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34節

  白靈說道:“之前鄰居去上海探親,讓她幫忙捎回來的。”

  李愛雲了然:“怪不得,看款式就不像省城的。”

  李愛雲有好多話要跟白靈聊,雖說是第一次見麵,但她對白靈印象不錯,知書達理,說話慢聲細語,教養很好。

  李愛雲嘴上說不插手鄒城的戀情,但當媽的沒有不掛心的,女方的家世人品都得細細的打探一番,李愛雲看鄒城自己心甜,白靈跟她性情也相合,懸著的心放下一大塊。

  李愛雲找機會把兒子拉到一邊,直截了當的問道:“你們打算啥時候結婚?”

  鄒城一愣:“媽,這也太快了,不著急。”

  李愛雲掐了兒子一把:“等等等,再等來年你都二十五了,二十五,隔壁的柱子跟你同歲,現在有兒有女,聽說媳婦都懷上第三胎了,你再看看你?差不多就定下來,我跟你爸認識三四個月就結了婚,結婚後再慢慢相處唄,白靈那孩子我瞧著挺好,是個踏實過日子的人。”

  聽到自己親媽誇白靈,鄒城心情舒暢,忍不住笑道:“媽,你看你,我之前單身的時候操心,現在我把姑娘給你領回家裏來,你又開始操心其他的,你放心,婚是肯定會結的,我倆年紀還小,不用那麽著急。”

  李愛雲無奈的說道:“反正我的話你從來不聽,對了,有時間帶白靈去你爺爺奶奶那看看,他們比我還掛心呢。”

  說起爺爺奶奶,鄒城上次見他們還是三四個月前,鄒城應了一聲:“行,那我這次帶白靈去一趟。”李愛雲問鄒城住宿的問題,鄒城說住在招待所。李愛雲滿意的說道:“住在招待所裏好,咱們家地方倒是挺大,屋子也不少,可到底還沒結婚,住在家裏對姑娘家名聲不好。”

  下午的時候,鄒城說帶白靈出去逛逛,這裏是鄒城長大的地方,白靈好奇的走來走去,問他小時候喜歡去什麽地方。

  鄒城帶著白靈去了一條河,河水清澈見底,鄒城說道:“小時候隻要一到冬天,我們就喜歡來這裏滑冰玩,那時候做一輛冰車,兩個人拉著,就在冰上跑來跑去,大人說滑冰危險,但是沒人聽話,都是中午偷偷約好跑出來,方叔叔每次都替我打掩護。”

  提起方叔叔,鄒城拍拍腦門:“對了,我差點忘了,還沒帶你去見方叔叔。”

  鄒城緩緩又說道:“方叔叔的性子……嗯,怎麽說呢,比較跳脫不羈,你別介意,他人很好的。”

  等白靈見到真人之後,才深切感受到鄒城提的不羈是什麽含義。

  方叔叔年紀不大,看容貌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個子不算高,臉圓圓的,一笑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縫。

  方叔叔跟白靈打招呼:“你就是小城經常提的小鳥啊?”

  “小鳥?”白靈一臉茫然。

  方叔叔笑嗬嗬的解釋道:“你不是叫白靈嗎?白靈百靈,百靈鳥,簡稱就是小鳥,這名字多好聽。”

  鄒城和白靈對視了一眼,方叔叔接著又說:“小城小鳥,小鳥在城裏飛來飛去,這稱呼多有寓意。”

  鄒城輕咳兩聲:“方叔叔,你收斂點。”

  方叔叔瞪瞪眼睛,雖然眼睛還是一條縫,但是現在可以看到漆黑的眼球:“收斂什麽,我話挺少的,還讓我收斂,鳥兒啊,方叔叔第一次見你有點突然,也沒有什麽禮物。”說完之後扔下兩個人起身去裏屋找東西。

  鄒城擺擺手:“習慣就好,方叔叔一直都這樣。”

  方叔叔拿出幾張票據:“本來想給你一條翡翠項鏈,但是那玩意兒不實用,不能吃不能花的,還是糧票用處大,這兩天在省城想買啥就買啥,反正有票呢。”

