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9節

林老太太這話的罪名可大了,他們可不敢認下。再說靈堂走水的事,外麵都已經傳遍,這原因便是因為那個野種。

至於林老太太這番話,根本就沒有人相信,因為沒有證據證明這番話。

齊景德知道林老太太這話是說給他聽的,心裏覺得可笑,神色如常,平靜地飲了一杯茶水,也不說話,仿佛他就是一個看客。

站在一旁的林嬤嬤擔心林老太太的身子,攙著林老太太坐下,望著齊景宇,眼神一凝,淡淡地說了一句,“那晚上在靈堂誦經的其中一名僧人消失不見了,現在都不知下落。”

什麽?

正堂裏麵的眾人聽見林嬤嬤這話,臉色微微一變,很是驚異,這僧人怎麽會突然不見,難不成真的——

這一下正堂安靜了下來,一時間竟沒有人說話。

靈堂走水說是武陽侯亡魂不寧鬧的,真正相信這個說法的,現在坐在正堂裏麵的隻怕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有些事或許是亡魂作怪,但又或許是有人在裝神弄鬼。

“哦?”齊景德眉頭一挑,聽見林老太太的話,似乎很是驚訝,喃喃道:“這僧人怎麽會無緣無故地消失?”

“難不成是有人故意讓他消失?”

林老太太聽見齊景德這話,氣得身子直發抖,恨不得當場給齊景德一耳光。

她自然聽得出來齊景德這話是故意在針對武陽侯府,針對她,話裏麵的意思分明就是在懷疑是他們武陽侯府將人給弄不見了,好編出一個理由來證明靈堂走水並非因為齊慕陽衝撞了靈堂,而是有人故意設計。

當然這話也可以說是有人真的暗中做了什麽事,才會殺人滅口,就如林老太太所言。

齊景宇等人自然也不是蠢人,他們一開始聽了林老太太的話,倒是震驚,不過現在聽齊景德這麽一說,事情究竟如何那還要兩說。

“是啊,保不齊是有人故意讓那僧人消失,好編個理由蓋住此事,讓那個野種記入族譜!”有人一點都不給林老太太留顏麵,當著麵就直接說出這句話。

“放肆!”

林老太太聽得心裏如針紮一般,若是輝兒還在世,麵前這些人哪敢如此對她,他們若不是真的以為輝兒不在了,他們武陽侯府就任人欺辱?

“好好,好好,你們一個個——”

林嬤嬤看林老太太是真的被這話給氣到了,十分擔心,正打算讓丫鬟去那救心丸,隻盼著林老太太千萬別出事。

“我這就進宮去見聖上,去見太後,這件事我倒要讓——到要讓太後娘娘給我做主!”說著,林老太太就讓林嬤嬤帶著她回房去換她的一品夫人誥服,好進宮拜見太後。

齊景宇等人一看林老太太是真的動怒,想要進宮求太後做主,心裏不禁有些慌亂。

他們都知道林老太太身上可還有一品夫人的誥命。

“嬸娘,你這——這又是做什麽?”

“這件事還要商量,怎麽就要鬧著進宮?”

“是啊,何必進宮,我們現在不都是在商討這件事。”

……

齊景宇等人都在勸說林老太太不要進宮,不曾想武陽侯府的一名丫鬟卻是神色慌張地跑了進來,一進門還險些跌倒,顯然嚇得不輕。

“宮裏——宮裏來聖旨了!”

第13章

熙和堂,外院傳來那木魚敲打,誦經的聲音,裹著風,徐徐飄過,除此之外,院子裏十分安靜。

丫鬟婆子一個個都低垂著頭,謹守自己的本分,不敢有任何逾矩之處。因為她們知道如今呆在熙和堂裏麵的老太太心情很是不好,絕對沒有人敢在這時候上去討罵。

就就算是待在屋子裏麵的丫鬟們也都斂聲屏氣,低垂著頭,弓著身子,不敢在這時候惹眼,生怕被老太太遷怒。

林老太太一個人坐在楠木矮榻上,背後枕著鑲金臧青軟絲靠枕,神情落寞,愣愣地看著榻上小幾上的明黃聖旨,眼中帶著一絲茫然,就那麽一直盯著那道聖旨。

“為什麽?為什麽會——?”

