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55節

  鄒城小跑著進醫院,滿頭大汗的衝過來:“媽,靈靈咋樣啦?”

  李愛雲給他挪出個位置,示意他坐下來:“別著急,生孩子且得等著呢,靈靈還是頭胎,生的可能更慢一點,她懷相好,不用慌,你瞅瞅你,眼睛都要粘到門上了。”

  黃楊來找他的時候,鄒城立馬衝了出來,到門口才想著回來跟領導請假,一路上腦袋空空的,就想趕緊見到白靈。

  一切就像李愛雲說的,第一胎生的慢,宮口開的也緩慢,白靈直到快傍晚的時候才推進去開始生,耳邊全是撕心裂肺的哭叫。她也疼,不知不覺把助產護士的手都給摳破了,她記住大夫的話,少喊,節省體力留著生娃。

  李愛雲跟鄒城從天亮等到一天,裏麵的人一撥撥出來,就是見不到白靈的身影,鄒城坐不住了,一個勁的走來走去,他從懷裏掏出一盒煙,咬咬牙去了吸煙室抽了幾根煙,等回來的時候產房還沒動靜,鄒城焦躁的問:“媽,你說還有多久啊?”他剛說完話,產房的門吱呀一聲開了。

  助產小護士抱著一個嬰兒出來:“白靈的家屬在嗎?”

  鄒城迎了上去:“在在,我就是。”護士甜甜的展露出一個笑容:“恭喜啦,生了一個女兒,五斤八兩!”

  小嬰兒皺巴巴的,小小的一團縮在護士的懷裏,小護士問:“孩子爸爸吧,要不要抱抱?”

  孩子跟一團軟綿綿的棉花糖似的,鄒城可不敢抱,孩子身上掛著一個小牌牌,上麵寫著五斤八兩李愛雲伸過手抱住孩子:“哎呦,快讓奶奶看看我大孫女。”

  鄒城忙問:“大人怎麽樣了?”

  護士哈哈一樂:“放心吧,大人生完孩子之後累了,剛睡著了,你說產房裏那麽多孕婦,她愣是一聲沒吭。”

  白靈被推回病房的路上,鄒城一直跟在身邊,他沒敢吵她,默默的坐在床邊,拉著她的手,李愛雲看在眼裏,說道:“放心吧,我剛才問大夫啦,靈靈就是累著了,沒事兒,順產好恢複,孩子那哭聲真叫響,一看就結實。”

  白靈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坐上輪椅,迷迷糊糊被抬上床,等醒過來的時候,鄒城就坐在旁邊,白靈說渴,鄒城手忙腳亂去倒水,順產住院不超過三天,沒問題就能回家養著了,在醫院守著也沒用,李愛雲打算明天下午帶白靈回家。

  孩子抱過來給白靈瞅,白靈輕輕摸摸孩子的臉,心裏生出一陣奇妙的感覺,這個就是跟她血脈相連的女兒啊,以後她跟鄒城,親眼見證孩子的成長,由一個懷抱的小嬰兒長大成人。

  李愛雲把鄒城推出去:“你外麵待一會兒,讓孩子吸吸奶。”鄒城沒動:“現在靈靈還沒奶呢吧。”李愛雲瞥他:“你懂啥?這叫人初乳,精貴著呢,快出去吧。”

  鄒城心裏鬱悶,這是他自己媳婦,喂個奶她媽還攆他,把他當外人呢。

  今天天色太晚,明天一大早,他得騎著自行車去小楊莊報個信,告訴姥姥姥爺一家靈靈生了,最好把他們帶過來看一眼,鄒城正琢磨著,李愛雲抱著孩子出來,捅捅他:“進去吧,別怪我不給你們單獨相處的時間。”

  鄒城嘿嘿兩聲,還是親媽了解他,正有不少話想跟媳婦說呢,他輕手輕腳進去,白靈身子虛,說話像蚊子聲,鄒城想了半天,也不知從何說起,最後憋出一句:“媳婦你辛苦了。”

