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7節

  齊慕陽瞧著那顆骷髏頭,不知為何心裏覺得有些難受。雖說這顆人頭早就腐爛,隻剩下骷髏,看不出生前長什麽模樣,但是瞧著這骷髏頭,有一種相識的感覺,這種感覺讓齊慕陽心中覺得很悲涼,很難受,眼眶就不禁泛紅。

  蘇茉一轉頭瞧見齊慕陽望著那骷髏頭居然流淚,心中自然是疑惑不已,十分擔心,急聲問道:“怎麽了?可是想到了什麽?”

  其實齊慕陽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覺得難受,隻是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圍繞著他。

  齊慕陽掙開蘇茉的手,並沒有回答,一言不發地往前走去,看著那顆骷髏頭,眼眶泛紅,但並沒有流淚,又伸手將早就腐朽的人頭取了出來,仔細瞧了瞧,聲音有些哽咽,也有些悲涼,低聲說道:“這是一具女屍的人頭,死了至少三年,上麵還有泥頭,泥頭有些濕潤,應該是剛取出來不久。脖頸處是被人給生生扯斷的,便是為了能放進這盒子。”

  聽見齊慕陽的話,蘇茉震驚不已,不單單是因為齊慕陽能夠一口道出這具早就分辨不出是男是女的人頭,而且還能說出死了有三年,而且還因為這具女屍人頭究竟是誰送過來的。

  巧兒在聽了齊慕陽的話之後,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很不好的猜測,轉頭望著齊慕陽手中的那顆人頭骷髏,目光閃爍,她認不出骷髏頭究竟是誰,但是她知道有一名女子也死了三年多。

  “少爺,這顆人頭會不會,會不會是——”

  巧兒這話一出,齊慕陽立即轉過頭,追問道:“你知道這是誰人頭?”

  看著齊慕陽通紅的眼睛,如血一般,目光中透著一股狠戾,讓巧兒渾身一震,搖了搖頭,不大確定地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不過莫夫人她死了也有三年。”

  莫夫人!

  蘇茉聽見巧兒提到這個人,心神一凜,頓時睜大了眼睛,直直地盯著齊慕陽手中的那顆骷髏人頭嗎,她自然知道巧兒口中所說的莫夫人究竟指的是誰。

  要知道三年多前,齊慕陽的生母便已經死了,埋葬在菩提寺後山。

  雖說齊慕陽不大記得以前的一些事,但是他也知道巧兒口中的莫夫人便是他的生母,現在聽巧兒這話,齊慕陽身子發冷,不管是什麽人,如果真的是將他生母的屍體挖出來,再當做賀禮送給他,這份仇不可謂不大。

  就算是有再大的仇恨,莫氏都已經死了,入土為安,居然將莫氏的屍體挖出來,絕對是血海深仇。

  齊慕陽手微微顫抖,望著手中的這顆骷髏人頭,胸口像是猛然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叫他喘不過氣來,額頭也是火辣辣的疼,越來越疼,眼前不知覺地就浮現出槐樹胡同的種種,還有他曾經以為生母姓楊。

  過往的一些事,眼前的這顆人頭,讓齊慕陽很難受,腦子像是被火烤一般。

  蘇茉瞧著齊慕陽臉色有些蒼白,連忙扶著齊慕陽,並說道:“先派人去菩提寺後山看一下,說不定是我們弄錯了。”

  “對,對,說不定是弄錯了!”

  齊慕陽急忙點頭,將手中的人頭放入木盒中,平平穩穩,生怕出半點差錯將那顆骷髏人頭給損壞,又急忙準備出去,並說道:“快去叫石溪準備好馬,我要去菩提寺一趟。”

  “快去!”

  蘇茉瞧著齊慕陽這般神色,心裏其實已經明白,這顆被當做賀禮送過來的人頭很可能就是齊慕陽生母莫夫人的人頭,若不然又有誰會在這親事過後便送上這樣一份結死仇的賀禮。

  巧兒和甜兒心裏同樣清楚,隻是看在齊慕陽現在如此急切,她們心裏都很明白齊慕陽不過是在自欺欺人,報了最後一絲希望。

  齊慕陽撐著桌子,覺得腦子疼得更厲害了,耳邊似乎傳來莫氏還在世時和他說的那些話,還有莫氏究竟是怎麽死的。

  齊慕陽已經吩咐,自會有小丫鬟去告知石溪,叫他快些將馬準備好。

  蘇茉放心不下齊慕陽,便說道:“我和你一道過去。”

  齊慕陽剛準備說什麽,門口便傳來齊慕晴的聲音,笑著說道:“大哥大嫂這是要去哪?我也要湊湊熱鬧一道過去。”

  蘇茉抬頭一看,卻是齊慕晴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光著頭的淨緣。

  想到桌子上還放著骷髏人頭,蘇茉忙不迭準備將著盒子先給收起來,別嚇著齊慕晴,不曾想齊慕晴眼睛尖,早就注意到齊慕陽有些不對勁,目光盯著桌上那盒子,心中正疑惑,凝神一看,盒子裏麵放的居然是骷髏人頭,頓時嚇了一跳。

  “怎麽,你們怎麽會將這個放在這?”

