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5節

  謝誌強現在能接點簡單的木工活,做活也能一家子吃花不愁,可他鐵了心要拜師,任由誰都勸不動,眼湊著一個月一個月的沒盼頭,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

  過了沒幾天,謝誌強敲門來找白靈,問她要不要做櫃子,說聽她大姨提過一嘴,白靈這缺個衣櫃。

  白靈驚喜不已:“要做要做,現在買衣櫃得工業券,工業券我沒有,再者得花不少錢呢,我想自己打櫃子,可惜沒有木料。”

  謝誌強憨厚的一笑:“木料交給我,譚木匠那有剩下的木料,我問過了,他都不用,可以送我,我琢磨著用廢木料能做不少東西出來,隻是靈靈啊,說是衣櫃,可不像買的那麽大,我算了算,可能也就半人高的小櫃子,行不?”

  白靈點點頭:“我的衣服不多,小櫃子就夠了,現在返潮牆麵牆皮都掉了,一抹濕漉漉的,有個木頭櫃子放衣服放心。”謝誌強又簡單問問白靈的喜好,心裏大致有數,然後又回到譚木匠家裏。

  白靈大姨年雖然大了些,但是月子裏養的極好,桑紅芹照料的細致,過了滿月下炕精力充足,孩子小離不開人,婆家離的不遠,偶爾能幫帶一下,謝誌強二弟也住在一個村,白靈大姨跟妯娌相處的不錯,兩家人常來往,也能幫照看孩子,白靈大姨不放心丈夫,有時候會來譚木匠這瞧瞧,謝誌強開門總會把人往外攆:“你快點家去,我是來拜師的,媳婦總跟過來讓人笑話。”

  白靈大姨拐個角就去了白靈那,正好趕上中午吃飯,白靈做好飯菜娘倆一起吃,白靈大姨慨歎不已:“學個手藝能糊口就行,你看你大姨夫,著了魔似的往縣城跑。”

  白靈也隻能勸大姨寬心:“能上進總比混吃等喝的強,我大姨夫也是為了一家人著想,手藝學好了,掙的錢更多呢。”

  白靈這話沒胡說,過了半個月謝誌強把小衣櫃給白靈搬來,白靈才算知道他真心想學手藝不是隨便說說。

  謝誌強給白靈打了一個小衣櫃,現在做家具的都是普通的木材,像什麽桐木、杉木之類的,農村裏結婚的可以跟大隊申請砍棵樹打家具用,申請的多了,批準的不多,所以沒家具就結婚的不在少數。

  除了走正規途徑,也有人趁著夜裏偷偷上山砍樹,被發現可是會被重罰的,一般人不敢去,來找譚木匠做活的木材基本都是來自正規途徑,剩下的邊邊角角人家也不要,夠做大家具就行。

  這個小櫃子細長型,微黃的櫃子打磨的很光溜,衣櫃邊一點也不粗糙,看不出鋸齒的印記,樣式簡潔大方,衣櫃把手被塗上淡綠色的漆,跟總體的黃色十分和諧,衣櫃增添一抹亮色顯得更加精致,小衣櫃是雙開門,打開一邊櫃門,櫃軸處一點聲響沒有,裏麵板正劃一,內櫃中間有一個隔板,可以分成兩層用,更多的利用櫃子的空間。

  白靈十分欣喜,她之前在省城的商場見過衣櫃,大衣櫃比這個更高一些,但是做工樣式完全不如他大姨夫的這個!手工定製,就是與眾不同。

  除了衣櫃,謝誌強還給白靈打了三個小板凳,一個小飯桌。白靈現在吃飯,就是在桶上蓋一層鐵板,就是一個簡易的飯桌。謝誌強做的長方形飯桌桌腿不高,正好配合三個板凳坐,以後吃飯算是有了正式的桌凳。

  除了這些,謝誌強還給自己家打了一個抽屜櫃,給明明做了兩個木頭玩具。孫玉柱編竹筐天天都是坐在門檻上,頭低著難受,謝誌強給他坐了一個條凳,高度正適合他。

  白靈納悶,大姨夫說這些都是邊角木料,其他的不提,光是白靈這個小衣櫃,木材用的就不少呢,邊角料能打出櫃子來?謝誌強告訴她,像衣櫃這個木料是譚木匠給他用的,聽說要給家裏做東西,從廂房拿出一點好木料,到了板凳就是邊角料做的。譚木匠家裏碎木料不少,全部堆在東側的小棚子,放著也是放著,就允許謝誌強拿來練手。

