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27節

  瓷盆裏有山裏紅,圓圓的紅紅的,吃上一顆酸倒牙,孫玉柱端給白靈:“靈靈啊,山裏紅你拿回去當零嘴吃,太酸了,我跟你姥姥都不喜歡,你要是愛吃啊,姥爺還給你摘。”

  白靈接過來放嘴裏一顆,酸,真是酸!她咧咧嘴,不過還是挺好吃的,平時吃幾顆也不錯,白靈招呼姥姥姥爺吃飯,一家人剛登上飯桌,周嬸在外麵叫人:“白靈姥姥,你在家嗎?”

  桑紅芹喊道:“她周嬸吧?快進來吧。”

  周嬸是自己過來的,找了個小板凳坐下:“你們吃你們的,我就是過來跟你說幾句話,你看我們家事情多,我也沒時間東奔西跑。”

  桑紅芹放下飯碗,說道:“這有啥?你們家忙,你就先顧家,老大媳婦懷了兩個多月了吧?正是要操心的月份,等她生了孩子,你再搭手唄,縫紉機我還用著,掙得錢咱們三七分。”

  周嬸過意不去,連忙說道:“縫紉機我放家裏也沒啥大用,你用你的,不用分我錢,我啥也不幹還能分錢,太見外了。”

  兩個人你一眼我一語,那個要給錢,另外一個死活不收,最後白靈說道:“周嬸姥姥,你們各讓一步,周嬸一分錢不收,我姥姥心裏也過意不去,就二八分,也沒多少錢,周嬸也別推辭了。”

  桑紅芹應和道:“就按照靈靈說的這個辦吧,我也不多分你,要是沒有你,我也幹不了這個。”

  周嬸過來除了說這個,還有另外一件事,她想麻煩桑紅芹給大兒媳婦肚子裏的孩子做件衣裳,現在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布料的顏色別用太花的,男孩女孩都能穿,孩子落地得有件像樣的衣裳啊,好在嬰兒小,用不了多少布頭。

  棉布七毛二一尺,月子裏的娃娃做衣裳二尺布就足夠,周嬸扯了一塊石青色棉布,帶過來給桑紅芹。

  這對桑紅芹來說不算什麽,做件小孩的衣裳不在話下,桑紅芹抖落開棉布,目測了一番,說道:“這點布不少,除了衣裳,剩下的布頭我估量著還能給孩子做雙襪子跟小帽子,你看行不?”

  周嬸喜出望外,沒成想還能多做別的,臉上樂開花:“再好不過啦。”

  孩子的衣裳不怕大,小孩長的快,大一點能多穿兩年,反正不著急,桑紅芹把布頭放一邊,先吃飯,周嬸說家裏下午來客人,她得先回去。

  白靈隨口問道:“周嬸家裏親戚來了?”

  桑紅芹也納悶:“應該不是,看你周嬸挺開心的,估計是好事兒。”

  白靈從家裏走的時候,身上掛的東西滿滿的,孫玉柱索性給她找來一個麻袋,裏麵裝著山楂、蕨菜、蘑菇等等山貨。

  孫玉柱對山上熟悉,角落縫隙他都能找到山貨,小楊莊的人很少有人上山,饑荒那兩年村民一窩蜂的往山裏跑,樹皮都被啃沒了,後來聽說出了事,進山的四五個壯勞力不明不白死在山裏,血肉模糊的,好多人都傳言說是碰到了山裏的野豬,大家都惜命,從那以後很少人上山。

  其他人去的少,有一個好處,山上的東西不會被摘光,所以孫玉柱每次往山裏麵走走,都會有收獲。

  桑紅芹囑咐道:“有時間記得帶他回來,給我們瞧瞧。”白靈應了一聲:“知道了。”

  鄒城休息日一般都是過來找白靈,偶爾去三姑家一趟,鄒副校長老叫他過去吃飯。白靈問鄒城什麽時候跟她回小楊莊,鄒城得意洋洋的說道:“下周吧,你放心,我肯定好好表現。”

  白靈撇撇嘴:“你倒是挺著急。”

  白靈把從家裏拿來的山貨都曬在窗台上,等晚上的時候再收進來,鄒城這次回省城給她買了好多東西,衣服她都先留了起來,列寧裝也不著急做,倒是收音機,真的是太有用了!

