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7節

  趁著有閑暇時間,孫玉柱拿著大掃帚把房頂犄角旮旯都仔細掃了一遍,桑紅芹糊了一個大紅紙燈籠,就掛在屋簷下,村裏每戶發了好麵,也就是富強粉,雖然隻有三斤,但是足夠一家人包頓餃子解解饞。

  過年東西就不用太拘著省著,一年就這麽一回,三十那天桑紅芹一大早起來,去隔壁屋子把白靈從炕上拽起來,孫玉柱已經拾柴火回來了,冬天地凍的硬,拾柴拾不太多,豬肉還有一點,桑紅芹梆梆梆把豬肉剁碎,說汆丸子吃。

  家裏有個小砂鍋,桑紅芹準備做一道砂鍋豆腐白菜,白菜燉的軟軟的,豆腐入口軟糯,蔬菜不多涼拌菜心、醋溜白菜、野山雞燉蘑菇,辣醃兔肉、紅燒排骨,再包點牛肉白菜餡的餃子,日子簡直賽神仙。

  孫玉柱一邊燒火一邊說:“我敢說,全莊過年的吃食,哪家也不如咱家。”桑紅芹附和道:“可不是麽,今年可過了一個好年,多虧了靈靈。”

  此刻白靈正在專心致誌的燉大骨頭湯,裏麵放進去一點蘑菇白菜心,水開了之後咕嘟咕嘟,湯汁白白的,全是營養,她放了點鹽進去,還挖了一點點香油,出鍋後拿湯盆盛好。

  家裏的餐具特別少,平時還行,一過年根本不夠用,隻能湊合,像碗碟這些的買的話需要工業券,一般人家就是對付對付,工業券,工業券!買什麽都需要它。

  忙活了一中午,一家人飽飽的吃了一頓,剩下的留起來,晚上接著熱,餃子還剩下半屜呢。

  除夕晚上得守歲,周大柱帶著妹妹過來,說讓白靈晚上去她家玩,桑紅芹也勸:“去吧去吧,在孩子堆裏有意思,別守著我們。”

  白靈換了身衣裳,桑紅芹讓她把糖果拿上十來顆,給周家的孩子們吃,說他們牙口不好也不愛吃,又裹了點羊角酥,一兩栗子,讓白靈帶過去。

  白靈到周家的時候,孩子們嘰嘰喳喳在炕上玩呢,周叔周嬸都沒在家,聽說去隔壁了。

  白靈把吃的往炕上一擺,周大壯的妹妹嘟嘟過來抱住她的腿,眼睛眨巴眨:“靈靈姐我可以吃嗎?”簡直萌化了。白靈愛撫的摸摸她的頭發,變花樣似的掏出一根紅頭繩:“不僅可以吃糖,還有紅頭繩戴呢。”

  嘟嘟馬上滿炕蹦躂,笑的合不攏嘴,一會兒趴到白領的懷裏,在她臉上吧唧一口:“靈靈姐真好。”

  周大壯說道:“小孩子家家的,你給她買這個幹啥。”

  白靈攏攏頭發,把碎發別在耳後:“布票剩了一點,紅頭繩就用兩厘布票而已,可別客氣,哄孩子高興。”

  周家小兒子叫胖胖,取名的寓意一看便知,希望他壯實一點,隻是這種年代也胖不了,胖胖一點也不胖,他拿了一顆奶糖,小心剝開糖紙,咬下一小口,剩下的攥在手裏,笑著跟白靈說:“靈靈姐我就吃一顆就行。”

  白靈把紙包推到胖胖懷裏:“靈靈姐給你們帶來的,留著慢慢吃,都是你們的。”

  晚上掌著燈,周大壯疊了五六個紙飛機,幾個人穿飛機玩,飛機穿膩了,又在屋裏丟沙包、跳房子……這麽鬧也鬧了一宿。第二天街坊左右親戚家串門子,就是待一會兒,主家也不用準備瓜子糖球,這個年代誰家有這些?最多喝口熱水。

  白靈不用出門,孫玉柱兩口子出去串門,讓白靈把門栓上。大年初二的中午,周叔趕過來說有事找白靈。

  白靈直納悶,找她能有什麽事?

