得住那邊的天氣啊……

白靈也曉得,這是上麵的命令違抗不了,人家的指令就是指哪你打哪,工作上沒有挑三揀四一說,這是思想不積極,理解是一回事,不願意又是另外一回事,白靈苦著臉給鄒城收拾東西。

屋裏自有夫妻兩個人,鄒城從後麵環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後背上:“我知道你不想讓我走,從我的心裏,我也不願意離開你和孩子,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努力工作,爭取早點回來。”

白靈鼻子一酸,悶悶的說道:“那你可得說到做到,如果你不回來,閨女兒子可就不認你了。”

鄒城才不會聽信她的這套話:“我自己的孩子,這輩子就這一個親爹,敢不認我把腿打折!”

李愛雲也沒去打擾他們,她把三個孩子趕到一起,帶去旁邊的院子:“小麥啊,你好好帶著兩個弟弟,今天跟著姥姥睡!”

小黃豆聽明白了奶奶的意思,噘著嘴說道:“找媽媽。”媽媽的懷抱可香呢,他可不想離開。

李愛雲從櫃子裏掏出幾顆糖,這才哄住了幾個小祖宗,隨即歎口氣,往往隔壁的院子,也不知道兒子何時能回來。

鄒城在家又待了四五天,這次的指派是臨時的,沒有太多的準備時間,鑒於他離家時間長,所以銀行放了他這幾天假,讓他好好安排家事。

鄒城走了之後,家裏的老的小的都得靠白靈照顧,他看看嬌妻柔弱的肩膀,吻吻她額頭:“以後辛苦你了。”

白靈低頭看著腳尖,輕聲說道:“早點回來,那邊天氣冷,注意保暖。”

鄒城指了指自己的行李包:“放心,冷不著我。”

白靈和李愛雲這兩天緊趕慢趕,給鄒城做了一身棉服出來,普通的棉襖一斤棉花足夠用了,白靈怕不保暖,足足放了一斤半的新棉花,大棉襖一捂,能擋住不少風雪,棉褲相對就薄了一些,外麵還得套外褲穿呢。

另外白靈還做了一件棉馬甲、買了一頂毛茸茸的雷鋒帽,還能蓋住耳朵,七七八八的物件足足準備了一個大包,白靈還塞給他一點全國通用的糧票,在外麵用得著。

鄒城去東北每個月的供應糧票變成了當地糧票,跟著那邊的供應額度走,可能是高粱米發的多一些,不過他一個人在那,就把糧食關係轉到單位食堂去,這樣的話不管好不好吃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做。

鄒城隔半個月左右就會寄封信過來,信件的郵寄很慢,等白靈收到信的時候,很可能裏麵講的事情都過去好久,可是發電報太貴,又說不了幾個字,他們這種互訴衷腸的,隻能依靠寫信,白靈準備了半抽屜的信封和信紙,留著給鄒城寫信用。

小麥他們幾個孩子開始還會問問爸爸去哪了,等白靈解釋了幾次之後,小麥懂事的說:“爸爸去建設祖國了!他以後再回來。”

白靈:“……”閨女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朱雨生的是兒子,等孩子長長健壯些,他們夫妻坐火車回了一趟淶水縣,說孩子還沒見過姥姥姥爺呢,得過來瞧瞧。

白靈帶著小麥去火車站接人,兩個兒子還太小,火車站人多白靈不放心帶過來,下車後看見穿著鵝黃色外套的朱雨,懷裏抱著一個孩子,白靈招招手:“這裏!”

方叔叔在後麵拎著行李,朱雨的五官看起來都柔和了很多,以前的倔強仿佛在為人母之後都消散殆盡,朱雨溫柔的摸摸小麥:“小麥!想沒想幹媽呀!”

小麥使勁點點頭:“想呢,不過我現在應該管你叫什麽呢?”小麥托腮想。

小麥管方叔叔叫叔公,可朱雨是她的幹媽,這個輩分小孩子繞不清楚。

朱雨笑道:“不用管那麽多,我還是你幹媽!”

