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35節

  “成!”

  白靈跟鄒城都沒太多的功夫再去一趟省城,折騰來折騰去,車票也不少錢,白靈給省城的李嬸拍了電報,想拜托她幫忙買一下家具,到時候郵寄過來。

  李嬸也不費事,就是跑腿而已,等到白靈把家具票寄過來,她帶著大虎子去華僑商店買家具,隨後去了郵局。之前她已經打聽過郵費價格,白靈都給她寄了過來,大概過了半個多月,白靈收到了衣櫃跟碗櫥。

  李嬸還給白靈寄信過來,跟她提了提秦海芬一家的情況,上次白靈回省城,時間短,行程安排的滿滿的,她本來想抽時間去看看趙春蘭,最後還是遺憾的沒去成。

  李嬸告訴白靈,趙春蘭的工作沒了,趙衛國現在不上學,秦海芬一直在發愁他的工作,後來想到一個辦法,讓趙衛國頂了趙春蘭的工。

  這樣做工廠也是允許的,隻要一家人同意就行,趙春蘭再愚孝,這種事也不會同意的,但是架不住秦海芬鬧騰,她不吃不喝的,說什麽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還沒嫁人呢,現在親媽的話都不聽了。

  趙春蘭就坐在院子裏哭,別說自己家人,李嬸看著都心疼,手心手背都是肉,在偏向也得有個限度,兒子有班上,那女兒怎麽辦呢?

  趙春蘭現在親事八九不離十,除了兩個年輕人彼此滿意,最關鍵的就是兩個人都有班上,結婚後是雙職工呀,現在可好,如果趙春蘭的工作沒了,難免對方不滿意,或許親事都得黃。

  秦海芬好歹是趙春蘭的親媽,這麽坑自己的閨女,也真是少見。

  秦海芬可不管這些,她心心念念都是自己兒子的工作,趙衛國一個勁的磨人,聲音大的大雜院的別人家都能聽到:“媽,你得給我找一份工作,拐子胡同的我同學,就是那個陳大海,人家可是進了造紙廠呢……”

  秦海芬得做通趙春蘭的工作,開始還好言好語勸,什麽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家庭,等她以後結婚了,得生孩子照顧家裏,都沒時間上班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把工作交給自己的弟弟,娘家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太重要了,衛東記著大姐的這份恩情,以後一定會護著她……

  這些話如果放在以前,趙春蘭還能聽進去兩句,可最近這幾個月,她對秦海芬心灰意冷,她這個媽心心念念的隻有兒子,對於她這個女兒,薄情的很。

  趙春蘭就扔下一句:“工作是我的,我不給。”

  秦海芬在家裏的權威地位還沒受到挑戰過,她又急又惱,叉腰開始大罵,鄰居都過來勸,秦海芬把人都攆走,堵著趙春蘭罵了兩個多小時。

  李嬸看的清清楚楚,趙春蘭出院子的時候,眼睛腫的跟核桃似的,真是受了不少委屈。

  趙春蘭死活不願意,秦海芬就絕食,兩天多不吃飯,人都虛脫了,趙春蘭心軟,最後實在沒轍,挎著臉出來說工作讓出來。

  趙衛東高興的直嚷嚷,秦海芬撐著嬸子,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趙家人去廠子裏辦手續,趙春蘭成了無業人員。

  李嬸在信裏惋惜不已,趙家全家人,心腸最好的就是趙春蘭,沒想到最後被親媽算計,可到底是別人家的家事,李嬸也不好多嘴,因為白靈跟趙家的親戚關係,所以把這件事告訴她。

  被身邊最親的人傷害……這種痛苦一定很難承受,白靈舉著信發呆,她真的算幸運的,最起碼姥姥姥爺是真心實意對她好。

  白靈提筆給趙春蘭發了一個電報,電報發的是加急的,除此之外用寫了一封信,整整三頁的信紙,這時候她的身邊需要一個可以傾訴的人。

  一封信來來回回很耗費時間,不過好在趙春蘭的電報很快就過來,電報內容都很簡短,為了省錢,趙春蘭就發回幾個字:“我還好,勿憂。”

