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61節

  白靈以前教過的學生,她聽朱雨說,有好幾個被分配到了其他的省份,離家裏特別遠,坐火車也得一天一夜,白靈不解的問道:“分配不是應該遵循就近原則嗎?”

  朱雨咳嗽兩聲:“具體怎麽安排,咱們就摸不清上麵的意思了,或許有其他的考慮吧,我現在跟你差不多,成了無業群眾,我媽天天嘮叨我呢,一直讓我嫁人。”

  朱雨的年紀早就二十五開外,成了她爸媽口中的老姑娘,每天都得嘮叨她兩遍,她下麵的一個妹妹前年都結婚了,也不怪爸媽著急。

  朱雨的心思呢,白靈全都了解,這是一個無比執著的人,靠著勸是勸不動的,除了支持她也沒有別的辦法。

  學校全麵停課很久了,曾經有過一段時間要恢複教學,但效果甚微,那段日子朱雨去了學校上課,可是學生哪裏還有心思上學呢?連基礎的班級叫法都變了,從幾年級幾班,改成了紅營紅排,弄得四不像,複課之後人人手中必定得拿著一本小紅書,經常進行宣誓或者總結大會,複課沒持續多久,因為上山下鄉的政策下來,也就草草收場。

  朱雨回來之後不停吐槽,說以後再有複課的事情,無論如何她是再也不去了。朱雨沒有了工作,家裏人打算給她安排到其他的單位,工廠、街道,憑借朱雨的資曆還有家裏的背景,統統都沒問題。

  朱雨不願意再上班,說先歇歇再說,她父母這幾年由著她習慣了,也沒再勉強。

  狗娃過來送野味,告訴白靈說小楊莊也被分配了十多個知青,男男女女都有,有一個歲數大的,今年竟然二十七八歲了,聽說是小時候上學耽誤了,因為對知識有極深的渴望,所以頂著“高齡”開始上學。本來應該18、9歲上高中的這一批學生中,出現了她這個例外,二十七歲的高中生。

  知青們沒地方住,需要住在老鄉家裏,周叔是大隊隊長,責無旁貸,所以他們家裏首先接收了一個女知青,聽狗娃說長得很清秀。

  城裏上學的學生不需要風吹日曬,細皮嫩肉的,指定比村裏幹農活的女同誌看起來要好看清麗一些。

  接收下鄉的知青,有主動的,還有嫌麻煩退避三舍的,周隊長不停的給大家做工作,最後隻剩下那個二十七八歲的女知青。

  一來是她年紀大了,村裏的婦女們不放心,萬一丈夫起什麽心思咋辦?要是小知青還行,家裏有適齡的兒子,沒準能成就一段好姻緣呢,這個老姑娘長相普通,人看著呆笨木訥,沒人願意接收。

  最後還是桑紅芹站出來,說女娃你跟我回家吧,家裏雖然老房子簡陋,但好歹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國家給每位知青每年供應三百五十斤商品糧,這些糧食會下發到所屬的大隊上,各地的情況不同,比如隔壁省的大隊,會給知青們提供知青宿舍,所有的知青都在一起生活吃住,不過淶水縣這邊,是講究知青跟大隊的隊員同吃同住,這樣的話才能更加深刻的感受到勞動人民的基本生活。

  狗娃告訴白靈,到孫家的這個女知青叫田寧,人長得跟甜杆一樣瘦,沒想到幹活很有力氣,是所有下鄉的知青裏麵幹活最賣力的。

  田寧住在老孫家的廂房裏,吃飯的話是每個月把糧食提過來,跟孫家人搭夥一起吃飯。這些下鄉的知青喜歡抱團,閑來無事就會湊到一起說話,田寧跟他們的關係並不好,所以更多的時候她會自己在屋裏,偶爾幫著桑紅芹帶帶貓娃。

  百聞不如一見,白靈回小楊莊的時候見過兩次,她偶爾會帶著小麥土豆去姥姥家小住,姥姥姥爺想孩子,可他們也忙,沒時間來縣城,反正家裏有公婆照應,白靈索性帶著兩個孩子回來小楊莊。

  田寧個子不高,白靈目測也就一米六左右,臉色黃黑,瓜子臉,帶著羞澀的笑容說道:“你是靈靈吧,我常聽孫奶奶提起。”

