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9節

  蘇茉話音剛落,其他地方也紛紛炸響,聲音巨大,似乎要將整個山都給崩碎,火猛烈地燃燒著,大樹枯草一直不停地燃燒,朝著齊慕陽和蘇茉這邊逼過來。

  齊慕陽看著眼前這一幕,心頭大跳,隻覺得眼前這一幕十分熟悉,但又不記得究竟在那見過。

  細想之下,齊慕陽卻是記起之前方少意和他說過,寧和大長公主府上那場大火,在望月台似乎也是這樣被大火包圍,火勢凶猛,吞噬著周圍一切,朝他們這邊撲來。

  “難道說他們是想將我活活燒死?”

  齊慕陽有些弄不明白眼前這一幕,若是為了殺他,根本就不用費這麽大功夫。可眼前這大火包圍,濃煙漫天,分明就是將他們逼入死地。

  蘇茉握著齊慕陽的手,瞧著眼前這熊熊大火,心裏卻並沒有太害怕,至少現在她和齊慕陽在一起。

  眼看著大火快速逼近,根本就容不得齊慕陽和蘇茉逃走,完全被圍住,齊慕陽瞧了一眼那參天大樹都被燒了起來,心中也很不安,瞧了一眼上空徐徐上升的濃煙,目光一凝,沉聲說道:“去那個方向。”

  蘇茉聽見齊慕陽這話,心中自然疑惑,為何要頂著風向逃,可也沒有多問,不管後麵會如何,他們兩個人終歸是在一起。

  朝著濃煙散開相反的方向跑去,蘇茉忽然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山坑,裏麵似乎能藏人,心下歡喜,急聲問道:“慕陽,這裏有個洞,我們要不進裏麵躲?”

  “不行,這樣太危險,大火在身上燒過,溫度也很高,而且不僅因為熱度,而且會引起窒息,大火會耗光了氧氣。”

  氧氣?

  聽見齊慕陽的話,蘇茉雖然弄不明白,可也覺得齊慕陽的話好像有道理,便也沒有停留,繼續朝著前方跑去。

  就在齊慕陽快要逼近那大火的時候,齊慕陽急忙將自己的衣衫解下,也不管三七二一,直接遞給蘇茉說道:“捂住鼻子,雖說沒有水,但終好受些,避開濃煙。”

  蘇茉還準備說什麽的時候,便看見齊慕陽已經準備朝前麵那稍微弱一些的大火衝過去,並聽見齊慕陽正聲說道:“到時候盡快跑,不要管,哪怕被燒傷也不要停,就那樣一直衝過去。”

  蘇茉一看齊慕陽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便也不再多說,點了點頭。

  齊慕陽和蘇茉朝著那略顯空曠的方向飛快地跑了過去,烈火熊熊,齊慕陽和蘇茉腳步不停,隻能是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烈火灼燒,齊慕陽強忍著痛楚,屏住呼吸,最後快要衝過去的時候,拉著蘇茉的手,急聲說道:“繼續跑,不要停,他們在等我們出來。”

  蘇茉聽見齊慕陽這句話,自然不會停,繼續快速地朝著前方跑去,目光一瞥卻是瞧見齊慕陽右腿上已經有火在燒起來,十分著急,剛準備說什麽,便瞧見那火已經被風給刮滅。

  畢竟齊慕陽的速度飛快。

  後麵大火也朝著外麵的林子燒來,不過因為風勢,風向的原因,速度並不算快。

  “不要停!”

  齊慕陽聽見很遠處傳來菩提寺的鍾聲,帶著蘇茉朝著那鍾聲跑去,不停地跑著,隻是在最後隱約看見那紅磚綠瓦的院牆的一角,便瞧見前麵站了好些黑衣僧人。

  那黑衣僧人正朝著這邊快速趕了過來。

  齊慕陽目光一閃,猛地停住腳步,顧不上身上燒傷,讓蘇茉躲在樹後,壓低了聲音,說道:“茉兒,你相信我,我會沒事的。”

  蘇茉意識到齊慕陽還是打算自己引開那些人,心中自然大急,還準備說什麽,隻是齊慕陽突然直接俯身,吻著她的嘴唇,讓她開不了口,說不出話來。

  紅唇相碰,不過是短短一瞬。

  這一瞬讓蘇茉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來不及去抓住這一瞬間,便已經從她手中流走。

  “相信我,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說完這句話,齊慕陽便轉身衝著來的方向跑去,不遠處那幾名黑衣人也瞧見了齊慕陽,快速地追上去,手中寒芒不斷閃現。

