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64節

  鄒城攥攥拳頭,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事端,如果他再忍耐,早晚有一點家裏會引起禍端。

  方叔叔從小屋裏出來,努力直直身子,長期的勞作讓他習慣於佝僂著身子,背著雙手,完全一副老年人的姿態,仿佛隻有這樣,才能更輕鬆。

  方叔叔一語中的:“這樣擔心受怕的日子,過著有什麽盼頭?真是不知道什麽時候熬出頭。”

  日子再不好過也得熬,對於鄒家人來說,這算是好日子,一家人平安健康在一起,沒有牽扯到這些是非當中,小夫妻倆有正式工作,小麥跟土豆聰明懂事,還奢望什麽呢?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過了幾天,整個縣城都在傳一件奇事,縣城不大,消息半天就能傳遍,聽說是法院接到一個破壞軍婚的案子,有人搞破鞋破壞軍婚,法院已經受理,這件事傳的沸沸揚揚,小縣城沒有什麽新鮮事,什麽鬥地主啊,打富農啊,勾不起人們的興趣,這件事一出來,消息就跟生了翅膀似的亂飛。

  白靈上班的時候還聽同事聊起呢:“你們猜猜是誰呀?”

  另外一個同事摳摳手:“我也不知道,不過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早晚得暴露出來。”

  後來白靈才知道,呂慧牽扯其中,這件事很快一清二楚,呂慧丈夫不上進,結婚這幾年沒少捅簍子,她呢,不知道從哪裏認識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是縣裏宣傳部的,妻子是部隊上的軍醫,兩個人聚少離多,一年見不了幾次麵。

  呂慧跟這個男人偷偷摸摸在一起了一年多,中間也不知道有沒有知道,可身邊的人總能窺探到蛛絲馬跡吧,反正這件事敗露了,軍醫把這兩個人告上了法院。

  破壞軍婚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刑法上還有一條破壞軍婚罪呢,查明情況屬實的話,要被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這個案子風風火火的審理,法院的材料十分詳實,連細節都寫的一清二楚,本來這份材料是保密的,也不曉得被哪個好事者抄錄下來,漸漸竟然傳揚開,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允許的,法院調查了情況,把相關的工作人員停職查辦,但流傳出去的案子細節,卻沒有辦法收回來。

  年長的同事在一旁講說,白靈聽過幾耳朵,內容不堪入耳,她回到櫃台,開始整理貨架上的瓶瓶罐罐,蔣二秀手裏攥著山楂,遞給白靈兩個:“白靈姐,你說這個案子會咋判呢?”

  白靈咬口山楂,好酸啊,她連忙放下:“不知道,如果這件事不是被冤枉的,人家那個軍人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再者還是受法律保護的呢,想要翻身難啊。”

  這些還不算,後來還牽扯出另外一件事,事情敗露之後,呂慧丈夫這裏也不依不饒,以前他不覺得異樣,最近被別人指指點點,說了不少風涼話之後,他看小兒子越來越不像自己,自己是大眼睛,高鼻梁,可是兒子呢,鼻梁是挺高,可是眼睛不大,而且臉型跟夫妻倆誰也不像,他再一想,時間不對呀,呂慧招認說跟野男人才認識一年多,他們兒子可都一歲多了,時間上對不上號。

  呂慧丈夫心裏有了疑惑之後徹夜難眠,當下沒有後世普遍的親子鑒定手段,別說縣城的醫院,就是全國都沒有這項技術。

  人們的認知還停留在滴血認親上,家裏親戚給他出主意,搞到一張假的證明,嚇唬呂慧說小兒子不是自己的,如果她死不認賬,就把證據交給法院,呂慧不知道真假,一問就慌了神,她丈夫看出破綻,威逼利誘之下得知實情:大兒子確實是他親生的,小兒子是那個男人的,兩個人在一起不是一年多,而是兩年出頭……

  任何男人也經受不住這樣的打擊,他聯絡了那個女軍醫,把這個消息告訴她,婚後出軌是一回事,又生下孩子就另當別論了,總之這出大戲一直鬧了三個多月,最後呂慧跟那個男人被判了刑,大兒子她丈夫管,至於小兒子……好像是扔給了那個男人的父母。

  白靈聽到這一樁風流史暗暗咂舌,膽子得多肥,在這個年代敢出軌啊,更何況破壞的家庭還是軍婚家庭,惡人自有惡人磨,人在犯錯的時候就應該料到會有報應的一天。

  白靈和鄒城閑聊,自己囉囉嗦嗦說了一堆,鄒城笑道:“這樣不是省心了嗎?靈靈,咱們家兩次被搜查,都是拜呂慧的舉報。”

  白靈不太相信:“是她?不太可能吧,她怎麽清楚咱們家的事情?”

