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7節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

  鄒城減慢速度,雙腳著地支撐:“我不完全是為你,更是為我自己,一到周末我三姑就讓我去她家,拿出教導學生的那一套對我耳提麵命,我找個借口不去,送你就是順便而已。”

  副校長不苟言笑,對待工作十分嚴格,沒想到對家人也是說一不二的性子,鄒城放棄省城的工作來到小縣城,一家人都是恨鐵不成鋼,都勸他早點回去,三姑就在鄒城身邊,自然不會少嘮叨。

  鄒城心裏有自己的打算,他是不會回省城的,白靈為難的皺眉,鄒城笑了笑:“我就當你答應了。”

  白靈輕呼一句,這人臉皮是真厚。

  鄒城說到做到,他把白靈送到村口,把布包遞給她:“周日我閑著沒事,過來接你吧,就在這棵榕樹下等你,你幾點出來?”

  白靈每次差不多下午四點鍾從小楊莊走,自從周大壯買了自行車,白靈的煩惱更多了些,周大壯總會熱情的要載白靈回縣城,白靈有幾次提早從家裏走,白靈看看鄒城,愧疚的想,隻好暫時拿鄒城當一下擋箭牌。

  白靈要考試的事情孫玉柱兩口子一直惦記著,白靈到家就說成績半個月之後出來,她也不知道好賴,桑紅芹把掃帚往門口一擱:“考完就別多想,該吃吃該玩玩,能考上咱們開心,考不上下次再考,千萬別自己堵心。”

  桑紅芹想起一件事,問道:“靈靈啊,你看,咱們這條街上,跟你同齡的幾個姑娘都有婆家了,村裏常做媒的你馮大媽還問我呢,問你有對象不,說給你介紹一個。”

  孫玉柱打斷道:“你跟孩子說什麽呢,咱們靈靈還小,還得留兩年呢,不著急。”

  桑紅芹有點急眼:“我說話你別打岔,小?小什麽小,靈靈等過年就二十了,隔壁三丫還比靈靈小一歲呢,兒子都滿月了。”

  白靈有些頭疼,看來無論什麽年代,催婚都是一個無法繞過去的話題,白靈說自己不著急,縣城裏的姑娘結婚晚,二十三四歲沒對象的也不少見,桑紅芹見白靈不上心,也不好勉強,遺憾的說道:“那我得跟你馮大媽回一聲,她正準備給你相看小夥兒呢。”

  白靈轉移話題,連忙把火柴跟煙掏出來:“姥姥上次你不是說火柴快用完了嗎?我這次順便幫你買來兩盒。”

  桑紅芹的注意力果然被分散,接過火柴盒突然拍大腿說道:“哎呀你看看我,中午飯還沒做呢,你們等著,我去做飯。”

  

  第34章 奶油小冰棍

  

  白靈周日去村口的時候,鄒城已經在等她,白靈也沒跟他客氣,跳上自行車,鄒城今天穿了一件灰色外套,頭發利落,衣服上有肥皂的氣味,十分清爽好聞,小楊莊到縣城的路不平坦,百靈皮革內飾走路還不明顯,坐上自行車,顛顛簸簸下白靈晃得有點暈,到縣城鄒城停下來,拿著冰棍票買了兩根冰棍,奶油小冰棍三分錢錢一根,白靈咬一口滿腔都是奶油的味道,白靈小口小口慢慢吃,滿足的點點頭:“好吃。”

  白靈回家的時候,正好趕上隔壁的王奶奶出來倒垃圾,她瞧見兩個人笑道:“哎呦白靈,這個是你對象嗎?”

  鄒城禮貌的解釋:“奶奶好,我是白靈的朋友。”王奶奶樂嗬嗬的進門,鄒城看出白靈的心思,打開大門讓白靈先進:“奇怪的看我幹什麽,你以為我會厚顏無恥的承認,然後用輿論來壓迫你?白靈,我喜歡你,追求你,是我真心實意,我想要和你在一起,這個前提是你心甘情願,而不是迫於任何壓力,你懂嗎?”

  鄒城說的認真極了,白靈的心裏一軟,被他突如其來的告白亂了心緒,鄒城的手輕輕撫摸白靈的長發:“你別害怕,我說了,給你考慮的時間,這段日子,你總得給我機會吧。”

  鄒城說話總是滴水不漏,白靈都沒有拒絕的理由,她至少知道,她不討厭這個男人,他甚至會讓她覺得很安心,至於愛,她愛他嗎?喜歡有幾分,但是愛……白靈自己不太確定,對她來說有些太突然,她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

  現在已經是晚飯時間,鄒城沒讓白靈動手,他脫了外套,去廚房做飯,白靈把細糧都藏在空間裏,隨吃隨拿,所以外麵放的都是每個月供應的糧食。

  鄒城煮了一鍋玉米麵菜粥,白靈從地窖裏拿出幾棵青菜,鄒城切了一塊風幹好的臘肉,簡單的玉米麵粥有菜有肉,另外又蒸了四個大紅薯。

  白靈擺上桌子,鄒城隨口問道:“這套桌凳以前沒有。”白靈解釋說:“我大姨夫在譚木匠那做學徒,前段日子他做的。”

  鄒城眯著眼睛,又問了一遍:“譚木匠?”

