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54節

  這件事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在那場運動到來之後,鄒正富被人舉報,用的就是這件事去說嘴,說他撒謊不誠實,貪圖別人的研究成果,還惡意抹黑研究所。

  鄒城想趁著這次機會,讓鄒正富急流勇退,從研究所辭職退出來,隻是他那個倔脾氣,恐怕不願意,還得慢慢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鄒正富停職之後,李愛雲又進了醫院,李愛雲在街道工作,經常需要尋訪下鄉,工作量很大,相當於每天都在外麵奔波,有時候還需要處理鄰裏之間雞毛蒜皮的小打小鬧,她心髒不好,前幾年還不明顯,從今年開始,每天都喊累,說覺得心跳的快,得吃速效救心丸才行。

  這次進醫院,起因是街道邊兩家人打架,男人舉把刀出來,女人推推搡搡,嘴裏開始互相罵,李愛雲跟同事一起在勸,可誰也不聽,這些雜音讓她心煩意亂,心髒難受,後來被送進醫院,醫生說一定要好好休養。

  這些都是鄒城在省城的時候一起發生的,李愛雲工作性質在這裏擺著的,不勞累根本不可能,再說人家打架你總不能看熱鬧吧?肯定要勸勸,李愛雲發愁,鄒城給她出主意:“媽,你身體不好,要不就辦內退吧。”

  李愛雲怔怔的說道:“內退?”

  鄒城跟她解釋,李愛雲這種情況完全符合內退條件,她舉例退休年齡不到五年,身體的狀況無法從事現在的工作內容,這方麵醫院可以出證明,內退之後,待遇減半,不過這就是提前退休了,可以好好歇著,對她養病有利。

  李愛雲猶豫不決:“你爸現在被停職,我要是再內退,家裏不就雪上加霜了?”

  鄒城看說服她媽有戲,繼續誘導,說養家還有他呢,李愛雲內退之後正好可以幫他們看孩子,等肚子裏這個長大了,還得再生呢,白靈一個人忙活不過來。

  提到照顧孫女李愛雲來了勁,這些年不就盼著這個嗎?老了之後含飴弄孫,日子多暢快呢!這麽一想她一拍大腿:“中!就辦內退吧,也不用給你爸商量。”

  鄒城如釋重負,他深深的記得,李愛雲會在夏末犯病住院,隻有抓住這個時機,才能說服她同意內退,也碰巧是運氣好,白靈懷了孕,更堅定了李愛雲內退哄孩子的決心,這麽想想,這個未出生的孩子,還真是家裏的福星!

  作者有話要說:  2017年啦~~~~祝大家新的一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錢源廣進(劃重點!)

  這一章下麵送紅包~~ 前17樓有紅包拿,前7樓60晉江幣,後10樓40晉江幣~~~~

  

  第90章 鰻魚

  

  內退的手續比較繁瑣,需要各種證明材料,李愛雲從醫院回家之後,開始請了幾天假,反正鄒正富在家裏清閑,相關需要辦理的手續都是他在跑。

  鄒正富悶悶不樂,兒子一直張羅讓他們兩個人回老家,鄒正富呢,心裏惦記著自己的研究事業,哪裏肯輕易放開手呢?現在不僅兒子不理解他,連妻子都勸他,說什麽老鄒你沒幾年也就退休了,現在研究所停你的職,就算複職,跟以前待遇肯定不一樣了,與其如此,還不如辭職來的痛快,也讓研究所那邊的人瞧瞧,咱們不會平白受冤枉。

  鄒正富沒鬆口,還堅持著呢,李愛雲也不管他,她給鄒城寫信說,等這邊內退辦完她就來淶水縣,白靈快要生了,正好照顧月子。

  至於鄒正富,讓他一個人在省城守著吧,看他能清閑多久。

  鄒城這段時間工作忙,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朱雨時常來上門給她做做飯,朱雨問白靈:“靈靈,元寶針怎麽織?”

  朱雨要織那件毛衣,白靈沒建議她用元寶針的花樣,元寶針雖然簡單易學,但是太費毛線,織個圍巾還行,毛衣不劃算。

  白靈已經好久沒去學校,朱雨呢,經常跟她講講學校的情況,白靈走後,還有其他老教師退休,學校下一年打算招三個老師,又該有一批新的實習老師要進來,一年複一年,每個人走過的,都是前人的老路。

  朱雨不知道哪裏有門路,給白靈弄到兩條鰻魚,另外還有兩斤河蝦,問她途徑也不肯說,每個人都有秘密,白靈乖乖補充營養就足夠了,不需要刨根問題。

  朱雨告訴她:“靈靈,老大姐的兒子過幾天結婚,你隨禮不?”

