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66節

鄭麗梅被拉上街去批/鬥,鄭家人因為她在村裏抬不起頭,本來鄭麗梅嫂子就看不上她,現在更是每日跟丈夫婆婆吵鬧,鄭麗梅她媽氣的住了兩次醫院。

鄭家人知道這件事捂也捂不住,所以就悄悄通知了老孫家。

狗娃貓娃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張羅著去鄭家村看親媽,孫海全指定不去,桑紅芹怕倆孩子人小被忽悠,沒有主心骨不行,這才叫了鄒城一同前往。

白靈問:“那老鄭家是啥意思?”

鄒城剛回來鞋都沒換,小麥懂事的把爸爸的拖鞋遞過來,然後蹬蹬蹬跑回去拿了一塊蘋果:“爸爸,奶奶給我吃的,我給你留了一塊。”

鄒城把小麥舉過頭頂轉了幾圈,小麥最愛這麽玩兒,咯咯的笑個不停,玩泥巴的土豆也跟著摻和,伸出髒兮兮的手來:“抱我抱我。”

鄒正富把兩個孩子帶走:“你爸累了一天了,快別纏著他,跟爺爺回屋,爺爺有好故事跟你們講。”

兩個孩子最喜歡聽爺爺講故事了,連連拍手稱好,也顧不上這頭。

鄒城這才踹口氣,回道:“鄭家人說,鄭麗梅現在苦的很,每天連熱湯都喝不上,這種日子也不知道過多久,家裏也丟不起這個人,隻要是老孫家願意,讓鄭麗梅回來過日子,那一家人團團圓圓的,狗娃貓娃有親媽,鄭麗梅也不用受苦。”

白靈氣的渾身哆嗦:“做夢!他們想的真美!當初狗娃狗娃求著她不讓離婚,可是她呢?甩甩手就離婚找下家,等沒辦法懷孕,又厚臉皮來搶孩子,現在到了這種地步,還想老孫家收留她?”

鄒城搖搖頭:“你是旁觀者清,可是貓娃狗娃呢……畢竟是親媽。”

白靈微微一愣:“你是說貓娃狗娃想讓鄭麗梅回家來?”

鄒城嗬嗬一笑:“貓娃年級小,倒是沒說什麽,狗娃一直沉默著,眼神期待的望著我,他恐怕是有這個打算……”

白靈搖搖頭:“我那個二舅媽,就是一個攪家精,如果她回來,日子好不了。”不過她轉念又一想,就算是孫海全對鄭麗梅沒了情分,可為了兩個孩子,還沒準真會委曲求全……

清官難斷家務事,鄒城就是把事情如實跟白靈稟告,至於老孫家怎麽處理,他們也插不上手。

白靈也顧不上小楊莊那頭,最近這幾天肚子的反應異常,她形容給李愛雲聽,婆婆說這是要生的前兆,為了保險起見,第二天李愛雲收拾好東西就帶著白靈去了醫院。

黃楊哭笑不得:“舅媽,白靈離預產期還有好幾天呢。”

李愛雲表情凝重的說道:“保不齊就提前生呢,你可跟我說過,這段日子醫院病人少,空床位可多呢,既然這樣,反正就是花點床費,也不影響其他人,給我們安排住院吧。”

黃楊搖搖頭,去帶著李愛雲找了護士,說明情況之後辦理了住院時後續,醫院病人不多,床位空著一半,白靈把東西收拾好坐到床邊,這個病房其他三張床位都是空著的,白靈問黃楊:“產科不是人一直很多嗎?現在咋感覺都空著呢?”

