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3節

  白靈姥姥盯著男人的背影,問道:“靈靈這是誰啊。”

  白靈說道:“我見過兩麵,不太熟。”

  列車員來賣盒飯,大家紛紛掏出錢來買,火車上買盒飯有一個好處,隻需要花錢就成,不用貼糧票。

  盒飯沒有挑選的餘地,隻有一種,白靈兜裏有點錢,不算多,大概五塊錢左右,是藏在小屋的櫃子裏麵,估計是這些年原主攢的。白靈買了四盒盒飯,那個男人把位置讓出來給姥姥姥爺坐,她也沒什麽能報答的,買份飯聊表心意。

  盒飯三毛五一盒,這價格不算便宜,但不貼糧票劃算呀,這個年代,糧票誰都想多攢點,盒飯有點涼了,不過白靈也顧不上這個,好歹能瞅見一點點肉絲,她吃到一半,男人才回來。

  白靈把盒飯遞給他:“剛才來賣盒飯的,我替你買了一盒,快點吃吧,不然涼透了。”

  男人接過盒飯道謝,靠著座位狼吞虎咽把盒飯吃了。車廂的味道實在令人難以忍受,空氣悶熱,還飄散著一股子臭腳味,白靈圍了一條鵝黃色的圍巾,這圍巾還是趙春蘭送給她的,算不得太新,好在還能戴的出去,這是她唯一的一條圍巾。

  白靈把圍巾往上攏攏,圍巾上的皂莢味道若有若無,充斥在白靈的鼻尖,好在舒緩了一些。

  男人纖長的手伸展開,裏麵躺著三顆糖,白靈仔細看了看,字體不是漢字,像是俄文,是進口的糖果,她思忖一下,這個男人的身份一定不簡單。

  買糖是需要糖果票的,也就在過年供應一點點,或者要結婚了,拿著憑證買喜糖,糖果也是分等級的,最差的就是水果硬糖,甜的齁嗓子,味道一般,好點的是奶糖,一咬滿嘴的牛奶味漫到口腔,像這種國外的糖,一般市民見都見不到。

  吃了一顆糖白靈稍稍舒服一點,下車的時候天剛亮,她叫醒睡夢裏的姥姥姥爺,跟讓座位的男人告別,三個人帶著不多的行李下車。

  白靈下車的地方叫淶水縣,說是縣城,但是街道上也就是矮矮的平房,偶爾有那麽一兩座樓房,牆上貼著各種標語,看起來振奮人心。時間還早,路上行人稀稀疏疏,大多數穿著灰藍的衣服,腳上一雙黑布鞋,白靈姥姥叫桑紅芹,姥爺叫孫玉柱,兩個人都是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祖上幾代都是貧民,在這個年代可謂是根紅苗正。

  白靈以前很少聽她姑姑提她爸媽的事情,三個人走路的時候,姥姥和姥爺斷斷續續說了不少當年的事。

  如果白靈父母沒去世的話,他們還算是不錯的家庭,白靈父母都是高中學曆,在那個年代已經很高了,白靈母親在縣城的小學當老師,白靈的父親是土地局的科員,兩個人婚後就生下白靈一個孩子,一家三口還算自在。

  聽白靈姥姥提,白靈父親是替局裏辦事,要去一趟省城,正好白靈母親放假,說想去省城買點東西,夫妻倆結伴一起,後麵的跟白靈聽到的大同小異,過馬路被車撞倒,當場人就沒了,後來對方給了一筆錢,白靈跟著姑姑生活。

  孫玉柱除了這個女兒,另外還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白靈她媽是老三,白靈大舅是市裏廠子的工人,一家人戶口都遷了過去,二舅也在小楊莊,她二舅是村裏的會計,二舅媽是村裏的婦女主任,至於她大姨,就在隔壁村子,離著不超過五裏地,也挺近的。

  目前老兩口跟著二舅一起住,不過老兩口早就合計好了,等白靈回來了,他們就搬回老房子去,不為別的,白靈她二舅媽可是一個厲害的,省的孩子受委屈。

  他們運氣還不錯,路上碰到了村裏生產隊長,隊長趕著驢車,見到孫玉柱停了下來:“孫大伯,外孫女接回來啦?”