  白靈喜滋滋的把衣櫃放進屋裏,衣服有地方放,趕明兒拜托大姨夫弄幾根樟木條,廢角料就行,不講究形狀和大小,樟木條有股特殊的香氣,關鍵是能防蟲去濕氣。

  手打的家具結實耐用,衣櫃最下麵鋪上一層碎布頭,兩層的隔板下層放衣服,上麵放圍巾等小物件。

  周日白靈沒回小楊莊,因為趕上這天是發供應的日子,白靈得去排隊買東西,像糧食這種供應李嬸領了給她寄過來,但是像肉類蔬菜等生鮮不能久存,還得在當地領用才行。白靈開了異地證明,她有工作,即便不是正式工作,但一小也給開了證明蓋了章,說明了事情原委,有了這張薄紙,白靈的其他供應允許在本縣領用,西澤市的作廢。

  買東西排隊得趕早,白靈出門的時候天色還沒亮,寒風刺骨,她裹上厚厚的棉衣,圍巾圍的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困倦的眼睛,唯一遺憾的是缺一雙手套,就算是大夏天一大早出來,不戴手套手也會凍得通紅。白靈右手挎著竹籃,竹籃裏有兩個布口袋,手縮到棉襖兜裏。

  這個時辰排隊的大多是十歲出頭的半大孩子,大人孩子輪著來,供應站得早上八點開門,白靈早到將近三個小時,長長的隊伍前麵有七八十個人,這還是白靈粗略估算,隻會更多不會再少。

  白靈後麵是一塊磚頭,這種是家裏沒人排隊,把磚頭放這相當於占地,附近的人認可還行,不認可又有一場架打,果不其然,後麵磚頭的主人一個小時後姍姍來遲,排在磚頭後麵的大嬸不願意了:“你這人咋回事?人不來拿塊破磚頭,要是人人這麽幹,誰還用起大早排隊?”

  後麵的人跟著附和:“沒錯,快去隊伍後麵,別在前麵丟人。”磚頭的主人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他惱羞成怒:“我就用磚頭占位置了,我來得早回家一趟有毛病嗎?”說完擼袖子像要打架一般,還拉其他人下水,問前麵的白靈:“大妹子你說,我站這有毛病嗎?我放磚頭之後,還跟你說了一句,讓你幫我看著呢。”

  沒錯,磚頭主人確實說過讓白靈幫看著,白靈沒搭話,素不相識,她也不想學雷鋒做好事,買好自己的供應才是正理兒,其他的閑事她不想管。白靈實話實說:“說是說過,不過我記得我沒搭聲。”

  排隊的眾人聽到白靈的回答底氣更足:“一塊磚頭就想占地方,想的可真美,去後麵去後麵。”其餘的人跟著起哄:“沒錯,去後麵排著去。”磚頭主人羞紅臉,轉過頭跟白靈較勁:“大妹子你不厚道,就一句話的事兒,咋不為我兜著點呢,我跟你說你這樣的人啊……”磚頭主人說話激動,食指指向白靈,突然從旁邊伸出來一隻手,把磚頭主人的手指打到一邊,又把白靈護在後麵:“去後麵排隊。”

  作者有話要說:  評論裏妟妟 、紫→狐狸 、Summer 三個人不約而同提到了糧食種子的問題,我晚上回家問了一下我爸,他說帶穀皮的糧食確實能當種子用,不過基本都是用當年的種子,陳年種子發芽率會降級很多,考慮到女主空間裏的糧食都是穿越前儲存的,最少也有個兩三年,所以就默認為不能做種子吧,為了劇情順暢一些,關於種子的情節我再改改~~謝謝三位小天使指出這個問題~~~→_→你舟邏輯一塌糊塗,你們也發現了,有很多BUG,我會盡量減少這種情況,也希望大家指正出來,不勝感激!!!

