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1節

  白靈拿出十顆水果糖給明明吃,明明十分有禮貌:“謝謝白靈姐。”大姨家前些年過的困難,還得靠孫玉柱兩口子接濟,從去年開始日子漸漸才變好,大姨摟著白靈道:“以後離得近了,有時間就來大姨家玩兒。”

  “哎,行。”

  大姨夫一看就是一個厚道人,話不多,但是對白靈大姨很照顧,眼睛黏在妻子身上,桑紅芹十分欣慰,大女兒日子雖然一般,但是沒煩心事,過日子能過成這樣,女人也就圓滿了。莊子上打婆娘的男人也不少,婦女主任勸勸,還得湊一塊過日子。

  桑紅芹孵的小雞剛剛可以下蛋,明明從雞籠裏摸出三個雞蛋,手裏還帶著雞屎,歡快的跑過來:“姥姥,雞蛋,雞蛋。”

  桑紅芹接過來,小心翼翼的放在籃子裏,在外孫子臉上親了一口:“好外孫,一會兒給你煮雞蛋吃!”

  白靈大姨一家沒走,在家裏住一晚上,晚上桑紅芹、白靈、大姨一屋,孫玉柱、大姨夫、明明一屋,按照男女分著住。

  大炕不小,白靈大姨在炕頭,白靈在炕梢,娘倆一籮筐話要聊,說著說著聊起了白靈媽,通過兩個人的描述,白靈基本拚湊出基本印象:她媽是一個很溫柔很有文化的女人,性子很好,長的高高瘦瘦,十分漂亮。

  大姨晚上睡不好,她到了孕中期,肚子裏的孩子老折騰,白靈跟桑紅芹商量,說拿些臘肉、細糧給大姨帶走,桑紅芹欣慰的說道:“你大姨沒白惦記著你,我也這麽想,不過東西到底是你的,我也不好開口……”

  桑紅芹是一個涇渭分明的人,哪怕都是一家人,糧食肉她也不好意思說給人就給人,大姨一家不要,說日子都不好過,不能拿這些東西,細糧在這個時代人眼裏是金窩頭,可在白靈這就是空間裏的一個數字,如果不是怕被懷疑,她恨不得給大姨帶上一百斤。

  白靈現在已經漸漸習慣老師的角色,她從開始教二年級,現在也在帶三年級的兩個班,學生們對她評價也還不錯,上次去省城的那些學生,還記得她的雞蛋餅幹呢,在學校見到白靈的時候會親切的打招呼:“白老師!”

  有一天白靈像往常一樣照常上課,聽到後麵的一個男生大聲喊道:“老師,韓守國暈倒啦。”白靈連忙放下課本過去看,白靈瞬間明白,這是餓的。

  白靈跟其他同學一起把他扶到座位上,白靈小跑著去了辦公室,在門口問道:“大家誰有吃的?”

  辦公室裏的老師麵麵相覷,白領又重複了一遍,衛建國從包裏掏出一個黑麵饃饃:“我這有!”

  白靈拿起自己的搪瓷水缸,把饃饃掰碎扔進裏麵,又泡上熱水,扔下一句謝謝奪門而去。衛建國摸不著頭腦,不明白平時沉穩的白靈怎麽會方寸大亂。

  韓守國臉色蒼白,身體瘦弱,頭發黃的像枯燥,嘴唇沒血色,白靈先給他喝了點水,等人緩緩醒來之後,然後把碎饃饃一點點的喂給他,韓守國雖然人是暈的狀態,但是身體饑餓的本能讓他做出嚼咽的動作,過了一會兒,他悠悠的醒過來,周圍人興奮的說道:“活啦活啦。”

  韓守國羞愧的低頭,不敢去看白靈,白靈拍拍他肩膀,沒說話。剛才韓守國的同學告訴白靈,他家裏條件不好,沒有吃飽的時候,其實也不止他,學校裏好多孩子都挨著餓,每個月的供應有限,今年雖然比前兩年日子好,但是架不住家裏孩子多,據說韓守國家裏十多個孩子,最小的才三個多月……

  兒是棟梁女是寶,別讓人間成荒島。

  生兒育女續血脈,政府社會齊關愛。

  當下宣傳的口號大多如此,都是多生孩子好,年老有人照!跟後世的“隻生一孩好”、“少生孩子多種樹”完全背道而馳。

  中午的時候白靈帶著孩子去食堂吃了一頓飯,三個發黑的饅頭,一碗雞蛋湯,兩個素包子,一碗棒碴粥,韓守國狼吞虎咽,恨不得全部吃完,白靈拿過來一個饅頭:“這個饅頭你拿回去,下午餓了再吃,別撐壞身子。”