  孫玉柱常年抽旱煙的牙齒黃黃的,他咧開一口黃牙,滿臉的褶子簇到一起:“回來啦,回來啦。”

  生產隊長一揮鞭子:“那戶口是落到咱們小楊莊不?”

  孫玉柱滿滿的驕傲:“不用麻煩啦,孩子戶口還在城裏,她一個大姑娘下地也幹不了啥活,還得讓你通融通融啊。”

  孫玉柱是看著生產隊長長大的,跟他爹還是老哥們,這有啥難的,就把孫家外孫女當成借住的不就成了?國家又沒規定親戚不能長住。

  生產隊長打量打量,還別說,孫家外孫女長得是真好看,杏仁眼,柳葉眉,臉色白嫩跟雞蛋似的,跟他們鄉下的姑娘還真是不一樣。

  驢車晃晃悠悠,似乎也沒比走路快多少,孫玉柱問:“今兒怎麽趕的驢車進城?馬車呢?”

  生產隊長說道:“大寶趕著馬車去買糧食種子去啦,生產隊就剩下這頭老驢,我就趕出來了。”

  大概走了一個多小時,他們才回到小楊莊,小楊莊四麵環山,村莊裏的房子稀稀疏疏,條件好的是磚瓦房,差一點的就是土坯房,小楊莊在十裏八村還算是富裕的呢,大多數還是土坯房。

  孫玉柱夫婦帶著白靈先去了她二舅家,昨天一大早,孫玉柱就拍了加急的電報,告訴兒子自己明天坐火車回來。

  白靈的二舅叫孫海全,不到四十歲,臉曬的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幹農活的,她二嫂叫鄭麗梅,一看就是個潑辣的角色,孫海全家是三間大瓦房,大門旁邊用石棉瓦組成了兩道院牆,院子裏幹幹淨淨,算是村裏住房條件非常好的。

  正好是中午的時間,趕上一家人吃飯,鄭麗梅瞧見公公婆婆進來,身後還帶著一個大拖油瓶,臉色立馬黑下來,陰陽怪氣的說道:“爹娘回來啦,咋沒提前說一聲,旁邊那個是靈靈吧,好多年沒見了,長成大姑娘了,說親事了不。”

  孫玉柱不悅,他向來瞧不上這個兒媳婦,再說自己明明早就拍了電報,裝不知道不就是怕在這吃飯嗎?

  白靈四下打量這間屋子,西邊是一條大炕,炕腳堆著棉被和稻穀枕頭,她二舅一家幾口人坐在木頭桌子前麵吃飯,屋裏隻有一個大衣櫃,衣櫃的死角都是劃痕,看起來也有年頭了。

  孫海全瞪她婆娘一眼,這好歹是他親爹親娘,不能不給麵子,他欠欠屁股,踢踢兩個兒子:“往一邊挪挪,給你爺奶跟你靈靈姐個地方。”

  鄭麗梅悶聲喝口棒碴粥,直喇嗓子:“今天就做這點飯,哪裏夠吃。”

  孫玉柱看看自己的兒子,孫海全向來怕他婆娘,心虛的低下頭,白靈她姥姥說道:“行了,你們也別害怕,今天起我們老兩口就搬出去,你們關起門過你們自己的小日子,我們跟靈靈回老屋去。”

  一聽這話孫海全害了怕,也顧不上他手裏的棒子麵饃饃,趕緊把嘴裏的咽下去:“爹娘,你們這是幹啥,麗梅就是這個脾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好好地一起過,你們搬出去住別人會在後背戳我脊梁骨啊。”

  孫玉柱喝道:“我自己願意搬,這總行了吧?”

