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58節

白靈把母乳皂收走:“流氓,以後也不給你用了。”

鄒城洗完手甩甩水珠:“沒關係,我自己豐衣足食。”

作者有話要說:  鄒城:閨女,我哪裏得罪你了,你這麽整我……

小麥:哇哇哇……哇哇哇哇

玩具車被鎖了兩次,開一次小小兒童車試試……生無可戀臉。→_→另外,母乳皂這個情節,是我在朋友圈看一個同學曬自己做的母乳皂才寫的,好奇搜了一下,竟然還有賣的……不要做,不要買,沒啥用處,安全還不達標,可能還有細菌,適得其反。

第97章 1965

方叔叔走之前鄒城去送他,兩個大男人站在火車站廣場前,鄒城瞅瞅他:“方叔叔,靈靈可一直惦記著呢,我讓她別瞎摻和,可你來了一次,總得跟我說句實話吧。”

方叔叔神情很憔悴,他索性坐在旁邊的台階上,兩隻手攪弄在一起,和平時開朗的性格大不相同,最近他消沉很多。

方叔叔說道:“我比朱雨大十多歲,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她那麽年輕,條件又這麽好,我一個三十多歲一事無成的人,跟她相差太多,我跟她聊完了,我不會喜歡她,讓她找一個更適合的人結婚,你表哥就不錯。”

鄒城盯著他,仿佛要看透他的心:“你說了這麽多,你是喜歡朱雨的,不是嗎?”

方叔叔起身拍拍塵土:“走吧,不然誤了火車我就回不去啦。”方叔叔拎著行李,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丟下一句:“人不能太自私,隻為自己考慮,這樣的結果對我或者她都好。”

方叔叔的脾氣鄒城最清楚,一旦下了決定不會改變,或許他說的對,一定還有跟適合朱雨的人出現,感情這種事,沒人說得清。

鄒城交代幾句,讓方叔叔務必把自己家裏那些寶貝收藏好,也千萬不要跟別人提起,不然容易惹出是非,方叔叔沒當回事,笑道:“那些都是我們家的傳家寶,國家都沒說上繳呢,我管別人幹啥。”

鄒城心裏著急,脫口而出:“一定要悄悄保存好,如果實在不行,放在我這裏。”說完他察覺口誤,他這麽急迫,方叔叔還得以為自己惦記這些東西。

方叔叔是個灑脫的人,竟然點點頭:“這個辦法也不錯,下次我都帶給你,你先幫我保存幾年。”

白靈關上門,拉著朱雨聊了很久,朱雨像泛濫的洪水衝破大堤的控製,抱著白靈大哭不已,人啊,總得撞撞南牆才會回頭,白靈正安慰朱雨呢,外麵有人來,鬧哄哄的。

白靈出去一看,是胖嬸帶著文桂回來了,胖嬸穿著破棉襖,裹著大圍巾,隻露出兩隻眼睛,文桂比以前瘦了很多,頭發枯黃的垂在兩邊。

胖嬸尷尬的說道:“哎呀,靈靈你都跟小鄒結婚啦,真是挺快的。”

白靈不清楚兩個人為什麽回來,她笑著迎客:“外麵冷,快進來坐吧。”

胖嬸看見小麥誇了幾句,逗弄一陣子,之後才進入正題,他們這次回來,本來是想抱著買房子的心態,如果鄒城肯賣房子,她們想再買回來,可回來一瞧,婚結了孩子都生了,這房子肯定回不來,不免有些失落。

胖嬸跟文桂在上海過的並不好,當時兒子叫她們過去,是有私心的,媳婦得上班,沒人照看孩子,老媽過去幫忙能解決大問題,正好當時有合適的青年介紹給文桂,胖嬸母女一合計賣房子直接過去了。

胖嬸兒媳婦是一個不講理又刁蠻的人,開始還覺得婆婆來很有用,到後來孩子稍稍大一點,又覺得住著一個外人礙手礙腳,三天兩頭就挑事,胖嬸也不是一個受氣的人,婆媳倆沒少吵架,整個筒子樓的鄰居都知道,他們婆媳不和。

