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1節

  “那太傅現在和我說這些話是什麽意思?”

  齊慕陽記不得以前的事,自然更是疑惑,若是他腦子並未受傷,隻怕現在聽見崔太傅這番話肯定會驚駭不已。

  無論是《推背圖》,還是賞菊宴上的那首曲子,他可都是十分清楚。

  尤其是無塵大師那最後一句話,都會讓齊慕陽心驚。

  隻是現在無塵大師讓崔太傅和齊慕陽說這番話,根本就是無用,齊慕陽現在也不可能對無塵大師這幾個問題給出答案。

  因為現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是什麽!

  崔太傅望著齊慕陽,目光沉靜如水,如一口古井,幽深不見底,淡淡地望著齊慕陽,沉默了片刻,不禁說道:“可還記得當初你去仁和書院時候的事嗎?”

  這件事齊慕陽倒是記得,那個時候還是他那個表哥,沈瑜的父親帶他去的仁和書院。

  看著崔太傅這平靜的神情,齊慕陽心裏有些沒底,也不知道崔太傅究竟想和他說什麽,點了點頭,問道:“不知太傅為何提起這件事?”

  “你舅舅應該是死在你手裏的吧?”

  聽見崔太傅這句話,齊慕陽眼神一凝,聽著這話他心裏倒有些緊張,可麵上不顯,反問道:“太傅,說這些話究竟是什麽意思?舅舅沈星源可是三皇子害死的。”

  “若是這以前我也不會想著是你引出這些事來,隻是無塵他和我說了,你和他的淵源。”

  和無塵大師的淵源?

  齊慕陽越來越不解,實在是弄不明白崔太傅這話裏麵究竟是什麽意思,他和無塵大師有什麽淵源?

  之前巧兒,還有石溪他們都和他說過以前的很多事,隻是這無塵大師一事他們卻是並未提過這淵源,若是崔太傅的話並不是在隨便說說,那麽也就是他和無塵大師之間的確是有淵源。

  隻不過這份淵源,就連巧兒他們都不知情。

  那麽——

  這份淵源究竟是什麽了?齊慕陽望著崔太傅,腦子裏不停地在想這個問題,肯定還有一些事是巧兒和老太太他們都不知道的。

  崔太傅看著齊慕陽平靜的目光,搖了搖頭,並沒有再多說,隻是想到第一次他拿出那九連環讓齊慕陽解開,心裏不禁覺得恍若隔世,不過這數年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崔太傅歎了一口氣,低聲道:“我本不願將你牽扯進來,隻是他一心要我過來問你這幾句話。”

  “終歸是我對不住他!”

  崔太傅一聲低喃,再沒有多說什麽,低垂著頭,像是睡著了一般。

  齊慕陽知道崔太傅說的這對不住肯定是指對不住無塵大師,畢竟這無塵大師還是崔太傅的兒子,聽著崔太傅這落寞的話語,瞧著崔太傅孤寂的身影,心下觸動,不禁勸道:“這件事和太傅無關,太傅不必太過內疚。”

  崔太傅並沒有回話,依舊靜靜地坐在那椅子上,一動不動,仿佛一個死人。

  齊慕陽瞧著崔太傅這般,心下疑惑,走了過去,低聲喊了一聲,“太傅?”

  依舊沒有回應。

  齊慕陽心裏一緊,忽然有一個不好的念頭,伸手輕輕一推崔太傅的身子,便看見崔太傅直接倒在那椅子上,臉色雪白,嘴唇烏黑,怎麽看都像是中毒身亡一般。

  “太傅!”

  齊慕陽大驚失色,急急地喊了幾聲,再伸手一探崔太傅的呼吸,早就沒了呼吸,心下一涼,瞪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死在他麵前的崔太傅。

  怎麽回事?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就在隔壁房間一直聽著書房裏麵動靜的方少意和石溪突然聽見齊慕陽這般驚慌的聲音,都很是擔心,急忙跑了過來,想要究竟是怎麽回事。

  隻是這一推開門,便看見半躺在椅子上,已經死去的崔太傅。

  方少意瞧著已經中毒身亡的崔太傅,麵色凝重,沉聲說道:“他進府之前就已經中毒,隻怕他也早就猜到自己的下場。”

  石溪瞧著中毒身亡的崔太傅,臉色很是難看,□□有些顫抖,問道:“那——這是有人故意給他下毒,還是——”

  “應該是他自己服毒自盡!”

