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2節

  曹內侍沒說話,目光掃了齊慕陽一眼,心中自有思量。

  原本他便派人一直盯著崔太傅,便是想著從崔太傅這邊入手找到無塵大師,他可不相信那無塵大師有通天徹地的本領,居然還能藏起來,朝廷裏麵的人都找不到。

  不過,現在崔太傅這條線索斷了,隻能再想別的辦法。

  曹內侍麵色凝重,直接吩咐手下將崔太傅的屍體帶走,倒也沒有直接為難齊慕陽,而是交代了幾句,便匆匆離去。

  方少意一看曹內侍就這麽走了,心裏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轉過頭望著齊慕陽,說道:“齊兄莫怪我把這件事告訴曹大人,隻是這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大意。那無塵大師實在是不可小覷,還有曹大人雖說沒有難為你,可心裏終究是起了疑心,隻怕會派人盯著你,齊兄一切還得小心行事。”

  齊慕陽看著方少意這副歉疚的樣子,搖了搖頭,示意方少意不必如此。

  他自然是清楚方少意為何會對曹大人說那番話,終究還是因為方家站在當今聖上那邊,容不得出半點差錯。

  至於方少意交代他小心行事,齊慕陽覺得有些好笑,現在他都不記得以前的一些事,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麽,又談什麽小心行事。

  “這段日子,我倒是要忙著娶親一事,到時候隻望方兄能過來喝一杯喜酒。”

  聽見齊慕陽這句話,方少意微微一愣,旋即笑著點了點頭。

  他倒是忘了齊慕陽和蘇家小姐的親事,說是親事提前,這日子也快到了,須得趕在年關前將蘇家小姐迎娶過門。

  方少意點了點頭,恭賀道:“這是自然,到時候自然要討一杯酒水喝。那我就先告辭了,到時候一定給齊兄備上一份大禮,恭賀一番。”

  說完,方少意便告辭先離去了。

  瞧見方少意還有曹內侍等人都走了,石溪走到齊慕陽身邊,略有不安地說道:“少爺,隻怕現在曹大人他們都在懷疑少爺你了。”

  “我知道!”

  齊慕陽淡淡地回了一句。

  他怎麽可能不知道,說不定就連方少意也在懷疑他了。不過,他到底和無塵大師有什麽淵源,值得無塵大師花這番功夫來對付他?

  不管是不是有淵源,他現在都和無塵大師扯在一起了!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再多想,想的他腦仁疼。

  他現在是不記得以前的事,不管他和無塵大師究竟有沒有牽扯,終歸是他不知道的事。

  ……

  齊慕陽並不知道曹內侍出了齊府的大門,並未離開,而是在等一個人。

  曹內侍瞧見方少意出來了,麵色一沉,瞟了一眼齊府大門,問道:“你覺得齊慕陽他是真的不記得了,還是在演戲?”

  方少意心中一緊,麵色不變,正聲回道:“應該不是在演戲,就連太醫不是也說了他腦子的確受了重創。”

  看見方少意這略顯不安的樣子,曹內侍笑了笑。

  “不管他記不記得,終歸是要好好查查!”

  方少意聽見曹內侍這句話,並未覺得意外,他知道在崔太傅說出那番話,齊慕陽就已經被牽扯進來。

  應該說齊慕陽早就牽扯進來了!

  曹內侍並不知道方少意心中所想,他現在想的隻有盡快找到無塵這個賊子,無論用什麽辦法。

  即便是齊慕陽當初在寧和大長公主府上救過眾人,他也不會放過,誰知道那又是不是一場戲。

  曹內侍冷笑了笑,轉身上馬離開。

  方少意瞧著曹內侍的背影,搖了搖頭。

  現在齊慕陽是真的危險了!

  

  第128章 104

  

  將近冬日,齊府上下並不覺得寒冷,反而暖意融融,年關之下,齊府這邊忙著準備齊慕陽和蘇茉親事,顯得十分熱鬧。

  可這崔太傅突然中毒死在齊府,便是在齊慕陽的書房,這怎麽說都是一件不吉利的晦事。尤其是在這成親的日子將近,府上正張燈結彩,掛上那紅綢,本該是喜笑顏開,歡慶熱鬧之事,弄出這樣的事,實在是叫人心裏難免嘀咕幾句。

  更別說這死在齊慕陽書房的人卻是齊慕陽的師傅,名滿天下的崔太傅。

  熙和堂,林老太太得知崔太傅死在府上,心裏自然是很是氣悶,好好的喜事還沒辦,倒出了這樣的喪事,實在是晦氣。

  “靈芝,你說會不會真的是因為那蘇家蘇茉克夫的命格,才會在成親之前鬧出這樣不吉利的事?”