朱雨跟方叔叔本來為了方便打算住招待所,可是朱雨媽不同意,說女兒女婿回來,一定得住家裏,她還想好好親親外孫子呢。

本來白靈爸媽想來接她,但是臨時都有事,就委托朱雨來接一趟,下了火車不至於空蕩蕩的沒人接,白靈把他們送到朱家,朱雨媽回來留道:“明天過來一起吃頓飯,把土豆和黃豆都帶來,咱們也好久沒聚了。”

朱雨輕易回不來一次,白靈也沒拒絕,等第二天來的時候,帶來了米麵還有一點蔬菜,朱雨媽直瞪她:“你這孩子,人來了就行,咋還帶糧食呢。”

白靈把袋子放下,說道:“現在糧食供應又縮緊了,家家都不富裕,我們家前幾年還存了一點糧食,拿一點過來不礙事。”

朱雨下麵弟弟妹妹也幾個,現在正是食量如牛的年紀,每個月的供應也是緊巴巴的,他們這一來就是幾張嘴,人家炒菜烙餅的,禮尚往來更合適一些。

方叔叔現在有工作,也不方便待太久,這次隻能留下四天,回去還得上班呢,朱雨說等孩子大一點她也得去上班,孩子可以放在家裏附近的托兒所,早上送過去,晚上接回來,絲毫不耽誤事,那家托兒所的評價很好,裏麵的老師很耐心,也不會出現打罵孩子的情況。

孩子的小名叫元元,諧音是緣分的緣,也代表著兩個人是因為緣分才走到一起,有了現在的幸福日子。

白靈發現,方叔叔大概是日子過得舒心,現在年輕了許多,不像之前在小楊莊那樣頹喪。

方叔叔笑道:“人家朱雨比我小這麽多歲呢,如果我不把自己捯飭的年輕一點,怎麽往她旁邊站?”

朱雨這次回來給白靈的三個孩子帶了不少東西,有玩具有零嘴,都是高檔貨,白靈嗔道:“結婚了得精打細算一點,這麽大手大腳的哪行?給孩子不用買這麽多東西。”

朱雨才不聽她的話呢:“你啊,跟我媽一樣囉嗦,我給孩子買的,又不給你,小麥土豆,你們喜歡嗎?”

兩個孩子喜笑顏開:“喜歡喜歡!”小黃豆也拍拍手:“真好!”

方叔叔的華僑票又恢複了供應,這些東西在華僑商店買,價格並不貴,至少比普通的商店要便宜一些。

白靈想起了鄒城的囑托,趁著方叔叔出去抽煙的機會跟他提了一嘴:“方叔叔,你現在恢複名譽了,鄒城說,等你什麽時候回來,就把那些東西還給你。”

白靈說的委婉,不過方叔叔聰敏機智,馬上反應過來 ,思索了片刻說道:“你和我說過,這些東西很值錢,過個二三十年能賣上好價錢,這樣看是一定要留下,不能被搜走的,我現在看著很安全,但是沒準哪一天又會重蹈以前的覆轍,安全起見,還是先放在那吧,嗬嗬嗬,小城那個機靈鬼,難為他能想到把東西藏在那兒。”

既然方叔叔不打算取走,就還像以前那樣存放著,白靈和鄒城研究過,這幾年風聲緊,革委會的人雖然減少了搜查,但是搞不好會來個突然襲擊,被搜到可就麻煩大了。

白靈說道:“那行,現在我們這存著,等過幾年風聲過去了,到時候再給你們。”

白靈掐著手指算算,也熬不了幾年,最多五年而已,其實到了1975年,局勢基本已經開始回緩,日子會越來越好過的。

白靈看了看屋裏瘋跑的孩子,小麥他們趕上的時代不錯,至少比她這會強,以後恢複高考製度,他們人生的道路會順暢很多。

朱雨抓緊時間陪父母,方叔叔常在縣城轉悠,還回了一趟小楊莊,又去看看他住過的牛棚,教授還在這裏呢,估計一時半會出不來,看到方叔叔一臉感慨,方叔叔好言好語安慰他,說再忍忍,等以後正名了,就能出來過舒心日子。