兒子呢受夾板氣,還得哄著自己媳婦,胖嬸在兒子家裏待的不順心,累死累活的還被嫌棄,偏偏文桂跟對象之間也出現問題,男方非要分手,黃了這門親事,折騰了兩個多月,婚事到底黃了,當時都已經談婚論嫁了,後來文桂才知道,男方看上條件更好的女同誌了,這才非要分手。

胖嬸因為這個沒少埋怨兒子,怪他識人不清,人是他介紹給妹妹的,兒子自然是有錯處的,胖嬸兒子沒說什麽,兒媳婦不幹了,叉著腰跟胖嬸吵架,胖嬸一氣之下,帶著文桂回了淶水縣,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她想把房子買回來,已經還住在老家。

白靈抱歉的說道:“實在不好意思,胖嬸你也瞧見了,我倆也沒其他的房子,就這個家能落腳過日子。”

胖嬸表示理解:“可不是嗎?你倆成了家,肯定得有房子住,當初買賣也是你情我願的,我能理解,靈靈啊,隔壁你白姐的房子賣嗎?”

白靈搖搖頭,她之前還真問過,不過白姐說房子得給兒子留著,萬一哪天回來不能沒地方住,就算是空閑著,也不賣,反正家裏不缺錢。

胖嬸推己及人,悔恨的說道:“你當初還勸過我,讓我別賣房子,哪怕是去了上海,也得在淶水縣留個家,是我沒聽進去,得了,我再繞繞。”

文桂噘著嘴:“媽,上海也挺好的,我還有正式工作,你要是不願意跟我哥嫂住,咱們搬出來租房,你說我回淶水縣,供銷社的工作早就丟了,要是再把上海的工作混沒,不就是雞飛蛋打嗎?”

如今也沒了退路,胖嬸心說除了折返回上海,還有啥轍?胖嬸跟文桂沒地方住,這次來也沒開介紹信,招待所住不了,白靈收拾出一間廂房,讓胖嬸跟文桂住一宿,被褥不夠,也隻能湊合湊合。

白靈感慨道:“胖嬸去上海之前開開心心的,沒成想去了之後日子那麽不順心,還不如一直在淶水縣生活呢。”

鄒城抱住她:“當初你也勸過,每個人啊,都有自己的選擇,不過白姐的房子真的不賣嗎?”

白靈問鄒城想幹什麽。

鄒城往她胸上一撲,左手開始動作不停,輕聲說道:“姥姥姥爺歲數大了,還有爺爺奶奶,以等以後他們願意過來,可以把隔壁的房子買下來,大家住的近,也方便照顧。”

原來鄒城是這樣的心思,白靈摸摸他頭發:“縣城的房子賣的少,再等等吧,以後幾年也不知道是什麽光景。”

想到以後啊,白靈就會生出一陣恐慌來,現在的日子踏實安逸,每天都很充實幸福,如果要是能一直這樣下去,沒有其他的變動,該有多好啊。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又過去一年,熱熱鬧鬧的過了春節,就迎來了1965年,這一年,是很關鍵的一年。

白靈的曆史不好不壞,上學的時候,相比較近現代史,她更熱衷於學習探究古代史,所以對建國後的這幾年,沒有太多的印象,她記住的無非就是那些年度大事件。

那場運動的官方時間是明年,但是白靈記得曆史老師提過,每個地區都是不一樣的,很多地方提前一年就開始鬧,真正全國性的是明年,那也就意味著,今年就已經是搖搖欲墜,開始不保險了。

一切都應該早做打算,副業幹不了多久了,明年的時候,別說農村搞副業了,雞都不用養,學業不用上,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白靈有一點比較欣慰,孫玉柱家的成分很好,好幾代都是貧農,窮的叮當響,這樣的出身會很安全,不會波及到。