  林嬤嬤一聽林老太太說這話,心頭一跳,知道老太太是把這件事追究到蘇家四小姐那克夫的命格之上,可現在齊慕陽和蘇家四小姐的親事眼看著就近了,怎麽還能傳出這樣的話,若不然豈不是真的結親結成仇。

  “老太太,可別這麽說,那媒人不是也說了蘇家四小姐和少爺那可是天作之合,而且蘇家四小姐可是能旺夫,最是和少爺般配不過。”

  林老太太自然知道林嬤嬤說的這番話,隻是心裏還有一些顧忌,想到這大喜的日子之前便鬧出這樣的不吉之事,實在是叫人不得不多想,略想了想,不禁說道:“可眼看著再過不久便是他們二人大喜的日子,出了這樣的事,很是不吉,怎麽也要考慮一番。”

  “這成親的日子是不是應該要改一下,怎麽說慕陽他也是崔太傅的學生。”

  林嬤嬤聽見林老太太說這話,目光閃爍,瞧了一眼站在屋子裏麵的小丫鬟,走到林老太太身旁,麵色凝重,壓低了聲音,說道:“老太太你又不是不知,那崔太傅可是相國寺無塵大師的父親,無塵大師意圖謀反,罪證確鑿,那可是誅九族殺頭的大罪。”

  “當今聖上剛登基不久,並沒有難為崔太傅,可那畢竟是亂黨生父,若是齊慕陽和崔太傅還扯著關係,保不齊也會被懷疑。”

  果然,林嬤嬤這話一出,林老太太的臉色有些難看。

  她自然知道崔延如今可不再是當初那個倍受天下學子推崇的崔太傅,出了一個謀反的兒子,這也是崔太傅的一大恥辱。現在府外有人盯著齊府這件事,林老太太並不是不知道這件事,聖上說不定現在便已經懷疑起齊慕陽和無塵大師之間的關係。

  畢竟一個是崔太傅的兒子,一個又是崔太傅的學生,怎麽說也算的上是師兄弟。

  林老太太越想心裏就越不安,之前便鬧出了沈家那檔子事,沈星源可還沒有謀反,便被人按上了謀反的帽子,到最後落得個不得好死的下場,要是真的現在和齊家扯在一起,還不知會如何。

  “不行,這成親的日子絕不能再改,齊慕陽萬不能和那反賊牽扯到一起。”

  林老太太說這話,心裏卻沒底,她知道這師徒名分又豈是那般容易斷的,要是真的傳出去欺師這樣的話,還不知會如何,不過因為無塵大師謀反這件事,齊慕陽終究是要和崔太傅撇清關係。

  林嬤嬤心裏也是這般想的。

  雖然說現在和崔太傅撇清關係,傳出去終究是不好聽,可那誅九族的罪名可不小,總不能讓齊家也被牽連。

  這邊林老太太正和林嬤嬤說著話,沈氏卻是從宜蘭院那邊過來了。

  沈氏瞧著林老太太的臉色不大好,以為是因為崔太傅中毒一事,便問道:“如今府裏出了這樣的事,慕陽和蘇四小姐的親事是不是應該往後延延?”

  “不行!”

  剛才林老太太便是在和林嬤嬤說起這件事,現在又聽沈氏提起這件事,自然是不會同意,皺著眉頭,說道:“這日子再不能往後,後麵還不知會鬧出什麽事,盡快讓齊慕陽和蘇家四小姐成親。”

  “借著這件喜事,也好驅驅這晦氣。”

  話說著,林老太太又想到蘇家四小姐那克夫的命,麵色一沉,望著沈氏冷聲說道:“你派人去問問那媒人,究竟是怎麽回事。我怎麽覺著慕陽他和那蘇家四小姐定親之後,便沒有一件好事。”

  沈氏一聽林老太太說這話,立即就明白過來,知道林老太太心裏終究是在意外麵那蘇茉克夫的名聲,擔心到時候進了齊家的門,會連累齊慕陽,連累齊家。

  隻不過沈氏心中所想和林嬤嬤一樣,倘若那蘇家四小姐真的是克夫的命,想來齊慕陽應該就不會像之前那般平安,說不定早在那酒樓就已經被人給打死。

  成親的日子將近,這怎麽也不會和蘇家突然說要退親!

  如此一想,沈氏點了點,說道:“老太太不必擔心,崔太傅中毒身亡不過是意外。”

  “意外?如此說來,慕陽他被人打傷,不記得以前那些事難道也是意外?”

  林老太太明白沈氏和林嬤嬤說這些話究竟是什麽意思,她也不過是心中有氣,隻能說這些話發火,她心裏自然也清楚再過不久便是齊慕陽和蘇家四小姐的親事,怎麽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悔婚。

  畢竟當初齊府這邊提出要將親事提前,蘇家那邊也沒有反對。

  林老太太擺了擺手,示意沈氏不必多說,她心裏明白,搖頭歎了一口氣,很是厭煩,背靠著矮榻上的金絲軟枕上,轉而問道:“你這時候過來便是為了說讓日子推後?”

