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9節

  鄒正富沒攔著他:“你媽那我去商量,你這麽大了自己的主意自己拿,想轉戶口就轉吧,還是那句話,男子漢大丈夫,以後別後悔自己的決定,前幾天你媽還跟我念叨,你年紀也不小了,平時也常見不著,什麽時候能成家立業?”

  鄒城笑了笑:“爸,還不急。”

  “哼,不急,隔壁你王伯伯都抱上兩個孫子了,我跟你媽看著幹瞪眼,你是這樣,你姐也是這樣。”

  周日晚上的火車,這就意味著白天有一天的閑暇時間,趁著鄒城回家的功夫,上午白靈去找了李嬸。她遷走戶口,以後也不用再麻煩李嬸幫忙代領,白靈大大方方去大雜院找李嬸,秦海芬敞著門掃地呢,瞧見人酸道:“哎呦,這不是我們家靈靈嗎?怎麽不來看看她姑?”

  白靈嗬嗬一笑:“您不說我都忘了,我在省城還有一個親姑呢。”白靈也沒瞞著她,告訴李嬸自己戶口轉回淶水縣。

  秦海芬心裏痛快,這下這個掃把星徹底走了,回窮山溝能有什麽出息?看把她能的。

  秦海芬本來就不喜歡白靈,加上後來馮嬸子婆婆說的那番話,更是對白靈避之不及,怕她影響一家人的運勢。

  趙春蘭在屋裏正納鞋底呢,聽到外麵的聲響出來,驚喜的說道:“靈靈,你回來咋不說一聲,快來屋裏坐。”

  秦海芬眼睛一瞪:“家裏那麽點地方……”秦海芬藏著自己的心眼,侄女來了,這個時間快到飯點,萬一賴著不走還得吃頓飯去。

  白靈也沒準備進去,她招招手,趙春蘭會意,牽著白靈跟她媽說:“媽,我先跟靈靈出去待會兒。”

  趙春蘭平時沒什麽朋友,她上到初中,以前的同學早就不聯係了,在廠子當學徒工,身邊的同事們跟鬥雞似的每天鬥來鬥去,都希望師傅能多教一點東西,以後能當正式工,這種環境下,根本交不到知心朋友。

  趙春蘭有點尷尬,夾雜在她媽跟白靈中間,她調和不了兩個人的矛盾,白靈岔開話題,趙家就趙春蘭一個好人,其他人她也不在乎。

  趙春蘭明年開春就要結婚了,廠子裏的大姐給她介紹了對象,同樣是廠子裏的工人,正式工,年紀比趙春蘭大三歲,人踏實肯幹,就是家世差一點,家裏有一個十歲的妹妹,還有一個寡婦媽,家底子薄,開始秦海芬不同意,覺得怎麽也得找一個孩子父母是雙職工的家庭,趙春蘭倒不在意家世,人好就行,日子兩個人慢慢奔唄。

  大姐拉紅線兩個人見過一麵,對方是一個老實的,悶悶的話不多,比趙春蘭高半個頭,趙春蘭覺得還行,兩個人都有意思,就又處了一個多月,對方很孝順,對趙春蘭也上心。

  認識沒幾個月,雙方家裏開始商量結婚的事宜,彩禮錢就按照現在的普遍的數目給,對方咬牙能拿出來,因為這點,秦海芬鬆了口,彩禮能有,手腳齊全有正式工作,也還能說得過去,自己閨女年紀也大了,嫁出去能去一大塊心病。

  男方跟廠子裏遞了申請,說明年結婚,希望廠子分配公房,一個廠子那麽多職工,結婚等著分房子的多了去了,且得等呢,沒房子也沒辦法結婚,隻能先等著,算算明年開春,房子也差不多能分下來,到時候就扯證去。

  白靈問道:“那嫁妝呢?”

