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29節

  小汽車車身是木頭的,滾動的輪子用磨成圓形的木頭代替,放在地上往前一推,小汽車搖搖晃晃的就往前麵走,白靈感歎道:“大姨夫手真巧。”

  白靈推推旁邊的鄒城:“剛才我姥爺說要找你,我問他他也沒說話。”

  鄒城從炕上起身,低聲說道:“沒事,我過去看看。”

  鄒城離開了半個小時也沒回來,白靈坐立不安,孫玉柱脾氣不好,兩個人不會一言不合發生什麽不愉快吧……白靈大姨注意到外甥女焦灼的眼神,說道:“你放心吧,當初你大姨夫登門啊,你姥爺也是這麽把人喊出去的。”

  白靈沒理解大姨的意思:“啊?叫出去幹什麽?”

  白靈大姨一臉你不需要知道這些的神情:“靈靈啊,男人之間有話要聊,你不用管,來,過來跟大姨嘮嘮嗑,我都好久沒見你了……”

  鄒城跟孫玉柱進屋的時候,臉色倒都很溫和,不像是發生過口角跟爭執,白靈偷偷問鄒城:“我姥爺欺負你沒,他跟你說什麽了?”

  鄒城語塞,好半天才擠出一句:“你想的太多了。”白靈再繼續問,鄒城閉緊牙關,就是不告訴她這半個小時發生過什麽。

  白靈坐在屋子裏,聽到外麵有人問:“家裏有人嗎?”在外麵玩小汽車的明明氣喘籲籲的跑進來:“姥姥,外麵來人啦。”

  桑紅芹問:“誰來呀了?”

  明明搖搖頭:“我不認識,姥姥你出去瞧瞧吧,是一個男的。”

  桑紅芹從炕上竄下去:“家裏有人,外麵是誰來了呀!”

  周大壯站在院子裏,他咬著唇問:“姥姥,我來找白靈,她今天回家了嗎?”桑紅芹作勢要迎周大壯進屋:“回來啦,剛到家一會兒,傻孩子別在外麵杵著,進屋說吧。”

  周大壯腳步沒動,慢慢吞吞的說道:“不用啦,我有幾句話想跟白靈說,您幫我把她叫出來吧。”

  桑紅芹扯嗓子喊了一句:“靈靈啊,大壯來找你,你快出來一下。”

  白靈應了一聲,鄒城抬頭看窗外,影影綽綽映出一個人影,他也跟著出了屋。

  周大壯在看到鄒城的那一刻,眼底的光芒消散的無影無蹤,他什麽都清楚,可還是不甘心想問一句,桑紅芹在旁邊介紹:“大壯啊,這個叫鄒城,是靈靈的……靈靈的對象。”

  周大壯擠出一絲微笑:“之前在靈靈那見過麵。”白靈回頭跟鄒城說道:“你先回去吧,我跟大壯哥聊幾句。”

  周大壯的千言萬語都不知道從何說起,最後化為一句:“靈靈,我媽托人給我介紹了一個相親對象。”

  

  第54章 臘肉炒土豆

  

  白靈愣了一下,沒成想周大壯會問她這個問題,白靈輕咳兩聲:“這是好事啊,周嬸給你找的姑娘,一定錯不了。”

  周大壯有點憂傷,語氣鬱悶的說道:“那個姑娘我見過,確實挺好的,不過,不過我現在好像不太喜歡她……”

  白靈勸道:“人跟人都是需要慢慢相處的,說不定等以後,你就發現她的好了呢,如果要真是不合適也沒關係,興許是緣分沒到,總會碰到合適的。”

  周大壯嘿嘿一樂:“靈靈你可真會安慰我。”

  白靈又說道:“也不是安慰你,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大壯哥,你人好心地善良,在我心裏啊,你永遠都是最好的哥哥,放心吧,要是這個不成,以後我也給你介紹好姑娘。”

  被發了一張好人牌的周大壯沒繼續這個話題,指指裏麵:“你帶著鄒城回家啦。”

  白靈點點頭:“是啊,一直也沒見過麵,我帶他會來給我姥姥姥爺瞧瞧。”

  周大壯也沒什麽好說的,他甚至覺得自己不該來這一趟,周大壯搓搓手:“對了,你家的板凳借我用用吧,家裏人多坐不開,等下午的時候就還回來。”

