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6節

蘇茉也換下衣裳,早就卸了妝,聽見齊慕陽這話,又忍不住笑了,或是因為齊慕陽醉倒,她這忙著替齊慕陽收拾,倒沒有了最初的緊張和不安,似乎一切都是如此的順理成章。

蘇茉低著頭走到齊慕陽身邊,坐在床沿邊上,問道:“可好些了?”

齊慕陽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好些了,你不必擔心。”

紅燭燃燒,這屋子裏麵的齊慕陽和蘇茉也不過是十六十三歲,正是半大少年,如今拜堂成親之後,屋子裏麵靜悄悄,倒有些尷尬。

齊慕陽瞧著蘇茉那精致的側臉,燭光之下更顯美麗,伸手一拉蘇茉的衣袖,說道:“你快上來,外麵涼,快進裏麵暖和。”

聽見這話,蘇茉倒有些緊張,可還是知道她和齊慕陽已經拜堂成親,這以後自然要同榻而眠,便也沒有故作矜持,上了床,半躺在齊慕陽身邊。

兩人可是隔了不少距離,中間還能容得下一人。

屋子裏麵靜悄悄的,唯有那秋風還在呼呼地刮過,那些聲響在這夜間聽來更覺清楚。

齊慕陽心砰砰跳個不停,隻覺得嗓子發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伸手握著蘇茉的手,手心不知為何都出了汗,望著蘇茉的那雙眼睛,想著在菩提寺和蘇茉第一次見麵,再到今日娶蘇茉做自己的妻子,心中很是歡喜,有一肚子話要說,可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麽。

“茉兒,我以後便叫你茉兒可好?”

蘇茉紅著臉,望了一眼齊慕陽那張俊俏的臉,又想到齊慕陽比自己還要小三歲,倒是像嫂子當初說的小夫君,便覺得很是好笑,點了點頭。

齊慕陽瞧著自己和蘇茉隔這麽遠,目光閃爍,便悄悄地朝蘇茉那邊移過去。

一點一點地挪動,生怕嚇到蘇茉。

蘇茉自然是看見齊慕陽挪過來,越來越靠近,心砰砰跳個不停,倒不敢再看齊慕陽,目光望著案幾上那一對紅燭,身子一動不動,很是緊張。

瞧著越來越靠近蘇茉,一側頭便能瞧見蘇茉的臉,齊慕陽便停了,隻是緊緊握住蘇茉的手,望著那紅色繡花的帳頂。

沉默,便是沉默。

靜悄悄的,氣氛有些尷尬,或許正是少年不知情,偏又多情。

齊慕陽握著蘇茉的手,望著張頂,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我以後會好好愛你的。”

蘇茉聽著齊慕陽這句話,不覺羞惱,隻覺得心中暖意更甚,也緊緊握住齊慕陽的手,眨了眨眼睛,輕聲說道:“我心裏很歡喜,真的,很歡喜!”

“以後我們倆好好的,就隻有我們倆。”

“不,不對,再等以後我們有了孩子,我們一家人好好的。”

若說平常蘇茉聽見齊慕陽這句話一定會覺得好笑,不過剛剛成親,就說起孩子,要說他們現在都還算孩子。

隻是現在蘇茉並沒有覺得好笑,反而能感到齊慕陽那一片真情實意,便也說道:“我知道,那個時候我們的孩子一定會長得和你一樣好看。”

齊慕陽頭一偏,目光灼灼地望著蘇茉,嘴角上揚,笑著問道:“那你是覺得我好看了?”

