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4節

  鄒城不急不緩的說道:“你說過不讓我去你家找你,可沒說不能來學校門口。”

  白靈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複。

  鄒城又說道:“我今天剛從省城回來,給你帶了點東西。”

  白靈搖搖頭:“真的不用,我這啥也不缺。”

  鄒城笑道:“我是有求於你,你要是不拿我可不好意思開口,我這有奶粉,嬰兒專用。”他特地強調一番。

  白靈咬咬唇,奶粉對她的吸引力還是很大的,她大姨生孩子之後沒奶水,喝鯽魚豆腐湯喝了三四鍋也沒用,桑紅芹說是她年紀大身體不好的緣故,個把月的孩子每天隻能喝米糊糊,白靈瞧著就心疼。

  這個年代奶粉很少,平常也買不到,城裏所謂的奶粉供應,生孩子領的那點奶粉根本不夠喝,計劃經濟,什麽都要計劃著來,更何況白靈大姨家連領奶粉的資格都沒有。

  白靈歎口氣,人窮誌短,奶粉她還真拒絕不了,她望著鄒城平淡無水的臉,總覺得他像是一個深潭一般,讓人望不到底。

  鄒城舉舉手裏的東西,白靈了然,總不能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擺弄東西,到了白靈院子,鄒城自來熟的進屋把東西攤開,兩罐奶粉,奶糖一紙包,麥乳精一罐,白靈把東西往鄒城身邊一推:“東西太多我不能要。”

  鄒城說道:“我有個叔叔是歸國華僑,華僑買東西很方便的,華僑商店很多東西都不需要票,給你你就拿著。”

  白靈不是三歲小孩,怎麽會有人無緣無故對一個人好?她是穿過來的,關於原主跟鄒城是否有淵源她不了解,不過按照她的分析,他們應該毫不相識才對…

  白靈盯著鄒城問道:“鄒大哥,你為什麽對我這麽好?我去醫院見到了你表哥,他……他說你是因為我才來的這裏,我不知道其中有什麽誤會,我……”

  鄒城臉色不悅,緩緩說道:“和你沒關係的,大概是他見過你兩次,所以誤會了。”

  白靈不滿意他避開話題,又問道:“你還沒回答我,為什麽會對我這麽好。”

  鄒城眼睛看向別處,說道:“你別多想,我調回來和你沒關係,,你長得有點像我妹妹,我有個小我八歲的妹妹,但是三年前生病去世了……”

  這樣的說辭還算可信,白靈也沒再深究,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願提及的秘密,鄒城如此,她亦是如此,不管真假,她不願去再揭人傷疤。

  兩個人相顧無言,鄒城這次找白靈確實是有事求她幫忙,他們銀行係統要舉辦體育活動,組織了一場羽毛球比賽,鄒城身邊沒有什麽朋友,希望白靈能跟他一起參加。

  現在的體育活動無非就是打打康樂球、羽毛球乒乓球,白靈都會一點,鄒城說活動那天打羽毛球,對場地沒什麽限製,一行人要騎車去郊外。

  參加集體活動有利於融入集體,鄒城說比賽要男女混雙,他孤身一人在淶水縣,唯一的表妹年級還小,根本指望不上。

  誰都有需要幫忙的時候,更可況鄒城幫過白靈很多忙,她沒理由拒絕。至於鄒城送來的東西,白靈堅持隻要了奶粉,說以後給他錢,聽到這句話鄒城臉都綠了,像受到侮辱一般,鬱悶的走出院子。胖嬸在門口張望,拽住白靈問:“小夥子怎麽生氣走了?”

