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53節

  白靈倒吸一口涼氣:“這也……太無恥了吧。”

  更無恥的在後頭,鄭麗梅她媽還提了一些條件,什麽必須事事都得聽他們麗梅的,以前的帳賬可以還,但是最多還一半,不然日子沒法過,總之囉囉嗦嗦說了一大堆。他們以為老孫家人不清楚狀況,還在這找冤大頭呢,如果不是因為她是貓娃狗娃的外婆,桑紅芹非拿掃把把人打出去不成。

  白靈明白了二舅媽一家的用意,不管怎麽樣,鄭麗梅不能再懷孕,用農村的俗語講就是不會下蛋的母雞,她丈夫膝下一個孩子都沒有,還指望她生孩子傳宗接代呢,這下子雞飛蛋打,肯定要跟她離婚的。

  沒有生育能力的鄭麗梅在婚姻市場上打了折扣,她肯定也不願意去給人家當後媽,那以後的日子絕對憋屈,思想向後,自然是老實木訥的孫海全是最佳選擇,而且貓娃狗娃是她的親兒子。

  桑紅芹腦子進水才會同意!當初是鄭麗梅不要孩子張羅離婚的,沒倆月就再婚,現在想吃回頭草?真是把人當猴耍呢,鄭麗梅她媽破罐子破摔大鬧一場,既然她不嫌丟人,桑紅芹怕啥?兩個人撕扯著打到大街上,桑紅芹把她們家的算計都抖落出來,圍觀的村民指指點點,直說鄭家人不要臉。

  圍觀的人群裏就有鄭家村的小媳婦,那媳婦人也潑辣,叉腰說道:“嬸子,我得說句公道話,你們家閨女不仁不義在前,現在沒嫁好,整天挨打,連孩子都不能生,現在欺負人家老孫家人老實,想回頭啊?天底下沒有這種美事,大家說是不?”

  眾人七嘴八舌的講說,把鄭麗梅她媽一張老臉都要拔下來了,沒一會她就狼狽的往村口跑。桑紅芹氣的心口疼,等二兒子上工回來,跟他打了預防針,說無論如何不能鬆口,一定不能再要鄭麗梅。

  孫海全被鄭麗梅傷透了心,說婚都離了,肯定沒以後,孩子他一個人管就挺好。

  可鄭家沒那麽容易就放手。

  桑紅芹跟孫玉柱都沒在家,孫玉柱去上工,桑紅芹去了同村的一家人,那家人的孩子相親要做衣裳,要的比較急。白靈跟貓娃狗娃在屋裏玩,貓娃非要聽聽白靈肚子裏娃娃的動靜,喜小手隔著衣服往肚皮上一搭,正好趕上孩子蹬個腳,把貓娃嚇得往旁邊一蹦,捂著心口說:“靈靈姐,你肚子裏有個妖怪嗎?”

  狗娃噗的一笑,嫌棄弟弟丟人:“什麽妖怪?靈靈姐肚子裏有個小娃娃,再過幾個月就能出來跟咱們玩了。”

  貓娃眨眨眼睛:“他能跟我玩彈弓不?”

  白靈笑道:“過兩年可以,以後你帶著他滿山跑都沒問題。”

  外麵有點喧鬧,狗娃從炕上躥下來,說出去瞧瞧,一會兒掀門簾進來,一副不開心的神情:“靈靈姐,我媽跟我姥姥還有我大舅來了。”

  白靈心裏騰的一下,有男人跟著過來,指定沒好事,白靈悄悄在貓娃耳邊說:“貓娃,答應靈靈姐一件事,去田裏把你爸還有你爺爺叫回來,就說你媽帶著你大舅來咱們家了,一會兒悄悄走,辦成了姐給你大白兔奶糖吃。”

  貓娃一聽說有奶糖吃,忍不住咽咽唾沫,挨著門邊往外走,連他媽喊他都沒注意。

  鄭麗梅心裏沒底,一個勁的搓手,問她媽:“媽,當時離婚的時候都說好了,孩子我一個不要,現在要孩子人家還給嗎?”