林老太太眼眶一紅,差一點就要哭出來,隻覺得心裏悲涼萬分,她怎麽也想不通為何聖上會直接削出武陽侯的爵位。

難道說是因為外麵的那些流言,觸怒聖上?

林嬤嬤一直站在一旁,也不敢說話,看見林老太太落淚,不禁有些擔心,猶豫了片刻,勸說道:“老太太,看開些,別難受了!”

“看開?”

林老太太眼中泛著淚光,泣不成聲,哽咽道:“你讓我怎麽看開,這好好的爵位都沒了,難道說這武陽侯府以後真的是要敗了?”

一想起今日去接聖旨,沒想到會得到這樣一個旨意,林老太太就心裏悶得慌。如今武陽侯府都稱不上是侯府,就連西府那庶出的也比不上了。

林嬤嬤望了一眼外麵,院子裏的景色依舊明媚,春日暖陽,隻是這府裏上下如今都是一片蕭瑟,武陽侯突然離世,這齊慕陽還未記入齊家家譜,武陽侯府的爵位就沒有了。

這實在是雪上加霜!

“老太太放寬心,這還有慕陽少爺,以後——”

林老太太皺紋密布,臉上帶著淚水,神色悲涼,聽見林嬤嬤這話,略一沉默,旋即扯了扯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容,冷聲道:“是啊,看他們那失望震驚的神情,隻怕比我還要難受!”

“他們費盡心思,謀算著過繼一事,繼承武陽侯府的爵位,誰曾想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他們心裏——”

林老太太拿著帕子擦了擦眼淚,笑得更開心了,似乎想起當初在聽到聖旨宣讀的那一刻,他們一個個那目瞪口呆的樣子還真是滑稽。

“是啊!”林嬤嬤點了點頭,說道:“現在侯府的爵位沒了,他們也沒在想著過繼一事,就算讓慕陽少爺記入族譜一事,隻怕他們也不會再反對。”

“他們怎麽可能還會反對?”

林老太太一想到今日在正堂裏麵受的那份羞辱,心裏就憤悶,靈堂走水這件事就是他們弄出來的,現在事情鬧大了,不過是兩敗俱傷,誰也沒得利。

至於齊慕陽的事,武陽侯府都稱不上是侯府,他們又怎麽會再阻攔,沒有必要再阻攔,犯不著撕破臉皮了。

這一道聖旨讓一切都塵埃落定,武陽侯府沒了爵位,齊慕陽能進齊家。

林嬤嬤一看林老太太因為宗族那邊,心裏平衡不少,也鬆了一口氣,上前給林老太太揉肩,並低聲說道:“老太太也別為爵位一事傷心難受,現在還有慕陽少爺,隻要好好教導,慕陽少爺一定會出人頭地,重振侯府威風。”

“你說的不錯,輝兒有後這件事比什麽都重要,慕陽一定能振興齊家。”

說著,林老太太又想起齊慕陽的傷勢,關切地問道:“怎麽樣,慕陽他頭上的傷可好些了?”

“老太太放心,大夫剛不久還來看過,又給換了藥,說是恢複得不錯。”

“那就好!”

林老太太點了點頭,轉過頭望著林嬤嬤,一臉嚴肅地說道:“如今府裏就隻有慕陽這一條血脈,你讓那些丫鬟下人都盡心些。”

“是!”林嬤嬤恭敬應是。

“還有慕陽他現在都已經十歲,這以前一直待在外麵,也不知道學業如何?”

林老太太眉頭微皺,眼睛裏閃過一絲擔憂,心裏有些沉重,不禁說道:“等忙完了輝兒的喪事,一定要給慕陽找一個先生好好教導,要不然就讓慕陽進——仁和書院?”

仁和書院?

