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41節

  鄒城又說:“又不難,兩根結實的麻繩,一個麻袋,往咱們廂房裏的矮椽子上一綁,絕對結實!”

  放在廂房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平時門一鎖,誰也不知道裏麵都有什麽,鄒城說做就做,他也不知道從哪裏要來了麻繩麻袋,用了半小時的時間就做好了秋千,去隔壁叫白靈過來試試,白靈往上一坐,鄒城從後麵一堆,秋千高高蕩起。

  白靈問麻繩哪裏要的,鄒城說是供銷社綁東西不要的麻繩,他要了過來,給了一毛錢。白靈咂舌:“麻繩還挺貴。”

  鄒城一笑濃眉也舒展開來:“能做成秋千給你玩兒,一毛錢物超所值。”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更~

  

  第72章 大禍

  

  鄒城父母打算下個月初十來淶水縣,問鄒城時間上合適不合適,就是過來吃頓飯見個麵,哪天都沒問題,鄒城拿到電報後,雙眉簇到一起,他跟白靈說:“靈靈,明天我們聊聊吧,我有話告訴你。”

  白靈正在院子裏喂雞呢,母雞咕咕咕直叫喚,圍著圍欄轉悠,白靈隨口應道:“什麽事情啊,神神秘秘的,非得專門給我說。”

  鄒城勉強一笑:“不是什麽好事,希望我坦白之後,你能原諒我。”

  白靈聽到這話,放下雞食湊上去,揪揪他的濃眉:“快點說,是不是做什麽對不起我的事了?”

  “額,那倒不是,就是有點事之前瞞著你,我……”鄒城不知道從何說起:“明天吧,明天我告訴你。”

  白靈撇撇嘴:“故作神秘,裝腔作勢,那我等著。”

  白靈還沒等到鄒城的“坦白”,就被孫玉柱急急的叫回家去。

  那天她中午剛回來,孫玉柱站在門外像是等了一會兒,地上全是煙頭,白靈忙迎上去問,孫玉柱臉色發青,自從白靈見到姥爺,從來沒見過姥爺有這般慌張的神情,孫玉柱跺跺腳:“快跟我回去吧,你姥姥剛都暈過去一次了!你去守著點。”

  “姥爺,你先跟我說,到底發生什麽了?”

  孫玉柱深呼吸,緩了緩精神才說:“你二舅惹下大禍了,他種煙草的那片地,不知道怎麽的著火了,燒了一片!”

  山上著火了!這可太嚴重了,後果簡直不堪設想,聽孫玉柱的話,幸好風向不對,不然撲滅起來更難,具體情況現在還不知道,整個孫家愁雲慘霧,這下是攤上大事了。

  孫玉柱沒了主意,桑紅芹聽到消息後直接暈了,孫玉柱掐人中才醒來,桑紅芹哭個不停,孫玉柱得去打聽情況,但老伴這種情緒他不放心,隻能先找白靈。

  鄒城還沒回來,白靈托付王奶奶,讓她看到鄒城跟他說一聲,家裏有急事,她回了姥爺家,學校那邊還得先請個假,不然就成了曠工,做完這些,她急忙隨著孫玉柱回小楊莊。

  小楊莊熱鬧極了,很多人都圍著孫家看,公安的同事過來調查情況,生產隊的人陪著,孫玉柱找機會跟周隊長打聽,周隊長也是一頭霧水:“你家老二公安隔離審查呢,咱們村裏的人進不去,先等等吧,別著急。”

  孫玉柱又跑到山那去看,好家夥,燒了不少,那塊地靠近山下,如果再燒一點,都怕燒到山下的人家。

  孫玉柱在村裏四處跑,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垂頭喪氣的回了家。

  按照他們的估計,這次孫海全怕是很難脫身,賠錢都是小事,恐怕都得進監獄,這可不是小罪,關鍵還是看怎麽判。

  桑紅芹哭的眼圈都紅了:“賠錢,咱們認賠錢,人可萬萬不能進去,要不一個好好的人,就毀啦!”

  孫玉柱歎氣:“賠錢?賠錢咱們也賠不起啊,你以為賠錢那麽容易呢,那可是得一大筆錢,燒了多少東西呢?先等等看吧,對了,兒媳婦跟孩子呢。”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就生氣,下午桑紅芹精神好一點,讓白靈過去看看,兒媳婦就是一個婦道人家,肯定也沒主意,叫過來大家一起守著等消息,結果白靈一過去,發現大門是鎖著的,問鄰居才知道,孫海全這事剛一出,她就帶著孩子回了娘家,一點都沒留戀。

  白靈說了一句:“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按照我二舅媽的性格,像是她的行事作風。”

  說是這麽說,可難免心涼,丈夫剛出事,鄭麗梅拍拍屁股就走了,一句話都沒留下,孫玉柱說道:“別管她,咱們家權當沒這個媳婦。”

  到了晚上周嬸過來,她路上走得急,氣喘籲籲的到了孫家,周嬸說道:“我家老周在村委會呢,他脫不開身,讓我告訴你們一聲,這次事情比較大,公安的都插手了,讓你們做好準備,最好的情況也是賠償損失。”

  白靈下意思的問:“那得賠多少錢?”