  雖然現在收音機頻道的內容並不豐富,但這是唯一排遣寂寞的渠道,白靈晚上躺床上,都會打開收音機,調到喜歡的頻道,白靈把收音機的錢給了鄒城,鄒城不願意要,兩個人爭執很久,鄒城看白靈要生氣了,才收下錢,衣服布料鄒城買就算了,收音機這麽貴,她不能白拿,僑匯票她沒有,隻能把錢給他。

  鄒城不情不願拿著錢,自言自語道:“總有一天我的就是你的,看你還客不客氣。”

  白靈過去順順他的毛:“去公園逛逛吧,好久沒去過了。”

  鄒城騎自行車帶白靈去的公園,縣城不算大,騎車十幾分鍾就到了門口,鄒城讓白靈先坐著,自己去買了兩根冰棍,現在這個季節,草綠了柳樹也抽了芽,正說著話白靈見到了熟人:韓守國,他跟在一個老婦人後麵,老婦人抱著一個嬰兒,看來是一家人帶著孩子出來曬曬太陽,天氣大好,確實適合出來走走。

  韓守國跟白靈打了個招呼,匆忙又跑開,鄒城問:“這是你們班的學生。”

  白靈咬了一口冰棍,回道:“是啊,就是上次餓暈的那個,今年光景好多了,供應也提上來一些,還能餓暈了,不過也難怪,他們家孩子也是多。”

  白靈周一去學校上課,農業常識課上需要有同學配合她,就隨手點了離她最近的韓守國,韓守國慢步挪上講台,白靈對著課本念,她正好講到耕種的這一課,白靈也不會啊,實踐才能出真知,她提前問了孫玉柱,學的有模有樣,上課來給孩子們示範。

  白靈從家裏拿來一跟木棍,假裝是鋤頭,讓韓守國雙手握住,自己攥著他的手腕:“姿勢一定要正確,這樣的話刨地才能省力氣,兩隻手要緊緊握著,雙腿一前一後,大家仔細看看。”

  白靈說完後退一步,讓韓守國做示範,韓守國感受到白靈鼓勵的眼神,木頭一揮,模仿的很像,韓守國揮第二下的時候沒注意,砸到了自己的胳膊,白靈拿的這根木頭可不細,現在恐怕都得腫了,白靈連忙過去看。

  白靈讓韓守國把衣袖卷起來,韓守國扭捏著不願意,白靈推測,一來韓守國是不好意思在同學麵前擼起袖子,二來現在也不講究每天洗澡,孩子胳膊上可能不太幹淨,他怕老師笑話他,白靈把韓守國拉到外麵,讓同學們先上會兒自習。

  四班的教師在最裏麵,白靈把韓守國拉到角落:“聽老師的話,木頭沉,一下子砸下來怕是得瘀傷了,看看要是嚴重的話,老師就帶你去醫院。”

  韓守國連連搖頭:“不用不用,我能感覺到,肯定沒事兒。”

  白靈故意沉下臉色:“怎麽連老師的話都不聽呢,這樣可不是好學生。”韓守國低頭沒說話。

  韓守國穿著一件黑色褂子,前襟、袖子處打了五六個補丁,漿洗的發舊,褂子鬆鬆散散的,白靈稍稍往上一推袖子就跑到上麵,看到韓守國的胳膊,白靈驚呆了!

  這是一條布滿傷痕的胳膊,有的血條還紅紅的,黑紅色的血痂剛剛結上,有的像是陳年的舊傷痕,一條條在胳膊上蜿蜒,白靈鼻頭一酸,這才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啊,韓守國害怕的往後躲躲,不敢看白靈的眼睛。

  白靈慢慢走近他:“守國聽話,告訴老師,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韓守國緊緊閉著嘴,死活不說,白靈安撫他,讓他先回去上課,下課後把他帶到操場上,過了很久,他才低低的說道:“我媽打的。”

  這個結果讓白靈感到十分沮喪,她本來以為,是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韓守國受到了虐待,誰知道,罪魁禍首竟然是他的母親!

  接著韓守國又說了一句話,猶如晴天霹靂,顛倒了白靈的認知:“她,她不是我親媽,聽說我媽在我三四個月的時候,就跟著別人跑了。”

  韓守國隻是一個孩子,關於父母的恩怨,他也是在零星的對話中探得一二,再具體的情況他不清楚。韓守國說,他爸經常不在家,主要是後媽管一家人的吃喝拉撒,後媽跟他爸在一起之後,又生下好幾個孩子,有男有女,他在家裏不受歡迎,平時吃穿都是最差的,挨餓的年代,他連飯桌都不能上,就在旁邊吃糠,今年條件好了,後媽讓他吃一點黑饃饃,喝點棒子麵粥,但是天天連四成飽都吃不上,有一次他喝了一口妹妹的麥乳精,後媽從外麵樹上折下一根細柳條就開始抽他。