那可是京城第一書院。

林嬤嬤心裏不大認同,現在齊家都不再是武陽侯府,慕陽少爺又怎麽進仁和書院,在那裏進學的學子可都是顯赫世家子弟,一般人怎麽可能進去。

不過,這話林嬤嬤現在不會當著林老太太的麵說出來。

“老太太,太太過來了!”一名素衣丫鬟撩開簾子,繞過淡青藏木屏風走了進來,欠身行禮,說了一句。

林老太太望了一眼小幾上的聖旨,吩咐丫鬟將聖旨收好,雷霆雨露均是天恩,這樣要命的物件總歸是要放置妥當。

沈氏依舊一件淺青長裙,外麵罩著一件白色小襖,眉眼之間帶著一絲鬱意,臉色也不大好,想來也是因為武陽侯府爵位沒了這件事。

“沈閣老可說了什麽,聖上為何會突然削了武陽侯的爵位?”林老太太一見沈氏,便開口直接問道。

“之前國公府的爵位世襲三代,當初到了老太爺那裏,聖上本就想著收回,若不是——”沈氏神色淡淡,略一停頓,不想繞彎子,直接說道:“況且現在大爺他已經去世,至於剛進府的那個——他還不過十歲,聖上又怎麽會讓他繼承爵位。”

林老太太聽著沈氏的話,臉色有些難看,當初侯府爵位能保住,的確是因為輝兒娶了沈氏,沈家出了一份力,現在——

爵位沒了,林老太太心裏很不是滋味。

沈氏心裏很清楚林老太太難受,她心裏同樣也很不舒服,想她堂堂沈家的女兒,如今倒什麽也沒有了,這往後出門著實給她難堪。

“等輝兒的喪事結束,便讓慕陽記在你名下,喊你母親。”

“喊我母親?”沈氏眼神一閃,望著林老太太,嘲諷道:“他的母親可還在槐樹胡同那!”

“太太何必和孩子置氣。”林嬤嬤連忙笑著勸道:“這慕陽少爺不過是一時改不過來,日子長了便好。槐樹胡同的她不願進府,這以後慕陽少爺自然是喊你母親。”

沈氏還想說什麽,站在沈氏身旁的喬媽媽卻是輕輕拉了拉沈氏的衣袖。

沈氏麵色一僵,她還記得喬媽媽和她說的話,現在齊府沒有了武陽侯這一塊牌匾,以後府裏也就隻能指望齊慕陽這一根獨苗。即便她不喜歡齊慕陽,但是老太太還在,有些事終歸是定下了。

那個——孩子喊她母親?

沈氏心裏思緒萬千,想到和齊慕陽的見麵,還有那個晚上,齊慕陽滿臉是血,狼狽地跑了出來,那個畫麵一直刻在沈氏腦子裏。

慕陽?

那個孩子他叫慕陽?

沈氏心裏有些不是滋味,當初她早產生下的那個孩子如果不死,是不是也叫慕陽?

沈氏這邊正想著齊慕陽,不想齊慕陽卻是過來這邊,想著看望一下老太太,他也聽說了武陽侯府失了爵位一事。

“慕陽,快快過來!”

林老太太一看齊慕陽進來,臉上便露出笑容,皺紋都擠到一塊出了,拉著齊慕陽的小手,不停地摩挲,望了一眼齊慕陽頭上的傷,又轉過頭對巧兒訓斥道:“慕陽的傷都還沒好,你怎麽就讓他過來。”

巧兒低著頭,不敢分辯。

齊慕陽沒想到沈氏也在這,有些驚訝,一聽林老太太這話,連忙笑著說道:“是我要過來看——祖母,不關巧兒的事。”

沈氏望著齊慕陽,神色莫名,一時間她竟不知道該如何對這個野種。

林嬤嬤一看齊慕陽過來了,又見沈氏在這,想著要不就趁這個機會,讓齊慕陽喊沈氏一聲母親,這樣也好讓沈氏點頭答應,慕陽少爺記名這件事也不會再出什麽岔子。

隻是——

林嬤嬤望著齊慕陽俊秀的麵容,心裏有些擔心,不過這短短一段時間,她已經意識到這位慕陽少爺看著年幼稚嫩,但是心裏有自己的想法,做事倒有一股大人的風範。

也不知道齊慕陽究竟答不答應喊沈氏母親。

這邊林嬤嬤心裏正糾結著,林老太太卻是渾然不顧,拉著齊慕陽的手,一字一句地說道:“慕陽,如今侯府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侯府,這以後振興齊家就要靠你,你一定要爭氣。”

“族裏不會再反對你記入族譜,等你父親的喪事結束,你就記在太太名下,喊她母親。”

齊慕陽心裏正在為林老太太那一句“振興齊家”感到亞曆山大,又聽見後麵一句話,心裏很是驚訝,他自然知道這記在沈氏名下,他不是庶子,而是嫡子。

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