  蘇茉看著齊慕陽的背影,還準備說什麽,隻是身上燒傷的地方,十分疼痛,頭也覺得暈暈沉沉,背靠著大樹,隻能看著齊慕陽將那些黑衣僧人重新帶回那大火燒著的地方。

  烈火不斷,熊熊火光,濃煙滾滾,整個菩提寺後山都燒起來了。

  蘇茉強撐著朝後山走去,想要去找齊慕陽,隻是火勢凶猛,一點一點地逼近外麵,讓蘇茉不得不後退。

  大火漫天,紅光一片。

  天上滿是濃煙,伴隨著那紅光,雲彩似乎都被這大火給染紅了,血紅色一片,正如她和齊慕陽當初穿的那衣裳,紅色喜慶的衣裳。

  那件紅色錦衣在火中消失,而她身上的這紅裙還在。

  蘇茉拿著齊慕陽最後給她的那件白色衣衫,不停地咳嗽,站在那林子外麵,看著這漫天大火,心漸漸地沉下去,麵色灰白,身子搖搖晃晃,她知道這後山的大火,烈焰焚燒,吞噬著一切,沒有人能從裏麵活著逃出來了,沒有人。

  她也知道有件事發生了。

  成親第二日,她的夫君齊慕陽死了!

  第二日便死了?

  當初她和邢家表哥定親之後,第二日他就死了。

  死了,死了,克……死了!

  

  第132章 104

  

  菩提寺後山的大火來的突然,卻並不是悄無聲息,就在火藥炸響的那一瞬間,整個寺廟裏麵的僧人都聽見了。這番動靜,他們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麽事,急忙趕到後山查看究竟,還沒到後山,便看見那火光漫天,後山那一片樹都燒起來了,烈火熊熊,滔天的熱□□他們目瞪口呆,一個個都愣在了原地。

  就在蘇茉逃出後山那片密林的時候,石溪和安伯也匆忙趕來,後麵跟了好些侍衛。

  當初崔太傅死在齊府,在臨死之前說了那番詭異的話,就已經讓方少意和曹內侍心中起了疑慮,如果齊慕陽正如崔太傅所說和無塵大師有淵源,那麽曹內侍就不可能放過這一條線索,已經安排人暗中盯著齊府。

  大喜的日子過後,齊慕陽便和蘇茉匆忙趕往菩提寺,這件事怎麽看都有些蹊蹺。

  不過暗中盯著齊府的侍衛並不知道那血紅木盒的事,隻是派人去稟報曹內侍,另有人直接跟著齊慕陽和蘇茉來了菩提寺。

  可就是這麽一會子功夫,便鬧出這麽大的事。

  看著眼前那熊熊大火,禦林軍侍衛一個個臉色凝重,他們現在根本就還弄不清究竟出了什麽事。石溪和安伯急匆匆地往外跑,要離開菩提寺,怎麽看著都覺著不對勁。

  侍衛們這才直接攔住,出麵相問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就在石溪等人還沒來得及解釋,隻是帶著侍衛匆忙往回趕,希望能救回齊慕陽和蘇茉這少爺和少夫人,便聽見了那震天的炸藥升,緊接著便是滿山大火。

  林木瘋狂地燃燒,時而傳來劈裏啪啦的炸響聲,那火紅色的火焰看著直叫人心驚膽戰,這樣的大活分明就是要焚盡萬物,一切都將變成灰燼。

  安伯看著眼前這一幕,眼前一黑,身子不禁晃了晃,要不是石溪扶著,隻怕安伯現在就已經摔倒。

  “看,少夫人在那!”

  石溪心中也很緊張,渾身汗毛都豎起來,驚恐不安地望著四周,想要找到齊慕陽和蘇茉的影子,還好目光一轉,在東南方的角落,見到了一身紅裙的蘇茉。

  安伯聽見石溪這句話,心頭一震,望向蘇茉,急急地趕了過去。

  石溪跑到蘇茉身邊,卻並沒有瞧見齊慕陽,心裏忽然有一個不好的年頭,望著蘇茉手中的那件白色衣衫,緊張地問道:“少夫人,少爺在哪?”

  在哪?

  蘇茉望著眼前這場大火,扯了扯嘴角,眼神茫然無措,帶著一絲絕望,聲音似有似無,喃喃說道:“他還在裏麵。”

  還在裏麵!

  這一句話瞬間讓石溪而安伯定在原地,一動不動,就算是跟在後麵的侍衛聽見蘇茉這句話也嚇得不輕,眼前這大火如此狂熱,熊熊燃燒,這後山的大火根本就不可能撲滅,後山林中的一切都隻怕回成為灰燼。

  一切都會成為灰燼,那麽還在裏麵的齊慕陽也不例外。

  蘇茉望著眼前這熊熊大火,身子卻通身發冷,目光渙散,緊緊拽著手中的那一件白色衣衫,朝前走了幾步,又朝前走了幾步,忽地喃喃問道:“慕陽他還會回來嗎?”

