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86節

  林捕快根本就沒有理睬那掌櫃的,一把推開展櫃,直接向二樓跑去,打算上二樓抓住齊慕陽。

  不曾想,齊慕陽突然將那張桌子推了下來,好一陣巨響,桌子最後卡在那樓梯上,擋住了出路。

  齊慕陽握緊手中的那根斷木,麵色凝重,快速掃了一眼四周,在這酒樓周圍,要想上二樓隻有走這個樓梯,隻要他守住這個樓梯,等到衙門的人趕來,就能安全脫身。

  小二已經被眼前這一幕給嚇懵了,看著那大刀,身子直發抖,跑到掌櫃身邊,急忙扶起掌櫃,朝牆邊退去,生怕被殃及。

  掌櫃的一看這的確是出了大事,連忙對小二說道:“你,你快去衙門,快去。”

  小二一聽掌櫃這話,二話不說就跑了出去,這讓他去報官,總好過在這擔驚受怕。

  掌櫃的瞧著眼前這群人,尤其是捕快後麵那幾名僧人,怎麽看著都覺得別扭,躲在那櫃台後麵,抬頭瞧了一眼站在樓梯口的齊慕陽,心裏很是好奇,這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看著那也不過是一少年,剛才在他背上也不過是六歲左右的孩子,怎麽就值得讓後麵這群人費這般功夫,一個個看著都跟殺父仇人似的,凶聲惡煞。

  酒樓二樓自然也有客人,但是看著現在情形,一個個也都不敢出來,躲在一旁靜觀其變。

  林捕快站在樓下,看著樓梯上方的齊慕陽,麵色一冷,手中早已拔出的彎刀,寒光一閃,直接對後麵那幾名僧人,壓低了聲音,說道:“快把他們給抓下來。”

  “不能耽擱太久,要不然衙門的人就要趕過來了。”

  僧人們自然也知道事情嚴峻,他們這直接在這京城裏麵追著齊慕陽,本就是一件怪事,要是真的鬧大了,到時候讓衙門的人知道,他們也很解釋清楚,說不定還會壞了主子的大事。

  兩名僧人抽出藏在僧衣裏麵的匕首,朝著樓梯上方走去。

  齊慕陽看著那僧人還是上來,麵色一緊,眼神凝重,緊緊握住手中的斷木,站在樓梯間,並沒有退一步,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僧人也知道隻怕沒那麽容易上去,不說前麵還有一張桌子攔著,上麵還有齊慕陽準備對付他們,他們自然不敢大意。

  不過很顯然,那幾名僧人也都是練家子,直接一腳踩在樓梯間的護欄上,猛地一蹬,腳下一動,幾步便踩著那桌子朝齊慕陽飛奔而來,手中匕首那鋒利的匕刃對準齊慕陽麵門,殺意驚人。

  齊慕陽自然不會等那僧人上來對付自己,就在那僧人準備踩著桌子上來的時候,齊慕陽手中的斷木已經揮去,狠狠地砸向那僧人。

  僧人險而又險地側身避過,不曾想齊慕陽已然一個變招,轉而攻向僧人的底盤,斷木在手中揮舞,如一把利劍出鞘,蒼龍入海,氣勢駭人,根本就不給那僧人一絲喘息的機會,接連幾招,險些將那僧人給打落。

  站在樓梯下的林捕快瞧見這一幕,自然是氣憤不已,臉色很是難看,不用多想,眼前這少年分明就是會武功,沒那麽容易對付。

  “你去看看,還有沒有別的辦法上二樓。”

  林捕快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對站在身旁的僧人吩咐了一句,自己也徑直上了樓梯,手中的長刀一揮,狠狠劈在那桌子上,飛身一躍,借著那道力,直接殺向齊慕陽。

  那名僧人聽見林捕快這話,自然點頭應是,朝著酒樓的掌櫃快步走去,直接打算逼問掌櫃還有沒有別的路能夠上二樓。

  掌櫃的被僧人這麽拿匕首指著,自然十分害怕,麵對僧人的厲聲追問,絕對的知無不言。

  齊慕陽正在對付一名僧人,不曾想這捕快也從另外一邊攻了過來,心中一凜,急忙揮木去擋,可偏偏齊慕陽手中的斷木根本就不是捕快手中長刀的對手,斷木碎裂,一道巨大的力量將齊慕陽的虎口都給震出血來。

  齊慕陽手中吃痛,但根本就沒有辦法,不能鬆開手中的斷木,隻能繼續用手中的斷木對付另一邊的僧人。

  好在這樓梯並不算大,若不然要是下麵的人一起攻過來,隻怕齊慕陽根本就無法招架。

  林捕快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一刀竟然被齊慕陽給擋住,雖說看出齊慕陽右手已經被那斷木給磨出血來,但根本就沒有鬆手,這實力倒還不錯,不過他可不會手下留情。

  下一刻,便是林捕快更加狂風暴雨般的殺招,招式淩厲,狠辣無情,仿佛每一刀都要將齊慕陽給砍死。

  齊慕陽心中大驚,可神色不變,依舊沉靜以對。

  他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眼前這群人的對手,不過現在他居高臨下,本就是處在有利地位,而林捕快這群人想要攻上二樓,最多也不過是二人一同出招,地方狹窄,根本就使不開。

  “你下去!”

