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23節

  這個年代很多國人都是這樣的生存狀態,每家孩子生的都多,人一多地方就不夠住,等孩子長大娶妻生子,運氣好的有個好工作單位給分房,不然隻能跟著爹媽擠著住,至於買房,現在很少人有買房的意識,能擠就擠,再者就算想買房,手裏也都沒餘錢,有那錢還不如填飽肚子呢,住的差點忍忍就過去了。

  韓守國他媽在門口叫了一聲:“守國呀,你們老師來家訪了。”說完打開門讓白靈進去。

  韓家房子不大,小鐵門裏是一個小院,裏麵幾間房子,破氈布斜拉掛在矮房頂上,土牆外麵有棵棗樹,韓家住最裏麵的兩間房子,過道擺著炊具,廚房是沒有的,本來有一個小窄條做廚房,但是後來家裏孩子越生越多,就騰出來給孩子住,做飯改到外麵做,碰到下雨下雪,做次飯可真費勁。

  地上飄著樹葉,韓守國她媽拿掃帚隨便掃幾下,韓守國穿著拖鞋小跑著出來,見到白靈笑逐顏開:“白老師,您來啦,快來屋裏坐。”韓家人房子的方位不好,白天也不算亮堂,家裏有些雜亂,但是能看出來已經是收拾過的,明顯對家訪很上心。

  裏屋有小孩子哇哇亂哭,一個年老的聲音傳來:“小祖宗,你可別哭咯,這一天天的。”韓守國解釋道:“我妹妹哭呢,老師你別介意。”

  韓守國他媽踢他一腳:“你奶奶一個人忙不過來,快去看看用不用搭把手。”韓守國小跑著去裏屋,他媽陪笑道:“老師您先坐會兒。”

  韓守國其他家人都沒在家,他媽本來應該去幹活,但是因為家訪,特地等白靈過來,她用手攏攏頭發,說道:“白老師對吧,守國哪裏做的不好,你就可勁揍他,不用客氣,孩子都是這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韓守國出來把奶瓶放下,奶瓶裏還剩下一半的奶粉,這年頭城裏奶粉的供應很少,就是偶爾給衝一次補充營養,金貴著呢,韓守國沒放穩,奶瓶摔在地上,奶瓶裏的奶粉流了一地,他媽看著來氣,順手撈起門後麵的鐵鍬掄上去:“你這孩子怎麽回事?眼睛出氣使的啊?”韓守國小聲低頭哭,白靈見狀連忙上前勸:“孩子還小,嬸子您消消氣。”

  韓守國她媽訕笑道:“我就是脾氣太急,讓您見笑了。”

  這就是家庭裏的教育理念問題,孩子不聽話?打!孩子闖禍了?打!反正隻要出現一點問題跟摩擦,上來就打。白靈也見過不少這樣的,比如趙嬸子家的鋼蛋,那熊孩子調皮,趙嬸子抄起木條直接就往腰上捶,看的白靈膽戰心驚,小孩子挨打是家常便飯。

  這種思想是根深蒂固的,白靈一人之力改變不了,她隻能盡量說韓守國的好話,岔開話題,當然也都是實話:“嬸子,守國在學校是一個好學生,學習認真,還樂於幫助同學,大家都喜歡他。”

  韓守國他媽像是不相信一樣:“我兒子能有那麽好?”白靈把韓守國在學校的情況簡單舉了舉例子,他媽臉色漸漸和緩:“那就好,我們家啊,也不指望他能考大學,有大出息,念念書識文斷字,有點文化就行。”

  韓家屋子小,二十來平的單間被分成三部分,中間用簾子隔開,也不怪這樣做,家裏六七個孩子,還有兩個老人,根本住不下,過兩年老大就要娶媳婦,還得發愁住在哪,生活的難題擺在眼前,孩子的學習……不值一提。

  韓守國送白靈出來,他怯懦的拉著白靈,不讓她走,白靈摸摸他的頭:“聽話,你媽不會怪你的。”韓守國眼圈突然紅了,轉過頭小跑著回家。

  白靈接著去了其他人家,昨天下午她大致規劃了路線,她從家裏出發,韓守國的家離的最近,所以才第一個去那裏,之後按照順路的程度,白靈又去了附近的五六個同學家,家訪是一件身體累心也累的事情,既要反映一下學生平時在學校裏的表現,同時要注意尺度,照顧家長跟學生的情緒,另外要跟家長進行溝通,問清楚孩子的狀況。