  老兩口也懶得再多說話,回屋收拾行李帶著白靈回老屋。老屋是在村子的東頭,屋子有年頭了,還是解放前的老屋子,是土坯房,西邊的廂房塌了半截,屋子裏都是塵土,還得好好收拾收拾。

  孫玉柱兩口子還有不少東西要拿,囑咐白靈先簡單歸置歸置,他們去取東西。等人都走了,白靈望著眼前的土坯房頭疼。

  

  第7章 槽子糕

  

  這樣的房子,她還是在曆史書上見過,不過隨遇而安,跟著姥姥住土坯房,也比跟著秦海芬住城裏強,最起碼心情暢快。

  桑紅芹心細,早早的就留出一床棉被,是她攢了很久的棉花,找了村北頭的老趙頭給彈的,大冬天蓋上暖和極了,被麵兒還是白靈她媽結婚時留下的布頭,大紅色鴛鴦的圖案。

  祖孫三人收拾到太陽落山,土坯房才算有點模樣,白靈除了火車上的盒飯,一天就沒吃別的東西,她四處掃摸,桑紅芹把炊具都拿了回來,還有一點口糧,白靈換身破衣服,擼袖子,準備蒸紅薯,家裏一點柴火都沒有,桑紅芹跑到隔壁周寡婦家裏借了一抱柴火。

  灶火坑好久沒燒過,剛點燃柴火冒出不少的濃煙,嗆的白靈往後退了三四步,不停的咳嗽,孫玉柱趕過來,把白靈往外麵推:“你先出去,灶坑這是欺生呢,等燒個幾天就好了。”

  老夫妻倆開始沒打算這麽快搬出來,好歹也要有個緩衝的過程,可兒子那慫樣實在讓人脹氣,再懶得多看一眼。

  桑紅芹瞧著吃紅薯的白靈,說道:“孩子,可委屈你了,跟著我們老兩口過。”

  白靈連忙搖搖頭:“沒啥委屈的,這樣也挺好。”

  白靈姥爺一大把年紀,還得每天上工,不過他年紀大,分的都是輕勞動的工作,相應的,工分肯定比年輕壯漢少,白靈在村裏四處繞繞,有婦女坐在大門口喂嬰兒,也不講究,rufang隨意的露出一半來,還有上年紀的老人在牆角逮身上的虱子,這個時間段青壯年勞力大多下地幹活。

  孫玉柱夫婦跟兒子在一起過了好幾年,鍋碗瓢盆混在一起早就分不清,這次搬出來,就拿了三個飯碗,還是缺口的,還有一個瓷盆,可以裝菜用,至於筷子就用樹條就行,扒了樹皮削光滑,在手裏試試長度,就是一雙筷子。

  現在是饑荒年月,家家都吃不飽,雖說整天下地種糧,但辛苦一年的莊稼人,等到過年也分不了多少,一家人的口糧還是捉襟見肘,要是趕上天災,收成不好就更慘。

  白靈發現,在農村有一點不好,沒有各種票據的供應,想買香皂毛巾都不行,那個得需要工業券。

  萬幸萬幸!幸好白靈沒把城市戶口遷回來,不然她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小姑娘,還跟著下地幹活不成?她可不想受那罪。

  白靈找機會去縣城給李嬸發了一份電報,告訴她自己回了鄉一切安好,秦海芬那白靈懶得理,不過給趙春蘭往廠子拍了一封,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還說兩個人可以寫信來往。

  這個年代大家的通訊方式主要是電報跟寫信,電報字字都是錢,除非是要緊事,不然大家還是喜歡寫信長篇大論,寫完往綠油油的郵筒一投,每天都有郵遞員同誌過來取信。

  白靈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家,歎口氣想,總不能這麽緊緊巴巴的過下去,找時間必須要把空間裏的東西拿出來,換一些東西,隻是還得考慮,如果才能不讓姥爺他們起疑心……

  桑紅芹去鄰街的陳奶奶家裏串門,回來的時候拎來一個竹籃、一個竹筒,竹籃裏還有三個雞蛋。看到雞蛋白靈眼睛都亮了:“雞蛋?”