  遠處菩提寺的鍾聲依舊斷斷續續地傳來,每一聲都敲響,響亮傳遍四方,餘音不絕……禦林軍的侍衛奉命暗中盯著齊府,現在齊慕陽直接被人給引到這菩提寺後山,生死不明,也叫他們心中不安。一早派去告知曹內侍的人,現在也已經趕回來了。

  曹內侍得知此事,也很是震驚,他現在一直都在派人去找無塵大師,不曾想無塵大師居然會掉轉頭來對付齊慕陽,看著這山上大火,就算是大羅神仙隻怕也活不下來了。

  曹內侍轉過頭深深地瞧了蘇茉一眼,目光沉凝,並沒有說什麽,隻是吩咐侍衛在這後山守著,等後山的火熄滅之後,再進去仔細搜尋。

  在場的人都很清楚,想要等這場大火熄滅,隻怕還要好些日子,若是這老天不給一場秋雨,還不知道火會燒到什麽時候去。

  深秋過後,山上的樹葉盡皆凋落,鋪了滿滿一地,現在又被大火焚燒,一時半會怎麽可能會熄滅。

  曹內侍吩咐人在這守著,也就先離去,他自己心裏也很清楚齊慕陽很難活下來。

  至於齊府這邊,石溪眼含淚水,心中自然悲痛難受,可是瞧著蘇茉這位少夫人一直站著,一動不動,盯著山上大火,心裏也很擔心,還有府上老太太和太太那邊得告知這件事,終歸是要去解決。

  安伯也想到了這一點,擦了擦眼淚,上前不禁說道:“少夫人,你還是先回去吧,我在這守著,若是——若是有少爺的消息一定會盡快告知少夫人你。”

  這最後一句話,安伯自己說著都覺得難受,這麽大的火齊慕陽又怎麽可能還會活著,至於那消息也不知是燒成灰燼,還是屍骨無存。

  “少夫人,這件事總要告訴老太太和太太啊!”石溪也強忍著悲痛,不禁勸了一句。

  蘇茉聽著安伯和石溪的話,目光一閃,定定地看了山上大火,腦海中不斷浮現昨晚齊慕陽和她說的那一番話。

  “以後我們倆好好的,就隻有我們倆。”

  如果真的是好好地,為什麽會是眼前這畫麵?蘇茉隻覺心口像是壓了一塊大石,讓她喘不過氣來,眼中淚水漸漸模糊了她的視線,也模糊了她眼前齊慕陽的笑臉。

  蘇茉一句話沒有說,轉身走了,若是可惜她隻希望能留在這裏陪著齊慕陽,又或是等著齊慕陽回來。

  當初她心中的那個問題,齊慕陽回答過,他說過他一定會平安回來。

  冷風呼呼地吹過,蘇茉一步一步地朝著菩提寺走去,離開這個地方,臉上沒有了淚水,心中隻有齊慕陽最後和她說的那句話。

  相信我,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如果她心中的想法是在自欺欺人,那麽就讓她自欺下去……雖說這大喜的日子已經過去,但畢竟還是昨日,這滿府上下掛著的紅燈籠,還有廊簷下的紅綢布都還沒完全撤去,瞧著眼前這喜慶的紅色,蘇茉再低頭一瞧身上這鮮紅色的長裙,目光溫柔似水,低頭一笑。

  巧兒得知蘇茉回府了,急忙出來相迎,隻是瞧見蘇茉一人,不見齊慕陽,心中難免有些不安,低聲問道:“少夫人,少爺呢?”

  蘇茉還沒開口說話,甜兒就急忙趕了過來,一臉慌張,急急地說道:“少夫人,老太太叫你快些過去,就在熙和堂等著。”

  “聽說是少爺出事了。”

  少爺出事了?

  巧兒聽見甜兒這話,心猛地一跳,隻覺得渾身發冷,剛準備說什麽,便瞧見蘇茉和甜兒已經朝著熙和堂那邊走去。

  想到當初屋子裏麵放著的那個人頭賀禮,巧兒就覺得不對勁,尤其是現在齊慕陽並沒有和蘇茉一道回來,更是讓人心驚不安。

  熙和堂這邊,沈氏和林老太太都在這等著。

  林老太太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隻是她心裏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當初在齊慕陽和蘇茉離府的時候,沈氏就已經知道那賀禮一事,齊慕陽生母莫氏的人頭被放在那血紅木盒裏麵,現在也已經帶回來了,那麽齊慕陽現在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沈氏心中不安,眼神閃爍不定,不停地朝著門口望去,隻是再怎麽看沈氏都隻看見蘇茉一個人走了過來。

  還不等蘇茉進屋,林老太太心中急切,擔心齊慕陽的安危,便急急起身朝著蘇茉趕了過來,神情緊張,急聲問道:“慕陽呢?他怎麽樣了?”

  沈氏也站起身來,拽緊了手中的帕子。

  屋內跪著的石溪一個勁抹淚哭泣,一句話也不說話,聲音悲涼哀戚。

  蘇茉瞧見林老太太和沈氏不安的神情,想到菩提寺後山的那場大火,想到齊慕陽最後和她說的那句話,親吻她的嘴唇,低下頭去,沉聲道:“慕陽很快就會回來的。”

  “很快就會回來,那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林老太太對蘇茉這句話自然不滿意,跪在一旁的石溪聽見蘇茉這句話,聲音一頓,忽地抬起頭望向蘇茉,滿臉淚水。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