  白靈保持笑容,跑了十多家之後,後腳板生疼,有家長客氣的留飯,可萬萬不能在別人家吃飯,白靈婉言拒絕,到了午飯的時間,她肚子咕咕叫,正好國營飯店在附近,隨便吃點,看時間還差二十分鍾一點,她想著下午怕人家午休,最好兩點之後拜訪,於是去電影院看了一場電影。

  白靈通過一次家訪,算是感受到了人的百態,有的家長一看就是有文化有涵養,聲音和緩,舉止得體,通常教出來的孩子也不差,是學校裏的三好生,有的家長白靈剛進門,扯著大嗓門就喊:“家訪什麽家訪?整天在學校上學還不行,非得來家看看啊?”白靈頗為尷尬,這就算了,白靈問學生問題的時候,家長不滿的埋怨:“一天這麽多小時,孩子大半的時間都在學校,你們老師都不了解,我天天上班不知道!”

  白靈無所謂,她就是流程挨家去家訪,她把每家人的情況總結一下,交給四班的班主任,任務就算完成。白靈計劃的簡單,本來以為一天就能全部家訪完,結果到了天黑,她才完成一半,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周一還得繼續。

  白靈回家看見炊煙升起,鄒城圍著圍裙,右手舉著一把鍋鏟,笑吟吟說道:“回來啦!”

  白靈輕咳一聲:“你怎麽進來的,我記得我走的時候鎖門了。”

  鄒城附和的點頭:“是啊,你確實鎖門了,不過你鑰匙忘拔了,插在鎖眼裏。”

  白靈揉揉太陽穴:最近這記性不太好。她回屋換上一雙拖鞋,從門後伸出腦袋:“我要換衣服,你不許進來。”

  鄒城專心切菜,案板上碼好一堆半圓形的蘿卜片,聽到這話,他慢騰騰的說道:“我盡量。”

  白靈默默的插上屋裏顫顫巍巍的裏門,他就是故意氣她,還盡量,他要是敢進來她非把他踹出去不成。

  白靈回家喜歡換身家居的衣裳,都是棉布的料子,貼身穿舒服,拖鞋是桑紅芹給她做的,自己納的鞋底,拖鞋的鞋麵需要的布料不多,邊邊角角的布頭湊在一起,桑紅芹手巧,藍底橙花的花布料,半個手掌大小的碎布有一小把,客人把剩下的布料收走,這些碎布頭沒用處,洗碗都嫌小,桑紅芹就都收起來,漸漸也攢了不少。

  桑紅芹把碎布塊拚在一起,給白靈做了一雙拖鞋,帶花紋的圖案她可穿不了,還剩下碎布頭,索性也給周嬸家的嘟嘟做了一雙。

  燈芯絨布料穿在身上暖和,常常用來做外套跟褲子,桑紅芹剩下一些小碎條,她在燈芯絨裏麵包裹上一層破棉花,給一家三口各自做了一雙棉拖鞋,冬天穿著暖和。

  白靈換完衣服出來,鄒城一眼盯在拖鞋上:“拖鞋好看。”白靈湊過去看鄒城做什麽:“我姥姥給我做的,晚上吃什麽?”

  鄒城做的是蘿卜湯,裏麵放了蘿卜土豆,家裏的肉剩的不多,鄒城切下一小塊野豬肉,切成指甲蓋大小扔進鍋裏:“你累了一天,去屋裏等等。”

  白靈開啟話嘮模式,揉著腿腳跟鄒城吐槽:“今天我去了好多人家,愛孩子的、漠不關心的,什麽樣的家長都有,你還記得我跟你提起過的餓暈的韓守國嗎?那孩子真可憐,我還沒跟家長告狀,她媽拿起鐵鍬就要打他,孩子可憐巴巴的站在一邊,動都不敢動,我看著都心疼,我在跟前他沒挨打,背後不一定什麽樣呢。”