  齊慕晴雖說看到那桌上人頭有些害怕,但不過片刻,過後便有些疑惑地問道:“還不快叫人拿走,聞著就覺得惡心。”

  “惡心?”

  齊慕陽扯了扯嘴角,苦笑著說道:“的確是有些惡心!”

  跟在齊慕晴身後的淨緣雖說已經決定還俗,但看見這一幕,還是忍不住雙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心中自然有些不安,隻說道:“看著倒有些嚇人,還是快拿走吧。你們這不是剛成親,怎麽把這個擺在這。”

  蘇茉對甜兒使了一個眼色,示意甜兒將盒子先拿走,甜兒心中雖然害怕,但還是強作鎮定將盒子準備拿走,可是齊慕陽伸手止住,直接端起那血紅木盒。

  巧兒有些擔心地說道:“少爺,或許是弄錯了。”

  齊慕陽抱著那血紅木盒,目光有些渙散,茫然地說道:“沒有弄錯,這就是母親的人頭。”

  “什麽?”

  齊慕晴聽見齊慕陽這句話嚇了一跳,望了一眼門外,急聲說道:“我剛從母親那邊過來,大哥你別胡說,這怎麽會是母親的人頭。”

  齊慕陽沒有說話。

  蘇茉一看齊慕晴誤會了,不禁說道:“是菩提寺。”

  齊慕晴恍然,心裏覺得很不對勁,齊慕陽的生母已經入土,這人頭又為何會在這裏,隻是看著齊慕陽那般神色,齊慕晴也知道現在根本就不是問這些話的時候,想到那顆人頭有可能是齊慕陽生母的,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好。

  倒是淨緣聽了蘇茉的話,心裏很是不安,他便是在菩提寺那邊和齊慕陽相遇,若不是齊慕陽拜祭他的生母,說不定現在他也已經和淨和一樣死了,說起來齊慕陽生母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隻是現在齊慕陽生母的人頭被分開,出現在這裏又究竟是怎麽回事。

  淨緣猶豫了片刻,還是問道:“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屋子裏麵的氣氛有些壓抑,那股惡心的味道並未消散,便是一直留在這屋子裏麵,久久不肯離去。

  巧兒心裏也覺得很不好受,低聲說道:“這是外麵有人送過來的賀禮,說是恭賀少爺成親。”

  齊慕晴聽見這話,頓時氣憤不已,急聲說道:“這哪裏是什麽賀禮,分明就是故意來結仇的。居然送這樣的賀禮,而且還可能是將——”

  後麵的話,齊慕晴說不出口,不過屋子裏麵的人都已經明白。

  蘇茉望了一眼齊慕陽,低聲道:“這不單單是結仇,而是在報複!”

  報複?

  聽到蘇茉的話,齊慕陽目光一閃,望著盒子裏麵的那顆人頭,喃喃道:“他就是在報複!”

  齊慕晴一聽齊慕陽這話,連忙問道:“大哥,你知道是誰送來的?”

  齊慕陽搖了搖頭,目光閃爍,抱著血紅木盒,朝著門口走去,低聲道:“我想起來母親她究竟是怎麽死的。”

  怎麽死的?

  巧兒心中有些不安,當初莫氏上吊自縊,府裏上下都傳遍了,就是太太沈氏將齊慕陽的生母給活生生地逼死的,若不是沈氏相逼,隻怕莫氏也不會上吊自縊。

  之前便是因為齊慕陽記不大清楚以前的事,府裏上下也就沒有在齊慕陽麵前提起這件事,現在倒是齊慕陽自己想起來了,也不知這後麵少爺和太太之間會不會又鬧出什麽事。

  蘇茉也從母親口中聽說了沈氏和莫氏之間的事,現在聽齊慕陽說這話的口吻,那些傳言很有可能是真的,若真的是那樣,現在齊慕陽想起了莫氏的死因,隻怕後麵沈氏再不會那般和緩,麵帶笑臉地對她。

  不過,不管發生什麽事,她都會站在齊慕陽這邊。

  蘇茉心裏這樣想著,也不過是轉瞬之間,她心裏很清楚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弄清楚齊慕陽手中的那顆人頭究竟是不是她那個早已死去的婆婆,也要弄清楚究竟是誰送過來的。

  “巧兒,究竟是誰送過來的?”

  巧兒聽見蘇茉問她這件事,連忙搖頭表示不知,隻說道:“這是外院那邊的人送過來的,我也問過他們是誰,他們也不知道,那人根本就沒有留下姓名,什麽也沒有說,隻說是將這份賀禮送給少爺。”

  蘇茉沒有再多說什麽,瞧見齊慕陽已經走了出去,連忙跟上,並對巧兒吩咐道:“這件事不要往外麵傳,便是太太那邊也不要提起。”

  巧兒點了點頭。

  齊慕晴一看蘇茉和齊慕陽都要離開,心裏也想著跟過去,隻是她知道現在事情很可怕,居然有人將生母的人頭當做賀禮送過來,這根本就像是蘇茉所說的報複。

  “大哥,他現在心裏一定很難受。”齊慕晴望著齊慕陽的背影,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