  孩子的名字兩個人之前商量過,反正已經知道十有八九是女娃,名字可以隨便取,但是兩個人沒有達成共識,按照鄒城的想法,就是簡單一點朗朗上口,可白靈呢,既想取得有特色,還不想太出挑,最後沒選成,約好等孩子出生再說。

  孩子出生三個月內要上戶口,三個月怎麽也能把名字取好,鄒城給白靈買了一碗小米粥,她現在不能吃太油膩的食物,稀稀的小米粥更適合白靈,白靈倚靠在牆邊,鄒城小心翼翼的喂她,這個病房裏其他三張床位陸陸續續開始有產婦進來,大多都比較年輕,現在人結婚都早,十□□生孩子的大有人在,像農村結婚早的,十六七結婚很正常,白靈旁邊床的產婦看起來二十□□的樣子,對麵兩張床跟白靈同齡,其中一個比白靈還小兩歲。

  窄窄的病房擠滿人,誰家都得來幾個親人陪著,白靈他們家還算少的呢,隻有兩個人,白靈隔壁床,婆婆親媽大姑子姐姐妹妹,圍個水泄不通。

  對麵床的產婦羨慕的說:“哎呀,你家男人對你可真好,給喂你吃飯呢。”白靈羞紅了臉,畢竟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鄒城回的話:“她現在不舒服。”

  對麵床生的也是女兒,公公婆婆看了一眼,問完男女,也沒說什麽話,反正就說家裏事多,轉頭出了醫院,是產婦親媽還有丈夫在這裏照顧,白靈跟她聊天得知,她生的這是第二個孩子,大丫頭四歲了,家裏盼著生一個兒子。但生兒生女本來就是天注定的,一切得講究緣分,不能強求。

  白靈旁邊床個生的是兒子,婆婆殷勤的不得了,圍著產婦轉圈,問想吃什麽啊,要不要翻個身?

  晚上得守夜,鄒城讓李愛雲先回去,他在這就行,來之前就打了招呼,他不知道白靈多久能生,直接跟領導請了三天假,留出時間照顧老婆孩子。

  夜深之後病房人都走了,每家留下一個陪床的,男女上沒有限製,白靈四周望了望,除了她家是男人,其他三家要麽是親媽在這,要麽是婆婆在家,還有一個是親姐留下陪著。

  隔壁床產婦的婆婆問:“哎呀,你家男人不上班嗎?晚上咋還陪床了?”

  白靈眉頭一皺,上班就不能賴陪床?這是什麽歪理,白靈笑道:“上班啊,不過他請了兩天假呢,說照顧我跟孩子。”

  那個婆婆嘖嘖兩聲:“請假多不劃算呀,家裏女人陪著更省事,大男人哪有來陪床的。”

  白靈也懶得跟她糾纏,別人的家務事非得說道幾句,真是閑得慌,白靈冷冷的說道:“別人家我不知道,我們家就是男人陪床。”

  隔壁的婆婆訕笑道:“這個小媳婦,脾氣還挺大。”白靈不在理會她,低頭聽收音機,李愛雲來的時候沒想起帶收音機來,病房裏寂寞,鄒城回家取了一趟,吧聲音調低點,也不會影響別人。

  白靈睡不著覺,下身又疼又癢,仿佛疼到了骨頭縫裏,一陣陣的折磨著她,白靈掐掐鄒城:“疼。”

  鄒城慌忙起來:“怎麽了怎麽了?”

  白靈肚子餓了,剛才就喝了一碗小米粥,李愛雲的包裏裝了紅糖,白靈指指袋子:你跟我衝點紅糖水吧。”

  暖壺是自己從家裏拿的,早就準備好一壺熱水,留著給白靈喝,鄒城往搪瓷杯離倒了一點紅糖,衝好放涼一點才遞給白靈。

  其他床的人都睡了,鄒城動作很輕,突然聽到隔壁床的產婦說了一句:“媽,咱們帶紅糖了嗎?我也想喝點。”

  陪床的婆婆睡的正香呢,冷不丁被喊醒,心裏不痛快,生孫子的喜悅被衝散不少:“深更半夜喝啥喝啊,紅糖多難買,咱們家連白糖都沒有,更別提這紅糖了。”

