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2節

  白靈還沒吱聲,老大姐聽了可不樂意,懟道:“你們這些小姑娘就是生在好時代,穿補丁衣服咋了,能穿的暖和就不錯了,這是艱苦樸素!”在這種大環境下,最忌諱被人扣帽子,資產階級享樂思想絕對不能有,呂慧皺皺眉,扭著屁股回到自己座位,沒再吱聲。

  白靈不禁搖頭,現在的形勢還算好的,三年之後的那場運動,才是真正的開始,白靈得從現在就打起精神來,別落人口實,不然以後被翻騰出來,可就慘了,還在她出身好,以後應該不會受到什麽影響……

  白靈、衛建國還有柴紅軍三個人帶著孩子下鄉,兩個年級去的一共四個班,一百二三十個人左右,這個年代可沒有校車坐,就是步行過去,十分消耗體力,好在地方不算太遠,步行四十多分鍾就到了。

  白靈現常常步行,她吃得飽,還運動,體力變好不少,走這些路不當回事,反而柴紅軍氣喘籲籲,衛建國問:“你早上吃什麽了?”柴紅軍歎口氣:“喝完紅薯粥,加上多半個黑麵饃饃,還沒幹活呢,這就餓上了。”說完從懷裏摸出一個饃饃吃。

  現下口糧都緊張,所以下鄉幹活也得自備幹糧,白靈往後一看,每個人布袋裏裝著幹糧,再加上一個水壺,都是這樣的配置,一會兒大夥一起吃飯,白靈可不敢把細糧拿出來,昨晚蒸了一屜玉米麵饃饃,玉米麵是去年生產隊分的口糧,口感很糙,但是這時候吃正好,不打眼。

  村口有人張望著,瞧見浩浩蕩蕩的人群便知道是一小的學生老師來了,客套幾句帶著眾人下地幹活。麥田裏社員們已經熱火朝天的幹起來了,學生們被指揮著去地壟裏撿麥穗。

  老師說起來是組織學生勞動,可也不能閑著呀,白靈擼擼袖子,踩著露腳趾的布鞋就下了田。衛建國踟躕不動,一個勁的盯著自己腳上那雙軍綠色的解放鞋上看,這雙鞋買了幾個月,他穿的省,每天回家都會小心的擦灰塵,清洗的時候唰的幹幹淨淨的,不留一點汙漬,現在看還嶄新嶄新的,下田幹活鞋要是髒了,可心疼死了。

  柴紅軍在前麵喚他:“建國,你咋還不下來?”衛建國咬咬牙,把解放鞋脫下到放到一邊,赤著腳下了田。

  白靈從來沒幹過農村的體力活,公社給他們三個準備了鐮刀,鐮刀鈍鈍的不好用,白靈右手沿著麥子下麵使勁割,旁邊一個男社員看不下去,走過來指導她:“你這麽割可割不斷,左手攥住麥子頭,右手拿鐮刀沿著麥子最下麵割,記得往裏使勁割一下……”他一邊說著一邊做示範,白靈按照他的辦法過來省不少力,連忙道謝。那個社員年紀不大,害羞的走到另外一個壟:“這沒啥,你們城裏人沒幹活農活,學學就會了。”

  中午社員們回家吃飯,白靈他們坐在田間,拿清水簡單洗洗手,然後開始啃饃饃,白靈的雙手火辣辣的疼,麥子紮人,她的手嬌嫩,一點老繭都沒有,現在通紅通紅的,白靈再一看衛建國,他臉色灰白,像是生病了一樣,問了才得知,他赤腳下田,右腳不知道被什麽利器割了一下,流了血,衛建國自己拿布包紮一下。

  這可不算小事,萬一要破傷風可就糟糕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白靈發現衛建國這個人其實還不錯,雖然話多、沒眼色,但是心地很好,不是一個品行差的人。

  衛建國自己不當回事,還不讓跟別人提,不然顯得自己拖後腿,等大家回到城裏,學生們四散回家,白靈堅持道:“我跟你去衛生所看看。”

  現在的衛生所條件很簡陋,一般的頭疼腦熱,老百姓也不往醫院紮堆,直接在衛生所就看病了,雖說早就破除迷信,但是老人們私下還悄悄信奉那一套,孩子生病求個神拜個菩薩,不願意治病,要麽拿著不知道從哪淘換來的土方子給孩子用,耽誤病情的不少。

  衛生所隻有零零散散的三個病人,有發燒的,有拉肚子的,衛建國簡單說明情況,女醫生甩甩辮子:“沒啥大事兒,我消消毒就行。”白靈想說幾句,但一看簡陋的環境,估計也隻能這樣,出來之後白靈說讓衛建國去醫院看看,衛建國笑道:“一個大男人腳破了不算大事,一會兒天黑了,你快點回家吧。”

  他不願意去白靈也不好勉強,剛跟衛建國分開就看見鄒城在跟人聊天,眼睛仿佛一直往這邊瞟。白靈這才想到,衛生所就在銀行的對麵,現在是下班時間,怪不得會碰到鄒城。

  鄒城跟同事告別,向著白靈的方向走過來,很自然的問道:“剛才是你同事?”