  周嬸搖搖頭:“我家老周也不知道,不過按照他估計,最少也得大幾百,哎呀我的媽,真是要了命了。”

  幾百塊錢……這對農民家庭來說,簡直是一場災難……按照白靈的工資,不吃不喝也得幾年,去哪裏湊啊!

  孫家愁雲慘霧,周嬸也沒轍,別說是下鄉,城裏人也拿不出這麽多錢,說來說去還是孫海全自己不爭氣,搞副業種煙草本來是好事,既然利用了山上的荒地,還能給家庭帶來額外收入,誰能料到他惹出這麽大的禍事?

  孫海全身上毛病多,孫玉柱老兩口生氣是一回事,可這是自己的親兒子啊,到了關鍵時候做不到撒手不管,孫玉柱身子搖搖晃晃,白靈手疾眼快上去扶了一把:“姥爺,現在家裏一個男人都沒有,你就是家裏的頂梁柱,你可不能有事。”

  聽到這句話,孫玉柱強撐著精神,艱難的點點頭。

  周嬸還帶來了一些內部消息,公安同事已經把事情打聽的七七八八,孫海全把前因後果都抖落出來,周隊長知道一點情況,雖然不多,但是也讓周嬸幫忙帶個信。

  原來是這麽回事,孫海全中午趁著午休的時間,準備上山去看看,他煙癮大,兜裏揣著一盒煙上去,給煙草澆澆水,鬆鬆土,然後靠在大樹旁邊抽煙。

  之前孫玉柱囑咐過他,上山的時候絕對不能帶煙,不然實在太危險了,孫玉柱煙癮那麽大,每次上山都從來不拿煙,十分自覺。

  孫海全帶煙就算了,心仔細一點,把煙頭弄滅,也不會出事,可是他呢,煙頭一顆一顆的扔,就隨意拿腳抿一下,也不管煙頭的火星滅沒滅,徑直就往山下走。

  等他下到一半的時候覺得不對勁,剛才煙草的地方火光四起,他突然意識到,一定是剛才的煙頭引發了火災,連忙去山下求救,村裏的人都跑過來救火,還有人報了警,好在今天沒大風,折騰好久才算成功滅火,公安局的人來把孫海全帶走。

  孫玉柱痛心的說道:“這個敗家子,我那一片多好的煙草啊,白給他種,種不好就算了,還惹出這麽大的禍來,我怎麽生了這麽不爭氣的兒子啊!”

  現在多說無益,還得看後麵怎麽處理,第二天上午鄒城來了,白靈詫異的問:“你怎麽來了?”

  鄒城說道:“我中午回家沒碰到你,等晚上下班,王奶奶告訴我你回了小楊莊,說有急事,今早我請假就趕過來了。”

  白靈心亂如麻,但也不想讓他擔心:“你回去吧,這裏有我跟我姥姥姥爺就行,別耽誤你上班。”

  鄒城扳正白靈的身體,認真的說道:“靈靈,我是你男人,以後我們是要過一輩子的,不管發生什麽事,我都會在你身邊,替你排憂解難,你別推開我,相比工作,還是你重要。”

  孫玉柱跟桑紅芹都沒在家,大隊允許人探視,最多兩個人,鄭麗梅不在,自然是老兩口過去看一眼,聽說之後就要帶回公安局了,之後怎麽處理再定。

  白靈靠在鄒城的懷裏,歎了一句:“有你真好,我安心了好多。”白靈告訴鄒城事情前因後果,鄒城分析道:“首先你二舅雖然是人為的,但是無心之過,從動機上算是情有可原,會酌情處理的,其二呢,按照你說的情況,損壞的隻是山林,現在村裏對山林其實算不上太重視,燒的也不多,隻有一小片,沒有燒毀房屋和村民,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不然難以收場。最後一點,公安局審完後讓家裏人見一麵,就說明還有轉機,不然會直接拷走不會留餘地。”

  鄒城說的有理有據,白靈不由得信他好幾分,鄒城握著白靈的手:“放心,還有我呢,別擔心。”

  午飯時間孫玉柱老兩口才回來,桑紅芹眼角還有淚痕,桑紅芹說,孫海全得去公安局,至於會怎麽處置這件事,還得等幾天再說,現在不能下結論,見這一次之後,家屬不能再見他。

  孫海全剛才一個勁的問鄭麗梅跟孩子怎麽樣,關心之情溢於言表,桑紅芹知道瞞不住,隻好實話實說,孫海全像是被抽幹了全身的力氣:“她真的不管我,帶著孩子回娘家了?”