  鄒城安慰她:“天底下沒有不愛自己兒子的母親,你別想太多,人家的家務事,自己有自己的一套辦法。”白靈想想也就釋然了,大概是教育方式不一樣吧。

  鍋裏的湯水燒開,發出咕嘟咕嘟的響聲,窩頭早就熱好,白靈把屜端到飯桌上,擺好兩雙碗筷,她念念叨叨:“你一雙我一雙。”然後過去看蘿卜湯,蘿卜被燉的軟軟的,湯汁上飄著點點肉塊,家裏還有兩棵香菜,鄒城洗淨切成小段,關火後撒到鍋裏,瞬間飄上一層綠色。

  白靈早就餓的饑腸轆轆,中午吃的著急,最多五六分飽,下午又跑來跑去的,她端坐在桌上,接過來鄒城遞的湯,吹散熱氣喝了一口,蘿卜湯暖暖的,最適合寒冷的晚上喝,一碗湯下去,祛走了滿身的寒氣。

  鄒城擦擦嘴,跟白靈說道:“靈靈,我姐下個月回來探親,她要來淶水縣看我,我想讓你見見她。”

  作者有話要說:  你們看見新封麵了嘛?是不是萌萌的……

  

  第45章 燒餅

  

  白靈筷子上的蘿卜滑落到湯汁裏,濺到她的手背上,蘿卜湯剛出鍋還是滾燙的,鄒城從對麵起來,抓起飯桌上的手絹給她擦拭:“我嚇到你了?”

  白靈抽開手:“我去洗洗。”鄒城的姐姐?這個是隻會出現在對話中的人,那是他的家人啊,會不會有點太快?

  鄒城顯然不給她打岔的機會:“我姐人很隨和的,就是見一麵,吃個飯,你要是不放心 ,她也不會跟家裏人提,不然我爸媽指定不消停,行嗎?”

  鄒城說到這裏,她不答應也有點說不過去,白靈點頭說:“那好吧。”

  鄒城咬口窩頭:“醜媳婦總得見公婆,這次隻是見我姐而已,再者,你可不醜。”

  白靈喝了一大口湯:“算你識趣。”

  吃完飯鄒城回去了,時間太晚,再待在白靈這裏,孤男寡女怕惹出閑話,白靈燒壺熱水,用搪瓷缸泡杯咖啡喝,白靈遺憾的想,要是有個咖啡杯才相得益彰,搪瓷缸有些煞風景啊煞風景。

  白靈喝咖啡提神,她點上煤油燈,把筆記本掏出來,撕下來的兩頁紙是學生情況的概括,現在有時間還得具體擴展寫一下,明天家訪完剩下的孩子就能交給四班的班主任。

  第二天白靈把家訪記錄交給四年級班主任,她挺著肚子扶腰道:“哎呀,白老師你可真細心,這麽細致的家訪調查記錄,我可沒見過。”

  人都喜歡往一起湊,很快其他老師的腦袋伸過來:“什麽什麽?我也開開眼。”幾位老師捧著白靈的筆記本讚不絕口,她撓撓頭:“我就是把實際情況寫寫,這樣也方便了解學生家裏的情況。”

  過了沒幾天,負責學習的陸主任來找白靈談話,問她願不願意做三年級四班的代理班主任,班主任是有資曆的老師才能當,像白靈這種年輕老師,最起碼得熬上五六年才有機會。

  白靈受寵若驚,謙虛的說自己沒有能力勝任,人家陸主任既然來找她,就是認定她能做好,對於她的謙讓沒放在心上,說道:“實不相瞞,原來的四班班主任預產期快到了,孩子們不能沒班主任,群羊還得有個領頭的呢,原來的班主任推薦你,說你認真負責,心思也細膩,最適合代理班主任一職,我呢,也讓老師在班裏做了調查,同學們對於你當班主任這件事,表示熱烈的擁護,白老師你看,大家都信任你,看好你,就不要推辭啦!”

  白靈從腦子裏搜羅出幾句表衷心的話,說道:“我一定不辜負學校跟領導的期盼,努力做一名合格負責的班主任!”

