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3節

  石溪看見齊慕陽臉色不大好看,便勸道:“少爺,你不必太在意,這都是那無塵的錯,若不是無塵想著謀反,又怎麽會將崔太傅逼到這地步。”

  齊慕陽擺了擺手,示意石溪不必多說,他雖然不記得以前的一些事,但終歸是可還知道這件事究竟意味著什麽。

  “府上出了這樣的事,老太太她們可有什麽話說?”

  石溪一聽齊慕陽問這話,有些猶豫,望了一眼門口,走到齊慕陽身邊,低聲說道:“老太太倒是說這大喜的日子將近,又鬧出這樣的事實在是不吉,老太太懷疑是蘇四小姐的克夫命才會鬧出這些事。”

  齊慕陽聽著石溪這話眉頭一皺。

  雖然他現在心裏一直都想著崔太傅身亡這件事,但他並不希望和蘇茉的親事出什麽意外,便問道:“可是改了日子?”

  “沒有,崔太傅和少爺你斷絕了師徒關係,老太太還巴不得,才不會因為崔太傅身亡這件事就推遲親事。”

  石溪看見齊慕陽麵色沉重,也不敢多說,撿那些好聽的話,說道:“便是這般,老太太才沒推遲這日子,便是想著或許早些將蘇四小姐娶進門,借這件大喜事衝衝晦氣,再不要鬧出這樣不吉的晦事。”

  齊慕陽心裏記著崔太傅過世這件事,不大好受,原還想著和老太太說將日子推遲,隻是看老太太這般隻怕也不會同意。

  有這機會和崔太傅斷絕了關係,好好地又怎麽會為了崔太傅將日子推遲。

  齊慕陽搖了搖頭,又望著石溪,問道:“那寧和大長公主府上那首曲子如何?可有人記得?”

  “沒有打聽到。”石溪搖了搖頭,回了一句。

  沒有打聽到那首曲子,齊慕陽也沒有太失落,因為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那場大火連帶著先帝遇刺,又有誰敢在私底下提起那件事。

  齊慕陽擺了擺手,示意石溪下去。

  石溪一看也沒什麽事,便笑著說了一句,“少爺,既然事情如此,也就別太擔心,好好準備娶蘇四小姐進門便好。”

  “少爺,說來蘇家那邊今日倒是送來了一簍子螃蟹。”剛好走進來的翠兒聽見石溪這句話,也不禁笑了,將新剪好的一小籃子紅色窗紙遞給小丫鬟,並說道:“巧兒姐姐那邊正交代廚房那邊做幾隻螃蟹過來給少爺嚐嚐,想來過一會少爺你就能嚐到了。”

  石溪一看翠兒都進來了,也不好多留,便低著頭走了。

  齊慕陽聽見翠兒這話,有些詫異,問道:“好好的,蘇家那邊怎麽派人送螃蟹過來?”

  不說現在吃螃蟹的時節也都已經過去,將入冬又何處來的螃蟹,而且現在成親的日子將近,怎麽突然又送一簍子螃蟹?

  翠兒笑著搖了搖頭,她也並不知情,隻是說道:“這個我倒不知道,就是少爺你可不要一直皺著眉頭,這再過不久便是大喜的日子,可不興這般愁眉苦臉。”

  齊慕陽心中疑惑,覺得這事情越來越複雜,隻是翠兒說的話也沒錯,若是這成親的日子不推遲,那他自然就不能為那些事煩心。

  話正說著,巧兒卻是端著一盤子剛蒸好的螃蟹走進來,後麵還跟了好幾個小丫鬟,手上也是端著螃蟹。

  “少爺,蘇家那邊送來的螃蟹,廚房那邊已經做好了。”

  齊慕陽看了一眼那泛紅的螃蟹,問道:“祖母和母親那邊可有?”

  巧兒將螃蟹放在八仙桌上,又叫後麵的小丫鬟一一將螃蟹給放好,並說道:“這螃蟹本就是老太太那邊送過來的,想來老太太那邊自然是有的。”

  齊慕陽一聽巧兒這麽說,便對翠兒說道:“你去帶幾個小丫鬟給老太太,太太,還有那幾位姨娘送幾隻螃蟹過去,叫妹妹她們也嚐嚐。”

  翠兒自然應是,話不多說,便帶著小丫鬟去送螃蟹了。

  齊慕陽坐在桌子旁,吃著螃蟹,心裏卻很是疑惑,究竟蘇家突然送螃蟹過來是為了什麽,疑慮不斷,忽地問了一句,“蘇家那邊送螃蟹的人可是來打聽事的?”

