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4節

  邢大太太自然也是知道齊家那外室子在酒樓被人打成重傷,如今腦子都不大清楚,便笑得更加張狂,走到花廳的門口,望著院子裏的丫鬟嬤嬤,大聲嚷道:“我倒是聽說了齊家那下賤的外室子,如今被人打成重傷,腦子都不大好使。你說說這究竟是不是我那外甥女的功勞。”

  丫鬟們一看邢大太太居然還跑到門口嚷嚷起來,連忙上前拉著,勸說道:“舅太太不要再說了!”

  “不說了?我偏要說,這大喜的日子我過來賀喜有什麽不能說的。”

  邢大太太一把推開過來拉她的小丫鬟,繼續說道:“還有呢,我還聽說了,這眼看著就要拜堂成親,沒想到那齊家又死了人。”

  “哈哈哈,你們說好笑不好笑,大喜的日子居然又死了人!”

  邢大太太一個人自顧自地站在那門口,如同瘋了一般,狂笑著說道:“你們可能還不知道那死的人卻是那下流種子的師傅,我看這親隻怕也結不成了,就連那師傅都被克死了,等到成親那一日還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死的是崔太傅?

  蘇茉聽見邢大太太這話,雖然沒有放在心上,卻是也聽出了前不久在齊家死的人是崔太傅,心中驚訝不已,要知道崔太傅可是齊慕陽的師傅。

  “我看妹妹你們這府上還是要預備好幾口棺材,少不得到時候忙起來,沒地找。”

  就在邢大太太還在那說笑,瘋癲不止的時候,院子裏麵卻是傳來一句話,“你要是再多說一句,我先預備了你的那口棺材!”

  此話一出,整間院子,連帶著花廳裏麵都安靜下來。

  蘇上冷著一張臉,盯著說笑的邢大太太,目光淩厲如刀,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再說一句試試。”

  瞧見蘇上這般凶神惡煞,殺氣騰騰,邢大太太倒被嚇得不輕,身子打了個寒顫,連退數步,一時間竟然不敢說話,她自是知道蘇上的凶名,那可是上過戰場,手刃無數,可是想到她這次本就是為了蘇茉一事而來,便強作有底氣,硬撐著說道:“妹夫這又是說什麽話。”

  “我——我不過是前來道喜罷了,怎麽妹夫這般臉色。”

  蘇上冷冷一笑,望著邢大太太,轉過頭徑直走了進去,直接坐在一旁的大椅上,說道:“你若是真的來道喜便也無事,若真的還想再鬧,你看看今日你能不能走出這個門,便是叫他親自過來領人,也叫他有沒有這個本事。”

  邢大太太麵色一僵,她自然清楚蘇上的手段,扯著嘴角笑了笑,問道:“你們究竟是怎麽回事?我這好好地過來道喜,倒是叫我沒禮,既如此便是你們收下這份禮,我就先回去了。““喜鵲,我們走吧!”

  邢大太太一招手,示意站在一旁的大丫鬟喜鵲將手上的禮放下先回去。

  蘇上瞧了一眼案幾上那黑色黑子,目光一閃,問道:“裏麵放著的究竟是什麽?打開來看看?”

  喜鵲聽見蘇上這話,身子一顫,想到那盒子裏麵的物件,直覺十分可怕,轉過頭瞧了一眼邢大太太,伸手拿起那黑子,戰戰兢兢地說道:“太太,我看,我看我們還是另換一件賀禮吧。”

  蘇上一瞧喜鵲將那盒子拿走,便也沒有多刁難,望著邢大太太,冷聲說道:“你可能不知道崔太傅那邊早就和齊家少爺斷絕了師徒名分,你若是真的盤算著看棺材,不妨自己試試。”

  “這日子便已經定下,不會改了,到時候你要是來喝一杯喜酒,倒也不錯。”

  邢大太太聽著蘇上這番話,再不敢多說什麽,那盒子裏麵的放的物件便是那牌位,要是真的被蘇上知道,還不知會如何,隻想著盡快離去再不敢多說。

  蘇夫人瞧著邢大太太匆匆離去,心裏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蘇上點了點頭,望著蘇茉說道:“你不必擔心,日子定了就不會改了,安心備嫁吧!”