  這年頭其實對嫁妝也不講究,但是人家男方的彩禮錢給了不少,女方這邊也得有表示啊,總不能光進不出。

  趙春蘭鼻頭有點紅,吸吸鼻子說道:“我媽早就跟我說了,結婚就扯身新衣裳,其他啥也沒有。”

  白靈:“……”

  趙春蘭可是秦海芬親閨女,這人心是得多硬,感情就是把嫁妝攢著,留給兒子花?先不說別的,什麽都不帶空手嫁過去,也不怕婆家瞧不起人。

  趙春蘭脾氣軟,秦海芬在家裏向來說一不二,她也不敢忤逆,幸好她每個月能攢點錢,趙春蘭算了算,到明年能攢下一小筆錢來,可是光有錢沒有,買東西得用票,她的票現在都捏在她媽手裏呢。

  趙春蘭沒在提這些傷心事,她擠出來一絲微笑:“說說你吧,怎麽想把戶口轉回去了?”

  白靈搬出常常對人說的借口:“我現在有了正式工作,從西澤市把戶口轉回去,到縣裏也是城鎮戶口,姥姥姥爺都在淶水縣,戶口轉回去我也能徹底踏實。”

  趙春蘭附和:“可不是這個理兒嗎。”

  白靈跟鄒城約好在招待所會和,鄒城帶著她滿城轉,西澤市曆史並不悠久,城裏很多建築都是西方的風格,下午在國營飯店簡單吃了一頓飯,天色黑才去趕火車。

  白靈一直惦記遷戶口的事兒,按照目前的局勢,她這幾年也不會動地方,就守著淶水縣過日子,所以思前想後,遷戶口勢在必行。

  隻是白靈沒想到的是,沒過幾天鄒城把糧本給她,說以後一起領糧食,白靈正納悶,鄒城的供應都在西澤市呀,結果鄒城跟她說了一句:“我也把戶口遷回來了。”

  白靈表示十分不理解,她遷戶口有情可原,可鄒城全家人都在省城,他自己遷戶口是怎麽回事,鄒城並不想正麵回答這個問題,耍賴道:“還不是因為你。”

  白靈心說,才不會有這麽簡單。

  戶口遷過來還有一個好處,每個月的糧食供應可以由普通的城鎮供應升級,像鄒城是銀行的員工,以後每個月可以領三十斤糧食,白靈可以領二十七斤糧食。

  兩個人的供應加在一起,每個月足夠吃吃喝喝,鄒城之後不再在食堂吃飯,把糧食關係轉了出來,宿舍單間不知道從哪裏淘換來一個煤球爐,偶爾生火做飯。

  鄒城中午會過來跟白靈一起吃,偶爾晚上也會一起,早上太早就自己解決,再者說來的太頻繁也怕鄰居說閑話,雖然兩個人是交往的關係,但人言可畏,也得注意影響。

  鄒城中午下班直接過來,一般都是白靈先到,他洗菜切菜做菜全包,白靈最多負責煲個湯,現在缺油少鹽,縱然是白靈倉庫裏有些大豆,也不敢太浪費,以後日子長著呢,還是留點庫存心裏踏實。

  相比較其他居民每個月四兩豆油的供應,白靈每頓都能吃上油,已經算是好日子,灶台旁邊有一塊紗布,白靈沒用紗布往鍋裏蹭過油,鄒城竟然知道紗布的用處,拿起來問白靈:“用它浸油嗎?”

  白靈搖搖頭:“油瓶裏還有半壺油呢,你手悠著少倒點就行,拿紗布抹,根本咂摸不出油的滋味。”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大概沒有第二更……

  

  第38章 餃子

  

  鄒城對廚房裏的各項物件現在了如指掌,伸手就知道各自的位置,鄒城很高,切菜的時候需要彎著腰。

  地窖的大白菜需要趕緊吃掉,不然白菜心怕變爛,鄒城打算有時間包頓餃子吃,這次領供應領到了二斤白麵,雖然發黃還不夠細膩,但是能領到白麵已經十分幸運,去的晚的都領不到,隻能等下次。

  冬天儲存的大白菜得趕緊吃完,現在天氣這麽暖和,就算放在地窖裏,也怕留不久,大白菜是冬天最便宜的菜,就是限量供應不能多買。每個月的供應蔬菜很少,白靈在院子裏悄悄種了一點菜,也不僅僅是她種,縣城的人家都種,現在管的不嚴,沒人找麻煩。

