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56節

  家裏院子大,空屋子好幾間呢,再來兩個人也住得下,等中午鄒城回來,問了問鄒正富工作上的情況。

  鄒正富一直在家等消息,可研究所那邊一直沒有消息,後來他去問一個交好的同事,人家心善,偷偷告訴他,研究所其實是不打算讓他在回去,但是呢,他又是研究所引進的人才,有正式工作的,不能輕易辭退,就準備這樣拖著耗下去呢。

  鄒正富現在才回味過來,氣的恨不得找人去理論,同事把他勸下來,說雖然你工作成績一直優秀,但這次做錯了,無論如何不能往外麵傳,複職呢,應該是早晚的,讓他耐心等。

  鄒正富心情不好,剛好收到鄒城的電報,說生了一個五斤的女娃,他什麽心思都沒了,就想著見見孩子,所以直接買票過來。

  

  第93章 瓊華

  

  鄒城把菜扒拉一點端著碗給白靈送過去,月子裏沒讓她下炕,放著小矮桌在屋裏吃,出來之後他跟鄒正富說:“爸,你聽我跟我媽一句勸,搬回淶水縣,你看咱們院子這麽大,別說你們倆,就算把我爺爺奶奶接過來也夠住。”

  鄒正富猶豫的說道:“沒準還能繼續上班呢。”

  鄒城飯後拉著鄒正富去牆根說話,李愛雲從窗戶外麵伸著脖子看,自言自語道:“這爺倆,見麵就掐,靈靈啊,你說他倆誰能勸服誰?”

  白靈親親小麥的臉蛋,說道:“鄒城勸指定沒戲,要我說,讓爺爺奶奶勸,長輩的話更有用。”

  李愛雲連連點頭:“這個倔老頭,也就聽他爹的話。”

  李愛雲沒上過幾年學,小學文化水平,那時候鄒正富家裏條件就不錯,兩家人是舊識,後來兩個人認識結婚,磕磕絆絆過了這些年,李愛雲雖然學曆不高,但挺有見識,也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封建殘存思想,李愛雲跟她嘮嗑,說自己外婆留過洋,見多識廣,小時候沒少跟她講有趣的故事,說人生的道理,耳濡目染之下,李愛雲自然不會差。

  小麥子快滿月了,滿月酒得提前操持,小兩口也沒準備大辦,就親戚朋友聚聚就行,鄒城說到時候方叔叔會來。

  當時鄒城跟白靈的婚禮方叔叔錯過了,信誓旦旦說生孩子一定參加,馬上又要過去一年,婚結了,孩子也生了,一切都順順利利,圓圓滿滿。

  白靈一直不清楚方叔叔是做什麽工作的,方叔叔也從來不提,後來鄒城告訴她,方叔叔呢,是市政府的一名文員,他本人呢,沒什麽事業上的進取心,日子過得也算安穩。

  像這種單位,同事之間的競爭很大,畢竟都想上位嘛,小文員全指望往上爬,像方叔叔這種與世無爭的,擋不了誰的路。

  白靈心想,方叔叔多大的手筆啊,他還真的不需要有什麽進取心,當官多耗費心神呢,都是得能耍心眼的,方叔叔這種直腸子,確實不適合,他守著自己的那點東西,就能過的很好。

  方叔叔一家人出國的時候帶走不少東西,他們家裏以前條件好,雖然之後上繳了很多東西,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比照一般的百姓,還是很富有的。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白靈感覺有這麽可以保值的財富是很幸福的事情,可是對於方叔叔來講,這就是定/時/炸/彈,沒準哪天就會連累他。

  到時候的搜查是很嚇人的,掘地三尺也不足為奇,紅了眼的人們瘋狂而沒有理智,這些東西,要藏在哪裏?

  白靈想起了她那個不爭氣的空間,好不容易有了個外掛,可實際上呢,幫不上大忙,如果空間裏可以放除了糧食之外的其他東西,那白靈就很輕鬆了,現在隨意置辦,反正輕輕鬆鬆扔到空間就好了,這就是一個私密的收藏室,除了自己沒人知曉。

  白靈拍拍頭,要是空間可以升級就好了,功能再進化一下,現在這樣真的不方便,空間是死的,它聽不到白靈這些亂七八糟的訴求,白靈現在精力比較虛,自從懷孕之後,她就沒在空間裏種過糧食,進空間還是挺耗費精力的,她不能拿自己的身體冒險。

  快出月子的時候,白靈鑽到空間的農場裏,種了幾排小麥,不為別的,這次是給她閨女種的嘿嘿嘿,以後經常種點小麥出來,摞成垛,然後磨成小麥粉給閨女包餃子吃,小麥子吃小麥粉,一想到這裏白靈心花怒放。

  空間還得利用起來,不為別的,多種點糧食,等以後沒準能派上大用場,現在讓白靈頭疼的是,以後不是她一個人生活,最起碼有鄒城有孩子,在家裏家裏的老人,萬一她拿出糧食,光是糧食的來源,就沒辦法自圓其說?

