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57節

  說起財產,鄒城他們倆手裏的現金不算多,買房子花空了鄒城手裏的積蓄,然後平時生活就靠著鄒城的工資,目前倒是沒壓力,但是以後就難說了,小麥以後越來越大,上學吃穿都需要錢,他們也不會隻生一個孩子,等小的再出世,真得想想以後了。

  白靈把方叔叔給的東西都收在櫃子裏,櫃子上有鎖,鑰匙白靈收起來,這個櫃子平時沒人動,暫時挺安全的。

  小麥見了一天人,吃完飯開始呼呼大睡,伺候完這個小祖宗,一家人才能踹口氣,方叔叔訂了招待所,東西都放在那,鄒城怕他對這裏不熟悉,直接送他過去,白靈突然想起一件事:“方叔叔,你又沒來過家裏,怎麽找到這裏的啊?”

  方叔叔一笑:“那個小朋友,就是來看你的那個,我本來是想去銀行或者一小打聽來著,結果路上看見他,他跟熟人說要去看白老師跟滿月的娃娃,我一聽就知道是你們家,所以就尾隨著他一起過來了。”

  原來是這樣,白靈明白過來,看來還得多謝韓守國帶路呢。

  白靈一直在想朱雨跟方叔叔的關係,朱雨織毛衣給的那個人,毫無疑問就是她一直喜歡的,以為那個人朱雨很痛苦,白靈萬萬想不到,這兩個人會有交集,那麽方叔叔到底是什麽意思呢?如果對朱雨毫無感覺,又為什麽把毛衣穿在裏麵?很明顯他是想掩飾這一點的,不然也不會寧願熱著不脫棉衣……

  白靈滿腹心事,失眠了大半夜,知道天微微亮才睡著,第二天一早她伸伸懶腰:不管了,還有最後一天,非得把事情搞清楚不可!

  

  第95章 黑魚

  

  方叔叔早晨過來吃早飯,飯桌上一眼不吭,也不敢抬頭看白靈,吃完飯桑紅芹和李愛雲去鄰居家散紅雞蛋,昨天光顧著忙了沒來得及送,今天上午抽時間走家串戶發兩個紅蛋。

  鄒城上班,家裏隻剩下白靈和方叔叔,也不知道李愛雲她們多久回來,估計時間長不了,白靈淡淡的說道:“方叔叔,要不我把朱雨叫過來吧。”

  方叔叔猛地抬頭,慌張的說道:“你別叫她。”

  這兩個人啊,白靈一陣頭大,白靈結婚去省城,朱雨回來之後就開始發燒,性子變得很易怒,一定也是因為見了方叔叔,白靈實在不明白,不管什麽事,攤開說清楚不就行了嗎?這麽互相折磨是為什麽?

  方叔叔看看手表,盯著白靈說:“我知道你好奇,想知道為什麽,也為……為她打抱不平。”

  方叔叔告訴了白靈他跟朱雨之間的故事。

  這個故事對於看慣各種狗血電視劇的白靈來說沒什麽衝擊,但是在當下這個社會當中,卻沒那麽容易讓人接受。

  朱雨小時候是生活在省城的奶奶家的,那個時候她還在上小學五年級,算起來是1956年前後,當時住在家屬院,方叔叔全家還在國內,兩家離的很近,朱雨是那時候認識的方叔叔。

  朱雨一直到上大學之前才離開省城,她父母一直在淶水縣工作,朱雨後來轉去的省城學校,他父母覺得省城的教學質量肯定比小縣城好,於是讓她轉過去。

  朱雨在奶奶家住了五年左右,後來上學就離開了那,方叔叔經常跟這些孩子們混在一起,在朱雨上初中的時候,方叔叔二十幾歲,正是最年輕氣盛的年紀,當時因為跟父母吵架,氣憤的搬了出去,他們家有一套老房子,也就是在鄒城家附近的那套,他搬去了那裏住。

  再後來,方叔叔家裏人因為一些原因都去了國外,家裏就剩下他一個人,方叔叔經常回家屬院去住,因為離上班的地方近,朱雨初中時候代數跟英語都很差,方叔叔偶爾會幫她補習,不光是她一個,家屬院同齡的孩子們坐在一起,方叔叔為人幽默,說話妙語連珠,身邊的人都喜歡他。

