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44節

  “你還在生我的氣……”

  “我沒那麽狠心,能扔下生病的你不管,你先養著,等好了我再找你算賬。”

  鄒城握住白靈的手:“靈靈,有你在這真好。”

  第二天鄒城可以輕微的下床走動,平時還好,上廁所的時候需要人扶,白靈不太方便,幸好黃楊在醫院,趁著他空閑的時候,總會過來問問鄒城需不需要上廁所。

  鄒城的飲食需要清淡,醫院餐是小米粥,價格沒比國營飯店貴,還是挺良心的,同樣需要糧票。

  鄒城靠在床上,可憐兮兮的望著白靈:“你喂我吃吧。”

  “喂什麽喂,你手又沒受傷。”

  鄒城輕輕抬抬手:“麻了。”

  白靈端著碗,一小勺一小勺慢慢的喂他,有粥湯從嘴角逸出來,她連忙掏出手絹給他擦拭,鄒城捉住白靈的手:“靈靈,看在我生病的份上,別生我氣了。”

  “哦 ,看你表現。”白靈這就是翻篇的意思。

  白靈白天還得上班,鄒城不讓她陪著,說自己完全沒問題,反正還有黃楊,前三天鄒城行動不便,很容易傷口撕裂,白靈從學校請了三天假,這樣方便照顧鄒城。

  中間鄒城銀行的同事過來看他,讓鄒城好好養病,上班不著急,鄒副校長每天下班都過來看一次,隻是她來得晚,經常會趕不上探視時間。

  一有人過來看鄒城,白靈就會先出去,在走廊裏轉轉,把空間留出來,醫院看病的人不多,一般來醫院的都是大病,像感冒發燒這種,一般的居民都不會來醫院。

  走廊的另一頭有個小嬰兒一直在哭,白靈好奇的走過去,走廊那沒有孩子!白靈再仔細聽聽,應該在樓道。

  白靈推開樓道的門,在下麵的樓梯上看到一個包裹,裏麵裹著一個孩子,看起來也就是剛出生的樣子。

  白靈輕輕把孩子抱起來,包裹裏麵什麽信息也沒有,樓道口都是四處的風,一個嬰兒的身體根本受不住,不知是誰把孩子扔在這,真是太狠心了。

  白靈把孩子帶去谘詢處,谘詢處的護士接過孩子:“同誌謝謝你,我們醫院方便會查一下,是不是誰家丟了孩子。”

  怎麽可能是丟的孩子,這分明就是丟棄的,醫院方麵查看之後發現,這個女嬰兒就是在醫院裏出生的,當時的接生護士印象很深刻,聽說生出來的是女娃之後,孩子爹罵罵咧咧,說媳婦不中用,連生四個都是女娃,老段家真要絕後了之類的話。

  重男輕女的人很多,有人的為了生孩子,前麵一口氣生下七八個閨女,日子困難養不起,送人幾個,然後接著生,多喪心病狂的人都有。

  這家的父母更不負責任,饑荒年月送孩子本來就不容易,除非是那種生育不出來的夫妻,不然誰收/養孩子啊,他們連送人都不送,直接扔在樓道,讓孩子自生自滅,心腸簡直歹毒。

  醫院方麵說要聯係一下孩子的親生父母,當時住院的時候都填寫了家庭資料,寫的地址就是縣城的一個街道,可是醫院的人按照地址找過去,發現根本沒這家人,看來寫的是虛假的資料。

  孩子父母找不到,這就是有意的丟棄嬰兒,很活潑可愛的一個女嬰,身體一點毛病沒有,隻是因為她是女生,就遭到拋棄。

  白靈在關注這個女嬰的命運,相比較後世的生男生女都一樣,雖說有一些老封建也重男輕女,但比現在這會兒明顯觀念要先進許多,白靈問鄒城:“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鄒城沒猶豫,回道:“男孩女孩都行,隻要是咱們的孩子,我都喜歡。”

  白靈湊過去又問:“那萬一生的全是女孩呢?”