  作者有話要說:  著急去做飯,所以沒查錯字,等一會兒再修改吧……

  

  第64章 花生

  

  趙春蘭不是一個死心眼的人,既然她看清了父母對她的態度,自然也會多為自己考慮,白靈覺得,這反而是一件好事,早日看清秦海芬的嘴臉,總比以後受更大的拖累強。

  趙春蘭後來寫信告訴她,男方沒因為這件事跟她分手,說工作以後可以再找,別讓她胡思亂想。

  這麽看的話,這也是一個值得托付的人,趙春蘭的福氣都在後麵呢,什麽娘家撐腰不撐腰的,這樣的娘家還不如不要。

  白靈提筆前猶豫幾回,到底還是把話跟趙春蘭說了,以後趙家的事少管,結婚後維持麵子情罷了,母慈子孝,母親不慈愛,更不要要求兒女孝順。

  趙春蘭的婚事提前了一些,本來還想晚點結婚,她被親媽傷了心,決定兩個月後就結婚辦事,現在都要領結婚證,打了結婚證可以買一些稀缺的物品,趙春蘭手裏幸虧還攢了點錢,她先試探秦海芬的心意,說嫁妝怎麽置辦?

  秦海芬跟她哭窮,先不說家裏條件沒那麽困難,趙春蘭可是知道,當初白靈父母出事,她媽得到了好幾百塊錢,幾百塊錢啊,她爸十幾年也賺不到這些錢啊,趙春蘭忍不住問出口,秦海芬眼光躲閃:“這些錢還有其他的用處,和你沒關係。”

  可不是麽,她是女兒,哪裏有家裏的兩個男娃金貴,趙春蘭如果之前還對秦海芬抱有一絲幻想的話,到了此時也徹底涼了心。

  秦海芬不僅不提嫁妝,反而問男方有多少彩禮錢,趙春蘭冷冷的說:“沒彩禮。”

  秦海芬一愣,撒潑耍混,說好好一個姑娘出嫁,怎麽能不給彩禮呢,這也太不像話之類的。

  趙春蘭說你還知道你是嫁女兒啊,不知情的還以為是賣女兒呢。趙春蘭心裏明鏡似的,彩禮到了秦海芬手裏,還是得給兒子留著,一分錢都不會貼補在趙春蘭身上。

  秦海芬的思想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養這麽多年是賠錢貨,要不然也不會隻讓趙春蘭念到初二,就強行讓她退學,要知道那時候按照趙春蘭的學習成績,考上大學是沒問題的。

  趙春蘭本來還顧忌一下臉麵,既然一切都撕扯開,她也不怕別人看笑話,看就看,看誰丟人,大雜院的左鄰右坊都來勸,有像李嬸這種真心勸的,也有是看熱鬧的,秦海芬坐在地上拍大腿嚎哭,說什麽還不如一生下來就掐死。

  誰也不是眼睛瞎,雖然都有些固化的重男輕女的思想,但女兒也是自己的孩子啊,說不疼愛也是假的,像秦海芬這種人真是難找。

  李嬸拉著趙春蘭去家裏歇會,問她是咋想的,趙春蘭抹抹淚:“以後除了逢年過節,我不會回家來了。”

  李嬸心裏讚同,心說這就對了,可麵子上還得勸:“親母女沒有隔夜仇,你媽就是嘴硬,說不給你嫁妝,哪能一分錢不貼補?”

