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60節

  等中午鄒城下班的時候,白靈簡單說了情況,他讓鄒城去小楊莊,最起碼別讓姥姥姥爺有損失。

  鄒城午飯都沒吃,騎上自行車就往小楊莊去,他先去銀行請了假,說家裏有事,孫家隻有桑紅芹跟貓娃在家,老的老,小的小,鄒城幫忙處理完,千叮嚀萬囑咐別讓桑紅芹告訴別人,之後又去了白靈大姨家,自己家攏共就這些親戚了。

  白靈大姨熱情的招呼,鄒城表情嚴肅的關上門,避開了家裏的孩子,把事情告訴白靈大姨跟姨夫,謝誌強反複的問:“村裏不是允許讓在村口栽樹啥的嗎?現在咋還改了?”

  天氣還變化無常呢,更別說上麵的政策,朱雨不會誆騙他們,鄒城重複一下嚴重性,這可能不僅僅是損失這點財物,更怕受人詬病。

  白靈大姨相信鄒城,說一定會處理好家裏的東西,聽到這些保證之後,鄒城才回了縣城。

  大概過了一個星期,居委會的人沒有任何預兆的挨家挨戶上門,後麵跟著幾個穿著中山裝的高個兒男的,這些人兵分好幾路,每條街都有人去查,所以連應變的時間都沒有。

  白靈跟李愛雲在家,隔壁鬧哄哄的,很多人在七嘴八舌的說話,白靈肚子跟揣了個大西瓜似的,李愛雲拍拍她的手:“你在家裏待著,我去隔壁看看。”

  白靈托著後腰,擔心的囑咐:“媽你小心點。”

  李愛雲過了好大一會兒才回來,進院子先插門:“靈靈啊,朱雨說的還挺對的,真的在查每家的東西!隔壁的菜園裏的菜都被拔光了,他們敞開口袋往裏裝,養雞的倒是沒事,隻要是每個月按月交雞蛋的,雞都沒動,可是如果超出了養雞的標準,多餘的雞一律沒收。”

  其實誰家除了養雞的名額外,都會多養一兩隻的,白靈明顯的感覺到,現在人們的生活富裕了一些,沒有天災,糧食的畝產明顯增加,然後供應也漸漸提上來一些,孩子少的家庭,每個月還能有結餘的糧食。

  日子好了多養一兩隻雞不成問題,平時可以撿雞蛋,過年還能宰雞肉吃呢,現在可倒好,名額外的母雞都收上去,這真是白辛苦養雞了。

  外麵有人啪啪啪拍門,李愛雲連忙開門,進來的是居委會的一個大媽,平時人很刻薄,喜歡占小便宜,她皺著眉頭說道:“大白天的鎖什麽門呀,難道是有什麽見不得人的嗎?”

  白靈坐在小板凳上啃蘋果吃呢,她不急不緩的說道:“焦大媽這話說的可不好聽,我們家是守法的人家,可一點壞事不幹。”

  焦大媽進來之後眼睛不停在院子裏掃,嚴厲的批評道:“東西呢?你們家沒有菜園子?還有雞呢?怎麽一隻雞沒有?”

  李愛雲嗬嗬幹笑兩聲:“菜園子真的沒有,哦不對,應該是以前有,那時候思想覺悟上不去,總怕菜不夠吃,但是後來我們全家人反省了一下,私自設立小菜園是不被允許的,後來就填平了,你們看看,我沒撒謊,還有啊,那個雞,前幾天得病死光了,雞籠全空著呢,要不誰鑽雞籠裏去看看?”

  雞籠裏都是雞屎味,沒有人願意進去看,焦大媽還想多立功呢,沒找到東西很失望,人家也沒撒謊,有的人家提前一點知道消息,然後回家把菜地填好,但是時間不夠呀,菜地那翻的都是新土,鬆鬆垮垮的還沒踩實呢,一眼就能看出破綻,最後不得不把收起來的菜上交,可是鄒家不一樣,院子裏完全沒有種過菜園的影子,焦大媽沒辦法,隻好帶著人去別人家。

  白靈拍拍胸口:“好險啊。”

  幸虧有朱雨的通風報信,不然什麽東西也留不下,白靈感慨道:“好在咱們沒啥損失,姥姥姥爺跟大姨那也提前通知了,指定也沒事。”

  隻是白靈沒想到,她大姨並沒有按照她們的通知去做,這個時候白靈大姨懊悔不已,村裏把雞收走,還有門口栽種的東西,一樣都沒有留下,地上隻剩下幾個黑窟窿。

  謝誌強坐在炕上唉聲歎氣:“都怪咱倆貪心,如果當時聽小城的,也不至於這樣。”