  陳主任滿意的微笑:“好好幹,前途是光明的。”

  其他的不提,代理班主任跟班主任是一個待遇,每個月額外有四塊五的班主任費,這是除了工資外多出來的收入!四塊五,這些錢能買五十八斤豬肉、四百五十碗餛飩、十八斤大白兔奶糖……

  懷孕的四班班主任是語文老師,她教三年級三班四班的語文課,她休假這課也沒人上,陸主任就讓白靈兼教語文課。

  班主任有班主任費,代課可沒錢,都是你幫我,我幫你,不講究加工資。這兩個班白靈都熟悉,農業常識課也是她上的。

  《農業生產常識》一周隻有兩節課,兩個班加一起才四節,白靈完全能應付。她代理班主任的第一天,先跟學生們聊了一節課,說白了既是安撫又是下馬威,做老師的不能光是溫柔,也得有威嚴,能夠震懾住學生,學生才能聽話。

  三年級的孩子都是純真的童顏,眼神怯怯的,比起六年級的桀驁,更多的是童真,孩子年紀再小,班上也會有幾個刺頭,最後一排的小胖子上課玩手指、不停的扭來扭去,還抓前麵女同學的小辮子。

  白靈都看在眼裏,不過第一節課她沒吱聲。等到第二節課,小胖子故技重施,拿著鉛筆卷在女同學散落的頭發上,使勁往後一扯,前麵的女同學哇的一聲疼哭了,白靈放下書:“皮登,你站起來!”

  小胖子懶洋洋的起來:“老師,你叫我有什麽事啊。”語氣比這個年紀的孩子鎮定的多,一看就沒少挨批評,臉皮厚。

  白靈才不會管他這些,指了指教室外麵:“出去罰站,把鉛筆頂在頭上。”

  小胖子不情不願:“罰站行,我不頂著鉛筆。”

  “為啥不頂?”

  小胖子瞪了白靈一眼:“丟人。”

  白靈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不聽老師的話,是要叫家長的。”

  一般孩子最怕叫家長,要是讓家長知道孩子搗亂,都要受罰的,誰知小胖子絲毫不懼:“叫就叫唄。”

  白靈回到講台上,讓同學們翻到二十一頁,跟小胖子說了一句:“你放心,我讓你媽過來。”

  小胖子得意洋洋的臉立馬垮下來,乖乖的拿著鉛筆出去:“我頂還不行嗎?”

  白靈暗自鬆口氣,萬事開頭難,把皮登治的服帖,就不怕其他同學搗亂,殺雞儆猴就是這個道理。

  幸虧白靈這次家訪,大致摸清楚同學家裏的情況,皮登他爸在機關的食堂上班,是掌勺的大廚,這可是一個肥差,看看皮登就知道了,相比其他瘦弱的同學,他吃的看來很滋潤。

  皮登媽在陶瓷廠上班,日夜班顛倒,平時很少管孩子,一般有事都是他爸過來,他爸溺愛孩子,所以皮登一點不怕叫家長。皮登在家裏最怕的是他媽,所以白靈稍稍一提請他媽過來,這孩子就乖乖的出去頂筆,對症下藥才能見效。

  四班看起來一團和氣,沒有什麽風波,白靈做了班主任得格外上心,萬一孩子們磕磕碰碰,她這個班主任責任最大。

  天往往不遂人願,怕什麽就來什麽,第二節下課,班長跑過來找白靈,說皮登跟韓守國打起來了,白靈慌忙跑去教室。

  十來歲的孩子沒力氣,兩個人互相抓著胳膊,雙腳用力,顯然皮登占了上風,把韓守國逼到角落裏,嘴裏喊著:“有爹養,沒娘教!”

  白靈怒斥一聲,讓兩個人放手:“在學校不許打鬧,牆上都貼著呢,不知道嗎?還有皮登,不能這麽說同學!”

  皮登反駁道:“哼,我說的沒錯。”說完歪過頭不理白靈。白靈找其他同學了解情況,發現就是孩子之間的小摩擦,她隻能幫忙調解一下,兩隻小手摞在一起,互相說個對不起,這件事就算結束了。

  白靈當班主任才了解班主任的難處,那四塊五可不容易拿,說起來還是任課老師輕鬆,上完課就走,不需要管其他的雜事。

  白靈回辦公室同事都問她怎麽了,白靈簡單敘述一遍,有一位老師說:“白老師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同學間拌拌嘴常有的事兒,哪個班主任都得經曆,對了,剛才門衛傳話說有人來找你,你出去看看吧。”

  白靈穿上外套去了學校門口,鄒城正在門衛室站著呢,她小跑過去,鄒城迎過來說:“我姐快要到了。”

  白靈啊了一聲:“不是還有好幾天才來嗎?”