黃楊小聲說道:“我還是聽護士長提起的呢,咱們這好像有一個說法,屬雞的人命不好,容易跟家裏人相克……當然這些都是封建迷信。”

封建迷信看來也有人信啊,不然不至於產科人少,現在的人確實比較迷信,表麵上不說,背地裏都會偷偷的算,生肖屬相又不能決定一個人的未來,糾結於這些純屬沒事找事。

李愛雲把黃楊趕出病房:“沒病人要忙?在這杵著做啥?”黃楊察覺到自己的失言,捂著嘴關門趕緊往外走。

白靈笑道:“媽,我又沒往心裏去,什麽屬相的都一樣。”

李愛雲把行李卷打開:“可不是嗎?你爺爺就是屬雞的,你看這一輩子多有福氣呢,日子過得好著呢。”

李愛雲安頓好白靈去外麵買了一碗麵條,陽春麵裏臥著兩個白花花的荷包蛋,碗上還冒著熱氣:“快趁熱吃吧,天快黑了,我也不回家給你做飯去,反正旁邊床位沒人,我就在旁邊睡。”

白靈於心不忍:“媽你回家吧,反正這裏有護士呢,我沒事的。”

婆媳倆爭執間,鄒城推門進來,手上拎著一個竹籃,外麵冷,他的手凍得通紅,眼睛落在那碗麵條上:“我還怕你們沒吃飯呢,做了些帶過來。”

白靈指指李愛雲:“媽剛才說她在外麵吃了,我看也沒吃幾口,你拿給媽吃。”

鄒城把竹籃遞給李愛雲,說道:“晚上我在這裏陪著靈靈,媽你回去睡覺吧,你本來睡眠就淺,在這裏睡不好,趁著時間還早,先回家吧。”

鄒城陪在這裏李愛雲還能放心,半夜白靈醒來想上廁所,她自己悄悄下床,本來不想驚動鄒城,沒料想他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來,揉著眼睛下地扶她上廁所。

白靈昨天能感受到宮縮陣痛,不過不太明顯,她皺著眉從廁所裏出來,悶悶的說道:“我見紅了。”

白靈之前生過兩胎,自然意味著這代表著什麽,她不是初產的孕婦,恐怕會更快一些,鄒城去喊了值班的大夫,大夫問完她的情況,說道:“今晚應該生不了,明天觀察看看,先扶著產婦回屋休息吧,今晚最好多睡一點,萬一明天真的生,先睡足了。”

第二天白靈吃的飽飽的,陣痛再次襲來,一次比一次密集,被推進產房的時候鄒城焦急的喊她:“靈靈,我等你平安出來。”

白靈眼睛酸酸的,狠狠的點點頭,外麵有她最愛的人啊,他跟著她一起焦灼痛苦。

白靈這一胎的胎位不正,生起來很麻煩,助產護士告訴她,如果半個小時生不下來,就得推進手術室剖腹產了,耽誤的時間如果過長對胎兒有危險。

護士出去找家屬簽字,進來後蹲在白靈旁邊說:“你們家那位真有意思,我本來就是告訴他情況,我還沒開口呢,他就一個勁的說‘保大,保大,無論出現什麽問題,一定要先保大人。’”

白靈笑出聲,旁邊大夫說:“產婦不要笑!保存體力啊,別笑,用力啊!”

白靈心裏默默說了一句:這個傻子。

白靈肚子裏的孩子還算爭氣,沒等到剖腹產自己從肚子裏蹦了出來,是一個男嬰,母子健康,白靈隻看了孩子一眼,她渾身虛弱,累的睡了過去,對後麵發生的事情一概不清楚,等她再醒來的時候,跟生小麥那會兒的情形一樣,一睜眼親戚朋友站了滿滿一屋。

孫玉柱在家沒來,桑紅芹眼神躲閃:“你剛生完孩子,有啥話咱們以後再提。”

直到白靈出了月子她才曉得是怎麽回事,還是為了孫海全跟鄭麗梅,鄭麗梅在鄭家村受批判,但是如果再嫁回來,那邊可就管不著了,法律又沒規定說她不能再嫁,至於小楊莊這頭好說,鄉裏鄉親的也沒人會難為他們家,鄭麗梅她媽受不了女兒受苦,來小楊莊了好幾次,可孫海全打定主意,說這輩子跟鄭麗梅都沒有了夫妻的緣分。

狗娃十分為難,說要不就假結婚,先把他媽救了再說,桑紅芹都不同意,鄭麗梅能真的進門,就有本事賴著不走,再加上這兩個孩子,那她兒子這輩子全耽誤了,事情僵持著呢,後來桑紅芹想了主意,要想讓老鄭家徹底斷念頭啊,還得讓兒子結了婚,這樣沒了念想,也就不惦記了。