  人的惡意起源往往無從尋覓,就像呂慧總是針對白靈,簡直到了偏執的地步。

  呂慧能舉報一次兩次,就會一直窺探檢舉下去,萬一哪天不甚被搜出點東西出來……那結果真是不敢想象。天道好輪回,心腸惡毒的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婚內出軌本身就為人所不齒,光是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人,呂慧呢,連給丈夫生的孩子都是別人的,自己做錯事,現在連家裏人都抬不起頭。

  白靈猛然抬頭:“這件事你參與其中了?”

  鄒城沒正麵回答她的問題,勾勾她的長辮子,溫柔的說道:“她是咎由自取。”

  

  第105章 小辣椒

  

  方叔叔在鄒家住了一星期,最後決定還是回省城,那個院子給他的錢足夠在省城買一處安靜的小院子,方叔叔打算往城西買,工作的話暫時還沒有打算,不知道能不能給他解決這個問題。

  朱雨跟方叔叔一起回去,買完房子還是簡單裝修打掃,清理這種事方叔叔一個大男人不擅長,還得朱雨來,再者還得買買鍋碗瓢盆和基礎的生活用品。

  他們兩個的婚期還沒定,朱雨媽說得選一個好日子才行,先不著急,最起碼得把房子收拾好。

  鄒家省城的房子空著,他們一時半會也不可能回去,按照他的意思,是想讓方叔叔先住在他們家,先不急著買房,方叔叔不願意,說還是有自己的房子踏實,還得娶媳婦呢。

  大概半個月,方叔叔發了電報回來,說已經找好房子,就等著去過戶了,白靈跟鄒城商量,她打算回省城一趟,兩三年沒見過表姐,聽說她生老三的時候還難產了,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還有一點,聽說下星期趙衛國要跟小辣椒結婚了,這個婚禮她還想參加呢。

  鄒城哈哈大笑:“你又憋著什麽壞心眼呢?”

  白靈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看你這話說的多難聽,好歹也是我表弟呢,結婚我去參加也是應該的,我又不是去蹭吃蹭喝,隨禮的錢一分不少給,就是湊湊熱鬧,沾點喜氣。”

  白靈帶著小麥一起去的,土豆還小,整天調皮搗蛋,路上要是有這個惹禍精且得添亂呢,怪不得都說女兒是娘的貼心棉襖,小麥才四歲,跟個小人精似的,又聽話又懂事。

  這還是小麥記事起第一次回省城,她怯怯的問:“媽,我們去幹啥呀?”

  白靈和她解釋:“主要的任務呢,是去看望你太爺爺太奶奶,還有你表姨,其次呢,你表舅結婚,咱們去觀禮。”

  小麥似懂非懂:“結婚有糖吃呢,我願意去。”

  白靈到省城先回了鄒家,大概是因為長久的不住人,屋子裏有股發黴味,她敞開所有的窗戶,先是裏裏外外打掃一遍,小麥自己蹲在院子裏玩,絲毫沒有陌生感。

  白靈打算在省城待上四五天,明天先帶著小麥去爺爺奶奶家,之後去找趙春蘭,後天就是趙衛國大喜的日子,她跟著表姐一塊去。

  小麥嘴甜,把爺爺奶奶哄得合不攏嘴,奶奶掏出一把奶糖給她吃,小麥小眼神滴溜溜的轉悠,可憐兮兮的問:“媽媽我能吃糖嗎?”

  奶奶一把抱過她:“隨便吃!太奶奶給你的,要是你媽不給你吃啊,我打她。”

  “嗯嗯,要是媽媽不給我吃,你就打她屁股!”小麥板著臉給太奶奶出主意。

  白靈這趟來發現,爺爺奶奶真的是上年紀了,頭發花白,走路蹣跚,精氣神明顯不如前兩年,人啊,不服老可不行,現在省城連個親人都沒有,萬一有什麽事情,身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找不到。

  八十歲的老人生活還能自理,可再過一兩年呢?安享天年的歲數,子孫成群更熱鬧。

  小麥在這鬧了一天,晚上白靈帶她回家,城郊太偏僻,好在有公交車可以到達,兩個人搭著公車走的。

  趙春蘭還以為白靈就是回省城探親戚呢,沒成想她要去參加弟弟的婚禮,趙春蘭噗嗤一聲笑道:“小心我媽拿掃帚管你。”