  巧兒不明白,搖了搖頭,並不清楚。

  齊慕陽低頭瞧了一眼那螃蟹,想到之前石溪說的那番話,心裏想了想,低聲喃喃道:“說不定他們也知道崔太傅一事,便是派人過來打聽消息的。”

  “少爺,你說什麽呢?”

  齊慕陽搖了搖頭,起身接過小丫鬟送上來的湯藥,一口飲下,倒是沒有猶豫,自從聽了崔太傅臨死前的那番話,他的頭最近疼的越來越厲害了。

  ……

  蘇家這邊,齊慕陽猜的不錯,蘇家突然派人送螃蟹過來便是為了打聽消息,打聽齊府是不是有退親的意思,又或是將日子推遲。

  崔太傅死在齊府這件事雖說曹內侍想著瞞住,不要叫無塵大師得了消息,可又如何瞞得住,蘇家那邊便是得了消息,雖說不知死的是崔太傅,但終歸是得知齊府上死了人。

  蘇夫人得知此事,心裏自然十分關心,可齊家又沒有傳出消息,她也不好上門直接問,便是想著派人過來打聽一下,看齊家是不是不打算將日子推後。

  畢竟這府上死了人,怎麽說也是一件不吉利的事。

  當初蘇夫人聽說齊家死了人,可嚇得不輕,大喜的日子將近,這若死的人是齊慕陽,那事情可就鬧大了。好在前來回話的下人說了齊慕陽依舊好好的,並沒有什麽事,這才讓蘇夫人心裏鬆了一口氣。

  “母親。”

  蘇夫人一看是蘇茉來了,忙笑著問道:“這會過來做什麽?那新嫁衣最後那幾針你可縫好了?”

  正是蘇茉穿著一身鮮紅色繡花織錦長裙,外麵罩著一件粉紅色的小襖,頭上簪著翠黃色的玉釵,顯得嬌嫩,亭亭玉立,長裙擺動,裙下的細穗子晃動,更覺婀娜輕盈。

  跟在蘇茉身後的丫鬟甜兒扶著蘇茉坐在蘇夫人榻下的交椅上,並回道:“太太不必催,小姐早早就就將那最後幾針給縫好了。”

  出閣的嫁衣雖說是要新嫁娘新手一針一線縫製,但終究是小姐又如何能真的費那些功夫,傷了眼睛去縫嫁衣,少不得便是讓府裏的繡娘幫著縫製,最後便讓蘇茉添上那最後幾針即可。

  “小姐她可早早地就想著嫁進齊家去了。”

  蘇茉一聽甜兒這話,臉色泛紅,轉過頭對甜兒啐道:“就你話多!”

  蘇夫人一看蘇茉這般羞澀,心裏歡喜,拉著蘇茉坐到身旁,十分親近,也知道蘇茉知道齊家那邊出事了,心裏擔心,這才想著過來問問,便說道:“你不必著急,改明等你出了閣,也不知什麽時候才能回來。”

  “母親,可別這麽說,倒叫女兒心裏不好受。”

  蘇夫人撫了撫蘇茉的長發,便是說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必擔心,齊家那邊並沒有出什麽事。想來他們也不願在這個時候鬧出什麽岔子,便是為了這日子不變。”

  蘇茉靠在蘇夫人身上,低聲問道:“可知道齊家那邊出了什麽事?聽丫鬟們說是齊家那邊死了人,正準備將親事推掉。”

  “別胡說,好好的怎麽會突然退親。”

  蘇夫人心裏正是擔心這件事,蘇茉說的便是她心病,自從齊慕陽在酒樓出了事,被人打成重傷,腦子受了重創,好巧不巧便是定親之後鬧出的事,雖說齊慕陽命大沒死,但終歸是不記得以前的那些事,說難聽點可就是成了傻子。

  本就是因為這件事,才會想著將成親的日子提前,現在又鬧出死人這樣的事,實在是太不吉。

  少不得齊家那邊會想著是因為蘇茉的那克夫的命。

  蘇夫人瞧了一眼門外,細細說道:“派人去齊家那邊送螃蟹的人已經回來了,我也問過了,齊家那邊並沒有什麽事,府上都已經張燈結彩,就等著迎娶你過門。”

  蘇茉聽著蘇夫人這話麵色泛紅,隻是卻還放心不下,追問道:“那齊家那邊究竟是死了誰?可要緊?”