  鄭麗梅大哥給她鼓氣:“你就不認賬,兩個兒子呢,一人一個正好,你看看你現在的條件,沒個兒子傍身,以後老了可怎麽過啊?”

  鄭麗梅眼神暗淡,她活了半輩子,到頭來家散了,身邊就剩下她自己,如今還得跟前夫來搶兒子。

  鄭麗梅她媽拽拽她,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我咋就生了你這個不爭氣的女兒,你自己的兒子要回來天經地義,貓娃狗娃都跟你親,放心吧,沒問題。”

  鄭麗梅有點信心,如果說起來,孩子確實跟她比跟爸更親近呢。

  鄭麗梅她媽進來客套兩句,什麽白靈什麽時候結的婚啊,這麽快就懷上啦,男娃女娃啊,家裏人怎麽不在啊……

  白靈不願意跟她們敷衍,說道:“二舅媽,哦不對,前二舅媽,今天過來有事?”聽到一個前字,鄭麗梅臉都綠了,冷冷的說道:“我來帶孩子走。”

  這話說的沒道理,白靈從炕上起來,站在地下,狗娃過來小心的扶了她一把:“當初離婚的時候,你可是說不要孩子的,現在咋改變主意了?”

  鄭麗梅臉色不自然,她不會提自己又離婚的事情,轉話題說:“我要帶兒子走,貓娃狗娃讓孫海全挑一個,剩下的我得帶走,兒子是我們兩個人的。”

  白靈先拖延拖延時間,她一個外人,沒辦法插手人家夫妻倆之間的私事,她能做到的,就是保護好狗娃,別讓他們帶走。

  狗娃躲在白靈後麵,他有點怕姥姥,鄭麗梅蹲下來,耐著性子問:“狗娃,以後跟著媽過行不?媽給你買新衣服,給你買零食吃。”

  狗娃使勁搖搖頭:“不,我不跟著你,你不要我們了,我要跟著我爸。”

  鄭麗梅用大力氣晃晃狗娃的胳膊:“你這孩子咋喪良心呢,這些年你爸忙,都是媽裏裏外外的忙活,良心被狗吃了?”

  狗娃哇的一聲哭出來:“你不是我媽,你嫁給別人了,以後生不了孩子才回來搶我跟弟弟,我不要跟著你。”

  鄭麗梅臉色煞白,結結巴巴的問:“這些話……是你姥姥還是你爸教你的?”她轉過頭指指白靈:“還是她教你的?”

  白靈往後退兩步,手扶著櫃子邊,天地良心,她一個字都沒跟孩子透露過,狗娃說:“誰也沒跟我說,是我無意間聽到的。”

  鄭麗梅才不信呢,指定是大人跟孩子灌輸的這些話,鄭麗梅大哥扒拉扒拉她:“我說妹子,你還墨跡啥,等老孫家人回來孩子你就帶不走了,你非要商量商量,商量個球!貓娃不在這,你直接給狗娃抱走,狗娃大一點還聰明,好拉扯,以後有出息你享福就行。”

  鄭麗梅大哥力氣大,拖著狗娃想把他抱起來,狗娃又撕又咬,蹬著腿不從,鄭麗梅大哥直接拽著孩子往外走。

  白靈挺個肚子,打算上去攔人,鄭麗梅她媽皮笑肉不笑的說:“白靈啊,你懷著身孕一會兒閃著腰就不好了,我也不想碰你,但是你非得往前奔,萬一……是吧。”

  這個老妖婆還威脅人呢,如果不是她摻和,二舅跟二舅媽也不至於鬧到現在的田地,白靈懶得跟她多說,一個勁的往前走:“讓開!今天誰也不能帶走狗娃!”

  白靈聲音大,那頭狗娃哭喊著:“白靈姐,我不想跟我媽走,你別讓他們帶我走。”

  白靈繞開鄭麗梅,從旁邊擠過去,抓住了狗娃的胳膊,橫在門口:“這是老孫家,外人都跟我滾蛋!”