  白靈忙不迭的點頭:“隨隨隨,我在學校的時候,老大姐沒少幫襯我,現在雖然我辭了工作,但是她這份禮絕對不能落下。”白靈發愁的捧著肚子:“我這樣哪裏也去不成,你幫我把錢帶過去吧,再說幾句恭喜的的話。”

  白靈想了想,又從裏屋拿出來一套大紅枕巾,這一雙枕巾是壓箱底的,從商店買完之後從來沒用過,圖案是鴛鴦戲水,結婚送禮最合適不過:“朱雨,你再幫我把這雙枕巾捎過去。”

  朱雨嘖嘖兩聲:“靈靈你可真大方,咱們同事隨個禮禮數就全了,你還送一對枕巾。”

  白靈打趣說:“你也不用眼熱,等你結婚的時候啊,我送你的東西,比這個可多多了,你倒是給我這個機會啊?”

  朱雨過去撓撓她胳膊:“讓你笑話我,讓你笑話我。”白靈癢癢肉多,她哈哈兩小聲,連忙說:“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朱雨甩甩手:“這還差不多,對啦,你肚子裏的這位,什麽時候爬出來啊,我看著都累,每天拖著一個大圓球,幹啥都不方便。”

  白靈的預產期在一個月後,她也盼望趕緊卸貨,到了孕後期身體沒有什麽不舒服,主要是行動真的不便了,走幾步就覺得墜得慌,晚上睡覺怎麽躺著也不舒服,翻來覆去醒好幾次。

  白靈每個月都堅持去產檢,萬一胎兒有什麽情況也能知道,醫院婦科真是世間百態應有盡有,每次都是鄒城抽出時間陪她去,走廊裏的其他人呢,很多都是女人一個人在排隊,等嘮上磕,對方務必羨慕白靈,說有男人陪著,其他男人有的是真忙,大多數是不把女人生孩子當回事。

  一個三十歲的大姐,這次懷的是第五胎,前麵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兒女雙全,白靈不明白為啥還一個勁的生,大姐穿著藍格子外套,咧嘴笑道“多兒多女多福氣,趁著還年輕,能生就繼續生唄?”

  白靈沉聲問道:“孩子多了也照顧不過來呀?”

  大姐沒當做一回事,一看她年輕是第一胎就不懂,解釋說:“這個還不容易?就說我們家吧,老大今年已經十一歲了,平時能幫襯我幹活,照顧下麵的弟弟妹妹,我拉扯大孩子,等孩子大了管下麵的弟弟妹妹,連幫帶唄,再說孩子好養活,給口奶給點飯有衣裳遮身子就行了,你啊,沒有經驗!生孩子也簡單,像我生老四的時候正下地幹活呢,羊水破了直接生在田裏。”

  白靈聽不下去了,扶著鄒城的手:“你帶我出去走走。”

  這種父母的思想太可怕了,不負責任的把一個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不打算付出多大的愛,還要指望孩子養老,養兒防老養兒防老,說的真是一點都不差。

  到了產科更可怕,她快生了,黃楊說帶她去產科看看,白靈一想也好,省的到時候害怕,先熟悉一下,醫院裏有熟人就是方便。

  要生產的孕婦都進了產房,外麵長廊上坐的都是等待生產的,羊水有的剛破,醫院的床位有限,有的又是早產,所以床位根本不夠用,隻能先在這等著。

  產科有趣的很,陪著來的家人有婆婆,有親媽,有丈夫,真正著急的呢,永遠是親媽,等生完孩子,婆婆跟丈夫一個箭步竄上去,先去問是男是女,親媽才會關心產婦。

  白靈在產科待了倆小時,她每天無聊,往長椅上一坐,跟看戲似的,有一家人像是農村的,產婦年紀不小了,幹農活的顯老,白靈估摸著有三十四五歲,這個是第三胎,前兩胎全是女兒,等這胎生了,婆婆一聽說還是女孩,當場就開始罵:“這個喪門星啊,進門十多年,生了三個女娃娃,母雞下的蛋還能孵小雞呢,咋一個男娃生不出來啊,我們老王家的香火要斷啦!”