  白靈去屋子把三個板凳搬出來:“我們也不著急用,什麽時候還都行。”

  周大壯拿走板凳,回頭瞥見白靈邁著輕快的步伐往屋子走,他心裏一酸,抬著板凳大步向外,或許他媽說的對,人生在世,哪能事事都如意呢,人哪,總得受點挫,周大壯的眼前浮現出姑娘羞澀的臉,似乎人還不錯……

  白靈跟桑紅芹說了一聲,周大壯借走了板凳,桑紅芹笑道:“沒問題,反正咱們家不用,聽說你周嬸給大壯說了門親事,看樣子今天姑娘來家裏了,等回頭我打聽打聽去。”

  白靈坐在鄒城旁邊,捅捅他問:“剛才你出來幹嘛。”

  鄒城剝了幾顆炒花生,遞給白靈,麵無表情的說道:“我出去宣誓一下我的主權。”

  白靈:“……”這位的酸醋勁兒還挺大。

  白靈感慨道:“等大壯哥結婚的時候,我一定要備一份厚禮。”

  鄒城同意她的話:“行,算上我一份。”

  轉眼到了午飯的點兒,桑紅芹白靈大姨在廚房忙活,白靈跟鄒城也要搭手,桑紅芹推著她倆進屋:“我跟你大姨就夠啦,廚房也窄,站不下太多人,你們屋去玩。”

  白靈大姨小聲問白靈:“靈靈,鄒城還會做飯呀。”

  白靈回道:“是啊,他做菜可拿手了,比我做的還好吃。”

  白靈大姨嘖嘖一聲:“這年頭,會下廚的男人可太少了,你大姨夫人挺好吧,連個麵條都煮不好,廚房的事兒都得我操持,鄒城會做菜可真讓人省心。”

  白靈覺得男人會做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在家裏,仿佛廚房都是女人在忙活,不管多忙,男人也不踏進廚房炒個菜,鄒城還有點鬱鬱不得誌的情緒在:“真可惜,我還想露一手呢。”

  白靈笑道:“放心,以後有的是機會。”

  飯菜剛端上桌,鄭麗梅領了兩個孩子就進了門,手裏抓一把瓜子,嘴裏吐吐皮說道:“哎呀,我在外麵就聽說,白靈大姨一家回來啦,這不趕緊領著孩子過來看看?咱們也好久沒見麵啦,二丫呢,我瞧瞧去?”

  她說完話也沒等別人開口,就往屋裏鑽,白靈擋在門口說道:“二舅媽,你剛進來一身涼氣,還是先緩緩再看孩子吧。”

  鄭麗梅往後一縮,衝著桑紅芹說道:“我說娘啊,你也不管管白靈,這麽大姑娘了,沒大沒小的,上次喂給人家鋼蛋毒果醬吃,還跑了一趟醫院,可得好好教育教育。”

  鄭麗梅這話桑紅芹可不愛聽了,她不悅的說道:“麗梅,你是白靈的舅媽,咱們是一家人,你怎麽能空口白牙誣陷人呢,上次是鋼蛋自己嘴饞偷吃的,你從哪裏聽到的流言?再者說,白靈的話也沒錯,你剛進來一身涼氣跟塵土,二丫身子不好,老愛生病,平時一家人都精心的照顧,萬一染上病,你自己不也是後悔嗎?”

  鄭麗梅是從鄰居大媽口裏聽說了鋼蛋中毒的事情,她那幾天回了娘家,沒有親眼目睹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隻知道大概,沒想到被婆婆拿話堵了回來。

  鄭麗梅也不覺得尷尬,兩個孩子眼睛巴望著飯桌上的飯菜,就差流口水了,拽拽她媽的衣袖:“媽我餓了。”

  到底都是一家人,趕上飯點吃飯也不能不給飯吃,桑紅芹招呼人:“既然趕上了,就一起吃飯吧。”

  鄭麗梅帶來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叫狗娃,小兒子叫貓娃,兩個孩子今年都十多歲,一說上桌吃飯,長輩還沒來呢,兩個孩子先穩穩的坐下來,臉都要埋在菜盆裏。

  白靈都看在眼裏,搖搖頭,孩子跟著鄭麗梅這麽一個媽,也學不到什麽規矩。

  鄭麗梅眉開眼笑的問:“靈靈,這個後生是你對象呀?人看著不錯,在什麽單位工作呀。”

  白靈不想搭理鄭麗梅,可還不得不敷衍她:“在銀行上班。”

  鄭麗梅把一個饃饃掰成兩半遞給兒子:“銀行呦,那可挺不錯的,家裏有什麽人啊。”

  鄒城簡單說了幾句,鄭麗梅又問:“你是剛搬過來的啊?那住在哪兒呢,單位宿舍?”