  鄭麗梅指著白靈鼻子橫:“你別擺譜啊,這個家我可是住了十多年了,你就是外姓人,你姓孫嗎?橫什麽橫!我今兒還非把兒子帶走不行。”

  鄭麗梅這是要胡攪蠻纏了,白靈心裏著急,別說她懷著孕,就算是沒懷孕,麵前有三個人呢,其中一個是身強力壯的男人,她根本攔不住。眼看著狗娃被拖到院子裏了,這時候門口外麵的趙嬸子路過,往裏麵張望一眼進來,問道:“哎呀這是做啥呢,好好說話,狗娃你咋了?”

  狗娃說道:“趙嬸子,我媽非帶我走,我不願意就強拽我。”

  到底是一個村子的人,趙嬸子說道:“哪來的人啊在我們村裏撒野。”鄭麗梅一向跟趙嬸子不對付,瞥了她一眼:“跟你沒關啊 ,別往裏麵摻和。”

  白靈抓著狗娃不放,鄭麗梅過來拽住白靈衣角:“你快放手!”

  “不放!”鄭麗梅著急,推了白靈一把:“快點放開!”白靈被鄭麗梅撞個趔趄,好在她站穩了沒摔倒,但腰好像抻了一下,一扭就疼。

  趙嬸子不幹了:“你們還是人嗎?孕婦都撞!快來人啊,鄭家村來鬧事啦,欺負老孫家的孩子孕婦啊,大家快來評評理啊,別讓他們走。”

  這也就是趙嬸子能喊得出來,大街上路過的人很多,聽到趙嬸子的叫喊都圍了過來,鄭麗梅一看形勢不對,扯扯她媽:“媽,今天先走吧。”

  不走還能咋地?人家村裏的人都圍上來,想帶走人怕是難了。

  鄭麗梅剛想扒拉人群出去,孫玉柱扛著鋤頭回家,喝道:“真以為老孫家是孬種,一次次的欺負人,今兒誰也別想走!”

  狗娃從他大舅身邊掙脫出去,竄出去抱住他姥爺:“姥爺,姥爺他們非拉我走,還……還撞我靈靈姐。”

  一聽這話孫玉柱連忙上去看白靈,眼神焦灼:“靈靈啊,你咋樣啊,肚子疼不疼?咱們去醫院?”

  白靈搖頭:“沒事兒,我沒摔,就是腰抻了一下,養養就行,不用去醫院,今天多虧趙嬸子了,不然狗娃就被帶走了。”

  趙嬸子不好意思的低頭:“我就是路過碰巧,一個村子的順手幫忙,他們太欺負人,實在看不過眼。”

  趙嬸子也沒覺得自己做了啥,她一直跟老孫家不對付,上次還管白靈訛錢,眼下見到孫家人還覺得羞得慌呢。

  孫玉柱連聲道謝,一碼歸一碼,今天還真是要感謝人家趙嬸子,貓娃過來通知的時候,他們不在地裏,貓娃坐田埂上等了一會兒才看到人,耽誤了不少時間。

  孫海全跑的滿頭大汗,他咬咬牙,問道:“你還來做啥?”

  鄭麗梅不敢看孫海全的眼睛,自己這幾個月一件光彩事都沒幹,哪還有臉見孫海全,鄭麗梅她媽開口道:“我們是來要孩子的!貓娃狗娃兩個男娃,麗梅必須帶走一個!”

  孫海全冷哼一聲:“要孩子?門都沒有!”

  鄭麗梅他哥長得人高馬大,攥著拳頭往前一步,仰著脖子說:“孩子必須得給麗梅一個!”

  貓娃從屋裏搬來一個椅子,說白靈站著累讓她坐下,白靈用手絹給貓娃擦擦汗:“貓娃真乖。”

  那邊還你一眼我一語的不肯罷休,白靈覺得煩躁,說道:“那就報警吧,交給公安同誌處理!”