  

  第31章 紅薯甜粥

  

  白靈抬頭一看,是鄒城,他板著臉,目不轉睛的盯著磚頭主人,看情緒有些微怒,磚頭主人瞧瞧高大的鄒城,冷哼一聲抄起磚頭往後麵走,一邊走一邊念叨。

  鄒城轉過身擔憂的問:“你沒事吧,我剛聽這邊混亂就過來看一眼,沒想到是你。”白靈把籃子放在地下,笑道:“我好好的,就是一件小事。”

  鄒城看看四周:“這麽早就是你一個人排隊嗎?”鄒城皺皺眉,萬一還碰到剛才的這種情況,一個姑娘家太吃虧。白靈這才想起來問:“你怎麽也來排隊?”

  鄒城的供應都在西澤市,他吃飯在食堂,除了飯票跟錢,其他的東西並不太需要,回家時衣服鞋子等生活物品家裏人會給他準備好,這次他過來,是替三姨一家排隊。他表哥黃楊最近喜歡上一個姑娘,本來三姨讓他早上排隊領供應,但他跟姑娘約好去看電影逛公園,臨時把鄒城抓過來當勞力。

  鄒城要買的東西更多一些,鄒城本來在白靈前麵,往後挪了幾個位置站在白靈前麵,他這不算插隊,所以前後的人都沒意見。等待最熬人,白靈打了十多個哈欠,布鞋就是薄薄的一層布,平日裏穿剛剛好,可清晨穿就凍腳,白靈使勁跺跺腳,把頭埋的更低。

  等到了副食店開門,人群烏央烏央的往前拱,白靈差點被擠出隊伍,鄒城往後麵挪了兩步,護在白靈的周圍,伸出雙手比出一個圓圈的手勢,替白靈攔住擠過來的人群。

  白靈擠到前麵,豬肉五毛三一斤,大肥肉已經被買光,隻剩下瘦肉,肥肉能耗出油來,所以無論在什麽地方都是最受歡迎的,白靈買了四兩瘦肉,花了兩毛一,蔬菜主要是大菠蘿、白菜,白靈打算拿蘿卜熬湯,蘿卜兩分錢一斤,不需要票,每戶限購一顆,白靈買了一顆大蘿卜兩斤半,花了五分錢,大葉青菜一分五一斤,白靈讓店員稱了一斤,葉生菜重量輕,一斤能買不少。

  鄒城來之前黃楊千叮嚀萬囑咐,告訴他要買什麽,鄒城按照囑托全部買齊。他們排在隊伍的前麵,等擠出隊伍聽見後麵店員喊:“肉沒有啦,下個月趕早,大蘿卜也沒啦。”隨之是一聲聲不滿的抱怨。

  糧食的供應不用著急,粗糧細糧按照一定的比例領回去,細糧不用太奢望,今年供應稍稍敞開些,隻是比饑荒年月好過一點點,お稥冂第缺衣少穿的狀況依舊沒改善。

  糧食鄒城三姨來領,領完這些兩個人去國營飯店吃個飯,一碗餛鈍兩個包子,喝完餛飩湯肚子裏熱乎乎的,白靈搓搓手,說道:“我先送東西回去,上次那些東西你全給我了,我還沒謝謝你呢。”

  鄒城咬掉手裏的最後一口包子:“想要謝我簡單啊?”

  “啊?”

  “請我看一場電影就行。”

  白靈心裏嘟囔,一張電影票才一兩毛錢,他提的建議確實挺簡單的,白靈把這件事記在心上,承諾道:“沒問題,有時間的話我請你看電影。”

  白靈領完供應到家才上午十點,她收拾收拾東西,竹籃裏挎上豆油、豬肉,鎖上門往小楊莊趕,臨走前托付胖大嬸幫忙照看一下院子。這個時代人際關係簡單,小偷小摸的人不說完全沒有,但是確實很少,很多人家出去串門大門屋門敞開著,過幾個小時回家,什麽物件也不缺。

  桑紅芹出去串門,孫玉柱下地幹活,白靈推院門進去,把竹籃放在廚房,換身破衣裳開始收拾屋子,灶坑那麵牆熏的一片黑,這房子就是土房,還是後來孫玉柱在牆麵上刷了一層石灰,抹平了些,白靈拿著碎抹布沾水擦,忙活一個小時才算幹淨幾分,掃地喂雞收拾院子,瑣碎的活計不起眼,可算累死個人,白靈揉揉腰,都幹完才拖著疲乏的身體回屋休息。