  白靈實話實說:“他給我帶了奶粉,我留下要給他錢……”

  胖嬸輕拍白靈的右手,連連歎氣:“你這孩子也太傻,你朋友好心給你帶奶粉,都說了不要錢,哪兒能非給不可,這不是生分嗎?以後找機會還人情不就得了?再者說,胖嬸是過來人,我看啊,這個後生是喜歡你啦,不然能這麽一趟趟的跑?這不是戳人心尖嗎?下次可不能這麽做。”

  白靈在人情往來上一向不擅長,她遵從的原則一是一二是二,她不願白白受人恩惠,欠下人情之後總要想方設法地還回去,這次不過是提了一句給錢,鄒城反應未免有些太大。還有胖嬸說的那番話,白靈是不太相信的……

  第二天一大早鄒城就過來,還給她帶了早點,白靈正在院子裏洗漱,昨天發生過不愉快,難免有些尷尬,白靈接過早點,說了聲謝謝,也沒提給奶粉錢的事,從屋子裏拿出來一提火腿遞給他:“這個是風醃好的火腿,我做成熟食,你宿舍不能開火,火腿切了就能直接吃。”

  鄒城跟白靈約定,下周日早上七點騎車過來接她,白靈提前跟孫玉柱夫妻打好招呼,說下周有事不回來。

  白靈把自己的衣服翻出來找,最後決定穿的確良長褲和適合春秋的深藍色條絨外套。好在大家對穿都不講究,穿什麽倒是無所謂。出去活動要自帶幹糧,鄒城都是吃食堂,白靈說她準備,白靈提前一天蒸了玉米饃饃、烤了土豆紅薯,除了主食也得帶點菜,現在天氣暖和,不像冬天冰冰涼涼的,白靈把醃的鹹雞蛋拿出來四個,桑紅芹院子裏有一個小缸,裏麵都是醃的雞蛋跟黃瓜條,方便儲存,吃的話隨時從缸裏拿出來,白靈上次回去拿了五個鹹雞蛋。

  白靈的廚房有醃豬肉,豬肉不像野味那麽紮眼,豬肉畢竟每個月都有供應,雖然不多,但是吃幾塊豬肉也不會遭人側目。白靈用刀切成薄薄的豬肉片,和玉米饃饃一起裝在鋁飯盒裏。

  湯不用帶,到郊外沒地方加熱,鄒城前兩天給白靈兩個水壺,說出去裝水用,水壺是鋁製的,壺蓋上拴著一條繩子可以斜掛在身上,桑紅芹上山摘的野山棗還有一小把,白靈曬幹後放在窗台拿紙裹著,打算這次往水壺的熱水裏扔進去幾顆山棗。

  清晨空氣中還攜裹著絲絲的薄霧,白靈伸伸胳膊做了一套簡單的健身操,她把腿斜跨在屋外的窗沿上,窗沿太高她有點費勁,白靈踮踮腳,開始拉伸。

  院門大開,鄒城把自行車橫在一邊,進院子問道:“你在做什麽?”白靈受驚之下腳下一滑,橫在窗沿上的腿往旁邊別過去,白靈心道不好,可自己根本控製不住身體,鄒城上前一把抱住她,把她的腿從窗沿上挪下來:“小心點。”

  白靈往後退幾步:“如果不是你突然進來,我練的可是好好的。”

  白靈的手上沾著窗沿的塵灰,剛剛情急之下她拽住鄒城的白襯衣,現在看過去,灰塵加上白靈指尖的細汗,襯衣袖口的位置赫然幾個手指印。

  她回屋拿出一條白毛巾,沾上清水後打算把指印去掉,汙漬在右手的袖口處,鄒城抬抬手,白靈小心的擦拭,她的呼吸均勻的打在鄒城手背,白靈發尾有些枯黃,分出一個個的小岔,鄒城看的出神,白靈猛然起身:“終於擦幹淨啦。”鄒城沒來得及躲開,白靈的頭正好撞到鄒城的下巴上,鄒城輕呼一聲,兩個人對視而笑,鄒城揉揉下巴:“這下扯平了。”

  鄒城跟同事約定好在縣城東邊見麵,他們去的不算早,街邊停著十來輛自行車,鄒城簡單介紹一下,這些都是銀行的同事,白靈瞧了瞧,基本全是男女的搭配,如果不是鄒城告訴她這是體育活動,她都要懷疑是相親大會。