  白靈也跟著她笑:“伸手不打笑臉人呢,我可是隨份子的,你們家的大事小情,我一次都沒拉過場,你再看看我這個姑,我結婚生孩子,她一次都沒參與過。”

  白靈雖然不待見這個姑姑,可她不想給別人留下什麽把柄,如果被人提起來,她是做小輩的,難免會被貼上不敬長輩的標簽,當然這個長輩沒什麽她值得尊敬的,麵子上該做的她一樣不落下,不給自己找麻煩。

  趙衛國結婚她隨禮隨五毛錢,不多不少,趙春蘭把孩子托付給婆婆帶,順便把小麥也放在了王家,小麥跟小哥哥們玩的很開心,白靈走的時候絲毫不留戀,還把零食分給小哥哥吃。

  趙春蘭挽著白靈的胳膊,笑道:“咱倆這幾年變化好大,同樣都是生了孩子的,你看我,胖了十幾斤,你呢,跟做姑娘那會兒沒有兩樣。”

  “表姐沒有你這麽誇人的啊,我可不年輕了。”

  白靈兩個人剛進胡同,就看見大雜院的門口貼著喜聯,地下有燃放鞭炮的殘渣,進了大雜院,發現新媳婦已經接來了,親朋好友正圍著她呢。

  秦海芬看見白靈臉色大變:“你咋來了。”

  白靈笑盈盈的說道:“姑你看你這話,我聽說表弟結婚,特地趕過來隨禮。”,說完掏出錢來。

  身邊的客人一個勁的誇:“哎呀親戚就是親戚,大老遠的還趕過來,不錯啊。”

  秦海芬越聽心裏越不高興,生怕白靈來拆台,她兒子一輩子就結這一次婚,可不能讓她給攪合了。

  趙衛國沒說話,反而是小辣椒親熱的招呼她:“表姐呀,外麵冷吧,喝一碗糖水吧,暖暖身子。”

  秦海芬慢慢挪動著腳步,不情不願的給白靈盛了一碗白糖水,給她喝可真是心疼死人了,可人家到底是隨了禮,總不能連口水都不給喝。

  新娘子也是剛到,娘家大哥背著進的屋子,怕婆家的人起哄,她大哥還守在門口沒走呢。

  白靈瞧著秦海芬吃癟的表情覺得暢快,她還在耿耿於懷那幾百塊錢呢,隔壁的李嬸還跟白靈提過,秦海芬見到人就說。

  現在結婚的儀式感更濃,和前幾年相比差別挺大的,白靈抬頭一看,八仙桌上擺著偉人的陶瓷像,念了念小紅書,說了一些慷慨激昂的話,大夥一起唱個革命歌曲,聲音振奮人心,整個大雜院都能聽見。

  白靈悄悄問趙春蘭:“表弟結婚後住在哪?”趙家房子不夠住,小夫妻倆沒有太獨立的環境。趙春蘭指指二弟:“他搬去那個小廂房住去,另外一間屋,留給人家小夫妻倆,他們是雙職工,分房子比別人還容易一點,等著廠子給分了房,就能搬出去住了。”

  當著親朋好友的麵,小辣椒問秦海芬:“結婚了我也應該改口,就叫您媽吧,我有件事想問問您呢,衛國以前和我提,說是您囑咐的,婚後我倆的工資全部交到你手裏,有這回事嗎?”

  秦海芬臉上一曬:“這話是從哪裏來的?”秦海芬咬著牙關不承認,結婚後的小夫妻都是自己掌握著工資大權,每個月給點生活費就行,沒有老父母摳兒子兒媳婦錢的,還得往裏麵貼補呢。

  小辣椒也沒點破,親熱的挽著秦海芬的胳膊:“我就是隨口問問,那就是守國理解茬了,我跟您道歉。”

  白靈點點頭:“小辣椒可真厲害。”白靈還以為小辣椒就是脾氣火爆呢,沒成想人家還聰明,當著眾人的麵問,以後秦海芬為了自己的麵子也不能反悔。

  趙春蘭冷哼一聲:“我媽這個人啊,當家作主習慣了,小辣椒這個兒媳婦進門,兩個人且鬥法呢,衛國耳根子軟,再活活稀泥……”

  白靈臨走之前去李嬸家裏坐坐,大家同一個院子住著,趙守國的婚禮她也帶著小虎子參加了,還專門穿了一件紅底帶花的外衣。

  小虎子還記得白靈呢,這幾年小虎子長高不少,個頭差不多到白靈的肩膀處,白靈拍拍他:“小虎子,平時聽話嗎?”