  蘇茉低著頭,沒有說話。

  這心裏卻還是在想邢大太太那番話,不知為何覺得有些不安……

  

  第129章 128|104

  

  四皇子新帝登基年號為永興,這一年便是永興元年。

  十月二十八日,宜嫁娶。

  出了國孝,新帝登基,雖說京城裏麵還有反賊藏匿,當終歸還沒有惹出大事,算得上是寧靜祥和。齊府蘇府自然也不例外,早早地府裏上上下下就已經張燈結彩,四處掛上那紅綢,貼上那喜紙,放眼望去,院子裏皆是紅光一片。

  蘇府這邊要準備送蘇茉出嫁,自然是十分盡心,不肯有一絲一毫的紕漏,蘇夫人想著蘇茉受了這麽多年委屈,外麵傳的那些不中聽的話,便是為了今日這風風光光的出嫁。

  因為蘇上的二弟蘇讓還戍守邊關,當初得了信,說好是來年春上,蘇讓便叫妻子還有孩子一道回京,省的在邊關吃苦受罪,借這個機會回去,也賀喜一番。

  誰知現在這日子提前,蘇讓妻兒還在路途中,自然是趕不贏,便叫人快馬加鞭地先把那賀禮送到,終歸是一片心意。

  一大清早,蘇夫人這邊便忙了起來,又是叫府裏管家招呼好前來喝酒道喜的賓客,又是叫丫鬟安排好進內院的親戚好友,萬不能冷落。

  好在蘇烈已經完婚,娶了老部下的女兒楊明月,蘇夫人這邊倒是有兒媳幫著照料,若不然還不知該如何忙。

  因為蘇夫人因為邢大太太一事和娘家那邊鬧得很不愉快,也就沒有去邢家那邊送請帖叫他們過來,如是便請親家楊家那邊的人,楊明月的母親楊夫人做那十全夫人,替蘇茉梳頭,蓋上那紅蓋頭。

  蘇茉這邊院子裏丫鬟們自然是一個個忙進忙去,端著水盆,拿著錦帕,又是服侍蘇茉淨麵,又是服侍蘇茉穿上那紅色豔麗的新嫁衣,一個個皆是滿麵笑容,如沐春風。

  小姐出閣的大喜日子,她們又怎麽不替蘇茉高興。

  甜兒站在一旁瞧著楊夫人正替蘇茉梳頭,說著那些吉利話,想到以往蘇茉受的那些委屈,外麵編排的那些話,便覺酸澀難受,眼眶泛紅。

  “這大喜的日子,可別淌眼淚,叫太太看見了,還不罵你。”

  因為蘇夫人要張羅府上的事,至於蘇茉這邊便是叫貼身丫鬟紅裳幫著看著,又叫兒媳一道照料著,這會子還沒過來查看。

  甜兒聽見紅裳這句話,忙止住眼淚,拿過紅裳遞上來的帕子,笑著說道:“我這不過是高興,替小姐高興。”

  紅裳自然是明白甜兒說這話的意思,她又何嚐不知道四小姐能夠再許人家,風風光光地出嫁著實不容易,就說前不久邢大太太過來鬧,說的那些話直叫人聽著刺耳難受,著實可惡。

  現在好不容易事情順利,沒有出什麽岔子,隻等著新姑爺那邊過來接小姐了。

  紅裳笑著替甜兒正了正頭上的釵子,便說道:“太太可是說了,你這陪著小姐過去齊家,可不許惹事,要是依著你往日的性子,太太是斷然不會同意你隨小姐一道出嫁。隻不過是小姐相求,太太也不好反對,便同意了。”

  “隻一件你便要記住,這以後進了齊家的門,小姐便是齊家的兒媳,萬事皆以長輩為重。”

  甜兒聽著紅裳這些話,心裏清楚,笑著點了點頭。

  “我知道,紅裳姐姐你不必擔心,我定然會替小姐分憂,斷不會叫小姐為難。”

  紅裳笑著一點甜兒的額頭,說道:“你知道就好!”

