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37節

  不可能人人都沒有私心,這和班裏的學生選班幹部是一個道理,你的票投給誰?不一定是投給學習最好的,班裏口碑最好的學生,學生更容易傾向於和自己關係相近的好友。

  這種投票也難免出現這樣的情況,所以學校方麵才會說,投票隻是一個方麵的考量,還會綜合做出判斷。

  白靈他們投了票就出來了,她還得抓緊時間去上課,語文課剛上到一半,學生們說是自習,孩子沒有定力,指定鬧成一片。

  白靈回到教室發現一片安靜,學生們都在靜靜的看書,她覺得奇怪,問了問靠門口的同學:“大家怎麽這麽自覺?”

  靠門口坐著的是一個圓眼睛的小姑娘,她努努嘴:“周解放上課大聲聊天,韓守國管他他不聽,然後兩個人打起來了,韓守國拚了命似的撞周解放,把周解放嚇壞了,然後韓守國在班裏說誰也不許說話,要好好自習,嗓門可大了,大家怕被打,就都老老實實的。”

  這個小姑娘是班裏的學習委員,學習好,人老實,肯定不會撒謊,白靈走到第一排韓守國的位置,笑著說:“聽說剛才是你維持的紀律?”

  韓守國害羞的點頭,全完沒有剛才的彪悍:“這是我應該做的。”韓守國自從家裏搬出來跟奶奶住之後,明顯白胖了許多,也不像從前那麽怯懦,在班上交了幾個朋友,性格開朗很多,人的生活環境真的很重要。

  白靈安心上課,課時進度不能耽誤,一篇課文需要兩課時就講完,其中還包括課堂聽寫的時間,她耽誤半節課,已經落後很多,不由得加快說話速度。

  下課後她收拾課本回到教室,辦公室的同事都在討論剛才的投票,說是不記名的,自然不願意把自己投了誰說出來,不然容易得罪人,所以話題不在投票內容上,而是學校方麵會怎麽考慮。

  白靈一看,圍觀的不僅僅是她們辦公室的,還有其他年級的老師,白靈沒摻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謝天謝地,她的位置是一個角落,往裏麵一坐十分安靜,除了人多聲音雜亂點,對她的影響算是最小的。

  那邊的對話飄進白靈的耳朵裏,她選擇性屏蔽,可還是聽到一些。

  討論的焦點無非就是幾點,離開的老師的歸宿是哪裏,留下的老師會怎麽分配安排,大家的投票作用大不大……

  有這時間還不如趴著歇會呢,鹹吃蘿卜淡操心,可八卦的看客不會少,平時上班很無聊,好不容易有點波瀾,自然不會錯過,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白靈總結,還是工作太少!娛樂活動匱乏,整天閑的!

  老大姐消息靈通,但她通常不跟這些人摻和,她脾氣跟白靈合拍,跟白靈透露道:“這次咱們辦公室的朱雨肯定留得下。”

  “你怎麽知道?”

  老大姐神秘的一笑:“她的身份不一般,上麵關係硬著呢,隻不過為人低調,不顯山不漏水,咱們不知道而已,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沒有這層關係,憑借她的表現,想留下來也不難。”

  有的話老大姐不能明說,但白靈思量一番也能明白大概,朱雨的家庭背景不一般,這個年代家庭條件好,不是指有錢,有錢的地主商人都被打倒了,白靈估摸著,朱雨家裏有人當官,官位在縣城裏還不低。

  白靈不是一個八卦的人,朱雨是什麽背景跟她無關,老大姐跟她說這些,除了閑聊的因素,也有提點她的意味在,這樣一個人,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投票結果下午給大家公布的,白靈辦公室朱雨票數最高,這也難怪,曹會芝那種性子的人,一般人跟她相處不來,她再懂事,再殷勤,也都是流於表麵的,同事們麵上誇讚她兩句,背地裏不一定真的認可她。

  曹會芝的票數低的很,她紅著鼻頭,跑出去哭了一場,白靈搖搖頭:“年輕時候遇點挫折也不錯。”

  老大姐彈彈她桌子:“你自己比人家大不了幾歲,怎麽還老氣橫秋的,每年都這樣,老教師退的少,學校人員編製空缺不多,留不下幾個人。”

  除了投票,學校又進行了其他方麵的考量,越不過去的就是對學生的詢問調查,孩子最單純,又沒有利益牽扯,自然就說內心真正想法,白靈辦公室最後留下的果然是朱雨。

  隻是她沒想到,關於朱雨有後台的風言風語傳開了,也不知道是從哪裏走漏的風聲,不過縣城就這麽大,走一圈沒準就碰到熟人,被人知道也是難免的。

  朱雨本人呢,就像是沒聽到傳聞一般,也不解釋,跟平常沒有區別,按時上班下班,沒有表現出一絲憂愁。

  三年級有一個實習老師被刷下來了,她不甘心,給她分配的工作是回村裏的小學,村裏的小學環境特別差,兩間泥坯房,加上校長一共四個老師,她如果過去,一個人就得教四個班,她們村是附近有名的貧困村,條件可差了,她之所以考出來,就是想出人頭地,不用再回去,可誰料到,縣一小香餑餑的工作沒撈著,還得回家去,她怎麽甘心?