緊挨著齊慕陽,這一轉頭便看見齊慕陽那張臉,明媚的丹鳳眼如同畫上的一般,叫人移不開眼睛,蘇茉紅著臉搖了搖頭,言不由衷地說道:“我可沒說你好看。”

“怎麽沒有?剛才你還說我們以後的孩子和我一樣好看。”

蘇茉轉過頭,不再瞧著齊慕陽,紅著臉,強忍著笑意,說道:“我才沒有。”

齊慕陽伸手拉了拉蘇茉的手,望著帳頂,目光溫柔,帶著一絲回憶,輕聲說道:“在我眼裏,天底下就你最好看了……”

紅燭依舊在燃燒,燭光明滅。

那一對人影還在紅紗帳內說著話,兩人緊挨著對方,一直說著,然後再沉沉睡去,直到天明。

第130章 129|128|104

大喜的日子過後,這齊府上下也就安靜下來,便是齊慕陽和蘇茉如今的屋子也是靜悄悄的,院子裏麵偶有丫鬟婆子在打掃,也都沒弄出多大聲響。

蘇茉很早便醒了過來,躺在床榻上,側頭便看見睡在自己身旁的齊慕陽,臉頰泛紅,想到她現在已經是齊慕陽的妻子,昨天晚上他們二人便是同榻而眠。

齊慕陽還握著她的手。

蘇茉瞧了一眼還在熟睡,並未醒來的齊慕陽,那俊俏白皙的臉龐,精致的眉眼微微顫動,便是女子見了隻怕也要心生嫉妒,不過細細看著也不過是少年。

蘇茉目光一閃,瞧見齊慕陽額頭上的傷口,雖說有長發遮掩,但終究是很顯眼的一道疤痕。蘇茉想到昨晚齊慕陽便是這頭上的傷口發作,便覺得有些心疼,伸手輕輕撫了撫齊慕陽頭上的傷口。

她知道齊慕陽頭上的傷是怎麽回事。

“怎麽了?”齊慕陽隱隱感覺到有人在碰自己,睜眼一看,便瞧見蘇茉一臉心疼地望著他的傷口,迷迷糊糊地問了一句。

這齊慕陽突然醒來,一臉疑惑地望著蘇茉,倒讓蘇茉很是緊張,忙收回了手,避開齊慕陽的目光,有些閃躲,說道:“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起來了。”

“畢竟還要去給老太太和太太請安。”

如今齊府這邊說起來隻有林老太太和沈氏兩位長輩,但蘇茉依舊不能不放在心上,她母親在她出嫁之前便叮囑過她,以後到了齊府便是為兒媳,為孫媳,千萬不能再擺千金大小姐的譜。尤其是這齊府的事沒那麽簡單,畢竟她現在這個婆婆可不是齊慕陽的生母。

說著,蘇茉便忙著起身。

齊慕陽一看蘇茉也起身,他自然也不好在躺在床上,便也起身,不過昨日喝了那麽多酒,雖說喝了醒酒湯,這一早醒來還是覺得有些頭疼,額頭一陣陣疼,強撐著坐起身來,苦笑著說道:“看來我真是不能喝酒。”

蘇茉瞧見齊慕陽略顯痛苦的臉色,忙走了過來,幫著齊慕陽揉了揉額頭,並說道:“想來也是昨日喝多,今日頭才會如此疼。”

“你快穿衣裳,別著涼了。”

齊慕陽一看蘇茉身上還隻是披著一件外衫,連忙催促道:“我沒事,你快去。”

話正說著,屋外卻是傳來敲門聲,問話的是甜兒。

蘇茉一看便應了一聲,讓丫鬟們進來,瞧著齊慕陽臉色也不差,便也先去換上衣裳。

甜兒和翠兒走了進來,後麵還跟著兩位小丫鬟端著洗漱的盆子,便是進來服侍齊慕陽和蘇茉洗漱的。

甜兒幾步走到蘇茉身邊,幫著蘇茉梳頭,又忍不住笑著打趣道:“少夫人睡得可好?”