這年頭離婚的少,桑紅芹托媒人介紹相看,她提要求的門檻也不高,但愣是沒找到合適的,媒人呢急著想做成這門親事,天上無雲不下雨,地上無媒不成親,要是兩個人成了,謝媒禮可是一個大豬頭呢。

她聽過關於田寧的風言風語,自作主張找機會去問了田寧的意思,扯謊說男方那頭同意了,沒料想田寧害羞的點頭,她瞧著有門,兩邊一撮合,男有情女有意,就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年紀差的多不要緊,歲數大的會疼人,兩個兒子都大了,還是家裏的頂梁柱呢……

桑紅芹這時候才回過味來,跟白靈說道:“我說呢,老二死活不願意再把鄭麗梅接回來,平時對田寧挺照顧的,原來悄悄有這心思呢。”

貓娃倒是挺開心的,田寧照顧他很多,這個後媽他欣然接受,狗娃悶悶不樂,好幾天不說話,估計是心裏怪他爸呢,桑紅芹擺擺手:“孩子心性,不用理他,總不能為了她媽,就耽誤了老二的一輩子。”

第109章 手絹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孫海全和田寧的婚事得抓緊,到這時候孫家才清楚田寧家裏的情況,她爸病死之後她媽改嫁,把她扔給了爺爺奶奶照顧,老人對孩子的關心不夠,也就是給口飯吃,能吃飽穿暖就行,對於田寧的婚事,二老沒什麽意見,說孩子願意就成。

兩個人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跟長輩改了口就過期了日子,連簡單的餃子都沒吃,田寧說不用弄那麽花哨的,白麵缸裏沒剩下多少,都是一家人,什麽時候吃都行。

最開心的莫過於貓娃,母親這個角色的缺失讓他一度在小夥伴麵前抬不起頭來,現在他也有媽了!雖然不是親媽,但是田寧對他一直很好!

狗娃罵弟弟白眼狼沒良心,自己親媽受苦不聞不問,貓娃擼擼鼻涕:“可是是咱媽先拋下咱們倆的呀?當初為啥她不留下?”

對於弟弟的這個問題,狗娃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別過臉去:“反正你心裏別忘記咱們親媽。”貓娃沒走心的答應了一聲。

白靈給小兒子取名沒費事,小名就叫黃豆,這樣家裏湊齊了三種農作物。

小麥歡喜的拍手:“弟弟有名字咯,黃豆小黃豆!”

土豆跌跌撞撞的跑過來,眼睛眨巴著問:“為什麽不叫紅豆呢?紅豆更好吃!”

額,這個問題嘛,大概是因為黃豆更像是小男生的名字……

白靈出了月子就去供銷社上班,她孕期上班到九個月,後來身子太沉,就請了假回家休養,好在售貨員現在實行了輪班的製度,人員完全能夠倒的過來,她上班第一天,蔣二秀神神秘秘地拉她過來,先是把工業券遞給她,然後左瞅右看,壓低聲音說道:“白靈姐,現在有個好生意,你想不想幹?”

蔣二秀跟她買了一個關子,白靈不禁有些好奇起來,連忙問道:“你說的明白仔細一點?我沒太懂!”

旁邊櫃台的售貨員沒在,好像是去上廁所了,蔣二秀這才放心的說道:“紡織廠那邊有賣麵料的,價格可便宜呢,自己家穿或者轉手賣都行!當然這是私下的,我們家也是認識人才知道這個消息,據說已經偷偷交易快一年了,挺安全的,你知道我為啥這麽快就能還上工業券不?我媽從紡織廠那弄了一些桃皮絨的布料,好家夥,這種料子咱們縣城都沒賣的!土黃色桃皮絨冬天做成棉襖,穿在身上可好看呢,我媽賣給了幾個親戚,換來了這些工業券還有錢。”

白靈擔心的問:“這個不太保險吧?萬一要是被發現呢?”