  方少意瞧著這位名滿天下的太傅,如今是這副下場,心裏也不免有些沉重,隻說這無塵大師一事,隻怕崔太傅早就猜到了自己結局,現在他來找齊慕陽單獨談談,不過是最後替無塵大師辦一件事。

  崔太傅早就一心求死!

  這話就算不說,在場的人也都知道。

  齊慕陽看著身亡的崔太傅,覺得有些難受,腦子也疼得厲害,身子一晃,扶著另外一邊的交椅坐下,腦子裏不斷浮現崔太傅最後和他說的那幾句話,那些斷斷續續的畫麵越來越淩亂,讓他根本就摸不清頭緒。

  “那現在怎麽辦?崔太傅就這麽中毒身亡,死在這裏,這下該怎麽辦才好?”

  石溪看著崔太傅的屍體,有些慌張,他可是知道崔太傅現在是那無塵大師的父親,正被人盯著,死在這齊府裏麵,到時候還不知道怎麽解釋。

  方少意瞥了石溪一眼,並沒有說什麽,最後目光卻是落在齊慕陽身上。

  不說現在崔太傅中毒身亡,隻說前麵崔太傅和齊慕陽說的那幾句話,究竟是什麽意思,就還不清楚。

  方少意走到齊慕陽身邊,麵對著崔太傅的屍體,沉聲問道:“齊兄現在可是想好了該如何解釋?”

  “剛才崔太傅替無塵大師問的那幾句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齊慕陽望著崔太傅的屍體,搖了搖頭,神色有些恍惚,他也不知道崔太傅究竟是什麽意思,為何會和他說這些話,說完這些話又這麽悄無聲息地死去。

  剛才崔太傅最後那句話,想來應該就是崔太傅的遺言。

  無塵大師讓崔太傅找齊慕陽說這些話,崔太傅並未拒絕,隻怕就是看在他對不住無塵大師這件事上,隻是這崔太傅傳話之後,又自己服毒自盡,倒讓人摸不清這件事究竟是怎麽回事。

  “齊兄,這下隻怕要小心了!”

  方少意意味深長地說了這麽一句話,便坐在齊慕陽另外一旁的椅子上,神情頗為凝重。

  齊慕陽聽著方少意這話,再一想剛才崔太傅說的那番話,心中一驚,他雖然不記得以前的事,可現在崔太傅的這幾句話分明就是在告訴旁人他和那無塵大師之間有牽連。

  若不然又談什麽淵源?

  齊慕陽揉了揉額頭,隻覺得傷口處更疼了些,轉過頭望著方少意,問道:“當初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那首曲子究竟是什麽曲子?”

  方少意聽見齊慕陽問這話,搖頭笑了笑,說道:“不過是曲不成曲,調不成調的,好像是說菊花一類的,我隻記得一句,便是那什麽是誰在閣樓上冰冷的絕望。”

  是誰在閣樓上冰冷的絕望?

  齊慕陽聽著這話,眉頭緊皺,聽著倒有些熟悉,不過怎麽有些奇怪。

  就在齊慕陽皺眉覺得這話聽著有些怪異,坐在他身旁的方少意卻是微微側頭,一直注意著齊慕陽神色變化。

  現在聽崔太傅這番話之後,方少意已經明白當初在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大長公主究竟是在找誰。

  這曲子,還有當初的左手作畫,現在看來就是衝著齊慕陽而來的。

  而崔太傅那一句——

  淵源!

  隻怕聖上會比他更想知道,齊慕陽和無塵大師之間的淵源。

  

  第127章 104

  

  崔太傅就這麽突然中毒身亡,不得不說有些離奇。就在崔太傅毒發之後沒多久,朝廷那邊的人得了消息已經趕了過來。

  來人正是曹內侍。

  曹內侍瞧著仵作正在給崔太傅驗屍,想要弄清楚崔太傅究竟中的什麽毒,再轉頭一看齊慕陽和方少意二人,問道:“崔太傅這個時候上門,所為何事?”