  產婦的丈夫黑著臉,孩子一眼沒看,小護士白了這家人一眼,把孩子抱了回去,後續呢,是這婆婆一直攛掇兒子離婚,說他們家在村裏條件不賴,離婚之後沒準還能娶個大姑娘,生兩三個兒子出來,這丈夫明顯被說動了,支支吾吾說等媳婦出了月子再說。

  白靈看的火氣騰騰冒上來,人性的醜惡永遠沒有底線,白靈出了產科,深深吸口氣,黃楊正好問診,過來招呼她:“看完出來了?”

  白靈皺皺眉:“有的人連父母都不配當,心裏不舒服。”

  黃楊說道:“在醫院這種事情見多啦,這不,今天還有一個棄嬰呢,這孩子得了心髒病,父母覺得是累贅,出院之後偷偷放在醫院側門,就這麽扔下不管。”

  黃楊覺得氣氛壓抑,自覺換了一個話題:“那個靈靈,朱雨現在在幹啥呢?”

  朱雨平常的生活很簡單,上班下班,身邊朋友很少,偶爾會來陪陪白靈,唯一不同的,就是朱雨最近在織毛衣。

  黃楊嘿嘿一笑:“你說,會不會是給我織的呢?聽你說是男款,她身邊沒其他男人,總不能是給他爸織的,那個款式也不適合。”

  黃楊手托著下巴,嘴角上揚,他越想越開心,白大褂的袖子網上一卷:“哎,靈靈,你說我分析的對不?”

  白靈一個頭兩個大,忙不迭說:“對對,表哥說的對。”

  看來黃楊還是沒對朱雨死心,根據鄒城的話呢,黃楊是那種不到黃河不死心的人,除非朱雨真的把對象拉到他身邊,告訴她自己有主了,不然他指定還抱著希望。

  白靈歎口氣:“感情這種事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她倒是覺得,朱雨跟黃楊挺配的,家世相當,雙方父母認識知根知底,年紀呢,也沒差幾歲,關鍵是黃楊是真心喜歡朱雨,如果以後結了婚,夫妻關係好相處。

  鄒城摸摸白靈的肚子,輕輕在上麵劃圈,白靈掐了鄒城一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癢!每次都記不住。”

  鄒城把耳朵貼上去:“你不懂,我這是在跟閨女交流呢呢。”

  這幾個月不僅白靈辛苦,鄒城也跟著勞累,尤其是那件事……懷孕兩個人怕傷了孩子,除了孕中期安穩的時候做過幾次,鄒城一直素的跟個和尚似的。

  白靈現在踹個球,鄒城連翻身都不敢,生怕打擾到她,幸虧是雙人大床,睡三個人都沒問題,兩個人一人一邊,鄒城打擾不到她。

  白靈到後來,每天晚上都得醒幾次,攪的鄒城也睡不好,家裏屋子多,她本來想讓鄒城去西屋睡,鄒城不願意,說不放心她,結果每天早上都頂著黑眼圈上班,搞得銀行單位的男同事不敢結婚,女同事不敢生孩子,心裏產生極大的陰影,說懷孕太可怕了,折磨全家人。

  鄒城自己甘之如飴,婚姻的妙處這些小年輕哪裏懂得?家裏有個小媳婦,每天嬌滴滴的等著自己下班回家,肚子裏還有自己的娃娃,每天一抹白靈的大西瓜,所有的疲勞仿佛都煙消雲散,去廚房忙活著可帶勁了。

  作者有話要說:  替換啦

  

  第91章 生產

  

  白靈離預產期還有半個月的時候,李愛雲坐著火車到了淶水縣,鄒城去車站接的人,一路上李愛雲不停的念叨,說鄒正富現在每天守在家裏等消息,就盼著早日能恢複原職,他呢,也去研究所裏問過幾次,但是人家研究所的領導都敷衍,說什麽要調查清楚,按照鄒正富現在的情況,是不能回來上班的。

  做研究的智商高,情商低,鄒正富不聽勸,說什麽早晚能回去上班,李愛雲辦完內退手續,在家裏夫妻倆也是兩兩相厭,還不如來這裏躲清靜。

  李愛雲這次大包小包帶過來不少東西,簡直要把半個家都搬過來,連碗筷碟子都占用一小包,鄒城哭笑不得:“媽,你坐火車也不怕把餐具打碎了。”

  李愛雲拎著包,說道:“不會的,這個包我都是放在腳下的,火車上多平穩呢,打不碎。”