  鄒城回道:“以前住宿舍,前幾天剛買了房,就在白靈隔壁。”

  買房啊,鄭麗梅心裏酸溜溜的,白靈運氣還真好,這鄒城家底一看就不薄,人還上進,要是這門親事說成,白靈還不尾巴翹上天啊。

  鄭麗梅欲言又止,等了一會兒說道:“咱們村有個後生,我還以為……”

  孫玉柱怕她說出什麽不中聽的,打斷她的話:“老二媳婦,你過來有啥事嗎?”

  鄭麗梅幹笑兩聲:“沒事,我就是過來看看,狗娃貓娃說想爺爺奶奶了,是不是啊。”說完在狗娃腿上使勁擰一把。

  狗娃哇的一聲,差點把嘴裏的菜吐出來,他呆呆的望了望鄭麗梅:“媽,你擰我幹啥。”

  狗娃貓娃跟爺爺奶奶關係一點也不親近,真想他們反而見鬼了呢,孫玉柱眼不見心不煩:“你們吃吧,我出去抽根煙。”

  一張桌子圍了十多個人,桌上一盆白菜燉豆腐,一碟子臘肉炒土豆、另外還有一盆西紅柿疙瘩湯,這年頭能吃上這些,還是待客才有的待遇。

  其他人還沒怎麽動筷子,狗娃貓娃不停的用筷子往自己碗裏扒拉,鄭麗梅不僅不管兒子,反正溫聲細語的囑咐:“你們倆慢點吃,別噎著。”

  明明比他們倆大不了兩歲,但看起來規矩多了,明明咬咬筷子,打算夾一塊臘肉吃,碟子裏的臘肉隻剩下最後兩塊,狗娃手疾眼快,夾走倒數第二塊,明明剛把最後一塊夾起來,貓娃的筷子插過來,要搶走臘肉。

  白靈看不過眼,使勁抖抖筷子,貓娃攥筷子的力氣小,一下子筷子掉到地上,白靈把臘肉夾到明明碗裏,笑盈盈的說道:“明明你吃。”

  明明把長條的臘肉塞進嘴裏,不住的讚歎:“好吃好吃。”

  貓娃委委屈屈的皺著小臉,眼淚跟不要錢似的劈裏啪啦往下掉:“我吃臘肉,我吃臘肉。”哭的白靈腦仁疼,鄭麗梅嫌兒子不爭氣,指桑罵槐道:“跟你媽說有啥用,又不是我不給你吃。”

  白靈吸溜一口疙瘩湯,說道:“肉吃不吃無所謂,規矩不教可影響一輩子。”

  鄭麗梅不依不饒,覺得小輩折了她的麵子:“哎,白靈你咋說話呢。”

  白靈大姨在旁邊勸道:“二嫂,靈靈也沒別的意思,你是長輩,可別跟小輩計較。”

  鄭麗梅氣呼呼的轉頭沒說話,白靈沒搭理她,明明噘著嘴,小聲跟白靈說:“白靈姐,我沒吃飽。”

  孩子能吃飽才怪!這頓飯做的量稍稍多一點,桑紅芹尋思著家裏三個男人呢,怕少了不夠吃,但再多也有限,多了三張嘴,肯定不夠吃,鄭麗梅一家三口一吃上飯就跟餓狼似的,風卷殘雲般吃菜嚼饃,桑紅芹覺得丟人,可這是她兒媳婦孫子,她能說啥?

  鄒城、謝誌強找借口出去跟孫玉柱聊天,飯桌上就是家裏的幾個女人,狗娃吃完飯去屋裏玩,大喊道:“糖,有糖吃!”