  白靈是中午到的,地裏幹活的全在家,孫玉柱歲數大了,現在基本很少從事農業生產,家裏的主要勞力就是孫海全,白靈發現田寧很勤快,做飯做菜都是她管,中午匆匆從地裏回來,換身衣服去廚房,鍋碗乒乒乓乓聲響起。

  田寧人很實在,說孫家人待她不錯,她歲數小,做點活還能疏通疏通筋骨呢,不礙事。

  白靈可沒少聽狗娃抱怨,說村裏的幾個知青懶惰不願意幹活,湊在一起就悄悄的說什麽詩詞歌賦,總之就是矯情,有一次他去村東頭,稻草剁裏就躲著三四個知青,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母雞,正架起一團火烤雞肉吃呢,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狗娃也沒聲張,最多就是跟家裏人提提。

  白靈回老孫家一看,下鄉的知青跟家裏人相處的很好,她心裏也高興,知青畢竟是上麵分配下來的知識分子,誰家也不能太怠慢,隔壁趙嬸子家的女知青如花似玉的,長得很漂亮,她在大街上跟別人抱怨,說女同誌沒有眼力見,飯後連個碗都不洗。

  白靈回縣城當天就收到了趙春蘭寄來的信,她洋洋灑灑寫了三張,婚後這幾年她沒怎麽歇著,生下了四個孩子,基本是一年一個,三個兒子一個閨女,兒子多了是債,她還發愁呢,說不生了,再生就生個小棉襖。

  趙春蘭全家夏天都搬進了王爭軍單位分配的公房裏,房子不算大,總共就兩個屋子一間小廚房,現在的房子都沒有衛生間,需要上公共廁所,兩間房子哪裏夠住啊,可勞動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趙春蘭仿照自己家的構造,把其中一間臥室中間隔開,王爭軍從外麵弄來一張上下鋪的架子床,兩個大點的兒子住裏麵,外麵先空著,閨女和小兒子還太小,不放心他們自己住,暫時就先跟他們擠在一起。

  趙春蘭說可不能再生啦,其他的不說,住的地方都沒有,他們家還算運氣好的,婚後沒幾年分上了房子,這主要得益於王爭軍上班爭氣,年初評上了先進個人獎,憑借著這個,他才分到了這套公房。

  趙春蘭還跟白靈說了一個八卦,她的大弟弟趙衛國,現在有對象了,就是趙春蘭結婚那天,白靈見過的小辣椒。

  秦海芬一直操心兒子的婚事呢,也托付附近的媒婆介紹了幾個,但是趙衛國都沒心甜,後來秦海芬才知道,原來他跟小辣椒自由戀愛了,瞞著家長都在一起半年多了,秦海芬氣的飯都沒吃,小辣椒跟她向來不合,按照她那個爆脾氣,以後結婚她兒子肯定受氣,但架不住趙衛國願意,說除了小辣椒別人誰也不要。

  趙春蘭在信裏幸災樂禍的說,一物降一物,以後她媽有了這樣一個兒媳婦,日子過得熱鬧呢。除了這些還有一件事,趙衛東符合上山下鄉的要求,需要下放到農村去,但是秦海芬舍不得孩子吃苦,一直不答應,去街道鬧了好幾次,成了遠近聞名的“釘子戶。”

  街坊四鄰的孩子都下鄉去了,憑啥你們家的不去?有人偷偷的向上麵寫舉報信,你不去都不行,最後秦海芬沒轍,揮著淚把兒子送走,聽說趙衛東去的是一個國營的農場,離家裏不近。

  趙春蘭信裏說的就是這些生活裏的瑣碎事,還感歎說兩姐妹好幾年沒見麵了,她也期待見見土豆跟小麥,說以後有時間去省城的話,一定要去她家裏,最後附上了地址。

  時間過得可真快啊,白靈還記得她剛到趙家時,趙春蘭偷偷給她送饃饃的日子,那時候秦海芬罰她晚上不許吃飯,趙春蘭吃完飯,用袖口揣上一個饃饃偷偷帶給她,嘿嘿的衝著她笑,現在兩個人都已為人母。

  土豆爬上來要搶白靈手裏的信紙,白靈一把抱過兒子:“小土豆聽話,不許吃紙。”