  李愛雲來過一次,她快步走在前麵,熟門熟路的進了胡同,白靈正在家門口張望呢,李愛雲招呼她:“靈靈啊,你別在外麵吹風,早上天氣多冷呢,快進屋。”說完回頭埋怨鄒城:“你心細一點,靈靈跟肚子裏的孩子都得靠你照樣呢,一點馬虎都不行。”

  鄒城雖然裏裏外外打點,但是他到底是男人,不如女人認真細致,李愛雲抹抹灶台,一手灰塵,牆上呢掛滿油點,李愛雲接點涼水,開始拿抹布擦廚房,白靈讓她先歇會,坐了一宿的火車了,李愛雲抬抬頭:“你們可比讓我閑著,這些日子啊,我整天啥活也不幹,就是做做一天三頓的飯菜,家裏就我跟你爸兩個人,吃不了多少東西,做一頓吃一天,日子既枯燥又乏味。”

  李愛雲閑不住,從早上下車到忙活完中午飯,鄒城接完李愛雲就去上了班,家裏隻剩下兩個女人,李愛雲望著白靈的肚子眉開眼笑:“小城發電報說是女娃,女娃好啊,跟娘貼心,我扯了點布料,留著給孩子做衣裳,還有尿布我也帶來了一點,奶粉蛋肉以後有供應,我琢磨著肯定不夠吃,不過也沒關係,咱家再想想其他辦法,就盼著你有奶水,這樣孩子吃母乳就行,輔助一點奶粉。”

  李愛雲一邊擦桌子一邊絮絮叨叨不停,白靈要幫她,李愛雲把白靈趕到床邊:“你先歇著,我來就是伺候月子的,又不是來當老佛爺,以後有啥幫忙的別不好意思,隨時喊我就行,大家都是一家人。”

  李愛雲不愧是在街道工作的,才來了一星期,就跟周圍的鄰居打好關係,有的鄰居白靈都不認識呢,李愛雲都能跟著攀談幾句,李愛雲平時會出去串串門,聽來了不少消息,連誰家的雞一天下幾個雞蛋都一清二楚。

  李愛雲年輕的時候在淶水縣住過兩年,那時候全家人還沒搬去省城呢,後來是因為鄒正富回國後去了研究所,所以一家人遷去了省城。

  淶水縣還有一些李愛雲的舊識,趁著鄒城在家的功夫,她去見了見以前的老朋友,時間荏苒,她已經好多年沒回國淶水縣了,這裏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自從李愛雲來家裏之後,白靈明顯感覺生活各方麵更順心,李愛雲生過兩個孩子,對孕婦的情況了如指掌,白靈一個眼神,還沒說話呢,李愛雲就能明白她的意思。

  都說婆媳關係難處,要是趕上兩個性格合適,互相理解體諒的,婆媳間並不是如同洪水猛獸般的存在。要說日子沒有一點磕磕絆絆也不可能,兩個人的觀念相差還是挺大的,白靈現在要洗頭發,李愛雲不讓,說怕著涼生病。

  現在天氣還熱著呢,別說幾天的頭發不洗,就是一兩天,油油膩膩的貼在頭皮上,白靈都覺得不適應,現在她一扒拉,刷刷刷掉下一堆頭皮屑。

  李愛雲也是為她好,白靈表麵也沒再堅持,等晚上鄒城回來的時候,悄悄跟他說想洗頭,鄒城對白靈可是有求必應,趁著他媽不注意偷偷的燒水,然後端進來幫白靈洗頭。

  吹風機還沒進入到千家萬戶,頭發隻能自然幹,要是想快點,拿著毛巾慢慢擦吧,白靈現在彎腰都難,洗頭發都是鄒城管,洗完頭發,鄒城拿一條毛巾細心給她擦幹,然後再躡手躡腳的端出去,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結果第二天李愛雲站在牆根底下跟鄒城說:“你媳婦人好,不跟我正麵反駁,想洗頭發晚上自己偷偷洗,你真以為你那動靜我屋裏聽不到?你們倆啊,讓我說啥好,洗吧洗吧,時代不同觀念不一樣,別偷摸晚上洗了,睡覺前靈靈頭發都幹不了,更容易生病。”

  鄒城嘿嘿一笑:“還是我媽好,善解人意、聰明能幹……”李愛雲頭皮發麻:“行啦行啦,誇的我都聽不下去,靈靈就快生了,你多陪陪她,跟她聊聊天,孕婦容易胡思亂想,你別氣她。”