  作者有話要說:  →_→元旦三天假,北京大霧霾,我準備大部分時間宅在家裏,明天需要出去一趟……大口罩必不可少。

  

  第89章 出事

  

  家裏的私事自己處理,萬一驚動了公安可不好收場,鄭麗梅跟她媽使個眼色,誰也沒想到白靈會張羅報警,鄭麗梅挽挽袖口:“這麽一點小事還至於報警?公安同誌多忙呢,可沒時間過來,你們現在不願意以後咱們再談。”

  桑紅芹也說:“隻要他們願意不鬧事,咱們也就不用報警了,你們走不走?”

  鄭麗梅他大哥點頭說:“走走,我們走。”

  白靈冷笑一聲:“真是不好意思,現在誰也走不了,二舅,你跟對門的鄰居借輛自行車,這個路程騎車來回一個小時都花不上,公安同誌很快過來了,咱們一起等等,一定得把這件事說清楚,如果你們家想要孩子,光靠搶不行,咱們上法院吧,法院一定會給你們最公正的判決,另外,我得提醒你們,這樣進來直接搶孩子,可是算入室搶劫的,哦不對,比入室搶劫嚴重多了,人家最多偷點錢,你們可是直接偷孩子,至於怎麽量刑,這方麵我不懂,等公安同誌來定吧,別想著偷偷溜走,不然罪加一等。”

  白靈的話虛虛實實,把這些人聽愣了,鄭麗梅心裏發虛,她故作鎮定,大聲說道:“你也別想哄騙我們,人家公安同誌那麽忙,這麽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還能過來管?”

  趙嬸子適時補刀:“公安同誌啥不管?當時我們家鋼蛋中毒那事你也知道,可不就是公安解決的?我們那還是小事呢,你這可是搶孩子,大罪!”

  鄭麗梅她媽就是窩裏橫,被趙嬸子唬的沒了主意,聲音放軟:“狗娃是我外孫子,親人!我們是帶他回家,不是搶人!”

  桑紅芹回味過來,接道:“你說了不算!得等公安同誌定論!”

  白靈從椅子上坐起來,挺著肚子過去,指指自己:“剛才你們還推我了,我如果再告你們一個故意傷人罪,這個責任誰來當?這麽說吧,狗娃貓娃一個不給,當時離婚時商量好的,如果你們非得要,還是那句話,咱們上法庭說理去,你們問問,貓娃狗娃願意跟著你嗎?”

  鄭麗梅溫柔的問兩個孩子:“貓娃狗娃,我是你們親媽啊,我不會虧待你們的,願意跟我不?以後你爸娶了後媽,指定欺負你們!”

  貓娃狗娃躲在孫海全跟桑紅芹身後,貓娃顫聲說道:“我就跟著我爸,我不跟你。”狗娃也說:“我剛才聽的一清二楚,你就指望我們給你養老呢,我不上當!”

  鄭麗梅被兩個兒子在心上狠狠的捅了一刀,轉眼眼淚掉下來,紅著鼻頭問:“白眼狼,這才幾個月,連親媽都不認了!”

  鄭麗梅她媽推推她:“走吧走吧,這種孩子要他幹啥,以後照樣指望不上!”鄭家三個人扒拉開人堆要走,白靈在後麵喊:“人咋走了,還得等公安同誌來呢?”

  鄭麗梅哼了一聲:“有本事讓公安同誌去我家喊我,我們才不在這等著呢。”

  鄭家三個人撤了,其他圍觀的群眾自然也四散開去,孫玉柱心眼直,他發愁不已:“靈靈啊,你咋讓鄭家人走了呢,一會兒你二舅帶著公安同誌回來,他們不在怎麽交代呢。”

  桑紅芹捂著胸口哈哈大笑:“傻老頭子,你還沒琢磨過來?靈靈這是嚇唬他們呢,剛才靈靈讓老二去對門東剛那借自行車,哪有自行車呀,人家東剛在紡織廠上班,年後早騎著去上班了,就一個小媳婦在家,靈靈不就是暗示讓她二舅出去轉一圈嗎?還請公安,咱們這點家務事,不是給人家公安添麻煩嗎?”