  “我媽老說,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以後能多幾件棉襖兒,不也挺好的?順從天意唄,男女都是親生的,有啥區別。”鄒城回道。

  鄒城問她:“那個女嬰是她父母不負責任,你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隻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嗯……生三四個都行,再多就管不過來了。”

  “哼,想得美。”

  女嬰的父母到最後也沒找到,在樓道吹風感冒了,孩子太小很多藥不能用,精心治了一個多星期才恢複健康,這種情況要麽需要有人領/養孩子,要麽就隻能送到孤兒院,醫院裏護士長想收/養孩子,她得知有棄嬰後,主動說想領養,她今年四十來歲,丈夫的原因不能懷孕,開始還想方設法治療,但跑遍大醫院也沒用,開始動領養的念頭。

  領/養孩子是有規定的,護士長夫妻滿足這些條件,兩個人都是有正式工作的,收入還可以,養孩子完全沒問題。護士長說丈夫的弟弟倒是想把自己兒子過繼一個給他們,但是她不願意,說弟媳婦人不好,過繼孩子明顯就是看中他們家條件好,侄子再養也是喂不熟的狼,還得跟親生父母貼心,與其如此,不如領養一個,男女都無所謂。

  黃楊跟護士長比較熟絡,他跟白靈說:“你放心吧,護士長兩口子都是好人,孩子跟著他們,撞好運啦。”

  鄒城在醫院住了六天院,拆線後觀察觀察沒大礙就讓他回家養著,主要是恢複刀口,醫院的床位有限,還得留給更需要的患者。

  臨走前黃楊招呼鄒城:“表弟你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哎哎,白靈你幫表弟收拾收拾東西,我們馬上回來。”

  鄒城身體恢複不少,但還是有些弱,他輕聲問:“你有什麽話就直說,幹什麽還背著白靈。”

  黃楊尷尬的輕咳兩聲:“背著她好一點,你要出院了,有一點我得囑咐你一下,手術後一定要注意,三個月內不能抽煙喝酒,要保證睡眠,別過度疲勞,最關鍵的,咳咳咳……”

  黃楊有點為難,但是作為醫生又不能不說:“還有就是,三個月不能行房。”

  鄒城鬧個大臉紅,使勁捶捶黃楊:“表哥你想什麽呢啊,哪有這些事。”

  黃楊臉也紅了:“哎,我是醫生,出院前都得囑咐,又不是單獨對你,已經很照顧你了啊,專門把你叫了出來。”

  鄒城敷衍道:“別囉嗦,我都記住了,走吧,不然白靈該著急了。”

  作者有話要說:  第一更~~~

  

  第77章 翻篇

  

  鄒城雖然出了院,但還是不能上班,他請假半個月,七天出院,最少還得在家裏養一星期刀口,就算以後開始上班,也不能做重活,飯菜也得清淡。

  白靈家裏有一個小被子,被子拆開,白靈把棉花掏出來,改成了一個抱枕,白靈手工不好,縫線歪歪扭扭,她悵然的自言自語:“走線好醜啊。”

  看來以後有時間,她得跟姥姥學學手藝,白靈把抱枕送去隔壁,鄒城這幾天都得在床上躺著,有了這個抱枕墊在腰後,坐著能更舒服一些。

  鄒城的一日三餐都得依靠白靈,白靈早上上班前先做飯,給鄒城送過去,中午回家直接從鄒城家廚房做了,反正米麵也都有,黃楊囑咐說吃清淡,白靈心說,想吃油膩的也沒有啊,開始給他做稀粥喝。

  米袋子裏還有點陳米,白靈用砂鍋熬白粥,裏麵放了點鹹肉,提提味道,不然白粥口太淡。

  空間裏的大米都是帶著穀皮的,白靈得想主意把大米磨皮,縣城東邊有一家磨米廠,白靈以前打聽過,可以把米麵送過去磨,需要收錢,這家廠子是公家的,常有村民背著糧食過去磨麵磨米。

  白靈帶去太多過於顯眼,她背了二十斤稻米過去,磨米廠的工人笑道:“大妹子,你這稻米不錯啊。”