  平靜的生活下湧動著暗潮,終於在幾個月後發酵,不知道是誰舉報,說鄒家有糾纏不清的海外關係,鄒城的親姐和姐夫在國外生活。

  後來組織開始進行調查,索性白靈這邊的背景很清白,從孫家到白家,祖上全是貧民,政治背景沒有一點問題。

  開始的時候白靈擔心,整夜整夜合不上眼,被調查她知道意味著什麽,一旦被拍板定下罪名來,是要進行改造的,她沒經曆過,但是電視劇還有小說裏也見過,苦活髒活累活都要幹,最關鍵的是心理受到很大的衝擊。

  鄒城不斷地安慰她,說一定沒事,他們家是清白的,經受的住審查,其實鄒城有種石頭落地的輕鬆感,在上一世的時候,家裏一共受到過兩次衝擊,一次是鄒正富的研究結果所屬權問題,另外一次就是海外背景,上一世,這兩樣鄒家一樣都沒躲過去,可是現在不一樣,鄒城相信,他能夠讓鄒家度過難關。

  鄒城第二天買了火車票,去了一趟省城,他實在沒辦法,隻能再次求助周奇,鄒城不是一個輕易開口求人的人,但是為了全家人的安慰,他隻好舍下臉皮去周家,除了周家,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忙。

  周奇隻是從中幹預一番,讓檢查小組公正嚴明,不要渾水摸魚,鄒甜的背景很容易查清楚,沒過多久周奇笑著跟鄒城說:“這件事都不用我出手,北京那邊已經插手了。”

  鄒城好奇的問:“北京方麵?”

  周奇點點頭,問道:“你姐夫叫什麽?”

  鄒城回道:“郭洪華。”

  周奇咀嚼這幾個字:“郭家啊,郭老說話可比我管用多了,你有這樣的親戚不用,還拐彎來找我,哈哈哈,不過縣官不如現管,在本省裏,確實我說話方便一點。”

  關於姐夫的家世,鄒城還停留在上一世的記憶,他隱約記得,在運動開始之後,郭家開始衰敗,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郭家沒受到什麽牽連,隻是幫不上忙罷了。難道這一世發生了其他的變化?

  最後調查小組和鄒城透露,提示他寫匿名舉報信的是他們身邊的人,白靈和鄒城都不是與人結怨的性格,真不知道誰會這麽歹毒,把全家人往泥沼裏推。

  關於是誰舉報最終沒有得出結論,反正風波已經度過,就暫時先擱置在一邊,這次就像是在深淵邊上走上一趟,全家人的心情起起落落,心緒還沒緩衝過來,省城那邊傳來別的消息,方叔叔出事了。

  鄒城一直在忙自己家這邊的事,沒顧得上方叔叔那頭,方叔叔那不好翻案,他全家都在國外,他每個月花著華僑券,本身就容易遭人嫉妒,鄒城問過周奇,周奇說沒辦法撈人。幫人也是有底線的,既然周奇說沒辦法,那肯定就是沒有路子可想。

  方叔叔開始掃了三個月的廁所,後來街道連廁所都不讓他掃,說他腦子裏全是資本主義享樂思想,要讓他下鄉去改造。

  鄒城打算在方叔叔下鄉的地區上做手腳,想把方叔叔調到小楊莊去,這一批下鄉改造的一共十幾個人,劃分地區就是政府的人一句話的事,周奇說可以幫忙,他正好負責這件事,按照下放的原則,送到小楊莊不算違規。

  鄒城千恩萬謝,走之前回去看了一趟方叔叔,他相貌看起來仿佛老了十歲,強撐著神經和鄒城打招呼,長期的勞動導致他走路佝僂著身子,仿佛一個老人一樣,摧毀他的,不是勞累的體力勞動,而是人心。

  鄒城簡單跟方叔叔囑咐一聲。告訴他他會被下放到小楊莊,這樣的話姥姥姥爺可以多少照顧到他。

  方叔叔這種改造的,跟那些下鄉知青的待遇是天壤之別,他住的地方是村西頭的牛棚,冬天還好一點,到了夏天牛糞的氣味散發出來,人在其中煎熬的要命。不僅僅住的條件不好,吃的話吃不飽,連玉米饃饃都吃不上,得吃跟石頭一樣硬的黑麵饃饃,每天還得幹很多體力活。

  方叔叔下放到小楊莊的那天,是一個大雨天,一行人除了領隊的幹事帶著雨傘,其他人都淋著雨,街上的土路泥濘不堪,單薄的衣服被雨水打透,忍不住哆嗦,幹事在後麵唉聲歎氣,說被派了一個倒黴差事,嚴厲的批評這些“壞分子”,說一定要好好改造……

  白靈守在街角,盯著方叔叔的身影出身,忍不住哭出聲,後麵傳來朱雨冷冷的聲音:“哭什麽哭,他能分到這裏已經很幸運,不是嗎?”

