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36節

  趙建新是有正式工作的人,白靈不想鬧的太難看,如果秦海芬死活不吐口,她有的是辦法,可白靈也有顧慮,不能光圖現在一時爽快,萬一以後被人把這件事扒出來,萬一給她扣上一個什麽帽子就不值當了。這次來主要是恭賀趙春蘭結婚,白靈點到為止,沒過多的跟她糾纏。

  お稥冂第老房子條件不好,一群人擠在一起,空氣裏飄來各種奇怪的味道,大夥說說笑笑,吃個糖球,嗑一把瓜子,王家人還煮了一鍋白糖水,端給客人們喝。

  因為結婚,家裏添置了一把竹皮暖壺、一個床頭櫃,放在小兩口的床邊,方便放點零碎物品,這種老樓,廁所都在樓道的西側,自己家沒有廁所,所以晚上的時候每家都會準備尿盆。王家七八口人,趙春蘭一個新婚媳婦擠在緊仄的房子裏,也真的難為她了。

  白靈誇趙春蘭身上的衣裳好看,因為結婚穿,所以婆家給她扯了一身大紅的衣衫,她皮膚白,穿在身上既喜慶又好看。趙春蘭兩條馬尾辮又粗又亮,她羞澀的笑笑:“婆婆把一家人攢了小一年的布料都用上了,丫蛋過年恐怕都穿不上新衣裳。”丫蛋指的是王爭軍最小的妹妹,給趙春蘭剝花生的那個。

  白靈聽鄰居討論過幾句,對王家人的評價都不錯,婆家能為了給趙春蘭扯新衣裳用掉家裏所有的布票,還沒有一句埋怨,可見一家子都是好人,要知道結婚的衣裳可是應該娘家人置辦的。

  臨走前,趙春蘭跟白靈說:“靈靈,一碼歸一碼,錢你管我媽討要,不用尋思麵子不麵子的,我現在想開了,什麽麵子,都不如自己過得好來的實在,我把工作讓出去,算是還了母女的情分,以後家裏人休想從我身上討便宜,爭軍說了,等來年房一分,我倆關起門來好好過日子,以前的事,我也不想了……”

  趙春蘭能這麽想,白靈很欣慰,她就怕趙春蘭鑽牛角尖跟自己過不去,白靈來省城這一趟,親眼見證了趙春蘭的婚禮,她的心裏暖暖的,這個表姐總算是有了好歸宿!

  白靈走在街上,正走到電影院附近,看到三四個穿著列寧裝的男人扭著人往前走,嘴裏罵罵咧咧的,周圍好多圍觀的人,白靈問了問身邊的大嬸是怎麽回事,大嬸手裏挎著籃子,裏麵裝著鞋樣子,看來是去別人家畫鞋樣剛路過這,大嬸撇撇嘴:“還能是為啥?投機倒把、私下交易物品,被逮到了。”

  白靈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她又問:“那會怎麽辦呢,罰的嚴重嗎?”

  大嬸奇怪的瞅了白靈一眼:“你個小姑娘不好好上學,打聽這個做什麽?”

  咳咳咳,白靈解釋道:“大嬸,我都工作了。”

  “啊,看著可是麵嫩呢,大嬸跟你說,這些都是反麵例子,絕對不能學他們,買賣貿易有國家呢,個人可不興幹這個,這樣的行為是非法的!我估摸著啊,罪名重的得判兩年呢!”

  “還……還判刑?”

  “可不嘛,黑市這麽大力打擊,還消除不了呢,肯定得重判,輕一些的,估計交錢關幾天,家裏能把人帶回去。”

  白靈打量一下這個大嬸,穿衣打扮都很得體,看起來生活的還不錯,估摸著沒怎麽挨餓。

  白靈看看熱鬧,往電影院後麵的胡同一看,裏麵糧食撒了一地,有兩個男人跟站崗似的往那一站,瞪著眼睛喝道:“群眾都別往這裏走啊,這些都是投機倒把的證據!”

  白靈回去跟鄒城提了提,鄒城皺眉道:“我聽我媽說起這件事了,聽說最近投機倒把管的特別嚴,派了不少人出來蹲點,還有舉報的,不少人遭了秧,你回去也別往黑市跑了,知道嗎?”