  秦海芬還真能一分錢不貼補!趙春蘭的工資自己攢了點,但是各種票據,大多都攥在秦海芬手裏,結婚總得扯身新衣服,買雙新布鞋吧,這一切都沒有。新衣服還是婆家給做了一身。

  好在憑借結婚證,可以買到肥皂、瓷盆等生活上的必需品,內部消息說,男方年後能分房,兩個人現在得先將就一下,跟婆家人擠在一起住。

  趙春蘭也不想在家裏待,條件艱苦點也不在乎,她沒管婆家人要彩禮,不然錢也落不到她的口袋裏,婆婆說了,錢呢肯定是會給,悄悄的給趙春蘭,當小兩口的生活費。

  好在這個年代也不講究辦酒席,雙方親戚朋友聚聚,熱鬧一下結婚儀式就算完成了,趙春蘭給白靈寫信,問她有沒有時間,如果有空閑時間,希望能參加婚禮。

  趙春蘭身邊朋友不多,結個婚娘家一個人沒有也太寒酸,白靈說有時間,問了日期,正好趕在周六,她可以坐火車過去。

  鄒城知道她要回省城,說道:“我也要去,正好回去看看我爸媽,到時候咱們可以一起回來。”

  白靈不方便帶鄒城去趙春蘭的婚禮,她到省城後跟鄒城分開,然後去了跟趙春蘭約好的地方。趙春蘭的對象叫王爭軍,人很憨厚,對趙春蘭也不錯,家裏孩子不算多,算上他一共四個,住在城西的紡織廠家屬樓。

  不到三十平的麵積,住著家裏所有人,趙春蘭跟王爭軍領證之後,就在裏屋拉了一張簾子,給小兩口住,半年後反正能搬去新房,就先克服克服困難。

  新婚的小夫妻一點隱私都沒有,但也沒辦法,很多人家還這麽過了一輩子呢,人在困難下隻能低頭,趙春蘭的心情不錯,拉著白靈聊天。

  白靈說有禮物送她,來找趙春蘭之前,白靈先去了一趟華僑商店,用華僑票買了一套床上用品,另外還買了一件藍格罩衣。

  趙春蘭收到禮物後,紅著眼圈說:“謝謝你靈靈,我媽都沒給我置辦東西呢。”

  看清是看清,要說不難過也是假的,畢竟是自己親媽,白靈勸了幾句,趙春蘭抹抹淚:“我今天還得回家睡,好在明天結婚,以後除了逢年過節,也不用回去了。”

  第二天的婚禮十分簡單,秦海芬雖然別別扭扭,被鄰居勸了好半天,到底帶著孩子過來了,王家的老房子光線暗,進樓的樓梯被堵滿東西,不容易走,秦海芬跟趙建新抱怨:“你看你閨女,嫁給這什麽人家?開始說單位分房,房在哪兒呢,就這麽嫁進來了,我說她她還恨上我了。”

  趙建新平時工作忙,跟兒女們相處的不多,但對妻女的爭執也知道前因後果:“我當時勸你,別這麽逼孩子,你不聽,現在好了吧?”

  秦海芬一路上嘟囔著,一點結婚的喜氣都沒有,進了屋看見白靈,她臉上跟吃了死蒼蠅一樣難看:“你咋來了?”

  白靈笑盈盈的說道:“姑媽看你這話說的,我表姐結婚,我來賀喜不是天經地義嗎?”

  秦海芬被白靈的話頭一堵,冷哼著扭頭跟婆家人說話,王家的房子裏圍著不少人,除了親人之外,還有廠子裏的代表,王爭軍廠子裏來了五六個同事,把同事們的隨禮錢帶來了,趙春蘭雖然現在沒了工作,但是她以前的人緣還不錯,加上大家都很同情她的遭遇,所以也派了三個以前的同事過來撐場子。

  趙春蘭單位有一個出了名的小辣椒,說話直爽不怕得罪人,小辣椒諷刺的跟秦海芬說道:“嬸子,您閨女結婚您還知道來呀,我還以為您在家裏的炕頭上數錢玩呢。”

  秦海芬胸口發悶,回道:“沒禮貌,你媽就教你這麽跟長輩說話呀?我幹啥用得著你管?”