  這個熊孩子!真是沒有一點規矩,鄒城拿來的糖球桑紅芹放在櫃子裏,櫃門沒上鎖,狗娃上來就翻箱倒櫃找吃的,抱著糖果袋子剝糖吃。

  白靈一個箭步竄上去,搶過袋子,從裏麵抓出十來顆糖,剩下的扔進櫃子,上鎖拔鑰匙一氣嗬成,狗娃看的一愣一愣的,呆呆的望望櫃子,轉頭往外跑:“媽,白靈姐不給我糖球吃。”

  白靈可沒說不給吃,她數出九顆糖,每個孩子給三顆,兩顆蘿卜糖,一顆什錦糖。

  明明笑吟吟的說道:“謝謝白靈姐給我糖吃。”

  飯桌上還有最後一個饃饃,鄭麗梅抓在手裏,使勁咬一大口:“爸媽從我們那搬出去,沒想到日子過得還挺紅火,我們家就可憐嘍,孩子他爹瘦瘦弱弱的,除了當個會計,其他啥夥計也幹不了,聽說娘現在當了裁縫?一定沒少賺錢吧?”

  

  第55章 糖餅

  

  說來說去,鄭麗梅恐怕就是衝著這個來的,桑紅芹回過神,冷淡的說道:“你問這個幹啥?”

  鄭麗梅哎呦一聲:“您看您這話說的,咱們不是一家人嗎?我平時也沒事,娘你要是一個人忙不過來,我能幫你搭把手。”

  桑紅芹跟鄭麗梅相處這麽多年,對於她的脾氣秉性了解的一清二楚,不占便宜的事兒她才不會幹,桑紅芹回絕道:“不用了,我跟靈靈周嬸搭夥,不然你以為我從哪裏能弄來縫紉機?”

  跟別人搭夥啊,鄭麗梅的心思瞬間歇了一大半,周家媳婦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當年她為了當選這個婦女主任,可是費了大力氣,差點就沒壓住周隊長媳婦,要是婆婆跟她搭夥,自己恐怕插不進去。

  鄭麗梅轉轉眼珠,沒死心的說道:“靈靈周嬸家裏忙不開,不是兒媳婦懷孕了嗎?這段時間我能幫娘一起幹。”

  桑紅芹你一言我一語的懶得跟她糾纏,不耐煩的說道:“你平時照顧好兩個孩子,收拾家務做口熱飯就行了,其他的別老瞎琢磨,管管孩子,你看看狗蛋那衣裳,褲腿的泥巴得有半個月沒洗了。”

  鄭麗梅嗬嗬一聲:“孩子調皮,我也洗不過來啊。”隨後鄭麗梅又問:“娘,我想管你借點錢?”

  桑紅芹跟白靈大姨互相對視一眼,白靈大姨笑道:“二嫂你咋管娘借錢哩,家裏什麽情況你也曉得,去年爹娘從你們那搬出來,開始可是連糧食都沒搬過來,平時能貼補的全都貼補給了你家,我跟大哥從來沒埋怨過,爹娘這麽大歲數,該是咱們孝敬孝敬,可不能再給爹娘添麻煩。”

  鄭麗梅心想要你管,雖然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可到底是孫家人,鄭麗梅垂著眼睛,唉聲歎氣的說道:“狗娃貓娃的學雜費還沒著落呢,也沒有多少錢,二十塊錢就夠。”

  她這個二舅媽,撒個謊連眼睛都不眨,什麽學校學雜費需要二十塊錢?白靈可是一小的老師,她這是想糊弄誰?

  白靈冷冷的說道:“哎喲,二舅媽,哪個老師跟你說學費要這麽貴呀,咱們得去找她說理,小學生一年的學費最多才五六塊錢,加上一塊左右的學雜費,兩個孩子都花不了十五呢。”

  鄭麗梅倒是沒想起白靈的身份,她是老師,閉著眼睛都知道學費的價格,可話都說出口,又不能收回來:“咳咳,我這不是怕不夠嗎?”

  不管她夠不夠,桑紅芹沒有多餘的錢給二兒媳婦:“麗梅啊,我們老兩口沒啥勞動能力,當裁縫的錢也就是一點零花錢,你們想想其他辦法。”

  鄭麗梅又旁敲側擊了幾句,桑紅芹始終不接聲,最後她泄了氣:“行啦,我也不在家裏礙眼啦,我帶著孩子們走。”

  白靈在後麵說道:“二舅媽慢走,剛吃飽走慢點,免得岔氣兒。”鄭麗梅瞪她一眼,牽著兩個孩子出門。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