  後媽脾氣不好,看他不順眼,說他是全家的多餘,心情不好就打他,他奶奶雖然在家裏住,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從來都不敢管,他爸是因為跟後媽結婚後,戶口才從農村轉到了城裏,後媽還說奶奶是吃閑飯的,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孩子,絕對不會接她過來之類的。韓守國奶奶捧著這個城裏的兒媳婦,從來不敢得罪她。

  這家人真是讓白靈大開眼界,怪不得俗話說,世上隻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根草。

  這件事不能裝作不知道、不聲不響的就這麽算了,白靈說道:“你別怕,我帶你去找年級主任。”

  韓守國含著淚說道:“我害怕我媽打我。”

  白靈安慰他:“放心,有老師,有學校,還有街道的居委會呢,不用害怕。”

  白靈牽著韓守國,去了年級主任的辦公室……

  作者有話要說:  前麵那三章的鋪墊跟提示,我指的是韓守國他媽不是他親媽這件事……提示的不明顯嗎?(*@ο@*)

  

  第51章 榛子

  

  白靈反映情況,年級主任擼袖子查看韓守國的傷痕,又簡單問了幾句,說得去找校長。鄒副校長負責日常工作事務,她看到白靈推門進來,笑眯眯的問:“你們來找我有事嗎?”

  年級主任把韓守國往前推了推:“鄒校長,這個孩子身上有傷,我們懷疑是被人打的,孩子是咱們學校的學生,我們有責任跟義務弄清楚真相。”

  年級主任說話拐了個彎,他沒直接說是孩子後媽虐待孩子,這一切都是韓守國的一麵之詞,萬一裏麵有什麽誤會呢,這樣提先讓學校調查清楚,之後再決定怎麽處理也不遲。

  鄒副校長出麵去街道聯係居委會,居委會對這件事毫不知情,一個街道那麽多人家,不可能家家戶戶的情況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居委會主任承諾,一定會查清楚,至於韓守國,現在也不方便放回家裏,如果他說的全部都是實話,居委會開始調查如果被後媽知道,怕她拿韓守國撒氣。

  怎麽安排韓守國成了問題,他現在不適合回家住,最起碼要等他爸爸回來再說。白靈主動說道:“我家裏地方大,又是三年級四班的代理班主任,我帶幾天守國吧,這件事處理好之前,可以讓他跟著我。”

  雖然說韓守國是一個男生,但三年級的小孩,不到一米二的個子,跟個小蘿卜頭似的,跟白靈幾天也沒關係。

  正像白靈說的,她是四班班主任,韓守國也喜歡白靈這個老師,她照顧班裏的孩子也算合情合理。

  韓守國怯怯的躲在白靈後麵,偷偷的說:“白老師你放心,我一定聽話,幫你多幹活!”白靈摸摸他的腦袋:“你是一個好孩子,別害怕,這些事情交給大人去處理,你安心上學。”

  關於韓守國的安頓,還得跟家裏人說一聲,現在還不能明說,學校的一個老師去韓守國家裏,說他代表學校去了省城,要過三天才能回來。

  韓守國後媽正嫌棄這個兒子呢,巴不得他日日不回家,韓守國奶奶在一旁焦灼的問:“怎麽這麽突然呢,娃娃上學之前都沒跟家裏提,東西都沒收拾。”

  那個老師準備好說辭:“因為比較突然,所以沒來得及通知家長,是正規活動,家裏人都不用擔心。”

  韓守國後媽撣了撣炊帚,家裏兩個月沒怎麽吃肉,今天正準備蒸包子,他不在家正好省下來,再好不過,她把撣下來的麵粉又放進麵盆裏,不耐煩的說道:“媽,人家老師不都是說了嗎?孩子臨時去省城,你還嘮叨什麽?”