  “是呀,聽說譚木匠是縣城裏木工活最好的木匠,就是脾氣怪一點。”

  說起潭木匠,謝誌強算是正式拜了師,現在每天跟著譚木匠做活兒,譚木匠孤家寡人一個,他自己雖然不說,但是平時的日子也是孤單寂寞,謝誌強話少可是肯用心,譚木匠教了他不少東西,白靈大姨有時間帶明明過來,譚木匠很喜歡孩子,眼睛盯在強強的身上,眉開眼笑,還從屋裏拿糕點給明明吃,用謝誌強的話說,譚木匠對明明可比對他這個徒弟溫柔多了。

  鄒城沒再繼續問,他一邊吃一邊考慮,要把以後來白靈這裏蹭飯的想法付諸實踐,路漫漫其修遠兮,他還得有一段路要走,不過鄒城不急。

  白靈周一上班,呂慧沒來學校,辦公室裏的同事們竊竊私語,都知道了呂慧因為作弊被攆出考場的事情。作為一線情報人員的白靈被眾人圍在中間:“白靈啊,你就在旁邊,到底咋回事啊?聽說呂慧是冤枉的?”

  “怎麽可能是冤枉的?聽說字跡都一樣呢。”

  “這孩子怎麽想不開呢,考不上就再考唄,作弊可是人品問題,是大汙點!”

  “那個監考老師心軟沒張揚,不然她連老師都當不成。”

  一群人七嘴八舌,生活裏最不缺少的就是看客,白靈開始一言不發,但是最終躲不過同事的詢問,斟酌的說道:“我當時就顧著答題呢,也不太清楚,反正老師對比字跡之後特別生氣,呂慧也沒解釋,就被攆出去了。”

  這可不是白靈散布出去的,也不需要白靈散布,縣城很小,考場裏指不定就有認識呂慧的,因為作弊被趕出去是件新鮮事,碰到嘴巴大的傳揚出去,一傳十十傳百,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再者說,呂慧不來不也是意味著她自己心虛嗎?老大姐問白靈考的怎麽樣,白靈說還有半個月才能出結果呢,老大姐悄悄跟她說:“聽說咱們一小要留三個老師,呂慧肯定留不下了,剩下你們四個留三個,機會很大!”

  呂慧確實留不下來,不僅僅是留下不留下的問題,作弊這件事是個汙點,她以後能不能當老師都成了問題,老師要教書育人傳道受業,自身品德不過關,又怎麽能教學生?

  想到這裏白靈慶幸,幸虧自己機警,不然要被呂慧坑死了,她這是自作自受。

  呂慧第二天來學校,眼睛腫的跟核桃似的,其他年級的老師有呂慧的鄰居,聽說她回去之後,她媽拿著擀麵杖追著她打,說她丟人,到手的正式工作讓她自己給弄沒了,心疼那一個月的工資跟工業券。

  呂慧這件事學校領導知道後,研究決定讓她離開學校,不能再教學生,不僅僅是不能留在一小,去村裏的小學代課也不行,呂慧算是徹底幹不下去,灰溜溜的收拾東西。

  呂慧惡毒的眼神一直射向白靈,其他同事跟她辭行,大家雖然不恥她作弊的行為,但好歹同事一場,要送走人也是挺傷感的。

  白靈也過去,說道:“害人終害己,好人才能有好報,以後可得好好做人。”

  呂慧把鋼筆一摔,像是要撲過來:“都是你……”白靈才不會讓她如願,白靈攥住她胳膊,使出大力氣往前一拋,呂慧跌坐在地上,白靈拍拍手:“呂老師怎麽這麽激動?以後沒準還能見麵呢,水泥地涼,快點起來。”

  白靈心裏暢快,她這一下可沒留什麽力氣,保守估計,呂慧的手最少得疼上半個月。

  解決掉呂慧這個麻煩,白靈也不再猜考試成績,越惦記心裏反而越著急,平時上課準備教案也挺忙,現在教的不是主科,但是架不住課多,一天下來,口幹舌燥還是其次,腿腳酸疼一宿都緩不過來。

  白靈晚上睡覺前泡泡腳,紅花泡腳好,活血通經,還能提高睡眠質量,隻是紅花輕易買不到,除非你有什麽病症用得上,才能賣給你。

  白靈也就不奢望能有紅花艾葉這些東西,有熱水能泡泡腳,也算不錯啦!