  白靈心虛的說道:“放心吧,我指定不去。”

  黑市交易之所以能一直存活下去,就是因為供求市場一直存在,錢多的換糧食,糧食多的換票換錢,這也算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平衡。

  白靈去華僑商店,在胡同口還有人問她,需不需要華僑票,可以多少錢一張賣給他,白靈手裏有票,也不知道對方的底細,所以沒買過,萬一撞到槍口上可就不值當。

  說這些也沒用啊,上麵有上麵的政策,下麵這些人隻能遵從,鄒城跟變戲法似的從後麵拿出一個袋子,裏麵裝的都是大閘蟹!

  白靈驚喜的問:“哪裏來的?”

  鄒城神秘一笑:“家裏拿過來的,前天省城到了一批大閘蟹,有正式工作的人家才能供應,兩毛錢一斤,每隻的重量都在一斤以上,我媽買了五隻,給方叔叔送去一隻,他們留下兩隻,剛好我回來,剩下兩隻讓我帶回去,給咱倆吃。”

  大閘蟹啊,白靈這一年來吃過的海鮮就是河魚而已,大閘蟹都是死的,被捆的緊緊的,現在天氣熱,兩個人坐了一晚上的火車,到家後白靈趕緊把蟹放在通風口,鄒城說送給孫玉柱兩口一隻,他們兩個吃一隻就夠了。

  白靈也是這麽想,但是到底是鄒家人給的,她沒好意思說,鄒城還惦記著姥姥姥爺,這讓白靈心裏很受用。

  回小楊莊還得周日,這麽長的時間螃蟹都要壞掉了,所以她拿鹽把兩隻螃蟹醃了起來,吃的時候沾醋或者黃酒吃,配著下飯。

  白靈又到了肚子疼的日子,鄒城沒讓她沾涼水,反正住得近,隨時都能過來,屋裏屋外忙前忙後,做飯洗衣服都全包了。

  白靈在屋裏聽收音機,鄒城剛用涼水洗了碗,進屋伸伸手:“手可涼了,快幫我捂捂。”

  白靈乖乖的湊過去,把自己的兩隻手貼在他的大手上,確實很涼,手還是通紅的,鄒城明顯不太滿足,他把手往白靈的衣服上蹭蹭:“溫度不夠。”說完把白靈撲倒在床上。

  鄒城的手順著衣服伸進她的後腰,滿足的說道:“這樣更暖和。”

  “流氓!”

  鄒城的臉蹭蹭她:“我隻對你一個人耍流氓。”鄒城抱著她膩味一會兒,手不老實的動來動去,白靈踢他一腳:“我餓了,去做飯。”

  鄒城意猶未盡的撇撇嘴:“我手還沒熱乎呢。”白靈臉紅心跳,羞憤的一歪頭:“你別這樣,我們還沒結婚呢。”

  鄒城聞聲湊上來,勾了勾她小指:“我是想早點娶你啊,就怕你不同意,如果結了婚,以後就能名正言順的搬到一起住了,這個院子也不用再租,你很方便的,就往隔壁一辦就行,是不是很簡單?”鄒城明顯是在偷換概念,結婚才不是左邊院子挪到右邊院子呢,要操心的事太多。

  白靈輕咳兩聲:“以後再說,以後再說。”她還沒做好結婚的準備呢。

  作者有話要說:  →_→ 抽中劍橋包的小天使已經收到包包啦~~中現金的那個小夥伴,還沒來找我認領啊~~~~~

  

  第66章 紅薯葉餅

  

  白靈和鄒城住的近,他現在更是找各種借口過來找她,下班後直接來白靈家裏,白靈攆他回去,他拎把掃帚去院子裏,說有活要幹。白靈沒辦法,隻好由著他。

  鄒城父母每月都會給他寄點東西,有時候是吃的,有時候是用的,自從白靈跟著鄒城回家,以後寄過來的全是雙份。

  鄒城得意洋洋的說:“你看,我們現在是家長雙方都同意,小紅本本可以扯兩張回來。”

  白靈:“哦。”

  旁邊住個男人方便很多,白靈的煤球都堆在牆下,後來她發現牆下地勢低,現在這季節經常下雨,雨水在附近一堆積,下麵的煤球全泡水了。

  白靈的煤球堆在一個箱子裏,她試圖抱起來,沒成功。煤球一抹一手黑,一點點的往外拿也不實際,白靈去找鄒城,鄒城手上使勁,沒費什麽力氣就把煤球箱子抱了起來,按照白靈的指引挪了位置。