  小女生青春期的悸動很正常,崇拜方叔叔的小女生不在少數,他沒當一回事,朱雨每年都會去省城的奶奶家裏待一段時間,寒暑假很少回家,那時候方叔叔一直被家裏逼婚,心情很不好,朱雨沒少開解他,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一本正經的板著臉安慰人,想想也是好笑。

  方叔叔已經忘記了,朱雨是什麽時候跟他表白的,他隻記得,那天下著蒙蒙細雨,路上人打著傘行色匆匆,他下班出單位,就看到帶著一把透明塑料傘的朱雨,愣愣的望著大門。

  朱雨一路上沒話,到胡同口的時候突然停下來,褲腳濺的都是泥,方叔叔沒留意,朱雨突然跟他說,自己喜歡他。

  方叔叔當時驚的說不出話,匆忙的倉皇而逃之後一直躲著朱雨。

  方叔叔跟白靈提起這些的時候,眼神裏帶著懊悔,白靈歎氣想,女生的心是敏感而脆弱的,這也就是朱雨的性格能越挫越勇,換成一般人,早就知難而退了。

  朱雨從那之後,就沒再隱藏自己的心意,誰也不知道她是什麽時候喜歡上方叔叔的,兩個人之間隔著十幾年的光陰,至少在這個年代,她的這種感情是不被人理解的。

  白靈直截了當的問:“朱雨是一個很好的女生,那你喜歡她嗎?”

  方叔叔沒回答,轉了一個話題:“其實我這次不應該來,我不能害了她,你勸勸她吧。”

  白靈問他:“那你為什麽把她送你的毛衣穿在身上?哪怕不得不收下,你完全可以壓箱底,可你穿上了,你讓朱雨怎麽想?她因為你,發了高燒不去醫院,躺在家裏自己折磨自己,你呢?你做了什麽?一次再一次的逃避?你們兩個之間的事情,我不清楚,當事人是你,方叔叔,我希望你能處理好這段關係,請不要傷害朱雨。”

  白靈一口氣說完這一通話,小麥在屋裏哇哇大哭,她轉身去看孩子:“朱雨快下班了,一般她都是十二點十分出校門。”白靈隻能幫到這裏了。

  小麥張牙舞爪的揮著胖胳膊,小眼睛滴溜溜的盯著白靈,發出嗚嗚的聲音,孩子是餓了,白靈撩開衣服給她喂奶,小麥的小嘴吧唧吧唧吮吸的很快,吃飽喝足之後兩隻手扒著白靈的衣服睡著了,還發出請問的鼾聲。

  白靈默默小麥稀疏的胎毛,額頭上那一縷一直黏在一起,白靈又不敢給她動,李愛雲說大一點就好了。小麥的衣服大部分穿的都是二丫的,二丫生出來瘦小,比小麥還瘦呢,所以小衣服她穿著有點肥大,嬰兒衣服不怕肥,肥一點穿著舒服。

  小麥睡的很香甜,白靈躺在女兒身邊,輕輕拍著她給她唱搖籃曲,與其說唱給她聽,更像是唱給白靈自己。

  白靈也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睡著的,桑紅芹跟李愛雲躡手躡腳的進來,李愛雲比劃兩下:“讓靈靈睡吧,晚上孩子沒少折騰她。”

  紅雞蛋還剩下半竹籃,剩下的就留著自己家吃,主要是給靈靈補充營養,孫海全挺爭氣的,上次上山竟然撿到一隻野雞,他自己沒有打獵的本事,也是運氣好,不知道是誰打的,□□的槍眼還在呢,估計是忘記拿了,他給煙草澆水的時候順路帶回家。

  孫海全立刻來縣城把野雞送過來,白靈剛出月子,且得補充營養呢,大人吃不吃無所謂,桑紅芹可不跟兒子客氣,讓他等等再走,褪了雞毛,加上當歸紅棗枸杞,用砂鍋燉了一個小時。

  要是有烏雞更好了,那個補身體,但這時候也就不能挑揀啦,野雞的營養價值也不錯,燉熟之後,桑紅芹給孫海全扯了一隻雞腿、還有胸脯上的一點肉,裝好讓他帶回去:“家裏還有兩個孩子呢,給他們吃點。”

  鄒城中午回來神清氣爽,他揚揚眉,笑的十分神秘:“有好事,你猜猜是什麽?”