  白靈嘿嘿一笑:“生產隊自己產的,今年長勢不錯。”

  稻米脫皮之後,會產生很多的稻殼,白靈問了問,稻殼可以收走一點,白靈去收的時候,看見老頭老太太在窗戶外麵收外麵的稻殼子,家裏的枕頭,裏麵放的都是稻殼,不軟不硬剛好合適,缺點還是有的,用的時間長了,稻殼粒會從枕頭套裏鑽出來,紮脖子。

  白靈家的枕頭是桑紅芹給做的,就是稻殼的,白靈想起鄒城一直抗議,要換一套鋪蓋,她不由得笑出聲,現在布料不多,被子褥子她換不了,可以先幫他做一個枕頭,白靈選了天藍色的棉布,枕頭用的布不多,白靈用布票扯了一點,對比自己的枕頭,照貓畫虎給他縫了一個出來。

  鄒城在家裏吃喝一星期,臉都圓了一小圈,眼看著雙下巴就要下來了,白靈掀開他衣服看看刀口,愈合的還挺快,肚皮上多了一條紅色的疤痕,醜醜的,像條蜈蚣。

  現在雖然是初秋的季節,可天氣依舊很熱,豔陽高照下,人就得出一身汗,鄒城的清理成了大問題,在醫院一星期,鄒城就這麽熬過去,回家之後整天張羅著要洗澡。

  白靈拒絕道:“傷口沒恢複,不能洗澡!”

  鄒城委委屈屈,退而求其次:“擦擦身子總行吧,我身上都要臭了。”

  也沒有鄒城說的那麽嚴重,可看鄒城期待萬分的臉,白靈不好再拒絕,跟他商量道:“擦身子可以,不過要你自己擦,反正……反正我不會管你。”

  “行!我能擦到的我自己擦,後背你幫幫我。”這個要求也不過分,白靈答應了。

  擦身子隻能晚上給他擦,白天白靈需要上班,時間有限。

  下班之後白靈先燒了兩壺熱水,拿涼水兌成適合的溫度,然後把盆端到屋子,白靈把毛巾遞給他,自己轉身道:“我先出去。”

  “靈靈你別走啊,一會兒我還得讓你幫我呢。”

  鄒城靠著東邊的床,白靈走到西邊,整個人背對著他躺下去:“我好了,你可以開始。”

  鄒城□□著上身,下麵脫得隻剩一條內褲,站在地下擦前胸後背,雖然一直在休養,但傷口處麻麻癢癢,忍住不去抓很難受,鄒城力度甩的過大,好像撕到傷口,他哎呦一聲,白靈在後麵問:“沒事吧?”

  “沒事,我夠不到,你幫我擦擦。”

  白靈捂著眼睛小步挪過去,鄒城一把摟住她,身上的水珠蹭到她衣裳,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掰開:“聽話,以後總是要看的。”

  “臭流氓!”

  白靈的眼光往下移,她麵紅耳赤,鄒城隻穿了一條內褲:“你怎麽穿這麽少!”

  鄒城納悶道:“洗澡還要穿多少衣服?我平時都是全脫的……”

  鄒城的後背很寬厚,白靈掐了一把,肉很結實,鄒城咧咧牙:“你幹啥掐我,好疼啊。”白靈一看,可不是掐紅了,她掩飾的笑笑:“我不是故意的……”

  鄒城的傷口就在肚子附近,白靈問:“還疼嗎?”

  鄒城坐小板凳上歇著:“現在疼倒是不怎麽疼,除非扯到它,就是特別癢,但是又不能撓,特別難受。”

  鄒城讓白靈擦擦前麵傷口附近,毛巾太大,怕碰到傷口,白靈拿出手絹,使勁在水裏揉了幾遍,小心翼翼的幫他擦拭前身。

  鄒城的呼吸急促起來,他騰的一下站起身,不小心扯到傷口,地下一灘水,還差點滑倒。白靈問:“你這是幹嘛啊。”

  鄒城不自然的別過頭去,他難以啟齒,剛才的生理反應讓他覺得羞愧,白靈突然意識到什麽,臉色通紅:“你自己擦,我先出去。”

  鄒城磨蹭好久才擦完,白靈進來給他換了一次水,等白靈再進來的時候,鄒城圍著棉被縮在角落裏。

  白靈說道:“我回家之前,鄒副校長說明天來家裏看看你,中午跟我一起過來,我和你說一聲。”

  “之前我姑不是去醫院看過了嗎?怎麽還過來?”