  到了晌午飯點桑紅芹匆匆回來,剛進院門就聞到一股香氣,發現白靈回來,正在廚房做飯呢。午飯也簡單,蒸了幾個桑紅芹早就蒸熟的饃饃,白靈又做了半鍋紅薯粥,裏麵放了一點糖,甜甜的更願意喝。

  孫玉柱哼歌扛著鋤頭從地裏回來,他兜裏不忘裝著兩根煙,煙癮一犯,田間地頭也得抽上一根。

  桑紅芹不快地瞪了他一眼:“煙煙煙,整天就知道煙,守著你的煙過日子吧。”

  孫玉柱不和老伴爭辯,把旱煙葉碾碎,卷出一個煙筒:“飯前飯後一支煙,賽過活神仙,靈靈你說是不?”

  白靈從鍋裏端出饃饃:“我姥姥說得對,我站我姥姥這邊。”

  說話的功夫孫玉柱點上旱煙,說道:“我跟靈靈周叔商量過,咱們村山頭裏麵有塊空地,沒在山深處,進出方便安全,我打算在那種一片煙草,她周叔說了,供銷社收煙葉子,價格比市價低一點,但是咱也不怕,反正即使順帶手種了,煙草不嬌嫩好養活,我砍竹子種煙草,兩個全不耽誤。”

  白靈思量了一會兒,問道:“姥爺,周叔說沒說,這麽做合不合法?”

  孫玉柱回道:“咋不合法?現在別說咱們村,整個淶水縣甚至整個省的農村都這麽幹呢,大家生產積極性高,農民富裕起來,也是少給國家添麻煩。咱們家後麵那排的你沈大哥,還準備在村口的破房子那弄了一個養蠶房呢。”

  孫玉柱說的沒錯,小楊莊的村民各顯其能,準備養蠶的,開春化冰了打算捕魚的,各種類型的家庭副業應有盡有,隻要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就行,就算三年後政策收緊,大家夥都這麽幹,農村人往上數幾代都是貧民,背景沒問題,一個村的護短,應該也沒事,大家夥都是跟著政策走的,一沒違法二沒犯罪,也捅不出簍子,錯過這兩年,想幹點副業得等十年以後了。

  孫玉柱種煙草不單單隻算個人經營,必須得掛靠在生產隊名下,同樣的,通過賣煙草獲得的收入,需要上繳一定的比例到生產隊上,因為孫玉柱種植用的是山上的空地,這片地方屬於小楊莊,必須要上繳。能讓種植就燒了高香,上繳算什麽,煙草一茬茬的種,總能撈到錢。

  這個時代,私有製經濟受到很大的限製,周嬸來找桑紅芹,說打算搭夥做裁縫。

  關於裁縫這行,白靈記得公社有一個裁縫社,不到十平米的空間,進門就是一個小櫃台,櫃台後麵的架子陳列著樣品,有人拿著布料過來做衣服,量好身量約定時間過來取成衣。

  裁剪、縫紉、熨燙這些環節,裁縫店一般不是“一手落 ”,鋪子裏基本都有一到兩個幫工,分環節做。

  現在這光景,村裏允許個體裁縫的存在,這種個體的沒有固定的鋪子,走街串巷或者住家做衣裳,就按照家庭副業交錢記公分就行。現在家庭副業的範圍更廣,形式更靈活,周嬸說,除了裁衣縫紉,也能做鞋子織帽子,種類多樣化。

  周嬸之所以來找桑紅芹,就是想跟她一起搭夥做,縫紉機周嬸買,機會正好合適,她有個親戚打算賣一台二手的縫紉機,價格是全新的三分之一,她親戚用了不到一年,得有九五新,這價格也就是賣給親戚,換成別人絕對不止這個價。

  周嬸縫紉手藝不好,技巧活她幹不來,但是可以打打下手,量尺寸裁布,納納鞋底,周嬸簡單跟桑紅芹說了一番,他們就做這十裏八村的生意,酒香不怕巷子深,隻要手藝好,不愁沒客人。

  做裁縫得需要有許可證,就是類似一個合格的證書,允許你做這件事,許可證不難,周隊長就可以搞定,村子裏的裁縫大多是一些身體有殘疾的,算是照顧照顧。周嬸小時候得過小兒麻痹症,右耳朵聽不清楚,嚴格來說也算是殘疾人。