  考試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筆試滿分一百二十分,白靈考了九十八分,這個分數不算低,聽說能排在前幾名,判卷子的老師十分嚴格,都往下麵壓了分數,所以普遍分數都不高,麵試成績白靈第一,兩下加在一起,她排在縣裏的前三名。

  衛建國跟其他臨時老師分數也都不算低,筆試成績都在八十五分以上,隻是麵試有的又不太理想,不過白靈知道,成績是不方麵,隻有合格了,學校才有可能留下你,不合格連機會都沒有。

  具體如何留人還在於學校的考量,學校把跟這幾個臨時老師有過工作接觸的老師們叫在一起,大家暢所欲言,說說每個人的情況,具體內容白靈不得而知,下午白靈上完第二節課回辦公室,一個女老師把她拉到旁邊,眉開眼笑的說道:“妥啦,白靈,你留下來肯定沒問題。”

  白靈一看這架勢,就是要透露內~幕消息給她,白靈領了這個人情,女老師告訴她,教導主任讓老師們投票,選出兩個人留下來,白靈的票數是最高的。

  白靈不解的問道:“投票?這就是還看民意嗎?”

  女老師說道:“可不是嗎?不僅僅如此,幾個班的班長、學習委員也被叫過去投票,你的得票率最高了!留下來肯定沒問題。”

  老大姐告訴白靈,學校需要留下三個人,他們這一批總共就剩下四個臨時老師,留下三個人需要這麽興師動眾?

  女老師輕輕咳一聲:“就留下一個人,開始是說留三個人,但是教導主任說有畢業的師範生要過來,所以你們這些人隻留下一個。”

  隻留下一個啊……白靈心裏的期待跟喜悅衝淡大半,小半年大家在一起共事,多少也有了些情分在,競爭是殘酷的,不是你留就是我走,肯定是都想留下來……

  結果很快就公布出來,白靈留下來轉成正式老師,每個月工資二十三塊六,還有工業券拿!

  衛建國、柴紅軍也考上了,隻是不能留在縣城,要去鄉鎮的學校教書,柴紅軍還好,嘻嘻哈哈的,能有正式工作他就在知足,相比之下衛建國很失落,眼圈紅紅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來,辦公室裏的老教師勸他:“建國啊,你還年輕,在教育崗上好好幹,以後沒準能當校長呢,農村也有農村的好,可別想不開。”

  衛建國哪裏敢說下麵的學校不好?覺悟得高,在哪裏建設都是為祖國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能有抵觸情緒!他偷偷看了一眼白靈,聳聳鼻子說道:“能考上就挺好的。”

  

  第35章 腰果蝦仁

  

  白靈最想把這個消息和鄒城分享,她辛苦好幾個月,就是為了考試過關,可以留在一小。一朝心願得償,看著其他落寞的同事,心裏又覺得空落落的。

  下班前衛建國把白靈叫到一邊,說有話和他說,衛建國扭捏問道:“白老師,你……你有男朋友嗎?”

  白靈一愣,大概猜到衛建國要說什麽,她不想傷害他,笑道:“有啊。”

  衛建國猜到是這個結果,隻是因為沒死心,他追問道:“就是那個我見過的鄒城?”

  白靈輕輕點頭:“嗯。”

  衛建國了了一樁心事,把打算表白的話都咽回肚子,千言萬語化成一句話:“那祝你們幸福。”

  鄒城這幾天總會等白靈下班,可白靈出學校門口四處張望,也沒看到鄒城的身影,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去銀行看看,也許鄒城因為工作耽誤了。

  這個時間銀行還沒關門,裏麵的人在清點一天的工作,白靈問鄒城在不在,櫃台的員工認出來白靈,以前一起打過羽毛球,熱情的回道:“鄒城今天請假沒來,聽說是生病了。”

  白靈一驚:“生病了?嚴重嗎?”

  對方說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現在人和人之間聯係不方便,沒有電話沒有手機,唯有靠著兩條腿一張嘴,鄒城住在銀行的宿舍樓,,銀行的同事給白靈指了他宿舍的位置。

  員工宿舍就在銀行後麵,白靈走過去遠遠就能看見筒子樓,鄒城住在正麵迎過去左手邊進去,三樓的第四間。這是剛才姑娘的原話,白靈在心裏念叨好幾遍才算消化明白。

  這個時間大家都下了班,筒子樓人來人往,有炒菜的、有把被子往屋子裏收的,白靈上了三樓敲了門,開門的果然是鄒城,她長舒口氣,好在沒找錯人。

  鄒城穿著一件小背心,下身隻穿一條內褲,頭發還是濕漉漉的,他以為是旁邊的男同事找他,所以連衣服都沒套,開門便是白靈的笑臉,他有些窘迫:“你等我換換衣服。”