  林捕快一看齊慕陽居然接了他這麽多招,臉色不禁有些難看,冷聲對一旁的僧人說了一句,手中長刀不停,他要一個人對付齊慕陽。

  齊慕陽整個心弦都給繃緊了,不敢有絲毫大意。

  捕快想要殺他,每一招都是奪命殺招,隻要一絲一毫的大意,他就會死在這裏。

  保命!

  如果想要保命,想要活下去,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死眼前這個敵人。

  未來嶽父蘇上也告訴過他,保住性命最重要的是要能夠逃跑,可是當你無路可逃的時候,隻能奮力一搏。真正能夠保住性命的,隻有殺死眼前的敵人。

  生死相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絕不能有一絲猶豫!

  齊慕陽手中斷木碎裂開來,不願再站在原地防守,反倒是主動出擊,攻向林捕快。林捕快一驚,倒沒想到齊慕陽居然還趕上前來送死,冷冷一笑,手中長刀猛地一劈,直接劃破齊慕陽的衣衫,刀尖入體,直接齊慕陽右手手臂被劃傷,一道血痕留下。

  刀尖沾血,更顯冷冽。

  就在林捕快手中長刀劃傷齊慕陽的右臂,險些將齊慕陽整個胳膊都給砍下來的那一刻,齊慕陽強忍著痛楚,狠狠將手中斷木“哢嚓”一聲破成兩半。

  齊慕陽左手飛快握住斷裂的另一半斷木,直接擋住林捕快手中的長刀,而右手中的斷木則是朝著林捕快的眼睛刺去。

  他心裏清楚,斷木就算是在鋒利,隻怕也很難刺進林捕快的身體,隻有麵門處的眼睛。

  林捕快瞧著那斷木朝著自己眼睛殺來,心中大驚,臉色大變,尤其是直接看著那斷木越來越逼近,更是驚恐,急忙抽身避開。

  隻是齊慕陽又怎麽可能會讓林捕快這麽容易就逃過他這一招。

  就在林捕快側身避過,揮刀想要擋住齊慕陽右手攻來的斷木,齊慕陽左手握著的那半邊斷木已經出售,快如閃電,直接朝著林捕快的喉嚨去殺去。

  狠狠一插!

  斷木直接刺進林捕快的喉嚨,鮮血四濺,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頓時在酒樓裏麵散開。

  這一招是蘇上教他的,殺敵時眼睛看見的並不一定致命,但眼睛裏麵看見的一定是最害怕的。

  林捕快瞪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這一幕,張了張嘴,嘴裏不停吐著鮮血,直直地盯著齊慕陽,那眼神再明白不過。

  怎麽可能,怎麽可能!

  齊慕陽瞧著林捕快那目光,麵上一片平靜。

  他見過這樣的眼神,很早以前便見過這樣的眼神。死不瞑目,不相信自己會死在他手裏,便會這般難以置信,驚恐不已。

  正是因為他見過這樣的眼神,他心裏才明白任何的實力都是在能否活下來之後再說,若不能以命相搏,那麽隻會是死不瞑目的那一個!

  死在他手裏的那名樵夫便是,現在的這名捕快亦是如此。

  他可不認為自己比他們厲害,隻有出七分力便可。齊慕陽瞧了一眼右胳膊的傷,鮮血沿著手臂一直往下流,但他卻不敢有絲毫放鬆,目光一轉,冷冷地盯著樓梯下方,身上透著一股殺意,血腥味十足。

  因為下麵還有很多人等著要他的命!

  

  第120章 104

  

  齊慕陽看著倒在樓梯上,喉嚨處的鮮血一直流,已經死去的那名捕快,臉色不變,並沒有感到害怕,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害怕。

  蘇上說過,如果你同情死在你手裏的人,那麽該死的人就會是你自己!

  樓梯間的幾名僧人一看齊慕陽居然如此厲害,就連林捕快也都死在齊慕陽手裏,還真是狠辣無情,身上那股殺意,淩冽的眼神,叫他們都不禁心神一震。

  還呆在酒樓裏麵的客人,一看齊慕陽居然連朝廷的捕快也出手殺死,心中皆是震驚不已,驚恐地望著齊慕陽那名看著還不過十四的少年,居然會如可怕。

  躲進房間的淨緣並沒有一直藏在屋子裏麵,而是不安地蹲在那房門口,微微將門打開,一直盯著樓梯間的事。

  原本看見那幾名僧人,還有那一名捕快都朝著齊慕陽殺來,他心裏很是擔心,可他也沒有想到齊慕陽居然會如此厲害,竟然能夠殺死那些人。

  他自然不會同情死去的捕快。

  看著那捕快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淨緣不禁想到了同樣死不瞑目,苦苦哀求卻沒有一條活路的淨和。

  如果說一開始淨緣還對還俗這件事有些猶豫,但是現在看見齊慕陽殺了那名捕快他心中已經下定決心,要還俗離開相國寺。

  如果說佛法不能救他,那麽就讓他齊慕陽一樣救自己!