  “嗯……”桑紅芹回道。

  孫海全慘笑兩聲,讓爹娘回去,說他惹得禍自己承擔,絕對不拖累家裏,可一家人遇到難事更要一起麵對。

  接下來能做的就是等,白靈跟鄒城留在小楊莊也幫不上忙,孫玉柱讓兩個人先回去。要結婚的喜氣在這件事的衝擊之下,淡薄了大半。

  白靈整日唉聲歎氣,她對這個所謂的二舅沒有多少感情,先不說沒有相處多年的情分,他這個二舅也沒有長輩的樣子,對她沒關心過,不過就是血緣上的親戚。

  可是孫海全對孫玉柱老兩口的意義就不一樣了,用孫玉柱的話說,再不爭氣,這也是他的親兒子,出事還得管,父子母子之間天性使然,父母們一輩子為了兒女操心。

  白靈替姥姥姥爺發愁,不管這件事如何結果,對於孫家人來說都是晴天霹靂,日子難挨,鄒城看在眼裏,平時也不煩她,早早的把飯做好,屋子收拾幹淨,白靈對著屋頂發呆,鄒城問:“要不要我托三姑,看看有沒有公安局的熟人,幫忙問問?”

  白靈沒答應:“別麻煩鄒副校長了,問不問沒區別,安心等結果吧。”

  關於孫海全的事情,小楊莊也在幫忙,周隊長還讓村民寫了請願書,希望能從寬處置,該做的全都做了,隻能看最後的結果。

  小楊莊不追究,沒有人員傷亡,加上孫海全認錯態度誠懇,公安局也就不追究他的刑事責任,但是必須賠錢。

  這筆錢是需要上繳的,孫海全要承擔損壞山林的費用,最後算出來的數字是,需要賠償五百二十三塊六毛。

  二十三塊六毛孫家還有,前麵還有個五百,誰家也拿不出來啊,可是沒辦法,人得救,如果湊不夠錢,孫海全是放不出來的。

  孫海波工資高,手裏有點餘錢,但是他家人口多,兒子結婚也花了不少錢,現在手裏全加在一起,最多能湊出一百塊錢。孫玉柱跟桑紅芹那能湊到五十左右,白靈大姨那日子現在好多不少,可手裏閑錢有限,都是靠著謝誌強一斧子一斧子敲出來的,大概能有五十。

  孫海全自己家裏有多少錢沒人知道,鄭麗梅不在家,現在到了籌錢的時候,必須要找她。

  孫海波帶著老爹去了鄭麗梅娘家,鄭麗梅躲在家裏不出來,是她爹媽見得客,連孩子也沒讓見,聽說要陪這麽多錢,嚇了一跳,麵無表情的說:“這是你兒子惹的禍,我們麗梅不跟著受罪,離婚吧,我們麗梅要離婚。”

  老丈人說話不算數,孫玉柱非要見鄭麗梅,鄭麗梅縮著身子出來,聽完前因後果,狠下心說道:“我要離婚,不然欠下這麽多錢,一輩子可就毀了,我對老孫家不薄,生了兩個兒子呢,可不能讓你們坑我。”

  說到孩子,孫玉柱問孩子怎麽辦,張麗梅她爹說:“帶著兩個小蛋子,麗梅還怎麽再嫁?都不要,都給老孫家。”

  鄭麗梅有些不忍心,但是想想以後的日子,還是咬牙點頭,鄭麗梅一口咬定家裏一分錢沒有,不肯把錢拿出來,去家裏翻也沒用,鄭麗梅肯定都隨身放在身上,鄭麗梅薄情寡義,孫玉柱拿她沒辦法,說離婚就離婚,以後別後悔。

  這次錢沒拿到,反而把兩個孫子領了回來,貓娃狗娃不清楚發生了什麽,貓娃問白靈:“靈靈姐,我媽是不要我們了嗎?”

  白靈覺得揪心,安慰道:“沒事,你們還有你爸呢。”狗娃哭著鬧道:“我要我媽,我要我媽……”

  兩個孩子暫時隻能由桑紅芹哄著,村裏借不到多少錢,無非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問題。

  鄒城說:“這筆錢我能想想辦法。”

  白靈拒絕了他的好意:“不用了,我有辦法,我不想跟你牽扯錢,這樣我會覺得……虧欠你。”

  白靈心裏已經有了一個主意,隻能這麽辦,才能湊到這筆錢……

  作者有話要說:  替換啦~~今天更了一萬,要瘋了~~~快誇我是勤勞的小蜜蜂!