  讓她實話實說?白靈覺得自己辦不到,她的來曆太過於詭異,加上這個沒辦法按照常理去理解的空間,恐怕會嚇到身邊的人。

  這個問題一直是白靈的心病,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現在她也解決不了,做了母親之後,所有心思都放在那個小團團身上,其他的就往後靠吧。

  鄒城開始抱怨,說覺得生完孩子之後,自己的地位明顯下降很多,白靈給小麥換肚兜,抬起頭說:“你早點認清這點比較好,現在家裏你是排名第三,如果再生老二老三,你的地位肯定還會向後延。”

  鄒城開始剝白靈的衣服:“受壓迫的貧農要開始反抗你這個萬惡的地主了,我餓了,想喝點水。”

  鄒城輕車熟路的把白靈的衣服往上褪,跟女兒搶口糧喝,吃飽喝足後抹抹嘴:“好喝,比牛奶好喝。”

  白靈踹他一腳:“這麽大人了,也不嫌害臊。”

  鄒城厚臉皮的說:“我自己的親媳婦,有什麽可害臊的。”

  那邊小麥哇哇大哭起來,剛喂飽了,尿布也沒濕,不知道是因為什麽,鄒城抱著她在下麵繞來繞去,大概過了半小時才把這個小祖宗哄睡著,鄒城按按太陽穴:“這孩子可真磨人。”

  白靈吃了兩顆紅棗,把被子鋪好:“媽說了,越磨人的孩子以後越聰明呢。”

  晚上孩子跟著李愛雲睡,小孩子磨人,一晚上醒來好幾遍,白靈不在身邊沒關係,起來衝奶粉給孩子喝一樣,等白靈出了月子,再兩個人輪換著帶。

  小麥的大名取好了,鄒正富快把字典翻爛了,想了好多名字被自己一一否決,他們這輩沒有需要跟隨的字,所以取名字可以隨心所欲,最後鄒正富在紙條上寫出幾個名字拿給白靈鄒城看。

  白靈一看,上麵寫著:瓊華、蓁蓁、靜嘉。還別說,老爺子取得名字不落窠臼,白靈看過詩經,這三個名字都是從裏麵摘取的,隻是……

  白靈問鄒城:“你喜歡哪個?”

  鄒城點了點第一個:“瓊華吧。”白靈也想選這個,名字還是不要太出彩,這個年代低調點總不會錯,華是名字常用字。

  名字選定之後鄒城去給孩子上戶口,以後孩子也有定量的供應,隨著長大開始逐年遞增。

  滿月的時候需要煮紅蛋,桑紅芹的雞蛋全攢著呢,就等著小麥滿月的時候派上用場,李愛雲去供銷社裏買了紅色染料還有紅紙,燒了一鍋水把染料導進去,煮熟的雞蛋泡在裏麵,沉澱一會兒晾幹就能染成紅皮雞蛋。

  桑紅芹念叨:“現在年頭不好,我小時候啊,誰家有生娃娃的,每家都送不少紅雞蛋過去,現在咱們的條件,隻能每個人揣上兩隻,一般的人家,孩子的滿月根本就不操持,連頓飯都不吃。”

  小麥子的滿月酒雖然不隆重但是很溫馨,白靈以前的同事來了朱雨跟老大姐,鄒城這邊也來了兩三個同事,除此之外就是一家人,孫海全帶著貓娃狗娃破天荒的來了,再加上白靈大姨一家人,幾個孩子湊在一起玩,大人們圍著小麥看,小麥也不認生,誰抱都行,咯咯咯的笑出聲。

  老大姐抱抱孩子:“這孩子長得結實,肯定能平平安安長大。”白靈出了月子能下床走路,身體基本恢複的差不多,她雖然是第一胎,但是生的不算困難,有的產婦生一天還生不出來呢,這可能也是因為她在孕期的時候經常鍛煉。

  老大姐把白靈拉到一邊問:“靈靈啊,你這院子花了多少錢買的呀。”白靈說了價錢:“婚前鄒城買的,他回來一直住宿舍,指望這單位分房也是遙遙無期,所以就先買了,上班近,而且這院子大,一大家子住也沒問題。”