  白靈脫口而出:“你升官了?”

  鄒城捏捏她的臉:“小官迷,不是這個,我們單位發補助了,每人一條大黑魚。”

  這個啊,白靈有點失望,不過有吃的也是好的,白靈想起之前,兩個人沒在一起的時候,鄒城單位就發過魚,福利真不錯。

  鄒城囑咐一家人保密,這個福利是私下裏的,不能對外說,總不能讓別人戳著後背說銀行老大給自己員工謀福利吧,這些黑魚都是水庫裏的,至於是怎麽分到銀行這的,鄒城這些員工就不清楚了。

  鄒城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靈靈,你是有事托方叔叔去找朱雨嗎?”

  “你怎麽這麽問?”

  鄒城手裏抱著小麥,說道:“我下班的時候,剛好路過一小,發現方叔叔在跟朱雨講話,以為是你讓他去的。”

  白靈歎歎氣,望望外麵,大人都忙著沒人理會他倆:“方叔叔跟朱雨早就認識,我隻能說這麽多,其他的你去問他們。”

  鄒城張張嘴:“認識?你確定?”鄒城倒吸了一口涼氣。

  白靈察覺出鄒城的異樣,繼續追問道:“怎麽了?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內情?”

  白靈現在就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鄒城搖頭道:“具體的我不知道,隻是方叔叔有時候情緒會變得很奇怪,之前他見過幾次朋友,然後回來心情就會低落,幾天都緩不上來,我一直懷疑他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你剛才一提朱雨……不過怎麽可能呢,大概是我想多了。”

  白靈暗自留心,不一定是鄒城想的多,一樁樁線索擺在眼前,加上方叔叔的自述,肯定沒那麽簡單。

  白靈不知道方叔叔在糾結什麽,按照朱雨之前的意思,方叔叔應該一直是拒絕她的,不然朱雨不至於那麽受傷,可把朱雨織的毛衣小心的穿在身上,又是什麽含義呢?

  如果真的沒有絲毫感情,不會這麽做吧?為難?害怕社會的輿論,害怕耽誤朱雨?方叔叔的苦衷白靈無從得知。

  黃楊下午又來了一趟,很明顯打的是朱雨的主意,白靈覺得一團亂麻,這三個人各有各的立場,從白靈這個局外人看,如果朱雨能嫁給黃楊,從條件上來看是一樁好姻緣,但是朱雨不喜歡表哥,實在是可惜。

  白靈沒忍住,善意的提醒道:“表哥,朱雨一天都沒來,還有……她……你倆不合適,三姑一直給你介紹女同誌有時間你就去見見吧,沒準就有合適的。”

  黃楊對相親從來不算排斥,就是見見麵而已,又不是要私定終身,但現在他推掉了所有的相親活動,一門心思放在朱雨身上。

  黃楊收起笑容,他聽出了白靈的言外之意,輕輕的說道:“我心裏都明白,朱雨心裏有別人,那個人是誰,我現在也一清二楚,但這不耽誤我喜歡她,那個人對不住她。”

  白靈大吃一驚:“表哥?你知道?你怎麽會知道?”

  

  第96章 母乳皂

  

  黃楊苦笑了一聲,說道:“還記得小麥滿月嗎?方叔叔最後來的,小城把他棉衣脫下來之後,朱雨的神色很不自然,當時我就知道,他們兩個一定認識,之後朱雨一直在掩飾自己的失態,這就是欲蓋彌彰,她不停的往那頭看,我再笨也能猜不出來不正常。”原來是這樣,表哥看起來心思粗狂,沒想到觀察力這麽好,在場的其他人恐怕都沒有太在意。

  黃楊是一個明白人,白靈不必多說,方叔叔很快就回了省城,想必他去找朱雨,一定會談這些事吧,晚上的時候鄒城告訴她,讓她別管方叔叔跟朱雨,白靈拉住他,疑惑的問道:“為什麽啊?”

  鄒城無語的歎氣道:“人家自己能解決,方叔叔跟朱雨都是成年人,可以為自己負責任,而且清官還難斷家務事呢,這也一兩年了吧,這麽長時間都沒有捋清楚,方叔叔一定是在逃避什麽,哪裏是你一時三刻能勸通的?有時間啊,還是陪陪小麥吧。”鄒城逗逗女兒:“好閨女,你說爸說的對嗎?”

