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43節

  離婚程序很簡單,他們就是普通的村民,孫海全一個會計也不是什麽大職位,離婚不需要審批,沒有結婚那麽麻煩,離婚辦完之後,孫海全說道:“你回家收拾收拾吧,畢竟以後都不回來了,衣服都帶走。”

  孫海全去了孫玉柱家,白靈跟著二舅媽回去收拾東西,鄭麗梅她娘勸她:“麗梅啊,你別難過,早晚都得離,索性你還年輕,娘給你找個更好的……”

  白靈在後麵聽母女倆的談話氣的恨不得罵人,這才剛離婚,那邊就開始惦記上改嫁了,她二舅真是瞎了眼,跟這樣的女人過了這麽多年。

  鄭麗梅心再狠,回到生活了多年的家裏也忍不住落淚,一鏟子一個鍋全都是回憶,竿子上還晾著沒來得及收的狗娃的衣裳。

  鄭麗梅東西不多,衣服裹裹就一小包,她娘說道:“這口鍋要不帶著?”

  白靈笑了笑:“大娘,人做事吧,也不能太絕,我二舅跟兩個孩子還得吃飯呢,沒鍋飯菜自動熟?聽說我前二舅媽,可是把家裏的錢全都卷走了,一口鍋,別惦記了。”

  白靈話說的狠,沒給兩個人留麵子,鄭麗梅她娘受不住了,大聲道:“你這孩子還是小輩呢,這話咋說的,管你什麽事?”

  不關她的事?既然這樣,白靈不介意跟他們說道說道:“大娘,人年輕人老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不能為老不尊,至於我是什麽人,我可是給我二舅還了三百塊錢呢,不像有的人,一分錢不出,出事躲得遠遠地,人在做天在看,都是會有報應的。”

  鄭麗梅本來還覺得愧疚,聽到這句不免跳腳:“你敢咒我!?”

  白靈幽幽道:“我指名道姓了?”

  鄭麗梅她娘不想多糾纏,婚離成就放下一樁心事,那邊她都聯係好了,過幾天就見麵,成了的話女兒馬上就能再嫁,小楊莊一輩子也不會回來,這些人也不會再打交道!

  

  第75章 坦白

  

  鄭麗梅走後,孫家人圍在一塊,白靈問二舅打算以後日子怎麽過,孫海全苦笑一聲,摸摸兩個兒子的頭:“還能咋過?守著兩個孩子唄,為了孩子,再加上條件不好,我也不打算再找了,使勁還完錢,把孩子拉扯大吧。”

  孫海全帶了兩個哭鬧不停的兒子回家,二舅這邊的事都處理完,白靈也得趕回去上班,她耽誤了不少課,好多都是朱雨替她上的,回縣城她先去了學校,朱雨問她:“你不用這麽敬業吧,家也不回就來上課,鄒城問過我好幾次你的動向,你倆吵架了?”

  比吵架可複雜的多,白靈簡單嗯了一聲,回來了就得麵對,不能再躲避不談,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耍小性子的年齡。

  白靈上課心不在焉的,課文念錯了好幾處,下課後她回辦公室,朱雨看她心情不好,拍拍她道:“有啥事就跟我說,別憋在心裏。”

  白靈趴在桌子上,悶悶的說道:“沒啥可說的,等我需要你的時候會找你的。”

  “行啊,你別跟我客氣就行。”

  即便知道鄒城正在家裏等她,白靈還是得回去,又不能躲他一輩子。白靈到大門口,看見鄒城蹲在牆角,整個人抱成一團,她問道:“你來多久了?”

  “下班之後就來了。”

  白靈今天比平時晚回來一個多小時,白靈開門進去,鄒城尾隨著:“靈靈,你給我個解釋的機會?”