  白靈家裏的廂房被雨水澆爛半邊,也是鄒城找時間修的,廂房都是泥土房,經常需要修修補補的,她聽白大姐說,每年都得修上一兩次。

  白靈早上起得晚,一般都不吃早飯,想賴床多睡一會兒,她如果有早自習的話,六點半就得到學校,起來洗臉刷牙,也得六點起來才行,要是再做早飯,五點半她真的做不到。

  鄒城搬來之後,發現她這個惡習批評過幾次,但是白靈對著鄒城嗯嗯啊啊答應的很順溜,第二天一轉頭繼續晚起,從那以後,鄒城每天早晨做早飯,過來敲門,讓白靈過去吃飯,白靈又一次沒聽見敲門,鄒城拿鑰匙進來,嚇她一跳。

  白靈好奇鄒城為什麽每天起那麽早,鄒城有早起的習慣,不管什麽季節什麽氣候,每天雷打不動的五點起床,她每次問他,鄒城都是淡淡的說習慣了。

  鄒城起得早,做早飯也是順手的事情,到後來白靈乖乖的每天六點去敲門吃飯,早飯很簡單,紅薯粥加白靈醃好的黃瓜。

  鄒城每天還會特地給她準備一碗白開水,早晨起來喝杯水能清理腸胃,白靈砸咂舌:“年紀輕輕老氣橫秋的。”

  鄒城送白靈上班時,在學校門口遇見了曹會芝,她眼睛賊溜溜的盯著鄒城看,白靈心裏不舒服,拉拉鄒城:“快去上班吧。”

  曹會芝賠著笑臉伸長脖子說道:“白姐,這就是鄒城吧,聽咱們辦公室的同事提起過,我還是第一次見呢,你們……早上都是一起來?”說話間帶著探究的口氣。

  白靈不想理會她,但是又怕她胡亂猜疑惹事,耐著性子解釋道:“他就住在我的隔壁,所以早上能碰到。”

  曹會芝回道:“就住在隔壁啊,還真是好呢,白姐什麽時候結婚跟我說一聲啊,咱們關係不賴,我指定要隨份子錢的。”

  很平常的同事關係,在曹會芝的口中美化成了還不賴,白靈敷衍道:“放心吧,以後結婚肯定會請你們的,咱們辦公室的一個都不會拉下。”

  曹會芝眼睛暗了暗,白靈明顯不接茬,白靈走的快,她跟在白靈後麵,問道:“白姐,咱們學校又要帶著孩子下鄉去勞動,辦公室的李姐告訴我,肯定是從我們實習老師裏選,我能不去嗎?你實習那會兒也是必須去嗎?”

  學校如果真的指派你去,你還能不去?學校是工作的地方,不是自己家裏可以任性,說句冠冕堂皇的話,不能辜負學校領導跟同事的信任,一定要幹好這份工作,連抱怨都不能有,這是鍛煉自我提升自我的大好機會,要表現出積極樂觀的態度,還能不去?

  曹會芝這樣的性子,白靈覺得她以後肯定吃虧,不過她不是曹會芝她媽,自然不用操這份心,白靈說道:“之前的集體活動,我都去了,我建議你跟著去。”

  曹會芝什麽話都跟白靈說,自己不會幹農活,連水稻小麥都分不清,不適合下鄉去勞動。學校裏的老師們,大多都是城鎮戶口,家裏人一般都是上班的,不需要種田,沒見過也正常,但是萬事可以學,她跟其他老師之前也是不會啊?不會不是可以推脫的理由。

  曹會芝到了辦公室,又問了其他幾個老師,同事都耐心的跟她解釋,說這也是好事,對年輕人是一種鍛煉,白靈觀察了一下朱雨,這個姑娘明顯更聰明一些,來學校的這些天,不顯山不漏水,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在辦公室備課,其他同事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她會帶著甜甜的笑意幫助別人,比看不清眉眼高低的曹會芝段數要高出好多倍。

  有人問朱雨:“朱老師願意去下鄉嗎?”朱雨笑起來有兩個可愛的酒窩,加上人年輕,更是青春無敵,朱雨笑道:“願意呀,我還沒去過農村呢,勞動最光榮,我想去參加生產勞動,就是我不會幹活,怕鬧笑話。”