  白靈大姨抱著女兒,抹抹淚說道:“事到如今後悔也沒用,唉,明明能躲過去的,非貪圖這點便宜。”

  無論是縣城還是村裏,挨家挨戶清點財物進行的如火如荼,一時間大夥唉聲歎氣,心疼被收走的東西,這還不算,居委會說要罰款,每家五塊錢。

  想賴著不出錢?那可是門都沒有,居委會的人天天往你們家門口一坐,無論是上班的還是上學的,一律不讓走。

  其實收這個錢也情有可原,畢竟是大夥破壞規矩在先,根據處罰條例來罰款,從法理上沒有任何錯失。

  鄒城關注著實事的發展變化,值得慶幸的是,家裏有一台收音機,不需要從報紙上麵獲得最新的消息,鄒城每天都會聽一個小時左右收音機,中央那邊的消息頻頻傳來,鄒城皺著眉頭,這一件件熟悉的事件,仿佛把他帶回了上一世……

  真的要開始了……他這一次,能夠躲過去嗎?

  鄒城望了望懷孕的妻子、談笑的父母,還有趴在自己膝上玩的小女兒,他垂下眼睛,無論如何,也得保護好這些人。

  鄒城起身問白靈:“靈靈,那張紙條你放哪裏了?”

  “什麽紙條啊?”

  “就是咱們救人之後,大猛他爸塞給我的紙條。”

  白靈放下筷子:“我鎖在櫃子裏了,等我去給你找找。”

  “嗯,我再抄一份,別弄丟了。”

  學校的動蕩是從鄭放老師被抓走開始的,上次鄭放老師抓走半年之後被放了回來,所以這次開始大家每當一回事,誰知道沒過幾天,鄭放老師就被帶到大街上遊/街,總之是很嚴厲的批評,在之後成立了紅衛兵小隊,一些年輕的學生們跟打了雞血似的,說要清理內部的毒瘤。

  老師們也沒辦法好好上課,學校經常聽課,朱雨不願意在家裏,她媽總在她耳朵旁邊嘮叨,說她再不嫁人,就成老姑娘啦,那個醫院上班的黃楊就很不錯。

  朱雨沒事就來鄒家找白靈,反正白靈一個孕婦也沒地方去,整天在家閑著無聊,兩個人湊在一起聊聊天,還能打發打發時間,朱雨在家待了小半個月,工資還照發,學校裏亂了套,低年級的學生還好,五六年級的孩子正是叛逆期,那些不想好好學習的,整日裏往椅子上一靠,斜著眼睛盯老師看。

  到了後來學校索性停課,一些思想激進的老師們開始受批判,像朱雨這些年輕的女老師沒有什麽問題,平時默默的上班,一點是非不惹,反而更安全。

  白靈快到預產期的時候,李愛雲緊張的準備待產的東西,外麵鬧得再厲害,生病還是要去醫院看病的,所以醫院沒受到什麽影響。

  白靈去醫院檢查的時候,黃楊跟她閑聊,說他們科室的主任不知道犯了什麽錯,今天被帶走了,白靈問:“醫院不是最安全的嗎?”

  黃楊擺擺手:“現在啊,哪裏都一樣,不過好在我就是一個普通的醫生,髒水潑不到我身上,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我媽。”

  白靈沉默不語,確實,學校是被打擊的重點對象,三姑是學校的副校長,萬一哪個紅眼病的人盯上她,給她貼個大字報什麽的,那些熱血的學生一定不會罷休。

  白靈快要臨產的時候,鄒城突然說要去省城一趟,李愛雲攔著他:“靈靈都要生了,你咋還要離開呢,你要是在這陪著啊,對靈靈也是一種安慰。”

  如果不是到了非走不可的份上,鄒城也舍不得放下懷孕的妻兒,他回道:“媽,我是真的有急事。”李愛雲沒再聽兒子辯解:“算了算了,你們小兩口商量,要是靈靈同意啊,我也沒有別的意見。”

  白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鄒城跟她實話實說:“我去省城是要找人,還記得我上次管你要紙條嗎?我要去找大猛爸,有件事不得不去做了,不然爸爸很可能會受到牽連。”

  白靈結合現在的局勢,馬上反應過來:“你的意思是,關於給爸爸洗清冤枉這件事?”

