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第1節

書香門第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

作者:舟舟沐

  文案

  現代小白領一朝穿越回1962年,隨身的裝備是一個帶農場的空間……

  花花綠綠的票據時代,生活舉步維艱:缺吃少穿物資各種貧乏。

  而那個總來刷存在感的男人,背後竟然藏著一個秘密……

  本文又名:

  《論空間農場主的自我修養》、《饑荒年代奮鬥記》

  內容標簽:天作之合 時代奇緣 異能

  主角:白靈,鄒城 ┃ 配角:周大壯

====================

  

  第1章 有女魂散新宿來

  

  寒冬臘月,外麵飄著大雪,省城裏學校停課一天,孩子們都貓在屋裏,哪也不去,少活動就能少吃飯,少吃飯就能多省糧,家家都打這個算盤。

  白靈坐在炕頭上,褥子還是熱乎的,掀開褥子她樂了,裏麵溫著一個雞蛋呢,估計是早上剩下的,她手剛伸過去,一個滿臉髒兮兮的小男孩過來一把推開她:“吃閑飯的你走開,這雞蛋我是我媽給我留著的,讓我長個兒吃。”

  白靈才懶得慣著熊孩子,把雞蛋搶過來,蛋殼剝開,一口放進嘴裏,吃完故意吧唧吧唧嘴:“好吃。”

  熊孩子哇的一聲就哭了。

  外麵的秦海芬聽到屋裏的動靜,也顧不上刷泔水桶,把濕乎乎的手往圍裙上一抹:“幹啥呢幹啥呢。”

  熊孩子瞧見他媽來了,擠出幾滴淚:“吃閑飯的搶我雞蛋吃。”

  這還了得?秦海芬心想,這孩子自從上次進山,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越來越不聽話,她順手操起炕上的笤帚疙瘩,直接往白靈身上招呼:“你個吃閑飯的,不得了啊,連你兄弟的雞蛋都敢搶。”

  白靈才懶得跟她計較,往旁邊一閃,掀開素藍土布的門簾出了屋。

  算起來,白靈穿越到這個年代,已經一個多個月了。

  一個多月前,她跟普通的都市白領一樣,過著普通的生活,三點一線,她這樣的普通女孩,仿佛可以隱沒在繁華的大都市裏。

  如果說白靈和其他人不同之處,倒還是有一點,她有一個小秘密,從她六歲時,她發現她的大腦跟別人不一樣,她能感知到一些東西。

  白靈自己有一個空間,這裏麵更像是一個小農場,裏麵有肥沃的土地,說通俗一點,這個農場跟當年風靡一時的扣扣農場大同小異,可以在裏麵播種收獲。隻要把種子撒進去,用意念定時澆水施肥,就能長出糧食和其他作物出來。

  白靈開始不相信,她自小接受的都是無神論的教育,這樣荒唐的存在,讓她一度迷茫,可她不敢跟任何人提起,包括她的父母,她一再實踐,小心翼翼的保守著這個秘密。直到後來她說服自己相信了這個事實,她跟別人不一樣。

  童年時期,其他孩子忙於活泥巴、躲貓貓,隻有她,坐在家裏的一個角落裏,用意念在農場裏逛來逛去。

  空間裏有一處倉庫,似乎能裝下無限的東西,白靈會把所有收獲的作物都存在倉庫裏,這個倉庫的時間是靜止的,擺在這裏的東西,永遠不會腐壞。

  隻是比較可惜,白靈沒什麽憂患意識,家裏生活富足不缺糧食,這個農場就是興趣而已,她並沒有儲存太多的糧食,蔬菜更是很少種。

  白靈知足常樂,對目前的日子沒什麽不滿足的,可上天總是喜歡和人開玩笑。

  有一天中午白靈在公司的用餐區吃飯,不知道哪個二貨竟然用微波爐熱帶殼的雞蛋,果“砰”的一聲,微波爐炸了,她還沒來得及罵人,就人事不省。

  等白靈再醒來的時候,她趴在一堆草裏,她自己還納悶,等從山上下來,滿眼都是大紅色的條幅,那上麵的文字白靈從曆史書上見過,她才發覺出不對勁。

  都市小白領白靈女士,不知原因的穿越到了1962年,那個激情燃燒、吃不飽的年代。跟隨白靈一起到這個時代的,還有一個庫存並不充足的空間,裏麵的糧食不夠一家人吃上兩年……

  白靈腦子懵懵的,從胡同口衝出來的一個穿著藍灰色洋棉麻布對襟棉襖的婦人,看年紀三十多歲,頭發挽成一個髻,揪住白靈的耳朵往前扯:“死丫頭,你跑到哪裏去了?都過了晌午了也不給我燒火。”