  老大姐咂舌:“價格是真的貴呀,怕是得把一家子的家底掏空了,不過就算是掏空了,很多家庭也湊不上這些錢呢,我小兒子要結婚啦,我們家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房子沒兩家,所有人擠著,他們單位也是的,小年輕分房難,三年前結婚的小夫妻還排隊等著分房呢,每天就那些指標,先可著條件困難的給,什麽時候能輪到啊,我就說啊,要不然給他們買個房,他爸不同意,說太貴了也浪費,自己買完就分不上公房,可惜了名額,要是能耗著也行,可我小兒子那個對象,已經放出話了,要有單獨的房,不跟老人一起住,現在有這條件的太少,除非單位給分,誰家不是兩三代往一起住啊,我兒子喜歡人家,婚事指定黃不了,我就來跟你打聽打聽。”

  白靈想了想說:“那你可以看看小院子唄,那種大雜院,一兩間房就夠住了,就是條件差一點,院子裏鄰居多是非也多。”

  以前白靈跟著秦海芬住省城大雜院時,院子裏那麽多戶人家,每天都得吵幾架,什麽你占了我的晾衣架,我的自行車被你挪走啦,熱鬧著呢。

  老大姐失望的說:“我也隻能先看看了,實在不行我也沒轍,家裏就這條件,結個婚沒這麽費勁的,耗著吧。”

  

  第94章 藍色毛衣

  

  結婚涉及到兩個家庭的方方麵麵,需要不斷地磨合,房子、彩禮、嫁妝,一樁樁一件件都牽扯在裏麵,按照桑紅芹的話說,婚姻是一門大學問。

  老大姐聽到房價開始退縮,這也難怪,工薪家庭每個月的收入有限,老大姐還算條件好的呢,夫妻雙方都有工作,兒女大了也掙錢,但是拿出這麽多錢,也是挺困難的,以後還得生活呢,總不能掏空家底。

  老大姐沒再問這方麵的事情,轉話題聊孩子,白靈出去倒垃圾,在院子裏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隻探出一個腦袋來,她大聲問:“誰在外麵呢?”

  門後麵露出一個衣服角,韓守國耷拉著腦袋扒在門邊,雙眼怯懦的望著她:“白……白老師,我聽其他老師說,你生娃娃了,所以……想來看看你。”

  這個孩子有心了,白靈過去拉他進來,也不知道韓守國站在外麵等多久了,大冬天外麵冷,他的小手凍得冰涼。

  韓守國洗洗手,然後盯著小麥看:“白老師,我能摸摸她嗎?”

  白靈眼中含滿了笑意:“摸吧。”隨後又溫柔的囑咐他:“也許她會突然哇的哭出聲,別嚇著你。”

  韓守國的手很瘦小,大概是經常幹活的緣故,掌心摸出了繭子,白靈覺得有些心酸,父母手心裏疼愛寵溺的年紀,他承受了太多的苦難,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大概是家庭環境的因素,所以韓守國顯得特別懂事早熟。

  小麥的臉嫩嫩軟軟的,韓守國輕輕撫摸幾下,嘿嘿笑道:“白老師,他可真好玩。”

  老大姐說道:“你家也有弟弟妹妹呀,小時候沒逗弄過?”

  韓守國眼神黯淡的垂下頭:“我媽從來不讓我接近弟弟妹妹,怕我欺負他們。”白靈拍拍他肩膀:“你看,小麥妹妹多喜歡你,還衝著你笑呢。”

  韓守國像是想起了一件事,疑惑的說道:“白老師,我剛才在門口守著的時候,看到一個叔叔也在你們家附近徘徊,但是一直沒進來,我覺得挺納悶的,他是你們家親戚嗎?”

  那會是誰呢?白靈一時三刻也想不起來,她問道:“你大概描述一下,長什麽樣子?”

  韓守國搖搖頭:“長相我記不清了,反正他穿著一個黑色外套,長的不算太高。”

  鄒城說出去看一眼,拉開大門往胡同裏一瞅,果然看到一個身影靠在牆邊,對方沒注意到他的到來,鄒城輕手輕腳走過去,猛地往他肩上一拍,那人驚的跳了起來,鄒城笑道:“方叔叔,別來無恙。”

  方叔叔沒料到會被發現,他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來看看。”

  鄒城也不確定是不是他,淶水縣的熟人就這麽幾個,今天基本全部到齊,方叔叔以前就說,等孩子滿月的時候過來,鄒城也是試探著出來找找,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鄒城拽拽他:“還愣著幹嘛?進屋啊,難道讓我把孩子抱出來,在風口這給你看啊。”

  方叔叔往後退了兩步:“算了,我明天再來吧,今天我先住在招待所。”

  鄒城:“……”

  鄒城裝作很生氣的樣子:“方叔叔,你一而再的推三阻四,到底是怎麽回事?一句話,進不進去?”