  周叔愧疚的說道,他實在沒辦法,有人舉報孫家,說孫家的外孫女是城鎮戶口,戶口落在西澤市,但是卻在淶水縣生活,在農村領著城裏的供應,享受著農村的待遇,這是好逸惡勞的行為,每天一點勞動都不參加,長此以往如果人人學她,那社會就亂套了,一定要嚴加處置。

  其實這本來不算什麽大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嘛,白靈又不占用生產隊的口糧,最多就是喝幾口村裏的井水,但有群眾舉報,就得核實後處理,周隊長實在沒轍,上麵領導壓著呢,他好不容易想了一個辦法,來找白靈商議。

  周隊長點燃白靈遞過來的大生產,吐了一口煙霧繚繞,他皸裂的大手彈彈煙灰,斟酌道:“靈靈你是高中學曆,可以去學校當代課老師,大壯在縣城裏的小學當老師,我問過他,他說現在文化水平都低,缺老師,像你這種文化水平的,當老師沒問題,一個月多少有點工資拿,關鍵是你有了工作就不算閑人,學校周末放兩天假,你還能回來看你姥姥姥爺。”

  白靈還沒開口,孫玉柱說道:“這個中!我也在發愁讓靈靈幹點啥,當老師好,代課的也不錯,反正每周都能回來。”

  

  第15章 這章沒吃的……

  

  白靈每天就是在家裏閑逛,如果能上班,有了穩定的工作,也算是在淶水縣紮根,給小學生當老師,她還能應付的來。

  周隊長說周大壯已經跟縣小學的校長打了招呼,聽說白靈是城裏的高中學曆很滿意,但是過幾天需要去學校做一份卷子,然後再決定能不能當臨時老師。

  送走了周隊長,白靈開始發愁,這一身補丁衣服,在小楊莊沒什麽問題,反正大家穿的都不好,可是去學校裏當老師,總不能還穿這些吧。

  桑紅芹跟孫玉柱唉聲歎氣,直惋惜布票留著好了,現在都沒布票給白靈置辦衣服,白靈安慰她們:“放心,我去管同學借。”

  白靈自然沒同學可借,就算她同學站在她麵前,她都認不出來,白靈等了一天就跑了一趟縣城,還是去黑市交易,這次不能以物換物,隻收錢跟布票,隻是白靈進行的不太順利。

  這也很正常,大家剛過完年,節下的供應足夠,家裏一般都沒什麽錢,布票年前也都扯新衣裳了,根本沒結餘。

  白靈轉悠兩天,給錢的有,但是手裏有布票的,一個沒有。白靈灰心的去國營飯店吃飯,剛到門口,就聽到有人跟她說話:“怎麽這麽不開心?”

  白靈沒反應過來,頭都沒抬,順口說道:“沒布票。”她回頭一看,是鄒城。

  鄒城穿了一件軍綠色棉襖,因為天氣冷戴了一雙皮手套,他說道:“布票?我這倒是有,你要買什麽?”

  白靈連忙搖頭,她可不能要鄒城的布票,兩個人在飯店隨便吃了點,剛出門口就覺得渾身的寒意散盡,鄒城解釋道“我因為有事耽擱了,所以回來的晚,布票我真沒用,攢了四五丈,再不用就作廢了。”說完不由分說,塞到白靈的手裏,白靈想了想說道:“你需要糧食嗎?”

  鄒城回頭看了她一眼:“糧食可金貴,當然需要。”不管這些布票鄒城是不是真的用,但是她也不能白拿,反正她有糧食,可也不敢拿太多,怕鄒城懷疑,和鄒城約第二天撿,給他帶了三十斤白麵、二十斤大米,另外還有二十斤大豆。

  鄒城笑嗬嗬說道:“我那點子布票換這麽多東西,我賺到了。”還了糧食,白靈心安不少。

  後天白靈就要去學校,衣服得抓緊買,她去供銷社買了卡其色的布料,軍綠色的確良料子,可以讓桑紅芹幫她做成褲子。

  白靈看到旁邊的櫃台有女式皮鞋,一雙七塊五,過年前後不需要票,她試了一雙牛皮的,穿著很舒服,鞋頭鋥亮,要是工作還得穿皮鞋正式,就掏錢買了下來。

  該置辦的全置辦,白靈心滿意足的哼著小曲回家,家裏還有一些棉花,都是帶籽的皮棉,桑紅芹找人彈了棉花,就變成了可以直接做棉被、棉衣棉褲的絨麵,白靈把現在身上那件棉襖拆了,好歹收出二兩棉花,又用新彈的棉花,桑紅芹給她做了一身棉衣棉褲,雖然不算厚,但是穿上也禦寒,比她現在穿的要強得多。

  現在農村的人,不講究找裁縫,就是自己做衣裳,如果誰家婆娘手笨,把好好的料子剪壞了,那她家孩子可就沒新衣服穿咯。

  桑紅芹手巧,端詳著白靈買回來的布料,說道:“我給你量量尺寸,褲子好做,明兒我就能做完。”家裏沒有縫紉機,這個年代在農村縫紉機還屬於稀罕物,一般的人家都沒有。

  白靈買的布剩下一些,桑紅芹帶她去西屋,指指牆上拿釘子釘著的布頭,各個顏色的布料都有,白靈蹬著炕沿把碎布都取下來,說道:“姥姥用這個給你織一條圍巾?”