  韓守國左手一個包子,右手一個饅頭,嘴裏都是吃的,含糊說道:“謝謝白老師。”

  白靈回去的時候給衛建國帶去兩個包子,說謝謝他的饃饃救了人,這個時代大家不講究帶零食,吃飯還吃不飽呢,哪有吃的帶到辦公室,又不是飯點兒,這次也是多虧了他。

  衛建國憨厚一笑:“孩子沒事兒就行,我也沒做啥。”

  白靈下班之後就躲在屋裏織毛衣,在現代的時候她織過幾次,可謂是熟門熟路,利用平時的瑣碎時間,兩件毛衣用了小半個月織完。縣城不大,她有時候能碰到鄒城,這天下午白靈下班後回到家裏,剛在爐子上燒了一壺水,就聽到有人敲門。

  白靈隔著大門問:“誰啊?”

  “我。”門外傳來鄒城低沉的聲音。

  鄒城手裏提著兩條草魚,魚還活著,活蹦亂跳的動來動去,他一側身子進門,說道:“我住宿舍沒地方做菜,這兩條魚是單位發的,別聲張,領導不讓往外說。送到你這做好了我蹭吃,不介意吧。”

  白靈接過鄒城手裏的魚,解開放進盛水的盆裏:“不介意,我還能沾光呢。”這個年代缺吃少穿,每個單位都會想點轍給員工謀福利,大夥閉緊嘴,有點葷腥好歹可以改善改善夥食。

  白靈心裏琢磨,一共兩條魚,先養著一條,今晚宰一條就夠吃,紅燒?糖醋?還是清蒸?白靈看了一眼窗台上空空的調料台,還是清蒸吧,有鹽巴就行。

  做魚鄒城不在行,他退到一邊,白靈挽袖子開始殺魚,這活她幹過,簡單利落的殺魚去鱗切段,薑沒有,蒸魚豆豉沒有,料酒沒有,小蔥倒是有一小把,白靈用鹽巴把魚醃製半小時入味,之後上鍋蒸熟,鍋裏加油放花椒炒黑,關火後把油淋在魚身上,一道菜搞定!

  地窖裏還有一點苦菊,白靈做了涼菜涼拌苦菊,折騰這一圈白靈出了不少汗,鄒城很有眼色的放好筷子碗,白靈進屋時鄒城正拎著那件深灰色毛衣,往自己身上比劃。

  鄒城抬頭問:“竟然跟我的尺碼一樣……”

  白靈:“……”本來就是給你織的啊!

  白靈背過身走出房間:“我大致估的尺寸,你試試合不合身。”

  大概過了五分鍾,裏屋的鄒城說道:“進來吧。”

  白靈瞧了一眼,毛衣的身量剛剛好,鄒城長的高,手長腳長,毛衣下擺正好在腰間左右的位置,肩膀住剛好能撐起來,他的發型就是這個時代常見的三七分,衣服發型都得靠人襯。

  白靈解釋道:“我去省城剛好商店的櫃台有毛線,之前你常幫我,就幫你織了一件毛衣。”說完又拿起炕上的圍巾:“剩下的毛線織了一條圍巾,也給你。”

  鄒城指指炕上的女式毛衣:“一樣的?”

  白靈窘迫的點頭,怪不得當時她看兩件毛衣怪怪的,一樣的材質……一樣的顏色……一樣的款式,這是妥妥的情侶款啊,白靈想鑽地縫。

  誰知道鄒城笑著咧開牙,牙齒潔白的要反光:“這件毛衣我很喜歡,謝謝。”

  白靈哆嗦一下,屋子的溫度似乎降下來了……

  鄒城的毛衣沒脫下來,直接穿著去吃飯,大概是平時吃的不好,缺少調料的清蒸魚,白靈吃的也是津津有味,白麵摻玉米饃饃是昨天蒸的,一籠籠的蒸饃,蒸好後晾掉水汽,整整齊齊的摞到大缸裏,現在天還不熱,能放好幾天,每天吃的話蒸熱就行,省事!白靈跟桑紅芹學來這招。

  吃完飯後鄒城主動去洗碗,白靈收拾桌子,隨口說道:“剩下那條魚怎麽吃?你明天中午過來吃?”