  白靈回道:“嗯,今天下鄉勞動,他腳受傷了,我陪他來衛生所看看。”

  白靈說完這句鄒城沒吱聲,白靈背著一個袋子,今天參與勞動,公社給每個下鄉幹農活的孩子老師每人裝了一點糧食,說不能讓大家忙活一場。

  他拎著白靈的袋子,說道:“我送你回去,天黑了。”

  白靈心裏直叨叨,天最多有點暗,哪裏黑了……

  白靈跟鄒城走到胡同口,她鄰居胖大嬸出來,瞧見前麵的白靈趕忙迎出來:“哎呀白靈你可回來了,今天有一個英俊的後生過來找你兩三次。”她話說到一半看到了後麵的鄒城,結結巴巴指著鄒城說:“哎呦,就是他,就是他。”

  鄒城黑著臉,白靈還沒問,他把袋子遞給她:“我先走了。”

  白靈不明所以,鄒城可沒提來找過她,還沒說什麽事兒呢,自己先走了,胖大嬸眼睛滴溜溜的往白靈身上瞧,說道:“這後生可不錯,來了兩三次呢,咱們街坊都問我,這個常找你的兩個後生,哪個才是你對象,我也不知道呀,大嬸多嘴跟你說一句,對象間交往相處沒問題,其他的男人啊,可不能走的太近,容易惹出閑話來。”

  白靈心裏擱不住事兒,胖大嬸的話她附和了兩句,更想知道鄒城來的緣由,打算找時間問問他,真是一個怪胎!

  白靈肚子空空,幹了一天體力活,她渾身軟軟的,躺在床上歇一會兒,本想起來做點飯,可實在懶得動,正發愁要吃什麽,外麵當當當有人敲門,白靈穿著拖鞋去開門,剛開一個小縫,鄒城擠了進來,手裏提著袋子:“給你從飯店買了點吃的。”

  白靈也沒謙讓,她現在餓得很,三下五除二就把包子雞蛋湯消滅幹淨,吃完她才記得問:“鄒大哥,你今天中午過來找我,有事嗎?”

  鄒城不自然的別過頭:“我本來打算來你這蹭飯,誰知道你一直沒回來。”

  咳咳,原來是這樣,白靈偷偷瞥了鄒城一眼,他的耳根有點紅,神色尷尬,白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她跟鄒城,什麽時候變得這麽熟絡了呢?

  白靈是現代人思維,喜歡交朋友,沒太在意周圍的環境,可人言可畏,畢竟身處敏感的當下,白靈心裏有些糾結,想說些什麽,但腦子一片混亂,她脫口而出:“鄒大哥,以後你別總是來找我了吧,讓別人看到會說閑話的。”

  鄒城垂著眼睛:“你在乎別人怎麽看嗎?”

  這不是廢話嗎,人言可畏,白靈自然在乎了,她點點頭。

  鄒城起身往外走:“好,我知道了,我以後盡量不來家裏找你。”

  鄒城走的很慢,背影似乎有些落寞。

  作者有話要說:  這章前三十樓有紅包領(重複ID發一次),每樓100點。

  

  第27章 竹籮 、箕畚、蟈蟈籠

  

  周日白靈回小楊莊,周隊長跟周嬸也在,像是在聊什麽,眾人笑的合不攏嘴。周嬸見到白靈回來,一把拽過她:“好日子來啦,以後啊,咱們家家戶戶都能過上好日子啦!”

  白靈疑惑的問:“發生什麽了?我怎麽看不明白?”

  白靈從大家的談話裏明白大概,國家允許社員從事人民生活服務相關的附屬生產,也就是家庭副業,這個名詞白靈在曆史書上見過,她清清楚楚的記得,書上寫著,家庭副業的恢複始於1959年中央發布的五條緊急指示,從那開始,農民們可以私人喂養禽類,享有自留地。等到了1962年,又添了新的內容,允許的範疇更加廣泛,比如可以進行編織縫紉等家庭手工,還允許采集野生草藥、進行農副產品加工等活動。

  白靈穿來之後,發現這裏跟曆史書上寫的不一樣,1962年人們日子依舊清苦,自留地倒是有,但家庭副業允許的範圍很狹窄,大概是因為各地的實施情況不盡相同。

  誠如周嬸所言,以後的兩三年的日子,真的要好啦!先不往長遠裏想,國家允許農村開展各種副業,對白靈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在這個時代舉步維艱,隻能規行矩步,如今政策變了,她可以活動心眼做一番事情!