  蘇茉自是不知道紅裳和甜兒的話,隻是她心裏同樣也是緊張不已,心砰砰跳個不停,看著銅鏡裏麵的自己,不知為何便覺臉頰發燙,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揚起。見著鏡中的自己,蘇茉也覺得恍然隔世,伸手摸了摸身上這柔滑的新嫁衣,她真的沒有想到她還有機會穿上這嫁衣。

  真的沒有想到,也不曾想到當初齊慕陽會當著她的麵說那句話。

  我喜歡你!

  喜歡,蘇茉想著就忍不住笑了,低著頭,眼睛裏麵蕩漾著滿是羞澀歡喜的剪影,胭脂染紅了蘇茉那一片心。

  蘇茉握緊手中那塊玲瓏剔透的美玉,緊緊握著,心中忐忑,卻也期待。

  一旁的小丫鬟笑著說道:“小姐,五小姐過來給你道喜送禮了。”

  蘇茉聽見這句話,轉頭一看,便看見蘇箏一身淺紅色的長裙走了進來,臉色有些憔悴,眼睛一直盯著她身上的紅色嫁衣,心中一動,抿唇笑道:“妹妹來了?”

  “你們能不能先出去,我和姐姐單獨說幾句話。”

  蘇箏走到蘇茉跟前,瞧著打扮得十分豔麗的蘇茉,心中隻覺不是滋味,她知道這個時候她應該替蘇茉高興,可她想到蘇茉嫁的人,卻怎麽也笑不出來。

  楊夫人一聽蘇箏這話,剛好已經替蘇茉將頭發梳好,又將那精致的頭釵給蘇茉扶正,並沒有多疑,便笑著說道:“箏小姐這麽說了,那我們就先出去,你們姐妹說說悄悄話。”

  “這等新嫁娘出嫁以後,姐妹隻怕說親密話的機會也少了。”

  說著,楊夫人便招手示意屋子裏麵的丫鬟也都先出去,畢竟現在蘇茉都已經收拾妥當,隻需蓋上那紅蓋頭即可,一切都不用著急。

  蘇箏瞧了一眼手中的卷在一起的畫,低聲說道:“妹妹,沒有什麽禮物送給你,這幅畫便是送給你和——和,慕陽,祝你們——”

  後麵的話,蘇箏怎麽也說不出口了,隻是緊緊握著手中的畫。

  蘇茉瞧了一眼蘇箏手中的畫,她知道這幅畫上究竟畫了些什麽,也知道為何現在蘇箏也不曾叫齊慕陽姐夫,隻是喊那兩個字,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麽才好,隻覺心口發悶,張了張嘴,似乎要很用力才能說出話來。

  “謝謝妹妹了,隻是這以後還是叫姐夫為好,再不可像以前那般不知禮。”

  姐夫?

  蘇箏聽見蘇茉這句話,心口一滯,身子有些僵硬,並沒有回答,而是將手中的畫遞給蘇茉,並問道:“姐姐,要不要打開來看看這幅畫?”

  蘇茉接過那幅畫,搖了搖頭,她早就知道這副畫上究竟畫的什麽,想到這幅畫上的人,隻怕這幅畫並不是送給她,而是送給齊慕陽。

  “不必了,姐姐心裏清楚。”

  蘇箏聽見蘇茉這句話,扯了扯嘴角,強笑著說道:“是啊,姐姐最是聰明,最是厲害,要不然他又怎麽會喜歡上姐姐。”

  “這幾日我一直在想當初在仁和書院那山腳下第一次遇見他,如果沒有搶他的馬車,害他受傷,是不是就不會讓他那般討厭我。”

  “要是我不一直拿話氣他,故意和他作對,和姐姐一樣,他是不是就不會忘記我這個人。”