  產婦問了一句:“那紅糖票呢,我記得有兩張紅糖票。”她婆婆沒吱聲,紅糖票是有,她自己親閨女剛懷上孩子,身體不好,上次拿給閨女用了。

  產婦左問右問,她婆婆實在沒辦法,隻能和盤托出,產後情緒本來就不穩定,她嗷的一嗓子,整個病房的人全被驚醒,慌忙從床上起來。

  白靈往鄒城那邊挪挪,剩下的半缸紅糖水喝不下去了,隔壁床的產婦開始跟婆婆吵架,陳年爛穀子的舊事全拽出來說,最後值夜班的護士過來講說幾句,才算住口。

  隔壁床的婆婆躡手躡腳過來:“你們的紅糖,能不能給我們喝一點啊?”白靈說好,剛想從袋子裏拿一點出來,結果旁邊產婦悶聲悶氣說:“我不喝!明天我就回家,抱著孩子回娘家!”

  這婆媳倆都不是省油的燈,以後日子且得鬧騰呢,他們鬧騰他們的,可病床裏誰也沒睡好,早上起來怨聲載道的,白靈拿鏡子一照,黑眼圈重的跟大熊貓似的。

  鄒城一早起來去小楊莊報喜,李愛雲來醫院陪她,做好適合產婦吃的早飯給她帶了過來。

  

  第92章 紅棗冬菇湯

  

  李愛雲晚上也沒多睡,心裏一直惦記著醫院這頭呢,早早起來做了紅棗冬菇湯、主食是掛麵,放在飯盒挎著籃子帶過去。

  其他病床的產婦吃的從醫院買的飯,清湯掛麵裏麵臥著一個荷包蛋,上麵飄著一層綠綠的蔥花,一碗兩毛五還得搭糧票。

  白靈今天感覺好了很多,除了睡眠不足,倒是沒有其他的問題,昨天一天肚子裏都是空空的,產後不宜多食,除了一碗小米粥,一杯紅糖水,也沒吃什麽正經主食。

  李愛雲跟她說,現在呢,饅頭包子這類的東西不好克化,吃麵條最好,麵條她煮的軟爛,入口不用怎麽嚼就能吃下去,再加上一碗紅棗湯補血,早上少吃一點,等到了中午,她在做的豐盛一點。

  白靈四處望望,吃麵條的比較多,隔壁床吃的就是從醫院買的掛麵,外加兩個饅頭,饅頭產婦的婆婆吃,等產婦吃完,喝了幾口掛麵湯。

  有著急出院的,中午就打算走,走了這個還會住進來另外一個,等吃完飯白靈又讓李愛雲把孩子抱過來,逗逗女兒,小嬰兒吐著泡泡,緊緊皺著眉。中午左右桑紅芹跟孫玉柱來了,進門就望見白靈正跟李愛雲有說有笑呢。

  白靈招呼一聲:“姥姥姥爺,你們來的好快呀,先去洗個手吧,一會兒抱抱孩子。”大多數人都不講究,剛才白靈注意到了,隔壁床孩子他二舅,手裏還摳著泥呢,上來就摸孩子嬌嫩的小臉,指甲裏多少細菌呢?剛出生的孩子怎麽受得住,萬一生病得不償失。

  桑紅芹他們得知消息收拾收拾就過來了,桑紅芹本來還擔心,靈靈生個閨女怕老鄒家不高興,孩子性別早就知道了,鄒城倒是挺歡喜,就是不知道人家父母咋想,到這一看踏實了,李愛雲抱著孫女愛不釋手,眼裏笑個不停。

  孩子名字還沒取,孫玉柱說:“我看啊,你們小兩口也別折騰了,讓孩子爺爺取,孩子爺爺人家有文化。”

  這倒是一個好主意,一大早鄒城就往城裏發了電報,給趙春蘭一份,這是白靈囑咐的,再給鄒正富一份,鄒正富知道了,方叔叔跟爺爺奶奶也全能收到消息。

  李愛雲笑道:“你們信不?我們老鄒接到孩子出生的消息啊,肯定坐不住,不出一個星期,沒準就得往這來一趟,這麽多年了,他的脾性我還不了解?”