  白靈這個身體的原主也是這個名字,麵前的這位是她的姑母,親姑母秦海芬。白靈姓白,姑母姓秦,聽秦海芬說,他們兄弟姐妹,兒子隨父姓,女兒隨母姓,也是奇怪。

  原主倒黴,父母在她十來歲就出車禍死了,聽說是去省城辦事,過馬路的時候沒遵守規則,被一輛車撞死了,她父母全責,但是對方人好,給了一筆錢。

  白靈父母就這一個孩子,家裏隻有姥姥姥爺,是她姑姑說,她們在省城,把錢給她,她就會帶著白靈去省城過日子,讓她上學過上好日子,做一個省城的人,以後找對象結婚都留在省城,比在農村要強。

  她姥姥姥爺一聽,這辦法也可行,他們年紀一年比一年大,萬一哪天腿一蹬孩子就可憐了,去省城可不賴,還有商品糧領呢,再說是白靈的親姑姑,還能差哪去?就讓秦海芬帶著孩子揣著錢回了省城。

  兩位老人一定想不到,每次寫信給他們說一切安好的外孫女,每天過的都是被欺負的日子。

  原主當年年紀小,在秦海芬手裏還不是任由她揉捏?上到高一就不讓她上學了,說女孩子念那麽說書沒用,有高中文憑也不低了,每天跟老媽子似的伺候她們一家子。

  秦海芬在學校的食堂幹活,每個月拿不到多少錢,但是有一點好,吃的白白胖胖的,還能偶爾偷偷帶點葷腥回來,給孩子們和丈夫打打牙祭。秦海芬的丈夫叫趙建新,是一所中學的數學教師,每個月有47塊錢的工資,加上發的各種票據,每個月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他家裏一共三個孩子,大女兒叫趙春蘭,比白靈大一歲,今年十八,初中念完就不念書了,進了鋼廠做學徒工,現在每個月十八塊五的工資,一拿到手還沒捂熱乎呢就交給她媽。

  另外兩個都是兒子的,大的十二歲,叫趙衛國,還在上初中,在這附近是一個小霸王,老欺負別的孩子,小的跟他哥一個德行,小的叫趙衛東,就是叫白靈吃閑飯的那位,才六歲,就顯露出熊孩子的本質,讓他媽慣得一點禮貌都沒有。

  白靈沒上班,秦海芬跟外麵人說侄女是客人,在自己家住這幾年,等再過兩年嫁人可就享不到福了。

  要是不知道內情的人一聽,還以為秦海芬是多疼愛這個侄女呢,白靈每天的日子可是苦哈哈的,早上五點多天擦黑就起來做飯,不為別的,她姑夫吃完飯要上班,孩子們要上學,秦海芬不願意起來,就讓白靈做飯。

  

  第2章 蔥花油麵條

  

  趙家雖然堆著一些稻草,但總燒稻草哪裏行啊,那可是金貴的柴火,現在政府鼓勵用煤爐子做飯,但是煤的供應有限,做飯不太夠用,家家一般都有一口小鍋,燒柴火更節約。他們這是山城,城裏的北麵有一座山,市民都去那撿柴火,這活自然也是白靈幹。

  按理說趙家不至於連白靈都養不起,當年帶她來還揣了不少錢呢,可在飯桌上,人家吃著紅薯,白靈禿嚕紅薯纓子湯喝。

  原主為啥一命嗚呼?還不是餓的!當時上山撿柴火,頭腦發暈看見蘑菇也不管有毒沒毒都往嘴裏塞,結果吃到了劇毒蘑菇。

  白靈可不是原主,這種窩囊氣她不受,白靈練過跆拳道,秦海芬這樣的她不在話下,白靈手疾眼快,一下按住秦海芬的手腕狠狠地下壓:“放開。”

  秦海芬一直以為這個侄女是打一巴掌屁都不放的主兒,哪成想還有血性和她叫板,秦海芬被攥的生疼,哎呦哎呦的直喊,人言可畏,尤其是在這個年代,白靈也不想惹事,放開手大步往前走。

  僅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白靈就熟悉了這裏的生活,也明白了自己所處的位置。他們所在的省城是在北方,叫做西澤市,是一個鋼鐵重地,城裏不少人都是鋼鐵工人。家家孩子都不少,趙家生三個算是少的,隔壁的李嬸生了八個孩子,養活了六個,有兩個都沒留住。再有錢也禁不住要養這麽多孩子啊,所以大部分人家日子過的都是捉襟見肘。

  白靈是城市戶口,每個月也有供應,當然她一毛錢都沒見過,秦海芬每個月一起領都揣進自己的腰包。

  在趙家人眼裏白靈就是吃閑飯的,對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趙春蘭人還不錯,背著秦海芬偷偷的給白靈留東西,過冬白靈沒棉衣穿,就是穿著被他們淘汰下來的破棉襖,裏麵棉花星星點點,根本禦不了寒,深夜等人都睡了,趙春蘭起來把自己的棉襖沿著線頭挑開,撿出棉花塞進白靈的棉襖裏,說這樣暖和點。