  反正已經留不下了,這位老師堵著辦公室門口,要跟朱雨討個說法,問憑什麽她能靠關係就留在學校,他們這些窮人要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不得不說,這個年代還是十分清廉的,徇私枉法的事情不敢做,萬一被查出來,處罰可嚴重著呢,關於朱雨的流言四起,但都是背後議論,沒人正麵跟她發生爭執。

  朱雨正收拾東西要回家,聽到這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服?我是憑著自己本事留下的,不是靠著誰,不服你想怎麽辦?”

  對方想了半天,臉憋的通紅,最後擠出一句:“咱們讓老教師出張卷子,看誰分數考的多,如果你考的少,不能留下來!”

  這個要求簡直無賴,誰知道朱雨沒駁回,轉頭跟六年級的算數老師說:“麻煩徐老師出張卷子,題難一點,麻煩您了。”

  徐老師是公認的好教師,一些難題都是找他來解答,人稱數學老王子,歲數大啦,四十多歲的人小王子稱不上,隻能混個老王子的稱呼叫叫。

  對方梗著脖子說道:“行,做就做,我還真不怕你。”她上學那會兒班裏的數學的前三名,做題她可不怵。

  徐老師刷刷刷半小時就出好題,好事者又幫忙抄了一份,兩個人各占一個桌角,開始做題。白靈今天走得晚,所以沒錯過這場好戲,鄒城說下班過來接她,白靈不急著走,就坐在辦公室看著。

  答題的時限是四十分鍾,到時間就會收卷子,那個找茬的實習老師脖子通紅,演算紙跟鬼畫符似的,碰到一道難題抓耳撓腮想不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  朱雨的戲份有點多……她不是小醬油,後麵還會出現,是比較重要的一個角色噠~~~

  下午寫第二更~~~

  

  第68章 短袖

  

  白靈又看了看朱雨,她淡然的在做題,臉上一絲波瀾都沒有,仿佛所有的題目都盡在她的掌握之中,徐老師掐著表,到時間後起身:“都放下筆吧,收卷子了。”

  辦公室裏其他的沒有,老師可多,徐老師判卷子,大家都圍在一起看,七嘴八舌的討論,要離開的那個實習老師題目答的並不好,起碼有一半多的題目沒答上來,寫出來的還錯了三道,字跡十分潦草,卷麵不夠工整。徐老師搖搖頭:“答的可不算好。”

  說完之後又抽出朱雨的卷子,朱雨的卷子答的滿滿的,仔細一瞧前兩道題沒做,中間一道題沒做,徐老師露出疑惑的神情,朱雨大方的說道:“做題之前我大致掃了一眼,這些題太多,驗算需要時間,肯定做不完,所以我先做簡單有把握的,剩下的幾道題直接放棄了。”

  跟她比賽的實習老師咬著唇,怪不得她做題這麽費勁,第一道題太難了,她浪費了好多時間在上麵,而且嚴重影響了她的心情,導致她後麵答題情緒十分不穩定,不然她一定不會這麽差!

  朱雨的試卷除了空白的三道題,其他的題目全對,步驟清楚沒有出錯,而且自己工整清秀,徐老師讚賞的說道:“這套題不簡單,你們兩個能答這些挺不錯的了,不過既然是比賽,就得宣布結果,朱雨答題正確率更高一些。”

  朱雨指指門口:“我媽還等著我回家吃飯呢,我可以走了?”

