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49節

  白靈問:“你過年不回家,伯母他們該著急了。”

  雪化成水,經過一晚上水結成冰,地上的冰很滑,鄒城仔細的攙扶她小心往前走:“現在電報發不了,不過我托付表哥了,等通訊恢複,他第一時間會拍電報回去保平安,告訴我爸媽今年過年我不回去了。”

  交通還沒恢複,不過路上解封了,可以走,出縣城能看到一些人,拖家帶口的,估計也是回鄉過年。

  路上白靈跟人聊,得知這幾個都是過年從外地趕回家的,幸虧回來的早,剛下火車就下了雪,沒辦法在火車站待了兩天,等路通才能回家。

  淶水縣還算情況好的,其他地區受災更嚴重,聽說上麵都派人下來了,路很難走,這裏不像縣城,還有人掃出一條路,厚厚的雪隻能靠腳趟,前麵有人壓出一條簡單的路,雪被踩實了,還算好一點。

  前麵有條小水溝,說是水溝,其實就是一個坑,平時沒注意,但是下了雪,雪堆在裏麵化成水,現在變成了很深的水溝,想繞過去不可能,隻能趟過去。

  前麵有男人踩過去,白靈一看,深度到人的膝蓋呢。

  鄒城停下來,對白靈說:“我背你過去吧,前麵水涼,女孩子著涼對身體不好。”

  白靈忙擺手:“不用了,我自己走過去就行。”

  鄒城不由分說,自己蹲下身子,拍拍後背:“難道害羞了?又沒人認識你,背你我還是沒問題的,快上來,別耽誤時間了。”

  鄒城一直在後麵催她,白靈把包背好,然後整個人攀了上去,雙手摟住鄒城的脖子,過路的人笑:“這個男同誌真心疼媳婦,這樣的好男人不多啦。”

  白靈把臉埋在鄒城後背,沒吱聲,鄒城路走的很穩,並沒有因為負重而費力,淌水溝時水聲嘩啦啦,白靈問他:“冷嗎?”

  鄒城的嘴有點發紫,他說話有點哆嗦:“不冷。”

  白靈輕輕親了一下鄒城的右臉:“這是獎勵你的!”

  鄒城是光腳趟的水,鞋子還得留走路呢,沾水更沒法穿,過了水溝,白靈拿出一條毛巾給鄒城擦腳,鄒城搶過來:“這可是擦臉的毛巾。”

  白靈把毛巾往他腳上抹:“我才不管它是擦什麽的呢,現在的作用就是給你擦腳,喏,以後這條毛巾就是你的禦用擦腳布了。”

  白靈跟鄒城都穿著棉衣,但刺骨的寒風吹過來,仿佛打透衣服鑽進皮膚的每個毛孔,還是冷啊。

  這段路程用了平時的三倍時間,到小楊莊的時候天已經大黑,家家掌起了煤油燈,昏黃的燈光從屋子裏散出來。

  老房子家沒人,房子西麵塌了一半,白靈的擔憂的喃喃自語:“房子真塌了,人呢,人去哪裏了?”

  鄒城抱抱她:“沒事,應該是去你二舅那了,咱們過去看看。”

  白靈跟鄒城去了孫海全家,果然老兩口在這,正盤著腿在炕上說話呢。

  白靈鼻頭一酸,哭著撲過去:“姥姥,你們沒事吧。”

  桑紅芹慈愛的拍拍懷裏的白靈:“沒事沒事,那天半夜你二舅來家裏喊我倆起來,說下暴雪呢,怕房子不安全,連夜我倆收拾收拾就過來了,一點沒受影響。”

  那就好,白靈吸吸鼻子,姥姥姥爺就是她的親人,這幾天她擔驚受怕,看到人真的沒事才算安心。

  貓娃圍著白靈轉來轉去:“靈靈姐哭鼻子了!羞不羞羞不羞?”說完扮個鬼臉跑開了。貓娃和一鬧,傷感的思路散去大半,桑紅芹問道:“你們那沒事吧?咋回來了?”