  蘇夫人搖了搖頭,說道:“並不知道,齊家那邊既然沒有鬧出來,也沒有什麽風聲,想來死的人也不大重要,說不定就是個丫鬟下人。我明白你的顧慮,不必多心。”

  “對了,這幾日怎麽沒見著你妹妹?”

  蘇夫人想起蘇箏好長一段時間都沒過來這邊,也不知是怎麽了一直呆在屋子裏麵不出門,便覺得有些奇怪,又問屋子裏麵的嬤嬤,“五小姐那邊可是又鬧出什麽事?”

  “我剛來的時候,去妹妹房裏看過她,她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麽,悶在屋子裏一個勁地在畫畫。”

  蘇茉說這話,眼神閃爍,臉色卻不大好看。

  “畫畫?”

  蘇夫人一聽蘇箏這話,心裏更覺疑惑,不過蘇箏既然能靜下心來畫畫,這倒不錯,省的她又出去惹事,隻說道:“她也呆在屋子裏倒好,要真的再惹出什麽事來,我是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蘇茉知道蘇夫人這話指的是當初蘇箏害的齊慕陽被那些人追殺,最後在酒樓被人打成重傷。

  要說蘇茉這時候應該替蘇箏分辨幾句,隻是自從蘇茉見了蘇箏畫的那幾幅畫,心裏就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麽,再細想以前蘇箏總是和齊慕陽過不去,更加猜到了蘇箏心裏的想法,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隻得不做聲。

  不管怎麽說她都和齊慕陽已經定親,再過不久便要嫁到齊家去,有些事已經注定。

  蘇茉沒有接話,蘇夫人也就沒有多說,轉而提起府上安排蘇茉出嫁的一些事宜,細細問著,蘇茉瞧蘇夫人和嬤嬤商量這件事,便也就沒有多坐,她過來便是為了問一問齊家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現在既然齊家沒有動靜,她心裏也能鬆了一口氣,隻願這一次她能平安出嫁。

  就在蘇茉剛準備離開,門口卻是來了人。

  丫鬟紅裳急急地走了進來,對著蘇茉行了一禮,便望著蘇夫人緊張地說道:“太太,舅太太來了。說是小姐大喜,沒收到喜帖,便自己過來送賀禮,叫——叫小姐出去接一下。”

  蘇夫人一聽紅裳這話,臉色一變,十分陰沉,將手中的茶碗一擲,冷聲問道:“什麽舅太太,她來送什麽禮,不過是又想來鬧了。”

  “茉兒,你先回去,我去見見她去。”

  蘇茉一聽蘇夫人這話,微低下頭,想到因為她的事,如今母親和舅舅那邊鬧得十分難看,便說道:“母親,大舅母她既然叫我出去,我還是出去見她一麵。”

  “你別胡說,她是什麽性子我還不知道。”

  蘇夫人冷著一張臉,說道:“當初那齊家太太上門提親,正好趕上那出戲,弄得好沒意思,若不是齊太太大度,還不知會如何。現在倒沒想到她又要來鬧。”

  “現在來了倒好,我倒要看看她還要做些什麽,省的等你出嫁的時候她又來壞心情。”

  蘇茉上前走到蘇夫人身邊,幫著蘇夫人換過見客的衣裳,便說道:“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要出去見一見舅母,現在得了舅母的羞辱也好,省的——省的她不罷休,到時候讓慕陽難堪。”

  蘇夫人一聽蘇茉這話,心中自然是酸澀難受,想到自己這苦命的女兒好不容易現在定了親事,偏偏她嫂子還不罷休,非得逼得蘇茉給她那兒子守一輩子寡,便說道:“你不必擔心,我定不會讓她壞了你的日子。”

  “母親,就讓我去吧。”