  白靈搖搖頭:“有那麽多的機會,我們兩個獨處的時間那麽長,我還跟你提過我父母,但是你呢,一次沒跟我坦白過,到最後,你選在了最壞的時間告訴我這些,你讓我怎麽相信你的誠意。”

  鄒城拉住她的手:“靈靈,還記得那天我跟你說,我有事要跟你說嗎?我要說的就是這件事,可……我沒料到你二舅會燒山,再然後整件事超出了我的控製,你要去……要去省城追錢,我害怕,我知道這個時候我坦白,你一定會對我失望,但……靈靈你相信我,我不是有意要 瞞著你的。”

  白靈的心一寸寸往下沉:“不是故意的?鄒城,那張收據,隻有撞我父母的那家人才有,可是你拿了出來,難道還不能證明這一切?我還記得,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麵,你聽到我的名字反應很奇怪,像之前相識一般,但我沒當成一回事,還有家人對我的反應,我當時總覺得怪怪的,也沒往深裏想,現在回憶起來,他們都是知道的,對吧?”

  鄒城艱難的點頭:“是。”

  白靈緩緩的閉上眼:“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想知道所有的真相,包括,你接近我的目的。”

  所有的美好都在白靈的麵前撕裂,既然如此,那便撕碎吧,至少還能囫圇明白個原委。白靈以為的純淨的感情,仿佛摻上了雜質,她懷疑他的初衷,甚至懷疑他究竟是為了什麽跟自己在一起,一想到這裏,白靈的心就像被一把鈍刀一寸一寸的割。

  鄒城失魂落魄,不清楚從何講起。鄒城捋捋思緒,說道:“靈靈,你預料的沒錯,是我爸……撞了你的父母,那一年的那天,我爸有一個研究成果,需要做一個報告會,出來的時候忘記拿資料,還得回去取一趟,局長派了司機送我爸回家,他坐著鳳凰牌轎車,在一個路口,撞到了你的父母,我父親一直很自責,後來湊了八百塊錢給你家人,托人打聽了你們家的情況,得知白家有個孩子叫白靈,已經得到妥善安置,才算鬆口氣,這些年,他一直沒忘,一直活在自責和痛苦當中,他說他毀了一個家庭。”

  某種意義上,這句話沒錯,如果白靈父母沒出車禍,那麽小白靈會在一個幸福的家庭裏長大,也不會受到欺負,更不會挨餓,最後被蘑菇毒死,當然也不會有現在的白靈,這就是一個怪圈,不斷的循環往複。

  孫玉柱老兩口,其實已經原諒了當年造成車禍的人,他們說,這就是命,對方也不是故意的,白靈父母急著過馬路,幾乎是自己撞到人家車上的,他們不怨恨。

  可白靈不能原諒鄒城,不能原諒他的隱瞞,兩個人都已經談婚論嫁,這麽大的事情,他竟然準備瞞下來不提,再者,他為什麽對自己這麽好?是不是為了彌補他父親當年的過錯?

  鄒城晃晃白靈的肩膀:“靈靈,瞞著你是我的錯,但是你要相信,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好吧,我承認,開始聽到你的名字,我懷疑你是那個白靈,後來火車上遇見你,不是我設計的,剛開始我是想幫你,畢竟,是我們家欠了你的。”

  鄒城緩緩又說道:“可是我喜歡你不是愧疚,也不是受其他情緒的幹擾,認識你之後,我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我開始喜歡你……跟別人沒關,我想跟你在一起,想和你結婚,想跟你過一輩子,但因為兩家人這樣的糾葛,我害怕,我害怕你會離開我,是我太懦弱,我不敢跟你說……”

  白靈說道:“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

  白靈沒有立場指責什麽,對於這樁舊事,是白家跟鄒家之間的恩怨,她不過是一抹孤魂,令她傷心的,是鄒城的態度。

  婚期馬上都要定了,他竟然還有這麽大的秘密瞞著她,這讓白靈如何相信,兩個人可以互相坦然信任的共度一生呢?

  鄒城零零碎碎又補充一些細節,白靈渾身像是被抽幹力氣:“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的,至於我們的婚事……先往後推推吧。”

  “靈靈……”

  “鄒城,你讓我一個人想想,這件事我還沒跟姥姥姥爺說,暫時也不打算說,你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鄒城沒辦法,隻好一步三回頭的帶上大門。

  晚上溫度降下來,寒氣像是要鑽進人的骨頭縫一般,白靈縮著身子往屋裏跑,剛才光顧著跟鄒城說話,竟然沒覺得冷。

  被褥也是涼的,白靈蓋被鑽進去,眼睛瞪著屋頂發呆,隔著一堵院牆,住了兩個一夜未眠的年輕人。

  早上起來白靈黑眼圈重極了,現在又沒有化妝品,別說沒有,就算有她也不敢用,隻好洗洗臉,頂著黑眼圈去上班,萬幸萬幸,出門沒遇到鄒城!