  

  第73章 還錢

  

  白靈打算去找孫玉柱問問當年的情況,想短時間內湊夠一大筆錢,隻能打白靈父母留下的幾百元的主意。

  秦海芬之前提過,當時對方收到一張收據,如果能找到收據,秦海芬不想還錢,也必須乖乖的拿出來,但是時隔多年,能不能找到人還是另外一回事,孫海全這邊不能再拖了,必須想辦法趕緊讓他回來。

  白靈周五晚上要去省城,桑紅芹不放心,說她一個姑娘家,白靈說鄒城陪她一起去,桑紅芹歎道:“咱們家這點糗事,小城全都看到了,希望他別有什麽想法。”

  白靈勸慰她:“他還能有什麽想法?天災人禍避免不,這也不是咱們願意看到的。”

  周六請一天假,趕在周一回來,還能不耽誤上班,其實白靈心裏沒底,秦海芬那種人,錢到了她的口袋裏,就休想拿回去,白靈先自己去大雜院找她,如果她實在不還錢,自己再去街道反映情況。

  白靈沒讓鄒城跟她一起進去,鄒城在胡同口等她,以免節外生枝。白靈是中午去的,趙家敞開屋門在吃飯,白靈進去後秦海芬筷子都掉了:“靈靈你咋來了?”

  白靈笑道:“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指定是有事跟姑你商量啊。”

  趙衛東連忙把裝饃饃的盆摟過來:“你快走,我們家沒吃的。”過了這麽久,趙衛東還是不長進,一個熊孩子,白靈也懶得搭理,她問道:“姑我這次來是為了我爸媽的那幾百塊錢,家裏出了點事,缺錢,我要的也不多,給我一半就行。”

  秦海芬心裏一驚,心說她還專門過來一趟,指定不會輕易鬆口,秦海芬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臉:“靈靈啊,我是真沒錢,不過日子不知道,可費錢呢,那點錢算不了啥,我沒有啊,再說我養你這些年,對你也算不薄,人不能忘恩負義吧。”

  白靈笑:“對呀,正是因為我有良心,所以才隻要一半,剩下的就當我這些年的花費,姑你心裏都清楚,這幾年我過的啥日子。”

  秦海芬心虛的低頭,這幾年她對白靈不算好,吃的穿的都是最差的,動輒打罵,可到底養了她好幾年,這份恩情她必須記得。

  秦海芬站起來叉腰道:“你說我哭窮也好,還是怎麽樣都無所謂,反正我手裏沒錢,有辦法你就想,還有,你們說八百就八百?證據呢?沒證據我咋還錢,這不是耍無賴嗎!”

  “你……”白靈氣結,在趙春蘭的婚禮上,秦海芬就是這樣的口吻,果然她根本沒有還錢的心思,白靈說道:“那好啊,我去找街道,找居委會,姑你別怕丟人就行。”

  秦海芬在這裏住著,如果捅到居委會去,鄰居們難免在她背後指指點點的,但錢更重要,想到這裏,秦海芬咬牙道:“去唄,你去,我才不怕呢,居委會也不能欺負人對吧。”

  秦海芬認定主意不給錢,因為敞開門,大雜院裏的人都聽得見,全都探頭探腦,白靈大聲道:“那我隻好去找居委會了,希望姑你別後悔。”

  趙建新攔住想喚住白靈的秦海芬:“你讓她去吧,就算居委會來了也沒事,咱們家就說沒收過錢,他們無憑無據的,也沒辦法,先拖著,以後再說。”

  剛才白靈說明了情況,二舅惹了禍,需要拿錢出來彌補,這是救命的錢,秦海芬一絲憐憫之心都沒有,還叫囂道:“他跟我有啥關係?你管我要錢,我才不管你是為啥來,反正就是沒錢。”

  白靈去了居委會,很奇怪鄒城本來應該在胡同口,但是不知道人去哪了,白靈把胡同走了一遍也沒找到,算了,現在鄒城不是關鍵,得帶著居委會的人過去。

  白靈的遭遇居委會的人很同情,再加上都是附近住著,對於趙家的家事也算是了解一二,他們沒少看到白靈背柴火、買供應,那麽沉的玉米麵袋子,都是她一步一步的拉回家的,誰家孩子這麽使啊?這就是仗著不是親生的。

  居委會的幹事們跟著白靈去了大雜院,秦海芬絲毫不怵:“幹事來了又能咋地?還能冤枉我,非讓我還錢不成?”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