  小楊莊消息閉塞,不清楚外麵的情況,白靈把暴雪後的交通情況講了講,火車停運,鄒城回不了城,得跟他們一起過年。

  孫海全說:“等天氣好了再回家也行,關鍵是人沒事,還有兩天就過年了,咱們一起過也熱鬧。”

  這次暴雪給人們過年的喜氣上蒙了一層暗影,村裏還幾家養的豬都凍死了,馬上就要交豬拿錢,就在這個當口死了,一年白忙活,死豬賣不上價錢,還得倒貼錢。

  孫海全反應及時,把豬拉進了廂房裏,廂房好歹比外麵暖和,那頭豬撿回一條命。

  雞鴨豬這些牲畜受災的不少,這種天氣之後,最怕發生瘟疫,所以上麵決定,所有牲畜都得殺了,自家舍不得殺的,大隊裏會強製執行。

  桑紅芹看得開:“人比啥都重要,上麵說的也對,萬一發生瘟疫,死的可不是一個兩個人。”

  今天雪停了,明天就得把家禽都殺掉,第二天一大早,孫海全把豬遷到生產隊,稱了重量算了錢,養了一年的豬算是看到一些回報,不過養豬本來就不太劃算,領不到幾塊錢,忙活一年最多是多分點豬肉。

  如果按照孫海全的意思,是不願意養頭豬的,閑暇時間還得上山去摘苦買菜,偶爾給一瓢糠,豬多能吃呢,當初時候鄭麗梅非要養,就惦記著那幾斤豬肉呢。

  現在豬賣了,鄭麗梅吃不上豬肉了,孫海全跟周隊長聊了兩句,周隊長遞給他一根煙,說要走訪一下各家各戶,村裏因為雪災倒塌的房子,村裏會想辦法向上級申請錢修補。

  孫海全回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家裏人,修房子對農民來說可是一大筆錢,按照老房子被毀壞的程度,自己花錢最少得十多塊。

  孫玉柱:“周隊長真是這麽說的,沒差?”

  孫海全大聲道:“一個字都沒差,村裏給修,現在你跟我媽就安心在我這住,也正好幫我管管孩子。”

  吃過早飯就得把養著的雞殺了,白靈養的雞沒事,她臨走前托付給了王奶奶幫著喂喂,估摸著也得殺了,不能留。

  殺雞孫玉柱在行,他讓白靈跟鄒城進屋:“一會兒得弄一地血,你們進去吧,後麵幫著褪雞毛就行。”白靈也不想看到血淋淋的一幕,徑自進了屋。

  貓娃狗娃蹲在地上,不知道再說什麽 ,白靈過去問:“貓娃,你們幹啥呢?”

  貓娃抹了一把淚:“靈靈姐,我想我媽。”

  唉,母子親情天性使然,誰也不能苛責孩子什麽,等過年前的各項吃食都準備好,孫海全說打算年前帶著孩子見見鄭麗梅。

  白靈跟桑紅芹都勸:“這時候去了也白去,人家肯定不願意見,等過完年再說吧。”貓娃狗娃每天都念叨,孫海全心疼孩子,還是決定去一趟,鄭家村離這裏也不遠,現在路也好走,當天就能回來。

  貓娃狗娃穿上桑紅芹做的新衣裳,開開心心的去找他媽。鄭麗梅嫁在娘家村子,孫海全帶著孩子去了孩子姥姥家,鄭麗梅她媽十分不願意見他們,貓娃狗娃抱她她敷衍道:“你們還來幹啥?麗梅都再婚了,讓人家知道不好。”

  為了孩子,孫海全低聲道:“貓娃狗娃想他媽了,日日都得磨上幾回,您老受累,把麗梅見過來見見孩子。”

  這兩個兒子就是拖油瓶,幸虧她勸著女兒沒讓要孩子,不然肯定嫁不了這麽好,新女婿特別好,年前給拿來不少年貨,鄭麗梅她媽不情不願的找借口把女兒叫過來,鄭麗梅也想兩個孩子,抱著哭成一團。

  孫海全覺得揪心,貓娃狗娃問她什麽時候回家,孩子姥姥說道:“貓娃狗娃,以後你們就得跟著你爸過啦,下次別來找你媽。”

  鄭麗梅擦擦淚,放開兩個孩子:“媽以後有新家了,不能陪你們,聽你爸的話。”說完頭也不回的出門,任由兩個孩子在外麵哭。

  從鄭家村回來之後,貓娃狗娃像是有了心事,也沒再哭鬧著找媽媽,孫海全勉強笑道:“好歹見了一麵,對了媽,豬肉你記得凍上,村裏分的豬肉走的時候給靈靈帶點。”

  今年生產隊分的豬肉比去年多兩斤,天冷凍上可以吃很久,今年過年孫海波一家人本來打算回來,可是因為這場暴雪,隻能留在城裏。

  桑紅芹覺得遺憾:“老大一家已經兩年過年沒回來了,希望明年能來。”過年講究一家人團團圓圓,缺了老大一家到底覺得不圓滿。

  白靈私下裏跟桑紅芹聊二舅的事,桑紅芹說:“那倆孩子也不傻,知道他媽不要他們了,有了新家,昨晚還問我呢,是不是他媽還生小弟弟,我還能說啥,他們早晚得明白這些。”

