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8節

  想到這裏,蘇茉心中不禁暗暗禱告,祈求著菩提寺的神佛保佑齊慕陽。

  後山依舊幽靜,秋日已經過去,山上的樹葉也都凋落,遠遠看著一片蒼茫肅穆,更有幾分蕭瑟淒涼之感。

  石溪遠遠便看見莫氏的墳墓,隻是那墳墓那邊似乎已經被人給夷平,不見墳墓,唯有剛剛翻新的平土。石溪心中一緊,望著齊慕陽,不安地說道:“少爺,夫人那邊的墳墓已經——”

  不用石溪說,齊慕陽也已經看到了,根本就沒有墳墓,那邊隻是一片荒土。那土還是剛剛被人挖過一樣,根本就沒有一點墳墓的影子。

  安伯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地跟在後麵,瞧見眼前這一幕心中悲痛,喃喃道:“究竟是什麽樣的仇恨,非要連死人也不放過。”

  是啊,究竟死什麽樣仇恨,為什麽連他死去母親的屍體也不放過?

  齊慕陽心陡然一空,隻覺得渾身發冷,怔怔地站在莫氏墳前,沒有了墓碑,沒有了墳墓,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了。寂靜的後山,若不是衝著他,又有誰會來找莫氏的屍骨。

  齊慕陽轉過頭望著蘇茉,慘然一笑,說道:“怎麽辦?都沒有了!”

  聲音很是悲涼。

  蘇茉瞧著齊慕陽那通紅的眼睛,聽著齊慕陽這悲涼的話語,心中隻覺難受,哽咽著回道:“把這件事告訴曹大人,讓他去查。”

  齊慕陽苦笑,就算是查又如何,屍骨都沒有了。

  安伯打量著四周,想要找到莫氏的屍骨,眼神一凝,忽地指著前方不遠處,急聲說道:“少爺,你快看,快看那是不是夫人的墓碑?”

  齊慕陽一聽安伯這話,立即抬頭順著安伯所指望去,急急地跑上前,沒走多遠便看見莫氏的墓碑已經斷裂開來,這不過是三分之一躺在這。

  齊慕陽再往前一看,又在前方不遠處還有莫氏斷裂的墓碑。

  蘇茉看見這一幕心中自然很是震驚,瞧著齊慕陽一直順著那斷裂開的墓碑往後山上跑去,忽地覺得很不對勁,這墓碑斷裂分明就是有人再引他們過去。即便蘇茉猜到了這一點,但她還是不得不跟上去,因為她清楚那人分明就是用莫氏來引他們過去。

  就算前麵有危險,終歸是要過去找莫氏的屍骨。

  寒風悄悄地刮過,樹枝咧咧作響,不停地晃動,後山林中寒意逼人,遠遠看著便有些滲人。

  “這,這——”

  石溪看著眼前這一幕,大驚失色,這後山林中分明就是有莫氏的每一截屍骨擺出了一條路,看著那斷開散落,不見盡頭的屍骨,石溪渾身發冷,身子微微發抖,停住腳步,不安地說道:“少爺,這究竟是是誰?”

  “這分明就是,就是——”

  蘇茉站在齊慕陽身邊,也被眼前這畫麵給嚇到了,她沒有想到不單單是墓碑,還有莫氏的屍骨,除了那顆人頭,其他也都被拆開,就像石溪說不出口的那兩個字,有人將莫氏的屍骨徹徹底底給分屍了!

  分屍!