  白靈悶悶的躺下,把棉被往自己這邊一拽,鄒城那邊直接抓空,冬天的晚上很冷,鄒城的大腿直接暴露在空氣裏,他冷的聳聳肩,一點點拽回被子,兩腿攀上去:“媳婦,生我氣了?”

  白靈冷哼一聲:“我才沒有呢,你嫌我多管閑事,可朱雨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看著她耽誤下去。”

  鄒城把手覆蓋在白靈的柔軟上,開始轉圈輕揉,生完孩子之後……手感似乎更好了一些,鄒城翻身跨上去,胡茬貼在白靈的臉上:“媳婦,你也出月子了,我們……咳咳咳,這麽多天的公糧也該交交了吧。”

  白靈的身體早就恢複的差不多了,她摟住鄒城的脖子,在他身旁輕輕呼氣:“你在轉移話題。”鄒城的大手在她身上遊移:“一會兒,等我跟你匯報完工作咱們再談心。”

  “匯報工作?”

  鄒城抬起頭,但是手下的動作沒停:“對啊,交公糧……可不就是匯報工作的一項嘛,一會兒你自己好好感受感受。”

  白靈:“……”

  兩個人很久沒親熱,竟然感覺有一絲的疏離感,這讓鄒城很不滿,尤其是在後來的時候,白靈眼神迷離,像是在走神一樣,這一點深深刺激到了鄒城,他不禁加快了身下的速度,白靈喘息著說道:“你瘋了,慢點。”

  鄒城不滿意的說道:“那你不能走神,現在除了我,什麽都不準想。”

  之後鄒城抱著白靈躺在床上,小麥睡的很香甜,絲毫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麽,鄒城捏捏她的手:“這次工作匯報你有什麽感想?”

  燈光下,鄒城板著臉,一本正經的樣子讓白靈想笑,白靈忍住了笑意,說道:“似乎……似乎熱情,很有幹勁。”

  鄒城捉住了她話裏的隻言片語,一語雙關的說道:“你說的沒錯,的確很有‘幹勁’”。說完又翻身上來。

  到一半的時候小麥哇哇大哭,鄒城唉了一聲,連忙起身,白靈有點尷尬,雖然女兒懵然不知吧……

  小麥哭的震天響,白靈一看,孩子尿了,估計是不舒服,所以哭出聲,鄒城下去找了一條洗幹淨的尿布,細心的給她換好,順便在小麥的身上輕拍一下,警告道:“以後不許瞎哭,不然把你送給你奶奶帶。”

  白靈過去把孩子抱過來,反正還沒睡,先喂喂奶吧,平時這個時間一般都得吃一頓,她捅捅鄒城:“沒有你這麽當爹的,還欺負你閨女。”

  鄒城十分不滿被打斷,躺在白靈旁邊盯著她:“是她不懂事,我教育教育應該的。”喂完孩子,兩個人再也沒有興致,但是也不想睡覺,白靈開始繼續之前那個話題,鄒城躲不過去,直接說道:“方叔叔心裏有計較,他會處理妥當的,你別摻和,不然容易適得其反,我以前一直知道,方叔叔心裏惦記一個人,但是好像很痛苦,有難言之隱,我後來仔細想想,應該就是朱雨,朱雨的心思既然方叔叔明白,那他沒有回應,就證明一定有他的道理。”

  白靈不同意:“那朱雨呢?她歲數也不小了,難道要等他一輩子或者半輩子嗎?”

  鄒城無奈的摸摸她的頭發:“傻媳婦,這都是人家樂意的,你再打抱不平也沒有用,我打個比方,你看表哥也喜歡朱雨吧,可是朱雨呢,明確告訴過她自己的心思,但表哥不還是不死心嗎?喜歡一個人,對一段感情的付出,不是那麽容易收回的,要是自己不死心,別人沒有辦法,所以啊,你隻能旁觀。”

  白靈不吱聲了,鄒城其實說的有道理,她就是替朱雨委屈,算了,感情這種事,說不清孰是孰非。鄒城抱住她,鄒城喜歡用胡茬輕輕刺她下巴,白靈越躲,他越開心,果然,白靈皺皺眉,拇指和食指捏住他胳膊轉了一個圈,凶凶地說道:“刮胡子,明天我替你刮,下次再紮我,信不信我把你頭發上的幾根毛也剃掉?”