  鄒城那邊水聲嘩嘩嘩,能聽到他的回應:“我要吃紅燒的。”

  鄒城平時都是在單位的食堂吃飯,早午晚都是,白靈現在才回味過來,就是上次帶她去的的那個食堂,相比一小的食堂,銀行食堂飯菜好上不少,但再好吃也有限度,肯定不如白靈這油鹽齊全的飯菜好吃,想吃魚更是沒門。

  縣城工廠、學校這些單位,員工都是住集體宿舍,四個人或者六個人一間,鄒城能分到一個單間住,待遇還真是不錯,白靈跟鄒城聊天發現,他是省城人,工作也是最近調動回來的,放著省城的金飯碗不要,調到老家這個小縣城,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第二天白靈從空間裏拿出來二十斤大米、十斤白麵,空間的倉庫本身庫存就不算大,在這個饑荒年代,她主要的依仗就是空間裏的食物,很容易坐吃山空,想想後麵還有十多年的苦日子要熬,白靈就覺得頭痛,如果能料到這一天,她一定會早早地在空間裏貯存滿食物!

  白靈蒸了一鍋香噴噴的大米飯,她下班比較早,第四節沒課就早早的回家,估摸著時間做魚,白靈把魚頭留出來,做了一道魚湯。鄒城踩著飯點進來,魚的香味飄散在院子裏,白靈盛了一碗大米飯,鄒城一怔:“好久沒吃過這麽白的米飯了。”

  現在日子都清苦,過的再好也是有限,不可能大魚大肉,像後世這種大米更是難尋,白靈指指鍋:“還有一鍋呢,敞開吃,又不管你要糧票。”鄒城審視的看了白靈一眼,幸虧沒問出來,不然白靈還真不知道怎麽解釋。

  白靈在這個時代舉步維艱,最大的難處就是如何向身邊人解釋她的糧食,可又不能不拿出來吃,走一步算一步吧,總比剌嗓子餓死強。

  周三的時候白靈剛下班,就瞧見孫玉柱蹲在門口,她驚喜的跑過去:“姥爺你怎麽來了?”

  

  第26章 雞蛋麵

  

  孫玉柱正背著牆根抽旱煙,提了提竹筐,筐裏露出來一個雞腦袋:“現在天氣好,你姥姥又孵了一窩小雞,讓我給你送來三隻,養著下雞蛋吃。”

  這可感情好,肉票每月的供應有限,根本買不到什麽東西,喂雞就是順手的事兒,帶著就給活幹了,以後每天都能摸出來兩三個雞蛋吃,日子能改善不少。

  這個院子以前有一個雞窩,不過基本荒廢了,竹架子都塌了下來,孫玉柱脫了外套,二話沒說就去搭架子,他幹活利落,不到一個小時就把雞窩收拾好,把“唧唧唧”亂叫的小雞放進雞窩裏。

  白靈拉著孫玉柱進去,給他泡了一壺茶,問道:“姥爺你咋知道我住這?”

  孫玉柱說道:“大壯家裏有事今天才回縣城,我是跟他一起來的,讓他把我放在你門口就行,也沒讓他告訴你,省的耽誤你工作,反正你中午得回家吃飯。”

  提起吃飯白靈想起來,她死活不讓孫玉柱走,好歹吃了午飯才能動身,她印象裏魚還剩下半條。

  紅燒的草魚還有多半條沒動過,白靈拿出白麵和麵擀麵條,孫玉柱給她帶來十五個雞蛋,她用兩個雞蛋做了雞蛋麵,豆油蔥花熗鍋,屋裏飄著都是油的香氣,孫玉柱坐在門檻上,說道:“還別說,你這麵條把我肚子裏的饞蟲都勾起來了。”

  白靈笑道:“那一會兒就多吃點。”

  自從白靈有了這三隻雞,似乎院子裏也有了活力,小雞整天唧唧唧的喊來喊去,白靈周末回小楊莊,正好趕上桑紅芹老兩口在聊她大姨。

  他們說的是一樁好事,白靈大姨夫跟著村裏的木匠學木工,像這種手藝活在這個年代吃香著呢,在村裏做木工活,跟其他勞力一樣每年算工分,比一般的勞動力得的還好多,相對還輕鬆,老木匠一般會傳給自己孩子或者親戚,很少外傳。