白靈擔心的是鄒家人,按理說,鄒正富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李愛雲以前也是在正經單位上班的職工,但是最要命的是,他們家有海外背景,鄒甜在國外,這個沒人提還行,萬一被人抓住小辮子,可就比較敏感了。

鄒正富來到淶水現在之後就舍不得走了,跟以前孤零零在家裏等消息相比,所有家人都在淶水縣,每天還能逗孫女玩,完全沒有可比性。

鄒正富覺得兒子說的對,反正沒幾年就退休,還不如主動請辭,回去做研究也沒意思,比較遺憾的一點就是不能正名,鄒城安慰他:“爸爸你放心吧,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早晚會水落石出的。”

鄒城這麽篤定是他預知後事,關於研究結果所屬權的爭議,到了幾年後,確實證實鄒正富的訴求是正確的,對方竊取了他的成果,但是正義來的有些遲,鄒城想一定要想辦法,早日證明這件事。

現在這個院子裏真的是三代同堂,每天都是熱熱鬧鬧的,李愛雲跟白靈說,如果她現在想繼續工作了,全家人都支持她,反正小麥有人哄。

關鍵是現在沒有合適的工作,白靈不會再當老師了,這個職業以後有很多隱患,很容易引火上身,等到一個合適的契機,她也要勸勸朱雨,讓她找個其他的工作,不過朱雨相對是安全的,就算明年的運動開始,教師這個職業受到詬病,像朱雨這種小教員,沒有什麽過分的言論,踏踏實實加上家裏的背景加持,基本可以躲過去。

白靈最擔心的,反而是三姑,鄒副校長是一小的校長,主抓教學工作,她性子耿直,這些年指定得罪不少人,要是小人在背後捅她一刀,白靈害怕她的處境會很艱難。

白靈也不是神仙,不能阻止所有事,等以後跟鄒城商量吧,看看怎麽勸勸三姑,鄒副校長的情況跟李愛雲、鄒正富不同,他們之所有內退、辭職,主要是因為真的發生了狀況,李愛雲身體不好,不適合這份工作,鄒正富呢,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心灰意冷。

可是鄒副校長是一個所有的精力都撲在工作上的人,突然間讓她停下來,怎麽可能實現呢?她隻會覺得白靈無理取鬧。

老三屆的學生到明年那會兒得累積一百來萬人,各個行業的職位飽和,沒什麽地方可以接收這些學生,就發生了後來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這場運動轟轟烈烈,也耽誤了很多人的一生。白靈的三奶奶就是下鄉的城市知青,後來返城無望留下來結婚生子,即便過了那麽多年,三奶奶還覺得很遺憾……

第98章 放開這章不要買

白靈慶幸的是,她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上山下鄉跟她沒有關係,不然再下鄉去農村進行勞動生產……白靈這副沒幹過多少農活的身子,非得交待在那裏不可。

這個新年一過去,白靈就隱隱察覺出了不對勁。大街上經常會有遊/行,比如批判一下這個地主,要麽就是打擊一下資本主義的走狗,花樣層出不窮,人們跟打了雞血似的,整天在大街上晃悠。

這些人的主力是年輕人,大多十七八歲,本來應該是在學校裏好好念書的高中生,不學無術的開始揪“人民的公敵”,還說這是比上學更重要的事情。

白靈抱著小麥去街上轉轉,小麥現在愛鬧愛玩,白靈帶她曬曬太陽,街上一個女人在遊街,白靈問旁邊的人得知,這個女人多年前拋夫棄子,跟別人逃到了外地,鬧饑荒活不下去又回來了,這兩年相安無事,最近不知道怎麽的舊事被翻了出來,被人拉出來批/鬥。

這個女人當時確實不道德,她丈夫被機器壓斷了腿,然後當時孩子隻有六七歲,家裏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她不管殘疾的丈夫跟孩子,直接和別人私奔,遭到身邊人的唾棄。