  淨緣雙手合十,瞧著齊慕陽抱著那血紅木盒走了出去,念了一句佛,隻說道:“好人會有好報。”

  齊慕晴不大喜歡淨緣這句話,冷哼一聲,也就沒有再多留,直接離開。

  屋子裏麵一下子就空了下來,唯有那股惡心的氣味還殘留著。

  ……

  蘇茉交代巧兒不要將這件事傳出去,隻是在這齊府裏麵又有什麽事能夠瞞得住沈氏,更別說齊慕陽和蘇茉兩人這剛回院子,便急匆匆出了府,肯定是出了事。

  喬媽媽仔細打聽了一番之後,神色也十分不安,急忙忙地趕到沈氏的院子,向沈氏說了究竟是怎麽回事。

  沈氏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事,的確是有些滲人,大喜的日子剛過去,便鬧出這樣的事,送賀禮那人不說是報複,那肯定就是故意惡心齊家。

  “太太,你說現在怎麽辦?”

  沈氏搖了搖頭,心裏也有些不好受,雖說她很不喜齊慕陽的生母莫氏,但是畢竟莫氏已經死了,死者為大,現在將莫氏的屍體給挖出來,還將那人頭送過來當賀禮,實在是有些可怕。

  “你派人去跟著,小心些,這件事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喬媽媽一聽沈氏這麽說,便點了點頭應是,自去吩咐下去,讓人去跟著齊慕陽和蘇茉,別出什麽意外。

  

  第131章 104

  

  馬車快速地朝著菩提寺趕去,車廂裏麵齊慕陽和蘇茉一身紅裳,根本就沒有換衣裳,若是沒有齊慕陽手中那血紅木盒裏麵的人頭骷髏,隻怕這便是畫上的一對璧人。

  可偏偏因為那骷髏頭,怎麽看著都叫人覺得有些可怕。

  蘇茉握著齊今晚我也是閑著了,算了,今天過了隨她們怎麽說去吧。往後不去那論壇就是了慕陽的手,眼睛裏滿是擔憂,瞧了一眼齊慕陽一直沒放下的血紅木盒,嘴唇微動,輕聲說道:“慕陽,放下吧,不要一直抱著。”

  齊慕陽神情有些恍惚,像是在想什麽事,聽見蘇茉這句話,轉過頭瞧見蘇茉擔憂的眼神,強笑著說道:“不用擔心,我沒事。隻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

  以前的事,自然是指齊慕陽曾經忘記,記不大清楚的事情。

  蘇茉心裏明白,但也沒有問究竟是什麽事,隻是靠坐在齊慕陽身旁,緩緩說道:“我會陪著你。”

  聞言,齊慕陽心中一暖,低頭望著手中的血紅木盒,目光中滿是糾結和無奈,低聲說道:“母親是在我進府之後,就上吊自縊,那天好像還下了很大的雨。還是安伯趕過來把這件事告訴我。”

  “是太太派人去槐樹胡同,最後也不知出了什麽事,母親就上吊死了。”

  “雖然說我記不大清楚了,可是我知道母親並不喜歡我,對我很冷淡,可我沒想到原來她是被太太給逼死的。蘇茉,你說我現在該怎麽辦?”

  如果說沒有這段記憶,沒有想起來這件事,齊慕陽或許還能喊沈氏一聲母親,隻是現在他記起了府上那些人都不願告訴他的這件事,他又怎麽能當做什麽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對沈氏笑臉以對。

  蘇茉聽著齊慕陽徐徐說著莫氏生前的那些事,又聽齊慕陽提到沈氏,心中也覺得悵然,若是沒有這件事,若是齊慕陽不知道這件事才好,隻是現在齊慕陽想起了沈氏的死因,那麽也就意味著他記起了和沈氏之間的仇怨。

  蘇茉沒有回答齊慕陽的問題,隻是緊緊握著齊慕陽的手,正如她說過的一樣,無論發生什麽,她都會陪著齊慕陽。

  “少爺,到了。”

  外麵駕車的正是安伯,安伯也已經知道莫氏的屍體被人挖出來,而且還被人分了屍,想到這件事安伯心裏就很氣憤,有一股火再燒。

  齊慕陽聽見安伯這句話,望了蘇茉一眼,便下了馬車。

  蘇茉自然跟上,雖說她不知道究竟是誰將莫氏的人頭給送過來,但是她很清楚這件事並沒有那麽簡單,心中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相國寺出事之後,京城的百姓倒是來菩提寺這邊上香求佛,過往的香客很多。

  齊慕陽一行人根本就沒有多做停留,直接去了菩提寺的後山,也沒有叫僧人引路,齊慕陽對著已經很熟悉。

  菩提寺那紅磚長牆,綠樹掩映,佛香四溢,遠處偶爾還傳來那僧人敲鍾的聲音,黃鍾大呂,響亮透徹。

  一路無話,蘇茉瞧著菩提寺種種,想到她和齊慕陽便是在這裏相遇,若不是當初她見到齊慕陽被人追殺然後出手相助,最後結下了這段緣分,隻怕她和齊慕陽也不會拜堂成親。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