  孫玉柱拍拍腦瓜:“我真傻,竟然一點沒發現,幸虧老二機靈,跟靈靈一起唱了這出戲,不知道鄭家人還鬧到什麽時候呢。”

  白靈隻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畢竟曾經結過親,更是為了貓娃狗娃,鄭麗梅好歹是他們親媽,不過她也不是完全唬人,如果鄭家人總是胡鬧,就真的去法院公安局尋個說法了。

  白靈把剛才鄭家人鬧事的經過講述了一遍,桑紅芹唉聲歎氣:“看來啊,鄭麗梅以後不能生孩子,是惦記上貓娃狗娃了,要是以後還來要咋整。”

  孫玉柱眼睛一瞪:“還能咋整?來一次大棍子打出去一次,當時不惦記孩子,現在來搶?臉都不要了。”

  白靈安慰他們:“姥姥姥爺,你們不用擔心,貓娃狗娃不願意跟她,她自己也心涼,強扭的瓜不甜。”

  經過這一鬧,鄭家人不會再輕易上門,但如果非得要孩子,真走法律程序,恐怕也會分她一個,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能嚇唬到鄭家。

  過了一大會兒白靈二舅才回來,一進門就嚷嚷:“靈靈可把我害苦啦,我出去轉悠一圈,怕遇到熟人,就鑽到田裏的稻草垛,剛往那一坐,就有一條大黑狗過來,我趕緊起來跑,這不剛回來?”

  狗娃把他爸頭發上的稻草債摘下來,咯咯笑道:”身上還都是草呢。”

  桑紅芹拍拍他:“快去換一身衣裳,鄭家人走了。”

  白靈沒想到,趙嬸子關鍵時候還能拉她一把,人啊,性格都是複雜的,有時候貪婪惹人厭,有時候呢,又很有正義感。

  白靈在小楊莊住了一個月,臉跟肚子都圓了一圈,鄒城才過來接她,鄒城氣色不好,白靈問:“你怎麽耽擱這麽久?”

  鄒城喝了一口白開水,彈彈身上的灰塵,說道:“一方麵是工作方麵出現了意外情況,但是不難解決,隻是多花費一些時間,另外呢,我回了省城一趟,家裏出現了一點事。”

  如果不是大事,鄒城不會耽誤這麽久,鄒城告訴白靈,是鄒正富工作出現了一點問題,他在研究所上班,有一項研究是他跟另外一個研究員一起研究的,結果那個研究員竊取了研究成果,率先發表了論文,導致鄒正富白忙活兩年多,鄒正富自然不服氣,往上麵反映,但是因為他拿不出來確切的證據,所以研究所沒打算繼續查下去,反正榮譽總歸屬於研究所。

  如果事情發展到這裏,也就告一段落,但是鄒正富心高氣傲,直接越級向相關部門反映情況,內部一切好商量,但是外部介入,不管結果如何,鄒正富這種行為,會導致以後他在研究所很難順暢工作下去。

  白靈心裏咯噔一下,越級匯報是職場的大忌,無論哪個時代皆是如此,遇到問題,單位內部消化處理,捂住不讓外麵知道方為上策,不然牽扯甚廣,很難收場。

  白靈忙問:“後來怎麽樣了?”

  鄒城說:“ 後來研究所讓爸爸停職反省,至於什麽時候恢複原職,誰也說不準,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讓爸媽辭職過來咱們這,你同意嗎?”

  白靈兩隻眼睛眯的小彎月:“好啊,爸媽過來也熱鬧,不過他們會同意嗎?”

  這正是鄒城所擔心的地方,按照上一世的發展,鄒正富也經曆了這件事,當時他也停了職,後來過了三個月,又恢複職位,至於那項研究成果,在之後幾年的時間裏,一直被竊取,鄒正富沒有被正名,一直到很久之後,真相才大白於人前……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