白靈默默的沒吱聲,她不是聖母,這樣一個人站在她麵前白靈也會厭惡,可誰都沒有審判別人的權利,就這麽拉上來遊街,圍觀群眾什麽東西都往人身上扔,這種私罰弊端很大。

小麥被嚇的哇哇大哭,白靈捂住孩子的眼睛匆忙回了家,剛才跑的太急,呼呼的喘著粗氣,把外麵的情況說給公婆聽。

鄒正富說道:“這是又要變天啦!一次一次的,沒個準,前幾年先是自然災害,天災沒有了又……” 鄒正富還沒說完,李愛雲踢了他一腳:“禍從口出,瞎說啥,有這時間不如去給我曬曬辣椒。”

小麥轉眼就已經半歲了,養的白白胖胖的,誰瞅見都想掐掐她的臉,鄒城跟白靈商量,打量帶她跟孩子回去見見爺爺奶奶,小麥出生之後爺爺奶奶一麵都沒見呢,這是離得遠,他們小輩過去看看是應該的。

鄒城還有其他的想法,不僅僅白靈注意到如今的氛圍不一樣,他也注意到了,那場運動,恐怕就在不久之後,比他預料的還要早,爺爺是有大智慧的人,他這次回去,也想跟他取取經,讓爺爺幫他出出主意。

小麥不怕旅途折騰,給她多穿點厚衣服,在車上裹毯子,跟在家裏沒什麽分別,凍不著她。

小麥火車上哇哇哭,白靈喂奶不方便,所以給她帶了奶粉,鄒城去接熱水給孩子衝奶粉喝。

對麵的一個女同誌看起來比白靈還小呢,懷裏抱著一個娃娃,一問她今年才十七歲,抱著孩子去看省城的丈夫,兩個孩子比著賽似的一起嚎,白靈好不容易把小麥哄睡,遞給鄒城讓他抱一會兒,她現在胳膊都酸麻了。

下車直奔郊外,這次來準備給爺爺奶奶一個驚喜,鄒城連電報都沒拍,爺爺奶奶見到他們很高興,尤其是看到重孫女,更是愛不釋手,小麥被放在炕上,一群人圍著她看,小麥也不認生,反而嘿嘿直樂,抓著床單不撒手。

爺爺奶奶身體還挺硬朗,看起來比實際年紀年輕很多,鄒城帶著白靈說去河邊轉轉,這裏有一條大河,裏麵魚蝦不少,雖然說不讓打撈,但是晚上的時候總會有人來偷偷撈魚。

這個季節萬物開始複蘇,河麵的冰已經化開,但是河水還是冰涼的紮人,兩個人圍著河岸轉轉,岸邊有些野草,生機勃勃的生長著。

這時候白靈聽到不遠處有人喊救命,河邊很少有人過來,這邊比較荒涼,現在隻有他們兩個人,白靈往前麵走走,瞧見河麵上有一個撲通的身影,有人落水了!

白靈不會遊泳,她剛想問鄒城,回頭一看鄒城已經跑了過去,站在岸邊不動,白靈連忙問:“你會遊泳嗎?”

鄒城嗯了一聲,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河麵。

白靈急切的說道:“那你去救人啊?”

鄒城沒有挪動地方:“再等等,現在還不是時候。”

眼看著河邊上撲騰的身影動作幅度越來越小,可鄒城紋絲不動,白靈心裏著急,這可是一條人命啊,鄒城既然想救,到底再等待什麽?

鄒城突然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赤著上身跳下河,他用盡力氣往那邊遊。

溺水的人開始放棄掙紮,鄒城遊過去拉住他,是一個孩子,看起來十三四歲的樣子,河水刺骨的冷,鄒城打個噴嚏,一個人在裏麵遊就困難,更何況他還帶著別人,白靈不知道從哪裏找到一根竹竿,在岸邊大聲喊:“你抓住竹竿,快點過來!”