  鄒城拿出一棵白菜,切了半顆做成醋溜白菜,平時吃醋不多,所以罐子裏還有一大半,鄒城沒舍得多用,就是往鋁鍋裏倒了一點,讓白菜裏有些酸味。

  主食還是老一套,玉米饃饃大紅薯,偶爾吃還行,每天吃真是膩得慌,玉米饃饃口感粗糙,讓人一點食欲都沒有,啃著饃饃更堅定了鄒城要包餃子的念頭。

  鄒城不會包餃子,他愣愣的看著麵盆發呆,白靈接過盆擼擼袖子開始揉麵,鄒城負責擀皮,白靈負責包餃子,等開始幹活的時候,白靈望著鄒城擀出來的餃子皮發愁,她把他推到一邊:“算了算了,我自己一個人做,一會兒你等著蒸餃子吧。”

  白靈跟鄒城都喜歡吃蒸餃子,肉餡有兩種,一種是豬肉大蔥,還有一種是韭菜雞蛋,韭菜就是自己院子裏割的,白靈沒含糊,肉餡裏的油放的足足的,吃餃子油不夠吃著不香,好不容易包一回,總得吃的舒心。

  鄒城洗洗手,去屋子拿毛巾擦手,無意間看到了床上擺著的書,是一本《悲慘世界》,鄒城臉色大變,撈起書出去問白靈:“靈靈,這本書你哪裏來的?”

  白靈放下擀麵杖,她平時看完都會收起來,今天著急包餃子給忘了,沒成想被鄒城發現了,白靈尷尬的笑道:“別人白送我的,你放心,我就是自己偷偷看。”

  白靈的打算是,掰掰手指頭離著大變動還有三年左右,她比現在這些人都有預見性,等過一兩年,這些東西她都會處理掉,包括所有不利的因素跟環境,她都會做一次大的調整,人不能因噎廢食,戰戰兢兢苦哈哈的過日子,她覺得太憋屈,以後還有十多年要熬呢,什麽時候是個頭啊。

  鄒城不知道白靈想的這些,鄒城看到書的時候胸內一片憋悶,嗓子裏冒著火,外國小說就是燙手山芋,白靈看這些太危險,別說以後,就是現在,說起誰看外國小說也是搔之以鼻,這些都是思想落後的人才看的洋書。

  白靈偷偷瞥鄒城,可憐的像一隻小花貓,仿佛知道了自己的錯誤,鄒城不忍心罵她,放軟了語氣:“你家裏還有幾本,不許瞞著我。”

  白靈站起身帶鄒城過去,指著那些書說道:“這些都是。”

  鄒城的火氣再也忍不住,說道:“靈靈,這些書不能留,外麵什麽風向你不清楚?”

  白靈沒反駁他,順著鄒城的意思:“我也知道,確實不能留。”

  “那你還放在家裏?”

  “我先看,看完之後會處理掉。”

  “聽話,把這些書交給我,我幫你處理。”

  白靈的倔脾氣上來:“我連一半都沒看完,每天這麽無聊,有這些書才能打發日子,你好歹讓我看完。”

  白靈作勢要去搶書,鄒城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靈靈,別胡鬧,趕明兒我給你買一本紅寶書回來。”

  白靈把書抱在懷裏:“紅寶書我要,這些書我也要看。”鄒城低頭一看,剛才他沒注意,男人的力道大,白靈的手腕被他攥的通紅,鄒城趕緊鬆開,掌心輕輕揉在紅腫處:“真不知道拿你怎麽辦才好。”

  白靈的鼻尖還沾著麵粉,鄒城拿指尖輕輕把麵粉刮下來,手指卻舍不得從她臉上挪開,鬼使神差的撫摸著她的臉頰,白靈一羞,臉往旁邊一別:“你別碰我。”

  鄒城依言挪開手,拉著白靈坐到床上,苦口婆心的跟她說:“聽話,這些書一定要處理,留著是個大禍患,這件事不準你胡鬧。”

  白靈知道形勢下這些書留不住,她妥協道:“三個月,三個月我把書都給你,這樣總可以了吧。”白靈眼眶紅紅的,看起來委屈極了,鄒城小聲道:“好好,都聽你的,行了吧,不然你哭成小花貓,我可就真沒辦法。”

  白靈冷哼一聲:“誰讓你吼我。”

  鄒城歎口氣:“我可沒吼你,以後這麽危險的事情不要幹,萬一留下把柄就糟糕了,想看書,我幫你想辦法,以後有事找我商量,不要一個人做主,知道嗎?”