  旁邊的年輕男老師勸她:“鬧啥笑話?老鄉人都很好的,不會難為你們。”

  這次下鄉笑話倒是鬧了一出,不過不是朱雨,是曹會芝。下鄉的孩子是五年級的三個班,由朱雨、曹會芝還有另外一個男實習老師帶隊,地點是縣城邊上的一個村子,走路半小時就能到,現在是收獲紅薯的季節,地裏的紅薯都被挖走,但是也會有些漏下的,這時候大隊的隊長就會讓隊員們來地裏,喊一聲開閘,大手一揮,挎著竹籃的,背著竹筐的,家家戶戶奔著往地裏跑,為個啥?因為隻要是挖到剩下的紅薯,都歸個人所有。

  這樣的傳統每個生產隊都有,除了大夥挖完充公的,難免會有些漏網之魚,藏的深需要好好尋,而且還能撿到一些紅薯葉,可別小看紅薯葉,這可是好東西,撿上一些,回家洗幹淨攪合上玉米麵,放蒸鍋裏可以蒸著吃,還有的人家攢成團,做成紅薯葉饅頭、紅薯葉餅,做上一鍋夠一家幾口吃上一天,整日吃玉米饃饃、黑麵饃饃,味道沒有一點變化,撿點紅薯葉還能改善改善夥食。

  白給的沒人願意錯過,家裏的勞動力全都上陣,七八歲的孩子也跟在屁股後麵撿,撿到一點都是賺了。

  曹會芝他們這群老師孩子們正好趕上大隊要放閘,曹會芝尿急去旁邊的茅廁方便,回來之後一個村民拉住她:“丫頭你是哪家的?隨便跑啥,要放閘了,趕緊撿紅薯去!”

  曹會芝不知道放閘的含義,問了問,對方說道:“誰都能撿!這可是白給的,快去吧,我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去了。”

  曹會芝半明白半糊塗跟著人去撿紅薯,口令一下,她撒丫子跑的比誰都快,她之前沒幹過,但是可以邊看邊學,手裏沒工具,用一雙手刨土找,旁邊人告訴她,紅薯纓子也是好東西,可以撿一點,其他人不知道曹會芝的情況,還以為她上廁所沒回來呢,一行人躲在大樹底下乘涼。

  紅薯地裏熱火朝天,曹會芝抱著好幾根紅薯,衣服裏裹的都是紅薯葉子,一雙布鞋上全是濕泥,笑嗬嗬的往前走,大隊的隊長認出她,帶她去找學校的人,曹會傻笑的說:“紅薯能免費挖呢,你們咋不去?”

  朱雨歎歎氣:“這些不是隨便就能挖吧?”

  曹會芝抹抹臉上的汗,她手上還有泥,一抹滿臉都是:“不可能!剛才就是一個老鄉叫住我,說讓我趕緊下去挖紅薯呢,挖到的都歸自己,好多人都去了。”

  朱雨對她無語,轉過頭沒說話。這時候生產隊長尷尬的說道:“這個……可能老鄉以為你是咱們村的村民,所以才好心叫你一起,是這樣,開閘挖紅薯,隻能本村的人……才行。”

  曹會芝鬧了一個大臉紅,她把紅薯往懷裏摟摟,自己挖了這麽半天,可真是舍不得還回去,但是呢,人家都說了不是本村的人不可以……

  生產隊長就是想說清楚,倒不在乎這一斤兩斤的紅薯,說道:“沒事兒,這也是我們的失誤,這位老師紅薯你就留著吧,我讓老鄉帶你去洗洗臉。”

  曹會芝臉上露出笑模樣,剛想收下,朱雨搶話道:“隊長客氣了,這些紅薯不能要,您還是拿回去吧,我看不遠處有條小河,我帶她去洗洗臉。”

  曹會芝瞪她一眼,朱雨不由分說的把紅薯跟紅薯葉搶走,遞給了生產隊長,然後拽著曹會芝往河邊走。曹會芝不滿的說道:“你幹啥呢這是,人家隊長都說了,可以讓我帶走,你是不是嫉妒?”

  朱雨被她煩的腦袋疼,為人處世這麽差勁的人,到底是怎麽考上師範學校的?她表示懷疑,朱雨揉揉額頭,冷冷的說道:“嫉妒?我可不想有這樣的經曆,我之所以這麽做,是不想你給學校丟人。”

  一個下鄉勞動的女老師,竟然跑去挖村裏的紅薯,一小的臉都被她丟光了!