蘇茉嗔怪地瞪了甜兒一眼,沒有說話。

這邊翠兒服侍齊慕陽,正洗漱,熙和堂那邊的林嬤嬤卻是來了,一臉笑容地走了進來,笑著說了幾句,目光卻是落在小丫鬟正準備收拾的床被上,仔細瞧了瞧倒沒有看出,心裏有些失落,不過麵上不顯,轉念一想齊慕陽的年紀,便覺得是老太太著急了。

蘇茉知道林嬤嬤是林老太太身邊服侍的人,忙不迭叫人招呼,又有些歉疚地說道:“倒讓老太太等著,都怪我起來遲了。\'

林嬤嬤一聽蘇茉這話,連忙笑著說道:“可別說這樣的話,少夫人。這也都是老太太心裏歡喜,便想著叫我過來瞧瞧。”

話沒多說,林嬤嬤既然已經過來,蘇茉自然心裏有些著急,不敢讓林老太太和沈氏久等,急忙收拾妥當,便和齊慕陽一道去了熙和堂那邊。

齊慕陽一身錦衣,上麵繡著精致竹紋,便是那紅色的錦衣更襯得齊慕陽風流俊俏,站在齊慕陽身邊的蘇茉同樣也是一身紅裙,又有青色的褶子,頭上斜插著一隻翡翠紅色的簪子,晶瑩透亮,白皙的肌膚如雪一般。

兩人這一對紅裳,當真是般配之極,叫人移不開眼睛。

這不一進門,林老太太瞧見齊慕陽和蘇茉一道過來,臉上便露出驚喜的笑容,對沈氏說道:“可瞧見了,瞧著可真是一對。”

沈氏自然也瞧見了齊慕陽和蘇茉,望著兩人,目光閃爍,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笑容,看著齊慕陽那一身紅色錦衣,轉而回想起了自己當年和齊景輝也是這般新婚過後前來拜見齊家各位長輩。

越是看著,沈氏便越覺得齊慕陽和齊景輝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熙和堂不單單是林老太太和沈氏在這等著,還有齊慕婉齊慕晴幾位妹妹也在這等著見蘇茉這位嫂子,至於齊景輝那幾位姨娘自然不會在這裏呆著。

蘇茉自然知道這來熙和堂究竟是所為何事,來這裏便是為了敬茶,隻有齊家長輩喝了那杯媳婦茶才能真正算得上是齊家兒媳。

林嬤嬤一早便叫人準備好了蒲團,放在林老太太跟前。

齊慕陽和蘇茉自然一同跪下奉茶,便是蘇茉也要改稱呼,喊林老太太一聲祖母。林老太太這邊自然沒有刁難,不過是說了幾句女子訓誡的話,希望蘇茉能早些為齊家開枝散葉。蘇茉自然隻能是低頭應下。

至於到了沈氏這邊,蘇茉原以為沈氏作為嫡母還會對她說些話,不曾想沈氏聽見齊慕陽那一聲母親之後,目光柔和,像是在看自己的新生兒子,沒有半分芥蒂。

蘇茉正疑惑,可轉念一想齊慕陽已經不大記得以前的事,自然也就不記得他和沈氏以前的一些恩怨。若是這樣,隻怕沈氏心裏盼著齊慕陽不要再想起以前那些事。

至於齊慕婉等幾位妹妹,蘇茉也是認識,倒也準備了五份禮物奉上。

一番敬茶之後,蘇茉才真正成了齊家少夫人。

丫鬟婆子們也將飯菜安排妥當,蘇茉是新媳婦,按說應該再一旁服侍,隻是府上就這麽幾個人,林老太太作為祖母也不願給蘇茉立規矩。沈氏卻是看在齊慕陽的麵上,也沒有叫蘇茉在一旁服侍,直接叫蘇茉一道坐下吃。

齊慕晴瞧著自家大哥目光一直落在蘇茉身上,一轉頭對四小姐齊慕春低聲說道:“你瞧,現在大哥有了大嫂,壓根就沒注意我們這幾位妹妹。”

齊暮春一聽齊慕晴這話,瞧了齊慕陽和蘇茉幾眼,笑著點了點頭。

齊慕婉斜睨著齊慕陽和蘇茉,兩人一身紅裳,看著的確是般配,不過齊慕婉想到另外一個傷心人,卻是笑不出來,不過她心裏自然清楚現在蘇茉是她的大嫂。

飯宴過後,蘇茉準備去沈氏的宜蘭院,不過沈氏清楚小夫妻剛成親正是親熱的時候,倒也沒有讓蘇茉過去,隻是交代蘇茉有什麽事都和喬媽媽說。

蘇茉和齊慕陽還未回自己的院子,便瞧見巧兒在院門口等著,神色緊張。巧兒一看齊慕陽和蘇茉回來了,連忙上前,瞧見一旁的蘇茉,欲言又止,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好。