  秦海芬這樣自私的人能養出趙春蘭這樣的姑娘也真是稀奇,白靈知恩圖報,隻是她現在沒能力,都默默的記在心裏。

  趙家住在城南的一個胡同裏,這裏是趙建新學校分的公房,就在學校附近,大雜院裏一共住著十多戶人家,朝南的房子光線最好,給趙家兩個兒子住,這間房子大,裏麵隔出來一個小間,拿石灰砌出一麵薄牆,給趙春蘭住。旁邊的是夫妻家住,至於白靈,他們家可沒好屋子給她,正好北麵之前有一件裝雜物的小房子,是後來蓋的,質量可想而知,加上位置不好,冬冷夏熱,這就是白靈住的地方。

  秦海芬再是能說會道,可周圍的鄰居眼也不瞎,她咋對侄女的都是心裏有數,不過這是別人家的家事,誰也沒法插手,就是可憐姑娘家碰到狠心的姑母。

  每日每餐做多少飯秦海芬都是定量的,拿著秤秤好分量,就讓白靈做飯,以前每次都這麽幹。白靈也沒吱聲,秦海芬哼哼著去屋子做針線活,白靈去廚房轉了一圈,還有不少糧食,一塑料袋白麵,就是看著發黃,還有一包富強粉的掛麵,被秦海芬塞到櫃子裏頭,另外地上的口袋裏有玉米、紅薯……是全家人一個月的供應。

  窗台上有一小壺豆油,已經快見底,可別小看這豆油,每個人每個月憑城市戶口可以領四市兩,每個月才供應這麽點,有時候還直接掐斷不供應。

  白靈瞅都沒瞅秦海芬量好的玉米麵瓷碗,她抽出一綹掛麵放在菜板上,用從水缸裏舀水放在鍋裏,點上火,吹著口哨等著。

  秦海芬在那頭大聲道:“白靈啊,我去香洱胡同你馮嬸子家串會門,別偷懶,記得做飯啊。”白靈脆脆的應了一聲,心裏道:走吧,你走我好安心吃麵條。

  白靈以前在現代,這種掛麵還是小時候吃過,長大了家家條件改善,那麽多美食可吃,誰吃掛麵啊,現在她就被打了臉,肚子裏素的要命,掛麵也好吃啊。

  她空間裏的糧食大多數還帶著穀子皮呢,水果倒是有一些,可也不禁餓,還是得吃糧食,現在她每日在趙家,也沒什麽機會把她空間裏的東西倒騰出來,再等等吧。

  鍋裏的水咕嘟咕嘟燒開冒著小氣泡,她想了想又把水舀出來,沒油的麵條可不好吃,秦海芬院子裏種了一排小蔥,嫩綠嫩綠的,她拔下一棵,拿著鈍刀切吧切吧擺在一邊,拿起油壺,毫不吝嗇的往鍋裏倒,燒熱的大鍋刺啦一聲,她連忙把蔥花放進去,又倒了水,待水開下麵條,沒多一會兒,麵條混合蔥花和油的香氣撲鼻而來,白靈差點感動哭,總算能吃頓飽飯。

  廚房有一條柳木長板凳,白靈挑一碗麵條放在板凳上,自己蹲著開始吃,大概是味道太香,隔壁李嬸的小兒子小虎子可憐巴巴的站門口,不停的吞咽口水:“白靈姐姐你吃啥呢這麽香。”

  四歲的小男孩怯生生的站在門口,盯著你碗裏的麵條饞得慌,但是一步都不往前挪,在這樣饑荒的年代,教養算是很好的了,換成趙家的小祖宗,準定過來搶她的碗。

  白靈招招手,站起身從碗櫥又拿出一個碗一雙筷子,從鍋裏挑出半碗麵條遞給他:“吃吧,別跟你媽說。”

  小小虎子使勁點點頭,低下頭認真的吸溜這半碗麵條。

  白靈歎歎氣,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在秦海芬家住著,別說她整天想欺負她,就算是不欺負她也不是個事兒,可這個年代寸步難行,她倒是想出去單過,可是秦海芬一定不會放手。

  吃完熱乎乎的麵條白靈渾身都有了力氣,又從鍋裏把麵湯也喝了,小虎子早就跑回家,一會兒又折回來遞個她一塊水果硬糖,糖紙黏黏的,估計被摩挲了不少遍,小虎子瞪著大眼睛說:“白靈姐姐請我吃麵條,我請你吃糖。”

  

  第3章 玉米饃饃燒土豆

  

  白靈欣慰的摸摸小虎子的頭:“乖,真是好孩子,姐姐不要,你留著吃。”白靈話音剛落,他一溜煙拋開,撂下一句:“這是給白靈姐的,我不要。”