  白靈看鄒城沒再執意處理書,乖乖的點頭:“我知道了,以後不會這麽莽撞。”

  一小有一個圖書館,常年都是鎖著的,哪位老師有需要去圖書館找書的話,需要跟年級主任打個招呼,然後拿著條子去圖書館裏找,白靈問過同事,裏麵的書基本都是跟教育有關的,有些小說類的,全都瑣在一個大櫃子裏,根本不準人看,同事還拿著輕嘲的語氣說:“資本主義享樂思想害死人,小說裏麵什麽男男女女放蕩不羈,一點不害臊,那種書咱們可不能看。”

  當時白靈默不作聲,如果說以前隻是從曆史書裏管中窺豹,知道這個年代的特征端倪,到她切身真正體會時,才能了解的更加深刻,她無力改變什麽,隻能跟隨著時代的浪潮往前走。

  白靈拿來這些外國小說,必須是背著人的,以後也得處理掉,不然就是禍端,被鄒城發現在她的意料之外,他的反應在現在這種社會很正常,對這些糟粕小說避之不及,但白靈還是有些遺憾,她以為鄒城也會喜歡看這些小說的。

  白靈繼續去包餃子,餃子皮裏肉餡放的滿滿的,大口吃上一個全是肉,等白靈包完餃子去喊鄒城蒸餃子時,發現鄒城在屋子裏蹲著看書,手裏拿著一本《茶花女》,被抓包的鄒城很不自在,他強做鎮定的放下書:“我去蒸餃子。”

  趁著鄒城蒸餃子的功夫,白靈從書堆裏挑出基本扔給他:“拿回去看吧,自己明明也想看,還來吼我……”

  鄒城跨著大步走了過來:“不許再說了,三個月,書不能留下來,你要是無聊的話再想其他辦法。”

  餃子蒸了一大屜,白靈撿出幾個留起來,打算周末回家帶給孫玉柱老兩口,兩個人正吃飯呢,聽到外麵有人敲門,白靈出去開門,發現是大姨夫,謝誌強背著一個竹簍,進來說道:“你姥爺有東西讓我捎給你,這個竹簍平時放東西使,這個收購站說不合格,你姥爺讓我帶給你,另外還有一個小木桶,你平時可以放糧食。”

  謝誌強以為家裏就白靈一個人,屋裏門敞開著,鄒城坐在桌子上吃飯,謝誌強定睛一看,這桌子還是自己做的呢,沒走岔啊,怎麽會有一個年輕男人,他腦子慢,好一會兒才問:“靈靈這是誰啊。”

  白靈跟鄒城在一起這件事,時間不長,她也沒跟家裏人報備,於是先敷衍道:“我一個朋友。”

  謝誌強憨厚可是不傻,看起來可不像普通朋友,他著急回去,也不好多問,放下東西先走了,白靈托著臉發愁:“這下肯定瞞不住了。”

  鄒城回道:“藏什麽,我有那麽見不起人?”

  白靈把剩下的碗筷收拾在一起:“怎麽會呢,你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下午還得上班,吃完餃子就剩下半個小時,白靈把麵盆、菜盆刷幹淨,抬手看時間,得去上課了。

  鄒城趴在床上不舍得走,拉著白靈的衣袖:“再待二十分分鍾。”

  白靈嫌棄的往後一躲:“二十分鍾我就要遲到了。”

  他們兩個在一起,話也不多,白靈雖說跟鄒城相識好幾個月,可隱約總會有些疏離感,畢竟在一起時間還短,鄒城厚臉皮黏上來,他手腳規矩,偷偷看白靈一眼,拉住她的手:“吃飯完消化消化。”

  白靈沒掙紮,心裏撲騰撲騰的跳,鄒城眨著眼睛,把書抱在懷裏,問道:“你最喜歡哪本書?”