  沈氏一看林老太太倒沒有再提退婚這樣的事,心裏也鬆了一口氣,坐在堂內一旁的楠木椅子上,接過小丫鬟奉上的茶水,點了點頭,說道:“便是為了這件事想和老太太商量一下。”

  “這件事不必再說,慕陽雖說是崔太傅的弟子,是他的學生,可那無塵大師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崔太傅中毒身亡這件事,並沒有傳出去,聖上隻想著瞞著這件事,不要叫那無塵知道,我們若是在這時候將親事推遲,豈不是壞了聖上的大事。”

  當初曹內侍便派人盯著崔太傅,便是想從崔太傅這邊找到無塵大師的下落,可現在無塵大師還沒找到,崔太傅倒是死了。曹內侍為了不打草驚蛇,便吩咐齊府上下不得將崔太傅身亡這件事傳出去。

  沈氏自然也明白這一點,隻是那崔太傅中毒身亡,死在齊府本就是事實,這以後若是傳出去,終歸是不大好,齊慕陽他以後入仕為官少不得被人拿這件事攻殲。

  不過,為老師守孝朝廷律法上自然沒有,畢竟這守孝本就是從血緣親疏而言,至於這師徒名義守孝倒也隻能說心喪。

  如果真的是裝作不知情,為了和崔太傅撇清關係,倒顯得有些薄涼。

  就在沈氏還在猶豫該不該將齊慕陽的親事推遲,這邊齊全卻是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著急忙慌,很是緊張,進了府門,還沒來得及喝口水,便朝著熙和堂這邊跑過來。

  “老太太,太太,仁和書院那邊傳來消息,說是崔太傅一早就傳出話要和少爺斷絕師徒名分,還將仁和書院那些學子都給趕了出去。”

  林老太太聽見齊全這話,很是驚訝,過後心中卻是一喜,既然是崔太傅自己和齊慕陽斷絕關係,那便不是齊慕陽寡情薄意,自然也就不用在意崔太傅身亡這件事。

  沒有了師徒名分,也就不用擔心被無塵那反賊給牽連。

  沈氏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目光閃爍,看著急匆匆趕過來的齊全,問道:“仁和書院那邊可是出了什麽事?”

  “自從相國寺那出了事,崔太傅便將仁和書院的學子都給趕了出去,之前的一眾弟子也都斷絕師徒關係,再不相幹。”

  齊全想到這次他去仁和書院打聽到的事,看見的那些畫麵,心有餘悸,繼續說道:“仁和書院那邊的學子早就得知無塵大師鬧出的事,現在崔太傅將他們趕走,正是稱了他們的心,一個個都二話不說直接離開仁和書院。”

  “便是有不願離開仁和書院的也不過是暫時沒有去處。”

  說著,齊全話一頓,回頭望了一眼門外,略有些緊張地說道:“聽說那崔太傅來府上的時候,便已經將崔家的那座祖宅一把火給燒的幹幹淨淨。”

  “崔家的祖宅都沒了?”

  看來崔太傅早就抱了必死的念頭,家裏出了一個反賊實在是有些可怕,難怪會將那祖宅也給燒掉。

  林老太太聽見這話,心中一驚,轉念想到崔家當初可也是十分顯赫,落到現在這個地步,難免思及自身,心中感傷,擺了擺手,示意齊全先下去。

  齊全一看林老太太這般,便沒有再多說,便準備出去。

  “對了,這件事——”

  沈氏卻是叫住齊全,又叮囑了一句,“不要告訴慕陽,先瞞著他。”

  齊全點了點頭,沒有多說,直接出了屋子。

  “何必瞞著他,反正他也不記得以前那些事。”

  林老太太不置可否,現在事情既然已經是這樣,崔太傅早就放出話要和齊慕陽斷絕師徒關係,這倒省的齊慕陽以後被人拿這件事做把柄,轉過頭望著沈氏,說道:“崔太傅既然和慕陽斷絕了師徒關係,又將仁和書院那邊的學子都給趕了出去,倒也不用再擔心。這親事便就如期,這幾日你可要盯著,再別出什麽岔子。”

  沈氏點頭應是。

  她也知道現在崔太傅那邊的事也算是有個交代,後麵最重要的便是齊慕陽的親事。

  ……

  這邊沈氏交代齊全將外麵那些事瞞住齊慕陽,豈不知齊慕陽又怎麽可能不知情。當初崔太傅臨死前說的那些話本就叫他心中疑惑,自然會讓人好生去打聽一番,尤其是當初在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那首曲子。

  如是這般,齊慕陽自然也就知道了崔太傅和他斷絕師徒關係這件事。

  齊慕陽自然不是蠢人,明白崔太傅為何會在這時候和他斷絕師徒關係,又將仁和書院的那些學子都給趕了出去,便是為了不受無塵大師的牽連。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