  想到竟然會是這樣,蘇茉也通體發寒,緊緊抓著齊慕陽的手,再一看齊慕陽一言不發,沉默著撿起地上散落的每一根骨頭,背影孤清冷寂,卻是透出一股殺意。

  一身紅色錦衣,沉默著撿著每一根人骨。

  蘇茉怔怔地看著眼前這畫麵,眼中不禁流下淚來,淚水直流,心裏很是難受,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麽,該如何做才能讓齊慕陽好受些。

  安伯心中自然也是難受,隻是他卻知道事情肯定沒有那麽簡單。

  就在齊慕陽還在一直沿著那散落的屍骨走去,安伯忽地發現遠處那大樹後麵似乎有些不對勁,隱約聽見一些動靜。

  “少爺,他們是故意引我們來這裏。”

  齊慕陽聽見安伯這句話,忽地一笑,笑容有些冷,長發披散,叫人看不清齊慕陽的眼睛,低聲說道:“我知道,從他將母親的人頭送過來,我就知道他是故意引我來菩提寺,然後再引我來這裏。”

  石溪急忙說道:“那少爺,我們現在該怎麽辦?”

  齊慕陽又撿起一根骨頭,無悲無喜地說了一句,“還差最後三塊骨頭。”

  蘇茉聽見齊慕陽這話並未疑惑齊慕陽為何知道隻剩下最後三塊骨頭,隻是覺得心痛,眼淚一直流,她知道齊慕陽為什麽明明知道有人再引他過來,可還是會認命一般地去撿地上那被斷開的屍骨。

  “慕陽,我們不能這麽過去,必須要把這件事告訴曹大人。”

  事情不簡單,而且蘇茉也知道之前便是因為無塵大師的事,齊慕陽才會受傷,現在仔細想想能夠對齊慕陽下這般狠手的,怕隻有無塵大師那夥人。

  蘇茉跑上前,顧不得傷感,急急地拉住齊慕陽,並說道:“這林子裏麵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我們還是趕緊回去。”

  齊慕陽看見蘇茉臉上的淚水,想要伸手替蘇茉擦拭,卻是發現自己雙手已經沾滿了母親屍骨,手微微一頓,頭靠著蘇茉的額頭,輕聲道:“我去把那最後三塊骨頭撿回來就好了,你在這裏不要過去,到時候謎底也會揭曉了。”

  蘇茉聽見齊慕陽這句話,心中一痛,又落下淚來,急聲說道:“我們必須要回去。”

  齊慕陽笑了笑,勸慰道:“可別哭了,才剛剛成親,怎麽能哭呢?”

  蘇茉望著齊慕陽臉上的笑容,那蒼白的臉色強露出那一絲笑容,更加讓人心中酸澀,頭一低,哽咽著說道:“是啊,我們才剛剛成親,不能出事。”

  石溪一看齊慕陽和蘇茉這般,心下一橫,直接朝著前方跑去,想著將最後那三塊骨頭給撿回來,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要不然還不知道最後會出什麽事。

  這後山密林裏麵,如同鬼林一般,也不知這裏究竟藏了些什麽鬼魅,叫人心裏直慎得慌。

  安伯一看石溪去撿那最後三塊骨頭,越來越覺得不安,手中的拐杖微微移動,警惕地望著四周,可還沒等安伯察覺到什麽,就看見齊慕陽忽地一下將蘇茉推開,急聲喊道:“安伯,快閃開。”

  安伯以前是禦林軍侍衛,雖說這瘸了一隻腿,但手下功夫並沒生疏,聽見齊慕陽這句話,急忙朝右邊閃去,接著就聽見忽地一破空聲,身旁如風一般快速地劃過一支利箭。

  可還沒等安伯鬆一口氣,那邊石溪慌張地趕了過來,手裏拿著最後三塊骨頭,急急地喊道:“少爺,快跑,快跑!”

  “快跑——啊!”