  白靈保持微笑,跟眾人示好,不是所有的員工都有自行車,家裏沒有的就管親戚朋友借來一輛,反正半天就能歸還,除了銀行,還有農村信用社的同行一起活動,鄒城讓白靈坐好,白靈偏身坐後座上,風吹亂她的頭發,鄒城在前麵說道:“你扶好我,出縣城的路很難走,估計顛簸不斷。”

  白靈的手扶在後座邊上,跟著自行車不停的搖晃,白靈伸伸手,左手環住鄒城的腰,確實好很多。鄒城的身體一僵,他加大蹬車的速度,使勁挺挺背:“我加速了。”

  白靈身子一晃,環住他腰的手又緊了緊:“你慢點。”

  一起去的大多都是年輕人,鄉間的路很寬闊,三四個人並排騎車,暗暗較量,鄒城遠遠的把眾人甩在後麵,騎車不必像後世一樣擔心交通安全問題,現在的出行工具最常用的是11路,兩條腿行天下,至於馬車牛車的速度都不算快,完全能躲避及時,小汽車是稀少的東西,至少白靈穿過來之後一次沒碰到過。

  一行人停在一處開闊的平地處,白石灰往中間劃出一條界限,這就是羽毛球場。其他銀行的人已經到了,大家互相不認識,先是簡單介紹,簡短的三五句,長篇大論的要說上十幾分鍾,白靈也不需要說話,站在鄒城後麵。白靈羽毛球打的一般,但麵前這些人更是半吊子水平,她跟鄒城的混雙竟然所向無敵。

  白靈自己都不敢相信,鄒城攤手,無奈的笑道:“我還沒用全力。”

  後來他們碰到勁敵,行長跟夫人羽毛球配合的緊密無間,白靈小聲問鄒城:“這可是你領導,贏不贏。”

  鄒城絲毫沒猶豫:“別手軟,使勁贏。”

  很顯然行長和其他的小菜鳥同事不一樣,一時間羽毛球在頭頂上飛來飛去,白靈氣喘籲籲,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體力勝過對方,最後小比分差距贏了一輪。

  比賽並不正規,就是圖個樂嗬,白靈跟鄒城輕輕鬆鬆拿到第一,汗珠粘在臉上癢癢的,白靈拿衣袖擦了一把,衝著鄒城喊道:“我們贏啦。”白靈逆著光,陽光打在她臉上映出一半的陰影,鄒城抬起頭,回道:“是啊,贏了!”

  白靈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用咳嗽掩飾:“嗬嗬嗬,嗬嗬嗬。”

  除了體育活動,銀行係統的人也能見見麵,互相交流,都在一個縣城,很多人八竿子都能打著親戚,聊的還算熱絡,放眼望去灰撲撲的一片,還有人隨身帶著一本紅寶書翻閱。行長帶著夫人過來跟鄒城說話,行長夫人眼睛笑眯眯的,穿著粗布衣服也很有氣質:“我總聽老耿誇鄒城,說是一個能幹的孩子,這一見麵沒成想這麽年輕,這位是?”

  

  第30章 鹹菜

  

  鄒城謙虛的笑笑:“您客氣了,這位是我的朋友。”

  耿行長總結道:“羽毛球打的不錯!我們兩個老的甘拜下風。”

  那邊的女同事直往這邊瞄,銀行的員工女多男少,加上這個年代的男人女人都不注重打扮,好看的、英俊的更是鳳毛麟角,灰撲撲的褂子往身上一披,頭發亂蓬蓬的,不講究的人再套上一雙露腳趾頭的布鞋,哪還有什麽氣質?哦不對,話不能這麽說,氣質還是有的,最樸實的勞動人民的淳樸氣質!

  說來也奇怪,鄒城的衣服並不比其他人特殊多少,顏色黑白灰軍綠,沒有出格的顏色出格的款式,他跟其他銀行同事一起穿中山裝,也比別人打眼英俊,高挑的個子勻稱的體型,瘦弱或是粗壯的男人自然比不上。

  銀行裏傾慕他的小姑娘不少,某個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又是從省城調動過來的,本身就帶有一絲神秘的氣質,鄒城話雖然不多,表情總是冷冷的,但是你問他問題的時候,他又會很溫和的解答,待人接物令人如沐春風。

  無論二十歲的小姑娘還是四五十的老大姐,都會他讚不絕口,能得女人的喜歡不難得,關鍵是銀行的男同事也喜歡他,做事踏實不浮誇,工作總能高效率完成,還會幫助他人,這樣雷鋒一般的同事誰能不喜歡?