  最喜歡哪本啊,白靈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我都喜歡看。”

  鄒城自顧自的說:“貪心,我最喜歡《巴黎聖母院》,故事雖然悲情,但是裏麵有人性的光輝。”推書及人,悲傷的情緒鋪天蓋地向他襲來,鄒城沒再說話,緊緊的拉住了白靈的手。

  鄒城從白靈這把自己最喜歡的《巴黎聖母院》拿走,同時還帶走了另外四五本小說,白靈不禁揶揄,口中說不要,手還挺誠實,還教育白靈呢,自己不也是愛看?

  話雖如此,白靈也不敢大意,鄒城說的對,這些書就是燙手山芋,長留不得,白靈舍不得,但隻能咬牙處理,好在她每天都看,這些書看了多半,接下來的日子,鄒城每次過來都會拿回去一兩本,過幾日再還回來,兩個人坐在一起討論劇情,男人跟女人的關注點不一樣,觀點差的也多,常常爭的麵紅耳赤,白靈說話不嚴謹沒什麽邏輯,通常鄒城四兩撥千斤,一兩句話就駁倒她的觀點。

  白靈後麵也不跟他討論,就是自己悶頭看,鄒城輕輕的站在她後麵,蒙住她的眼睛:“生氣了?”白靈悶聲說:“才沒有。”

  這些書兩人看個大半,有的看過兩三遍,再加上討論劇情,內容全印在腦子裏,鄒城把書收在一起:“靈靈,把書處理了吧,夜長夢多。”

  書被鄒城用麻袋裝走了,白靈沒問他會怎麽處理,她也不想問,以前白靈不理解精神食糧的含義,在現代書籍滿天飛,紙質電子書伸手便得,從來沒覺得書這麽可貴。

  在這段無聊的日子,是這些小說,伴隨著白靈度過了日日夜夜,裏麵的一個個人物,感動她感染她,午休的時候白靈睡的不踏實,也惦記自己的那些書,鄒城收拾完進來,白靈不舒服的翻個身,鄒城給她蓋被,他剛把被子蓋到她的肩膀,白靈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我的書。”

  鄒城心裏一軟,也不知道白靈能不能聽到:“你放心,以後,等以後,我給你買好多好多的書。”白靈抓著鄒城的胳膊不放,鄒城俯身打算抽出胳膊,白靈另外一隻手攬住他的腰,鄒城渾身一熱,她柔軟的手放在他的腰間,鄒城輕輕道:“別鬧。”

  白靈睡覺不老實,腿總會蹬被子,鄒城順勢躺在另外一邊,一隻胳膊還被她牢牢的抓著,鄒城側身看旁邊的白靈,她的皮膚白白的,眼睫毛忽閃忽閃的,頭發有些糟亂,碎發跑到前麵的鬢角處,她像是不太舒服,胡亂的揉揉臉,鄒城過去幫她把碎發別在耳後,這時候白靈幽幽的睜開眼睛:“你幹嘛。”

  鄒城輕咳一聲:“快點起來,要上班了。”白靈夢裏全是那些書,心裏覺得空落落的委屈極了,她往旁邊蹭蹭,鄒城揉揉她的腦袋:“以後日子會好的,這些書我會翻倍給你買回來。”

  白靈的生活被其他事情填滿,周末她回家,都是鄒城騎車送她到小楊莊附近,桑紅芹現在跟著周嬸串村子做衣服,剛開始名聲沒打出去,人不算多,但是每個月也能有些收入,攢點零花錢。

  家裏一個人都沒有,孫玉柱下地幹活,桑紅芹跟周嬸去了鄰村做衣裳,隔壁的趙嬸子又領了孩子過來,探頭問:“家裏有人嗎?”

  白靈沒吱聲,趙嬸子喊完之後,徑直往裏麵走,看到白靈嚇了一跳:“哎呦喂,家裏不是有人嗎?我喊人怎麽都不吱聲?”

  白靈在洗衣服,她把水花撩的特別大,濺出盆外,趙嬸子褲腳被濺到好多水,她趕緊往後挪挪。白靈反問道:“嬸子你也真是有意思,家裏都沒人應聲,還往屋裏躥?”

  趙嬸子被小輩諷刺,臉上掛不住,急赤白臉的說道:“我要是不進來看看,怎麽知道家裏有人呢,靈靈啊,你姥姥姥爺不在家也沒關係,我們家今天來了親戚,從你家借借抹油的紗布,再借棵白菜啊……要是有雞蛋……”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