  淨緣瞧著齊慕陽右手的鮮血,還有險些被那名捕快斬斷的胳膊,那鮮血也一直在流,心中十分擔心,可他知道他這時候根本就不能出去,不能再拖累齊慕陽,必須要想辦法將樓下的那幾名僧人給引開。

  正如當初淨和為了救他,自己倒在那院門口。

  淨緣打開房門,朝著二樓另外一邊跑去,剛準備離開,便聽見齊慕陽一聲厲喝,“回去,不許出來!”

  淨緣一聽齊慕陽這話,瞬間便停住了步子,看著齊慕陽依舊握著那斷木,站在樓梯間死死守著,心裏很是難受,可想到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幫齊慕陽,隻能又進了房間。

  站在樓下的僧人看見走出來的淨緣,目光自然追著淨緣,他們便是為了淨緣才會一路追齊慕陽,之前找了許久都沒有消息,現在好不容易有消息,他們自然要將淨緣給帶回去。

  隻是看現在眼前這少年,分明就是要和他們死拚!

  “怎麽辦?這隻怕衙門的人很快就要趕過來了。”

  幾名僧人也知道他們這一路鬧的動靜本就很大,現在在這酒樓裏麵又是鬧出了命案,衙門的人不可能不會知道這件事,到時候衙門的人趕過來他們隻怕也無法脫身。

  為首的一名僧人盯著齊慕陽,看著齊慕陽那一身的獻血,嘴角一扯,冷聲道:“我們回去。”

  說著,僧人深深地瞧了一眼齊慕陽,似乎想要將齊慕陽這張臉給記住。

  齊慕陽麵色不變,平靜地望著那名僧人,一如剛才殺死林捕快那般平靜。

  幾名僧人不敢久留,想著先回相國寺把這件事告訴無塵大師,究竟如何處置,還是讓無塵大師拿主意。

  齊慕陽看著那幾名僧人匆匆離去,知道事情遠沒有結束,樓梯上躺著那屍體也是衙門的人,相國寺的無塵大師既然已經派人進了衙門,那麽朝廷,皇宮裏麵的侍衛,這滿京城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無塵大師手下的人。

  曹內侍說是要派人去相國寺捉拿無塵大師和無心方丈,也不知道會怎麽樣。

  要是有人通風報信,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怎麽辦?你的手一直都在流血。”

  看見僧人離去,淨緣心裏也鬆了一口氣,急忙跑到齊慕陽身邊,瞧著齊慕陽一直流著血的手臂,淨緣很是擔心。

  齊慕陽看著淨緣那張緊張的臉,搖頭笑了笑,說道:“沒事。”

  如果說受這點傷能讓他活下來嗎,而不是被人殺死,他自然知道該如何去選擇。

  齊慕陽瞧了一眼酒樓裏麵緊張不安,一直盯著他的客人,覺得有些可笑,鬆開手中的斷木,直接朝著樓梯下走去。

  淨緣跟在齊慕陽身後,走到捕快屍體旁,腳步微微一頓,眼睛直視捕快的那一雙眼睛,眼神一閃,再沒有多看,轉過頭跟著齊慕陽爬過樓梯間攔著的那張桌子,下了樓。

  酒樓的掌櫃一看這殺了捕快的齊慕陽要離開,心裏自然是十分著急,這捕快死在他手裏,要是這殺人凶手走了,到時候還不知道怎麽和那些差爺交代。

  可是要攔住齊慕陽,掌櫃的根本就沒有那個膽子,要知道眼前這少年看著文弱,可是連捕快都敢殺死,更何況是他這手無寸鐵的商人。

  那一身血漬,看著就讓人心慌。

  可掌櫃的不打算攔住齊慕陽,隨後的趕來的那幾名捕快卻是擋住了齊慕陽的去路。

  “林兄,林兄!”

  其中一名捕快看見躺在樓梯間,斷木□□喉嚨處,血紅的色液體一直沿著那階梯往下流,臉色大變,急急地跑到那樓梯間,將那張桌子給抬起往旁邊一扔,隻聽到一聲巨響。

  其他幾名捕快也看見了死去的林捕快,再一看齊慕陽身上的鮮血,還有當初林捕快便是去追齊慕陽和麵前這孩子,根本就不用懷疑,就是眼前這少年殺死了林捕快。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