  貓娃狗娃做了新衣裳本來很開心,現在去了一趟鄭家村,整個人都是懨懨的沒精神,孩子們的心情還得自己調節,現狀就是如此,鄭麗梅再也回不來了。

  過年很簡單,大年三十早上五點多就起來,掃掃院子收拾屋子,把瓜子糖球擺上,等著大年初一串門的客人吃。串門的都有眼力見,除了孩子抓個糖球吃,大人最多磕一小捧瓜子,喝口熱水,家家日子都不容易,不能真使勁吃糖。

  白靈跟桑紅芹在廚房忙活飯菜,孫玉柱帶著另外兩個男人晾柴火,說是晾,現在這天氣,哪裏都是濕的,隻是把柴火散開,免得發黴。

  灶火坑裏填的柴火是早就備下的,天氣雨雪難測,小廂房裏麵堆滿柴火,萬一下雨下雪,這裏麵的柴火夠燒十天半個月的,省的沒柴火著急。

  村裏的老人兒都喜歡被備柴火,有備無患,可年輕些的小夫妻不講究這個,嫌棄麻煩,這不就有對門結婚半年多的鄰居來借柴火了?

  小兩口是新搬過來的,還不算太熟悉,父母住在另一條街的房子裏,這個房子寬敞,所以就讓給了兒子。

  丈夫來管孫海全借柴火,孫海全從廂房抱了一捧遞給他,說不夠再來取。白靈見他麵生,悄悄問桑紅芹:“姥姥,這個人是誰呀。”

  桑紅芹說:“你不常住村裏不認識,這個是老方頭的兒子,現在在縣城裏的紡織廠,媳婦是農村戶口,沒去城裏,就在家裏務農,這不過年嗎?回家過年來了。”

  紡織廠?白靈想起來租給她房子的白大姐也是在紡織廠上班,沒準還認識呢。孫玉柱他們直到午飯前才把柴火拾掇好,大冬天累的滿頭都是汗,白靈燒了一壺熱水給他們洗臉用,鄒城渾身髒兮兮的,幸虧來之前他帶了一身舊衣服,不然都洗不幹淨。

  白靈問鄒城累不累,鄒城揩揩白靈臉上的肉末:“不累,我來這可不就是得幹活嗎?得給你家人留個好印象。”

  吃飯的時候孫玉柱誇他:“小城從小應該沒幹過什麽重活吧,一路上學,畢業後有正式工作,又是城裏孩子,咋農村活樣樣拿手呢?絲毫不比我跟你二舅差。”

  白靈略略詫異,按照鄒城的經曆,應該是泡在蜜罐裏的孩子,家裏條件優越,自己又爭氣,不像是受過苦的。

  鄒城回道“哪裏有姥爺說的那麽厲害,其實我就是剛才觀察之後現學的。”孫玉柱的這番話,讓鄒城感慨良多。

  姥爺說的對,一個嬌生慣養的城市孩子,怎麽會懂得這些呢?上一世,是不是他能承受跟經曆的,他全都經曆過了,那麽多苦難都沒有打垮他,他熬過來了,不會比上一世更壞。

  鄒城在桌下輕輕牽牽白靈的手,這一輩子,因為有了這個女人,他的人生也變得多姿多彩起來,白靈反握住他的手,其他人都在閑聊沒人注意他們:“你抓我手幹什麽。”白靈小聲問。

  鄒城淺笑:“沒事,這樣覺得更踏實。”

  旁邊的貓娃感覺到了異常,拿小手指往白靈的方向指:“姥姥,我靈靈姐咋臉紅啦,是不是發燒啦,快帶她去醫院吧。”

  白靈尷尬的幹咳兩聲:“屋裏有點熱,沒事沒事,貓娃你快吃飯。”白靈往他碗裏夾了一塊肉片。

  這個年過的還算平安順遂,下午那會兒外麵鬧哄哄的,白靈出去一看,發現是大隊的人在隔壁的趙嬸子家,趙嬸子抱著雞不撒手,周隊長說道:“村裏別人家的雞鴨都殺了,你們家可不能例外,不然萬一染上病,全村的人都跟著遭殃。”

  趙嬸子揩揩淚:“我養了這麽久的雞,說殺就殺,都要賠死了。”

  周隊長解釋:“之前不是說了嗎?供銷社不管你們要雞蛋了,雞殺完之後上交隊裏,每家可以分一半雞肉,這待遇已經很好了,你就別拖著了,我還得去別的家呢。”