  鄒城沒想到白靈能夠跟上他的思維,心裏不免得意,果然結婚久了,兩個人的智商都同步,鄒城說的更具體一些:“本來這件事,依照咱們家的人脈關係是沒辦法解決的,就算是我有心想去辦,但是政府裏麵沒有人,就是寸步難行,咱們運氣不錯,在河邊救了大猛,唉,如果不是到萬不得已,我也不願意去找周家幫忙,畢竟救人不是為了圖回報,可事態緊急,如果不抓緊時間把事情處理好,爸恐怕要遭罪了。”

  鄒城清楚地記得,在上一世的時候,就是因為這項研究成果的歸屬問題,鄒正富被人舉報,羅列了很多錯處,再加上研究所沒有保人的心思,父親從雲端跌到泥地,從人人尊重的研究員,變成需要進行改造的壞分子。

  鄒城本來想,現在讓鄒正富退休離職躲過一劫,但是真當運動轟轟烈烈開始的時候,他又開始不確定,萬一還是沒辦法躲過去呢?他不能拿著父親的幸福去冒險,既然有了周家這條門路,厚著臉皮也得去登門求求。

  這件事比白靈生孩子重要的多,她靠在鄒城懷裏:“你去吧,不用擔心我,家裏這麽多人呢,生孩子就去醫院,醫院裏還有表哥照應呢,沒準等你回來,就能看見閨女或者兒子。”

  鄒城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你放心,我會早點回來。”

  鄒城說的早早回來沒有兌現,半個月後白靈胎動進了醫院,他都沒有從省城歸來,有了小麥那胎的經驗,羊水破了白靈也沒驚慌,平靜的喊李愛雲,小麥不能帶去醫院,這幾天可以托付朱雨幫忙照顧,小麥跟朱雨的關係很好,整日追在朱雨後麵幹媽幹媽的喊。

  這次順產的很順利,推入產房之後,不到四個小時就順利生了,是一個七斤重的男孩,小嬰兒嗓門洪亮,隔著老遠就能聽見他哭,比小麥出生那會兒胖的多。

  鄒正富看了一眼孫子,連聲叫好:“這下孫女孫子全有啦,咱們家可是有福的人家。”李愛雲輕輕托著嬰兒,把他抱在懷裏,關切的問護士:“我兒媳婦咋樣啦?”

  護士笑道:“產婦人好著呢,等一會兒推進病房的時候你們自己看。”

  白靈住了三天院,出院後抱著兒子回家,鄒城依舊一點音信都沒有,李愛雲抱怨道:“這孩子真是不靠譜,人不回來哪怕發個電報呢?”

  白靈替鄒城辯解:“估計是忙不開吧。”

  “真不明白,他有啥可忙的,家裏一攤子事兒呢,全撂下自己一聲不吭回省城了。”李愛雲親親孫子:“以後跟你媽親近,別搭理你爸!”

  小麥被朱雨領回家,她一動不動的盯著白靈和小嬰兒,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媽,你肚子裏的西瓜咋沒了?它是變成眼前這個妖怪了嗎?”

  作者有話要說:  →_→今天北京下雪了~~

  

  第100章 下鄉

  

  白靈在喝紅糖水,李愛雲剛剛給她衝好的,小麥童言無忌,這一句話一出口,她噗的一聲嗆到嗓子,咳咳了好幾聲:“小麥,媽跟你說過好幾次了,媽媽懷的是弟弟妹妹,不是妖怪,你看,這個小小的嬰兒是你弟弟。”

  小麥噘著嘴說道:“不可捏(能),,小孩子是從噶幾(垃圾)堆裏撿來的。”小麥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是弟弟。”

  白靈:“……”

  李愛雲忍俊不禁:“告訴奶奶,是誰告訴你的?”

  小麥一本正經的說:“隔壁九兒縮(說)的。”

  李愛雲抱著小麥啃上幾口:“這傻孩子!”

  小麥開始不敢摸嬰兒,白靈反複跟她說,這個是弟弟,她的弟弟,不是小妖怪,小麥穿著小虎鞋,一步一步的挪過來,輕輕在嬰兒臉上摸一把,驚喜的說道:“好玩!”

  小麥自從發現小嬰兒的妙處,每天一早起床就要過來跟弟弟玩,白靈坐月子小麥都會說李愛雲在哄,鄒正富幫忙搭搭手,小麥最喜歡的,還是弟弟。

  小嬰兒每天基本都是在睡夢中度過,偶爾醒過來就是哇哇大哭,小麥也不在意,嘿嘿站在一邊笑。

  小嬰兒快滿月的時候鄒城才回來,進屋之後先看了孩子跟白靈,扯開衣服看了看男女,笑道:“媳婦生了一個帶把兒的。”

  白靈瞥他一眼:“粗俗。”

  孩子的大名已經取好了,誰知道鄒城什麽時候回來,小名不著急,大名還等著上戶口呢,名字是鄒正富取的,叫鄒樂康,寓意著快樂健康。

  鄒城捏捏兒子的小腳丫:“靈靈,小名叫什麽?”