鄒城沒有力氣說話,搖搖頭,等他把人拖上岸的時候,他往地上一躺,喘了幾口粗氣之後起來給他壓胸口,孩子咳咳的吐出幾口河水醒了過來。

剛才實在太危險了,如果不是他們兩個經過,周圍一個人也沒有,小命都要丟了,鄒城穿好衣服,板著臉訓斥了幾句,問他家在哪裏也呆呆的不說話,看來是嚇壞了。

鄒城拍拍他的肩膀:“跟叔叔回家吧,給你換身衣裳先穿著,濕衣服容易生病。”

男孩一言不發的跟在後麵走,白靈溫柔的詢問了一下他的情況,總不說也不行,孩子總要回家的,他自己一個人出來玩,差點把命給丟了,央求白靈不要告訴家裏人。

鄒城嚴肅的說:“這一點我們不能答應你,萬一你不聽話,再有下次怎麽辦?一定要告訴你家長,得好好管管你,這可不是什麽小事。”

鄒城從自己帶來的包裹裏麵找出一身洗幹淨的衣服,白靈熱水兌好放在盆裏,讓這個孩子洗洗身上。

剛才的閑聊裏得知,這個男孩叫周大猛,今年十二歲,他大姨是住在附近的,這次跟著父母一起過來探親,自己偷偷溜出來去河邊玩,天氣這麽冷,他在河邊走,想抓點小魚,結果漁網沒撒下去,自己掉進冰冷的河水裏,幸虧鄒城經過附近,不然今天非得淹死不可。

周大猛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剛才嚇的腦子空白,懵懵的說不出話來,鄒城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鬆鬆垮垮的,孩子小聲說了句謝謝。

等暖和了一會兒,白靈跟鄒城說帶著他去找家長,奶奶在後麵招手:“你們去吧,小麥交給我們哄著就行。”

周大猛的姨家離的比較遠,城郊的房子本身就沒有城裏那麽密集,大概走了二十分鍾,到了一個院子,他指指裏麵:“這是我二姨家。”

白靈在門口招呼一聲沒有應答,進去之後發現都在倒座呢,周大猛喊了一聲二姨,一個穿著藍布格子襯衣的女人不解的問:“大猛啊,你的衣裳呢?後麵這兩位是……告訴二姨咋啦?”

周大猛小聲的說道:“我掉到河裏了,是叔叔把我救起來的,就是後麵的這位。”

周大猛二姨一驚:“啥?你掉河裏了?嚴不嚴重?你爸媽陪你姥姥姥爺聊天呢,等我叫過來。”說罷穿上拖鞋往院子裏奔。

周大猛他媽過來之後先是抱著孩子哭了一通,然後開始感謝鄒城夫婦,鄒城之所以堅持把他送回來,不是為了得到回報,他是怕孩子私下隱瞞這件事,家長不知情,不會對孩子進行約束,萬一事情再重演一遍,旁邊沒有了鄒城,那可就真的危險了!

周大猛他爸一直沒吱聲,等妻子說完之後,歎口氣說道:“你們是大猛的恩人,今天要不是你們,我們就見不著孩子了,實不相瞞,我和大猛媽就這一個獨苗,平時寵慣了,造成了他現在這個無法無天的性格,以後我們一定好好教育!”

鄒城把周大猛安全送回來,以後他父母多加管教就達到了目的,周大猛他爸執意問了名字,鄒城說他們也是來探親的,說了爺爺的名字。周大猛爸像是認識爺爺,說道:“原來是鄒義的孫子,我心裏有譜了。”

周大猛的親戚非得留他們吃飯,還要塞點錢表示感謝,鄒城跟白靈怎麽可能要錢?鄒城回絕道:“我們就是剛好路過,我又會遊泳,不可能見死不救,真不用給錢……”

周大猛他爸說道:“年輕人啊,我們家欠你們一個搭人情,以後有機會,需要幫忙的一定要開口。”說罷拿著筆刷刷刷寫上一個地址,塞到鄒城的手裏。

鄒城折成幾折放在兜裏,人家是一番好意,以後估計用不到,先收好再說。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拯救過氣偶像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
  作者:舟舟沐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