  白靈以為自己聽錯了:“用這些布頭……織圍巾?”

  桑紅芹拿手點點白靈:“你們這些孩子啊,到底沒過過苦日子,現在羊絨線得好二十多一斤吧,還得要券,誰家能有?就普通的混紡的毛線也得十來塊錢一斤,織單股的女式毛衣還得六七兩呢,咱們這種老農民可穿不上,所以啊,窮人家都是攢著大塊的布頭,什麽顏色都有。”

  桑紅芹一邊說一邊示範:“瞧見沒,把布頭抻出細線來,一絲絲的都抻出來,捋好放在一邊,幾個布絲揉在一起,就是一根毛線啦。”

  桑紅芹這麽說白靈想起來了,過年的時候她去周嬸家,也看見她家門框上釘著釘子,有各種的布頭。莊上小孩戴的圍巾,也是各種顏色都有,原來都是這麽做成的。

  桑紅芹家裏沒毛衣針,去周嬸家借了幾根,回來的時候白靈已經把線頭搓的差不多,桑紅芹點點頭,開始穿針走線。

  桑紅芹手巧,各種材質顏色的絲線她搭配在一起,織出來的圍巾竟然不難看!仿佛本來就是混色的毛線一般,勞動人民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覷!

  白靈的這條圍巾混合了深紅色、黃綠色、褐色、深藍色、黑色,這麽多的顏色交雜在一起,絲毫不顯得淩亂,因為都是深色係,所以做成圍巾並不紮眼。

  桑紅芹念叨說:“你去縣城裏,如果發現有多餘的布頭,一定不能扔,攢在一起沒準能織啥呢。”

  白靈摟住桑紅芹:“姥姥你放心,勤儉節約嘛,我懂!等以後我有出息了,給你買毛衣穿。”

  桑紅芹眼睛有些濕潤,抹了一把:“那可感情好了,姥姥等著!”

  人靠衣裝馬靠鞍,桑紅芹跟白靈一起趕製出褲子、棉襖,白靈再穿上新皮鞋,往那一站,直教人挪不走眼。

  桑紅芹十分驕傲的說:“我們家靈靈就是好看,十裏八村的姑娘也比不上。”

  周大壯騎著自行車來接白靈,自行車是周大壯大伯家的,他借來騎騎,有自行車就是快,沒多會兒就到了縣城。周大壯撓撓頭說:“靈靈你今天可真好看。”

  沒有女人不愛聽誇讚,白靈也不是羞澀的六十年代小姑娘,大方的笑道:“謝謝大壯哥。”

  學校的牆比較低矮,進門的左邊是收發室,登記外來人員,周大壯表明來意就放了他門進去,今天不是白靈一個人來應聘,十多個年輕男女,都坐在幾張長椅上,周大壯說他得回辦公室,把紙筆塞給白靈,讓她好好答題。

  這些人裏有三四個都認識,看起來十分熟絡,白靈想想,來這裏應聘的大多學曆都在高中以上,而且都是本縣的,年級相仿,估計都是同班同學。

  白靈不言不發的坐在一個沒人的長椅上,過了一會兒一個長著青春痘的男生湊過來:“同誌,看你麵生,高中是在幾班?”

  白靈打量了他一眼,他臉上帶著明顯的討好,看起來不常刷牙,一口牙齒黃黃的,頭發都瞥到右邊,眼睛不大,塌鼻子,白靈簡單回道:“我不是在本縣上的高中。”說完往旁邊坐坐。

  白靈拒絕搭話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一般人也就走了,可是這個男生竟然又往旁邊坐坐,繼續問道:“那真是不巧,可你不是本縣的,咋會來這兒?”

  這人可真討厭,白靈心裏想。

  這時候另外一張桌子上短發的女生說風涼話:“衛建國,你可真有意思,人家冷美人明顯不想搭理你,湊合什麽湊合,別丟人現眼。”

  衛建國臉騰一下子就紅了,剛想站起來反駁,從辦公室出來一個穿著列寧裝的女人說道:“你們都跟著我進來答題。”

  

  第16章 紅燒肉

  

  裏麵是一間教室,大概有三十多張桌子,每個人離得都比較遠,仿佛互相傳遞答案,講台上坐著兩個監考的,剛才的列寧裝給他們發卷子。

  本來白靈十分忐忑,不知道他們會考什麽,可她一看卷子就樂了,這些題對她來說很簡單,完全可以應付。

  這張卷子內容很雜,白靈可以想象出出題老師的天馬行空,還有關於怎麽教育學生、如何處理緊急事情的假設性問題。

  白靈重點本科大學畢業,各個學科的知識就算漸漸淡忘,可考的知識點比較基礎,她答起來也算得心應手,估計是因為當小學老師,所以題出的稍稍淺顯吧。

  政治題她不太會做,孫玉柱手裏常常拿著一本紅寶書,裏麵都是偉人的語錄,白靈有些印象,就按照上麵的內容往上寫。

  考完出教室,衛建國追在白靈後麵問:“你答得咋樣?”白靈沒吱聲。

  周大壯在門口等她,看見白靈出來招招手,白靈聽見那個短頭發女生說:“你看吧,人家有對象,別費心思了。”