  白靈欲哭無淚,內心在咆哮:方叔叔啊,我不嫌棄翡翠項鏈花哨無用啊,那玩意可值錢了,以後得翻N倍呢,如果藏好了躲過這幾年,一條翡翠項鏈,足夠她吃吃喝喝一輩子啊。

  白靈心在滴血,麵上還得維持平和的笑容:“謝謝方叔叔,這幾張票真的很有用。”

  鄒城在旁邊說道:“方叔叔偏心啊,裏麵有張票,我可是跟他要了好幾次,他都不給我。”

  方叔叔白了他一眼:“給鳥兒和給你有什麽區別,有本事找鳥兒要去。”

  白靈翻翻手裏的幾張票,都是僑匯票,在這個年代十分金貴,隻有僑胞才有僑匯票,而且僑匯票發行量很少。

  方叔叔搖搖頭:“我不是華僑啊,我們家我最沒出息,我手裏的票都是家裏人寄給我的,反正我用不了多少,還不如拿給你們小輩花。”

  方叔叔的物欲很低,從他家裏就能看出來,大白牆平滑整潔,屋子裏隻有一張床,其他任何擺設都沒有,空空蕩蕩的。

  方叔叔臨走前,還塞給白靈一條絲巾,望了望鄒城說道:“你們小城托我買的,說要送給你,絲巾不好買,兩個多月我才買到。”

  鄒城尷尬的打斷他:“方叔叔,你說這些幹什麽……”

  方叔叔把鄒城推出門口:“好啦好啦,有什麽話你們自己說去吧,小鳥啊,以後有機會來家裏玩。”

  鄒城的秘密被人說與人前,他不自然的扭過頭:“走吧。”

  白靈問道:“絲巾是你特地要買給我的?”

  “嗯。”鄒城的回應格外簡短。

  白靈細致的端詳手裏的這條絲巾,絲巾是提花綢麵料,顏色是很素淡的月白色,讓人聯想起皎潔的清輝蕩漾,仿佛一縷清風浮上心頭。花紋都是暗紋,絲綢的質地柔軟光滑,白靈遺憾的說道:“真的很好看,不過我不太敢帶出門。”

  再低調也是一條絲綢的圍巾,絲綢這是什麽料子?現在穿旗袍的也有,隻是比較少,人們最多搔之以鼻,還沒有大規模的上綱上線,但是三年後,這些全部會被打為奢侈墮落的資本主義享樂思想,白靈不敢冒險。

  鄒城輕輕說道:“我也沒打算讓你帶出去,平時可以在家裏戴,反正沒人知道。”

  “那多浪費啊。”這條圍巾一定不便宜。

  這條胡同是死胡同,平時沒人經過,在一個拐角處,鄒城拉了拉白靈的指尖,寵溺的說道:“女孩子都愛美,哪怕不用示人,我也希望,我能給你買你喜歡的東西。”

  哪怕不用示人……白靈心裏酸酸的,誰不愛美呢?隻是沒有表現出來罷了,白靈感傷的說了一句:“你真好。”

  鄒城以前不懂這些,就像不知道她媽為什麽一定要買皮鞋一樣,為什麽在家裏被翻的亂七八糟,東西都被收走的時候,坐在門檻上哭了整整一夜,在最艱難的那兩年,她依然把自己收拾的利索整潔,哪怕馬上就要去街道那頭掃廁所……

  鄒城心如刀絞,每次回憶起這些,他的心就像在油鍋裏煎了一遍,他捂捂胸口,還記得李愛雲曾經跟他說過:“小城啊,每個姑娘都愛美,天性是壓抑不住的。”

  為什麽要壓抑人的天性呢?如果有條件,穿的光鮮亮麗,到底有什麽錯?重活一世,鄒城依舊沒有明白這個問題的答案。

  鄒城牽著白靈的手:“走,我帶你回家。”

  晚飯是在鄒家吃的,方叔叔也過來蹭飯,兩家人很熟絡,鄒城帶白靈出去的時候,鄰居探出頭也會問一句:“小城,這是你對象呀。”

  鄒城大方的回:“對呀,這次帶她回來給我爸媽見見。”

  第二天白靈和鄒城約好在商店門口見麵,方叔叔給她的僑匯票,白靈翻了一遍,能買到的都是好東西啊!