  孫玉柱跟是桑紅芹是跟著隔壁生產大隊的牛車過來的,大隊來縣城采買東西,下午還得回去,他們正好能搭車走,白靈下午還得出去,孫玉柱早就跟敢牛車的隊員商量好了,下午走之前借借牛車,用牛車把白靈跟孩子拉回家去,反正不遠,耽誤不了幾分鍾。

  對麵床生女兒的那個產婦出院了,出院的時候婆婆人都沒出現,丈夫跟產婦親姐接她出院,那個丈夫一臉的不情願,跟產婦說來年再生一個,一定要生個兒子。

  產婦心情不暢,晚上沒睡好,生兒子的那位咋咋呼呼的,不就是生了一個帶把兒的嗎?至於嘚瑟成那樣?產婦瞪了丈夫一眼,開始抱怨:生大丫頭那會你就跟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以為我願意生閨女?我有轍嗎?再說了,生閨女咋啦,人家對麵床也生了閨女,你看看人家一家人,再瞅瞅你!

  白靈尷尬的看看鄒城,鄒城給她使個眼色,讓她安心,對麵床吵吵鬧鬧的出了院,李愛雲歎氣:“我來醫院算是見識到了,偏心的父母可真多,我當初生小城大姐那會兒,也是生閨女啊,公婆待我真不賴,將心比心,都是自己的骨血,咋就區別那麽大。”

  幾個人感慨一番,李愛雲說回家做飯去,桑紅芹跟她一起:“別你一個人忙活,我跟你去。”

  病房裏就剩下白靈跟鄒城,中午的時候,朱雨下班過來看她:“靈靈,你終於生啦,孩子呢,快抱給我看看,我不管啊,我要當孩子幹媽。”

  白靈招呼鄒城去抱孩子:“行,你這個幹媽啊,是當定了。”

  朱雨就是中午的功夫趕過來,飯還沒吃呢,下午還得上班,李愛雲飯菜做的多,朱雨在病房裏跟白靈一起吃了點,朱雨悄悄問她:“生孩子疼不?”

  白靈使勁點點頭:“不是一般的疼,感覺像是把人揉碎了重新捏一樣,當時我就想啊,真的不想生了。”

  朱雨撇撇嘴:“這麽恐怖啊。”

  疼呢是真疼,可幸福感更讓白靈覺得值得,懷裏抱著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團團,這種為人父母的奇異感覺,一切都是值得的。

  黃楊巡房的時候過來繞了一圈,婦科大夫剛來看過,下午白靈出院沒問題。下午孫玉柱回了小楊莊,桑紅芹說在這住上兩天,伺候幾天月子再走。

  回到家之後白靈躺在床上,每天一日三餐所有瑣事都有人伺候,桑紅芹一個勁囑咐她,說月子一定要養好,別著急下地幹活,不然以後容易留下病根,桑紅芹就是月子裏沒養好,導致她現在胳膊經常疼,這些就是經驗教訓。

  鄒城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鯽魚,李愛雲每天都給她做鯽魚湯喝,說這個下奶,白靈□□漲漲的,李愛雲給她找來毛巾熱敷,然後把孩子抱過來,說就算是沒奶,也得讓孩子吸幾下。

  白靈開奶之後總覺得漲得慌,李愛雲說正常,等過一個月習慣就好了,鄒城晚上回來看白靈喂奶,等李愛雲把孩子抱走,湊過來盯著她,不懷好意的笑道:“媳婦,我幫幫你吧。”

  白靈往旁邊挪挪:“你那眼神跟餓狼似的,我嚇得慌。”

  鄒城又往前進了幾步,白靈的衣服還沒穿好,因為現在是哺乳期,所以內衣是寬鬆款的,現在香肩半露,上衣褪到一半,鄒城覺得全身火氣上湧,他過去一口咬在柔軟上:“媳婦,我幫你吸吸。”

  鄒城的頭埋在她的胸間不起來,白靈覺得又羞又惱,鄒城起身時還抹抹嘴,意猶未盡的說道:“好喝,明天我還要。”

  白靈把臉埋在被子裏,鄒城過去小心翼翼的掀開:“現在是不是不太漲,舒服一點了?”