  正說著話呢白靈穿棉襖出來了,她在門口招招手:“方叔叔,快進來吧。”

  鄒城繼續說道:“你看,靈靈特地出來迎著你,再不進去就不像話了啊,別傻站著了,我拉你進去。”

  方叔叔拗不過鄒城,被他生拉硬拽的拉到院子裏,屋子熱鬧著呢,所有的親朋好友都還沒走,鄒城把方叔叔拽到眾人跟前,簡單介紹道:“這是我方叔叔,從小看著我長大的,特地從省城過來的。”

  老大姐讚道:“小方看起來年紀不大呀,特地過來參加滿月酒,一看這關係就親近。”

  屋裏麵暖和極了,煤球填進去不少,燒的旺旺的,穿著棉襖都熱,大家夥把棉衣脫下來,穿裏麵的毛衣或者秋衣都不冷。

  方叔叔熱的臉上出汗,鄒城一把扒下他的棉襖:“都熱成這樣了,趕緊脫了。”方叔叔想捂,但是沒捂住,棉襖一下子被脫下來,露出一件深藍色的毛衣。

  白靈愣了好一陣,她腦子裏亂亂的,說不出話來,手裏端的白糖水應該遞給誰就忘記了,不過白靈沒吱聲,先把滿月酒辦完再問也不遲。

  大家鬧鬧哄哄一陣,到了下午就各回各家,鄒城開始整理大家送來的份子錢,每個人來的時候鄒城都記了賬,有了存根等別人家有紅白喜事就不會拉場,鄒城把錢都交給了白靈。

  親戚還都沒走,鄒副校長拉著哥嫂說話呢,黃楊圍著孩子玩,白靈跟方叔叔示意:“方叔叔,我有話跟你說。”

  方叔叔像是早就猜到一樣,淡淡的回道:“好。”

  人們都在東屋,西屋是空的,白靈披上棉襖,掀開大厚門簾進去,開門見山的問:“這件毛衣是朱雨織的吧。”

  方叔叔被擊中了心事,好一會兒才緩緩點頭。

  一孕傻三年,可白靈還沒傻到連一件毛衣都認不出來,毛線是她和朱雨一起買的,深藍色的兔絨毛線,這個年頭穿兔絨的本來就少,加上連針法都是朱雨跟她商量過的,方叔叔身上這件還是深藍色,不可能這麽巧合,怪不得,鄒城和白靈結婚方叔叔沒來,怕是為了避免見到朱雨吧?怪不得他寧願一直徘徊在門口也不進門,一定也是這個原因。

  白靈記起來,剛才鄒城把方叔叔棉衣扒掉的時候,朱雨的臉色都變了,這麽反常的舉動,不符合她淡然的性格。

  一點點的蛛絲馬跡聯係在一起,結果讓白靈大感意外,明明是毫無關聯的兩個人啊……

  白靈試探的問:“朱雨一直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方叔叔你吧……”

  方叔叔張張嘴,旋即苦笑道:“她這又是何苦呢。”

  朱雨剛才跟著大夥一起走了,她說先把韓守國送回家去,孩子自己回家她不放心,等白靈從西屋出來的時候,鄒副校長一家也回了家,鄒城拽拽她:“你跟方叔叔都很奇怪,發生了什麽嗎?”

  這些畢竟都是朱雨的私事,哪怕她跟鄒城親近,在未經朱雨的允許下也不適宜傳揚,她隻好模棱兩可的說:“我也沒弄明白,以後再告訴你吧。”

  方叔叔會在這裏待上一天,後天再回省城,來之前他已經請好假,像他這種單位,工作不忙,每天上班喝喝茶水,做點基礎性的工作,日複一日沒有挑戰,請假很容易,反正耽誤不了工作。

  方叔叔給小麥帶來了滿月禮,等晚上吃飯的時候,他掏出一個長命鎖來,白靈拿過來一掂,沉甸甸的,這條長命鎖刻著長命百歲的字樣,看材質是銀的,但是能看出來,這條長命鎖有些年頭了,不像是新打的,鑒於方叔叔向來豪氣的手筆,白靈多嘴問了一句:“方叔叔,這條長命鎖是什麽年代的呀。”

  方叔叔眼睛都沒眨,輕輕捏捏小麥的胖臉:“明朝。”

  白靈:“……”

  真不愧是方叔叔,隨便一個長命鎖都是寶貝,現在這些前朝的古玩之類的還不值錢,人們能顧忌的就是吃飽穿暖,還沒開始賞玩古董,所以李愛雲跟鄒城都沒在意。

  白靈跟他們不一樣,她可知道這些東西的珍貴,其他的不提,光是到現在方叔叔給她的這些物件,如果妥善的保存,放到幾十年後一出手,一線城市的房子毫無壓力的就能拿下。

  白靈顫巍巍的把長命鎖收起來,使勁往小麥臉上親了一口:“好閨女,帶財。”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