  對方心有不甘,但是輸了就是輸了,找不到其他借口,往旁邊一閃:“你厲害。”

  小縣城沒有什麽秘密,慢慢的朱雨的家庭狀況浮出水麵,他父親是縣裏的領導,省城也有做官的親戚,說白了就是官二代,現在這時候的官二代,根紅苗正,父輩很多都是跟著鬧過革命的,很受人尊敬。

  朱雨為人低調,聽說她家裏住在縣政府大院裏,出入都有門衛,可威風呢,但朱雨從來都沒提起過。

  沒過幾天,沒留下的實習老師也都走了,有哭天抹淚的,有垂頭喪氣的,白靈去鍋爐房接水碰到朱雨,偶然間提起這件事,朱雨說道:“我倒是想下去鍛煉一下,可我媽不同意,讓我留縣城,說每天都能回家。”

  兒女是風箏,父母就是風箏的那根線,總想握在手裏,不希望風箏飛太遠,白靈不解:“留在一小工作不是更好?鄉下的條件必須差一點。”

  朱雨苦笑一聲:“你看,白靈姐的話跟我媽說的一模一樣。”

  辦公室的新老師不多,白靈跟朱雨算是同齡人,朱雨比她小一歲,看起來話不多,但是熟悉之後發現她也很健談。

  朱雨告訴白靈,曹會芝沒進一小,她媽沒讓她去下麵的學校任課,說沒有什麽出路,反而讓她守在家裏,托媒人上門,給她找了一門親事,說上了這麽多年學,還不如早點嫁人呢,等歲數大了就更不值錢之類的。

  朱雨也是聽別人提起的,據說現在曹會芝的婚事已經8 9不離十,前後才不過半個月,對方是農村的,但是男方父親是村幹部,在村裏很有地位,曹會芝嫁過去,可以在村裏的小學上班,不用去學校後來分配的地方,這一切都是她媽做的主,也不管孩子願不願意。

  白靈迷惑不解:“現在都什麽年代了?還時興包辦婚姻啊?”

  朱雨皺皺眉:“什麽年代都一樣,我媽還張羅給我相親呢,說下星期去見見人。”

  白靈偷笑:“你歲數也到這了,你媽這安排也正常,你信不信?過兩個月咱們辦公室的老大姐都得替你操心。”

  “不至於吧……”

  白靈心說,朱雨還是來的時間短,不明白這群中間婦女的熱心程度,白靈剛來不到兩個月,其他辦公室的老師還側麵打聽,問白靈有沒有對象,她侄子不錯,可以撮合兩個人認識,從那之後,跟她本人、同事打聽的人就不斷,年輕女子的感情不管什麽年代,都是備受關注的,到後來白靈跟鄒城在一起,這些聲音才算慢慢消減下去。

  朱雨人長的很清秀,氣質也好,再有家世加持,想不注意她都難。

  日子一天天平平淡淡的度過,白靈雖然一個人住縣城,但是好在鄒城就在她旁邊,倒沒覺得太孤單。

  鄒城工作有時候會很忙,還要出差,他工作上的事情白靈不懂,也不多問,鄒城出差的時候,她就約朱雨一起逛逛公園商店,朱雨朋友也少,兩個人談得來,漸漸走的近一些。

  商店的東西隻看不買,時間長了售貨員都認識她們,售貨員一看人進來,眼睛都要挑到眉毛上去了,跟身側的另一個售貨員咬耳朵:“還有時間閑逛呢,有這時間勞動勞動多好?”

  朱雨耳朵尖,聽到了售貨員的話:“我逛商店礙你事了?”

  對方心高氣傲,商店裏的售貨員可不是一般人就能當的,進來上班過五關斬六將特別不容易,她沒把顧客放在眼裏:“咋?我看不慣還不許說?”

  朱雨走到櫃台前,小聲的說道:“關你屁事。”

  售貨員你你你了半天:“你罵人?”

  朱雨挑挑眉:“我罵你啥了?”

  售貨員咬咬唇,屁這個字是罵人的話,這姑娘真是不要臉,這種話都能說出口,讓她複述一遍?她可不說,說完臉都要丟沒了,她結結巴巴半天,一個字沒蹦出來。

  朱雨悄悄玻璃櫃台:“空口白牙就汙蔑人?看你長的貌美如花的,心腸咋那麽壞呢?”

  那售貨員不擅長吵架,朱雨的話她一句接不上,朱雨出了氣,也沒跟她糾纏,挽著白靈的胳膊:“走,咱們去樓上看布料去。”

  白靈離得遠沒聽清,她問道:“你剛才說的什麽?”