  

  第101章 改造

  

  白靈沒料到朱雨也會守在這裏,朱雨簡單解釋:“我剛好想去你家找你,突然看見你鬼鬼祟祟的倚靠在牆角,就在你後麵跟著你而已。”

  白靈鬼祟嗎?她明明是正大光明的走過來,說話的功夫,方叔叔的身影越來越遠,白靈拉著朱雨:“回家吧,回去我仔細跟你說,之所以提前沒告訴你,怕你擔心。”

  方叔叔和另外一個人一起,被安排到了小楊莊生產隊,另外一個是大學教授,今年快五十歲,兩個人的住處是牛棚。

  白靈趁著回小楊莊的機會,把土豆小麥交給婆婆帶,悄悄去看過方叔叔兩次,方叔叔要下地幹活,他們幹活屬於免費勞動,工分之類的一律沒有,進行改造關鍵是思想上的改造,物質要也得控製,要憶苦思甜。

  方叔叔平時是一個很注重儀表的人,頭發梳的都要一絲不亂,可現在頭發絲上還帶著枯草葉子呢,手裏啃著一個黑麵饃饃,碗裏是一碗熱水,現在連一點熱氣都不冒。

  方叔叔從牛棚裏出來:“靈靈,你咋來了,這裏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

  白靈忍住眼底的酸澀,勉強笑道:“我給你帶點吃的,嗯……這裏麵還有朱雨的心意。”

  方叔叔沒要:“你拿回去吧,萬一被別人看到就不好了。”

  白靈說道:“牛棚裏就你跟老教授兩個人,那個教授,我看著也是好人,吃的你們平分,他吃到嘴裏,也就不會告發你,以後呢,我再找機會給你們帶吃的,或者讓我表弟過來一趟也行,小孩子不起眼,沒人注意。”

  方叔叔連忙擺手:“我不能拖累你們一家人,在這生活我漸漸也習慣啦,你們不用擔心我。”

  白靈把吃的塞到他手裏:“方叔叔,你以為我們這麽費勁把你弄到小楊莊來是為了什麽?還不是為了能偶爾能照顧幾分?你再客氣就見外了,對了,小楊莊的周隊長是我周叔,跟我們家關係不錯,關於你的事情我跟他提了,麵子上雖然會一視同仁,但是他不會難為你的,方叔叔你放心。”

  方叔叔沒說話,緩了半晌才開口道:“患難見真情,我雖然沒有什麽可回報的,可心裏都記著呢,靈靈,上次小城拿走的東西,你一定讓他收好,我不僅僅在意這些老物件屬於誰,我是怕到了那群小崽子手裏,會一件都不留。”

  白靈沒聽懂方叔叔的意思:“東西?什麽東西?”

  方叔叔解釋說:“就是上次我讓鄒城從家裏拿走的那些古董,你回去問他他明白。”

  白靈抱著滿腹的疑問回家詢問鄒城,鄒城簡單告訴她,方叔叔進行改造,他去找他的那次,方叔叔悄悄告訴他,家裏的東西都藏在正屋方桌後麵掛曆背麵的牆裏麵,他隻要挪開那塊磚,就能把盒子拿出來。

  雖然那群人來家裏翻遍了,除了兩個花瓶也沒看到其他值錢的東西,趁著這個功夫,方叔叔托付鄒城把東西拿走,那些人三天兩頭就來,保不齊什麽時候就把東西搜走。

  方叔叔在幹活的時候,一些年輕人總會圍在他身邊,讓他把東西交出來,說什麽家裏一定藏著好東西呢,思想要跟的上時代,不能私藏,這些東西都是要上繳甚至砸碎的。

  方叔叔緊咬牙關,說什麽都沒有,可是沒人相信他,所以他隱約覺得,被發現是遲早的事情,鄒城把東西帶走,也算了卻他的心病。

  白靈好奇的問鄒城把東西藏在哪裏,鄒城神秘一笑:“很安全的地方,不是家裏。”