  蘇茉聽著蘇箏的話,握著畫的手微微顫抖,隻覺這番話當真是刺耳,尤其是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給她聽,眼簾低垂,打斷道:“妹妹還是不要說了。”

  “你知道嗎?我突然覺得很羨慕你,很嫉妒你,明明有那樣的命,卻還能嫁給他。我知道這樣想不對,可心裏卻是否認,那想法就越是清楚。”

  “他不在乎你克夫的命,他拿銀子收買媒人,叫媒人說你們八字相合,十分般配,最重要的是他——他喜歡你。”

  說著,蘇箏忍不住哭了起來,想到以往的種種,想到齊慕陽都已經不記得她這個人,不記得他們兩個第一次相遇,在馬車上的爭吵,在齊府的冷言以對,也不記得那個叫蘇箏的女孩,其實比蘇茉先遇見,先認識。

  蘇茉微微抬起頭,目光灼灼,坦然地望著蘇箏,正聲說道:“如果你心裏恨我,那我也就隻能和你說句對不起了。”

  “對不起?”

  蘇箏紅著眼睛搖了搖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苦笑著說道:“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是我不應該動這個心思,是我不應該在你麵前說這些話。”

  “隻是我想最後在你麵前說清楚,這些話你知道,或許說出來就好了。”

  “說出來就好了?”蘇茉眼神中透出一絲嘲諷,臉上的笑容有些苦澀,轉而問道:“你把這些話說穿了,當著我的麵,今日說出來,就好了嗎?”

  “說出來了,可你還沒有放下。”

  蘇茉起身望了一眼還開著房門的,外麵丫鬟還正說笑著,十分熱鬧,再瞧了瞧這滿屋的紅色喜慶,不想再為這件事難受,背對著蘇箏,一字一句地說道:“以後不要再在我麵前說這些話,我覺著——惡心!”

  惡心?

  蘇箏聽見蘇茉最後那兩個字,心頭一震,準備說什麽,卻發現什麽也說不出來,或許正如蘇茉說的,她的確是有些惡心。

  居然會喜歡上自己的姐夫!

  蘇箏回頭望了一眼被蘇茉放在那梳妝台上的那幅畫,喃喃問道:“那這幅畫?”

  “我知道你心裏想著是把這幅畫送給他,不過這幅畫我會收著,他不會看見這幅畫,便是他看見了,又如何?難道今日你還想替我穿這嫁衣,替我出嫁?”

  蘇茉猛地一轉身,忽地像是有一股火,走到蘇箏跟前,一步一步地逼近蘇箏,目光淩厲,嘲諷著說道:“你要是不把這件惡心人的事被別人知道,被母親知道,隻管把這幅畫送給他,到時候叫人看看蘇家五小姐究竟是多麽不要臉。”

  “我知道,我知道,心裏清楚,可——”蘇箏捂著臉痛哭起來,心中十分難受,斷斷續續地說道:“可終歸——終歸是我先遇見他的!”

  “這樣惡心的話,你若是再在我麵前說一句,那你就別怪我了。”

  蘇茉冷冷地瞥了蘇箏一眼,目光輕蔑。

  蘇箏被這般羞辱,自然不敢多留,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不敢讓外麵的丫鬟瞧出什麽來,低著頭匆匆離去。

  蘇茉看見蘇箏離去的背影,麵色一鬆,再不是剛才的輕蔑之色,目光擔憂微微搖了搖頭,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喃喃道:“但願這份羞辱能讓她放下。”

  還在門口說笑的丫鬟,以及楊夫人瞧見蘇箏低著頭像是哭了一般,心裏疑惑,笑著走了進來。

  楊夫人回頭望了一眼蘇箏的背影,轉而望著蘇茉,笑道:“看來箏小姐還真是舍不得你,都哭著走了。這大喜的日子可不許見眼淚。”

  跟在楊夫人身後的甜兒一瞧梳妝台上的那幅畫,興匆匆地跑了過來,直接將畫拉起,並準備打開,說道:“這就是五小姐送的禮物?”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