  周隊長過來是傳達縣裏的意見,省內全麵開放了家庭副業,允許社員們各顯其能,充分利用農村的資源跟剩餘勞動力,增加大家的收入,過上好生活!

  當然這種家庭副業也是有局限性的,跟後世的市場經濟不能相比,比如像桑紅芹養雞養鴨,每個月需要上繳一定數目的雞蛋,會有供銷社的人上門來收,上繳完一定的數目,剩下的是自己的,上繳不是免費的,每斤雞蛋按照一斤五角二分錢收走,還能額外給點糖票。

  一般人家養的雞不多,也就兩隻,雞還得吃糧食呢,養多了養不起,桑紅芹養了三隻,數目已經算是不少了,他們老兩口吃的少,養雞綽綽有餘,雞蛋有營養,刨去需要上繳的,剩下的足夠一家幾口吃,桑紅芹舍不得吃偷偷攢著,本來打算讓白靈拿去賣掉,白靈不願意,說賣不了多少錢,還不如自己家吃呢,一頓煮了四個雞蛋,非讓老兩口吃點補營養。

  小楊莊人人幹勁十足,現在不是吃大鍋飯的年代,人們的生產積極性提高不少。

  周隊長開始琢磨小楊莊做些什麽好,回去跟大家夥商量商量,成立一個副業隊,大夥願意合夥幹也行,自己單打獨鬥也沒問題,總之就是改善每家的生活。

  現在雖然不像饑荒那兩年餓死人了,可糧食產量低,每家每戶分到手的糧食也吃不太飽,加上娃娃太多,一張嘴就得吃飯,日子還是不好過啊。

  孫玉柱遞給周隊長一根煙,表情活絡:“政策寬鬆了,咱們放開膀子幹,還愁沒好日子過?以後一定過的上天天吃大米白麵的日子。”

  周嬸笑道:“可不是嗎?我剛才一直琢磨做點啥,聽說刺繡縫紉手工好的,還能做東西賺錢呢,我趕明兒試試。”

  周隊長瞥了他婆娘一眼:“就你那手藝,還是別丟人現眼。”

  孫玉柱心裏已經打好主意,他曾祖解放以前是一個編竹匠,手藝在十裏八村都算好的,一代代傳下來,到他這就會點皮毛,平時最多編幾個竹筐涼席留著自己家用,可現在不同了,這些東西可以換錢!一想到這,他就動力十足。

  孫玉柱關上門一家人商量一番,白靈很讚同,無論什麽年代,手藝人都餓不死,像孫玉柱編一些竹籮 、箕畚、蟈蟈籠出來,一定能賣上好價錢,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副業的東西得賣到國家收的機構,比如木器社,如果上山采一些蘑菇、藥材等土產,得賣到土產公司去,這些經營是有範疇的。

  周隊長的意思,做副業的人家,每天得往生產隊繳一塊五,剩下的可以自己揣兜裏,聽起來交的錢多,但是架不住副業掙錢。

  白靈這個周末待的十分放鬆,桑紅芹走路生風,一直哼了兩天歌兒,老兩口一直琢磨著幹點啥,桑紅芹基本很少參加體力勞動,算是半個閑散人,她衣服鞋做的好,小時候跟老裁縫學過幾個月,後來結婚生孩子,早就扔下了,不過桑紅芹手巧,做布鞋、織毛衣、做衣服褲子很有一套,不比買的差。

  現在這個年代手工的不值錢,勞動力充足,反而是機器生產受追捧,白靈聽著聽著,心下有了一個主意,不過隻是一個想法的雛形,想實現還比較困難,便沒有說出口。

  消息跟長了翅膀一下飛到各家各戶,周一白靈上班老大姐還問她:“白靈啊,我聽說現在農村能搞副業了?那可真好,你們家打算做啥?”