  女同事在一旁交頭接耳,活動剛發布出來就有人約鄒城,說搭夥一起參加,像銀行裏單身的男同事女同事很多,除了帶對象的,基本也就在內部找同事搭夥參加了,不然還得找人多麻煩。

  這次活動說了,羽毛球得打混雙,自己配對打,贏了的有獎勵,獎品的單子發出來之後很多人躍躍欲試,銀行係統倒是很大方,供應這麽缺乏,能拿到前三名有各自的獎品,另外還評出來五個優秀獎,獎勵是鼓勵性質的,但蒼蠅腿也是肉,好過沒有。

  銀行的女同事一直猜測,鄒城是不是有對象,不然他人生地不熟的,去哪裏找人呢?今天一見,跟鄒城來的姑娘水靈白淨,貌美如花,兩個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讓一些單身的女同事斷了大半念想。

  白靈倒是不知道這些,她不擅長應酬,大家談話間偶爾都會帶出一句主席語錄,語錄流傳麵很廣,連三年級的小學生都能把語錄倒背如流,白靈沒背過,心想這樣不行,回去得買一本背背,免得有麻煩。

  說著話就到了中午,眾人圍在一起,把從家裏帶來的幹糧拿出來,基本一個銀行的人圍成一圈,白靈打開飯盒推到鄒城麵前,鄒城拿出一個饃饃,每個玉米饃饃上麵都頂著一顆紅棗,看起來頗為俏皮。

  一個穿著藍色平陽布上衣的姑娘說道:“鄒城的夥食不錯啊,鋁飯盒裏還有雞蛋跟肉呢。”

  大家出來吃飯其實帶的都不算差,都是年輕的小夥姑娘,不願意出來啃黑饃饃,白靈望過去,玉米饃饃為主,玉米麵磨的一般比較粗,蒸完之後也發黑,但比黑麵饃饃要強上好多倍,最起碼嚼咽不費勁。主食除了饃饃就是紅薯,紅薯頂餓又實在,在粗糧裏的供應是最多的。

  除了這些主食,有帶鹹菜的,有帶煮雞蛋的,有帶鹹肉的,還有帶糖油餅的!時間進入1963年,家家戶戶日子普遍好了些。相比其他人,白靈準備的午飯不算紮眼。

  有吃的好的就有吃的賴的,往後麵坐的有啃硬餑餑的,埋著頭悄聲啃,白靈吃過幾次這種餑餑,餑餑的硬度趕上石頭塊,咬上一口直咯牙,牙口不好的隻能掰碎泡水吃,白靈聽桑紅芹說,饑荒年月,連這種硬餑餑都啃不上,得去扒樹皮挖樹根吃。

  鄒城沒搭話,輕輕嗯了一聲。他把鹹雞蛋往石頭上一磕,蛋皮碎成小片,鄒城十指修長,他不急不緩地把雞蛋皮剝一半遞給白靈,自己拿起另外的一隻。穿平陽布的姑娘都看楞神了,先瞧瞧鄒城,再看看白靈,難以置信一般,張嘴咬口玉米饃饃,沒一點滋味。

  鄒城仿佛渾然不覺,他很快吃完午飯,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四周的人還在吃飯,鄒城指指前麵:“過去走走?”