  鄒城緩緩說道:“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姐向來不按照常理出牌,這也是符合她的性格,她給我發了電報,已經上了火車,她是從北京過來的,大概兩個小時到淶水縣。”

  開始鄒城以為,鄒甜會先去西澤市看父母,之後轉道這裏,誰成想她在北京之後,第一個落腳的地方是他這兒,鄒城沒什麽準備的,他怕白靈不習慣,問道:“有點突然,你別多想,我姐人很隨和,她一定會喜歡你的。”

  白靈唔了一聲,說自己要請個假,小跑著回去,她今天隻有兩節語文課,可以讓其他老師幫忙代課,回來之後白靈先回家換了身衣裳,這才跟著鄒城去火車站。

  鄒甜這次主要是想回國考察一下,她有要回國的心思,但是猶豫不定,正好去年也沒回來探望父母,鄒甜比鄒城大了將近十歲,她結婚晚,將近三十才結婚,當時她的心事是父母心頭的一塊心病。

  身邊同齡的孩子二十五結婚已經算是老姑娘,農村的十七八早早就結婚,城裏上學的晚一些,二十二三也都嫁人娶妻,像鄒甜這種留到三十歲的大姑娘,用鄒正富的話說,在西澤市打著燈籠找不出第二個來。

  鄒甜好不容易結了婚,夫妻倆又為鄒城的婚事擔心,給他介紹相親的對象總說不著急,見了麵就沒下文,父母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人家自己優哉遊哉絲毫不上心。

  李愛雲總懷疑是不是女兒影響了兒子,傳染上晚婚的習慣,整天逼著女兒勸兒子找對象,李愛雲開始對兒媳婦的要求高,城裏人,身家清白,家裏條件不能太差,女方溫柔賢惠,個子高模樣不能難看,要求寫下來簡直能裝滿一張紙。

  自己的兒子怎麽看怎麽順眼,總想給他配上最好的姑娘,到了後來李愛雲泄了氣,條件一降再降,城裏人,懂事聽話,上過學知書達理,再然後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女的,活的。

  就這個條件,隨便一抓就能找到條件合適的,鄒城還是那套話:不著急。鄒正富說兒孫自有兒孫福,指不定跟他姐一樣,二十九三十結婚呢,李愛雲可不願意,她還著急抱孫子呢,強扭的瓜不甜,兒子不同意她也沒招,現在跑那麽遠,就算想管也是鞭長莫及。

  鄒城最聽她姐的話,鄒甜回國對李愛雲來講,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

  鄒甜跟著丈夫一起回國探親,她丈夫是北京人,叫郭洪華,是一名畫家。兩個人先回北京探望男方父母,之後再轉道過來。

  坐了一夜的火車,鄒甜夫婦疲憊不堪,鄒城長得高,站在人群裏很紮眼,鄒甜揮揮手:“小城”。

  鄒城牽著白靈擠過去,現在都是下車的人群,大包小包穿梭著,鄒城護著白靈,不讓人群擠到她,鄒甜圍一條大紅色的圍巾,頭發是栗色卷發,戴著一頂貝雷帽,廓形羊毛大衣下麵是一雙牛皮黑色長靴,真是新潮的打扮。

  鄒城蹙蹙眉,現在也不好多說什麽,簡單跟姐夫問好,然後介紹白靈:“姐,這是我跟你提起過的白靈。”

  鄒甜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旋即很好的遮掩過去,伸手道:“靈靈你好,之前聽小城提起過你,叫我姐就行。”

  相比鄒甜,郭洪華的打扮就低調的多,一件格子襯衣,西裝褲,腳下踩著一雙皮鞋。

  鄒城帶著鄒甜夫妻去了招待所,開好房間放下行李,鄒城帶著人去國營飯店吃飯。國營飯店也不講究裝修,大白牆,幾張桌椅,人多的時候要拚桌一起吃。

  鄒甜出國好幾年,這次回來明顯不太適應國內的環境,她拿紙巾擦擦桌子凳子,一個服務員路過翻白眼:“以為是舊社會的嬌小姐呀,穿的跟個小妖精似的,咱們桌椅幹淨著呢。”

  鄒甜氣的要跟她理論,鄒城按住她:“算了,都是這脾氣,習慣就好。”

  鄒甜在國外的時候,出去吃飯侍者照顧的無比周到,說話輕聲細語,別說給你小話聽,就是音調高都很少,鄒甜歎口氣:“那就算了吧。”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