  桑紅芹慈愛的點點頭:“這些都是從你李奶奶家拿的,等你姥爺改日上山讓他砍些毛竹,多做幾個再還給你李奶奶,家裏沒有竹籃可不行,裝蔬菜盛放小物件全指望它。”

  老屋的後院用粗樹枝圍上一圈,權當是柵欄,屋子後麵長了野蘑菇,桑紅芹看過,說蘑菇是無毒的,可以食用,大冬天還長蘑菇倒真是稀奇,白靈把蘑菇都拔了出來,用水洗幹淨,做了一道清炒蘑菇,沒什麽油花,味道自然不會太好,廚房的大鍋旁邊有一個小油瓶,基本已經見底,旁邊是一塊油花花的紗布,做菜前往鍋底抹一把,就當放油了,紗布用到現在,抹三把也看不到一點油花。

  桑紅芹做了紅薯麵的稀飯,外加玉米麵醋饃饃,孫玉柱下工後回家吃飯,緊趕慢趕扒拉幾口飯,去屋裏午睡。

  白靈這幾天一直在外麵逛,桑紅芹也沒在意,剛一大早,白靈就說四處走走認認路,她打算去一趟縣城。

  這種清苦日子實在是難熬,空間裏的東西該派上用場了。按照她的估計,大概一個半個小時可以到縣城,往返三小時,加上她做事的時間,晚飯前可以趕回小楊莊。

  白靈拿糧食換了錢跟糧票,白靈驚喜的看到一張肥皂票,上麵寫著供應肥皂兩塊,全縣使用,過季作廢!

  白靈把票據都收起來,這次不太敢用,她把錢數數,這次收入四十二塊五,真的已經很多了!畢竟跟後世沒辦法比。現在雖然大部分地區在挨餓,但是城裏過得好的,依然每個月有餘錢。

  過了幾日,白靈謊稱說城裏的同學給她寄了東西要去縣城拿,孫玉柱老兩口絲毫沒懷疑。

  白靈這次出來,把上次的錢跟票糧票都帶上,到縣城徑直去了南邊的供銷社。供銷社進門看見回字形軍綠色的櫃台,櫃台後麵是擺東西的長長的一排架子,每個櫃台前都站著一位社員,白靈走到近前,梳著雙馬尾的姑娘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老農民!不在農村好好建設,跑縣城添什麽亂。”

  白靈低頭看看自己,狗眼看人低,她穿的還是那件破棉襖,不保暖不說,上麵還有幾個大補丁,鞋是一雙快開口的解放鞋,對照社員的列寧裝,確實天差地別。

  白靈聽她這麽說不幹了,分辨道:“咋了,你們這供銷社不讓人買,還把人分等級?我家裏往上好幾代都是貧下中工農,農村人怎麽了?農村人有點條件來買東西還得看你的眼色?你們領導呢?你態度有問題!”

  雙馬尾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她剛上班,來供銷社上班牛氣著呢,街坊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本來想挖苦一下這個鄉下人,誰知道她這麽伶牙俐齒。

  工作不能丟!雙馬尾立刻換成另外一幅麵孔,笑道:“同誌,同誌我心情不好,你別在意,買什麽隨意看。”

  白靈這才滿意點點頭,現在買東西得按需供應,她得琢磨她手裏有什麽票。

  白靈把兜裏的票據拿出來左瞧右看,雙馬尾長大嘴巴,沒想到老農民有這麽多票呢。

  白靈最後買了四兩紅糖、一斤槽子糕、半斤花生酥糖、兩塊肥皂、一個鐵殼暖水壺,一件白汗衫,一雙布鞋。這些東西除了各種票,一共花了她十七塊四。

  暖水壺是真貴啊,暖水壺是北京鹿牌的,米黃色的瓶身,上麵畫著花鳥的圖案,白靈買完肉疼,但是也沒辦法,因為這個不屬於日常的供應,所以就算是有票價格也不便宜。在農村喝水都是現燒,要是有暖壺就省心多了,燒上半鍋開水倒暖壺裏,一天過去了還是滾燙的。