  白靈大姨夫厚道,老木匠無兒無女,就跟一個瞎眼的老娘過日子,她大姨夫常接濟一二,幫掃掃雪、除除草,也沒求過回報,老木匠上後來決定,要把木匠活傳給她大姨夫,也算是有了接班人。

  白靈大姨夫喜的說不出話,要是有了這門手藝,可真是吃喝不愁,白靈大姨夫跟著學了挺久,現在也出徒了,在村裏簡單接活,打個木凳桌子什麽的,像衣櫃這種的大件還不敢上手,得先練練手。

  桑紅芹抹抹眼淚,拍拍炕沿:“可算是苦盡甘來啦,難為你大姨熬了這些年,我就說誌強是一個上進的孩子,果然沒看走眼。”誌強是白靈大姨夫的名字。

  明天周家大兒子結婚,桑紅芹囑咐白靈早點起,他們關係好,早過去給忙活忙活,結婚也不用擺席,弄個茶話會,抽抽煙,磕磕瓜子,熱鬧熱鬧就過去了,就算是那些辦酒席的,去做客的也自己帶上口糧。

  白靈天蒙蒙亮就先跟著姥姥姥爺過去,周家人全起來了,胖胖跟嘟嘟蹲在大門口劃拉樹枝玩,嘟嘟扔下樹枝跑到白靈麵前,伸出雙手:“靈靈姐。”

  白靈把嘟嘟抱起來,在她粉嫩的臉上親了一口:“你媽呢?”

  嘟嘟笑著說:“我媽在屋裏呢,今天我大嫂來,我媽可忙呢。”白靈把嘟嘟放下,牆上貼著大喜字,周家大哥去鄰村接新娘去了。

  桑紅芹上了禮錢,五毛錢,這已經算是不少的了,白靈送了搪瓷麵盆跟毛巾,周嬸抓了一把奶糖塞到白靈手裏:“靈靈吃糖。”

  白靈有幸見到了六十年代的結婚證,有證可以憑證買結婚用的東西,更實惠一些,不過農村人還是更注重儀式。結婚證表皮是大紅色的,上麵是一段□□語錄,下麵印著結婚證三個大字,背後寫了一段話:“夫妻有互愛互敬、互相幫助、和諧團結、勞動生產……為家庭幸福和新社會建設而共同奮鬥的義務。”

  內裏寫著:男女雙方自願結婚,經審查合於中華人民婚姻法關於結婚的規定,發給此證,這就是婚姻關係正式結成。

  新娘子很漂亮,穿著一件大紅色的衣裳,梳著兩根麻花辮,十⑧⑨歲的樣子,周家大哥低著頭十分靦腆,偶爾偷偷瞅一眼新娘子。

  別人家的娃娃過來湊熱鬧,跟後世參加婚禮還得穿的端莊適合場合不同,現在人穿衣服能不冷不熱就知足了,誰還管是不是有補丁,誰也不會挑誰,碰上新人家裏條件不好的,穿著補丁衣裳結婚也是有的,還得誇一句艱苦樸素最光榮。

  周嬸拿出糖,都是散裝的水果糖,抓了一小把給孩子們吃,也是,全給奶糖誰家也吃不起,差著好幾倍價錢呢。親朋好友聚在一起,周嬸把南麵的房子收拾出來給新人住,農村有一點比城裏好,地方大,家家院子不小,不用一家幾口擠在一起,雖然沒錢蓋新房,能有間單獨的屋子也不錯了。

  像白靈的一些縣城的同事,一家五六口擠在不到二十平米的房子住的比比皆是,住房住房,永遠是一個難題。

  新娘子在炕沿上搭邊坐著,上了年紀的女人跟新娘嘮嗑,也不知道問了什麽,新娘子嬌羞的笑了,周家大哥帶著新娘子去縣城拍了結婚照,照片就掛在屋裏左邊的牆上,正中掛的是偉人的照片,大紅喜字貼的滿牆都是。

  現在的婚禮很有時代特色,結婚變成誓師大會,周家大哥拿笸籮給賓客發花生瓜子,然後就開始宣讀革命誓言,憶苦思甜總結過去,情緒激動處還想來首大合唱。

  白靈往後麵挪了挪,那歌她不會唱,可不能被人發現,不然又是一場風波,趕明兒真得學學,到真唱的時候也沒人注意到白靈,每個人情緒都十分激昂,白靈附和著張張嘴。

  周日下午白靈就得返回縣城,明天早上還有課呢,正好周大壯跟她一起回去,桑紅芹說這樣也好,兩個人路上有個照應,桑紅芹非要給白靈帶點糧食回去,白靈連忙推辭:“姥姥,李嬸每個月給我寄供應呢,我夠吃。”

  白靈在前麵走,周大壯在後麵,過一會兒他說:“靈靈,我要買自行車啦!”

