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87節

“他殺了林曉,林曉死了!”

聽見那跑到林捕快身邊的人痛聲說了這一句話,其他捕快臉色也變了,手中的長刀指著齊慕陽,左右圍住齊慕陽,臉上盡是殺意。

齊慕陽看見這一幕,就知道無法善了。

這幾名捕快剛才和死在他手裏的那名捕快本就一同巡邏,肯定不會相信他所說的。

淨緣扶著齊慕陽的身子,很是緊張,他自然知道眼前這幾名捕快根本就是誤會了,急聲解釋道:“不是的,那個人他不是捕快,他是無塵大師身邊的人。”

圍著齊慕陽的捕快又怎麽會知道淨緣所說的究竟是怎麽回事。

現在他們的兄弟死在齊慕陽手裏,他們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聽淨緣的話,他們現在心裏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要為他們的兄弟報仇雪恨。

最右邊的一名高個捕快看著齊慕陽身上還在流血,想著這個時候正是齊慕陽虛弱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猶豫,直接一腳向齊慕陽右膝蓋踢去。

齊慕陽自然察覺到這朝他踢來的這一腳,剛準備避過,不曾想旁邊另一名捕快也是已經出手,手中的長刀逼近,眼神冷厲,分明就是在警告齊慕陽不要輕舉妄動。

齊慕陽看著麵前這幾把長刀,心裏知道如果他真的敢動手反抗,麵前這幾名捕快絕對不會對他手下留情。

現在他們一個個都恨不得殺了他!

齊慕陽不敢動手,隻能是生生受了高個捕快這一腳,膝蓋一痛,直接倒在地上。

淨緣一看這些捕快已經動手,十分慌亂,看著齊慕陽身上的血還沒來得及止住,心下著急,急急地喊道:“不是的,不是的!”

隻是這些捕快根本就沒聽淨緣的話。

他們現在不能直接殺死齊慕陽,不過可不代表他們不能好好折磨齊慕陽一番,要知道林曉可就是死在這少年手中。

圍著齊慕陽的捕快一個個都在痛毆齊慕陽,對倒在地上,並沒有反抗的齊慕陽狠狠踹著,毫不留情,出手狠辣。

齊慕陽自然是痛苦不已,隻覺得自己五髒六腑都快要裂開一般,渾身發抖,每一寸肌膚都在劇烈地煎熬中,如同火燒,大石撞擊一般,讓他喘不過氣,快要暈厥。

淨緣一看捕快們都在毆打齊慕陽,心中大急,急急地跑上前,撲倒齊慕陽身上,隻是一把被那幾名捕快擋下,狠狠摔在一邊。

就在幾名捕快痛毆齊慕陽的時候,有一名捕快臉上並沒有露出對齊慕陽的痛恨,也沒有對林曉被殺的難受,反而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一步一步朝著淨緣走去。

齊慕陽趴在地上,瞧見那名捕快臉上的笑容,目光一直盯著淨緣,心中大驚,臉色猙獰,強忍著痛楚,嘴裏吐出一口鮮血,扯著嗓子喊道:“淨——淨,淨緣!”

快,快跑!

快跑!

齊慕陽很想叫淨緣快跑,隻是痛毆他的捕快根本就不給他的這個機會,嘴裏吐著鮮血,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隻能看著,看著站在後麵的那名捕快的鞋子一點一點接近痛哭的淨緣。

淨緣,快離開!

這些人不會殺死他,最多也不過是像像現在這樣痛毆他,就算是帶回衙門,到時候曹內侍他們也會救他出來,不會有生命危險。

可——

可要是淨緣落在無塵大師那些人的手裏,隻有一個結局。

第121章 104

“算了,不要再打了,把他帶回衙門,讓他給林曉償命!”

一名捕快瞧著齊慕陽已經重傷,身上鮮血直流,擔心在這裏就把齊慕陽給打死,伸手止住其他人,並望了一眼樓梯間的林曉屍體,冷聲說道:“就算是到了衙門,到時候再好好拷問他。”

“王禮,將林曉帶回去吧!”