  朱雨掩掩口:“沒啥,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朱雨跟一般的小姑娘可不一樣,她小時候就是一個兒子王,整個大院的男生都怕她,上樹掏鳥窩那都是小兒科,她幹過“驚天動地”的大事,十歲那年,縣城裏有一群賊,專門偷鋼材廠裏的鋼材,鋼材一噸價格可高著呢,丟了之後沒地方補,造成了很大的負麵影響。

  朱雨就是聽說了這件事,帶著大院的小夥伴,晚上九點多從家裏偷溜出去,蹲在鋼材廠外麵逮人,現在想想也後怕,他們人雖然多,但最大的孩子也才十三四歲,體力跟成人沒法比,好在小偷隻有兩個人,偷東西出來的時候朱雨他們一哄而上,把人撲倒在地,扭送到了公安局,立了大功。

  朱雨從小天不怕地不怕,售貨員幾句酸話,分分鍾懟回去。

  這次來商店還真不是閑逛,她要買布料做衣裳,今年過年她沒買布,省城的親戚送她一身衣服,布票反正沒過期,她就先攢著,萬一有好看的布料呢,有票還能買。

  朱雨她媽跟她說,要讓她去相親,做件新衣服。朱雨跟白靈訴苦:“這都什麽年代了,翻身農奴都把歌唱了,我媽還逼著我去相親。”

  她說是這麽說,但是布料還得買,打扮的幹淨整潔一些,是對彼此的尊重,朱雨讓白靈幫她參謀。

  櫃台後麵有一排貨架,上麵零零散散擺著幾種布料,種類不算多,可選的餘地很小,白靈指了指右邊第三種:“這個卡其色棉布還不錯,麻煩拿來我摸摸料子。”

  售貨員不情願的挪著步子給取布料,棉布穿在身上舒服,料子也不嬌貴,能穿好幾年,卡其色大方好看,白靈覺得最起碼比藏藍要強,姑娘家穿藏藍,有點顯老。

  朱雨也認為不錯,問了價格,料子比過年那會兒貴了八分錢,售貨員懶洋洋的回道:“誰家的雞還不一定每天都下一個蛋呢,有時候還下兩個三個,布漲價不也正常?”

  白靈:“……”

  商店裏的售貨員一個個跟吃了槍藥似的,拽的要命,和顏悅色的問話,非得跟你打嘴仗,朱雨冷笑一聲:“漲就漲,反正我肯定買。”

  扯完料子出商店,朱雨要把料子送到裁縫鋪去,她常去的一家裁縫鋪叫老李裁縫鋪,老李頭耳朵聽不見,解放前被炮彈炸聾了,平時靠比劃做衣服溝通上完全沒障礙。

  老李頭一家幾口都沒活下來,隻剩下他一個人,街道憐惜他,加上他衣服做得好,就讓他開了間裁縫鋪子,維持生計。

  朱雨每年做衣裳都是來老李頭這做,到了裁縫鋪門口,發現的木門是緊閉的,問旁邊的大嬸得知,老李頭這幾天休息,不接活,裁縫鋪得一個星期之後才開門呢。這下朱雨犯了愁,一時半會兒去哪找合適的裁縫?

  見狀白靈說道:“明天是周日,我要回我姥姥家,我姥姥是個裁縫,做衣裳可能比不上正經學過多年的裁縫匠,不過也不錯,你要是信得過,我可以帶你回去,讓我姥姥給你量量身,做件衣裳。”

  朱雨拉住白靈的手,大喜過望:“好是好,就是太麻煩你們。”

  白靈嗨了一聲:“沒什麽麻煩不麻煩的,都是朋友,你說這個就太客套了。”

  周日白靈跟朱雨步行去小楊莊,反正也不算太遠,權當散步了,桑紅芹最近沒出去接活,白靈大姨這幾天身上一直不舒服,桑紅芹不放心,過去照看兩個孩子。

  白靈回去的時候桑紅芹剛從白靈大姨家回來,聽說做衣裳,拍拍胸脯道:“沒問題,交給我老婆子就行,姑娘啊,你想要啥樣式的,跟我形容一下,我給你做。”

  朱雨心裏有了打算,她把想要的款式跟桑紅芹形容一番,兩個人討論十來分鍾,終於確定下來,拿軟尺量尺寸,桑紅芹量腰身的時候說道:“小姑娘得多吃點飯,你看你這小腰,倆手一掐就沒了,這樣可不好。”

  白靈笑道:“姥姥,這樣才好看哩。”

  老年人最見不得小姑娘們臭美,瞪她一眼:“吃的白白胖胖才是福氣呢,聽姥姥話,可記得多吃點。”

  “哎!”朱雨脆聲應著。

  白靈衝朱雨擠眉弄眼,朱雨會意,二人相視一笑。

  桑紅芹拿劃粉在料子上畫來畫去,隨手說布多了一點,可以再做一雙套袖。套袖現在用得著,春夏還好,秋冬的衣裳袖子最容易髒,像他們在辦公室裏備個案,衣袖在桌上蹭來蹭去,不出幾天就黑了,所以大家都帶上一副套袖。

  桑紅芹說三天能做完,讓孫玉柱給白靈送過去,朱雨忙搖頭:“還得勞煩姥爺一趟,不著急。”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