  白靈剛到辦公室,朱雨就湊過來,在她臉上看來看去:“你臉色不對勁啊,倆眼睛跟大熊貓似的,你們沒事吧,你跟我說說,黃楊都要煩死我了,估計是想從我這打聽內情然後給鄒城通風報信呢。”

  白靈反問道:“你別問我,你跟黃楊怎麽回事啊?是不是……有可能?”

  朱雨攤攤手:“什麽可能?沒可能,你啊,就別替我操心了,我雖然不清楚你跟鄒城發生了什麽,但是無論什麽誤會,兩個人坐在一起,攤開講,沒有過不去的坎兒,都是要結婚的人了,還這麽不靠譜。”

  “婚事先緩緩吧。”

  朱雨一驚,她沒料到這麽嚴重:“靈靈,你是認真的?”

  白靈做出噓的手勢:“你小點聲,我倆先冷靜冷靜,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得想清楚才行。”

  朱雨附和道:“可不是嗎,你一輩子可就結這一次婚。”

  從這之後白靈一星期都沒見到鄒城,這樣也好,白靈全然不知要如何麵對他。大概是習慣有鄒城的日子,如今每天自己做飯、吃飯,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難免覺得寂寞。

  白靈感到悵然,難道是日子過得太順暢,所以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一定要給她找麻煩嗎?上一輩子的糾葛,無論怎樣,都會影響到下一代,鄒城說,那天他說的都是肺腑之言,白靈真的可以相信他嗎?想到鄒城對她的種種隱瞞,白靈不禁懷疑,以後,鄒城會不會也是如此。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很脆弱,一觸即碎,一個不肯說實話的鄒城,可以跟她過一輩子?

  白靈不願再煩惱這些,她回小楊莊,桑紅芹隔三差五就問,怎麽沒帶鄒城回來,孫海全那邊的日子已經恢複正常,白靈選擇把實情告知姥姥姥爺,他們有權知道真相。

  聽完事情的前因後果,想起早逝的女兒,觸動了她的情腸,桑紅芹沉默好久,才說道:“因為這樣,你跟小城鬧別扭了?”

  “嗯。”

  孫玉柱道:“幼稚!這些事和你們小輩沒關係,你媽沒了我跟你姥姥難受,但說起來,鄒城父親也不是有意的,如果真要責怪,開車的是司機,再者說當年態度誠懇,給扔下那麽多錢,聽小城的意思,他父親一直都在自責,咱們還怨恨什麽?都是命啊,老一輩的舊事不追究了,如今你跟小城走到一起,也算是緣分,我跟你姥姥不會因為這件事,就非得拆散你們,你能夠幸福,比啥都重要。”

  孫玉柱老兩口的態度出乎白靈的意料之外,她本來以為,他們會特別生氣,會因此怨恨上鄒城,這對老夫妻善良明理,白靈眼眶紅了,能夠碰上他們,真是她最大的幸運。

  白靈說道:“姥姥姥爺,你們不懂,不僅僅是因為鄒城父親撞了我爸媽這件事,關鍵是他對我的隱瞞,這麽久他都不告訴我,還有他接近我是出於什麽目的呢?”

  桑紅芹活了這麽多年,什麽陣仗沒見過,白靈這是鑽進牛角尖裏出不來了,她勸慰道:“你啊,別想那麽多,小城平時對你咋樣,大家都是看在眼裏的,裝可裝不出來,他為了愧疚所以娶你?這代價也太大了吧,再說人家完全沒必要,你這孩子想啥呢。”

  桑紅芹又勸了一番,白靈心煩意亂:“我再想想吧。”

  作者有話要說:  大家平安夜快樂~~吃蘋果了嗎?