  小辣椒手裏一把瓜子,她呸呸的吐了皮:“還別說,我媽該教的都教了我,還告訴我,做人得厚道,不能做虧心事,我雖然是一個姑娘,我媽疼我可不比小子差!”

  秦海芬臉色大變,她剛要回嘴,趙衛國扯扯她的衣服:“媽算了,今天是我姐大喜的日子。”

  趙衛國說完衝著小辣椒討好的笑笑,小辣椒看都沒看他,往一邊走,白靈看在眼裏,跟旁邊的趙春蘭說:“你弟弟喜歡上這個小辣椒了吧。”

  趙春蘭說道:“工友跟我提過,小辣椒比他大兩歲,今年剛來廠子,性格很好,雖然容易得罪人,但是心地很善良,要是配給衛國,白瞎這個姑娘了。”

  小辣椒過來跟趙春蘭道喜,她進廠子以後,趙春蘭心腸熱,沒少幫她忙,小辣椒遞上錢:“一共四塊五毛八,春蘭姐你數數。”說完掏出一張紙:“我跟小杏還有鳳梅一起來的,這張紙上寫了每個人隨份子的錢數,你裝好了,春蘭姐,祝你跟姐夫恩恩愛愛到白頭!”

  趙春蘭戳戳她腦門:“從哪學來的這一句。”

  小辣椒吐吐舌頭:“我媽教我的,她說參加別人的婚禮,得說句吉祥話。”

  趙春蘭家裏的情況工友都曉得,背地裏都在吐槽秦海芬,說親媽這麽剝削自己的女兒,連地主都不如!所以在場的沒人給秦海芬好臉色。

  趙衛國一直圍著小辣椒轉悠,小辣椒不愛搭理他,他也無所謂,秦海芬最後看不過眼,一把拉回自己兒子:“我跟你說,你喜歡誰都行,就這個小辣椒不行,一點禮貌都沒有,以後進了門還得把房頂掀了。”

  趙春蘭跟王爭軍挨個跟賓客說話,王家準備了瓜子糖球,糖球都是帶著塑料包裝紙的,剝開稀裏嘩啦的響,白靈吃了一顆,太甜了!直齁嗓子,王家最小的女兒才六歲,吃的不亦樂乎,抓一把花生剩下花生仁,攢了一小捧遞給趙春蘭:“嫂子你吃!”

  趙春蘭欣慰的摸摸小丫頭的頭發:“嫂子不吃,你留著自己吃。”

  白靈冷眼觀察了兩天,王家人很老實厚道,趙春蘭以後的日子啊,過的應該能舒心愜意。

  

  第65章 大閘蟹

  

  秦海芬把趙春蘭拉到一旁,急切的問:“王家到底給你彩禮沒?”

  一輩子就結一次婚,趙春蘭今天本來心情很好,可心裏的喜悅被秦海芬的話衝淡不少,她往前麵走了兩步,跟秦海芬保持距離:“我以前說過了,不要彩禮。”

  秦海芬連忙說道:“不要彩禮哪兒行啊,你現在不從老王家摳點錢出來,女人結完婚就更別想提條件了,你看咱們街坊嫁女兒,誰家不要彩禮?”

  提這個?趙春蘭冷笑說:“媽你問得好,街坊家嫁女兒,也沒提不給嫁妝的。”

  秦海芬麵上一紅:“我也沒說不給嫁妝,隻要老王家彩禮到位,嫁妝我肯定會出的。”

  秦海芬打了一手的好算盤,嫁妝跟彩禮比起來,給了嫁妝彩禮還能剩下一部分呢,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趙春蘭自然清楚她媽的目的,也不想跟她多費唇舌:“媽,那邊還有一堆朋友呢,我得去見一見,有話一會兒再說。”

  後來也就沒了以後,白靈一直在趙春蘭身邊晃悠,秦海芬在這個侄女身上占不到便宜,暫時不想招惹她。

  誰知道白靈主動過來跟她打招呼:“姑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秦海芬湧上一股不好的預感,防備的說道:“什麽事?”