  白靈裝作毫不在意:“沒事,不著急。”等鄒城關門,白靈摸摸自己滾燙的臉,靠在牆上看周圍的環境。

  筒子樓看起來比較破舊,基本全是單間,屋裏沒有做飯的地方,外麵全是油煙味,樓道口做飯的女人一個勁往這邊瞟,一個樓層上的人互相認識,大概是看白靈眼生。

  鄒城換好衣服,開門讓白靈進去。鄒城的單間大概有二十多平米,裏麵的牆角有一張雙人床,被子枕頭整整齊齊,房間靠窗的位置有一張桌子,桌子旁邊是一個衣櫃,門口有一個木製的小鞋架,大概能放五六雙鞋的樣子。

  鄒城給白靈倒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

  也是白靈來的太突然,鄒城的頭發還在滴水,她指指道:“你快擦擦吧,我剛才去銀行找你,你同事說你生病了,生病怎麽還洗澡?”

  鄒城拿起桌子上的白毛巾,大手粗暴的用毛巾在頭發上揉搓幾下。這裏不僅僅是銀行員工的住處,造紙廠、卷煙廠的宿舍也在這裏,所以人員很雜很多。

  鄒城說道:“我有點難受,洗洗澡能舒服一些。”

  白靈無語,過去摸摸他的額頭,滾燙的厲害:“你發燒了,得去醫院看看。”

  鄒城指指桌子上的藥盒:“我吃藥了。”

  話可以亂說,藥不能亂吃,現在藥不能隨意買,醫生給開的都是剛好的藥量,白靈拿起桌上的藥盒,發現是退燒跟消炎的西藥,她疑惑道:“這些藥你哪裏來的?”

  鄒城拿起杯子喝了一大杯水,這才說道:“上次回省城從家裏帶的,我媽給我準備了一個小藥箱,今天早上我翻出來看,正好有退燒藥。”

  鄒城上午退了燒,可是到下午又燒了起來,他這才掙紮著洗澡,白靈不禁替他後怕,沒錯,發燒洗溫水澡也是一種降溫手段,可是他們筒子樓一樓的澡堂,都是大熱水,鄒城發燒掙紮著下去洗澡,很容易發生意外。

  白靈嘮叨的一麵凸顯,把發燒洗澡的弊處跟鄒城講了好多,鄒城也沒煩,就耐心的聽著,隨後說道:“好好,白老師,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鄒城生病聲音虛弱,白靈讓他躺下,問道:“今天吃什麽了?”

  鄒城指指桌上的飯盒,裏麵還有食物的殘渣:“中午同事幫我去食堂打飯送過來了。”

  食堂的飯菜沒什麽營養,而且同事送過來得時候基本已經涼透,鄒城吃著冰涼的飯菜,肚子裏一絲溫度都沒有。

  想吃什麽啊,這個問題算是把鄒城難住了,他最想念的是華僑飯店的糖醋裏脊、腰果蝦仁,還有獅子頭、文昌雞,鄒城咽咽口水,眼前一樣吃不到。他失落的說道:“什麽都行,能填飽肚子就行。”

  銀行的食堂現在早就關了,白靈去附近的國營飯店買了點吃的,一碗小米粥,一碟小鹹菜,另外還有兩個饅頭。鄒城吃完之後,白靈倒水看著他吃了藥。

  鄒城突然想起來,問道:“我忘了問你,你怎麽想起來找我?”鄒城不問,白靈都忘了提,她把考上正式老師並且留在一小的好消息告訴鄒城,鄒城笑道:“真的嗎?那太好了,以後有了正式工作,我也不用怕你離開淶水縣。”

  白靈不會離開淶水縣啊,至少這幾年不會,姥姥姥爺在這,局勢也不穩,她哪裏也不去。鄒城還有些發燒,他臉色紅紅的,精神好了很多,白靈望望外麵的天,起身道:“我看你沒什麽大問題,我先走了。”

  鄒城連忙從床上起來:“哎,你別走啊,我一個人無聊,而且我還在生病,你忍心這麽走嗎?”鄒城打起同情牌,白靈邁到門口的腳又收了回來:“半小時,我最多待半小時。”

  鄒城靠在床上,身上蓋了一層毯子,白靈從桌子旁邊挪過來一個凳子,坐在床邊,桌上有蘋果,她拿過來給鄒城削蘋果吃。

  蘋果皮削成長長的一條,白靈把雪白的蘋果肉遞給鄒城,鄒城托著下巴盯著白靈看,白靈十分不自在:“我臉上有什麽東西嗎?”

  鄒城很認真的點頭:“有,我喜歡的樣子你臉上都有。”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