  似乎還真是,鄒城得意洋洋的說道:“那你得感謝我。”

  順產恢複的更容易一些,最起碼不用忍受那一刀,要是以後肚皮上留個疤,白靈想想就難過,月子裏的孩子一天一個樣,每天都會給人一種長大的感覺,白靈母乳不算多,偶爾給孩子輔助著喝一點奶粉。

  白靈大姨過來看過一次,抱著二丫,二丫小胖手指指孩子,歡欣雀躍的手舞足蹈,大人在旁邊守著,兩個小孩玩了一會兒,小嬰兒呢除了吹泡泡睡覺也不會做其他的,二丫依舊很開心,伸手要抱。

  白靈大姨問:“孩子取名了嗎?”

  白靈說等孩子爺爺取,白靈大姨點頭:“也是這個理兒,家裏長輩取挺好,那小名呢?”

  小名?白靈小時候就沒有小名,身邊人一直管她叫靈靈,鄒城也沒有,所以沒考慮這個,白靈大姨說道:“取個普通點的小名,孩子好養活,現在這年月,養孩子多費心呢,你跟小城兩個想想,大名不著急,小名取了先叫著唄。”

  大姨說的也對,等鄒城回家兩個人商量一番,大姨說賤命好養活,像二丫、貓娃狗娃、鋼蛋,都是很俗氣的名字,看來都是這個寓意。

  桑紅芹正擦大衣櫃呢,她攥攥抹布:“你瞅你倆,取個小名還這麽費勁,文雅的不合適,俗氣的呢不喜歡,依我看啊,咱們莊稼地裏那麽多種莊稼,你們挑上一種,叫順口也挺好聽的。”

  桑紅芹這個主意不錯,白靈托腮自言自語:“大米、紅薯、土豆、玉米、高粱、大豆、小麥……”

  白靈眼睛一亮:“要不就叫小麥吧。”

  李愛雲正在廚房忙活呢,手裏站著麵團進來:“挺好的,咱們孩子就叫小麥,等以後再生幾個土豆、玉米出來。”

  鄒城笑了笑:“那咱們家不就成了產糧大戶了嗎?”

  正說著話,剛發芽的小麥子哇哇大哭,李愛雲翻著看看:“這是尿啦!我去換個尿布。”

  尿片都是用棉布剪成的長方形,家裏人不穿的秋衣,脫下來用水煮煮,就能給孩子當尿布用,小嬰兒尿床很頻繁,所以李愛雲準備厚厚的一摞,外麵的晾衣杆上,掛著滿滿的尿布。

  小麥出生三天才睜眼,一會兒睜開左眼,一會兒睜開右眼,隨後就閉眼睛癟著嘴開始呼呼大睡,夜間白靈起來喂奶,鄒城總會陪她一起,白靈推推他:“你先睡,明天還得上班呢。”

  鄒城摟摟她的腰,睡眼朦朧的嘀咕:“我一起陪你啊,省的你無聊。”

  過了一星期,鄒正富過來坐火車過來了。

  他來之前沒跟任何人打招呼,拎上簡單的行李就坐上火車,下車之後熟門熟路,直接到了家。

  李愛雲正洗尿布呢,看見老伴表情冷淡的說:“是誰非說不過來的?”

  鄒正富冷哼一聲:“我又不是來看你,我是來看我小孫女的。”

  “看什麽孫女,守著你的研究過一輩子吧。”李愛雲刀子嘴豆腐心,她洗洗手,把孩子抱了到一旁:“過來瞧瞧吧。”

  長了幾天的小麥比剛出生那會兒好看多了,鄒正富搓搓手,隔輩親隔輩親,見到孫女可比生閨女兒子那時候還開心,鄒正富搓搓手,傻笑道:“這就是我那孫女?”

  李愛雲怕他不會抱孩子,連忙接過來:“廢話,不是你孫女還是天上掉下來的啊,趕緊洗個澡去,身上都是灰塵。”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