齊慕陽聽著這聲音,腦子隻覺得快要炸開,整個人都快痛暈過去,隻是看著那一名捕快接近淨緣,想要站起身來,隻是身子無力。

淨緣看著滿是傷痕的齊慕陽,心中大急,想要跑到齊慕陽身邊,查看齊慕陽的傷勢,隻是卻被人一把抓住。

“還敢動,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另一名捕快看見齊慕陽還掙紮著站起來,麵色一沉,想到死在齊慕陽手裏的林曉,眼中盡是陰鬱憤恨之意,又狠狠踹了齊慕陽腦袋一腳,毫不留情。

“砰”地一聲,齊慕陽的腦袋又狠狠撞在地上,耳邊盡是嗡嗡嗡的聲音,這股痛楚險些將齊慕陽痛暈過去。

“住手!”

得到消息,急忙趕過來的方少意瞧見這一幕,臉色大變,他沒想到齊慕陽居然被這群捕快毆打成重傷,心裏十分擔心,急忙跑了過來,試圖將齊慕陽給扶起,急聲問道:“齊兄,你怎麽樣,可還好?”

總算是來了!

聽到這個有些熟悉的聲音,齊慕陽心裏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直覺渾身骨頭都快要碎裂開來。

跟著方少意一同趕過來的還有九門府尹張軒張大人,看見齊慕陽被他手下的捕快這般痛毆,大驚失色,原以為是和那幾名僧人在酒樓過招,倒沒想到是他手下的人。

他可還記得曹大人將這件事交給他的時候,說的話,分明就是十分看重齊慕陽,也不知道和曹大人是什麽關係,居然如此重視。

這件事要是傳到曹大人耳朵裏,他真不知道該怎麽交差!

“誰讓你們打他的?”

府尹張大人對著那幾名捕快厲聲嗬斥道:“你們在這做什麽?那幾名和尚呢?跑到哪去了?”

“大人,他,他殺了林曉!”

看見府尹怒氣衝衝,對他們厲聲嗬斥,其他捕快們都嚇了一跳,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麽回事,分明就是齊慕陽出手殺了朝廷的捕快,怎麽這會子府尹大人倒怪罪起他們來。

齊慕陽就著方少意的攙扶站了起來,滿臉鮮血,看著十分可怕,那血紅色的液體糊住了齊慕陽的眼睛,血腥味在齊慕陽嘴裏越來越來濃烈,胸口悶悶的又吐了一口血。

方少意瞧著齊慕陽額頭處一直在流血,伸手想要捂住齊慕陽的傷口,隻是那血怎麽也捂不住,一直流著。

血腥味充斥著整間酒樓,十分濃烈,聞著叫人惡心!

齊慕陽直覺得腦子很疼,眼前所有的人都在晃動,無數重影在他眼前交織出現,微微搖頭,強讓自己打起精神,掙紮著抬起手,直接指著剛準備帶走淨緣的那名捕快,聲音極其虛弱,斷斷續續地說道:“他,他也是——也是無塵大師的人。”

方少意剛一開始還有些齊慕陽指著那名捕快,究竟是什麽意思,再一聽齊慕陽這話,立馬就明白過,目光落在那名捕快身上,瞧著那捕快正抓著淨緣小和尚的肩膀,眼神閃爍不定,看那樣子倒很是緊張。

“江大人,這個人我帶走了。”

話音剛落,跟著方少意一同前來找齊慕陽的幾名侍衛,立即將那名捕快拿下。捕快倒是準備逃跑,可他心裏清楚,眼下這局麵他根本就走不了,隻能是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望著府尹,急聲問道:“大人,這是怎麽回事?”

其他捕快看見這侍衛抓走他們的同伴,自然也大驚失色,都不知道究竟是怎麽回事,為什麽不帶走殺死林曉的少年,反而還要抓走方元。

“為什麽要抓我?”

“是他殺了林曉,為什麽要把我帶走!大人,你要救我,我是無辜的!”

齊慕陽聽見捕快分辨的聲音,嘴角一勾,蒼白盡是鮮血的那張臉滿是嘲諷之意,又朝淨緣伸了伸手,示意淨緣過來。

淨緣急忙跑到齊慕陽身邊,緊緊抓著齊慕陽的手,看著那滿臉鮮血的齊慕陽,一直不停地哭著,急聲說道:“齊慕陽,你不要死啊!千萬不要死啊!”

死,我怎麽會死!