  兒媳婦在外人麵前不給自己一點麵子,可韓守國奶奶早就習以為常,一點也不生氣,訕笑道:“我這不是擔心孩子嗎?就是問問,問問。”

  韓守國後媽脾氣大,把炊帚使勁往地上一扔,陰陽怪氣的說:“可不是嗎?閑人才有時間操心雜事呢,我每天當牛做馬,可顧不了那麽多。”家裏馬上硝煙四起,那位老師趕緊出來,回學校喝水壓壓驚,跟白靈說道:“那家人可真是難相處,不是自己的親兒子真是不心疼,難為孩子了。”

  晚上白靈帶著韓守國回家,他怯怯的跟在白靈後麵,進門後白靈指指臉盆:“先去洗手洗臉。”等白靈出來再看,臉盆裏裏外外被洗的幹幹淨淨,盆底粘的泥都被刮幹淨,韓守國垂著手站在牆角:“我順手就給刷了刷。”

  真是個早慧懂事的孩子,也難怪,生活在那樣壓抑的家庭,不乖巧一點日子更難過,白靈去廚房做飯,她掏出一把榛子遞給韓守國,讓他捧著去屋裏吃。

  晚上鄒城過來,白靈簡單跟他介紹了韓守國的家裏,白靈是自責的,她上次家訪的時候沒有了解清楚,當時韓守國後媽要打他的時候白靈就應該有所察覺,其他人家父母管教孩子,也打也罵,但是下手這麽狠的少見啊,不過是碰掉奶瓶,抄起鐵鍬打人,別說是孩子,就算是打人,挨上一鐵鍬也受不住啊。還有皮登跟韓守國打架的時候罵他有爹養沒娘教,韓守國他媽跟別人私奔了,可不就是沒娘教育?皮登家離韓守國家裏近,肯定是知道他家的情況。再結合之前他被餓暈,誰家不是先緊著小孩子吃飯呢?班上那麽多人,除了韓守國,其他學生科沒有被餓暈過。

  白靈鬱悶的跟鄒城吐槽,鄒城安慰她:“一般人想不到這麽深,這事又不怪你,反正現在事情被翻開,居委會出麵調查,肯定會妥善安頓孩子,你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白靈也發愁這個,韓守國後媽虐待他,但是按照法律,她也是他的監護人,拋開他後媽不提,韓守國現在的親人就是他爸,他爸跟他後媽組成家庭,韓守國不生活在這個家裏,還能去什麽地方?

  白靈揉揉太陽穴,懷疑自己這麽做是對是錯,她再轉念一想,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還會選擇帶著孩子把事實揭發出來,長期生活在這種壓抑的家庭裏,對韓守國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會造成巨大的傷害。

  白靈望望屋子的韓守國,他正坐在桌子旁邊發呆,像是在想什麽,白靈捅捅鄒城:“你去跟孩子說說話,別讓他一個人待著。”

  也不知道鄒城跟韓守國說了什麽,屋子裏嘻嘻哈哈的聲音不斷,隻聽韓守國拍手道:“再變一遍,好厲害!”白靈把門簾掀開一道縫,原來是鄒城在變戲法。

  家裏還有間小屋子,是用來放雜物的,鄒城吃晚飯後把那件小屋子收拾出來,白靈家裏還有一床舊的鋪蓋,雖然破舊些,可是漿洗的很幹淨,白天的時候她特地拿出去曬了曬。

  韓守國抱著鋪蓋,自己去小屋裏鋪好:“謝謝白老師,鄒大哥。”

  第二天一早,白靈還沒起床,就聽到外麵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她還以為是進耗子了呢,披上衣服一看,韓守國握著大掃帚掃院子呢,被抓包的韓守國羞怯笑笑:“白老師你再去睡一會兒,我反正睡不著,就起來掃掃地,我在家裏經常幹活的,能幹好。”

  韓守國豈止是能幹好?白靈進廚房一看,他把饃饃已經放在屜上蒸,旁邊是洗好的蕨菜,切成手指長短,白靈昨晚順口提過一嘴,說早上要做涼拌蕨菜吃,菜板高度大人合適,韓守國夠不著,底下還放著一隻板凳。

  白靈在廚房轉了轉,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什麽能做的,碗筷擺上桌,廚房四處都被擦幹淨,廚房油煙熏著,雖然白靈也常清理,但是還是難免留下汙漬,不知道韓守國是幾點起的床,竟然收拾的這麽井井有條。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孩子日子得過得多心酸啊 ,這要是在現代,十歲的孩子,父母的掌中寶,別說做飯,就是掃帚可能都沒摸過。

  白靈招呼他過來,蹲下說道:“下次不用起這麽早,你還小,睡飽了才能長高個兒,在白老師這兒不用客氣,也別拘束,走,咱們吃飯去。”

  韓守國在白靈這裏吃住,居委會隔天給她送來了糧食,說孩子不能在這裏白吃白喝,白老師賺錢也不容易,街道應該負責韓守國的吃飯問題,讓白靈不要客氣,這些糧食居委會暫時給墊上,等以後會從韓家人手裏討。