  鄒城又把胡茬伸過去蹭蹭:“我媳婦真凶。”

  第二天一大早鄒城就被白靈踹起來收拾昨晚的現場,昨晚收尾洗完的盆和紙都在屋裏呢,雖然小夫妻倆個之間親熱很正常,可到底是很私密的事情,讓別人看到總是難為情,哪怕是自己的親人。

  鄒城揉揉惺忪的睡眼,機械的穿衣服,他囑咐說:“媳婦你再多睡一會兒,等快吃飯我再叫你。”

  白靈開始也想做一個勤勞早起的好媳婦,到後來懷孕的時候嗜睡,一天有一半的時間都在睡覺,等生了孩子,晚上根本睡不好,這還是幸虧李愛雲晚上幫著照顧小麥一段時間,兩個人輪換呢,不然就這小祖宗,鐵打的身子也陪不過她,怪不得說小嬰兒最熬人。白靈早上總是睡不醒,開始她還想掙紮一下,總不能老實等著吃早飯,後來她放棄了……睡飽了再說,好兒媳婦以後再做。

  李愛雲沒有那麽多的說道,她還勸白靈呢:“不用起太早,早飯容易做,蒸幾個饃饃,再喝口湯就行,不費事。”

  白靈起來的時候小麥被抱了出去,白靈最近的母乳不少,每天漲奶漲的難受,晚上沒人的時候鄒城會幫她吸吸,可也解決不了問題,哺乳期的女人很尷尬,奶汁會不自覺的浸濕衣服,白靈在胸罩裏麵墊了一層棉布,可是沒太大用處,照樣會滲透出來,好在是冬天,如果外出的話,穿的厚一點看不出來,就是會覺得打濕的那一片冰涼。

  李愛雲給她想了一個好主意,說讓白靈把多餘的母乳擠出來,做母乳皂,省城裏的很多人生完孩子都這麽做,做法簡單容易上手,沒有什麽含金量。

  母乳皂?白靈之前還真的沒有聽說過,她上大學那會倒是在學校後門的小店裏做過手工肥皂,那種肥皂樣式形狀很多,純粹是為了好玩好看,昨晚之後可以帶回去。母乳皂怎麽做?像這種自己家裏的做法工藝,首先衛生條件沒辦法保證,還有就是做的過程中,會不會破壞母乳的營養成分,最後的母乳皂的作用有多少呢?

  李愛雲聽了白靈的質疑,每當一回事:“沒啥,就自己家用,要是不放心留著洗手唄,當成肥皂用。”

  白靈想想李愛雲的說法也有道理,現在物資這麽貧乏,就算做成功之後沒有其他的功效,就當塊普通的肥皂用也行,不過用自己的母乳做……感覺有點羞恥。

  李愛雲輕笑道:“就留著你們小兩口跟孩子用,其他人別給使。”

  這樣的話白靈心理負擔減輕不少,自己母乳做成的肥皂被放在洗臉盆旁邊公用,她可接受不了。

  李愛雲手腳快,也沒跟白靈提,找來了製作母乳皂的材料,皂基是做肥皂的原材料,商店裏有賣的,平時買的人很少,價格很優惠,隻是肥皂的五分之一,另外需要橄欖油,家裏也有,其他的全部備全,白靈一口氣做了十塊出來,外麵天氣冷,晚上的時候下麵鋪層紙擺在窗台上,第二天就是硬硬的母乳皂。

  小麥還小,皮膚挺嬌嫩的,白靈沒給她用,萬一過敏了咋辦,她先在自己身上試了試,有點滑滑地 ,是奶香的味道,奶香味比較淡,製作的過程中,母乳的營養成分估計被消耗了大半,白靈沒指望母乳皂真有什麽功效,就當肥皂用,關鍵是能解決掉她多餘的母乳。

  白靈把母乳皂收起來,整整齊齊的摞在櫃子裏,鄒城洗手的時候翻來覆去瞅了好幾眼:“真是母乳做的?”

  白靈把毛巾給他遞過來:“對啊,辦法是媽教給我的。”鄒城往手背上抹抹:“真香。”隨後又往白靈上身逡巡:“不過還是自己喝更好。”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