  白靈把鍋刷好,準備給全家人做飯,隻是她沒遵循秦海芬的測量標準,按照自己的估計,蒸了一屜玉米饃饃,碗裏有兩個雞蛋,她又拔出一根蔥,放了一盆蛋花湯,湯得放油才好喝啊,自然不會放過窗台上的豆油,鍋裏一邊蒸饃饃,本著不浪費柴火的精神,白靈在另外一邊蒸了紅薯。鍋下麵火燒的旺極了,她摸出四五個土豆,洗幹淨插在鐵棍上,伸到灶火坑裏,燒了幾個土豆,待表皮成黑炭狀,才從火裏取出來。

  這些都做完,上班的上學的才回到家,屋外的洗手池嘩啦嘩啦作響,趙衛東放下書包往廚房湊合:“今天晌午吃啥?”趙衛東就是隨口問問,閉著眼睛都知道他媽安排白靈做啥,沒成想到近前一看,黃燦燦的饃饃,一個挨著一個,還冒著白白的熱氣呢,菜板上的瓷盆裏是雞蛋湯,上麵還有油花呢,趙衛東肚子裏的饞蟲一直勾他,伸手往鍋裏一身,想拿一個饃饃吃,剛出鍋的饃饃燙著呢,趙衛東被燙了一下,再不敢伸手。

  白靈端著玉米饃饃進屋的時候,趙春蘭早就放好了桌子,趙建新奇怪的看看,問道:“今兒是啥好日子,你姑姑咋讓你做這麽多好吃的。”

  白靈也不接話,就在一旁嘿嘿樂:“嗬嗬,嗬嗬,我也不清楚。”幾個人也沒有多想,擼袖子開吃,好久沒吃過飽飯,每次最多吃個半飽,棒碴粥剌嗓子,哪有飄著油花的雞蛋湯好喝。

  等秦海芬串完門子回家,大家已經吃了一半,她進門瞧見桌子就嚎起來:“天殺的,這是誰做的飯啊,一家子四天的口糧啊。”

  說完衝進廚房翻翻檢檢,心疼的肝兒都疼了:“我的麵條,我的油!白靈,你咋回事,誰讓你這麽做的飯?”

  趙衛東搶話道:“這麽吃好,以後咱們每天都這麽吃。”小孩子不懂事,不知道每個月的供應都是有限的,需要算計著吃,秦海芬氣的跺跺腳:“你閉嘴!白靈你說!”

  白靈沒著急,先把碗裏的蛋花湯和半個饃饃咬幹淨,小聲說道:“我餓,看到吃的走不動道兒,忍不住就想多做。”

  如果換成以往,秦海芬早就劈柴燉肉,開始揍她了,可白靈不知怎的突然力氣變大,自己根本打不過她,秦海芬往後退退,放緩語氣:“這樣過日子不行啊,以後的幾天咋整?還有我那點油,你全給我用沒了。”

  白靈處處順著她:“我知道了。”白靈認錯的態度還算令人滿意。隻是秦海芬沒高興兩天,白靈又故態複發,隻要她做飯時自己不看著,往鍋裏放的量得是三四倍,秦海芬叉腰罵,白靈也不理睬,還是那句話:“我餓,看到吃的走不動道兒,忍不住就想多做。”

  到了後來,秦海芬看到這句話就頭疼,索性不讓她做飯,不做飯沒事,可以洗衣服砍柴,反正雜事那麽多,她幹啥都行。

  秦海芬讓白靈幹活,白靈也不推辭,趙家幾口人的衣服除了趙春蘭不好意思讓白靈洗,其他人的衣服,大到棉襖小到褲頭都歸白靈,白靈搖搖頭,這家人也是不講究。

  往門口放一個木盆,再拿一個搓衣板,坐在小板凳上就開始洗洗洗,白靈使勁搓,撿著秦海芬珍愛的衣服,故意往搓衣板的鐵絲上蹭,搓衣板本來快壞了,秦海芬舍不得扔,讓她男人修修繼續用,背後用鐵絲拴著,漏出一截鐵絲線來,平時洗衣服都躲著它。

  秦海芬收衣裳進屋,一邊唱《歌唱祖國》一邊疊衣服,那句:“從今走向繁榮富強”還沒唱完,她的手停下來,反複看手中那件燈芯絨軍綠長褲,屁股兜跟膝蓋那都破了一大長條口子。

  能不能走向繁榮富強秦海芬不知道,她隻知道,她的小日子可過不安穩!

  白靈跟中邪似的,就是上山砍了一次柴,回來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處處和她作對,秦海芬也心虛,自己對侄女並不好,但她一直也沒說啥呀,咋突然變得硬氣?

穿越六十年代記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舟舟沐  所寫的穿越六十年代記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穿越六十年代記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