  白靈這胎懷的奇怪,預產期都過去三天了,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李愛雲急的不行,帶著白靈去了縣醫院,產科的大夫說也正常,讓他們在安心等等,如果日子長了,就考慮剖腹產。

  肚子上挨一刀更難養,能順產就順產吧,對胎兒好,對產婦也好。黃楊安慰李愛雲:“舅媽,我不是產科的吧,但我也是大夫,在醫院看見過不少像弟妹這樣的孕婦,預產期就是一個大致的日期,你們別擔心。”

  李愛雲提心吊膽,生怕出現問題,可以說是寸步不離的守著白靈,白靈本來不緊張,李愛雲緊張兮兮的樣子讓她也發毛:“媽,肯定沒事兒,你這樣我也害怕。”

  李愛雲拍拍胸口:“那行,我去你王奶奶家待著,一小會兒之後就回來,有事你叫我。”

  白靈坐在院子裏曬太陽,菜地裏還有蜻蜓飛來飛去,沒過多久,白靈的肚子開始一陣陣的痛,白靈以前也沒生過孩子,不知道這個是什麽預兆,李愛雲回家看見白靈捂著肚子,表情痛苦。

  白靈跟她說:“媽,我肚子疼?”李愛雲不急不慌:“沒事,你具體跟媽說說,是什麽感覺?”白靈形容了一番,李愛雲跑到屋裏,把早就準備好的待產包拿好:“靈靈啊,估計是要生了,咱們去醫院,你先等等,我借輛平板車,讓鄰居幫著推到醫院去,反正也不遠。”

  附近有一輛拉煤的大平板車,完全可以拉人,李愛雲出去喊人,鄰居兩個壯漢過來,把白靈扶上去,兩個人輪換著推車。

  白靈疼的汗都下來了,她咬咬牙,這才哪到哪,生的時候更疼呢,李愛雲安慰她:“你放心啊,等把你送到醫院,我讓黃楊去銀行找小城去,我們都守著你,陣痛也不一定是要生了,還得讓大夫看看什麽情況,別著急,有媽在身邊呢。”

  白靈定定神,按照李愛雲的囑咐,長長呼了一口氣,到醫院手忙腳亂的找大夫,大夫看了看說:“宮口開三指了,可以推進產房先等著,家屬別進去啊,對了,找個水杯拿過來,一會兒產婦渴了助產護士給倒水。”

  李愛雲連忙從包裏拿出水杯:“我們帶了,麻煩大夫了。”產婦大夫一天接生不少孩子,鬼哭狼嚎的,喊著不生的,啥樣的人都有,早就見怪不怪,像這位一聲不吭的還真少,大夫瞥了白靈一眼:“要是疼就小聲哼哼,不用刻意憋著,但是得注意啊,別嚎太大聲,體力先留著,等生孩子再用。”白靈沒說話,使勁點點頭。

  產房好幾個產婦在那呢,開了□□指的被推走,白靈攥著身下的褲子,還是不吱聲。

  李愛雲安頓好這頭,連忙去找黃楊,讓他跑一趟告訴鄒城這個消息,白靈這還得需要有人守著,大夫出來看不見孕婦的家人肯定不行。

  黃楊脫下白大褂,跟同事交代一聲,從這裏到銀行騎車來回隻需要十多分鍾,也耽擱不了什麽,路上黃楊在想,同宗不同命啊,鄒城這個表弟都娶妻生子了,他這個當表哥的,還打著光棍呢!

  李愛雲坐在外麵等人,旁邊也是產婦的家屬,兩個人攀談起來,無非就是幾個月啦,是不是早產,這是第幾胎之類的話,等待最熬人,有人聊聊天也能打發一下時間。

  那家的婆婆瞅瞅李愛雲懷裏的包裹:“大妹子,你這拿的是啥?”

  李愛雲嗬嗬一笑:“待產包,裏麵裝的都是生產完需要的物件,半個月前啊,我就搜羅到一起啦,小年輕的每經驗,到時候來醫院缺東少西手忙腳亂,這不是耽誤事嗎?還得咱們這些老人多幫忙操操心。”

  那家的婆婆嘖嘖兩聲:“你這婆婆當的可真到位,啥都準備好了,要我說啊,媳婦又不是自己姑娘,生孩子哪那麽嬌貴,有啥用啥就行,還準備個啥。”

  李愛雲往旁邊挪挪,這家的婆婆真極品,東瞅西看的,一點擔心的情緒也沒有,一個月的雙手合十,保佑生個男孩出來。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