  白汗衫她是給她姥爺買的,孫玉柱下地幹活老出汗,等天氣暖和了穿上這個既涼快又不怕著涼。

  桑紅芹牙口不好,槽子糕軟和,不用咀嚼就能咽下去,適合桑紅芹吃,農村沒有糕點供應,一年到頭也吃不上一次,算是稀罕物。

  白靈沒在縣城久留,她去的早,趕上晌午飯就回了小楊莊,在快到小楊莊村口的,她找了個隱秘的地方,從空間裏拿出十斤白麵,十斤大米,還有二十斤玉米麵。她的玉米麵跟現在供應玉米麵不太一樣,她空間裏的算是精細的玉米麵,吃起來口感很好。

  白靈背著四十斤的糧食,一步步往前拖,路遠無輕載,剛開始掂量的時候覺得不沉,但真正背上來走路,白靈踉踉蹌蹌,十幾步就氣喘籲籲,在村口上一個穿著藍灰色衣服的男人停了下來,疑惑的看了看白靈:“你是小楊莊的?我怎麽沒見過你?”

  白靈看他跟自己年輕相仿,大概十七八歲左右,臉色不黑,跟常年幹農活的不一樣,她解釋道:“我外祖家在這兒,我姥爺叫孫玉柱。”

  他顯然是認識孫玉柱,立馬熱情起來:“你是孫爺爺的外孫女啊,我聽我爹提起過你,我爹就是小楊莊的生產隊長,那天趕驢車捎你們來著,我叫周大壯,你可以叫我大壯哥。”

  周大壯掃了一眼地上的蛇皮袋子:“這些都是你的?”

  白靈也沒想具體解釋,點點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太沉了,到這我實在拿不動,就先歇會。”

  周大壯一把把袋子扛起來擱在肩膀上:“你一個姑娘家幹不了重活,我幫你送家去。”

  白靈感激的使勁點點頭,那真是太好了,不然她還是運不回去,還是好人多!

  周大壯話很多,一路上跟白靈聊了不少,路上都是熟人,周大壯熱絡的跟鄉親們打招呼,村民的眼光一直都往白靈身上轉悠,白靈索性低下頭,不去看這些人的目光。

  周大壯安慰她:“平時莊上都沒眼生的人,你長得又好看,難免都多看一眼。”

  白靈:“嗬嗬嗬,你別誇我了。”

  桑紅芹在屋裏聽到動手,小跑著出來:“靈靈你這麽快回來啦。”又看到後麵的大壯:“大壯你咋跟著來了?背的是啥?”

  

  第8章 大醬雞蛋

  

  周大壯把東西放在地上,白靈說道:“這些都是我從縣城拿回來的,姥姥一會兒我跟你仔細說。”

  桑紅芹讓周大壯進屋喝口水歇歇再走,周大壯說他還有事,就先走了。

  白靈扶著桑紅芹進屋,把從供銷社買的東西從布包裏掏出來,桑紅芹看的眼都直了:“好家夥,靈靈你咋買了這麽多東西啊,還有這些糧食,我翻袋子看了看,都是細糧啊,城裏都買不到。”

  好在白靈多年一直沒跟姥姥姥爺生活在一起,所以還能敷衍過去:“這些大部分都是我的同學寄給我的,我們關係好,他們家裏條件好,還有兩三個在部隊,所以供應特別好,他們自己也用不完,就寄給我。”

  桑紅芹是老實人,忐忑的說道:“這些可都是糧票和跟實打實的細糧啊。”

  白靈從塑料袋裏撿出來一塊槽子糕,塞到桑紅芹的手裏:“姥姥你吃!”桑紅芹翻來覆去看了看,掰下一小塊放在嘴裏,剩下的要給白靈,白靈往旁邊一閃:“我路上吃了,你吃吧。”

  桑紅芹又拿出來一塊槽子糕,放在瓷盆裏,給孫玉柱留著吃,剩下的連帶著花生酥放到床頭的櫃子裏。

  白靈想把大米跟白麵搬去廚房,桑紅芹連忙攔道:“這些好糧食可不能擺在表麵,太紮眼,咱們西屋有個小書櫥,還是村南老謝家蓋房不要,你姥爺撿回來的,平時用土布扇著,那片牆也不潮,放那兒去。”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