煎熬中的人心裏就是得有一個美好的願景的,不然一天天的要如何熬嗎?分在小楊莊還算好的,大隊裏的人都很實在,也不磋磨人,看他年會稍稍大一點,多少暗地裏照顧一下,雖然吃的方麵不太好,不過重活不怎麽讓他幹,分給教授的都是一些他能幹的了的,所以身體損耗不算厲害。

貓娃是一個懂事的孩子,教授教給他知識,相對的他也會有所回報,有好吃的會偷偷留上一點,趁著天黑給教授送過來,有時候跟著孫海全上山,摘到野果子藏在衣服裏,給教授帶來解解饞。

方叔叔去的時候,貓娃正窩在牛棚裏寫字呢,他瞧了一眼貓娃,神采奕奕的說道:“這個小徒兒學的怎麽樣?”

教授坐在門檻上,擺擺手:“什麽徒兒啊,我就是教孩子認字背書,悟性不錯,本性也是一個純善的孩子,是可造之材啊,就是可惜了,現在不能高考繼續深造學業,不然啊,前途不可限量。”

第112章 大骨棒

貓娃的記性不錯,雖然沒到過目不忘的程度,但是背書比同齡人要快上三四倍,再加上自己刻意鞏固,隻要他背過的書,就一定記得牢牢的。

記性好是他最大的優勢,加上有教授這個知識淵博的人教導他,學識比同齡的孩子隱隱高上一頭。

方叔叔給教授扔下點吃的還有簡單的洗漱用具,他跟教授同吃同住,知道他是一個有潔癖的人,隻是現在的環境限製,實在是幹淨不起來,其他的他幫不了忙,這些簡單的生活用品,還是可以隨手送他的。

教授也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他大方的收下,隨即說道:“以後我要是還有機會出去,一定會報答你的!”

“報答什麽?我可沒指望這個,你平平安安的就行。”方叔叔得抓緊走了,不然一會兒天黑路不好走,他對這裏也不熟悉,怕迷路。

貓娃從牛棚裏起來,拍拍塵土說道:“我送您到縣城口吧。”貓娃今年個子躥的很快,像個小大人一樣,看著微黑的天,方叔叔也沒逞強:“行啊,也不用送太遠,你一個小孩子不安全。”

貓娃撅噘嘴:“我是男子漢了,不是小孩子!”

方叔叔在路上簡單問了問孫家的情況,他沒好意思打擾孫家人,正是農忙的時候,他去叨擾還得留飯什麽的,給人家添麻煩。

貓娃話多,一股腦把家裏發生的大事小事都告訴他,最後興奮的說自己有妹妹了!這個方叔叔知道,比他們家元元早出生一個來月。

方叔叔的這趟小楊莊之行白靈不知情,她正在拆鄒城的來信呢,鄒城會把生活上發生的趣事跟白靈在信中提起,他也不是隻報喜不報憂,關於工作中的困難也會寫出來,比如說農民對銀行很不信任,覺得錢還是放在自己家裏保險,有把錢藏在房梁上下雨澆爛的,也有放在床下麵被老鼠磕掉的,都是辛辛苦苦攢的錢,別提多心疼了。

鄒城和幾個同事去普及銀行的好處,從開始的不理睬到後來的將信將疑再到有人來銀行辦理業務,這些許的進步都令鄒城很高興,這就是他過去的價值。

他去的地方在東北的最北麵,屬於極冷的城市,縣城的條件雖然比下麵的村裏好一些,但是也有限,在這裏每家每戶都有一個大火炕,燒的暖暖的,白靈做的棉衣派上了大用場,全副武裝之下,鄒城身上少了很多寒意。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舟舟沐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