  桑紅芹說考慮考慮,周嬸也沒意外,這也算是一件大事,一家人肯定得好好商量商量,周嬸就是看上了桑紅芹做衣服的好手藝,跟城裏那些老裁縫比不了,但是在村裏麵絕對算是巧手,兩個人搭夥各有各有長處。

  白靈覺得周嬸的意見不錯,周嬸能拿到許可證,還有縫紉機等做裁縫的物件,桑紅芹有一手的好手藝,兩個人搭在一起,取長補短。白靈想,手藝其實沒那麽重要,最起碼目前是這樣,人們拿著布料,做大眾的款式就行,隻是一般人沒有這個經營資格。

  劃粉、黃銅市尺、燒炭的熨鬥等物件準備好,桑紅芹跟周嬸開始商議,打算在周家騰出一個小屋子出來,那間屋子正好在院門口附近,就當兩個人的裁縫鋪子用,做衣服就來屋子做。

  現在村民做衣服,讓裁縫住家的很少,住家一般都得管吃管喝,有那糧食還想自己家多吃兩口呢,所以大多數人就是量量尺寸,把布料放下,先大致估摸出大小來,剩下的布料客人還得帶走。一般量尺寸會富裕出一點,客人也能理解,怎麽也得有點損耗。

  農村婦女下地幹活,力氣上遠遠不如大男人,搞搞副業最適合,還能掙點零花錢,政府也鼓勵這個,周叔是隊長,家裏的親戚還有在縣城當官的,根子硬不怕事。

  桑紅芹跟孫玉柱都有副業幹,白靈回縣城除了上班,其餘時間除了在空間裏種種糧食,就是看書,六十年代考正式教師不算太複雜,最起碼沒有黑幕,都是各憑本事。

  還有幾個月考試,白靈掰著手指頭算算,時間遠遠來得及,現在背書正好,至於麵試就全憑發揮,辦公室裏的老師們經驗豐富,給白靈指點一二,能漲不少經驗。

  白靈現在工作比開始要忙的多,她還兼著五年級兩個班的《農業常識》課,農業常識講的就是一些農業生產的基本規律跟知識,比如關於春耕有一課是這麽講的:春耕深一寸,頂上一遍糞,春耕多一遍,秋收多一石,努力增產愛國家,生產模範人人誇。

  白靈上課就是捧著書照本宣科,她唯一的農業生產經驗,還是那兩次學校組織下田,她不懂,學生更不懂,無非就是搖頭晃腦背誦內容,白靈按照字麵的意思講講,一堂課就算完成。

  白靈一天得上不少節課,同樣的東西兩三個班重複講,現在沒有胖大海可以喝,白靈上課總會隨身攜帶小鋁壺,講課的間隙喝上幾口,一堂課下來,小鋁壺的水見了底,嗓子還是火燒火燎。

  當老師最費嗓子,聲音小了學生聽不見,聲音大了自己嗓子疼,學校有鍋爐房可以接水,學生老師都去這接,下課的間隙白靈過去,前麵都是排隊的學生,瞧見白靈主動讓開一條路:"白老師你先接。"

  要說不感動那是假的,一張張幼稚的小臉,兩隻胳膊加一起還沒水杯粗,白靈站在最後麵:“你們先接,老師不著急。”

  白靈接了水回辦公室加幾顆金銀花進去,金銀花是曬幹的,胖嬸院裏種了幾棵金銀花,把盛開的花朵摘下來晾幹做成幹花,她閨女在供銷社整天和人打交道費嗓子,所以胖嬸年年準備點金銀花給文桂喝。

  胖嬸心腸熱,白靈一個人在縣城連個照顧她的人都沒有,所以平日裏不少幫忙,白靈當老師更毀嗓子,於是給了白靈一小把。

  嗓子如果毀了是不可逆的,所以白靈平時很注意護嗓,反觀其他老教師,有的年紀不大,才四十多歲聲音嘶啞,已經毀了聲帶,她每天多喝點水,多少也能緩解一些。

  就是這麽簡單的一件事,沒想到還惹出一場風波。

  有人給校長寫匿名信,說白靈上課不認真教學,不停的喝水,耽誤了學生們寶貴的課堂時間,這是工作態度問題,是人品上的汙點,什麽時候喝水不行,非得上課喝,絕對不能姑息。

  白靈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哭笑不得,確實,就算是她上課喝水有不恰當之處,也不至於上綱上線扣上一頂大帽子吧,她可不敢戴。