  白靈偷笑,這樣還不錯,韓衛國後媽那麽摳門,從她嘴裏奪下糧食,估計要嘔死她。居委會送來了十斤紅薯、五斤玉米麵,二十個土豆,全都是粗糧,不過粗糧也很難得,能吃飽就行。

  白靈沒料到韓守國奶奶會過來看他,韓守國奶奶年級比桑紅芹還好小上七八歲,但是人蒼老的厲害,滿頭的白發鬆鬆的攏在腦後,穿著破布衫,臉上都是皺紋。

  她無意撞見居委會調查韓家的情況,去居委會磨了好久,說自己絕對不透露韓守國的住處,居委會的人才答應告訴她白靈的地址。

  韓守國哭著撲進奶奶懷裏,嘴裏不停的念叨:“奶,奶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呢,你咋才來看我。”

  韓守國奶奶不禁老淚縱橫,拿袖角給孫子擦擦淚:“你是奶奶的好孫子,奶奶怎麽會不要你?這兩天我也想明白了,是奶奶糊塗,其他的孫子孫女啊,都有爸媽疼,就可憐了一個你啊。”

  白靈看的心酸,她招呼祖孫二人進屋坐,韓守國奶奶語氣誠懇:“白老師,真是謝謝你照顧我們家守國,您是大好人啊。”

  白靈之前對他奶奶有誤解,還以為她更喜歡後媽生的孩子,不喜歡韓守國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一個沒能力的老太太,再加上愚昧怯懦,不敢跟兒媳婦對著幹,說來說去,還不是韓守國他爸的縱容?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韓守國受虐待也不是一天兩天,白靈不信他爸毫不知情,大概也是為了媳婦城裏人的身份,敢怒而不敢言吧,沒有擔當跟責任心的男人,最可恨!

  韓守國苦惱的說道:“奶奶,我後媽老說我媽是跟別人跑了,她為什麽不要我呢?我很乖的,不會拖累她。”

  聽韓守國提起前兒媳,韓守國奶奶不禁痛哭道:“那個挨千刀喪良心的,自己搶了我們曾慶,還把髒水往你媽身上潑啊。”曾慶是韓守國他爸的名字。

  韓守國奶奶告訴他,他親媽不是跟別人私奔,那時候他親媽懷著她生活在鄉下,他爸在城裏的廠子上班,每個月回來幾次,誰知道媳婦懷孕之後,他一來二去就跟廠裏一個二婚的職工搞到一起了,對方後腳也懷了孕,韓守國他爸在他親媽生下他之後,就跟他親媽離了婚,娶了現在的這個,韓守國親媽心灰意冷拋下兒子遠走他鄉。

  後媽小三上位,破壞人家家庭,過了這麽多年還抹黑造謠,韓守國奶奶心灰意冷,抹抹淚道:“兒子再不是人,可還是我的親兒子,我這些年給他們家做牛做馬,也換不來一點真心,還……為了家庭穩定看著守國被欺負,我真是錯的太離譜了。我想明白了,以後我帶著守國單過,日子再苦再難也能熬過去,總比讓孩子挨打強。”

  如果韓守國能跟著他奶奶,還算是比較好的歸宿,到底是自己的親奶奶,讓人放心一點,不過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其他的不說,兩個人的生計就成了問題。白靈說道:“守國可以先在我這住著,等你們商量好,再接走也不遲。”

  居委會走訪了附近的鄰居,掌握了第一手資料,都能證明後媽欺負韓衛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大家平日沒說出來而已。

  居委會做思想工作很有經驗,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說的韓守國父母涕淚橫流,是真情還是假意就分不清楚了,總之一直在檢討自己的過錯,他們當然得認錯,不然居委會都要把兩個人告上法院了。法院是什麽地方?隻有犯罪的人才會被起訴,如果被起訴,人人在背後戳脊梁骨,丟人都要丟死了。

  可就算韓守國後媽悔過,也不敢讓他在那個家庭繼續生活,韓守國奶奶站出來說,她以後要帶韓守國單獨生活,她本來想回鄉下,但是居委會說可以留在縣城,韓守國是城鎮戶口,有商品糧可以領,他奶奶在農村每年也可以分到糧食,勉強夠吃。住的地方也簡單,街道裏有空的公房,他們家情況特殊,騰出一間給祖孫倆住。

  學校方麵表示,減免韓守國在學校的一切費用,讓他沒有任何顧慮的上學,居委會還給他們申請了特困戶,每個月都有補助可以領,如果日子實在過得艱難,到時候可以申請政府的救助。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