  其中有一樣白靈特別滿意!是家俱票!在華僑商店買,價格要優惠一半!這張票來源透明,她完全能解釋的通,如果要是拿出黑市換來的家俱票,光是理由就夠白靈發愁的。

  白靈去和鄒城商量,說打算把家俱票先留著,等周大壯結婚的時候,買幾件家俱作為新婚禮物。

  鄒城點頭道:“我覺得行,票你先留起來,這張票時間長了,今年年底就過期,實在不行到時候可以買好先留著。”

  這張票隻能在省城用,家具都是大件東西,坐火車帶不回去,不過可以去郵局郵寄回去,就是需要花點錢。

  白靈決定先去商店裏繞繞,看看家具的款式,現在的家具一兩年都沒變化,家具城在四樓,需要爬樓梯上去,白靈爬到四樓氣喘籲籲,鄒城呢,最多是氣息紊亂一點,體力比她要好得多。

  四樓陳列的都是家具,每一種都在玻璃櫃裏陳列著,仿佛是一件藝術品一樣,來華僑商店的人少,逛家具的更少。

  華僑商店的營業員態度十分熱情,主動微笑著問:“兩位是結婚要買家具嗎?我可以推薦一下。”

  白靈也沒解釋,回道:“我這有票,你看一下可以買幾種。”

  白靈手裏的票沒寫可以買那種家具,可以買幾樣,真是簡單的家俱票供應幾個大字,營業員接過去看了看,臉上的微笑不變:“您的這張票可以買三樣家具,因為是限量供應的,所以不能超過三樣。”

  一張票買三樣家具,已經在白靈的預期之外,營業員告訴她,店裏的家具價格都不貴,而且做工精湛,款式比外麵的還要好看一些。

  白靈不太懂家具,她問問鄒城:“你覺得哪個好看?”

  鄒城指指左邊玻璃櫃裏的大衣櫃:“這個不錯。”大衣櫃可以放不少衣服,防潮防蛀,還有方桌,吃飯平時放暖壺茶缸,方桌居家過日子必不可少,農村不睡床,都睡大炕,雙人床可以不用考慮,另外再選一個碗櫥,這三樣實用。

  白靈看中了水曲柳的衣櫃,方桌跟碗櫥也選水曲柳的,這三樣家具白靈不可能都送給周大壯,一來價格太高,二來太過於貴重惹眼,周大壯的新婚禮物到時候可以再具體選,白靈打算買一張方桌給鄒城,他家裏現在空空蕩蕩的,有了方桌吃飯也方便些。

  白靈問售貨員:“我先買一樣,剩下的以後再買可以嗎?”

  售貨員痛快的說道:“沒問題,等一會兒我在票上打個戳。”

  白靈指指方桌:“你喜歡哪種?”其實選擇的餘地並不大,一共就三種款式,鄒城愣了愣:“問我?”

  白靈拉他過去:“對啊,方桌是買給你的,不許推辭啊,你看,你給我買的東西我可都收下了,你不許不要。”

  鄒城看看白靈真摯的眼神,心裏流過一絲暖流:“好,就要這張吧。”鄒城指了最左邊的。

  方桌的價格不貴,白靈算了算,比她在縣城裏看的家具,要便宜一半還多!白靈心情愉快的交錢領東西,售貨員的紅戳在票上一蓋,上麵寫著:“方桌已購。”

  作者有話要說:  →_→ 這一章寫了一天……撓頭,越到周末寫的越慢

  第63章 衣櫃

  

  方桌是可以折疊的,所以鄒城可以帶上火車,隻不過是麻煩一些而已,方桌先放在白靈的招待所,鄒城帶白靈去吃飯,之後他說帶她去見爺爺奶奶。

  鄒城的爺爺奶奶住在城郊的一處老房子裏,兩位老人早就退休,每天就是鍛煉身體,喂喂雞。

  鄒城家有輛永久錳鋼自行車,平時都是李愛雲上班騎,鄒城騎上自行車,帶著白靈去爺爺家,城郊就算是騎車也需要一個小時,騎過主要的街道,入眼的都是塵土飛揚的土路,坑坑窪窪的很難騎,還能看到牛車壓過的痕跡。

  鄒城長得比較像爺爺,家裏牆上有爺爺奶奶年輕時候的合照,鄒城簡直是爺爺的翻版。兩個老人身體都很好,鄒城爺爺帶著一副圓框眼鏡,聽鄒城說,爺爺常年板著臉,不苟言笑,讓她不用擔心。