  蘇茉也是會武功之人,目光一轉便瞧見又是幾支利箭朝這邊射來,快如閃電,箭刃寒芒一閃,如寒風劃過,林中寒意逼人,一瞬之間,便是幾支利箭從四麵八方殺來。

  “帶安伯離開這。”

  齊慕陽將手中的木盒交給蘇茉,又是一踢腿,手下不停,快速地將手中的外衫解開,紅衣一劃,便瞧見有幾支箭被打落,轉身將安伯一拉,送到蘇茉身邊。

  “慕陽,你——”

  蘇茉還沒說完話,便瞧見齊慕陽幾個箭步衝到石溪身旁,一把將石溪按倒在地,躲過利箭,手中的紅色的錦衣快速劃過,又將石溪拉到那大樹身後,一把將石溪手中的骨頭拿了過來,朝蘇茉扔去,急聲喊道:“你們先走。”

  蘇茉瞧見齊慕陽扔過來的那三塊骨頭,不敢多想,直接接住其中一塊,另有兩塊被安伯抓住。蘇茉將剩下那三塊骨頭放入木盒中,如今莫氏的屍骨也算是齊了。

  還要密林之中參天大樹很多,能夠讓蘇茉和安伯躲避一二,隻是蘇茉瞧著不遠處的石溪而後齊慕陽,心中十分擔心,現在他們都被引了過來,肯定沒那麽容易脫身。

  石溪身子不停地發抖,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雖說他也猜到事情很危險,很可怕,但是他沒想到居然被逼的這地步,眼看著他們隻怕難逃一死。

  齊慕陽望了一眼蘇茉,又瞧了一眼四周的樹木,低聲對石溪說道:“他們的目的是我,我現在去引開他們,我要你帶著少夫人和安伯離開這。”

  “少爺!”

  石溪一聽齊慕陽這話,自然是十分不安,不同意齊慕陽這話,急聲說道:“不行,少爺讓我引開他們。”

  “你住嘴!他們的目標本來就是我,還有——”

  齊慕陽目光一閃,緊緊貼著那大樹,朝著遠方望了一眼,還有他們根本就沒想著殺死我。

  “你記住,一定要帶少夫人和安伯離開這裏。”

  說著,齊慕陽手中紅衣王空處一扔,整個人卻是快速朝著相反的方向跑去,步伐飛快,毫不停留,整個人並不是沿著直線跑,而是直接順著那些參天大樹,連續不停地變換方向,朝著深處跑去。

  就在那紅色錦衣被拋出來的一瞬間,又有利箭朝紅色錦衣殺來。

  石溪心中一痛,瞧著齊慕陽的背影,急聲喊道:“少爺,少爺!”

  隻是齊慕陽並未回頭,而是一個勁朝著相反的方向跑去,一直不停地跑,便是為了引開這些人,引開這些利箭。

  在齊慕陽轉身逃跑的那一瞬間,蘇茉就已經知道齊慕陽的打算,頓時睜大了眼睛,急急地將手中的木盒交給安伯,一句話不說直接朝著齊慕陽那邊趕去,動作快速敏捷,不複往日閨中兒女做派,氣勢驚人,長裙抖動,幾個步子便躍至石溪身旁。

  “你和安伯先離開,告訴我父親,告訴曹大人!”

  石溪一聽蘇茉這話自然不同意,急忙拉住蘇茉,並說道:“不行,剛才少爺說了,要我帶你們離開這。”

  “少爺說,那些人是衝著他來的,他去引開,叫我們先離開。”

  蘇茉壓根就不想聽石溪多說,反手便將石溪推開,瞧了一眼那連續射來的利箭,眼神一冷,縱身一躍,接連幾個翻滾便朝著齊慕陽離開的方向追去。

  “少夫人!少夫人!”

  石溪心下大亂,急的都快哭出來,喊著蘇茉,隻是蘇茉並未停下,一直朝齊慕陽追去。

  蘇茉心裏很清楚齊慕陽的想法,便是為了引開那些人,讓他們能夠平安無事,隻是她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齊慕陽為了救她而以身犯險,她說過她會一直陪在齊慕陽身邊。

  絕對不能就這麽離開!