  

  第67章 投票

  

  曹會芝一直在惋惜懷裏的幾根紅薯,夠一家人吃頓飯了呢,這件事她還在鬱悶,沒想到回學校之後,年級讓她反省一下自己的過錯。

  曹會芝不覺得自己有錯,分辨說是老鄉帶她下地挖紅薯,她不知情,她跑過去問白靈,白靈揉揉眼睛:“你是帶隊下鄉參加勞動,不管是什麽緣由,都不能拿村裏的紅薯……嗯,不拿群眾一針一線。”這個比喻不是很恰當,白靈沒想到更合適的,就隨口說了出來。

  曹會芝要寫檢查,她下課後趴在桌子上寫,白靈發現,這個姑娘是真的有點傻傻的,情商太低,為人處世方麵差的遠呢。

  這次多虧了朱雨幫她,曹會芝把紅薯還給村裏,也就是寫寫檢查而已,最多丟點人,可要是把紅薯捧回來,性質可就不同了,直接把她退回學校都有可能,這兩個實習老師關係一般,關鍵時刻能幫助曹會芝,朱雨心腸還挺好。

  這批實習老師還有一個月就正式畢業,在這之前,一小肯定是要把人選出來的,留下誰,送走誰,都需要研究決定,這些都是師範學校的正式生,畢業就能當老師,不需要再經過其他的考試,一小是條件比較好的學校,如果不能留在一小,會把他們分配到其他的地方。

  至於如何決定留下誰,就要看投票結果了,在投票之前,幾個實習老師都有小動作,一個辦公室的能明顯感受到殷勤體貼,比如白靈的搪瓷缸沒熱水了,她剛想起身,曹會芝小跑過來,笑嗬嗬的拿過搪瓷缸:“白老師下節課你還有課呢,快備課吧,我幫你去打水。”

  白靈還沒來得及說話,隻見她一溜煙跑出去不見人,再回來的時候端著熱氣騰騰的熱水,早晨大家都是踩著點來上班,沒有早自習的老師,能趕上上課就行唄,幾個實習老師比著賽的早來,拿著笤帚掃地,拿著抹布擦桌子,一刻閑不下來。

  老大姐努努嘴:“你瞧瞧人家,再看看當時的你,可比你會來事兒多了。”

  白靈聳聳肩:“這些都是雜活,最多就是口碑好一點,能不能留下來還得看教學的質量,口碑好錦上添花,老師們都精明著呢,真能因為這點小恩惠就改變投票的心意?不可能。”

  要說不跟風的,倒還是有一個,朱雨的表現跟以前差不多少,上班從不早來,八點上課,她掐著時間,也就是早十分鍾過來,下班就走,從來不多待,也不刻意討好同辦公室的老師,不打聽內部消息。

  白靈暗暗點頭,這才是聰明人呢,摻和這些無關緊要的隻會拖住自己的腿腳,朱雨給學生上課十分認真,白靈之前從她旁邊路過,教案寫了滿滿的一張紙,就是一個普通的自然課而已,很多老師連課都不備。

  白靈現在是三四班的代理班主任,對於班上的情況了解的很清楚,一共有三個實習老師給四班的孩子上課,同學們最喜歡的是朱雨老師,說她人長的好看,又耐心,上課十分有趣,不枯燥,學生們的評價才是最真實客觀的,比掃一個月地都強。

  投票是在會議室進行的,所有的老師都參加,先是大夥暢所欲言,說出覺得表現優異的老師,之後就是進行不記名投票。

  暢所欲言這個環節,舉手站起來推舉人的老師有一些,無非就是各種誇讚,可光是你說好沒用,還得大夥選,大夥投票隻是其中的一個環節,最終的決策權,還是要領導綜合各方意見,做出抉擇。

  實習老師一共留下來三個,因為不是一個年級的老師不在同辦公室,難免不清楚狀況,所以隻需要從本年級的實習老師裏選,這樣的話,相對客觀一些。

  白靈沒猶豫的選了朱雨,這是一個聰明的姑娘,如果以後成為同事,跟她打交道會省心很多。

  他們這些老師都是臨時接到通知的,有的還在上課,然後讓班裏的學生們上半節課自習,都被叫了過來,所以沒有臨時串通的機會。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