  白靈了然,看來鄒城不僅長相像爺爺,就連性格也像,鄒城奶奶跟李愛雲的性格差不多,熱情好客,她耳朵不太好,需要大聲說話才能聽清楚。

  城郊這裏住戶比較少,爺爺奶奶搬到這裏來就是圖清靜,本來鄒正富不願意父母過來,城裏本來有一處大宅子,就在華僑商店不遠處,周圍買東西也方便,後來鄒城爺爺奶奶把房子捐給政府,兩人搬到城郊來。

  對於鄒城爺爺奶奶的舉動,身邊的親人都不理解,那處宅子可是祖業,傳了好幾輩子的房子,就這麽拿了出去心都是疼的,等又過了幾年,私宅被收回去不少,才明白鄒城爺爺奶奶的遠見卓識,與其被拿走,倒不如自己主動捐出來,還能博得一個好名聲。

  鄒城最佩服的人,就是爺爺奶奶,他們看起來不顯露分毫,實際上是最有智慧的老人,對世事看的透徹,所以才遠離喧囂的鬧市,來到這裏住。

  鄒城奶奶拿出炒瓜子,鄒城抓一把遞給白靈,他問爺爺:“爺爺,你跟我奶奶隨我去淶水縣住吧,我買了房子,空屋子很多,一家人住的開。”

  鄒城爺爺一愣:“回老家?”

  “是啊,我三姑也在那,我……不打算回省城了,以後想把我爸媽也接回去,隻是他們現在不願意回去。”

  鄒城爺爺仔細想想,說道:“現在這局勢,避開鋒芒回老家也是一個好的選擇,不過啊,我們兩個老了,在哪都一樣,暫時先不折騰了,如果什麽時候咋這裏住膩了,就過去找你們。”

  鄒城笑道:“要是我爸媽像你們這麽容易說通,那就好了。”

  鄒城爺爺搖搖頭:“看不開啊,看不開,你爸媽也活了好幾十年,還是沒看明白,算了,你也先別急,他們現在舍不得走,先緩緩,等以後有機會再說,你爸那個脾氣跟我一樣,倔的很,誰也勸不動。”

  鄒城垂下眼睛,爺爺說的對,這也是為什麽,他沒著急安排父母離開,鄒城攥攥拳頭,使勁吸了一口氣:“爺爺,以後我可能有事讓你幫忙,到時候你別問我為什麽,配合我就好。”

  鄒城爺爺眯眯眼,似乎想要把他看穿:“你說的話我信,你放心,到時候我肯定站你這邊,帶你父母走也好,他們現在啊,就如同站在刀尖上……”

  鄒城很多話沒辦法攤開去說,就算是他說了,其他人一定會認為他精神不正常。好在還有爺爺奶奶,情況還不算太差,奶奶身體不好,需要好好調養,隨著他們年歲越來越大,城郊並不適合居住。

  回到淶水縣之後,方桌鄒城擺在了屋子裏,白靈自言自語:“買的方桌的做工,還不如我大姨夫做的好呢。”

  白靈說的沒錯,華僑商店裏的家具,比其他地方還要精細一些,但是到底是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比照手工家具還是欠缺的。

  白靈回小楊莊,桑紅芹告訴她,周大壯的親事有了眉目,今年過年前就完婚,算起來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

  白靈不禁咂舌,婚事真的很趕,兩家人都著急結婚,互相都滿意的很,生怕再生出什麽變數。

  白靈想了想說道:“姥姥,大壯哥結婚我送他家具吧,我回省城的時候,跟鄒家交好的一位叔叔給了我幾張僑匯票。”

  “僑匯票?那可是好東西。”

  白靈跟桑紅芹商量,她說打算送大衣櫃跟碗櫥,桑紅芹說道:“那可真是厚禮了。”農村結婚,大家隨禮也就是幾毛錢。

  白靈解釋說:“大壯哥也幫過我很多忙,我現在用的碗櫥,還是他送的,這也是應該的。”

  “嗯,也沒錯,禮尚往來嘛,現在東西就能送了,你周嬸正拾掇婚房呢,靠南邊的一間屋子打算是送給老二,家具往裏一擺也好看。”

  白靈囑咐道:“到時候家具就說是咱們一家送的。”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