  

  第76章 出院

  

  白靈還沒想清楚,剛回家就被朱雨帶來的消息嚇到:“靈靈,你可算回來了,鄒城急性闌尾炎送進了醫院,黃楊讓我在這等你,告訴你一聲。”

  鄒城的身體一直都是好好的,怎麽會突然住院,白靈心裏慌慌的,一把攥住朱雨的手:“現在情況怎麽樣了?”

  朱雨安慰她:“手術做完了,幸虧送來的及時沒出大事。”

  “帶我去醫院吧。”

  白靈有點想哭,她拚命忍住了,到了病房門口,鄒城虛弱的躺在病床上,嘴唇發白,朱雨帶上門,悄悄退了出去。

  朱雨剛一轉身,黃楊站在她身後嚇人一跳:“你有病啊?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

  黃楊委屈的摸摸鼻子:他又哪裏招惹到這位大小姐了?

  朱雨指指病房:“白靈進去了,估計沒啥事,鄒城這個病,也算因禍得福。”

  黃楊覺得發涼:“你這位女同事實在太冷血了,我表弟可是丟了半條命啊,你還說什麽因禍得福。”

  朱雨瞪他一眼:“要是沒這個病,他倆且得僵持呢。”

  朱雨要回家,黃楊跟在她後麵,厚著臉皮問:“雷鋒朱雨同誌,謝謝你這次幫忙,一會兒下班我請你去飯店吃飯啊,哎,你等等我。”

  黃楊穿著白大褂,手揣在兜裏本來悠閑的走路,可朱雨速度快,他隻能小跑著追她:“朱雨,行不行啊,晚上我請你吃飯。”

  朱雨徑直往前走:“我幫的是白靈,又不是你,你不用謝我,我晚上回家吃飯,不用你請。”

  朱雨的背影越來也願,知道看不清,黃楊撓撓頭:“我這麽摳的人,請吃飯都不吃!可沒有下次了!”

  嘟囔著沒有下次的黃楊回到病房,瞧見白靈拉著鄒城的手,鄒城還沒醒,在睡著呢,白靈看到他,示意他先出去,隨後自己也悄悄關門出來。

  白靈問:“表哥,鄒城怎麽樣了?”

  黃楊可是準備了一籮筐的話要跟白靈說:“我跟你說,今天小城被送過來的時候,可是把我嚇壞了,滿頭都是汗,眉毛皺著,臉白的跟白紙似的,我看著都疼,醫院外科醫生給的做的手術,手術剛做完沒多久,急性闌尾炎啊,手術之後人會很虛弱,需要臥床靜養,嗯……也要保持心情愉悅。”

  白靈偷笑,黃楊最後一句明顯就是有私心,她也沒拆穿,問道:“那需要在醫院住多久呢。”

  黃楊思慮一會兒說道:“最少一周吧,需要住院觀察觀察,所以這段時間,得讓你費心了。”

  “應該的。”

  白靈想問的就是這些,誰料到黃楊又洋洋灑灑說了好多話,比如黃楊是怎麽被發現的,當時來的時候醫院什麽環境,還有手術後的護士對著鄒城的側臉發呆……

  白靈若有所思,盯著黃楊說道:“我現在發現,朱雨說的還挺對的,表哥你真囉嗦。”

  黃楊:“……”

  闌尾炎手術當天要禁食,鄒城醒來之後,看到白靈趴在床邊,她微微一動,白靈醒過來:“你好點沒有?”

  鄒城勉強笑笑,剛才的動作有點牽扯傷口:“渴。”

  黃楊囑咐說不能給鄒城吃東西,喝水也不行,白靈拿棉簽沾點唇潤潤他的唇:“先忍忍,明天就好了,傷口疼嗎?”

  鄒城使勁點點頭,鄒城的手從被子裏伸出來,指指心髒的位置:“這裏更疼。”

  白靈頭一偏:“是你咎由自取!”

  鄒城笑笑:“好好,都是我的錯,你怎麽來了?原諒我了?”

  白靈冷哼一聲:“哪有那麽容易,誰讓你騙我。”

  白靈的語氣明顯緩和很多,鄒城放下心,一會兒失落的問道:“表哥說我要住院,但是沒人管我。”

  “我不是人嗎?”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