蔣二秀嗨了一聲:“你這麽想啊,誰能這麽膽子肥啊?普通的紡織工肯定不敢,那一定是上麵有人授意一起做的唄,不然早就被逮到了,我估摸著出不了事。”

縣城隻有一個紡織廠,紡織廠聽說能生產出來很多布料呢,像縣城一級的廠子還不算高級,如果是省市級的工廠,很多料子是要送到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的,小地方的商店根本不會賣。紡織廠的布料送到服裝廠,做成一件件的成衣,還有一部分的布料直接流向市場,人們買回去自己裁剪。

一個工廠肯定是會有一套流程跟規章製度,按照蔣二秀的說法,流出來的布料數量不少,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麽差池?

安全起見,白靈不打算摻和,她也勸蔣二秀:“現在革委會的人整天在縣城裏瞎轉悠,要是被逮到的話指定會被扣上一頂帽子,還是小心為上。”

蔣二秀點點頭:“白靈姐你放心,平時的時候我們可小心著呢,一定不會被逮到的,下次一定會更謹慎,嗬嗬,要是被抓到,那可就慘了,其他的不說,我現在這份工作製定保不住。”

能在供銷社上班可不容易,蔣二秀還是十分珍惜這份工作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白靈也隻能言盡於此,她開始收拾櫃台上的瓶瓶罐罐,白靈今天上的是晚班,前一班的同事剛走沒多久,櫃台上有點狼藉,想必是著急交班沒收拾,供銷社是有小領導視察的,如果被發現櫃台不整齊,輕則批評重的話還會罰錢,雖然罰的錢不多,隻有一兩毛,但也挺讓人肉疼。所以平時沒客人的時候,很多售貨員都會仔仔細細的把櫃台好好打掃一下。

櫃台的售貨員是流動的,白靈現在賣的是一些日用品,什麽肥皂牙膏洗發香波啊,這些都是居民們會經常買的東西,客人相對多一些。

售貨員們沒有內部的優惠價,唯一的優勢就是碰到一些緊俏商品,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早一步買到。

這次進來了一批小手絹,兩個巴掌的大小,適合給小孩子當口水巾,白靈一摸之下發現,質量比以前的要柔軟很多,像黃豆他們這些嬰兒,用起來非常合適。

白靈掏腰包一口氣買了五條,機不可失,沒準以後就沒有質量這麽好的了!一條粉紅色的給小麥用,小女生臭美,白靈挑的是上麵繡了梅花圖案的,小土豆喜歡黃色,就買了一條純色的黃手絹,至於小黃豆,買了一條天藍色的,另外兩條是深黑色格子的,禁髒。

白靈打算把手絹給大姨兩條,留著給二丫用,大姨家現在的日子可是越過越好,大姨夫的手藝在十裏八村都有口皆碑,按理說大家找木匠都是找自己村裏的,不能讓外鄉人搶了生意,但是架不住謝誌強手藝好,漸漸的其他村裏的人也來找他打家具,能掙錢他自然來者不拒,其他人也服氣,畢竟謝誌強打出來的家具既結實又好看。

白靈前幾天得知一個消息,說是譚木匠被人舉報了,羅列的什麽名目她沒打聽,反正是譚木匠現在每天都得掃大街,也不準他在接這些木工活做,每個月的供應上還縮減了不少。

村裏消息不靈便,白靈去了一趟大姨家,把這件事遞了過去,畢竟師徒一場,她思前想後還是打算告訴大姨夫。

像譚木匠這種情況,一般人都不敢伸手幫忙,生怕會連累到了自己,譚木匠年紀越來越大,也就是勉強能自己生活,現在還讓他幹活,不久染上一場風寒,就病倒在床上。

革委會的小同誌聽說過去看了幾次,先是對他進行思想上的教育和改造,發現人家老頭昏昏沉沉的,啥也聽不進去,後來也就不說話,給他帶了點藥,讓他吃藥,畢竟如果出了人命,革委會這邊也不好交代,譚木匠的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也沒有什麽實質上的指控,也就不再怎麽為難他。

謝誌強私下裏悄悄去看過譚木匠幾次,趁著晚上天黑沒人注意的時候,打開門往院子裏鑽,譚木匠沒人照顧,隻能自己勉強起來做口飯吃,做一次吃兩天,到嘴裏都是冰涼的,最多就是勉強不餓而已。