  白靈也不方便提,敷衍道:“我姥姥姥爺正琢磨呢,搞副業還得往生產隊交錢,怕賺不回來呢。”

  老大姐壓低聲音說:“放心吧,賠不了錢,個人能落下不少呢,我有親戚也是農村的,都準備大展拳腳。”

  白靈的情緒很複雜,她從開始的欣喜若狂變成了現在的憂慮不已,白靈是知道曆史的發展走向的,目前的繁榮隻是曇花一現,三年之後,再盛放的經濟之花也會調零,全民重新陷入到一片死氣沉沉當中。

  也是基於此,白靈沒辦法像眾人一樣開懷大笑,這份喜悅裏,總會夾雜著一切不確定跟憂慮。老大姐又道:“日子再苦也得熬,好過一天是一天。”

  老大姐不經意的一句話,卻猶如明燈一樣照亮了白靈,是啊,好過一天是一天,總不能因為以後的困苦,而阻擋了此刻前進的步伐,哪怕在那場運動來臨之前,給自己和身邊人攢出足以順利度過去的資本也好啊。白靈拋去心頭陰霾,告訴自己要把握當下。

  現在街頭沒有賣報紙的,好在學校是教育機構,上麵的一些精神需要往下麵傳達學習,學校總會訂一些報紙,新的舊的都有,白靈問了老大姐,說想看看報紙,像報紙普通老師看的不多,老大姐說沒問題,中午給她拿兩張。白靈特地囑咐:“要最新的報紙。”

  白靈中午沒回家吃飯,她坐在辦公室拿著報紙,從裏麵搜尋最新的消息。看來周叔說的沒錯,他們省真的要開始放寬政策了,報紙上明確寫了,要允許農村進行家庭副業的建設,促進農民增收,下麵還有一大堆指示精神,白靈大致略過一眼,除了這些,白靈還找到其他有用消息。

  上麵有一篇社論,裏麵的內容白靈沒細看,她瞧見有幾句話大致是這麽說的,年輕人不要死氣沉沉,艱苦樸素固然好,也要有些青春活力雲雲。裏麵的內容就穿衣著裝有幾句評價,意思就是可以穿的稍稍英氣利落有些,但是不要攀比,要做獨立自主、積極向上的青年人。

  白靈算是領悟了含義,這也隱隱印證了她的想法,從今年開始,政策確實開始放寬,體現在方方麵麵,看來以後上街,不一定全是灰藍的天下……

  白靈放下報紙,看看手腕的表,剛剛一點鍾,她完全有時間回家吃飯再過來,不過午休是不太可能。

  白靈回家進地窖看看,剛搬出來不久的糧食,又所剩無幾……空間裏的存糧不算太少,如果一家三口吃能吃一年多,但是這遠遠不夠,等到了十年動蕩的時期,才是真正需要糧食的時候……現在她不能節流,必須想辦法開源。

  周大壯買了一輛自行車,一百二十八塊五,外加12張工業券,錢省吃儉用攢攢也就出來了,畢竟現在這個年代花費小,但是工業券難得,像學校裏的老師,都是互相借著用,一些單身漢平時票用的少,都被拖家帶口的同事搶過去用。周大壯為人厚道,管大家夥借工業券也都願意借給他,反正有的人家不買東西有閑餘的,他人好不怕不還。六年級一個老師,管同事借工業券借了一年多找各種借口不還,後來都臭了門子,同事們都不愛搭理他。

  周大壯上班時間不長,攢的工業券有限,加上以前還花過兩次,上次買碗櫥櫃管同事借的三張已經還上,這次又借他還怕借不到,誰知道同事都很熱心。

  有年長的女同事打趣周大壯:“周老師也快二十了吧?也該說親事了,有對象嗎?沒有大家給你介紹,三轉一響你有了一轉,人也踏實,不愁找不到好姑娘。”

  周大壯被打趣紅了臉,連忙搖頭說不用,旁邊一個年輕男老師說:“我看啊,大壯心裏有喜歡的人啦。”

  周大壯像是被說破心事一樣,沒回話,低頭整理自己手中的工業券。

  

  第28章 小米粥

  

  孫玉柱跟桑紅芹有時間就去山上砍竹,山裏的竹子都在深山處,不歸村莊管,隻要不砍樹,無論誰去砍竹子都沒人管。

  孫玉柱每天都能背一些回來,桑紅芹說讓他慢點砍,別著急,孫玉柱一聲歎息:“山裏的竹子能多砍就多砍點,萬一以後人們一窩蜂砍竹,我可搶不過。”

  孫玉柱從隊裏下工後總會搬個小板凳編竹籃,也不圖數量多,他閑著也是閑著,不幹點啥也閑得慌,編竹籃掙不了太多錢,生產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沒管他要生產費。孫玉柱的竹製品賣到縣裏的供銷社,一個竹籃八分,竹筐一毛,根據竹製品製作工藝的複雜程度和應用程度來定價格。