  這些人白靈一個不認識,在這坐的也不自在,能逃離她還恨不得呢。鄒城告訴她,這次活動是有獎品的,他們剛才拿到第一名,有獎勵拿,隻是獎品要下周才能領到,等之後他們平分。

  白靈連忙推辭,說自己就是過來幫忙,可不能分獎品,讓鄒城一個人收下,鄒城遲疑道:“獎品可能是糧食、日用品,我一個大男人有的也用不上,到時候我給你拿過去,不能讓你白幫忙。”

  話說到這個份上,白靈再推辭就太矯情,白靈以為就是普通的聯誼活動呢,打個羽毛球還有獎品,她這半吊子還能拿第一?匪夷所思。

  下午兩三點的時候大家往回趕,一排排的自行車往前騎,大家合唱了一首革命歌曲,鄒城跟白靈都沒出聲,白靈忍不住問:“你怎麽不唱?”

  鄒城悠悠的回道:“費嗓子。”

  白靈咽咽唾沫,好理由。

  回縣城的時候刮起了風,逆風而行騎車比較費力,白靈明顯感覺到鄒城蹬車加重幾分力氣,白靈把衣領往上豎豎,手伸進袖口,暖和許多,鄒城突然停下來,幸虧他們在隊伍的後半部分,車和車之間離得也遠,不至於追尾。白靈察覺到異常,從後座上蹦下來:“怎麽了?”

  鄒城低頭去檢查自行車,過了一小會兒說道:“自行車鏈子掉了。”

  白靈望望前麵遠去的眾人,還有一半的路程呢,有其他同事停下來問,鄒城說車鏈子掉了,讓他們先走,不用等他們。

  自行車掉鏈子實屬常事,白靈沒放在心上,安上還能照樣騎,鄒城擼袖子蹲下來專心對付自行車,白靈閃到一旁不給他搗亂,誰知道鄒城拖著油乎乎的手沮喪的說道:“鏈子中間折了一半,我剛才安的時候,徹底斷掉了。”

  白靈心涼了一半,雖然隱隱猜到要推車回去,可依舊不死心地問:“那我們怎麽辦?”

  鄒城指指自行車跟自己:“隻能推回去找修車的師傅。”

  同事在前麵騎出去老遠,騎車快的連影子都撈不著,根本找不到幫手,鄒城推著自行車:“走吧,最多半個多小時,也就到縣城了。”現下也隻能推車回去。

  兩個人並排走,鄉間路兩旁種著糧食,鄒城跟白靈有一搭無一搭的聊天,白靈發現鄒城沒有看起來那麽冷漠,聊天的過程中甚至有些風趣,他笑起來比板著臉要順眼的多。無非就是聊聊身邊的瑣碎小事,路程不遠很快到了縣城邊,鄒城把自行車放在修車鋪,約好第二天過來取,鄒城把白靈送到胡同口,瞧著白靈進去才安心離開。

  鄒城又折回到修車鋪,修車師傅見到他瞪了他一眼,痛心的說道:“我一看就知道車鏈子是被人扯斷的,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小情侶為了多點相處時間,真是啥辦法都用,好好地鏈子,你扯它幹嘛!”

  鄒城常來趙爺爺這裏打氣修車,兩天前不響的車鈴還是從這換的呢,他也沒分辨,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我還得多謝趙爺爺,剛才沒拆穿我。”趙爺爺修完車也沒把倒立的自行車翻過來,扔下一句話回到攤位上:“自己翻過來推走吧,年輕人真敗家。”

  上了年紀的人最愛惜物件,見不得小輩糟踐,鄒城自知理虧,握著車把把車子翻過來騎走。

  羽毛球比賽的獎品其中有兩個大搪瓷茶缸,上麵寫著:榮獲1963年度淶水縣銀行係統羽毛球比賽第一名,字是深藍色,茶缸蓋上一圈淡綠色。

  老式文件夾有兩個,深黃色,封麵是兩朵綻放的大菊花,一白一粉,文件夾四周很結實,夾個文件很方便,鄒城琢磨著文件夾很適合白靈用,老師的教案很多很雜,可以夾在裏麵。

  這次的獎品都很實用,還有一個軍綠色鋁壺,圓圓扁扁,鄒城自己有水壺這個用不上,也打算給白靈,除了這些,還發了五斤麵,一小壺油。銀行的同事都圍著鄒城,豔羨的說道:“還別說,這次的獎品是真豐厚,這種年月,油多金貴呢,這一小壺,趕上半年多的供應了。”