“出什麽事了,你這幅樣子?有什麽事直說。”

巧兒聽齊慕陽一問,目光落在蘇茉身上,有些猶豫地說道:“也不是什麽要緊事,不過是外麵有人送來一份賀禮,說是恭賀少爺你大喜,那賀禮現在就在屋子裏放著。”

蘇茉自然看出了巧兒似乎對她有些顧慮,如果隻是尋常賀禮,也不應該是這般神色。

齊慕陽和蘇茉相視一眼,沒有多說,直接進了院子,想要看看這賀禮究竟是什麽,為何會讓巧兒這般緊張,甚至是不安。

正房裏麵那楠木八仙桌上便放著一隻木盒子,盒子並不算大,顏色是血紅色,上麵雕刻著精致的花紋,或為祥雲,或為瑞獸,遠遠看著便能知曉這價值不菲。

蘇茉瞧著那木盒,心中疑惑,看著沒有什麽不同,不過是十分貴重,可蘇茉這念頭剛起,還未走近那木盒,便聞到了一股怪味,味道聞著有些惡心。

齊慕陽自然也聞到了這股怪味,眉頭緊皺,嚴重透出一絲警惕,上下打量了幾眼那木盒,這怪味便是從那盒子裏麵發出來的。如果真的隻是尋常賀禮,又怎麽會有這股惡心的怪味,難怪巧兒會有些不安。

甜兒拿著帕子捂著口鼻,揮了揮手,似乎想驅散麵前怪味,並說道:“少爺,這盒子裏麵——也不知放了什麽,這氣味實在是難聞。”

齊慕陽走進那木盒,聞著那股怪味,心中一驚,麵色凝重,沉聲說道:“這是屍體腐爛之後的味道。”

“什麽?”

屋子裏麵的眾人聽見齊慕陽這句話,俱是一驚,瞪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那血紅木盒。

蘇茉沒想到齊慕陽居然能一口道出這股味道,瞧了一眼屋子裏麵還站著的小丫鬟,連忙揮手道:“你們先出去。”

小丫鬟心中自然好奇,可是聽見蘇茉這句話,自然不敢多留,隻是還忍不住小聲議論那盒子裏麵究竟是放的什麽,如果這味道正如少爺所說是屍體腐爛之後的味道,那盒子裏麵難不成放的就是屍體?

可是那盒子並不大,不可能容得下整具屍體。

蘇茉走到齊慕陽身邊,瞧見齊慕陽準備打開那木盒,心中有些不安,拉了拉齊慕陽的手,不禁說道:“小心些。”

齊慕陽點了點頭。

站在一旁的巧兒和甜兒早就被齊慕陽的話給嚇到了,心中自然是緊張不已,生怕那盒子裏麵真的跳出什麽可怕的事情,忐忑不安。

甜兒心砰砰跳個不停,很是害怕,不禁說道:“少爺,說不定裏麵真的有危險,我看還是——”

齊慕陽搖了搖頭,示意甜兒不必多說,伸手打開那木盒,中間是鏤空的,如同小櫃子一般,麵對著齊慕陽這邊的正是那盒子的小門,一打開那盒子,便能瞧見裏麵端端正正地放著——

一顆人頭!

“啊——!”甜兒瞧見那盒子裏麵的骷髏頭嚇得直接摔倒在地,身子不斷發抖。

巧兒也被眼前這骷髏頭嚇得魂飛魄散,轉過頭不敢再看一眼,緊閉著眼睛,身子微微發抖,心中自然是不安,怎麽會有人送骷髏頭作為成親的賀禮。

就算是蘇茉心中早有準備,看見眼前這還帶著泥頭的骷髏頭,也是震驚不已,緊緊抓著齊慕陽的手臂,不安地問道:“這是誰送來的?”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