  一小的老師們上課就是帶著課本教案去,拿著水壺的也有,相對不太多,主要是沒這個習慣,匿名信,匿名信,誰想整你你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既然有人投訴,學校就得調查處理。關鍵是在有沒有耽誤學生上課這方麵,至於喝水不喝水,學校領導沒當做一回事。

  白靈照常上課,同個辦公室的人被找過去問話,主要是問白靈工作態度的問題,好在白靈平時人緣不壞,沒有利益衝突下,同事們說的都是誇她她的話。白靈教學的兩個班的班幹部也被抽查出去問話,白靈後來才知道,三年級一個班長下課悄悄告訴她,領導問白老師的情況,他們所有人都說了白靈講課生動有趣,平時認真負責,讓白靈放心。

  白靈麵上不漏聲色,暗地裏想查出來是誰在背後捅她刀,還是老大姐有本事,她的大姑姐是行政崗,這件事也參與調查,那封信還在文件袋裏裝著,老大姐托她悄悄拿出來,反正事情都被受理了,這封信也無人問津,中午老大姐約白靈去學校操場西邊見麵,把信掏出來給她看,白靈氣的直哆嗦。

  老大姐說幫她拿信的時候,白靈沒抱什麽希望能找到人,如果說誰跟誰有利益衝突,那有的可也多了,下個月學校要評優秀教師,正式實習的都有機會入圍,被評上了可以多發三個月工資,還有其他的獎勵,大家都卯著勁往裏擠呢,白靈也在入圍的名單裏,不一定會招誰眼紅。

  白靈把信抽出來看,上麵的字體她很熟悉,大家都是一個辦公室的老師,教案會互相傳著看,彼此學習,她寫字有一個習慣,日字旁下半部分從來不收口,另外寫單人旁正常應該是一撇一豎,可她寫出來像小於號,這些帶有個人特色的書寫習慣,讓白靈知道,寫這封信的人是呂慧。

  白靈粗粗瀏覽一遍,無非就是那些詆毀的話,洋洋灑灑寫了兩張紙,白靈把信交給老大姐,淡淡的說道:“謝謝大姐。”

  老大姐安慰她道:“不知道是誰也沒關係,以後防著點,人心難測啊,大家都是同事,這又何必呢。”

  白靈知道了是誰背後暗算她,心裏有了譜,她不是聖母沒那麽大方,一次又一次跟她過不去,再不反擊就能包子了。

  開始白靈閃過一次念頭,懷疑是呂慧,但到底沒證據,她也不想冤枉人,就沒下結論。白靈回教室,呂慧聲情並茂的跟其他老師聊天,白靈回到自己座位準備下節課的教案,對白靈的調查持續了半個月,後來沒查出什麽實質內容,白靈帶的班級考試成績也不差,也就不了了之,隻是告誡她注意課堂影響。

  匿名信在白靈的生活裏劃出一絲波瀾,但是並沒有實質性的影響她,他們這四個臨時老師,最後隻能留下兩個,還得是考上正式老師才行。

  四個人心裏都清楚,鄉裏村裏的學校更缺實習老師,環境跟條件不如縣城好,大家自然更願意留縣城。

  臨時老師跟一茬茬韭菜似的,想招的話外麵很多人擠破頭皮往裏擠,他們唯一能留下來的渠道,就是通過正式老師的考試,白靈聽老大姐跟她透露內@幕消息,學校裏的編製是有限的,目前隻能留下兩個人,也就是說,即使他們四個全考上正式老師,一小也隻能留下兩個人。

  另外兩個並不是卷鋪蓋回家,而是會分配到縣城下麵的學校,比如鎮裏或者村裏的小學,同樣是小學老師,縣城跟農村的可有天壤之別,而且眾人心知肚明,一旦分配到下麵,再想返回縣城可就難如登天。

  競爭無論是明裏還是暗裏都波濤洶湧,沒有人不願意留在縣城,所謂人往高處走,白靈也願意啊,所以隻能更努力,呂慧咬著牙給她下絆子,無非就是想去掉一個競爭對手,讓自己能更順利的留在縣城,白靈不會讓她如願。一報還一報,做壞事總得付出代價。

  作者有話要說:  作者菌的存稿徹底耗幹……已經進入裸更模式,悲傷……

  

  第32章 初吻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