  周大壯的糧食都放在食堂,他一個人在縣城,住學校的教師宿舍,也沒地方做飯。周大壯帶著白靈吃學校食堂。

  學生們大多回家吃,小學生家裏的都不遠,所以食堂都是教職工,周大壯跟同事打招呼,對方的眼神總打量白靈,白靈也算見怪不怪,也沒在意。

  食堂的夥食不算好,但好歹能吃飽,要了玉米饃饃、寡淡無油的白菜湯、一份素菜,周大壯竟然還打到一份紅燒肉,當然主要是肉汁,肉塊又小又少。

  周大壯把肉推到白靈麵前:“平時沒什麽肉,今天運氣好。”

  現在學生們還沒開學,但是老師們已經輪流來學校值班,今天正好趕上是周大壯。周大壯話不多,兩個人悶頭吃完飯就回了家。

  白靈對考試心裏也沒底,本來剛出場還信心滿滿,過了一兩天又不敢確定,桑紅芹一個勁兒問她,她也說不出所以然。

  過了三天,周嬸過來送信,白靈筆試合格,可以去縣小學當臨時老師,三天後報道。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雖然不及周大壯是正式老師來的體麵,但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一般人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白靈上班後還能繼續深造,考正式老師呢,學無止境。

  孫玉柱不聲不響的把過年剩下的鞭炮拿出來,劈裏啪啦一股腦全放了。

  中午桑紅芹哼著革命歌曲燒飯,平時常吃的黑饃饃也沒蒸上鍋,換成了白麵饅頭,孫玉柱吐口煙:“敗家娘們兒。”

  桑紅芹瞪了老伴一眼:“我願意,我今天高興。”

  周大壯的戶口調到學校,上了學校的集體戶口,搖身一變成了城鎮人,每個月除了居民供應外,還能得兩張工業劵,另外一些稀缺的票據也有可能發。

  白靈報道的時候發現,除了她之外,衛建國跟那個短發女生也被錄取了,另外還有一男一女,他們暫時被安排在一到三年級代課,剛來不能教高年級。

  短頭發女生叫呂慧,跟衛建國是同班同學,今年都是十九歲。呂慧穿了一身列寧裝,西服領、雙排扣,雙襟下麵有兩個斜口袋,腰間係著一條布袋,這身衣服改良過,設計成掐腰的款式,讓腰部的線條更明顯。

  呂慧鄙視的掃視一遍白靈的棉衣棉褲:“土老帽。”白靈心道誰冷誰知道,凍得直哆嗦,看你還能臭美幾天,果然,呂慧還沒堅持過三天,也灰溜溜的換成了大棉襖。

  白靈被安排教二年級,現在的課本跟後世區別還比較大,主科是語文跟算數,其他的還有曆史、地理、農業常識、自然常識……

  白靈負責教二年級的地理,她從二年級一班的班主任那裏領到了教師用的課本,二年級一共六個班,她負責教一班二班三班。

  白靈翻開課本,六十年代的課本很簡潔,不像後世有那麽多插圖、那麽多排版,正上方寫著:“高級小學課本”下麵是一幅簡單的插圖,帶著紅領巾的一男一女拿著課本圍在一起看地球儀。

  目錄簡單概括書的內容,第一部分是地球,第二部分講的中國地理,其中中國的地理又細分為:偉大的祖國、東北區、黃河中下遊區。萬變不離其宗,山川河流亙古不變,就在那裏靜靜的存在,仿佛不受任何世俗的侵襲。

  書裏的知識點跟白靈學過的大同小異,隻是偶爾有的叫法和歸納有些偏差,白靈利用一上午的時間,基本明白大概。

  白靈不打算長期住宿舍,住宿舍的話一個月象征性的交兩毛錢的住宿費就行,學校有個硬性規定,住宿舍一定要在食堂吃飯,得往食堂交糧票,像白靈這種臨時工,是需要自己補貼糧票的。

  食堂夥食的味道不佳,主要也都是粗糧,現在白靈隻需要周六日回小楊莊,其餘時間她完全可以關門另起爐灶,這樣就可以把空間裏的糧食用上,日日吃細糧,想想也美滋滋。

  白靈首先需要解決的就是住房問題,現在不像後世,租房廣告滿天飛,一下地鐵就有人舉著牌子問:“美女租房嗎?”這個年代通常三輩人還擠在一起住呢,很少有往外租的房子,不是沒有,是比較少。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