  白靈皺皺眉:“或許是看你恢複的情況又或者有其他事情?反正就是明天來,明天就知道了。”

  鄒副校長來看鄒城,帶了點吃的過來,有豆腐、青筍、還有一籃子雞蛋、兩包掛麵,白靈把東西拿去廚房,鄒副校長客氣道:“靈靈啊,小城生病住院累著你了,這幾天身體怎麽樣?你可不能累垮。”

  白靈忙說:“他生活基本都能自理,我就是過來給他做做飯,收拾收拾家務,不累。”

  鄒副校長轉頭對鄒城說:“小城啊,你媽他們下星期就過來了,你這樣能接人嗎?”

  鄒城動了動:“三姑,我基本都好了,隻要不做劇烈運動,平常的走動沒事的,後天就能去上班了。”

  鄒副校長這次過來主要就是詢問鄒城的傷勢,之後又聊到鄒城的父母,鄒副校長每年春節都會去省城看老父母,說起來也將近一年沒見,平時都是電報寫信聯係。

  鄒副校長問了問到的時間,她說抽時間去火車站接人,鄒城父母已經七八年沒回老家來了,家裏人都搬到了省城,沒大事基本不會來。

  一眨眼孩子都要成家立業,他們這些人真的老了,鄒副校長感慨一番,又問:“打算什麽時候去見白靈家人?”

  白靈說道:“過幾天我把我姥姥姥爺接到我這裏,也方便兩家人見麵。”

  送走鄒副校長,白靈問他:“當時我跟你說取消這次見麵的,你沒跟父母提?”

  鄒城攏攏被子:“你當時說的就是氣話,我哪能當真。”

  鄒城整天不上班,白天無聊,白靈把收音機給他聽,到了最後兩天,鄒城張張胳膊:“除了傷口發癢,基本已經好全了,你不用總陪我。”

  “這次生病你可占便宜了,你看我每天都得伺候你。”

  鄒城哭笑不得:“病又不是我自願得的,我開始也沒當回事,以為就是普通的胃疼呢,後來疼的實在受不了,就打算去醫院,但我搖搖晃晃走出大門,就疼昏過去,後來醒了,是街坊們用平板車拉著我去醫院。”

  這個細節白靈不知道,沒人跟她提前過,她心裏發酸:“你是這麽去的醫院?”

  “可不是嗎?當時你不在,不然我也不會那麽孤立無援。”話又繞回到原點,鄒城從床的那頭繞過來,把白靈裹在被子裏:“我知道,我不該瞞著你,可……當時真的害怕你會離開我,不敢跟你攤牌,我答應你,以後絕對不會再犯,好嗎?”

  說起秘密,誰人心裏的角落沒藏著不能提及的往事呢,白靈也是這樣,她不會告訴鄒城她的來曆,一輩子都沒辦法提,這個秘密太過於駭人聽聞,除了她自己,不能有第二個人知曉,她過著平凡的日子,一生都不會坦言這件事,這個秘密會隨著她消失,哪怕是最親近的鄒城,也不會知曉,這是她虧欠他的。想到這,更不忍苛責他。

  白靈靠在他的肩頭:“都過去了,以後你不提,我也不會提,我跟我姥姥姥爺說了,我姥姥說,人得往前看,上一輩的恩怨不能牽扯到我們兩個,他們早就不再怪當年的肇事者,讓我不用有心理負擔,隻要我幸福,其他都不重要。”

  鄒城難以置信:“姥姥跟姥爺真是這麽說的?”

  “當然,我騙你幹什麽。”鄒城竟然懷疑她話的真實性!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