  鄒城沒吱聲,這些獎品他都有用處,五斤富強粉白麵他給三姨帶過去,至於油,就給白靈,所有的獎品鄒城都有了規劃,除了這些還有一個令人很窘迫的女士禮包。

  禮包被一個半透明的袋子紮著,上麵的收口被紮上一個蝴蝶結的形狀,準備這些禮品的是女同事,女人家心細,既然上麵發話說獎品可以豐厚實用一些,那就用心準備唄,誰家都有幾個女人,女士的禮包裏裝了一件內衣,兩條月事帶,女同事拿到自己用,男同事拿到送家人送對象,絕對糟踐不了,比其他獎品都實用!

  鄒城望向別處,簡單的把獎品收攏到一起,一個女同事問他:“鄒城,你的獎品是要和那個姑娘分嗎?如果有剩餘的我出錢買行不?”

  鄒城婉拒道:“這些獎品我都有用,不能賣給你。”對方惋惜的說道:“那真是可惜了,現在東西都得憑票買,我還想撈個便宜隻花錢呢。”

  鄒城今天下班早,他先去三姨家裏送麵,接著去一小門口等白靈,白靈下午替三年級的語文老師代最後一節課,課後學生圍著她問問題,所以出來的比較晚,白靈走的時候辦公室空無一人,六點多天色漸黑,她看見鄒城等在學校門口,大概是無聊,鞋子一直在踢腳下的石子。

  鄒城見到白靈迅速站直,說道:“你說不讓我去你家找你,可沒說不讓我來學校。”

  鄒城把獎品遞給白靈,雙份的他自己留下一份,其他的他並不需要,尤其是小壺油,他又不做菜,根本用不著。關於那個女士禮包,鄒城難以啟齒,臉色不自覺的微紅,他扭過頭指指包裹:“裏麵都是給你的獎品,別客氣了,有些我確實用不上。”

  鄒城的神態怪怪的,白靈沒當回事,回家她把東西翻出來,瞧見一個蝴蝶結扣裏裝著的內衣跟月事帶,雖然知道家裏隻有她一個人,還是不由自主的紅了臉。

  怪不得鄒城說用不上,還別說,禮品真的很實惠,白靈聽一小的老大姐說,學校也舉辦過文體活動,獎品可簡單了,米麵油想都別想,獎品就是筆本之類的文具,聊勝於無,相比之下,銀行係統的待遇還真不賴。

  白靈之前托李嬸寄過來一條月事帶,橡皮布的月事帶最便宜,但是容易皮膚過敏,棉布的最好,一般都是白色、米色等淺色為主,偶爾有大紅色的月事帶,白靈買的是白色棉布月事帶,很可惜隻能買一條,白靈想著能有替換的最好,自己還沒來得及買,翻到女士禮包裏的兩條,可謂是喜出望外!什麽都不如這個包裏的東西來的實在。

  白靈手裏有點錢,但是這年頭有錢也買不到東西呀,任什麽都縮減供應,內衣白靈試了一下,鬆鬆垮垮不太合身,其實說是內衣,就是一個簡單的吊帶,胸部弄了兩個圓形的海綿托,白靈把內衣拿在手裏,她自己身材纖瘦,穿起來有點大,看來得拿剪刀改改尺寸。

  塑料油壺裏是黃燦燦的豆油,隔著小壺白靈仿佛聞到了油香。她小心翼翼的把油壺放在窗台上,臥室裏空空蕩蕩的,開春返潮,白靈不多的衣服沒衣櫃可放,都是堆的整整齊齊摞在炕上,終究不能總這樣,還得找機會打個櫃子。

  說起櫃子她想起大姨夫,謝誌強現在還給譚木匠掃地呢,譚木匠這人脾氣真古怪,也不說收徒弟,也不說不收,開始大家都以為,掃一個月地總得吐口收人吧,可人家每日照常做活,謝誌強就在旁邊掃地做雜活,下午快天黑步行回家照顧孩子老婆,第二天早上照常來。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