  “好事好事。”

  周大壯靦腆的摸摸頭:“工業券我攢了好久了,錢也夠,每個周末回家走路得好久,要是有了自行車,就快多了,以後我載你回來。”

  “那我可沾光了。”白靈心裏想,有工業券就有了盼頭,像她這種臨時的,工業券和她無緣,還是得想辦法考上正式老師才行。

  白靈辦公室好幾個老教師,四年級的語文老師點頭道:“這才是有誌向的孩子,正式老師得考試,考試筆試麵試通過了就能轉正,你是高中文化程度,準定沒問題。”

  白靈這時候才發現,不光她有這個心思,衛建國跟呂慧還有其他的臨時老師,都在暗暗使勁考正式老師呢,白靈以前一直認為周大壯是高中畢業來的一小,實際上不是這麽回事,周大壯其實是中專畢業,畢業之後學校給分配到了一小,工作沒發愁,這個時代中專比靠高中還要吃香,學校包分配工作,一步到位。

  白靈屬於半路出家,當正式老師隻能一步步通過考試,想考正式老師的人太多,看來得下一番苦功。白靈問了問,她還有將近一點的時間,每年考的內容也不相同,所以就沒著急。

  現在最需要解決的,還是吃的問題,白靈吃不了苦,每月發了供應,粗糧都扔到空間裏,把空間裏的米麵搬出來吃,從來沒算計過,如果這樣下去,早晚倉庫得空,好在她這個空間並不隻是儲物功能,還可以種菜種糧食!她現在得想辦法找種子。

  白靈問過孫玉柱,像生產隊每年播種的種子,都是有數的,她就算能潛進生產隊偷,偷出自己需要的數目而不被發現,似乎實現不了。

  白靈學校組織學生進行生產勞動,小麥、芥麥豐收,公社社員要下地收割勞動,小學生體力弱,幹不了重活,就跟在後麵撿個麥穗,遞遞東西,總之不能好逸惡勞。

  這種活又累又勞心,沒老師願意幹,每天吃個半飽,肚子裏沒食兒別說幹體力活,就是上幾堂課還氣喘籲籲呢,所以目光又盯到了白靈幾個身上。

  這次呂慧不願意再去,低著頭往後躲,白靈也沒吱聲,槍打出頭鳥,每次都積極可不是什麽好事。年級主任見沒人主動請纓,唾沫橫飛的開始做動員,男男女女耷拉個腦袋,一句回話都沒有,年級主任長舒口氣:“那我點名了。”

  點名還能點誰?無非就是從那幾個實習老師裏扒拉來扒拉去,呂慧率先舉手:“報告,我那幾天身子不適,不能……不能參加勞動。”呂慧紅著臉,女同誌都有不方便的幾天,年級主任是上了年紀的男人,他微微點頭:“行,我知道了。”

  男女平等,但幹活上男女就不平等了,一共需要三個老師跟著去,實習男老師一共才兩個,全去還差一個,年紀主任犯了難,最後眼光繞了一圈指指白靈:“再加上你。”另外那個女老師瘦的跟竹竿似的,恐怕還沒下鄉幹活自己先暈倒了,那可不行,萬一這樣可是給一小抹黑。

  白靈臉上沒露出任何不滿的神色,年級主任很滿意,覺得自己說的話管了用,提高了大家的勞動積極性。時間在下周二,這次去的是四年級和五年級的學生,年級再低的學生去,就純屬搗亂了,沒準還沒到地方就哭嚎成一片。

  白靈從衣服包裹裏把那件補丁的棉襖找出來,這件棉襖經過改良,裏麵加了一些新棉花,保暖性比以前好的多,下鄉幹活穿這件最合適,不紮眼,也不用心疼,營造出艱苦樸素的形象出來。

  白靈那天穿上破衣服破褲子去學校,呂慧噗嗤一聲就樂了,手裏的水杯都端不穩,直顫個不停:“我說白靈,你這是下鄉勞動,可不是去乞討,咋穿成這樣?”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