  趙嬸子不撒手,周隊長使使眼色,生產隊員上去把雞搶過來,趙嬸子幹嚎不掉淚,說日子沒法過了。周隊長怒道:“就你這覺悟還想選婦女主任?我看懸!”聽到這裏趙嬸子不吱聲。

  以前婦女主任是鄭麗梅來當,但是現在她離婚再嫁了,村裏還得再選出一個出來,當婦女主任好處多,上麵的政策能第一時間獲得消息,而且在村裏更有地位跟身份,有了這個名號,比上工強。

  村裏的婦女報名踴躍,村裏也在篩選階段,最後還得由村民投票,趙嬸子光惦記自家雞,忘了這碼子事,不由得暗暗後悔。

  白靈回去問桑紅芹:“姥姥,咱們村誰有可能選上婦女主任啊。”

  正月裏串親戚,還有人加急要做新衣裳,兩天後就要,桑紅芹抓緊在縫紉機前幹活,她抬頭回道:“我覺得啊,還是得你周嬸,辦事圓滑周全,口碑也不錯,不過不周嬸好像不太願意選了,說家裏已經出了一個生產隊長,要是再有一個婦女主任,怕別人挑嘴。”

  白靈不以為意:“周嬸能選上也是自己的本事,有什麽可講說的。”

  這場雪災牽連了不少地區,小楊莊隻是房屋倒塌,死了幾個牲畜,聽說不遠的村子還有砸死人的,上麵撥了款下來,說修繕房屋用。等春天解凍了,就開始修坍塌的屋子。

  過了春節日子跟飛一樣,婚期日益臨近。結婚證得提前領,這樣可以憑證購買結婚用的生活用品,挑了一個吉日,白靈跟鄒城領了結婚證。

  

  第84章 新婚

  

  白靈從民政局出來,結婚證長的跟白靈學生時代的獎狀樣式差不多,正中是國徽、五星紅旗,寫著結婚證三個大字,鄒城把結婚證收起來,勾勾她的手指,眼裏含笑:“以後你真是我媳婦了。”

  白靈跳著往前走:“那以後你可得聽我的話。”

  鄒城點頭:“沒問題,家裏你是老大。”

  結婚得有陪嫁,桑紅芹跟白靈商量,看看陪嫁什麽合適。

  六十年代陪嫁有個順口溜:洗臉盆,牡丹花,一台大鍾牆上掛,縫紉機,單擺下,飛鴿車子帶衣架,絨衣絨褲不能少,滌綸滌卡更瀟灑。

  從這個順口溜裏基本能窺得當下陪嫁的概況,女方條件好的會陪嫁縫紉機、自行車,但一般三轉一響都是南方預備。

  鄒家早就打招呼,說陪嫁品簡簡單單,其他的男方都會預備齊,兩家人提前通氣,省的東西準備重複了浪費,李愛雲跟桑紅芹都是實在人,隻要小兩口舒心就成。

  大件白靈不用操心,買點過日子的雜物就行。洗臉盆、毛巾毛毯、牙刷、搪瓷口杯這類的生活用品不需要額外花票,拿著結婚證就能買到,白靈每個月的工業券都攢著呢,就等著結婚買東西用,家裏沒有鬧表,她打算買一個,已經挑好了,就買塑料公雞形的那個,價格便宜,走時精準。

  李愛雲本來想準備一台縫紉機,白靈沒讓,反正桑紅芹這裏有一台,她姥姥手藝好,想做衣裳找姥姥就行,不用白花這個錢,自行車收音機都有,手表兩個人每人一隻,三轉一響都齊全,李愛雲樂不可支:“瞧瞧咱們家這婚結的,都不用添置大件。”

  家具白靈沒讓鄒家花錢買,花那麽多工業券還不如攢著買別的呢,她大姨夫的木匠活不必商店賣的家具差,有木材自己做就行。

  關鍵是得打一張雙人床,現在白靈跟鄒城的床都是簡易床,質量不好,又窄,以後結婚了這麽小的床肯定住不下,白靈算了算屋裏的尺寸,屋子大,就算是打一張大雙人床也能擱得下,白靈喜歡大床,空間大躺著更舒服。

  白靈讓大姨夫打了一個掛衣架,草圖是白靈畫的,按照她的要求來,前後兩排可以掛衣裳,下麵有三層,可以放鞋子,實用為主,有了這個掛衣架,兩個人下班後的衣裳往上麵一掛,第二天再一穿,不需要特地收納。

  掛衣架是白靈最滿意的一件小家具,除了這個,謝誌強還做了一個大衣櫃,用來放兩個人的衣服。

  木料就夠做這些東西,加上本來的家具,兩個人足夠用了。

  白靈跟鄒城都不清楚以後過日子需要什麽,買的就是現在自己能想到的,桑紅芹跟李愛雲出了不少主意,婚後鍋碗瓢盆瑣碎日常,需要的東西多了呢,都置辦全,省的以後著急。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