  齊慕陽已經猜到崔太傅死在這齊府裏麵,少不得會讓曹內侍等人懷疑,現在朝廷裏麵正忙著追查亂黨頭目無塵大師的下落,雖說沒有對崔太傅用刑逼供,可也一直盯著,現在崔太傅死了,那麽知道無塵大師的下落的人便少了一人。

  這曹內侍又怎麽會不著急,他可是清楚地記得當初他派人去相國寺捉拿無塵大師還有那方丈無心,可是折了一條臂膀,無塵大師在相國寺那邊經營了多年,可沒想的那麽簡單。

  若不然,無塵大師也不會輕易逃走。

  方少意瞄了齊慕陽一眼,他自然是知道齊慕陽也很疑惑崔太傅上門說那番話究竟是什麽意思,那幾句話也不知究竟是崔太傅所言,還真的是崔太傅代無塵大師轉告。

  並沒有太多顧慮,方少意知道這件事事關重大,他必須要告訴曹內侍。

  聽完方少意的一番話,曹內侍點了點頭,麵上不顯,依舊一臉平靜,瞧著像是並沒有太過驚訝,目光卻是落在齊慕陽身上,眉頭微皺,問道:“崔太傅說的那番話你當真不明白?”

  曹內侍的目光平靜,不過齊慕陽卻感覺到那目光下麵的鋒芒,尖銳淩厲。

  齊慕陽心頭一緊,搖了搖頭,說道:“當真是不知。”

  曹內侍自是知道齊慕陽腦子受傷,不大記得以前那些事,但是崔太傅的那番話卻是道出齊慕陽和無塵大師有一定的淵源,現在齊慕陽是不記得這淵源是何,還是故意裝作不知。

  曹內侍心裏也起了疑心,不過這時候總不好將齊慕陽帶走審問,不說無塵大師這件事便是齊慕陽捅出來的,隻說齊慕陽為了救那小和尚便是受了大罪,險些被人給打死,若真的是苦肉計,那隻怕也太盡心了。

  當初相國寺那邊,可是因為這消息損兵折將,無塵大師也是吃了大虧,怎麽看著都不像是演戲。

  “崔太傅說你和無塵有淵源,也不知這淵源究竟是什麽?”

  曹內侍似笑非笑地說了這麽一句,轉過頭又望著齊慕陽,問道:“齊慕陽,你想不想知道這淵源究竟是什麽?”

  齊慕陽強壓下心頭的不安,直接回道:“我自是不知道這淵源是什麽。倘若曹大人真的懷疑我,不妨好好去查查,我也很想知道究竟和無塵大師有何淵源。”

  曹內侍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倒沒有在說什麽。

  不過,曹內侍這心裏卻是想著等回去之後也要派人盯著齊慕陽,好好查一下齊慕陽以前的事,看看這齊慕陽究竟和無塵大師有什麽淵源。

  方少意瞧著齊慕陽,心裏有些擔心,他雖然把那些話直接告訴曹內侍,但心裏終究是覺得對不住齊慕陽,怎麽說齊慕陽也是救過他的命,這要是齊慕陽真的和無塵大師謀反一事有牽連,那事情可就難辦了。

  齊慕陽自然是清楚崔太傅這一番話,已經將他給牽扯進來,還不知最後結果會如何。

  想到案子是謀反,齊慕陽心裏也難免有些不安。

  仔細回想著以前的事,卻是怎麽也想不起來他和無塵大師究竟有什麽淵源,若真的說起來隻有方少意告訴他的那幾句曲子倒是有些耳熟。

  是誰在閣樓上冰冷的絕望?

  齊慕陽揉了揉眉心,越想下去,腦子就越疼,隻覺得腦子裏像是裝了一塊大石,四周搖晃將齊慕陽的腦子撞得很疼,很疼。

  這邊曹內侍還在問齊慕陽一些事,仵作便走了過來,恭敬地說道:“崔太傅所中的毒是絕命散,按理說這絕命散應該是在進府之前便服下了。”

  齊慕陽聽見仵作這句話,心中一驚。

  難道說崔太傅和他說話的時候就已經身中劇毒,可還是強忍著痛楚,和他說完那番話,方才死去?

  齊慕陽實在是有些難以相信,崔太傅究竟是有多重視這幾句話,在自己毒發之前還要過來替無塵大師說這番話。

  終歸是我對不住他?

  齊慕陽心裏疑惑,也很不解,崔太傅究竟是做了什麽對不住無塵大師的事,值得崔太傅豁出自己的命也要為無塵大師做這件事。

  仵作繼續說道:“絕命散這樣的毒.藥,非常藥鋪裏麵絕對難以買到,大人不妨去查一查京城裏麵藥鋪裏麵究竟有誰賣絕命散給崔太傅。”

  方少意搖了搖頭,不大認同仵作的話,沉聲說道:“現在最要緊的不是查明崔太傅中毒一事,而是要找出無塵大師的下落。”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