  白靈特地提高音量:“我聽說,我爸媽過世之後,有一筆錢到了姑你的手裏,姑你養我這麽大也不容易,但是你看我也大了,嗯……那筆錢能不能還我點?”

  周圍的人都不說話,白靈也不是非要挑這個時機說這件事,畢竟是趙春蘭的婚禮,萬一發生不愉快,首先對不起的就是她表姐,是趙春蘭攛掇她的:“機會合適你就提,我媽那個人你看厲害,但是非常要麵子,我跟爭軍無所謂,你就放心大膽的提就行。”

  有了這個堅強的後盾,白靈才開口管秦海芬要錢。

  秦海芬使使眼色,趙建新會意,上前說道:“靈靈,你看你……”

  白靈打斷他的話:“姑夫,還是讓我姑自己說吧。”

  秦海芬沒轍,白靈是有備而來,但到手的錢她也不想吐出去,以後兩個兒子娶媳婦,還全指望這點錢呢,她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不是我哭窮,這些年養孩子也挺費錢的,你小時候老愛生病,沒少往醫院跑,錢啊,都花沒了。”

  白靈轉頭跟趙建新說道:“姑夫,你工資不止發的這些吧,不然按照我姑這花法,可養不起這幾個孩子呢,是不是有其他的收入來源?”

  白靈這不是變向說自己貪汙受賄嗎,別說沒人收買他,就算是有,趙建新也不敢收啊,他連忙澄清:“怎麽可能?靈靈你想歪了,除了工資,沒別的收入。”

  秦海芬的話明顯就是在搪塞,這個年頭供應都有限製,再有錢能花出去幾個?除非是得大病,不然頭疼腦熱去一次醫院,花幾塊錢都撐死了,不可能花費到上百。

  明顯就是耍無賴不想拿錢啊,秦海芬叫囂道:“證據呢,就算是到了街道,你也得拿證據出來,你紅口白牙就幾百塊錢?有收據沒有?”

  秦海芬分明知道白靈拿不出收據,所以才這麽囂張。提到收據,當時還真的寫過一個,白靈問過孫玉柱,當時因為是在省城,他們老兩口過去的晚,白靈父母的事情都是秦海芬操持的,跟撞人的那家人商議好,給賠償八百塊錢,當時是秦海芬收的錢,她給對方寫了一張收款條,以此證明白家收到錢了,省的以後再扯皮。等孫玉柱兩口子趕到,隻看到秦海芬手裏的八百塊錢,但是她信誓旦旦會對白靈好,所以老兩口一分錢沒拿,就把錢交給秦海芬了,所謂的收據,他們沒親眼見到。

  事情過去這麽多年,那家人根本尋不到,隻要沒收據,秦海芬能豁得開臉皮,就能不給錢,反正她養了白靈不少年,也有養她的大恩……孫玉柱老兩口都是本本分分的人,沒什麽花花腸子,不然也不會實心眼的把錢跟白靈都托付給秦海芬,想著是孩子親姑,再加上那麽多錢,指定對她差不了,就算是把白靈領回去,也沒提這筆錢。

  白靈跟姥姥姥爺可不一樣,之前沒騰開手,現在必須得好好說道一番,這筆錢一定得要回來,不管是怎麽用,絕對不能便宜秦海芬。

  秦海芬耍賴皮也在白靈的意料之中,她這次就是提一下這件事,趁著人多,以後總有辦法讓她還錢。

  白靈探探秦海芬的口風,看來想拿回錢隻能走法律的途徑,指望秦海芬自己良心發現把錢給她,基本不可能,白靈要的不多,就要四百塊錢,像秦海芬說的,她養她好幾年,剩下的四百權當養育費了,如果秦海芬對她好,這筆錢她一分錢都不拿,可……這個姑姑對原主苛刻刻薄,一點親情都不講,那她也不需要顧慮太多。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