聽見淨緣的話,齊慕陽腦子裏浮現這樣一個念頭,就眼前一黑,再什麽也不知道了。

……

“水,水——”

齊慕陽直覺得自己喉嚨處像是火燒一般,腦袋也很疼,很疼,掙紮著睜開眼,那明亮的光線刺得他眼睛生疼,喉嚨處的幹澀更厲害。

一直在屋子裏麵服侍照顧齊慕陽的巧兒聽見這個聲音,臉色一變,急匆匆地跑到床榻旁,看見已經醒了過來的齊慕陽,眼眶泛紅,淚水忍不住就流了下來,喜極而泣地說道:“少爺,你總算是醒過來了。”

眼前突然竄出的一個人,這張臉看著倒有些熟悉,再仔細一看,想知道麵前這人究竟是誰,腦子卻疼得厲害。

這裏是哪?

怎麽回事?

記憶最後的畫麵好像是考古的時候,陵墓塌了,那一塊大石頭砸了下來!

天昏地暗,他好像死了,也好像沒有死。

可是考古又是怎麽一回事,為什麽要考古?

莫氏是誰?

槐樹胡同的宅子?

巧兒看見齊慕陽醒了過來,心裏正歡喜,並沒有注意到齊慕陽驚疑不定的目光,想到剛才齊慕陽說要喝水,又急忙叫丫鬟給倒了一杯茶過來,並說道:“少爺,你這睡了快兩天,又是發著高燒,大夫說你身上的傷並不致命,不過你腦袋被人狠狠踹過,又受過重擊,究竟如何,還要等你醒來之後再看。”

“對了,你們趕緊去告訴老太太一聲,還要讓大夫也過來看一下!”巧兒又對屋子外麵的丫鬟吩咐了一句。

齊慕陽身上的傷口依舊在隱隱作疼,看著眼前這女子他並不覺得陌生,不知從何而來的一股熟悉感,就著女子的攙扶,連喝了好幾杯茶水,又躺回床上,一句話也不說。

現在究竟是怎麽回事?

齊慕陽腦子裏隻覺得一團亂,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巧兒一看齊慕陽直直地盯著他,眼神看著有些陌生,也有些熟悉,說不出的怪異,心中有些不安,上前問道:“少爺,你怎麽了?”

齊慕陽望著巧兒那張臉,嘴唇一動,問道:“你叫巧兒?”

巧兒聽見齊慕陽這話,心中一驚,有種很不安的感覺,急忙點頭應是,又說道:“少爺,我是巧兒,怎麽了?”

“我為什麽會知道你叫巧兒?”

齊慕陽喃喃說了一句。

這話像是在問巧兒,又像是在問他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知道麵前這女子的名字,雖然說女子看著有些麵熟,但他好像是第一次見這女子。

巧兒看著齊慕陽那茫然的眼神,又聽見剛才齊慕陽那句話,頓時嚇得不輕。

想到那天看著方家少爺將渾身鮮血的少爺給送回來,那整張臉都是血,身上傷痕無數,腦袋上都有裂開的傷口,那血一直流,哪怕是結成痂之後,血也沒有止住,十分嚇人。

巧兒心中十分慌亂,強做鎮定地望著齊慕陽,細聲問道:“少爺,當真不記得我了?”

齊慕陽腦子有些疼,越想就越疼,身子一動,掙紮著想要起身,可根本就沒有一點力氣,實話說道:“隻是覺得你有些眼熟,好像見過你,又好像沒有見過你。”

“對了,槐樹胡同在哪?莫氏是誰?”

巧兒看著齊慕陽那眼神茫然,又聽見後麵幾句話,心中已經是酸澀難受,落下淚來,捂著嘴哭個不停,再一看老太太得知齊慕陽醒過來的消息,急忙趕了過來。

“慕陽,醒了?”

林老太太就著林嬤嬤的攙扶,幾步走到齊慕陽身邊,坐在床沿,看著臉色蒼白,頭上還纏著紗布的齊慕陽,心裏十分難受,不禁回想起當初齊慕陽第一次進齊府的那個晚上,也是出了那可怕的事。

想到齊慕陽這些年經曆那些苦難,心裏就十分心疼。

“怎麽樣,慕陽好些了嗎?”

齊慕陽沒有回答,隻是怔怔地望著林老太太,這張臉他也很熟悉,這個聲音他也很耳熟,隻是他怎麽也想不起來,究竟在哪見過。

巧兒見齊慕陽茫然地望著林老太太,心中更是悲痛,眼淚一直流,哭得更傷心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