  小虎子用力點點頭:“我可聽話呢,平時還跟著我哥上山割草去。”

  李嬸教育出來的這幾個孩子都懂事有禮貌,李嬸提醒他:“你要是找到機會,提醒一下你表姐,你姑正琢磨著怎麽從她手裏借錢呢。”

  白靈愣住神:“借錢?她要借錢幹什麽?”

  李嬸措辭委婉:“她跟大雜院裏的人都借了遍,說是為了湊錢把小兒子從鄉下調回來。”

  白靈又不傻,秦海芬的念想,無非就是怕趙衛東在鄉下勞動受苦,想回城找個工作,過得更舒服一些唄,聽起來她是想走後門,可動動腦子就會知道,你想調回城,我也想調回城,如果所有人都回來,那誰還下鄉去呢?回城裏的剩餘勞動力怎麽解決?除非是有必須回來的理由,不然花錢也難辦。

  李嬸也是一片好心,這是人家家事,她如果摻和的太多,顯得自己太多嘴多舌,李嬸還跟秦海芬抬頭不見低頭見呢,隻能委婉的提醒。

  白靈把這事放在心上:“您放心,我會提前跟我表姐打個招呼,讓她留個心眼。”

  趙春蘭對秦海芬這個親媽早就心涼,除了必要的走動外,平時基本不登家門,她連工作都被弟弟給頂了,秦海芬還想從她手裏摳錢?話說的好聽,借錢借錢,能不能還上還不一定呢。

  白靈這事和趙春蘭一提,她果然憤憤不平的說道:“不借!一分錢我也不會給家裏,真當我是搖錢樹呢,用得上我就來晃幾下,我現在有了小家,憑著爭軍那點工資還不夠花呢,我媽咋不知道貼補我一點?”

  誰說天下沒有無不是的父母?世上自私的人多了,父母就是其中一種。

  

  第106章 花生米

  

  白靈帶小麥去看了方叔叔新買的房子,小院子不大,裏麵有兩間屋子,外加個小廚房,跟白靈以前租的房子格局差不多。

  院子被打掃的幹幹淨淨的,朱雨和方叔叔正搭雞窩呢,等來年暖和一點開始養兩隻雞,還可以撿雞蛋吃。

  屋裏的牆麵有些斑駁,還沒來得及拾掇,朱雨去給白靈泡了一壺茶,拿出來一碟子花生,招呼小麥過來吃。

  白靈問方叔叔:“你跟朱雨結婚有打算了嗎?”

  方叔叔點頭說道:“算好日子,兩個月後的初三結婚。”

  朱雨臉上掛著笑容:“也不用太麻煩,什麽彩禮嫁妝的,把東西搬進來,領個小紅本也就結婚了,我倆也不準備請人,就一家人圍著吃頓餃子,對了,你跟鄒城必須得到場!”

  “那肯定啊!缺誰也不能缺我!”

  方叔叔跟朱雨的婚禮簡單的不能再簡單,方叔叔的家人都不在國內,用他自己調侃的話說,他就是孤家寡人一個,無牽無掛,朱雨父母從淶水縣趕過來,再加上白靈和鄒城,捧著結婚證,買些婚後的日常用品。

  仿佛沒有任何的聲息,兩個人就領了證結了婚。朱雨如願以償,笑的跟花一樣燦爛,她娘家弟弟也長成了大小夥子,個子跟鄒城差不離,攥著拳頭說:“姐夫以後不許欺負我姐,不然我都不饒!”

  朱雨媽拍拍兒子:“大喜的日子你說啥呢?”

  方叔叔笑道:“你放心吧,我肯定對你姐好,你姐可是有‘後台’的人。”

  朱雨結婚,黃楊托付她帶新婚禮物,白靈回絕道:“表哥,別送了,他們也沒想大辦,再者我送給朱雨,也是為難他。”

  黃楊苦笑一聲:“是我想的不周全。”

  黃楊徹頭徹尾成了大齡問題未婚青年,鄒副校長急的嘴上長了好幾個燎泡,她曉得黃楊的心思,但人家女同誌都結婚了,還有啥盼頭呢?眼看著三十歲的大人了,一點算計都沒有。

  黃楊倒是我行我素,白靈懷上第三胎,去醫院檢查的時候聽見幾個小護士聊天,說新來的小護士跟黃醫生走得近,沒準能到一起呢。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