  安伯瞧見蘇茉追著齊慕陽,心下無奈,急聲對石溪說道:“我們快走,快想辦法救少爺他們。”

  就在蘇茉朝齊慕陽追來的那一刻,齊慕陽就已經察覺到,尤其是聽見石溪的聲音,心下更是明白,一轉頭便瞧見蘇茉那一身紅裙朝著他這邊趕來。

  齊慕陽猛地停下腳步,瞧見那利箭朝蘇茉飛去,身子忽地往前一撲,直接將蘇茉撲到,避過那一枝利箭,又是接連在草叢中滾動躲在那大樹身後。

  “你——,我不是說了讓你和安伯他們先離開。”

  齊慕陽瞧見蘇茉追上來,心裏半是氣憤,辦事感動,不禁說道:“他們的目標是我,他們並沒有想著殺我。”

  蘇茉靠在齊慕陽胸口,緊緊貼著,目光堅定,正聲說道:“我知道,可我也知道我要陪著你。”

  齊慕陽心下感動,拉著蘇茉的手,望了一眼那利箭殺來的方向,沉聲說道:“密林之中,他們想要用箭殺我們,沒那麽容易,他們隻怕也隻是想將我們給困住。現在關鍵是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還有什麽招數等著,他們是想要對付我,將我活捉,你和我在一起會很危險,他們不會在意你的命。”

  蘇茉自然明白這一點,隻是讓她看著齊慕陽身處險境而無動於衷,她怎麽可能做得到,緊緊抓著齊慕陽的手,目光灼灼,說道:“我們一定會沒事的。”

  聽見蘇茉這句話,齊慕陽展顏一笑,伸手摸了摸蘇茉的臉上的淚痕,輕聲道:“倒是成親第二日就叫你經曆這樣的事,真是對不住。”

  “我還想著和你好好的。”

  蘇茉笑了笑,沒有說話,她現在就覺得很好,在齊慕陽身旁,緊緊抓著齊慕陽的手。

  齊慕陽知道現在事情很要緊,那些人特意將他引過來,絕對沒那麽容易罷休,貼著大樹,瞧了一眼那密林深處,又聽見那隱隱逼來的腳步聲,沉聲道:“從來的地方離開,隻怕沒那麽容易,菩提寺後山一定還有別的路。”

  說著,齊慕陽便拉著蘇茉朝另外一邊跑去。

  隻是還沒等齊慕陽跑多遠,他便發現有些不對勁,那些利箭並沒有再射來,林子裏麵安靜的有些可怕,光影婆娑,寒風淒淒,陰影籠罩,齊慕陽心頭大警,望了一眼四周,忽地瞧見腳下似乎有些東西不對勁。

  “這是什麽?”

  蘇茉瞧見自己鞋子上沾的粉末,很是奇怪,問道:“怎麽瞧著——”

  “這是火藥!”

  齊慕陽陡然睜大了眼睛,搖頭驚恐地說道:“不,不會他們若是想要殺死我們,不可能會費這麽大功夫,絕對不可能!”

  火藥?

  聽見齊慕陽的話,蘇茉也嚇了一跳,若真的是火藥,在這密林裏麵他們根本就無路可逃,隻要這火藥點燃,說不定這整個林子都會燒起來。

  那些人怎麽會有火藥?究竟是什麽人花這番功夫對付齊慕陽,居然連火藥都能找到,還真是可怕。

  “不行,快走,快走!”

  齊慕陽心頭一跳,隻覺得看見這很是熟悉的火藥,很是可怕,似乎有很熟悉的事正朝著他逼來。不敢多想,齊慕陽直接帶著蘇茉往另外的方向跑去,隻是還沒等齊慕陽和蘇茉跑多遠,便聽見轟隆一聲巨響,身後忽地閃現一片火光,震徹天地。

  整片天地似乎都在抖動,樹木晃動,蘇茉身子一顫,也險些被這聲勢給震倒,還好一旁的齊慕陽扶著。

  “他們真的用火藥了!”

  蘇茉瞧著身後那燃起的大火,大驚失色,抓著齊慕陽的手,急聲問道:“慕陽,現在怎麽辦?”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