  小名不難取,就順著小麥的選唄,白靈想了想:“叫土豆吧。”

  “好啊,一切都聽你的。”小嬰兒仿佛知道自己有了名字,蹬蹬腿大哭起來。

  鄒城出去洗手,回來白靈問:“事情處理的怎麽樣了?”

  鄒城臉上綻放出一絲笑容:“以後再也沒有後顧之憂。”

  鄒城去省城這一趟並不算順利,他先是按照地址去找周大猛家,結果鄰居告訴他,周家去了首都,聽說是有親戚結婚,大概要三四天才回來。

  如果時間長的話,鄒城可以先回淶水縣,但兩三天就不值得折騰一趟,鄒城回了自己家,那幾天找方叔叔閑聊,打發打發時間,等到了第四天,他又去了周家,幸虧這次沒撲空。

  周大猛他爸叫周奇,鄒城表明來意之後,他沉默片刻說,隻要是冤枉的,他就能幫忙運作運作,重新審查。

  鄒正富那項研究的署名問題一直解決,研究所明顯抱了不想再插手的態度,如果上麵沒有人幹預的話,這件事就像最不起眼的塵埃一樣,跌落到角落裏無人知曉。

  對於周奇來說,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過程也不複雜,有專門的調查組來調查這件事,政府對研究所的工作還是十分重視的,尤其是在有了成果之後。

  那個獨自侵占研究成果的研究員,最後也沒有能抵抗住調查組的調查,承認了自己的錯誤,既然這樣事情就好辦很多,鄒城說其他的不要求,隻希望能給父親正名。

  他這次來的目的就是這個,隻有父親洗刷了現在的汙名,以後才不會被人翻出來,作為踩踏他的借口。

  周奇為人很正派,他暗示鄒城,讓他謹言慎行,不要做什麽出格的舉動,也不要摻和到其他的運動當中,總之就是明哲保身。

  鄒城經曆過那些事,怎麽會不了解這些?等研究所的調查收尾之後,他才匆匆趕回來,算算時間,經過了小一個月。

  鄒城找時間跟老父親談心,說研究所那邊不用擔心,如果他想回去上班,還是可以恢複職位的。鄒正富看的透徹:“不回去啦,反正也幹不了幾年,人心涼了咋捂也捂不熱啦,再說你看現在這情形,在家裏閑著更安全一點。”

  從鄒城本心來講,他也不願意父親回省城研究所上班,十年的光陰呢,誰知道會攤上什麽事?父母年紀大了,還是在他們身邊更安心一點,他本來擔心父親會一直記掛著上班,既然他徹底放開,那鄒城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

  鄒城放下一樁心事,可另外的心事依舊壓在他的心頭,那就是他們家的海外關係,鄒甜在國外,雖然她從事的職業並不敏感,但在特殊時期,海外有至親終歸不是一件幸事,很容易被人揪出來說嘴。

  這些鄒城擔心也沒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到時候一定會有其他的辦法。

  土豆滿月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頓飯,日子過得真快啊,轉眼間小麥就快滿兩歲了,她學說話、學走路都比同齡的孩子要早,每天都願意往外麵跑,晚上白靈盯著小麥的泥襪子,氣的狠狠的往她小屁股上拍幾下,小麥擠出幾滴眼淚,轉身向鄒城求救:“爸爸救我。”

  鄒城板著臉給土豆換尿布:“下次不許這麽淘氣!”小麥哼哼幾聲:“以後讓弟弟保護我。”

  白靈噗嗤一聲,戳戳她的臉:“羞人不羞人!”

  小麥鑽進被窩裏:“我覺覺啦。”

  眼下的形勢越來越緊張,縣城裏麵正式成立了紅衛兵小隊,每天沒有正事,就是在街上閑逛,互相檢舉的,誣賴別人的,五花八門層出不窮。

  在小麥四歲的時候,大規模的“知識青年送到農村去”的指示開始實行,當年的初高中生都要分批次去農村進行農業生產活動,這一年是1968年。

  狗娃個子竄的高,往白靈跟前一站,比她還要高上一點,他今年應該上初三,本來要參加高考,狗娃學習成績還不錯,家裏都抱著希望呢,希望他上大學找到好工作光宗耀祖,可這個指示下來,學校都停課了,自然也沒有繼續升學的機會。

  狗娃本來就是農村戶口,大不了就是回小楊莊種地去,比較慘的是縣城裏的學生們,背井離鄉的分配到農村,要是能就近分配還行,天南海北的一去,什麽時候回來都不曉得。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