  鄒城在白靈耳邊輕輕說了幾句,白靈一愣,自言自語道:“虧你想的出來,藏在這裏保證誰也不會去翻。”

  方叔叔的情況狗娃每次過來都會提上幾句,比如大隊上進行批判了,把他跟老教授組織到一起,開一個檢討會,說明自己的情況,進行反省。

  這個是過程,下放的人都需要做檢討,避免不了,村民們不會明辨什麽真相,聽說是壞分子,往台上開始扔東西,雞蛋可舍不得扔,從地上撿起小石子,要麽破穀子皮抓上一把,使足力氣往人身上扔,方叔叔為此被小石子劃過臉,右臉有兩條血印子。

  後來還是周隊長大喝兩聲,說不能采取暴力的手段,一定要溫聲細語慢慢感化,眾人才消停。

  方叔叔在小楊莊的日子,自然稱不上舒服,但是至少過得下去,村民們最多就是瞪眼諷刺幾句,還沒上升到體罰的程度上。

  貓娃是一個聽話的孩子,桑紅芹悄悄讓他給方叔叔送東西,他乖乖的把吃的捂到懷裏,然後跑到牛棚去送,因為天色晚了,家家戶戶都關上門睡覺,沒人注意到牛棚的動靜,等貓娃回來,桑紅芹再給他兩塊糖,囑咐他不要跟外人提。

  貓娃到了懂事的年紀,隱約知道這件事很重要,如果泄露之後對家裏人很不好,自己也不會再有糖吃,所以拍胸脯保證守口如瓶。

  小麥喜歡跟貓娃玩,貓娃抱著小麥轉圈,他回頭跟白靈說:“靈靈姐,那個老教授說要教我知識呢。”

  白靈心裏一動:“哪個老教授?”

  “就是跟方叔叔住在一起,那個頭發花白的老教授呀。”

  說到這裏貓娃觀察觀察周圍,壓低生意說:“我給他們送過幾次吃的,老教授還捏過我臉呢,說我長的像他孫子,說要教我知識。”

  白靈問貓娃:“那你想跟他學嗎?”

  貓娃搖搖頭:“我不想學,學知識沒用,還不如長大跟我爸下地幹活呢,靈靈姐我們課都不不怎麽上,學知識有啥用呢?”

  是啊,學知識有啥用呢?白靈現在沒辦法回答貓娃這個問題,但是毫無疑問,學知識是有用的,十年之後恢複高考,那個時候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時候,這些知識,就是一個人最大的財富,貓娃既幸運又不幸,他趕上這個年代,沒有辦法在學業上繼續發展,可是他又有了新的機遇----老教授願意教他,這是一件大好事。

  白靈跟貓娃講:“學知識呢,不求有用,可以懂得很多道理,老教授既然願意教你,你就好好跟著他學一點,比去學校上課還強。”

  後麵那句話白靈沒說出口,等十年後恢複高考製度,如果貓娃肚子裏有知識,還能去拚拚上個好大學,不然就是在小楊莊種地的出路。

  孫海全打來一隻山雞,褪毛燉了一鍋小雞土豆,白靈盛出來滿滿一大碗,包好之後給貓娃挎上:“貓娃!早去早回。”

  貓娃歪歪扭扭敬了一個禮:“保證完成任務。”

  除了雞肉外,桑紅芹還給貓娃帶了四個饅頭,主食老吃黑麵饃饃身體受不住,趁著沒人的時候,可以把饅頭拿出來啃上幾口。

  田寧給大夥每人盛了一碗紅薯粥,手往圍裙上抹抹:“你們先吃,廚房裏還有湯呢,我去端過來。”

  白靈冷眼看了半天,她湊到桑紅芹耳邊說了幾句,桑紅芹笑著打她:“就你最古靈精怪,咋看出來的?”

  白靈努努嘴:“眼睛都要黏著不轉了,我要是再看不下去不就成傻子了嗎?”

  桑紅芹放下飯碗:“一切得講緣分,本來就是高攀,人家也不一定願意,再看看吧,總不能說咱們家欺負人。”

  田寧坐下來吃飯,她光夾土豆一塊肉都不吃,貓娃給她夾肉:“田寧姐你吃肉啊。”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