  蘇茉其實心裏也知道她那個大舅母過來肯定是來找她的麻煩,又怎麽會給她送禮,隻是因為這樣,她才要去見一見,現在讓大舅母出了氣,發了火,等以後也就好些,再不用擔心。

  蘇夫人一看蘇茉這般說了,便也不好再攔著蘇茉,便一道帶蘇茉前去見邢家大太太。

  邢大太太坐在那花廳前的大椅上,瞧著現在蘇家滿府上下皆是掛滿紅綢,張燈結彩,好不喜慶,隻覺得這紅色刺眼無比,想到早死薄命的兒子,更覺來火,隻想等著蘇茉來了,好好出一口心中的惡氣。

  花廳裏麵的丫鬟們也都知道邢大太太和府上的恩怨,奉上茶一個個都站在外麵,不敢觸邢大太太眉頭,忐忑不安,瞧著裏麵邢大太太臉色,隻擔心邢大太太又鬧起來。

  丫鬟們正擔心,蘇夫人便和蘇茉一道過來了。

  邢大太太心裏有氣,老遠便瞧見蘇夫人和蘇茉一道過來,看著蘇茉打扮的也十分豔麗,穿紅著綠,更覺氣憤,胸口氣的喘不過起來一般,捏緊手中的帕子,麵色一變,冷笑著說道:“可算是來了,我還想著外甥女隻怕還不願出來見我這個前婆婆了。”

  前婆婆?

  蘇夫人一聽邢大太太張嘴便是這樣難聽的話,剛準備發火,便被蘇茉拉住了,希望蘇夫人不要動怒。

  蘇茉這邊上前給邢大太太行了禮,問好說道:“見過舅母。”

  邢大太太眼神一冷,笑著挽著蘇茉的胳膊,說道:“說什麽舅母,叫一聲婆婆也讓我心裏好受些。你大表哥沒福氣受用你,倒是他命薄,長得這般標誌,這樣的可人怎麽能受一輩子寡。”

  “我想你表哥在地下得知你又定了親,即將出嫁,必定是十分歡喜,少不得還要親自托夢祝賀一番,你可別半夜驚醒,被你表哥嚇著。你們小時候一塊玩耍,你最愛捉弄他。”

  蘇夫人聽著邢大太太的話,麵色鐵青,眼看著邢大太太這話越說越難聽,猛地一下甩開紅裳的手,走到邢大太太麵前,冷聲說道:“我告訴你,姚金枝你別在這裏說這些難聽的話惡心人,要是真的要鬧,我也是不懼的,說起來你那兒子本就是自己短命,如何怪的上茉兒。”

  蘇茉一看母親又要和邢大太太吵起來,連忙拉著蘇夫人的手往一旁走去,勸母親不要和邢大太太爭執。

  邢大太太聽見蘇夫人的話,臉色自是十分難看,可並沒有發火,強壓下那口怒氣,笑著說道:“妹妹這是做什麽,我這做舅母不過是前來恭賀外甥女一番。”

  “外甥女這般花骨朵的模樣怎麽能一輩子守寡,原是舅母的不是,以為外甥女和我那兒子情深,卻沒想到外甥女竟然不願,倒弄得兩家生分了,當真是鬧了笑話。”

  說著,邢大太太上前握住蘇茉的手,笑著說道:“不必擔心,舅母這次前來是送你一份大禮,也算是全了我們這婆媳一場。”

  蘇茉知道邢大太太這些話很難聽,但並沒有發火,隻是低著頭不做聲,任憑邢大太太說那些話。

  “媳婦出嫁,我這做婆婆,又是舅母,斷然不能太過小氣。”

  邢大太太看著蘇夫人和蘇茉都是這般不做聲,心裏自然更加得意,麵上帶笑,繼續說道:“隻是我想著,一女不許二夫,也不知外甥女怎麽看。前一個被你克死了,我倒聽說這後麵一個又險些被人打死,還真是有趣。”

  “也不知你這新夫君能不能活到你進門那一刻,要是克死了她,你再回來我這,我斷然不會嫌棄你,繼續讓你做我的兒媳,和我一塊誦經念佛。”

  蘇夫人被邢大太太這話氣得身子直發抖,恨不得當場給邢大太太兩耳光,狠狠將邢大太太趕出去,可偏偏蘇茉攔著,她倒隻能聽著邢大太太說這些話。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