  桑紅芹也沒閑著,她不會編竹筐,跟著孫玉柱上山的時候背著竹筐去采蘑菇,土產社願意收這些,價格也還不錯,靈靈年紀不小了,攢點錢給她備嫁妝。

  白靈每天除了給孩子們上課,一直在考慮做什麽副業比較合適,她還沒想出來,學校又組織老師帶學生下鄉參加勞動。

  白靈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跟去的老師還得是實習的,這次人選跟上次差不多,白靈、衛建國、柴紅軍,外加一個呂慧。另外女老師實在是瘦弱,都不好意思叫她幹活……

  呂慧撅噘嘴,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乖乖的準備東西。

  這次去的村子稍稍遠一些,步行需要一個多小時,柴紅軍有了上次的經驗,早上吃的直撐肚皮,白靈進村之後竟然碰到一個熟人—賣過她豬肉的那位大哥。

  白靈也還記掛著他,這個年代投機倒把是要受處置的,兩個人萍水相逢,白靈也不知道他的消息,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沒成想今天竟然遇到了。

  白靈衝著他使使眼色,慢慢的走到隊伍的最後麵,大哥走過來,簡單說了幾句。這位大哥姓熊,是窪裏村的村民,上次他因為初犯,背景又幹淨,被勞教三四天就出來了,從那之後不敢去黑市,打了獵最多就是自己家裏留著吃。

  白靈不能跟熊大哥多說話,不然會引起懷疑,上次幸虧熊大哥幫著她說話,要是反咬一口,她也得被兜進去。熊大哥讓她中午休息的時候過來一趟,白靈點頭答應。

  呂慧沒幹過農活,就在壟上站著不動,村裏的隊長不悅看了一眼沒說話,還是柴紅軍朝她招手:“呂慧,快點過來。”呂慧板著臉,磨磨蹭蹭的往田裏走。白靈跟在社員後麵撿麥穗,她前麵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臉曬的黑黑的,十分健談,雖然幹的是體力活,但是氣息依舊均勻。

  大姐問道:“我瞧你這小姑娘細皮嫩肉的,平時不常幹活吧。”白靈回道:“沒怎麽幹過,勞動最光榮,我願意勞動。”

  大姐爽朗的笑聲傳過來:“這女娃娃覺悟還挺高,我看啊,你們來的幾個老師除了那個女老師,都挺肯幹活的,我們鄉下人別的沒有,就有一把子力氣,中午吃啥,跟著大姐去家裏吃飯?”

  白靈忙拒絕,這年頭誰家吃飯都不容易,她一張嘴就吃掉人家一個人的口糧,可不能討那個嫌:“我中午有事,就不去了,謝謝大姐。”

  這個村中午管飯,不過說是管飯,就是準備了玉米饃饃跟紅薯粥,有村民搬來大桶,桶裏都是粥,旁邊的幾個籃子裏是玉米饃饃。白靈不禁咂舌,他們這一行人得有五十來人,管飯的話得吃多少啊。

  生產隊長憨厚的笑笑:“學校的老師學生下鄉來幫忙生產勞動,今年收成還不錯,吃一頓飯還是吃得起的,辛苦大家了。”

  吃完飯休息一會兒還得幹活,也不用講究,往地上一蹲,左手端著碗,右手拿著饃饃就開始吃,大人是一個饃饃,兩碗粥的量,小孩是一個饃饃一碗粥,大概能吃個六七分飽,這已經很不錯了!

  白靈三下五除二吃完飯,抹抹嘴說附近逛逛,衛建國端著湯碗起身:“白老師你注意安全。”呂慧使勁咬了一口玉米饃:“衛老師可真是關心同事,咋不關心關心我跟柴老師?”他們兩個鬥嘴是家常便飯,眾人也見怪不怪。

  白靈到了跟熊大哥約定的地方,他早早等在那,望著路口張望,熊大哥把白靈帶到村口一個草叢裏,從背後拿出一個布袋:“大妹子,這裏麵有點肉,我們家肉多也吃不完,正好碰上你送你點,以後我打獵送到副食站,還能換點錢,不用去黑市擔驚受怕,雖然掙得少,但是心裏踏實,大妹子,你那還有糧食不?鄰省我弟弟那還鬧饑荒呢,唉。”

  白靈靈機一動,反問道:“熊大哥,你那能弄到糧食種子不?”熊大哥想了想回道:“這個不難,你有啥用?算了算了,我不問了。”

  白靈又說:“就是咱們常見的糧食種子就行,糧食的話我能賣給你,給你的話按照市價就行。”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