本來就是生病的人,再加上吃睡不好,心裏有極大的負擔,拖了好幾天都不見好。謝誌強偷偷照顧了他一個月,托黃楊的關係從醫院開了點對症的藥出來,每天在譚家給他做飯吃,漸漸的過了一個星期,譚木匠能下地,臉色也紅潤了很多,但是他不敢聲張,如果自己真的好了,那幫小崽子又該變著法子折磨他了。

譚木匠裝成很虛弱的樣子,每個月的供應就拜托鄰居幫忙領,大家都在旁邊住著,再不想往身旁湊,這點小忙還是可以做得到的,反正就是一些基本的供應,沒有緊俏貨,順手就幫忙帶來了。

謝誌強把一堆票塞給白靈:“靈靈,你在供銷社,師傅他不好出門,你下班的時候幫忙買過來,我給他帶回去。”

這對白靈來說就是順水的人情,她點頭應道:“這個沒問題,我今天就給你帶回來。”

幸虧謝誌強家裏離縣城不遠,每天跑個來回也就是一個多小時而已,他走路快,到縣城不到半小時就能走到,白天在家裏做木匠活,到了傍晚太陽下山不方便做工,就過來這頭照顧譚木匠。

謝誌強把外麵的事情一句一句的跟譚木匠講,他還是那個臭脾氣,謝誌強這麽照顧他,也沒露出一個笑模樣,就是言語上溫和很多,謝誌強嘿嘿的也不在意,譚木匠趁著身子骨不錯,拿出他的木匠工具箱,遞給了謝誌強:“我老了,以後這些東西也用不上,留給你吧。”

謝誌強打開看看,這裏麵的工具很齊全,光是刨子就有五六把,鄉下的木匠不算太講究,一般就是一種刨子多種用途,這種的後果就是打出來的家具不精細,活好不好,工具很重要,這可是看家吃飯的東西。

謝誌強麵上為難:“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譚木匠指指自己:“我這把老骨頭以後也就不能做活了,這些工具留著也是生鏽,還不如給你,多做出一些有靈氣的好家具,我現在可以自理了,你也是拖家帶口的,以後不用來看我。”

譚木匠話是這麽說,可謝誌強就是放心不下,隔三差五總是過來看看他,有時候白靈大姨做點野味,也會給他端一碗過來。

第110章 小黃豆

轉眼間又過了一年,白靈發現這一年還算是諸事順利,無論是他們家還是身邊的親戚朋友家,都是美滿幸福,春節剛過就傳來兩個好消息,朱雨跟田寧都懷上了!

兩個人都是過了三個月才說的,朱雨也就不提了,田寧懷孕可真是一個好消息,她二舅大齡又即將得個孩子,每日喜的不行,連幹活都更有力氣了。

孫玉柱老兩口現在年歲大了,下雪之後外麵路滑,老人身子骨脆,生怕跌倒了骨折,所以孫海全跟田寧一直不讓他們出門,就窩在家裏,最多收拾收拾屋子。

桑紅芹哪裏閑得住呀?今年馬上又迎來一個小孫子或者小孫女,這是家裏目前最大的喜事,她開始忙活孩子的小衣裳,這孩子來的巧,小黃豆的衣服可以留給他穿,這樣大大的解決了衣服的問題,反正就這兩三家人,衣服輪換著穿唄,給孩子穿的仔細點,等白靈要是再生,再還回去就行,在鄉下有一種說法,衣服穿的人越多福氣越多,更能養的住孩子。

田寧覺得怪不好意思的,特地扯了一尺布給白靈送過去,說給孩子留著做衣裳穿,白靈也沒客氣:“二舅媽你給我我就收下啦,以後等這群大的穿完,我給你肚子裏的這個留著!一衣多穿!”

田寧年紀和白靈差不多,挺她喊自己二舅媽怪難為情的,她低頭說道:“成!以後孩子的衣服,咱們輪換著穿!”

田寧現在懷孕五個來月,肚子已經高高鼓起,她整個人也圓潤了不少,不僅如此,臉色還變得白皙,這也難怪,以前她整天下地幹活風吹日曬的,自從懷孕後,醫院大夫說懷象不太好,容易流產,這可把一家人嚇壞了,讓她在家裏靜養了兩個多月,直到三個半月的時候才開始鍛煉走動,捂都捂白了。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舟舟沐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